◆◆◆[另類禁忌] 湿经 风卷 麻 1-5全◆◆◆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另類禁忌] 湿经 风卷 麻 1-5全
序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无思邪。』               第1卷风  是以一国之事,系一人之本,地方民歌,谓之风。               第2章 麻               第1节 手  蒋静坐在拳台一角的板凳上,面前是一个简易的洗衣篮。里面是她今天的战袍,蒋静知道自己的侮辱从现在就要开始了。拳台对角是自己的对手,也是自己的老板,马天成。而在马天成的后面,坐着十几号的精壮男子,马家班是省里一支叫得响的武术队,省里公开对外的武术比赛,都是马天成组织,而显贵们私下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要处理,马天成的马家班也常常奉召。几场硬仗马天成也处理的很好,所以马天成成为了省里黑白两道都颇吃得开的大人物。而蒋静现在的工作是马家班的陪练,马天成每次兴之所至,就会让蒋静陪他松松筋骨。但是马天成要的绝不仅仅是与她一对一的正面硬抗。他要的是对蒋静的羞辱,是一种折磨猎物的快感。是对于蒋静当年逃离自己的百倍报复。  五年前蒋静被选入省武术队后就被马天成看上了,马天成几次暗示蒋静要她委身与他,蒋静当然不从,之后马天成用强的,居然在和蒋静的对阵中重色轻敌。被蒋静伤了小腹,为了逃避马天成的报复,蒋静携着男朋友逃离了省体育队。当时马天成虽未发迹,只是一个省队的领队,但是眼里看的上的女人却不多,武术队里能入他眼的这么多年只有那个几个。其中只有蒋静未曾拿下。之后马天成拿下全国冠军,拜了某老总做干爹,组织马家班,直升飞机似的上升。权势和女人都不缺了,但是心中一直有着蒋静这一心结。  蒋静和男友逃离大城市来到了这个三线都算不上的小县城,想着能在这竞争小一些的地方能够活的体面些。结果不尽如人意,在这个处处靠关系,靠金钱,靠潜规则的穷乡僻壤,生活变得困难且畸形。  蒋静凭着自己的漂亮外貌和大城市的背景,很快找到了工作,但万万没想到没到一个星期往往就被男同事或男上司动手动脚,蒋静一身过硬的外家功夫和十几年在武校养成的暴脾气让她出手就是伤人。不堪其扰的她不得不把工作一换再换。男朋友则散尽了积蓄,打点关系做了一个电力局的临时工。干着正式编制人员不爱干的爬高窜低的活,却被收入确实比之前的那些零工好多了。他们计划着未来的婚礼和日子。男友的一句「我养你啊」让蒋静甜蜜至今。  在意外怀孕生子之时,男友不幸从电线杆上摔下。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过来嘱咐了几句,塞了个红包就不再联系了。通报事件的时候叫做临时工违反操作规程。这个红包变成了自己丈夫给男友的最后一点遗产。付完医药费就所剩无几了,宝宝满月的时候,蒋静眼看自己无以为继,找几个工作,对方一听自己还在哺乳期,就使劲盯着自己的领口内深深的乳沟。问题也围绕着自己的哺乳期转个不停。但是与原来两人的生活不同,自己和男友的生活可以靠凉水稀饭过活,可以靠一包辣条做菜。但是有了宝宝以后,开销却小不下来。蒋静迫于宝宝的压力,做了开低领口的助理,做了只穿着文胸的文秘,做了连文胸都不穿的特助。自己牺牲了一条又一条底线,但依然生活窘迫,入不敷出。  直到在饭局上,她又遇到了马天成。               第2节 眼  蒋静上拳台前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当着马天成的面换衣服。衣服由马天成事先让人准备好,放在蒋静的一边。衣服都是为了满足男人的幻想,做的各种淫秽羞人的设计。有时是制服,有时是角色扮演。蒋静没有权利选择,她只能在所有人的面前,脱得精光,然后在大家毒辣的注目下穿上面前的衣服。  今天的第一局,蒋静打开口袋,口袋里是一件红色的旗袍。上拳台的时候蒋静身上必须穿戴上袋子中的衣物,并且她只能穿袋子里的衣物,也就是说,第一局前,她不被马天成允许穿戴内衣内裤。蒋静显得已经是训练有素,她不疾不徐的褪下了入场时穿来的一身职业装束,全身赤裸的她已不似之前的娇羞,不再会下意识的遮掩自己私密的部位。这身旗袍照例做的非常紧身,下体开衩直接到腰线,上身是一个露臂设计,中式的领口扣得很高,下面的胸口开了一个爱心的小窗,窗里是蒋静的深深的乳沟。  蒋静下腰,绕过拳台的围绳,进入了拳台。拳台内马天成大喇喇的站在中央。蒋静跪在了马天成的脚下,她两手贴地放在额前,脸和胸部都朝下贴在拳台上,蒋静尽可能的弓着身子把屁股翘高。然后说道「蒋婊子请主人赐教」。这个跪姿是蒋静每一次战斗前的起始姿势。马天成特别要求蒋静要先按这个姿势下跪,这个屈辱的跪姿不仅让蒋静无法知道自己的下一步动作,也方便马天成按照当日的心情亵玩蒋静的私处。马天成弯腰拾起蒋静旗袍一角向前一带,蒋静硕大无遮的白屁股就暴露在了大家的面前。在省队的时候,蒋静由于高强度的体能训练,所以拥有一个高耸的蜜桃臀。两块臀肉逆着地心引力,高高翘起令人瞩目。几年的训练暂停和生产导致蒋静的蜜桃臀略有松弛,变成了一个大而饱满大圆臀,臀肉盖下来甚至遮住了自己的羞处。马天成很顺手的就在蒋静的大白屁股上抽打了几巴掌,顿时肉浪翻滚,波涛汹涌。蒋静依然只是深深跪地,大声喊着「蒋婊子谢主人打婊子的肉臀,蒋婊子再请主人赐教!蒋婊子谢主人打婊子的肉臀,蒋婊子再请主人赐教!」马天成很喜欢这个仪式,每次战斗之前虐玩蒋静让他产生了极大的快感。  几个巴掌之后,马天成单腿跪在了拳台上,一手撑地,把另一只手调整到了一个舒适的位置,然后伸出食指和中指随随便便的插入了蒋静的阴道。蒋静自然早就知道每天等待她的虐玩,所以从不敢在阴道干燥的情况下下场迎战。即便如此,马天成练武的粗大手指依然让蒋静痛苦万分,马天成的两指有普通人四指的粗度,手指上结着厚厚的茧子这是练武的人的特性,茧子坚硬且粗糙,在蒋静的阴道中进出之时如同一把钢挫,对于蒋静阴道嫩肉的刺激倍与常人,而且由于多年高强度的训练,马天成手指的触觉远远不及普通人。等马天成感到手指传来紧箍的手感,普通女性早已疼痛的无法忍受。  但是蒋静要忍,为了自己的孩子,她不得不忍受这非人的痛苦。虽然这痛苦只是一切的刚刚开始。马天成在与她接触的一开始,就展露了随时能威胁到她儿子生命安全的能力。多年的社会阅历让蒋静明白,自己已经无法与马天成抗衡。自己和儿子要想活下去,自己就不能对马天成有丝毫的忤逆。这个恶魔既然要的是自己的屈辱和不堪,自己只有越是把自己的淫贱与屈辱展示在这个恶魔面前,自己的孩子才就越安全。  不得不说,马天成手指的刺激让蒋静痛苦,同时也让蒋静感受到了特别的刺激。不知是快感还是补偿效应,蒋静的阴道快速的产生了大量的淫液,让阴道迅速润滑。抠弄了一会,马天成突然问道:「骚货,感觉怎么样?」蒋静跪地不动,眼前是金星一片,但是她仍稳了下心神,回答道「主人的手指操的蒋婊子爽到全身酥麻,蒋婊子的淫洞里都是被主人手指操出来的淫水,主人的手指要是再多操两下,蒋婊子的淫水就要滴的满拳台都是」马天成一听,咧开自己满是黄牙的蛤蟆嘴乐了起来。「骚货,这些话你是怎么琢磨出来的,这么淫贱。不过听着就是那么爽,算了第一局就不塞东西了,给你的小豆豆赐三马鞭吧」  「蒋婊子谢主人赐教」蒋静听罢立即调整了身体的动作,她双腿岔开,将原来包覆在厚厚臀肉里的阴门露了出来,蒋静的阴户鼓胀饱满如同一个小馒头。然后蒋静将两手背到身后,绕过臀部将自己的阴户分了开来。由于没有手臂的支撑,蒋静只能用脸和胸部作为支点,用上一点功夫将自己的腰身也几乎贴地,这样她整个人弓到一个普通人无法完成交的角度,人虽然更贴在了拳台上,但是屁股却翘的更高。屁眼和阴户都完整的展露在了马天成的面前。  马天成超台下打了个响指,台下早有马家班的帮众拿出了一支特制的马鞭。鞭身加筋,比起一般的马鞭有种特别有韧性。马天成操起马鞭在空中奋力一甩,一阵破空之声传来,蒋静下意识的双腿一紧,虽然蒋静已经用强大的意志力控制住了自己的双腿,可是这下意识的动作还是被马天成看在了眼里。「骚货,看来还是调教的不够啊」马天成眼中露出一丝寒意「扔个啄木鸟上来」马天成朝下喊道。须臾台扔上来一个小物,似一只皮质的啄木鸟,小鸟的一头是一个铜疙瘩,另一头像一个小小的鞋拔与铜疙瘩平行。小鸟的两个翅膀与鸟身连为一体。蒋静看到此物十分害怕,眼中闪过一丝湿润,但却明显不敢反抗。  马天成难得耐着性子低下头,将牛皮小鸟鞋拔子似的尾部插入了蒋静的阴道。由于尾部朝内弯曲的角度十分刁钻,尾巴卡在的蒋静的G点上的同时,小鸟的铜疙瘩则是紧紧贴在了蒋静的阴核之上。两个翅膀在蒋静的阴户做了一个限位,让小鸟紧紧咬住了蒋静的阴核和G点。马天成按住鸟腹稍作揉搓,原来不发一声的蒋静居然呻吟不止。马天成哈哈大笑,待蒋静平复后道:「骚货,猜猜主人三鞭子能不能把你这骚货给打得高潮了?」「主人最厉害了,主人想给蒋婊子机会高潮蒋婊子就能高潮,主人不让蒋婊子高潮,蒋婊子就不能高潮。」  马天成扫视一周,看着周围马家班的人都面露羡艳之色,心中满足感大盛。轻轻抚摸着蒋静的臀峰。通过感受到蒋静颤抖微微稳定,知道她心防稍有松懈但肉体还没有完全放松。学武多年的马天成心知此时是一个人最薄弱的一刻。猝然出手,马鞭不起风声却在将落未落之际猛的加速,重重的落在了小鸟的腹部。蒋静感到小鸟异动心中一慌但是放松到一半重新调集精神自然稍慢了一拍。小鸟的头部的铜珠迅速撞击了蒋静的阴蒂。待蒋静调动肌肉收紧之时,这力量又透过了阴蒂,重重点在了蒋静的阴穴。蒋静感到突如其来的巨大酸软感袭来,下意识收紧下体,但是已经无济于事,酥麻的感觉明显突入了身体深处,像是把酸软和苏嘛同时种进了蒋静的身体深处。小鸟尾巴上的另一个疙瘩却因为夹紧的力量巨大狠狠的在蒋静的G点上刮按了一下。蒋静直觉下体一股巨大的痛苦传来,无法抑制的呼喊出声。  马天成大手抓住蒋静肥臀,角度甚为刁钻,手指按住蒋静菊门,另外四只手指捏住臀肉将蒋静的屁股调整到原来的位置。然后对马家班的门生说到「阴穴位于任脉,角度刁钻,平日武者相互技击无法攻击到。所以也是最薄弱的穴道之一。练武的女子周边部位特别强悍,此时任脉突受损伤自然是比平常女性痛苦百倍。我特意仿造了点穴笔的设计,做了这只啄穴小鸟,专破这些贱逼的阴穴。而且阴穴被破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一旦受损绝,无论穴道还是周围肌肉,都绝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今天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中写的破开元阴」话音未落,马鞭又落。这次马天成明显已经不在乎蒋静是否有了准备,马鞭高高扬起,重重落下。  蒋静听得风声,自然夹紧下体。但明显感到力不从心。G点处的铜疙瘩只是微微划过,此时马鞭大力撞击小鸟腹处,小鸟狠啄蒋静阴蒂与阴蒂下的阴穴。蒋静只觉一种酸软由阴蒂深入体内,迅速分成两股力量,一股力量从脊椎尾骨向上麻痹了自己的整个躯干。而另一股力量则如有实质,似一股力量抓捏了蒋静的子宫。花芯之处从无受过如此刺激,如同百蚁抓挠,痛痒难当。一股热流顺着子宫花芯传遍全身。蒋静眼前冒黑,感觉自己不知是要被这快感的大浪掀起,还是要被这大浪击沉。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泄身之时,忽悠感觉后浪不济,快感似从高空跌落。她不禁又夹住了双腿,这次不是为了抵抗小鸟,而是为了让小鸟给她多一点的刺激。然而小鸟似有灵性,触碰着自己的敏感带却不提供丝毫刺激。  马天成大手捏住蒋静一瓣巨臀,一是不让她有闪躲的余地,一也是体会女体的颤抖判断对方的状态。知道对方元阴已破,再无抵抗之力,自己之后的每一个挑弄对于对方都是杀招,对方在多日之内无力回天。便自信满满地大喝一声「给我开」势大鞭沉,鞭子直指蒋静阴核上叮着的小鸟,大力再次袭来,蒋静只觉前浪踏空的身子被后浪托起,如风云突变,小鸟这一啄比之前刺激不下数倍,冲破精关,一股水流直射出体外,淫水果然是泄了一地。  马天成哈哈大笑,得意非常。然后一手仍掐住蒋静臀肉不放,一手揽住蒋静细腰。自己马步沉腰,顺势将柔若无骨的蒋静坐在自己大腿上,身体靠在自己身上。状若马天成再给蒋静把尿。蒋静眼冒金星仍未恢复,眼前黑幕未退,马天成掀起蒋静旗袍前摆,拉了一拉塞入蒋静乳沟。将蒋静的私处展露在所有人面前。马天成深入蒋静体内,把啄穴小鸟扣了出来。当淫物离体之后,蒋静原先被塞住的下体又成股留下了不少淫液。但是此时蒋静明显已经无法体会这种羞耻。  马天成如同教学一般对手下说到:「如此破了女人的阴穴,一两天内对方是无法恢复的,这个时候你只要在她身上轻轻抚摸,对方就会发骚」说完大手在蒋静的大腿根轻轻摩挲,蒋静似中了邪一样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并且发出了魅人的呻吟之声。「这个时期的女人最为敏感,要她们高潮易如反掌」马天成左手大拇指插入蒋静肛门,四指托住蒋静下体,让蒋静顺势靠在他的手臂上,然后暗中吐劲,将蒋静单手举起。右手中指食指如钩,深入了蒋静的阴道。蒋静颤抖更加剧烈,但是无力挣脱马天成双手的钳制。马天成手指突然抵住蒋静G点快速点弄,边点边说「骚货,再给老子尿一个」话音刚落,蒋静上半身突然挺起,大声长啸,两腿试图夹紧,却被马天成大手阻挡。随着马天成的大力扣弄,蒋静阴道再次泄出大量淫水,水柱迸出两三米远。马天成像是一个手持香槟的冠军,把蒋静当做她的战利品,三百六十度的展示着蒋静的私处,把她的淫水撒的整个拳台到处都是。  待此次潮吹完成,蒋静已经毫无反抗之力,软软的躺在马天成宽阔的手臂之上。台下众人交头接耳,揶揄淫笑。当蒋静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突然易变又起,马天成稍稍感受到了蒋静的身体有所冷却,立即再次起身,抬臂,插入……蒋静狂喊,大声求饶「主人饶了蒋婊子,蒋婊子的骚穴要坏掉了,主人饶命,主人……」不过半分钟的光景,蒋静泄了第三次。「男人泄多了,会硬不起来。但是破了阴穴的女人不会,她们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所以女人是真的可以被活活操死的!今天老子开心,让兄弟们开开眼,看看什么叫做一夜十次娘!哈哈哈哈哈!」  马天成把蒋静放在拳台的水渍之上,拳台湿的就像是清洗过。此时女人已经无法动弹,两眼毫无生气的望向台下。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今夜她被迫在一个小时里潮吹了十次。她却感觉永远死在了这如同地狱一般的轮回之中。她无法反抗也无法停止,她的思维似乎停滞。她的眼睛看到的似乎只有光晕,她的耳朵似乎只能听见幻音。居然巨大的恐惧感朝她袭来,原来是马天成,马天成弯下身拍了拍蒋静的脸,今天就饶了你,明天这个时候记得准时来拳台报道,否则我保证你和你的宝贝生不如死。记住啦……哈哈哈。               第3节 身  今天蒋静身上什么都没穿,跪在同样赤裸的马天成面前。马天成虽然同样没有穿衣服,但是他在自己的额头,左肘,左膝,和左脚的靴面固定了四根外形各异的假阳具。「蒋婊子请主人赐教」蒋静摆出了标准的跪姿。但是由于昨日的大量泄身,晚上又被折磨到了很晚,蒋静今天的体能明显不如昨日,身体弓到昨天的角度便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台下马家班的人人数明显变多了,说穿了,之前马天成的调教无非是一场活春宫,看多了总有人觉得乏味。但是昨日马天成突然改性,玩出了花样,不少人都为没有看到昨日马天成的精彩表演而叹息。马天成当然明白其中缘故昨日自己干爹的亲儿子熊少来这边玩,自己才把自己这身功夫好好的展现一把。昨天熊少玩了一把泄身十次,全身无力,却异常敏感的蒋静,玩的十分尽兴,今天嘱咐马天成加倍努力。马天成思考良久,想到了这个方法,虽然有些作贱自己,但为搏熊少一笑,也无所谓了。  「润滑油」马天成朝台下招手,马家班里负责淫务的小厮拿来了一个五斤装的胶皮桶,胶桶上面是一个活塞,旁边连着一根橡皮管,皮管尾端是一个鸭嘴阀,只要拿活塞上下打气,鸭嘴阀就会大量射出润滑液体。  马天成将鸭嘴阀塞入蒋静的阴部,蒋静身躯剧颤,「骚货,是不是你的骚洞不受控制啊?」蒋静保持跪姿不变,痛苦的回答到。「蒋婊子骚洞一直都在想主人,骚肉想要主人,没办法放松。」马天成说,那就用手扒开来。蒋静赶紧将手背到背后,把自己的阴唇向外扒开。马天成一边拿活塞打气,将大量润滑液射入蒋静体内,一边不断的将活塞深入。过了一会从蒋静的阴部抽出鸭嘴管,又插入了蒋静的肛门。蒋静能感受到马天成的恶毒,她体内的管子每遇阻力,马天成就停下来注入大量润滑液。肠管被润滑液撑大,然后软管得以更加深入,这个过程像是没有终点。  终于,整根两米长的软管几乎都被马天成塞入了蒋静体内。而连续灌入蒋静体内的润滑液也超过了半壶。虽然马天成没有制止蒋静排出肛门内的润滑液,但是区别于传统的肛门直接推入肠液,深入的灌肠使蒋静更具痛苦,也无法快速排出体内水分。塞入软管的过程马天成显出了十分的耐心,但拔出软管,马天成非常有技巧的站起然后迅速抽出,虽然有着大量润滑液的润滑,身体中近两米的软管被迅速抽出,蒋静感觉身体中似有一只小兽肆虐着,肠道被撕扯,拉动,敏感的身体似乎被唤醒然后迅速蔓延至全身。当软管离开身体,大量的灌肠液也被带出,蒋静羞耻的呜咽出声。  「昨天这个骚货被破了元阴,今天正是最敏感的日子,我给大家表演一下实战怎么和骚货对打,哈哈哈哈。」  马天成站起来,把灌肠液的桶递到台下,此时的蒋静肛门中涌出大量灌肠液。弄得台上面对观众的一边都是。然后马天成回过头,对着蒋静高耸的屁股就是一巴掌,贱货,爬起来和主人过过招。  蒋静艰难爬起,由于身体的变化肛门和阴道又滴滴答答的流出了液体,这样的蒋静自然不敢进招。马天成见状一个黑虎掏心,向蒋静巨乳袭来,蒋静身子一侧本能躲过,马天成自然早就猜到此时由于全是赤裸,蒋静会下意识地向左转身背对着他。马天成不等招式变老,右手变招老僧卷衣拍向蒋静后颈搧去,蒋静低头转身试图远离马天成。马天成大掌居然画了一个月牙弧线拍在了蒋静的屁股蛋子上。此招马天成本就当她是个玩物,挑选了蒋静不致命的部位全力击打。无奈前两招都是虚中带实,拍上蒋静的只有七成力,打在蒋静结实紧绷的巨大臀肉上,发出一声巨响。蒋静本就是沉腰挪胯躲闪,现在发力的部位被人大力击打,力量被卸,整个人旧力被卸新力未生,愣在原地。马天成却顺势撩阴一脚踢出。蒋静不及闪躲阴户被马天成左脚上套着的假阳具洞穿。惨叫一声倒在台上。  趁着蒋静倒地,马天成脚背发力将整条假阳具深深插入蒋静身体里,然后不停转动脚面的角度,假阳具如同一条巨蛇不断在蒋静身体中搅动。蒋静感觉精关要失,又要潮吹当场。感觉手拔拳台发力,准备往前匍匐,摆脱体内的巨物。怎奈马天成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借蒋静发力向前,自己也是垫步发力,用脚背把蒋静托举了起来。蒋静全身重量外加所发之力瞬时全部压在了假阳具的上面,再加心中毫无准备,假阳具的龟头直接插入了子宫宫口。蒋静痛苦万分,嚎叫出声。马天成摆了一个仙鹤独立的架势,一脚就这么托着蒋静,在台上转了一圈。蒋静本就精关不稳,如此晃动自然流出大量淫叶。引来台下一阵喝彩。               第4节 法  少有的,马天成今日大辣辣的坐在拳台之下。拳台之上熊麟熊少爷一袭长衫,白衣如雪站在蒋静身前。可惜熊麟熊少爷尖嘴猴腮,嘴歪眼斜,除了穿着和少侠真的沾不上一点边。熊麟虽然只是一个闲职,但是谁都知道现在的熊少爷只是下来锻炼的。熊霸天老爷子还在位置上一天,熊少就随时能够振翅。今天熊少经人介绍,来拳馆玩玩。马天成自然是伺候的无微不至。  蒋静老样子深跪在熊麟熊少爷的脚前,前额,鼻尖,乳头贴在拳台之上。身上用粗麻绳结了一个龟甲缚,双手在背后合十固定在背后不能活动。颈部套着一个大号的狗项圈,一根狗链穿过拳台天花板之上的轴承滚轮。一头连在项圈之上,另一头拴在一个柱子的一端。  熊少自诩风流,却远没有马天成的气度,看到蒋静这身旖旎那还把持的住。下身已经翘了起来。看了马天成几日淫虐蒋静,加之自己平日也练过几手,熊少把持不住了,向马天成要求自己下场。马天成本想推辞,倒不是怜惜蒋静身子,而是怕出些意外,弄伤了财神爷。见熊少坚决,不便坚持,就设计了这场比试。  熊少没有给蒋静动手的指令,蒋静只得一直保持着趴跪的姿势。熊少绕道蒋静身后。蒋静长期训练趴跪,动作自然十分到位。从后望去,是一个硕大的翘臀高高撅起。屁眼和阴部时时处在一个方便男人操弄的角度。只是现在私处被两根麻绳穿过,无法一窥究竟,反而更见诱惑。  熊少蹲下,用右手两个手指,分开了蒋静的阴唇,这样一来,蒋静阴蒂就直接接触到了粗糙的麻绳。不等蒋静挣扎,熊少顶着麻绳摁压蒋静的阴蒂。蒋静一阵挣扎,但是被熊少用手掐住腰身,如同一条活鱼被撰在了屠夫的手中。虽已是用尽力气,却无法挣脱半分。片刻之后,蒋静泄了身子,却没有大量的潮吹喷出。熊少心中不悦,怒到「贱狗,居然敢装假高潮骗我」说着让台下递了一个跳蛋过来。熊少将跳蛋塞入蒋静身体后,凭着对蒋静身体的熟悉,轻松找到对方体内的G点,然后将小小跳蛋贴着G点,用手按住。然后打开跳蛋,原本奄奄一息的蒋静似乎又活了起来。双腿有时紧紧夹住熊少的手,有时有似乎用尽全力蹬腿挣扎。  渐渐的,蒋静的挣扎变成了一种哀求,她死命徒劳的夹紧双腿,熊少右手被夹的生疼,几乎把持不住,好在顶住跳蛋无需角力,女性的痛苦更加激化了他心中的兽欲。咬牙抵抗着对方的垂死挣扎。终于,蒋静身体突然温度上升,阴部变得滚烫,夹紧的双腿如同疟疾般的抽搐起来,再一刹那,从蒋静的私处喷出大量的液体。  熊少甩甩手上的淫水,说「贱狗,现在可以和本少爷动手了」见蒋静摇摇晃晃的直起身体,摇摇晃晃的做了一个守势。熊少大感无趣。便道:马天成,听好了。这只母狗无趣的紧,少爷今天下点彩头。要是这只贱狗能把我打倒地一次,我赏她一万。要是能够制住我,少爷要你赏她五万外加把她的裸照视频都还她,给她一个自由。  蒋静原本如同行尸走肉,今日的打斗只是自己被淫辱的一个开场。不料想对方给了自己一个希望。瞳孔立马变得清澈起来,浑浑噩噩的大脑也渐渐开始运作起来。判断对方话语的真假,衡量着自由的可能性。  蒋静身体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原本下意识护住私处的守势变成了标准动作。她决定赌一把。  熊少自然无从察觉,听马天成说了声「遵命」立马一抓攻向蒋静。蒋静听到这声遵命之后也似受到了某种刺激,看到熊少一抓袭来竟然不是躲闪,一势野马分鬃一只右手隔开了对方两只禄山之爪,又顺势下压对方手腕,是一势懒扎衣的化招。熊少本来欺她力量短小速度又跟不上以为对方只能闪躲。向用力将对方入侵的右手挡回。但是对方多年浸淫的基础功夫没丢,现在有了一线生机,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以柔破刚。熊少越是使力,重心越是不稳,再加上心在对抗之处,蒋静跟身在熊少右脚弯处一顶,熊少瞬间失去了所有重心,向地上倒去。  蒋静一喜,趁空抓住了熊少右手。顺势随熊少倒下。这一下倒实了,熊少的右手就会被蒋静制住。蒋静只需稍加固定,熊少便是死局。  赢了!  眼看熊少倒地,蒋静没有和自己料想的一样随熊少倒下。脖子上突然箍紧,蒋静呼吸一滞,下意识放开了熊少的右手。然后脖子上巨力传来,蒋静被巨大的力量撤的双腿离开了地面,脖子被吊了起来。  战斗时一个人对氧气的需求与平时不同。此时突然被吊起,蒋静瞬间缺氧,两眼一黑。如溺水挣扎。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双脚努力探地,终于脚背绷到极限,脚趾踩到了地面。给自己缓了半口气。  此时熊少才狼狈爬起,右手右脚被攻击,导致他右半边酸胀莫名。晃了晃身子,才发现蒋静已经被控制。马天成站在台下,手中攥着原本固定在拳台一角的麻绳。然后把蒋静吊起在了熊少面前。蒋静双颊涨的通红,眼睛似要鼓出,双脚拼命的伸直,希望能给脖子分担一点压力。  「熊少,你这样算是一次倒地,一会少不得得给那个母狗一万。」  熊少红着眼站起来,从小地位超凡的他,不能接受自己被一个玩物击倒。虽然口中大度,但是这只是一种戏弄的玩笑。现在变成现实,玩笑就不再好笑了。  熊少一步一步走到马天成的面前,从马天成手中接过了绳子。他比划了一下,把绳子绑在了擂台的一角。长度是蒋静站在擂台中央,尽力踮起脚尖,才能堪堪碰到地面。熊少看着这个女人的窘迫与无助。心中的火气平静了一些,心情似乎也好了一些。但是依旧,这个女人需要收到残酷的惩罚。  熊少让马天成拿来了两块整冰,两个板凳。他拿了六个最大的按摩棒绑成一排,固定在两个长板凳的中央,然后让蒋静双脚分开跨坐在按摩棒上。然后在她的脚下垫上大块的冰块。这个恶毒的设计迫使蒋静只能选择坐在按摩棒上,用阴部承受所有的力或者踮着脚站在冰块上。  当熊少将所有六个按摩棒开启,蒋静几乎瞬间崩溃。由于体重的关系,蒋静的整个阴部,无论阴蒂阴唇还是屁眼又或会阴之处,都被按摩棒的橡皮头填满。她无论如何扭动,都无法逃避这全方位的刺激。才过了不到一分钟,蒋静就无法抑制的颤抖,不得不试图用脚借力,逃避下体传来的巨大刺激。  蒋静努力的踮起脚尖,脸颊绯红,大口喘着粗气,大量的泪水从眼睛中流出,化妆的眼线已经化开,黑色的泪水流过脸颊,和无法忍住的口水汇集在一起,滴在她激烈起伏的胸脯上。脚下的冰块让她不停的颤抖,由于板凳的宽度,她的双腿无法并拢,踮脚的同时大腿的肌肉也紧绷着,双腿显得健美而有力。这样的长腿不住地颤抖着,魅惑的令人着迷。  终于蒋静的脚又一次离开了冰面,让阴部代替双脚承受重压,这次她没能战胜快感,大量的淫液喷洒了出来。台面上一阵哄笑。此次泄身是致命的,因为它带走了蒋静身体中所留不多的力气。从此之后蒋静很难再用双脚支撑起身体抵抗按摩棒给她带来的快感。之后她只能在按摩棒的无间地狱中来回。熊少来到她的面前,抓着她的两个汹汹凸起的乳头,逼着她挺直了身子。「母狗,你倒是再神气啊」  蒋静绝望的嚎叫「母狗求主人放过,母狗错了,母狗再也不敢了……」熊少却没有丝毫放过她的意思,双手一松,把蒋静放回了按摩棒上。然后对马天成说道:「能求饶就是还有力气,把这个女人继续留在这里四个小时,晚上送到我的房间来。」               第5节 步  晚上十点,在一阵宴酣之后,熊少回到了他在武馆的房间。客房被改造成了一个调教室,而蒋静双目紧闭,躺在了调教室的正中。熊少蹲下身子,看着美人柔滑的肌肤,玉色的背脊。不禁伸手摸了一把,手方一触及蒋静的身体,蒋静就兀自颤抖起来。  元阴破完,再连日无数次被迫高潮,蒋静已经变得敏感无比,这种敏感埋藏在肉体深处,像是一种毒品,即使昏厥,身体也会自动产生反应。  熊爷用手轻抚对方的背脊,女子口吐妖娆的呻吟,熊爷大喜,将自己已经挺立的巨物在女子私处摩擦,女子尽然在昏迷中主动迎合,下体如鱼求水拼命想要套弄住身后阳物。熊爷自然不会由蒋静得逞,他认真的应对进退,不让对方有可乘之机。  蒋静阴户中淫水四起,一如口水溢出。弄得下身一片湿滑,熊爷能感到对方明显体温上升,终于按捺不住,一枪刺入。入洞才发现另有奥妙。蒋静肉洞由于多日的连续蹂躏早已不再紧实,但是湿滑泥泞让他巨根一往无前,直捣黄龙,差一点感觉自己连睾丸也插入了进去。加上洞内温度又高,整根阳物像是做了一个spa,又体会到了自己已经顶到了对方的花心,软挽温柔中引起了自尊心的极大满足。不仅大力抽插起来。  这一番搅动,让蒋静迅速感到快感。她的身体虽然已经无数次做出反应,但又马上涌起了激情。肉洞收缩,两腿夹紧,明显又是一次高潮。随着身体的又一次剧烈快感,蒋静苏醒过来。蒋静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无论四肢还是私处都没有能力移动。但是眼前这个男人却有魔力般的,手指抚过之处蒋静便不自觉的颤动痉挛,阳物上下摩擦几次蒋静便不自觉的主动求欢。身体与灵魂的分离让蒋静无比羞愤与痛苦。但是她毫无改变现状的能力。


警告:本站含有 [[另類禁忌] 湿经 风卷 麻 1-5全]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