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禁忌] 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作者:流水忘年◆◆◆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另類禁忌] 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作者:流水忘年
我叫林胜,今年15岁,去年9月份刚刚升高中,我学习顶尖,读的是市裡的一中。我家是一个小康家庭,家裡有车有房,爸爸在一家企业裡当一个部门经理不过最近一两年都成天在国外跑业务,很少回家。妈妈是我所在学校的高中老师,性格温柔却不失威严,今年带的是高三毕业班,妈妈是毕业班的班主任,不过妈妈不允许我在学校裡叫她妈妈,要我在学校裡叫她李老师。  我的妈妈叫李若雪,今年36岁,身高170cm,妈妈是学校裡的明星老师,长的很漂亮,精緻的五官,配上大大的眼睛,瓜子脸蛋,皮肤也很白,修长的身材散发著成熟的韵味。妈妈经常穿著奶白色的衬衣,和白色的过膝裙,紧致的衬衣将妈妈的上身勾勒出美妙的曲线,丰挺的乳房和平坦的小腹。裙子包裹下微微隆起的翘臀和裙下露出的一截丰盈肉丝小腿。使得妈妈看起来十分高贵美豔。  王飞是我的同桌,160的身高,皮肤黝黑,脸上张了许多青春痘。和王飞相处了几个月勉强算是朋友,王飞平时色咪咪的,经常调戏女同学,班上没几个朋友。最近王飞上课总是偷偷的看漫画,神神秘秘的,有次下课时趁他上厕所从王飞抽地深处才翻了出来,竟然是母子乱伦的漫画,而且借王飞手机的时候也不小心翻到了一些小视频,匆匆看了下内容竟然全是些乱伦的视频。我面红耳赤的同时心裡也升起了一些异样的心思,脑海中竟然浮现了妈妈的身影。15岁正是身体发育,对男女之瞭解的时候。这时候不得不说成熟漂亮的妈妈对我的杀伤力是巨大的。  当天晚上回家我失眠了,脑海中浮现妈妈的倩影,特别是那双诱人的双腿。不禁在被窝裡打起了手枪,嘴裡喊著妈妈的名字射了一裤裆。  週日我叫王飞去我家附近的篮球场打篮球,没想到打了一个小时不到天就下起了小雨,并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去我家避雨吧,我家就在附近。」我提议道,王飞没说话点了点头。回到家时外面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我不得不庆幸我回家的早。  「咔……嚓………。」我将防盗门打开的时候妈妈正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的身上盖著一样凉被,一截如墨玉般的黑丝小腿从凉被裡露了出来。我进门时不禁对妈妈慵懒的样子看呆了,身边的王飞也是愣愣的看著妈妈,眼中透露出一种慾望的眼光。妈妈听到声响看过来,看见我身边还有一个人,不禁呆一下,很快就正襟危坐了起来。「妈妈这是我同学王飞,是我学校裡的同桌,王飞这是我妈妈。」我介绍道。「阿姨你好,我是王飞。」王飞回答道。「哦,欢迎,王飞同学请坐,我去给你们倒杯水。」妈妈热情的答道,然后起身走向了厨房。「这是你妈?这不是学校裡的李若雪老师吗。」王飞震惊道。「就是我妈妈,不过我妈不准我在学校裡叫她妈妈。」我有点鬱闷的道,毕竟有个漂亮的妈妈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王飞眼睛贼贼的看著妈妈的背影。妈妈在家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和一条粉色的短裙,加上一条黑色的连裤袜。从后面看去,短裙包裹的翘臀微微翘起,短裙下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著的大腿充满了神秘感和诱惑感。妈妈这样穿的真是让人欲血沸腾,王飞在妈妈转身前都一直死死的盯著妈妈的背影看,估计在脑海裡早已把妈妈按在地上了。我脑海中也脑是妈妈充满诱惑的黑丝美腿。  「阿胜,玩够了就快去把这周的作业云了,明天就是星期一了。」妈妈把水放在桌子上说道。「知道了,等下就去做。」我懒散的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这孩子真是。」妈妈以手扶额,美豔的脸上浮现无奈的表情。「王飞阿胜在学校裡表现怎麽样。」妈妈向王飞问起了我在学校的情况。王飞当然说了我的好话,我躺了一会怕妈妈发怒还是乖乖的回到我的卧室开始写作业,别看妈妈平时温柔贤淑,一旦发怒起来还是十分恐怖的。妈妈也回到了卧室,王飞一个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阿胜,雨小了很多了,我就不打扰回家了。」王飞急匆匆的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哦,好的,再见。」我对王飞挥了挥手。看著王飞的背影总觉得王飞走的太匆忙了一点。做了一个多小时的作业我也感觉有点累了,去方便,洗衣机就在浴室的旁边我看见洗衣框裡放著妈妈换下的衣服。咦,妈妈那条肉色连裤袜呢?中午出前我看见妈妈的这条肉色丝袜还偷偷的拿起来放在鼻尖忘情的闻了很久,那种带著妈妈特殊体香的丝袜让我沉醉,甚至还用牙齿撕咬了起来。洗衣框裡没有了妈妈的那条肉色连裤袜。我有点奇怪不过也没多想,也许妈妈拿去洗了。  晚上吃完饭后,我坐在沙发上看一部最近很火的电视剧。妈妈在浴室洗衣服,突然过来问我「阿胜你看见了我放在洗衣框裡的丝袜吗?我怎麽找都找不到了。」「没有啊,不知道。」我头也不回的答道。我正津津有味的看著电视,随口答道。妈妈也没怀疑我,只是随口一问,找了一会没找到妈妈也回到了卧室。  与此同时王飞回到家,在被窝裡拿出今天下午从我家偷的妈妈的那条肉色连裤袜,「真香,好想把李若雪这骚货老师按在床上狠狠的抽插她的蜜穴,把玩她的丝袜美腿。叫她穿的这麽骚」王飞把丝袜放在鼻尖狠狠的吸了几口,王飞脑海中浮现妈妈美豔的脸庞,「妈的,受不了了。」王飞掏出坚硬的肉棒把肉色连裤袜放在肉棒上开始来回摩擦。「李若雪我要艹烂你的b。」王飞不停的低吼到,良久后发出一声低吼,肉色连裤袜上湿了一大片。  平淡的日子又过了一个月,今天我放学回到家中,平时妈妈下班都是5点左右,开车回家最迟不会超过5点半,快6点的时候,妈妈都还没有回来,过了会妈妈打电话告诉我她今天晚上有应酬在外面吃饭叫我自己解决。「妈妈怎麽还没回来。」我抬头看了看牆上的时钟都快9点半了,我十分担心妈妈是不是出了什麽意外。我正担心的时候「咔擦……」门打开了,妈妈走了进来,坐在沙发上,脸色苍白,一副很失落的模样。今天妈妈上身穿著淡蓝色的衬衣,下身穿著一条修身的黑丝牛仔裤勾勒出妈妈完美的曲线。不过妈妈眼睛上淡淡黑眼圈上人很心疼,这几天妈妈为又是晚自习又是些推不掉的应酬很少辛苦都没怎麽睡好。「妈妈发生了什麽事吗?」我走近坐在妈妈旁边闻到了妈妈身上还有淡淡的酒味。「啊,没什麽,就是酒喝的有点多,身体不太舒服。」妈妈摇头道。然后和我打了声招呼就进入了洗澡间。我一头雾水,总感觉妈妈心事重重的样子。  第二天下午放学走了一半突然想起手机还放在教室的抽地裡,于是我匆匆的回到教室拿手机。我再次下楼的时候,已经快6点了,学校裡已经没多少人了,我想我再不回家可能妈妈就要打电话问我了。咦,妈妈怎麽还没回家,我走在2楼阳台上看见妈妈在楼下,妈妈左顾右盼的张望了一下,好像在确定是否有人看见她,然后走近了教学楼后面的小树林。  我感觉有点奇怪,于是跟了上去。「王飞你叫我来这裡干什麽?」妈妈冷冷的说道,妈妈今天穿著一身标准的ol装,上半身灰色的西装也遮不住妈妈浑圆的乳房,紧身群把妈妈挺翘的臀部勾勒出来,配上腿上的黑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的美腿修长饱满。王飞贪婪的扫过妈妈的胸部和黑丝玉足火辣辣的眼光彷彿狠狠的在蹂腻著妈妈「没什麽大事,只是想和李老师谈一下昨天晚上的事,如果不是说昨天晚上的事李老师会理我吗?」王飞神秘的一笑。妈妈明显有点紧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麽。」「李老师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你确认吧。」王飞边说边把手机掏了出来递给妈妈看。妈妈拿起来一看,顿时大惊失色,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怎麽来的……给我!」妈妈猛地一下想把手机从王飞手中夺走,被王飞躲闪过去了,王飞还趁机把妈妈的玉手握在手中,「嘿嘿,李老师自己做的好事,还想躲吗?昨天居然开车撞死了一位路人,幸好上週去你家碰巧记住了你的车牌,我用手机拍到了当时的场景,不过李老师你放心只有你答应我几个小小的要求这件事我就不会和别人说,让它成为我们之间的秘密。那条路当时除了我没人,这会成为我们之间的秘密。」王飞淫笑的对著妈妈,并且不停的用手摩擦著妈妈被握在手中的柔夷。「王,王飞把这个照片删了好吗?……老,老师可以给你钱,你要多少1w够不够?要不2w。」妈妈方寸大乱,慌忙的对王飞说道。王飞色迷迷的盯著妈妈被灰西装撑起的鼓鼓胸部,王飞此时的心情真的不知道该用什麽来形容,看著高高在上的女神慌乱的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自己,再想到再加把劲说不定就能品嚐到李若雪老师的滋味,王飞胯下的肉棒不受控制的勃起。「李老师……」王飞再也忍不住了一身低吼后猛的把妈妈抱在了怀裡,王飞的身高比妈妈矮半个脑袋,一低头便将脑袋埋入了妈妈颤巍巍的乳房上。「呀,你干什麽啊。」妈妈被王飞的举动吓坏了,感觉到小腹处一跟硬物的压迫,和胸部上挤压,妈妈想到,自己儿子的同学是想佔有自己啊。  妈妈被吓呆了手足无措的站在那裡任由王飞在自己身抢游走,王飞把头深深的埋在妈妈的乳沟中间,软软的触感,还有妈妈的体香,让王飞慾火焚身,双手也没閒著,一隻手深入妈妈的短裙裡抚摸著妈妈黑丝美腿,另一隻手绕过妈妈的纤腰在后面隔著裙子和裤袜揉捏著妈妈浑圆富有弹性的臀部,只见王飞把妈妈挺翘的丝袜翘臀捏起一个诱人的弧度,王飞揉捏的同时把妈妈下身往自己身前按,隔著裤子用阳具蹭著妈妈的下体。「啊!」妈妈这时才如梦初醒,直接给了王飞一耳光,「你做梦。」妈妈愤怒的对王飞说到。然后匆匆的跑掉了,「臭婊子,看老子找到机会,不干死你」王飞摸著自己被打的那边脸,脸色十分阴沉,王飞看著妈妈的背影消失后也转身走了。  我在旁边看完了这一幕,震惊的无以复加,没想到王飞对我妈妈早走窥伺还抓住了妈妈的把柄,妈妈开车怎麽能这麽大意。看到平时女神一样的妈妈被王飞搂在怀裡凌辱,柔弱的样子,我裤子裡的鸡巴几乎都要把裤子顶破了,考虑再三我没有去阻止,毕竟我出去也无济于事,现在要想怎麽夺回妈妈的把柄才是。  当天我回到家,我和妈妈都心事重重吃饭后便回到卧室,一夜无话。「叽叽喳喳……」清晨的鸟叫声把我从梦中唤醒,一看时间快8点了我猛的一个翻身起床,匆匆忙忙的拿起书包准备去学校,却看见妈妈的卧室门紧闭,还没起床。我走过去轻轻推开房门,发现妈妈还在睡梦中,我轻轻的推了妈妈几下任然没有唤醒妈妈,将手放在妈妈的额头上,「有点烫。」我发现妈妈可能发烧了,我从把家中备用的一些退烧药拿出来,抱著妈妈的头,就著温水喂到妈妈的口裡,满天大汗的我忙完这一切舒了一口气。「看样子妈妈是去不了学校了,我还是给她请个假吧。」想来可能是昨天的事给妈妈太大的压力了。我打电话给妈妈请了个假。「阿,阿胜。」刚给妈妈请完假,妈妈的声音就从耳边响起。我赶忙走过去,「妈妈你有点发烧,我给你请了个假你今天就在家休息吧,我也留下来照顾你。」「休息?」妈妈以手扶额感觉头晕晕的。「嗯,今天是不适合去上课。阿胜,你今天还是去上课吧。我没什麽事睡一觉就好了」妈妈柔弱的躺在床上说出的话却不容置疑。我想了想也对,就去学校了。妈妈把我打发去学校后,药后一股睡意扑面而来,妈妈一头倒进了被窝。  王飞自从昨天被妈妈打了一耳光后越想越气,今天一到学校下课后就想去找妈妈,继续威胁妈妈。一想到美豔的李若雪老师王飞裤子裡的鸡巴就翘的高高的。「李老师今天生病了,请假没来学校。」王飞去办公室借问问题的藉口找妈妈缺得到这样的回答。「草,这臭婊子,还生病了。」王飞心裡谩骂道。王飞回到座位上感到十分鬱闷,突然看见同桌林胜桌子裡的钥匙,才想起李若雪老师是林胜的妈妈,「那麽说这串钥匙……」王飞嘴边泛起冷冷的笑容。  王飞假装身体不适想老师请了个假,朝著记忆中李若雪老师的家裡走去。刚刚看著李老师家裡的钥匙,王飞脑海中隐隐约约的有了个念头。想到李若雪老师一个人在家,生病了可能在睡觉若这时偷偷的过去威胁李老师……,王飞想著心裡一阵激动,但是王飞毕竟还是一个学生做这种事还是心裡是分没底。大约二十分钟后,王飞拿著从同桌那裡偷来的钥匙,走到了我家的门口。王飞在门外还是有点忐忑「要是李老师家裡还有人怎麽办,她老公万一在家我怎麽解释。」思前想后王飞趴在我家门口听了许久,又从防盗门猫眼裡看了看,终究抵不过诱惑,左右张望确定没人后,轻轻的打开了那扇已经失去作用的防盗门,王飞很小心的不让门发出太大的声响,蹑手蹑脚的进去后又轻轻的把防盗门掩上。  随著一声小小的「砰」声,王飞进去了我家,屋裡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王飞只能听到自己「咚咚咚。」的极速心跳声。「听学校裡的人说李老师病了,这时应该在卧室裡休息。」王飞慢慢的走向记忆中妈妈的卧室,突然「噹」一声,在王飞耳中却如同一声惊雷,原来王飞不小心把地上的一个垃圾桶踢倒了,王飞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在原地站了2分钟,王飞却感觉过去了几个小时一样。感觉好像没有发生什麽事,王飞又鼓起勇气走向妈妈的卧室。虽然心裡十分忐忑,但是想起美豔的李若雪老师的影子,还有上次把李老师搂进怀裡,那黑丝大腿和丝袜翘臀美妙的触感。王飞就不由的一阵兴奋,再想起李老师上次惊慌失措的样子想来心裡也很害怕我把事情公佈出去。王飞色迷心窍,鼓起勇气把妈妈卧室的把手慢慢的往下压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王飞先是推开了一条缝,从门缝裡偷看裡面的情况,只看了一眼王飞的鸡巴就兴奋的翘起了。只见妈妈背对著王飞侧躺在床上,双膝紧闭,身上只有一张薄薄的毯子盖住了上身。妈妈的睡姿十分迷人,散乱的黑髮没有髮夹随意的搭在白色的枕头上,从黑髮间露出的白皙的颈部十分诱人,妈妈身上穿著一件红色的丝质睡裙,睡裙刚刚能遮住妈妈的膝盖上方,妈妈睡裙下伸出的是两条墨玉般的黑丝美腿,睡裙下紧紧包裹的翘臀正对著门口方向。王飞看著妈妈躺在床上很久都没动,便悄悄的把卧室的门反锁上,然后一步一步的靠近床上的妈妈。  王飞看著平时端庄优雅的妈妈正躺在自己身前熟睡,王飞心裡就有一股直接扑上去的衝动,吞了吞口水王飞压下这股衝动,王飞坐在床边双手颤巍巍的伸向妈妈黑丝包裹下圆润的小腿,伴随这剧烈的心跳王飞的将手放在了妈妈的黑丝小腿上不断的抚摸了起来,一瞬间指间和手掌传来妈妈柔嫩的肌肤在黑丝连裤袜包裹下产生的奇妙触感。「啊,好舒服。李若雪老师的美腿现在在我手中,只属于我一个人。」王飞舒服的差点叫出声,王飞的手在妈妈的黑丝小腿上又捏又摸,好像在鑑定一件绝世珍宝。  抚摸了许久,王飞把妈妈的黑丝小腿轻轻的抬了起来,用脸颊轻轻的靠在妈妈的黑丝小腿上缓慢的磨蹭,感到丝袜特殊的美妙触感,王飞不禁伸出舌头亲吻妈妈的黑丝小腿,从小腿慢慢的亲吻到脚踝,再慢慢的贴到妈妈柔软的脚心,美丽小巧的丝袜小脚没有一丝臭味,只有妈妈身上的体香,王飞贪婪的闻著妈妈脚,用舌头对著妈妈的黑丝小脚一阵舔弄,从脚心舔到了脚趾。王飞还用牙齿将妈妈足弓上的黑丝咬起,舔了两下又放了回去黑丝上的口水打在妈妈的足弓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彷彿觉得还不够过瘾,王飞一张嘴将妈妈美丽的丝袜小脚的前段都一起吞入口中,丝袜包裹著的精緻脚趾让王飞爱不释口,含在嘴中不停的用舌头舔著,都有了啧啧的口水声,手还不停的抚摸著妈妈的黑丝小腿。一想到李若雪老师平时穿著连裤袜的美腿在自己眼前摇晃的风骚样子,现在那双丝袜美腿却被自己捧在嘴边肆意撕咬亵玩。王飞的鸡巴硬的更厉害了。  「嘤」可能是妈妈感觉到脚上传来痒痒的感觉,妈妈转了个身平躺在了床上。王飞感觉美丽的丝脚离开了嘴边,吓了一跳,以为妈妈要醒了,赶紧趴下。许久却不见动静,才抬头一看,发现妈妈转了个身正面躺在床上。双目紧闭还在熟睡,妈妈脸上还有丝丝红霞,两天黑丝美腿不规则的靠著,露出中间诱人的神秘之处。  由于妈妈身上被一床凉被遮住,上半身诱人的34D美乳看不到一丝轮廓。于是王飞慢慢将妈妈身上的被子一点一点的拉开扔在一旁,这样妈妈就只穿著一件薄薄的吊带睡裙,高高耸起的巨乳被睡裙和白色的蕾丝乳罩包裹著,下著交叉著黑丝美腿,出现在了王飞的面前。看著这样的妈妈,王飞再也忍不住情慾之火,想著死就死吧,要是今天能尝一尝李若雪老师的味道,死也值了。何况自己手裡还有李若雪的把柄,自己身强力壮,李若雪又卧病在床,王飞觉得强姦妈妈的成功率很高,也就不怕妈妈醒来了。于是王飞将自己的衣服裤子三下五除二的脱了个精光,高高翘起的鸡巴一跳一跳的。王飞并没有猛的扑上去,怕妈妈大惊之下不顾一切的反抗,先让妈妈惊恐才好成功。  王飞撸著粗大的鸡巴慢慢靠近了妈妈,撸动之下王飞粗大的龟头上正分泌著缕缕粘液。王飞把兴奋十足的鸡巴在妈妈的黑丝连裤袜包裹的大腿上开始摩擦,龟头轻轻的戳著妈妈的黑丝大腿。丰满的腿肉被戳的凹下去后有弹了出来。  王飞的手也没閒著,慢慢的拉起的妈妈的裙角,把妈妈的睡裙从下面到了腰上,只见妈妈黑丝连裤袜的裆部下的是一条白色的蕾丝内裤遮挡著凸起神秘之地。看著面前的美肉王飞气喘吁吁,一隻手颤巍巍的伸向了妈妈睡裙下高高耸起的美乳,一隻手摸向了妈妈双腿之间。  王飞将妈妈的美乳隔著睡裙和胸罩抓在手中轻轻柔动,只感觉柔软异常,另一隻手隔著蕾丝内裤和黑丝连裤袜摩擦著妈妈的蜜穴。感觉隔著阻碍捏的不舒服,王飞的将手伸进了妈妈的白色蕾丝乳罩包裹的沟壑内,慢慢的揉捏著妈妈34D的美乳,下面的那隻手直接隔著了妈妈黑丝连裤袜和白色蕾丝内裤在扣弄,王飞只感觉妈妈滑嫩的蜜穴透著热气,隔著丝袜和内裤紧紧包裹著自己的手指,王飞的舌头也在妈妈的黑丝大腿上随意舔咬。  恍惚之间妈妈感觉有人压在自己身上在,自己的美腿和胸部上肆意揉捏,随著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猛的妈妈睁开了眼睛。「啊,你……你是谁。」妈妈醒过来看见一个裸体男子压在自己身上侵犯著自己,顿时惊恐万分。由于王飞埋著头妈妈并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  惊恐之下,妈妈用力的把王飞推开,王飞没想到妈妈突然醒来猝不及防之下被妈妈一把推下床。妈妈把毯子盖在自己身上,双手遮胸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再看著那个赤裸的男子抬起头来,妈妈大惊竟然是王飞。  「王飞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麽?你赶快出去,不然我要报警了,你这是在犯罪。」妈妈又惊又怒的说道。王飞只感觉被推下床,很狼狈丢了面子,于是阴著脸,把柜子上的手机拿在手中,翻出照片「报警?好啊,李老师难道忘了,那天晚上的车祸了吗?现在警察都还没找到凶手,报警正好来抓凶手。」「那…那是个意外,我也很后悔。」一提到那天的事妈妈顿时结结巴巴了起来。  王飞看著妈妈突然苍白的脸色只感觉十分畅快,又步步紧逼道「那个地方没有相机,没有人看到。只有我知道,只要李老师和我亲近亲近这件事就没人回知道了。」王飞淫笑著靠近妈妈,高高翘起的大鸡巴一跳一跳的。「这……这绝不可能,我是你老师啊。」妈妈脸色苍白的说道,看著王飞撸著一根巨大尺寸鸡巴一步步的靠近,妈妈感到十分惊慌,只能一步步的缩到了床头。  「就是要老师干起来才爽,李老师你每次从我旁边路过,那泛著肉光的丝袜美腿和扭来扭去的大屁股,还有高耸迷人的乳房都他妈是在勾引我。」王飞见妈妈被逼到了牆角,一双黑丝美腿紧紧的靠在了一起顿时慾火上升,猛的直接压在了妈妈身上。「臭婊子,看我不干死你。」王飞此刻一脸狰狞,就算知道妈妈有可能报警,王飞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肆意玩弄身下的美肉。  看著脸色苍白的美豔老师被自己压在牆角,那前凸后翘的美肉,让王飞理智渐失。只见王飞不顾妈妈的剧烈挣扎,把妈妈两隻手拉起,把妈妈的睡裙拉下,只见睡裙裡的34D大奶子被白色蕾丝乳罩紧紧包裹著,两坐肉山高高的耸立著,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王飞用鼻子在妈妈的胸前闻著,用舌头在妈妈的胸罩的蕾丝边上舔著,一手握著另一边的乳房在肆意揉捏著。  「啊,不要,滚开你这畜牲,放开我。你这是强姦……我要报警,啊,救命啊,有人……呜。」妈妈一脸愤怒,准备大声喊叫出来。王飞一把把妈妈的嘴巴摀住,妈妈不肯就范,两条黑丝美腿还在不停的踢动,还试图踢开眼前的王飞。  「李老师不怕坐牢就儘管喊,看你坐的久还是我坐的久,李老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去了牢房裡什麽下场不用我多说吧,还不如现在从了我。」面对妈妈美腿的袭击,王飞有准备。王飞把妈妈的两条修长的黑丝玉腿分开后身体直接压了上去,让妈妈无法再踢到自己。  「王飞,我是你同学的妈妈啊,我给你钱,除了这件事都可以。」妈妈将双手挡在胸前使劲想推开王飞,一边试图用语言劝退王飞。「呵呵,事到如今,我劝李老师还是不要反抗了,不然让我动粗可不好。」王飞一时不防被妈妈推开十分不爽,冷冷的威胁著妈妈,王飞此时早已精虫上脑,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阻止不了自己品嚐这块美肉了。  王飞刚刚还在妈妈的巨乳裡回味那裡肯罢休,一双粗糙的大手用力挤开了妈妈护在胸前的手,更加变本加厉是一隻手直接顺著深深的乳沟伸进了妈妈的乳罩,肉贴肉的抓住妈妈的一隻雪白柔嫩的丰乳开始揉捏了起来,还不时把刮过妈妈的乳头。「李…李老师我只想要你。只要你给我这一次我保证把照片删除掉,从此这件事再也没人知道了。」王飞喘著气粗气,疯狂的著侵犯妈妈。「不要…不能这样。」妈妈心裡十分矛盾,还是不肯就范,但是也不再激烈的反抗。而由于生病的原因,妈妈的反抗了许久,力度也渐渐的衰弱了下来,妈妈只感觉力气在渐渐的消失,「老公你在哪裡,救救雪儿啊。」妈妈感到不好的预感,不禁悲从心来,泪水从脸上流了下来。  王飞趁著妈妈失神的一霎那,一隻手猛掀起了妈妈的白色的蕾丝乳罩,捏住了妈妈充满弹性的乳房,这一隻手都无法掌握的34D雪白巨乳让王飞兴奋异常,重重的将巨乳捏起五个手指缝间溢出了雪白的乳肉,妈妈痛的哼了一身。  王飞看著手裡的雪白美肉,忍不住低下头把脸埋在妈妈深深的乳沟裡,用舌头适舔著妈妈的雪白乳肉,含住妈妈的粉红色的小乳头开始吸允。「呜呜……放…放开我,救命啊……」妈妈心裡感到了无比的耻辱,却推不开胸前王飞的头,不由得哭了出来。  王飞将妈妈死死的压住让她无法反抗,同时还用粗大的肉棒直接抵住了妈妈的蜜穴。感觉被王飞的大肉棒直接抵住了蜜穴妈妈用苍白的小手不停的拍打著王飞,王飞直接无视妈妈的反抗。  王飞的舌头把妈妈粉红色的小乳头舔的亮晶晶的,而在黑丝大腿上游走揉捏的手也感觉不过瘾,把手提到腹部伸进了妈妈黑丝连裤袜和白色蕾丝内裤裡面抠弄妈妈的蜜穴。王飞的手指穿过柔软的阴毛,插入了妈妈的蜜穴理念只感觉手指被一团湿热的软肉紧紧的包裹著,扣了扣,手指上滑腻的感觉让王飞不禁加快了速度,只见妈妈黑丝连裤袜的裆部撑起了不规则的弧度,在一上一下的抖动著。  「啊……不要,求求你,绕了我吧,我的年纪都可以做你妈妈了。」感觉到蜜穴裡被插入了一根手指,妈妈真的害怕了,伸出手死死按住王飞在自己裆部的手,哭求著王飞。心中一片焦急的妈妈,还奋力扭动著那双诱人的黑丝美腿。  「臭婊子,老实点,妈的。」王飞十分恼火,只感觉妈妈下身扭动,两条黑丝大腿不断的摩擦著自己的阳具,丝袜的触感让王飞险些射了出来,王飞直接给了妈妈一耳光。妈妈没想到王飞直接打了她一耳光有点懵了,再看著王飞脸上狰狞的表情,妈妈感到了恐惧,不敢再用力反抗,只能小声的抽泣著。  王飞对妈妈的蜜穴特别照顾,用手指在妈妈的黑丝连裤袜和白色蕾丝内裤裡面疯狂的出出,不时还用大拇指揉弄妈妈的凸起的阴蒂,王飞只感觉蜜穴裡的水越来越多,都扣出了「咕噜,咕噜」的水声。  感觉到妈妈的抵抗变得微弱了起来,脸上也出现了一抹动人的潮红,王飞放开了妈妈被舔的立起的小乳头,慢慢的用往上舌头舔了上去,从精緻的锁骨到嫩白细长的粉颈最后终于伸向了妈妈鲜红的嘴唇。  「呜……呜,不要我不要。」儘管有些屈服,但是看著王飞想来舌吻,妈妈还是感觉到十分噁心,猛烈的摇著头,紧咬著双唇不让王飞得逞。王飞试了多次想品嚐妈妈的香舌都没能成功,不禁恼羞成怒。「妈的,臭婊子,还装。」王飞一隻手狠狠的捏起了妈妈的乳头,而在妈妈裆部内的手也快速的抽动了起来。「啊……」妈妈只感觉胸部剧烈的疼痛,和蜜穴裡的触感让妈妈不自觉的张开了小口,呻吟了出来。王飞抓住机会,舌头顺势伸入妈妈的红润柔软小嘴,「啊,好软的舌头」,王飞的舌头在妈妈的温暖口腔内搅动起来,几次后抓住了妈妈的小香舌,感受著舌头的温暖直接就捲了起来,缠绕住贪婪的吸允著这美妙的香舌和美妇甜丝丝的口水。王飞的舌头和妈妈的香舌不断的纠缠在一起,在她的口中舔弄,翻滚,只见妈妈口中的香甜津液在两人舌吻的同时被王飞不断的吸进自己口中,然后被王飞迫不及待的吞了下去。妈妈和王飞舌吻只感觉无比的噁心,却被王飞压在身下无力反抗。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房间裡响起淫荡的吮吸声,只见一个只穿著黑丝连裤袜和白色蕾丝内裤的绝色丽人被一个粗鲁的中学生压在身下肆意凌辱。  从下体处传来的刺激快感慢慢的滋生出来,并且逐渐扩散到妈妈的躯体和四肢,欺霜塞雪的娇嫩美颜红霞瀰漫。  王飞看著妈妈红润脸庞和迷离的眼神,再也忍不住了。「撕拉……」王飞双手抓住妈妈黑丝连裤袜的裆部,连裤袜被拉长了一大截后还是被撕破了。王飞又把白色的蕾丝内裤拉开露出妈妈粉红的蜜穴,只见妈妈的私处稀疏的芳草,遮不住粉红的阴唇,微微张开的蜜唇中有丝丝淫水,王飞把妈妈的阴唇搬开,隐隐见到裡面粉红色的阴道。王飞一手挽起一条妈妈被黑色丝袜的包裹大腿,把嘴凑在妈妈的阴户上面伸出舌头在妈妈的阴户上舔了起来。「不要,放开我啊…啊…救命啊」妈妈的黑丝大腿微微的颤动著,被王飞粗糙的舌头肆意舔著自己娇嫩的阴道,妈妈心裡十分耻辱,忍不住发出了求饶声。  「嗯,啊……呜……呜。」妈妈的蜜穴被舔的出了「咕,咕」的水声,妈妈这时已经被王飞欺负的毫无办法,娇弱的病体无法反抗王飞粗暴的侵犯,苍白的小手抓在床单上小声的抽泣声。王飞感觉到妈妈蜜穴裡的水越来越多舔的越发卖力了起来,还不时含住妈妈的阴蒂撕咬,双手也不停的在妈妈的黑丝大腿上游走「啊…啊…啊。」妈妈的身体也逐渐绷紧,两条修长的美腿在王飞的两侧颤抖著,足弓崩的紧紧的,发出了一声声让人心跳加速的呻吟。「啊。」猛的妈妈身子一僵,双腿突然紧紧的夹住了王飞的头,接著山洪爆发蜜穴裡喷出一股蜜汁接著,整个人一软,无力的瘫倒在床上,时不时抽搐一下,一双美眸无神的盯著卧室的天花板,脸上浮现出一抹动人的潮红。  「哈哈,李老师下面的水真多,真是个骚货,装的一脸清纯,下面竟然喷了这麽多水!是不是平时老公没满足你啊。那就让我来满足满足李老师吧」王飞淫笑抹去妈妈喷在脸上的淫水,拿著跳动的大鸡巴向妈妈的蜜穴靠近,看似完整的裤袜早已被王飞从裆部撕了一个大口子,妈妈蜜穴前就还有一条湿透了的白色蕾丝内裤阻挡著王飞。  「夸啦」王飞直接撕破了妈妈早已湿透的白色蕾丝内裤,一手握著粗大的鸡巴靠近著妈妈的穴口,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把妈妈的两片蜜唇分开,娇豔的蜜穴像一张小嘴一样开合著好像还在吐露著花蜜,整个蜜穴湿成一片……。  「不……不要……我不要。」妈妈感到最后的恐惧想要反抗,可高潮后的无力感只能上妈妈的反抗停留在轻微的扭动和小手不停的捶打著王飞。看著美豔的老师在自己身下无力的反抗王飞只感觉到高涨的情慾无处释放。王飞扶起自己粗大的鸡巴对准妈妈湿透的蜜穴,一插到底。  「啊」妈妈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妈妈的黑丝双腿随著王飞的进去被越分越开,妈妈银牙紧咬,皱紧了眉头,只感觉自己被一根火热的鸡巴贯穿了,被一个小20岁的青年刺穿了,倍感屈辱的妈妈在白淨的脸上留下了两行清泪。随著王飞的抽插低声的啜泣起来。  「喔……李老师……你的裡面太紧了……夹死我了……太厉害了」王飞只感觉鸡巴被软肉夹的舒服的说话都开始结巴了,随著王飞的鸡巴慢慢的插入,妈妈的那墨玉般的玉腿之间,那娇嫩的花瓣,却在承受著一根粗大的肉棒。王飞的肉棒足足有18cm,足够刺穿妈妈了。王飞一挺腰,那麽粗大的鸡巴一下就齐根全都操进妈妈的蜜穴裡去了,外面只剩下两个光秃秃的卵蛋。「啊,好疼。」尽管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妈妈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进入插的尖叫了起来。王飞也感觉到龟头碰到了一个软嫩之物,好似被婴儿张嘴一咬滑腻无齿。  看著身下的美豔老师,被自己抽到了花心而发出尖叫,王飞心裡一阵得意,开始的疯狂的抽插。王飞将妈妈的两条黑丝玉腿抱在怀裡,肆意舔弄撕咬,舌头在妈妈的小腿上舔过,还不时咬一口妈妈小腿的嫩肉。妈妈的两条黑丝玉腿被王飞笔直的抱在怀裡,直衝天际。下身却被王飞不断的衝刺著,长矛般的肉棒正在妈妈的连裤袜的跨间不断的进进出出做著激烈的性交,每一次抽插都深入到了花心的最深处。「啊……轻点……不要。」妈妈被干得直咧嘴,看样子很疼!王飞不停的晃动这屁股,一下一下的大力抽插著妈妈,妈妈闭著眼,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一副痛苦的样子。  王飞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好像浸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夹得紧紧的,不由得大为讚叹「啊,好舒服的腿,好紧的穴道,李老师你的腿你的小穴真是太舒服了。」王飞得意的对妈妈说道。「呜。」妈妈把头偏到一边默默的流泪,紧咬著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呻吟。王飞一低头看见大鸡巴和妈妈的性器紧密的结合,妈妈的两片花瓣轻轻的咬著王飞的根部,两人的阴毛淫乱的交杂在一起顿时感觉特别兴奋。  「李……李老师,我……我不行了。来了,来了。」大力的抽插上王飞缴械的速度快了很多,抽插了100多下王飞感觉就要去了。「别……别射进去,放开我。」感觉到王飞极快的抽插起来,妈妈大惊失色,开始用力的挣扎,可双腿被王飞紧紧的抱住,细腰也被王飞搂住妈妈脱身不开。  王飞紧紧的抱著妈妈的玉柱般的黑丝玉腿,鸡巴在妈妈的蜜穴来来回回的进出,突然王飞感觉下身一麻,于是紧紧的抱住妈妈全根莫入,鸡巴紧紧的贴著妈妈软软的花心,一抖一抖的将灼热的浓精一股一股的对著妈妈娇嫩的花心一阵狂射。还把妈妈的一条黑丝玉腿弯下来把黑丝包裹著的小脚喊在嘴裡一脸舒服的在妈妈体内发射著。「呜呜…不要啊,混蛋……呜呜。」妈妈只感觉一股热流直奔花心,烫妈妈的全身颤抖,紧实的臀部和大腿肌肉不断颤抖著,被学生内射的耻辱紧紧的包裹著无助的妈妈。  王飞抱著妈妈许久享受完了射精后的美感,才把软下来的肉虫从妈妈连裤袜的裆部中滑出,大量白色浓浆一涌而出,从美丽阴唇顺著黑丝大屁股流到了床单上。  「呜呜……」突如其来的打击让妈妈放声的哭了出来。王飞休息了一会,看见妈妈侧躺在床上梨花带雨的样子,腿上裹著破碎的的黑色丝袜,胸罩被拉到上方,雪白的玉乳随著妈妈的哭泣颤巍巍的抖动著。王飞的大鸡巴不可抑制的再次高高翘起,王飞一手撸动著跳动的大鸡巴,下流的走向妈妈。「你想干什麽?不要过来。」妈妈恐惧的发现王飞握著那个让她心惊胆颤的东西再次向她走来。  「嘿嘿,干什麽?李老师当然是干你咯。李老师你我都有一次肌肤之亲了再多几次又有什麽嘛。」妈妈被王飞无耻的话语惊呆了。虚弱的身体却阻止不了王飞的再次压在了妈妈的身上,粗鲁的分开了妈妈闭在一起的黑丝玉腿,用粗大的鸡巴抵在妈妈的蜜穴上开始磨蹭了起来。  「呜呜,你都来了一次了,放过我吧。」妈妈感觉一根粗大火热的肉棍在自己的蜜穴外磨蹭感到了恐惧。「哈哈,像李老师这样的美人一次怎麽能够呢。李老师我来了。」王飞一脸淫笑的对著妈妈说道,同时大鸡巴分开妈妈的蜜唇插了进去,再次贯穿了妈妈。王飞再次插入妈妈后满足的晃起了屁股,双手握著妈妈两个丰满的大乳房前后抽送起来。妈妈穿著的黑色丝袜的双腿,被王飞夹在腰杆上,双脚向上举著,一下一下的操弄著。妈妈早已没有反抗的力气,无力的被王飞压在身下抽插,两行清泪从眼中流出。  王飞抽出阳具的时候感觉到妈妈的阴道紧吮自己的阳具不放,插进阳具的时候就感觉到妈妈紧窄的阴道壁紧紧包著自己的阳具……王飞乾脆把整条阳具插入妈妈阴道里面,不再抽出,紧紧贴实妈妈的屁股磨来磨去!磨了许久,很久没有被爸爸灌溉的妈妈身体也有了本能的反应,脸色越发的红润了起来。王飞只感觉软软湿热的蜜穴包裹著自己的大鸡巴,感到大鸡巴在软肉裡被夹得好舒服,龟头被淫水浸得好痛快,于是他将我妈妈裹著黑色丝袜的双腿高架在肩上继续抽插。  有了上次的经验王飞不再一味的猛攻,而是採用九浅一深的方法抽插著妈妈,妈妈只感觉快感一点一滴的袭来,原本紧咬的嘴唇终于张开了「啊」王飞听见妈妈的娇吟,顿时精神百倍一想到能把平时高高在上的美女女神老师干出快感王飞抽插的更加卖力了。妈妈渐渐压制不住自己的娇吟,开始小声的叫起床来「嗯,混蛋轻点…啊…不要,嗯嗯。」呻吟声越来越急促突然妈妈大叫了起来「啊啊啊,不行啦……轻、轻点啊……」王飞只感觉鸡巴被蜜穴紧紧吸住,蜜穴深处的一股热液喷在龟头上,浇的王飞舒服透了差点又缴械了。  感觉到妈妈的高潮王飞停止了抽插,看著妈妈脸色绯红,无力的躺著,王飞就将妈妈穿著黑色丝袜的双腿放下,伏下身吻著她的香唇,同时右手按在她的双乳上探索。「嗯!好软、好细、好丰满!」王飞抚摸我妈妈的双乳,感到无限满足,不禁叫道。妈妈情乱意迷之下也默认了王飞的舌吻,迷迷糊糊间还把小香舌送进了王飞口中,供王飞享用,王飞的舌头不断的吸允著妈妈的小香舌,只感觉吸食著仙露琼浆,特别是感觉,妈妈的小舌不自觉的不断的吞食著自己传过去的唾液,王飞又忍不住开始抽插了起来。  过了一会,王飞把妈妈翻过身来使妈妈撅起黑丝包裹著的翘臀,看著妈妈高高翘起的大屁股,两片柔嫩的臀瓣被王飞无情的分开。王飞撸动著大鸡巴从后面插入了妈妈的蜜穴,开始了一下又一下的抽插。「嗯……」被从后面进入妈妈不由的被顶的哼了出来。「这姿势……」妈妈被像狗一样的抽插姿势感到十分的羞耻,但是却无力阻止王飞,只能用苍白的小手紧紧的抓住床单,承受著王飞从后面一波一波汹涌的进攻,发出了声声哀鸣。  王飞把妈妈的白色蕾丝乳罩拉下丢到了床边,一双丰乳没有了胸罩的称托下一晃一晃的。王飞紧贴著妈妈的玉背,一手一个,握住妈的乳房开始把玩,妈妈娇嫩的乳头也被不停的揉捏著下身却丝毫不停地进出妈妈的蜜穴。看似完整的黑丝连裤袜,其实早已被王飞从中间撕破,一根大鸡巴正毫不留情的从破碎的裤袜间来回进出。妈妈现在全身就穿著一条黑丝连裤袜,王飞从后面进攻每一下都全根莫入,小腹卵蛋和妈妈的黑丝翘臀进行著激烈的撞击,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啊!啊轻点…混蛋啊…不要啊啊…」王飞飞快的抽插著妈妈,房间裡瀰漫著此起彼伏喘气声和肉体激烈碰撞声,妈妈抓著床单被王飞从背后干著,飘飘长发随著抽送不停飘荡著。白嫩的翘臀被撞击的泛起阵阵肉浪,发出「啪啪」的淫秽响声,粗大的肉包用力的抽插著湿滑的阴道。只见两人的结合处汹涌的爱液随著「滋滋」的进出声,顺著湿答答的阴毛滑落在穿著黑色丝袜的大腿上,床上弥漫著淫秽的气息和哀哀的娇喘声。  王飞的手也没閒著一隻手紧紧的搂住妈妈的细腰,另一隻手正痴迷的在妈妈的黑丝翘臀上揉捏,弹性的黑丝美臀被捏起一个诱人的弧度又弹了回来接著又被捏起……王飞看这自己的鸡巴在自己垂淹很久的女人的小穴裡飞快进出,鸡巴被阴肉包裹的紧紧的,每插一下都是肉碰肉,看著眼前被黑丝包裹著白嫩嫩的屁股。心裡非常满足,品味著妈妈的味道,摸著我妈裹著黑色丝袜的美腿,拍打撞击著妈妈白皙的黑丝大屁股,淫笑著对我妈说「李老师,以前你不是骂我吗,不是打我耳光吗,你的大白屁股现在还不是被我草,我让你骂呀!我让你打我耳光,哈哈……!」王飞突然用力的拍打了几下妈妈的黑丝屁股。  「啊,好疼,不要……」妈妈无力的呻吟了几句。突然王飞把妈妈用力压在床上,只见妈妈被王飞死死的压在身下,一对巨乳都被床压的变形了。王飞隔著黑丝屁股,用尽全力的从后面抽插著妈妈,同时手指隔著黑丝捅进了妈妈粉嫩的菊花。「啊,那裡不行。」妈妈由于突如其来的刺激开始挣扎了起来,王飞却不管这些,用力加速乾妈妈!妈妈说从未试过给男人这样用阳具从后面插进她阴道裡面性交的同时被手指捅粉嫩的菊花,弄得她完全失控的叫床!妈妈嘤嘤的哭了起来:「你不是人,我都可以当你妈妈了,你也狂干,现在你满意了……啊……啊啊啊」  「哈哈。」王飞十分得意,草的女神老师失控叫床,心裡充满了征服感,这个姿势又抽插了许久,王飞翻起我妈的身体。虽然这样很爽,但是隔了个厚厚黑丝的屁股,插不到妈妈的花心王飞有点不爽。王飞抱在正面坐在自己身上,双手捏著妈妈柔软的臀瓣,用粗大的鸡巴抵在蜜穴处,一放手,妈妈穿著黑丝连裤袜的美臀一坐到底,「咕噜」一声把王飞的大鸡巴全根都吞了进去,双手同时握住妈妈臀部的嫩肉,嘴巴也贴在妈妈的红唇上和妈妈激烈的舌吻了起来。  王飞感到了最后的刺激,起身抱起妈妈的黑丝玉腿,用力的将鸡巴插入黑丝连裤袜的裆部,记记直抵花心,看著妈妈美比女神的红红脸蛋,抚摸著妈妈完美的腿部曲线。嘴巴在乳头上不停撕咬,将妈妈的乳头舔的亮晶晶的。  「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王飞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面对著鸡巴对宫颈侵蚀袭来销魂的快感,快感渐渐侵蚀了妈妈的身体,妈妈大声的叫了出来「啊啊啊啊……哦……啊啊啊。」妈妈穿著的黑丝连裤袜的修长双腿屈辱的张开著,任那根坚硬的阴茎在自己的阴道里肆意衝撞。  王飞再次把妈妈翻过来让妈妈翘起黑丝翘臀,这次王飞想从后面把精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射进妈妈的体内不让它流出来。妈妈无力的趴在床上,脸贴著床单,双手无力的放在床上。只有被黑丝包裹的雪白屁股还高高翘起,王飞把鸡巴插进了高高翘起的黑丝翘臀裡不断操弄著妈妈,「啊,不行了。」随著妈妈的一声尖叫一股火热的阴精又从子宫口喷射而出,妈妈又被王飞操弄到了高潮。王飞的龟头被淫水一洒,全身起了一阵颤抖,小腹一紧全根莫入,龟头紧紧的抵在妈妈柔嫩的花心上,妈妈的阴道阴道里的龟头暴涨一圈,接著一跳,妈妈只感觉体内跳动的鸡巴喷出一股芳浓稠的液体,狠狠的打到花心上……「啊……王飞…不要…」妈妈被王飞的精液喷射得浑身乱颤,却挡不住被王飞搂住黑丝屁股在体内一股股的射精。  王飞脱力的趴在妈妈身上,双手还在妈妈的巨乳上揉捏,鸡巴还被软软湿热的嫩肉紧紧包裹著。过了许久王飞才把软下来的鸡巴从妈妈的蜜穴裡退了出来,王飞再用手指张开我妈妈的两片美丽阴唇,只见妈妈阴道里面全部都是王飞射出来的精液,一搬开白色的液体就顺著黑丝美腿慢慢流到了床单上。


警告:本站含有 [[另類禁忌] 被同学凌辱的丝袜妈妈--作者:流水忘年]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