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禁忌] 妻欲◆◆◆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另類禁忌] 妻欲
《妻欲》公与媳第一章    我叫陈峰,89年出生,今年29岁。    当过两年兵,不过我不喜欢部队单调的生活,当兵完全是遵从父亲的意愿。    所以当了两年兵后,我就放弃了留在部队直接退伍了。    现在在一家汽车公司做销售。    由于我一直以来出色的销售业绩,半年前升任部门主管。    本来我的收入就不错,做主管后收入更是上涨许多。    以前只要完成每月的销售任务,还是有很多时间陪家人的。    做了主管后,经常加班,开会,出差,导致陪家人的时间变少很多。    不过我的老婆对此也没有过多的抱怨,理解为了以后能有更好的生活,对于我陪伴的减少也是理解的。    再说我的妻子,姚瑶,她和我是在一次很偶然的情况下认识的,那时我刚退伍,一个人出去旅游,在山中游玩中出现意外事故,我凭着在部队的一些野外经验,将和我一起的妻子还有其他游客脱离了危险。    那时我就注意到她了。    超过7的身高,迷人的嘴唇,大大亮亮的眼睛,俏挺的琼鼻,漂亮的脸庞,还有随意披在肩头的头发,光相貌就可以打9分以上。    更不要说还有那高耸的胸部,挺翘的臀部,完美的身材比例。    加上她没有刻意的打扮使得她更加迷人。    还有她开朗乐观的性格,随性的谈吐,使我深深的迷恋上了他。    在我们脱离危险,要分开的时候,我准备开口问她要电话的时候,没想到她却先主动的要了我的电话,到现在还记得我当时发愣的表情,还有她笑话我傻时的迷人微笑。    之后我们便经常联系。    后来我妻子告诉我,我才知道,在那次意外时,我的挺身而出就感染到了她,对我产生了兴趣。    当然我的外表也不差,76的身高,还有在部队锻炼的两年,使我的身材也不错。    长的也是小帅。    所以我们俩就这样从陌生到了解,熟悉,再到交往。    我们的父母对对方都很满意。    在交往了一年多,也就是三年前我们便结婚了,其实在这过程中还是她更主动,我还问过妻子这个问题,妻子的回答是,好不容易遇到了不错的男人,有感觉的男人当然不能放过。    这回答我都感到不好意思,相当惭愧。    刚开始结婚的两三年,我们并没有打算要孩子,也是希望我们趁着年轻努力奋斗。    等事业稳定,有了更好的条件再要小孩。    这样压力不会太大,对孩子的成长更加好。    我和妻子的事业稳定后,在我们俩大半年多的辛勤努力下,天前我们的第一个孩子终于出生了。    非常健康。    小名叫小雪儿,因为妻子非常喜欢下雪,喜欢雪。    妻子对自己的样貌身材非常在意。    从刚开始怀上孩子到七八个月大,一直都在做适当的身体锻炼,就是为了不让身材变形。    所以生完小孩的妻子的身材非但没有变形,反而更加性感迷人。    臀部更加丰满,胸部明显大了一号,只是略微的有点下垂。    从之前的D杯,到了现在的E杯。    让看到妻子的男人都忍不住的想犯罪。    今天是妻子生完孩子的第十天。    虽然妻子是顺产,但为了妻子的健康,我和岳母还是让妻子在医院住了天。    今天听到可以回家,不用再住在医院,妻子高兴的不得了。    跟个小孩一样。    看到妻子这样高兴,我和岳母只能无奈的笑笑。    今天妻子出院,父亲也来了,帮忙拿拿东西,也来看看儿媳妇恢复的怎么样了和小孙女。    今天姚瑶穿的是大一号吊带露肩碎花连衣裙,下摆只盖到大腿的一半,雪白丰满的长腿一览无余。    略微透明的吊带,姚瑶臀部的紫色内内和胸罩都若隐若现,让人浮想翩翩。    走在出医院的路上,引的路人频频行注目礼。    连向来正经的父亲,都忍不住时不时的在姚瑶雪白修长的大腿,高耸的胸脯上看上两眼。    可见姚瑶的魅力有多大,而我更是希望时间过得快点,我已经忍不住想要和我性感迷人的妻子,好好亲热亲热。    由于姚瑶怀孕,我已经禁欲七八个月了。    平常最多就是姚瑶用手用口帮我。    在车上,我和父亲坐在前排,姚瑶和岳母坐在后面。    姚瑶穿的吊带连衣裙本来就不长,一坐下去裙摆直接到大腿根。    应该是车上的都是自家人,姚瑶光顾着逗女儿,也没有在意。    我透过反光镜,稍微低下头都能看到姚瑶紫色的内裤,光熘熘的大腿一览无余真是诱惑十足。    我不由感叹真是一个穿衣打扮大胆前卫的老婆。    不过我知道现在身边都是自家人,姚瑶才会没注意到自己露底了。    要知道姚瑶在外人面前还是很注意的。    我看到父亲时不时的转过头看小雪儿,不过我注意到父亲偶尔会低下头,脸上出现惭愧懊恼的神情。    想来是父亲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去偷看儿媳妇的大腿根和丰满修长的洁白大腿。    虽然父亲脸上充满懊恼,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看几眼。    对于父亲这样的表现,我并不觉得有什么,男人都是好色的,再说姚瑶现在性感露春色的样子,我想除了性取向有问题得男的,都会忍不住偷看两眼。    父亲的偷看让我隐隐觉得有些兴奋,下面竟然迅速勃起。    自从我的下体在一年半前一次车祸中被撞伤,命根已经好久没这种兴奋的状态了。    虽然跟以前健康时候的状态还相差很多,但比车祸之后那种半硬不硬的样子好了许多。    我真的马上就想和姚瑶试一试,我男人的尊严是不是回来了?车开的都加快了。    一边开车一边看父亲,姚瑶,还有岳母。    岳母今天穿的一身休闲装,知性成熟,让我也忍不住偷看几眼,还暗暗和妻子比较。    不过对于岳母我只是抱着欣赏的态度。    没有什么龌蹉心思。    岳母待我如亲儿子一般,要是想些乱七八糟,那我就真是变态了。妻欲 公与媳(人物介绍)    《妻欲》公与媳人物介绍我叫陈峰,89年的,今年29岁。    在H市一家汽车公司做销售。    我本身性格外向,沟通能量不错。    所以我一直以来的销售业绩都是出类拔萃,半年前更是升任部门主管。    本来我的收入就很不错,做主管后收入更是上涨许多。    以前只要完成每月的销售任务,还是有很多时间陪家人的。    做了主管后,经常加班,开会,出差,导致陪家人的时间变少很多。    不过我的老婆对此也没有过多的抱怨,理解为了以后能有更好的生活,对于我陪伴的减少也是理解的.妻子,姚瑶。    7身高。    今年27岁,思想较前卫。    穿着打扮前卫性感。    但不暴露。    单亲家庭长大。    由于从小父母离异,跟着母亲生活。    有轻微恋父情节,我的妻子从小跟着她母亲练习舞蹈,身材更是凹凸有致,比例完美。    让人一看就想入非非。    父亲,陈国军。    为人朴实,有严肃,偶尔有小幽默,我就经常看到父亲把母亲逗乐。    由于母亲生下小妹后,落下病根,身体日渐消瘦,需要人照顾。    父亲就退伍回家,在镇上中学当体育老师。    可以一边工作赚钱,一边照顾母亲。    今年53岁。    身体依旧相当硬朗健康,可见当年当兵时留下的底子还在,加上经常锻炼。    也算是老帅哥了。    母亲,顾淑琴。    和父亲同岁。    由于当年生小妹的病根,半年前突然恶化。    没有再坚持下去,母亲连马上就要出生的孙女都没有见到。    父亲也因此一直很消极,人也一下子老了许多。    直到不久前孙女的出生。    父亲的脸上才重新挂上笑容。    只是经常念叨可惜淑琴没看到。    小妹,陈琦琦。    2岁,目前大三,性格开朗。    不过内心一直对母亲生病内疚,认为是自己让母亲生病的。    对父亲也充满愧疚,所以对父亲很亲近。    岳母,姚雪娟。    46岁。    成熟美丽,有一种知性美。    岳母看上去也就三十五六岁样子。    可见妻子的性感美丽大部分都遗传自岳母。    因为是舞蹈老师。    哪怕岳母46岁了,身材比例依旧迷人。    岳母2岁便生下妻子。    在妻子五岁时和丈夫离婚。    一直单身,听妻子说岳母有找过几次男的,不过都没有结果。妻欲 公与媳(02)    妻欲第二章萌芽看到姚瑶将小雪儿抱站在自己的大腿上,对岳母笑着说道,“妈,你看雪儿眼睛像陈峰子,嘴巴和鼻子像我,长大以后肯定和我一样漂亮。是不是?”    听到姚瑶的话,岳母笑着回应,“有你这么夸自己的吗。”    说着还用手指点点妻子的头。    听到自己母亲没有赞同自己,妻子嘟起自己性感的嘴唇又像我和父亲问道,“爸,陈峰,你们说,小雪儿长大是不是大美女,和我一样漂亮。”    我看到父亲神情一愣,然后急忙点头答道,“是,是,我们家小雪儿以后肯定是大美女,和小姚一样漂亮。”,我当然也是急忙点头应承,姚瑶要不是美女,那就没有美女了。    听到我和父亲的肯定回答,姚瑶转过头一脸胜利表情的看着岳母说道,“我就说吧,你看爸和峰都说是。哼哼”。    岳母看到妻子如此样子,也是无奈一笑,“好,好,你漂亮,最漂亮行了吧!”    说完还给了妻子一个大大的白眼。    看到岳母风情万种的白眼,我竟有点看呆了。    我呆住的眼神正好和岳母的眼神碰到一起,看到岳母脸好像红了一下。    我也不敢再多看,赶紧转回头假装认真的开车,时不时透过反光镜看看妻子,还有岳母,父亲。    岳母修长笔直的长腿,丰满的上身。    妻子暴露的春光,还有父亲偶尔回头偷看妻子的春光。    这些看的我欲望强烈,感觉今天晚上我可以从回以前真正男人的一面。    就这样,我们一路说说笑笑的回到了家里。    我和妻子现在住的房子是H市二环的小区楼房,三室一厅,两个卧室,一个书房,一个客厅。    我和姚瑶买新房,岳母出了很大的力,再就是我这些年的积蓄,由于我自己家里这些年给母亲看病,没什么积蓄,父亲没能帮到我。    开始父亲还怕亲家会难为人,没想到的是,岳母一点也不在意这些,岳母只是告诫我要对姚瑶好,不能欺负她,当时还威胁我要是对不起姚瑶,就不会放过我。    现在想想还是很感动,所以这些年,我和姚瑶的感情越来越好。    当然也有姚瑶越来越漂亮迷人的原因在,特别姚瑶在性事很放的开。    要知道姚瑶的第一次也是给我了,这是我没想到的。    我还因这个事问过她,“看你生活中穿衣都挺开放,前卫,胆子还大。没想到还是处女”。    因为这事姚瑶还生了我好多天的气,“说她自己可能是有点开放,前卫,胆大,但不代表我放荡。”,在我赔罪伺候姚瑶一星期,姚瑶才原谅我。    那时我才知道,姚瑶内心还是非常保守。    回到家,岳母就开始准备晚饭,我和父亲想帮忙,不过都被岳母拒绝了。    说今晚要好好做一顿好的,给姚瑶补补。    怕我和父亲在给做砸了,其实我和父亲做的菜也是很不错的,但在岳母的强烈要求下,也就没帮忙了。    妻子回到家也没有换衣服,还是那件露肩的吊带连衣裙。    穿着拖鞋,好看的小脚丫,十个可爱迷人的脚指头暴露在外面。    抱着小雪儿一边逗弄,一边在客厅晃悠。    一双性感修长的大白腿也晃的我眼睛冒光。    父亲也是,不时的朝姚瑶看去,不知道是在看小孙女还是看儿媳妇性感迷人的身影。    我和父亲在沙发上看电视聊天,问父亲一些之后有什么打算。    自从母亲不在了,父亲状态不好,就辞掉了乡下镇上体育老师的工作。    在我和小妹,还有姚瑶小半年的安慰,劝导劝解下,父亲才慢慢走出阴影,至少表面上不那么颓废。    再加上那时姚瑶不久就要生了,父亲就答应来市里和我们一起住了一段时间,在我和岳母白天上班的时候,也能照顾照顾姚瑶。    也说好等姚瑶生完孩子,健康出院后,就会回乡下。    我想没什么事情的话,父亲明天就会走,我和姚瑶商量过让父亲留下来,和我们住一起。    姚瑶也没有意见,还说她刚生完孩子,白天有父亲陪着,也可以帮忙照看小孩。    而且父亲回去也是一个人,加上母亲也不在,肯定会孤单。    我看着父亲开口道,“爸,早上你跟我说,明天就要回去。干嘛不多住几天。”,父亲的眼神从姚瑶身上移开,看着电视回答我,“不早跟你说了,我在这大城市里真住不惯,就不待在这里了。现在小姚母子平安,我也就放心了。只要你以后多带小姚和孩子回去看看我,就可以了。”    我真的希望父亲能留下来,对于现在的父亲,实在放心不了。    自从母亲去了,每次回老家看望父亲,看到父亲每顿饭都是对付一下,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    我内心深深的爱着父亲,希望父亲能健康快乐。    可自从母亲生病,整个家都是他一个人扛着,既要照顾母亲,还要照顾我和小妹。    母亲看病吃药需要钱,我和小妹读书要花钱,还记得父亲赚外快,经常很晚回家。    虽然父亲从没有提过这些,但我都知道,也记在心里,发誓长大以后一定要好好孝敬他。    关爱他。    现在我们条件好了,我当然希望父亲能在身边,这样才能对父亲有更好的照顾。    我转头看向姚瑶,挤眉弄眼的示意姚瑶来劝一劝父亲。    对于已经下定主意的父亲,我是没有办法改变他的决定的。    不过对于儿媳妇的意见,父亲还是会听,应该也是父亲不好意思拒绝姚瑶的好意。    看到我的眼神,姚瑶马上会意,抱着小雪儿,迈着一双洁白的长腿就坐到了父亲的左侧。    姚瑶柔和好听的声音传出,“爸,怎么这么急着走,是住的不舒服,还是我和陈峰有哪里做的不好。惹你生气了。”    姚瑶说话的同时还一副略微委屈的样子。    看得我都佩服她,演的还真想。    父亲也知道姚瑶是故意演的,但父亲实在对这样的姚瑶没办法,知道她是关心自己。    父亲可以直接的拒绝我的好意,但绝对不会直接拒绝姚瑶。    一个月之前也是姚瑶出马,父亲才早来半个月,要不然按父亲的性格,能在城里住半个月就不错了。    看到父亲想说些什么,姚瑶赶紧继续说道,“爸,你看啊,陈峰和我妈要上班,白天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又要照顾小雪儿,还要自己做饭,做家务,怎么忙的过来。总不能请保姆吧,那又多一笔开销了。”    姚瑶又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接着说道,“爸,就再住一段时间吧,帮帮我一起带宝宝。看宝宝也需要爷爷。”    说完还抱着小雪儿举到父亲面前。    听到姚瑶这样说,这样一副表情,父亲开始犹豫了。    看看我又看看姚瑶和小雪儿,父亲看到我们都希望他能留下来,只能点点头说道,“好吧,那我再住段时间,小姚说的对,白天一个人照顾小孩是让人不放心。”    听到父亲愿意留下来,我很高兴。    向姚瑶投去感激的目光,姚瑶俏皮的头一抬,又挤眉弄眼,像是在说“看吧,我厉害吧”。妻欲 公与媳(03)    妻欲第三章萌芽(二)父亲答应愿意留下再住一段时间,我心情就更加好了。    我,姚瑶,父亲三人一边等岳母做好饭,一边看电视聊天。    姚瑶时不时交叉换下腿,都会把我和父亲的目光吸引过去,我知道父亲已经很克制了,尽量不去看儿媳妇的春色,要知道,父亲可是一个很正经的男人,是真的正经。    以前就经常听母亲调侃父亲,说和父亲一起出去,有什么大美女路过,父亲看都不看一眼,说父亲呆愣,有美女都不看,而父亲也会反驳是他眼里只有母亲,哪里看的到别人,说的母亲也是不好意思。    其实父亲年轻时候也是会幽默的,哪怕母亲生病,也经常逗母亲开心。    可是在母亲走后,就很少看到父亲有笑脸了,人变深沉了很多。    好奇怪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些,好想念以前的点滴。    我转头看着姚瑶,是啊,奈何姚瑶裸露在外的雪白细嫩双肩和脖颈,若隐若现的乳沟,还有两条浑圆雪白的美腿,如今正是六月初,天气炎热。    姚瑶白嫩的肌肤上还有些许的汗水挂着,这样的姚瑶吸引力实在太大,魅力十足。    加上时不时的噗笑声。    我想是个男的都会被吸引目光过去。    何况父亲离姚瑶这么近,要知道姚瑶的身上的香味也非常香,澹澹香水和体香的混合味道。    姚瑶也没有什么防备,多偷看几眼的才是正常男人。    我偷偷观察着这些,看的我下面开始有反应了。    大概一个小时后,岳母已经把饭做好了,叫我们可以吃饭了。    我看到父亲呼了口气,我知道是姚瑶这样一个性感大美女做旁边,还是自己的儿媳妇,又不能真正做些什么的,父亲心里肯定也很自责,自己作为一个公公这样偷看儿媳的春光,自己都觉得可耻。    现在岳母叫吃饭,父亲肯定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不用继续受这样的煎熬。    一个小时后,吃好了晚饭,父亲就说今天有点累,早早的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想父亲是不怎么敢和美艳动人的姚瑶呆一起,所以就借口回自己的房间,看不到也就不会乱看乱想了。    我看到父亲这样,觉得父亲好笑还有点可爱,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对于父亲还会偷看美女什么的,我更多的是理解和高兴,说明父亲还是有欲望的,没有因为母亲的离去,而导致丧失了人的一些本能。    我从不怀疑父亲对母亲感情,一直很担心父亲会颓废下去。    我这样担心父亲,是因为我偷听到过一次,父亲对母亲说的话语,“雪娟,我们的儿子和女儿,我都已经健健康康的把他们养大成人了,这辈子也没什么遗憾了。唯一的就是舍不得你,你要是走了我决定和你一起....”,后面的话我就听不到了,只看到母亲吃力的打断了父亲继续说下去,让父亲耳朵贴着自己的嘴巴。    那时候的母亲说话都已经很艰难,声音都发不出多大,只能这样才能听清。    至于母亲说了什么,除了父亲没人知道,虽然之后父亲状态依旧很不振,但我知道父亲一直在努力调整。    现在看到父亲也是有欲望的,我真的安心放心很多。    说明父亲正在慢慢的,从母亲离去的阴影中走出来。    对于父亲偷看姚瑶的春色,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感谢姚瑶的同时,甚至还希望姚瑶以后在家里穿的能再暴露点,性感点。    让父亲慢慢重新找回一个男人根本上的东西。    这样以后,只要父亲不反对,就可以给父亲找个老伴,那父亲就可以安享晚年了。    吃好饭,我赶紧抢着去洗碗了。    之后岳母陪着我和妻子聊了很长时间,都是让我和妻子注意的。    连姚瑶产后才天,还不能同房都说了出来,说的我和姚瑶脸红不好意思的。    还有一些其他要注意的事情。    九点不到岳母就回去了,岳母和我们就住同一个小区,走走路分钟都不要。    我把岳母送出家门,回到卧室,看到姚瑶坐在床边正在一边给小雪儿喂奶,一边哄孩子睡觉。    看着姚瑶拉下一边吊带裙的吊带和文胸带,漂亮迷人的锁骨,整个坚挺丰满的乳房都暴露在外面,上面还挂着小雪儿的口水。    柔和昏暗的灯光,映照出姚瑶凹凸有致的迷人酮体,曼妙身姿。    臀部若隐若现的小内内,腰间雪白的肌肤,雪白浑圆的美腿。    看的我血脉膨胀,又想到白天父亲偷看姚瑶的春光,加上我已经禁欲大半年了,现在恨不得扑过去将姚瑶压在身下,任意蹂躏。    不过想到岳母的提醒,我也只有忍了,不过我可以让姚瑶用其他的方式帮我发泄出来。    我走到姚瑶的身边,一手抚摸上姚瑶雪白的脖颈,一只手隔着吊带裙揉捏姚瑶坚挺丰满的乳房,还不忘深闻两口姚瑶身上清香的味道。    姚瑶被我摸的气喘吁吁,矫呼道,“老公,不要闹了,在喂孩子奶呢,再说妈都说了,现在还不能做那事呢。你就辛苦多忍几天好吗?”    听到姚瑶的话,知道我太心急了,放开姚瑶说道,“感觉我今天很有状态,想试试下面有没有变好,很想发泄出来。你先把孩子哄睡,晚点用嘴用手帮我弄弄好不,老婆。”    姚瑶听了我的话,抬头惊讶的看着我说道,“真的吗?,老公”,看到我点头,姚瑶继续说,“好啊,晚点我给你弄,是不是真的有好,那你先去洗澡,等我把小雪儿哄睡着了。”    怎么感觉姚瑶比我还心急,不免调侃一下妻子,“老婆,你怎么比我还心急,是不是自己也想了。”,妻子也不怕我调侃她,有点害羞的说,“是啊,以前和你做,都习惯你那么厉害了,把我弄的欲仙欲死的,可是现在...”    听到姚瑶的话,我十分愧疚,“老婆,对不起...”,我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姚瑶生气的声音,“峰,不准你说对不起,我知道你自从伤到了那里,心里肯定不好受。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出车祸,昏迷进医院。有多担心你吗”,说着姚瑶眼泪都出来了,有点哽咽道,“你知道吗,医生告诉我你只是下面伤的严重了些,人没事的时候,我有多高兴。对我来说,只要你人没事就好。再说医生也没说你完全不会好,还是有希望康复的,我们不是一直在努力么。”    我连忙阻止姚瑶继续说下去,安慰道,“好了,我不说还不行吗,都当妈了,怎么每次还喜欢哭鼻子,小心雪儿笑话你。”    姚瑶举起手在我胸前锤了几下,生气道,“哼,还不是你个坏蛋欺负我。还不赶紧去洗澡,还要不要试试了。要不是你求我,我才不给你弄,恶心都恶心死了。”


警告:本站含有 [[另類禁忌] 妻欲]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