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禁忌] 母子琴缘 译文◆◆◆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另類禁忌] 母子琴缘 译文
第一章:秘地初见  我算是同龄人中不错的钢琴演奏者,虽说算不上『钢琴家』,因为自知没那个天赋,但是从五岁开始,我就经历了多年的严格训练,而妈妈就是我的专职钢琴教师。  妈妈一直以来就是全职的家庭主妇,长年靠开设钢琴辅导课来贴补家用。参加钢琴班的学生大多来自我们同一个教区,每年都能招到一批新的学生。这些年来,我看着妈妈教导着这些孩子们,从开始对钢琴一无所知的初学者,到毕业时钢琴技巧都能超过他们的老师。我们经常去教堂参加学生们的钢琴独奏会,观赏妈妈的学生们用超凡的钢琴技巧愉悦大家的身心。  妈妈总是说我的潜力超过她曾经教过的所有学生。但高中的最后一年,我几乎要放弃钢琴练习了,整天沉迷于在朋友汽车后座上发现的人生中那些特别的乐趣。而妈妈反而更加鼓励着我不要轻易放弃钢琴。  我不得不说,是一些特别的激励让我坚持在钢琴练习中,而不是妈妈那些热切的劝诫。当她坐在我身边的琴凳上时,她紧贴着我腿畔的宽松裙摆下大腿的热度,弹奏时无意间碰触到她柔软的胸部,都是把我拴在钢琴前的原因。  妈妈弹琴总是穿着她教学时最喜欢穿的白色丝质衬衫,我时常主动推脱掉和朋友出去玩的机会,因为我实在无法放弃跟妈妈一起练习钢琴。那些钢琴练习中暗自酝酿的无法察觉的旖旎氛围,总是能为缺乏肉体刺激的我,在深夜独自天马行空的性幻想中,提供丰富的营养和内容。  在想象中,我从妈妈宽松白衬衣的缝隙中投下深深地一瞥,而我手已经偷偷伸进裙摆里享受那种战栗的兴奋,亦或是她用白皙修长的手指环握着我肉棒的触感,用细腻丝滑的触摸,把我送上幸福眩晕的快乐顶峰,尽管实际上是我自己撸着肉棒,激射出灼热的白色粘液。  我确信妈妈把大腿贴在我腿侧,或者无意间触碰到胸部,都是她无意间的行为。就像她在琴凳上调整姿势时,会习惯性地掀起裙摆,露出一截白皙圆润的大腿。或者每当她想表达自己观点时,会下意识地用她柔软的手指碰触我的手臂。但是这些小动作似乎都是从今年开始的,而之前却从来没有发生过。  高中毕业后,我在大学里申请了音乐专业,妈妈还是对我的钢琴技巧不够满意,希望我能尽量抓紧时间练习,以追赶上开学后钢琴课的进度。而我还忙着打暑期短工,妈妈整个夏天也是非常忙累,因为这个暑假,她的钢琴培训班里招了更多的学生,都是些被父母逼着参加暑期钢琴补习班的学生。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夏天快要结束,在我离开家去大学报到之前,妈妈留给我的那些回忆,为我接下来的四个月的性幻想提供了丰富的内容。  一天妈妈和爸爸准备出去参加聚会,同往常一样,在一番刻意打扮之后,妈妈已经收拾停当准备出门,而爸爸还在拖拖拉拉的磨蹭。妈妈催着爸爸上楼收拾,然后带着些许恼怒转向我,拖着我的的手带到钢琴边。  「唉,那个人,」她叹了口气,「我们还是弹个曲子来舒缓一下烦躁的情绪吧。」  我坐在琴凳的一头,妈妈从我身边绕过坐在我旁边。她今晚的裙子很紧身,坐下来似乎有些困难,于是她用手指捏着裙摆的面料向上拉了拉,然后款款坐下。我很高兴看着裙摆拉到膝盖上面,然后一寸寸升高,直到尼龙丝袜的袜边露了出来。  妈妈坐下后开始翻着立在面前钢琴上的曲谱,而我的目光却一直瞄着她裙摆和袜边之间的那截大腿,两个黑色的袜带夹在尼龙丝袜宽边上,将消失在暗色裙摆中的肌肤映衬的更加白皙滑腻。  妈妈似乎没有找到合适的曲子来纾解因为爸爸产生的烦躁情绪,来回翻弄着几本曲谱,最后终于找到了一段适合的钢琴曲。我却对此混不在意,注意力始终放在她的吊袜带上,或者更准确的说,始终是她大腿间的圣洁之地。  「你专注点儿,乔。」妈妈提醒着我,一只手已经搭在琴键上准备好了,我也把双手放在琴键上,满心不愿意地把目光从她两腿间收了回来。  「你还记得这个曲子吗?」她问道。  我点了点头和妈妈一起弹奏了起来。我们不得不起了两次头,因为我的手指弹错了键子,但是妈妈很有耐心,微笑着看着我,等着一起重新开始。  这首曲子其实我很熟悉,早就烂熟于心,是一段双人合奏,我这部分只是些和声,只需要随着妈妈的领奏跟着弹就好。很快我的眼神不时在琴键和妈妈双腿上的绝对领域间来回逡巡,妈妈的一只脚踏着钢琴的音阶踏板,双腿间的距离随着不时的踩踏而向两侧分开。我对谱子上的那排高音符号满心感激,因为妈妈演奏它们的时候,一只脚高高抬起落下,而不是微微挨着踏板踩下。可能因为此时她穿着高跟鞋,这种动作与以往也有些许差别,随着动作不断地重复,紧绷的裙摆也逐渐向腿根滑落的更多。快到曲终时,妈妈弹奏地更加热情,一抹黑色丝质衣料从裙摆下完全露了出来,那是她的内裤。  即便在昏暗的灯光下,这条狭长的黑色丝料下的隆起,也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它似乎渴望摆脱紧固的束缚。幸运的是这首曲子结束了,否则我也快要把曲子弹砸了。妈妈的手在琴键上一挥,转身面向我。我把眼睛从腿间挪开,望着她绯红色的脸庞。  「真是太完美了,亲爱的!」她兴奋地叫了出来,又恢复了以往那种愉快的心情。  我说不出一句话,只是点着头,顺带着偷瞥着她的腿。双腿已经并拢,但是褪到上方的裙摆下,那截雪白的肌肤还是赤裸在空气中。  「好啦,我还是去看看你父亲准备好没,」妈妈的叹息似乎是又把她拉回到现实之中。  「见鬼!」妈妈又嚷了一声。  妈妈的抱怨让我又转过身来。她背对着我坐着,盯着她的脚。接着她转过去一点儿,脸还是稍稍偏向我,试图想把右脚搭在膝头,这样就能看到鞋底,可是裙子还是太紧身了,她试了几次也没做到。  「帮我看一下鞋子……」 妈妈说着把脚放了下来,用另外一只脚撑着地,把身子转了半圈,直面向我。「帮我看看是不是鞋跟坏掉了?」  我单膝跪在妈妈面前,手握着她抬在我面前的那只脚,低头看向鞋子。但是我的目光立刻就转移到了妈妈膝盖之上,她的双腿分开,裙摆被拉得很高,以便能轻松地抬起腿。我的手摸到高跟鞋底,拇指伸进鞋子和足弓之间,可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她双腿间黑色内裤上,现在我可以毫无阻碍的直视她腿间的禁地了。  妈妈的裙子拉得更高,腿分得更开,而光线也不再暗淡。我能看到内裤严密遮挡着一部分神秘地带,而蕾丝花边下却透露出些许春色。那里有着明显的丘状凸起,如今能分辨出比之前在琴键下的窥视时更加复杂的结构。如同相对着的两个山脊之间夹着一条狭窄的深谷。我向妈妈靠近了一些,这样我盯着的方向不至于太过明显,并且我牛仔裤里面的勃起的肉棒也能好受一点。  「看看鞋跟是否断了呀?乔。」妈妈问道。我正握着鞋子,鞋底向下,她觉得我应该把鞋子抬起来查看一下。  于是我的手捉住了她的脚踝上方的小腿,向外面挪了一下,然后轻轻抬起了她的脚腕检查高跟鞋底。妈妈的腿于是被分的更开了一些,接着我就发现了两件不得了的事情。第一件是,她的内裤从腿根处向中间绷的更紧,于是一小块芳草地从内裤下面露了出来。其次,阴丘上的峡谷也被勒的更深,更加清晰的凸显出外阴的细节特征。我肉棒传来一阵熟悉的微微刺痛,那是即将喷射的信号。  「是坏掉了吗?」妈妈问道,话音把我的视线又重新拉回到高跟鞋上。  我把妈妈的右脚向她的方向抬了起来,膝盖弯曲着,鞋子几乎紧贴着大腿内侧,这样她自己也能看的清楚。妈妈的头转向下面看着鞋跟,而我的眼睛又转回到内裤上,那只细细的鞋跟如同一柄尖细的短矛,此刻正指向着我视线汇聚的地方。  妈妈微弯着上身查看着她的鞋子,大腿分得更开,阴丘在蕾丝内裤下更加突出。这情形实在太刺激了,我已经冲动地在裤子里射了出来。为了掩饰射精时肉棒的勃动,我试图扭动妈妈的鞋跟,显示它还结实的附着在鞋子上。但是我知道身体的抖动可以被掩饰过去,可一会儿裤子就会被精液洇湿。正想着如何能摆脱这一困境的时候,我听到爸爸的脚步声在楼梯尽头响起。  「我准备好了。」爸爸向楼下大声喊了一句。  妈妈站起身,快速整理好裙子,脚扭了两下把纤足踩进了高跟鞋里。我还在妈妈身前保持着蹲姿,她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  「我们出发的时候,给我们弹一首好听的曲子吧,乔。」  我顺势爬到琴凳上,马上开始弹了一首欢快的曲子。心里庆幸着能够把裤裆处的犯罪证据藏在钢琴键盘下面。当父母跟我说再见的时候,我也向父母点点头,妈妈让我不要太晚睡,尽管过些日子我就要去上大学了,她还是不让我养成晚睡的习惯。             第二章:榭寄生之吻  圣诞节假期回家时,我迫不及待地向她展示新学到的演奏技巧,但是妈妈始终没有跟我合奏,只是站在我身后看着我弹奏。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我期待着如同今年夏末那幕能够重演,特别希望能再发生一次「高跟鞋」事件。圣诞节平淡无奇的过去了,接下来就是新年前夕,妈妈问我是否愿意在她操办的新年聚会上弹一两首曲子。  「当然可以,你想听什么曲子呢?」  「要不你先弹几首,我来选一选。」妈妈说道,神情却比整个假期期间更加雀跃。  我坐下来开始弹奏,当开始第二曲的时候,妈妈把手搭在我肩上,一曲终了,她坐到我身边的琴凳上,期待着我的下一首曲子。我用心弹奏着第三首曲子,曲子结束的时候,当妈妈满心欢喜地赞许着我的表演时,我的胸口有些发紧。  「这真是……你们年轻人怎么说的来着……棒极了!」妈妈充满热情地夸赞着,身体也微微侧向我。  「谢谢妈妈,在大学我学到了很多。」我自豪地回答。  「这不仅仅跟学习有关,你本身就有这方面的天赋,」妈妈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  我的脸有些红,头也低了下来。  「你应该在教堂办一个独奏会。」  我立马抬起了头,这可不是我的期待,「妈妈,可是……」  「哦,你应该这么做,求你了,乔。」  我还是摇了摇头,「妈妈,你知道我……」  「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妈妈打断了我的话,她的声音格外温柔。  她声音的变化也触动了我内心中异样的感受。我低着头避开她的视线,害怕内心中那些龌龊的想法被她轻易地发现,却惊讶地发现妈妈右手的手指正拉着裙摆,慢慢地从膝盖处向上拉起。我有些僵住了,眼睛死盯着妈妈的大腿。  「我很想看到你在众人面前表演,那感觉该多好~」妈妈低声说着。  妈妈的手抓着拉起的裙摆,小腿缩向后方,然后又向臀侧拉起裙摆。她的左膝向外移了一下,却被凳腿挡住了,于是右腿向另一侧挪开,双腿分开后,裙子也被带着拉起更高。突然光线反射到一条窄窄的白色衣料上,在深色裙摆衬映下分外显眼。  「你会听我的,是吗?」妈妈问道,她的声音依旧温柔,但是比之前却少了些平稳。  「过两天我就要回学校了。」  「哦,那么等到暑假的时候,那时候就可以了,是吧?」  我的话语梗在嗓子里,但还是点了点头,过了片刻声音有些嘶哑地说,「好的,当然,如果妈妈坚持想让我这么做的话。」  「我当然想啦,」妈妈悄声说,尽管家里就我们两个人。  同时她的臀部向前顶了顶,阴户在棉质的内裤面料下面突显出完美的形状,不像之前我见过那条黑色蕾丝内裤那样能露出更多秘密,不过余下的部分我都脑补上了。  「你太会讨我高兴了,乔~」妈妈的音调恢复到几乎正常的状态,可还带着一些沙哑。  「但是要等到暑假结束之前了,对吧?」我说着。  妈妈眉毛微蹙,重复道,「暑期结束?」  「是的,因为我们需要练习一段时间。」我说道。  「练习?和我?」  「是的,」我答道,似乎找回了一些自信,「我想表演四手联弹,跟你一起。」  「哦,乔,我不能跟你一起弹,你现在的演奏水平已经超过了我。」  「你当然可以的,只是需要一些练习。」  「不行,我会被别人当成个笨蛋的。」  「瞎扯!」我脱口而出的这个词在妈妈眼里近乎脏话了,妈妈眼睛睁大了,意识到在她面前居然能用到这个词,那我的内心感觉一定是真实而强烈。  「但是……」  「我只想跟你一起演奏,妈妈。」我把食指轻轻压在她的唇上,制止了她的争辩。  「我需要你和我一起上台,我们两个,一起演奏。」  妈妈深深注视着我的眼睛,我则坚定地回望着她。她一定对我的态度非常满意,因为她突然甜甜地微笑着点头同意,「好的,乔,我答应你一起上台演出,妈妈和儿子的双人合奏。」  她靠向前亲吻了我。我表现得有些惊讶,头向后微微让了一下,妈妈的嘴唇落在我的脸颊旁,在嘴角处印上一吻。当她撤回身时,脸上有些羞红,她也意识到这个吻有些过分的亲昵。  我脑子一热,随着她的回撤也欺身过去,亲回了她,我的嘴唇也盖在她的嘴唇侧面,仿佛是对刚才的报复。当蜻蜓点水一吻之后,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正搭在她的腰间,短暂的爱抚之后,又笨拙地推开了她。我满脑子都是她的腰身是多么紧致,还有腰肢到臀瓣的曲线是多么美妙,诸如此类奇怪的兴奋感。  我垂下眼帘,最后看了一眼妈妈内裤和大腿之间可爱的三角地带,拍了拍她裸露的膝盖道,「要是不想让我在今晚聚会的表演时出糗,最好现在就开始练习了。」  那晚我演奏的相当有水准,成为整个晚会的焦点。午夜时分,晚会里有几个女人因为多喝了几杯而有些醉了,大声地嬉笑打闹着,又转到我身边,在挂着榭寄生的门框下对我表示欣赏和倾慕之情。(译者注:圣诞节站在榭寄生下,可以亲吻异性,而对方一般不能拒绝。)  只可惜她们之中只有两位我有点儿兴趣,不介意一亲芳泽,而其中一个女人毫不在意地在大庭广众之下亲了我。我对这些经常出入教堂的女人们的行为感到有些惊讶,在喝了几杯后,就借着夜色的掩护,跃跃欲试地与陌生人亲热,而似乎把与爱人之间的承诺都抛之脑后了。  当大家都散了之后,爸爸也醉醺醺地上了二楼,我则留下帮着妈妈收拾晚会的残局,这样第二天早上就不用再费力做大清扫了。妈妈正要离开厨房,我手里拿着最后两个玻璃杯从客厅走进来,我们在门廊处碰了个正着。妈妈从我手里接过杯子把它们放到了旁边的台子上,而没有立刻在水池里冲洗。  「今晚先就这样吧,谢谢你的帮忙,儿子。」  我点了点头。  「你今天晚上弹得可真棒,所有人都很欣赏你的演奏。」妈妈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注意到埃里克森太太特别高兴。」妈妈暗指在榭寄生枝条下,那个漂亮女人给我的热情拥吻。  尽管她是在开玩笑,我还是觉得她语气中有一点点嫉妒,于是抬头看着门廊的上方,避开她直视的目光。但她也随着我的视线看了上去,我们两个的目光都锁定在依然挂在门廊上的榭寄生。我伸手摸到电灯开关,啪的一声把开关按了下去,顿时厨房里一片漆黑。妈妈扬起的脸上映着客厅里传过来的一丝昏暗的光线,我双臂环住她的腰,头向她低了下来。  「新年快乐,妈妈,」我轻声说着,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把嘴唇贴上了她柔软的双唇。  妈妈没有拒绝我,事实上,她也如同埃里克森太太做过的一样,积极地回吻着我,乳房紧紧挤在我的胸前,当我嘴唇接触上她之时,她踮起脚尖也亲了过来。这个吻既不很长,也不算短。当妈妈主动结束了这一吻之后,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在我屈从于身体欲望的驱动,主动亲吻了她之后,我们两个似乎都有些尴尬。  「唉呀,我看今年也会是挺难熬的,」妈妈说着把头转向一边,躲开我的目光。其实她也没必要这么做,因为我此时也是在来回张望不敢看她。  妈妈从我身边绕开,快步上了楼回到她的卧室。  几天后,我就回到了大学


警告:本站含有 [[另類禁忌] 母子琴缘 译文]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