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禁忌] 为妈妈梳头[完结]◆◆◆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另類禁忌] 为妈妈梳头[完结]
第一章  「Cliff,你答应过我的,」妈妈有些小抱怨道,「头发今晚要是不打理好,明早可就乱蓬蓬的没法出门了呢。」  妈妈一边说一边将浓密的头发披散开,棕褐色的长发有着缎子般的质感,在灯光的映射下闪着丝丝点点红色的反光。  「我知道的, Emily,」爸爸随口应着,「但是我手头这些工作今晚必须赶出来,明天一早要用的。」  说完爸爸把手里的文件朝妈妈扬了扬,又指了指堆在他面前咖啡桌上那一摞资料道,「Bill跑去洛杉矶出差,这些活全推给我了。我看今晚你是指望不上我咯。」  「哼,这可真是棒极了。你晓得明天我的头发会乱成什么样子,到时候我要顶着压得乱糟糟的头发出门,去参加今年最大的募捐活动,反正你是不在乎。」  妈妈转过身快速走开了,尽管她没使劲跺脚,可那种鞋子磕碰地板的咔咔声,清楚地表明她可是一点儿都不高兴。  老爸嘴里不知低声嘟囔着什么,又重新埋头到他那些文件资料里面。  我赶紧跑到厨房,给自己弄了些热可可汁喝,额外多找了两个马克杯,给爸妈一人倒了一杯,放在托盘里面端着送到了起居室,递给老爸一杯。  「哦,Mike,谢谢你,没给你妈弄一杯么?」  我朝托盘里面剩下的两个马克杯努了努嘴。  「好孩子。我说,你能帮我个忙么,替我帮你妈妈梳理一下头发。你知道她多在乎她的发型。」  「没问题,老爸。」  「太好了,谢谢乖儿子。」  我小心地端着托盘穿过房间,踩着楼梯上了二楼卧室,尽量保持着手里的平衡,以免把杯子里的热可可晃洒。我当然知道妈妈对她的头发是多么的上心。因为发质的原因,妈妈满头浓密飘逸的长发在阳光下会有漂亮的红色炫光,但是如果打理不好的话,头发就会失去原有的光泽和蓬松感。这对妈妈的自信心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特别是这令她骄傲的长发,可以多少弥补一些胸部不够丰满的遗憾。  妈妈可是有着一双美腿,至少爸爸之前总是这么夸她,可她自己却觉得腿有点太细。老爸对美腿的夸赞,却被妈妈当成他间接承认了妈妈胸不够丰满的佐证。于是老爸也学了乖,再不敢随便乱说话,我倒是觉得老爸这拙嘴笨舌的,还真不如啥也别说得了。  妈妈房间的敞门开着,她正坐在梳妆台的镜子前梳理着头发。我走进去的时候,小心地绕过扔在地上的长睡袍,估计是妈妈脱下来想甩到床上,结果力气用的小了,睡袍就这么皱巴巴地摊在地板上也没拾起来。  妈妈穿着我之前见过的一件浅蓝色贴身睡裙,从后面看睡裙长度刚刚盖住臀部,腰部往上都被她的长发覆盖着。  从我进门,妈妈一双眼就不住打量着我,态度也温和多了。  「哦,Michael,你用不着这么做的。」妈妈总是叫我Michael,而老爸却总叫我 Mike。  「没关系的,非常乐意为女士效劳~」我狂拍老妈的马屁,希望能消磨一点儿妈妈的怒气,尽管我知道妈妈已经有点后悔对着爸爸发火了。  我把给妈妈的那杯热可可,轻轻放到她面前的梳妆台上。  「宝贝真是太贴心了~」妈妈说,「能陪我待一会儿吗?」  「当然没问题。」  我拿起我的那杯坐到床上,顺手把托盘甩到身后。啜了一小口可可汁,看着妈妈也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然后继续梳着她的长发。  「你爸还在生我的气么?」妈妈一边用梳子从上到下慢慢地梳理着她的头发,一边问我。  「怎么可能呢……」我答道。  妈妈宽慰地浅浅一笑,她也知道以我爸的脾气根本不可能会为这事儿生气。  妈妈向后梳头的动作,让她的胸部从薄薄的睡裙下高高挺起,那一瞬间,胸部的轮廓完美地展现了出来,直到手臂放松之后,垂顺的衣料才重新遮掩住了柔美的女性曲线。  我喝着热可可,眼睛一遍遍地被这画面所吸引,但脑子里也没多想别的,只是意识到妈妈的胸部可比她自己认为的要有料得多。不带任何情色的眼光,只是单纯的注意到妈妈身体的这种特点,对我来说倒是挺奇怪的。我只是有点惊讶地发现,从这个角度看去,妈妈的乳房比我之前想象的更丰满。  妈妈停下来又喝了一口饮料,微笑着看着我什么也没说。在她目光注视下,我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一口喝光了自己的杯子,站起来准备离开。当我走过妈妈身后时,她再次感谢我这么体贴。也不知什么让我停下了脚步,放下杯子,我向妈妈靠近了一步,握住她梳到一半的梳子,接了过来。  「让我来帮你吧,妈妈。」我轻轻地对她说。  「你不必这么做,Michael」  「我乐意呀,就让来我帮你吧。」  妈妈回应了一个大大的微笑,「那好吧,你可真好呀。」  妈妈在座位上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高兴地扭了一下纤腰。  我则开始用梳子慢慢在她红棕色的长发间轻柔地梳下去。梳理了半天,直到妈妈也喝完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可可,她把头向后靠过来,抬起眼看着我的脸,让我再帮着梳一下前面,也就是耳侧的那部分长发。  妈妈闭着眼睛,脸还是抬起面向我,头轻轻靠在我的身上。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我堕落的开始。  我小心地梳理着她面颊两侧的头发,从我的角度看去,妈妈遮挡在纤薄的睡裙下的胸部一览无余。非常明显妈妈并没有穿胸罩,一对不算很大但是非常坚挺的奶子超级性感。  我迅速把目光移开,但又意识到妈妈是闭着眼睛的,于是目光重新又转了回来,如今可以毫无顾忌地欣赏这诱人的美景。看到嵌入在睡裙丝滑面料下的乳头傍边围绕着的那些暗红色小颗粒,我浑身都像触电一般地震颤。眼神聚焦在其中一个乳头,接着转到另外一边,然后目光在两个乳头之间来回逡巡。因为睡裙的大 V字形领口一直延伸到腹部的上方,她的乳沟和两个乳球内侧都裸露在外面。  这美轮美奂的景致,让我产生了生理反应,牛仔裤里面的肉棒直挺挺地贴上了母亲柔软的后背。可我也没办法撤身,因为妈妈向后靠过来的太多了,那样会直接失去平衡。只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希望肉棒能慢慢软下去,内心不断告诫自己,这可是亲妈,怎么就能对着妈妈硬了……不过这也毫无用处,我只好开始想一些可怕的事情,比如把蛋蛋放铁砧上用榔头敲,但即便如此也没什么卵用。  妈妈忽然轻声道,「这感觉可真不错……」  她把头轻轻的向两边摇晃着,用她的后背紧紧压着我的肉棒,这让我的分身更加坚硬了。  「把梳子放下,像你爸爸那样帮我按摩一下头。」  我向前探身,把梳子放回梳妆台上,这个动作让肉棒更加紧贴到妈妈的后背。接着把手指插进妈妈头发里,开始轻柔地按摩她的头皮,然后向下刮擦着前额的发际线,接着手指伸展到面颊两侧,沿着下颌按到底再原路返回到头部。之前见过好多次老爸就是这么按摩的。  「嗯…… 嗯……」妈妈舒服的轻轻呻吟着,慢慢地扭动着头和脖颈,把我牛仔裤里面的硬东西弄得又胀大了些。也许她根本没意识到我身上发生的变化,也许她没有感受到牛仔裤厚实的面料下的坚硬。她应该不会能察觉到的,我有理由这么想,我又不是AV男星,没那么大的本钱。神经放松下来之后,我的视线重新又回到了妈妈的乳房上,睡衣紧紧的绷在胸部,跟刚才相比,乳头明显勃起了,这两个小东西,真是太特么诱人了啊!  也许潜意识里渴望触摸妈妈的乳房,我的两只手沿着脸颊向下,沿着下颌线顺着按摸到了咽喉部位,这个动作让妈妈的头更加紧贴到我的牛仔裤上。直到妈妈开口说话的时候,我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下意识的动作。  「哦~感觉太妙了~」她轻叹着,「我喜欢~」  妈妈仰起了脖子,把头向后靠得更多了些,连带着绷紧了睡裙,乳房坚挺地好似马上就要从里面爆出来一样。  我一只手重新按回她的前额和头顶,另只手继续放在颈部温柔的按摩着她的咽喉和下巴。妈妈在我的按摩下喉间发出低低的呢喃。她的乳头已经明显勃起了,乳房更加坚挺,在胸前骄傲的翘立着。不知这样给她按摩了多久,但我开始意识到这已经不仅仅是在按摩头皮,而主要是在抚摸她的面颊和咽喉。忽然,老爸上楼的脚步声让我从这旖旎的氛围中惊醒。  「你爸爸过来了……」妈妈小声道。  我只好把手从妈妈的脸和颈部移开,她的轻声提醒突然让我觉得这种触摸好像是在调情。 我的双手重新按回她的头顶,当老爸走进卧室的时候,妈妈也睁开了眼睛。可是为何她会悄悄提醒我呢?  「Cliff,你肯定不会相信你儿子刚给我做了多舒服的头部按摩呢。」  「哦。」我父亲随口应着,直接闪进卫生间,明显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  「是的,有人能替代你了,反正你也不在乎~」妈妈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嘲弄。  「成交!」老爸吼了回来,「你可是给自己找了个好活,Mike。你可能还不知道这是个全职工作。」  卫生间的门被关上了,不一会儿隔着门听到老爸放尿的声音。我轻轻地把妈妈身体推直,跟她分开了点儿距离。  「别,别走……」妈妈抗议道。  「爸爸要睡了,我也该去睡了。」  「不,再待一小会儿嘛。」妈妈声音带着点儿乞求。  「妈!」我抱怨着,想把手从她手里抽出来。  「你爸还要换衣服,你去换了睡衣回来多陪我一会儿。」  「妈~」  「算我求你啦~ 这感觉真好,就多按会儿嘛。」妈妈可怜兮兮的央求着。  「好吧。」我只好让步,牛仔裤里的东西还硬挺着,我只想赶在老爸回到房间之前赶紧逃掉。  见我答应了,妈妈这才放我走开。乱七八糟的想法充斥着我的大脑,她要么是根本没发现什么状况,要么就是彻底疯了吧?按理说,不可能让我回去继续按摩的啊?穿着睡衣我可怎么去按呢?不行,这牛仔裤可不能脱了。可她明确让我换上睡衣的啊!只能这样了,这次我站的靠后一点儿,这样她就不能靠到我身上了,然后按一会儿头就开溜。  通常夏天我是裸睡,深秋到初春这段时间就只穿条睡裤。因为这种习惯,导致我套上睡衣刚出门,就意识到不能就只空心穿睡衣啊!要是又硬了可怎么办,到时候怎么能给这个惹祸的肉棒藏起来?  转身回屋翻出一条紧身的四角内裤套上,然后又穿上睡衣裤走向父母的房间。希望这回能尽量缩短按摩的时间,以免陷入尴尬难堪的境地。  我进去的时候卧室的灯已经关了,老爸躺在床上,只剩下梳妆台上一盏光线很弱的小灯还亮着。我走到妈妈身后,保持身体跟她的后背大约一呎的距离,笨拙地探身想从梳妆台面上拿起梳子,结果妈妈把我的手档开了。  「就像刚才那样给我按按头吧。」妈妈瞥了一眼爸爸,特意压低了声音。  我把手插进妈妈长发之中,也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爸爸,他闭着眼睛仰面躺着,呼吸深沉,不过还没开始打呼。转回头从梳妆台的镜子里发现,妈妈其实一直在观察着我。  「一年前你爸就这样了,上床倒头就睡,没几分钟就开始打鼾。」  我的手指拨弄着妈妈的秀发,将头发向后搂起来,露出了她脸上放松的微笑。我用一只手的手指从妈妈前额开始,沿着脸颊向下抚摸,划过颌骨绕过下巴,再从脸的另一侧绕上来,挑开耳后的几缕青丝,再回到前额处继续下一个循环。  妈妈闭着眼睛,「这种感觉太舒服了, Michael。」她把脸稍稍转向了我,感觉是为了让我更容易能触碰到她吧。  我没有应声,其实也没这个必要,总之我已经被她纤细的颈子给吸引住了,为什么女人这么脆弱的脖颈却是这么的令人性奋?黄站上可从来也不怎么发女性脖子的图片啊。  当我继续爱抚着妈妈的脸庞的同时,另只手重新抚摸上了她的颈子。老爸上楼之前,我就这么轻揉着妈妈的脖子来着。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老爸,他的呼吸更加沉了,甚至开始微微打鼾。令人惊讶的是,在距离父亲不到十英尺距离的地方抚摸着母亲的感觉,与其说是提心吊胆,不如说是兴奋更多些。  不知何故,我脸上挂起了微笑,妈妈也更放松了。当爸爸第一声呼噜响起时,我甚至能感觉到妈妈咽喉处传来的紧绷的感觉。随着呼噜声的连绵起伏,妈妈则直接将身体向后靠过来,直到后脑勺触到了我的腹股沟位置。我有点慌,生怕她会睁开眼睛,然后突然直起身子,转过来质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可妈妈什么都没做,只是放松地靠着我,偶尔发出些许舒服的轻叹。妈妈对脑后枕着的那条硬东西却没什么不满的反应。  我有些发窘,真想就此结束面部和脖颈的按摩算了。不然我还能怎么办?不过随着注意力再次被妈妈的胸部吸引住,这种恐惧也渐渐消失。昏暗的灯光没有丝毫减少我对酥胸那种背德的欲望,尤其如今对奶子比之前更加触手可及。  我的目光更加凑近,美胸虽然还是半遮在睡裙之下,可比刚才露出的更多。能看到她的乳晕和突出来的乳头,要说跟之前比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现在乳头勃起的更高了。睡裙渐渐松脱,领口边缘几乎要靠近乳头,大半个乳房都暴露在外面。妈妈向后靠向我的时候,瀑布般浓密的头发披散在肩上,睡裙吊带也逐渐被头发给蹭松掉了。吊带从妈妈肩膀滑落到上臂,带着领口也滑了下来。当我搞明白原因的同时,肉棒也压不住了。  「呼……」这时妈妈恰巧也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我觉得这纯属巧合,但是肉棒却被挑逗的更加充血,可妈妈好似什么都没查觉一样地安之若素。  我继续着手上的按摩,肉棒不一会儿就完全勃起,直挺挺地顶在妈妈的后脑勺上。又过了几分钟,我开始后悔当初为什么找了这么件超紧身的内裤,如今肉棒硬的好像要爆炸,紧压在内裤里面超级不舒服。很快顶的我身子没法站直,只好把屁股稍稍向后撤了点儿,伸手掏进睡裤,把肉棒在内裤中的位置调整了一下。  妈妈对我的突然后撤有点吃惊,不过我快速用另外一只手扶住了她,以免她向后跌倒,不过她在这过程中始终也没睁开眼睛。当我重新靠过来时,两人贴得就更近了,妈妈也稍稍坐直了些。我继续揉着她的肩膀和脖颈,按得她舒服的直哼哼。竖起来的肉棒,如今也顶在了肩胛中央靠近脖子的位置。  我又向下瞄着她的胸部,高兴地发现睡裙又滑下了一些,领口的一边挂在她左边的乳头上,而右边那个乳房已经完全裸露了出来!乳头翘挺挺的暴露在空气中,看起来比藏在睡裙下面时更大更挺。我的眼睛在两个乳房之间快速的扫视了一遍,它们是不一边大吗?不,那一定是我的幻觉。肉棒充血硬得好像要炸掉,我没法像上一次抵在她背上那样老实,禁不住紧压在后面。  暴露出来的乳头勃起后大概有四分之三英寸( 1.5厘米),翘盈盈骄傲地耸立在不大的乳房上。谁能遭得住这个?!我幻想着把它含在嘴里的感觉,柔软的乳峰压在我的唇舌上,奶头吸进嘴里轻触着我的上颚,老天呐!她要不是我的妈妈就好了!我就能抓住这两个奶子尽情地揉搓,俯身吸吮那甘甜诱人的奶头。  胡思乱想间,手上的力道不由得也加重了些,妈妈忍不住又舒服地哼了一声。仿佛受到了鼓励,我冒失地将按摩的范围扩展到了肩膀附近,揉捏着摇晃着她的上臂,让睡裙比之前更加松脱,慢慢控制着让吊带滑落到肘弯。  达到目的之后,我的双手重新按回她的脸庞和脖颈,然后微微后撤了半步,让她的身子如刚才那样尽量向后靠着我。我的肉棒挺的更翘了,居然抵到脖子和后枕之间的那个凹槽,我惊讶的察觉似乎接触到了裸露的肌肤。肉棒果然是硬顶着从内裤和睡裤的开口里面撑了出来,龟头居然直接戳到了妈妈的脖子后面!  冷静点!Mike! 我的大脑此刻正在尖叫着,但我的手根本不受它的控制,继续爱抚着妈妈,眼睛则火辣辣地盯着她的光溜溜的胸部。经过刚才那番操作,此时妈妈的两个乳房都已经完全暴露了出来!睡裙已经滑落下去,随着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嫩滑的双乳在我的视线下一起一伏的轻轻颤动着。  我又向前靠了一步,肉棒滑回妈妈的肩胛之间,随着她的身体姿态的改变,睡裙落下的更多了。我重新专注于按摩她的面部和脖子,一只手轻轻抚过她的整张脸,另只手则盖在咽喉部位上下揉弄,大拇指滑过下巴,短暂的停留在柔软的双唇上。过了一小会儿,拇指再次接触到嘴唇的时候,微微压下,妈妈的双唇也跟着轻轻张开了一些,似乎在欢迎它的回归。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如今我的龟头正轻轻地在妈妈肩胛间的谷地耸动着,一只手在她喉部摩挲着,另只手托着她的下颌,拇指插进了那湿润柔软的双唇,在口中拨弄着她的舌尖。  妈妈的呼吸规律而粗重,甚至有点微喘,老爸此时也正在鼾声大作。我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美乳,还有那对顽皮翘立的乳头。真想去摸一摸它们,我甚至想把它们都含进嘴里。可我真敢这么做么?那也太疯狂了!但脑子还是禁不住一直冒出这种念头,老天,我真是太想这么做了!  鬼使神差般地我还是行动了。手继续从咽喉部位向下按摩,滑过有些清痩的锁骨和胸骨,手掌轻轻攀上了右乳,坚硬的乳头刮擦着我掌心。这种酥麻的感觉让又是我浑身一颤。妈妈始终没有动,仿佛我还在按摩着她的脖子一样,甚至呼吸的节奏都没有变化。既没有把我一把推开,也没有喊出来。如果说有什么跟刚才不一样的,那就是她的一个奶子已经被我捏在手里了。  我的一只手托着妈妈的脸侧,把手指插进她的嘴唇,同时另只手把玩着乳房,温柔的抓捏揉搓着。我把硬邦邦的肉棒抵住妈妈的后背,手指在她嘴里伸入的更深,仿佛阴茎在探寻着她小穴的幽径尽头。这种淫靡暧昧的姿势保持了好段时间,手指缓慢地在她檀口中抽插,一下一下地抓捏着她的右乳,肉棒抵在她后背上下耸动。模拟着性交的动作。  这真是难以置信的疯狂,抓着自己妈妈的奶子,手指塞进她嘴里,抵着她后背做着男女性交的动作,而父亲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床上酣睡,淦。  突然老爸长长的一声鼻息打破了我们母子俩的香艳氛围,妈妈立马跟我分开,弯腰含胸,在凳子上转身背对向父亲。我则扭过头带着深深的恐惧盯着父亲的方向,弯着膝盖、弓着上身,露在外面的肉棒还沾在睡衣的腰带上。老爸只是在床上翻了个身,脸朝向我们两个,眼睛紧闭着,可谁知什么时候就睁开了呢。赶紧走!转身出门!我还愣着干屁呢?!  我隐约注意到妈妈正转过身,脸朝向我,双手环过我的屁股把我拉向她,前额贴在我的腹部轻声说,「帮我梳头。」  我呆呆地低头看着她那被浓密秀发覆盖着的后背,两侧的长发从肩头垂下,遮盖住了已经滑落的睡裙。探手从梳妆台上拾起梳子,开始梳理她后背上的长发。爸爸的眼睛睁开了,不过眼神迷蒙,对我微笑了一下重新闭上眼,接着又恢复了沉重的呼吸。  我的手握着梳子打理着妈妈的长发,梳齿一下一下滑过棕色的发丝,心中的惊惧也随之慢慢消散。妈妈的手已经扶在我的大腿两侧,手指在腿上来回抚弄着。前额抵在我肚子上,脸也埋了进去。老爸的呼吸中又开始夹杂着不规律的呼噜声。我算是得救了,没有被抓现行。妈妈的那个转身拯救了我,爱意从我心中奔涌而出,倾泻在妈妈的秀发肩头和后背之上。我爱你妈妈,我爱死你了!如释重负般的解脱,妈妈救了我的命,而且也没因为我的疯狂举动责怪我。我不想让她把头移开,因为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于是,我的手轻轻的抚上她的脑后,轻轻压着保持着头部的姿势,另只手用梳子从上到下梳着头发,这样她就不能仰起头,让我对刚才过分行为给出个解释了。可我能把她这么抱多久?我这还跑得掉么?  爸爸那边鼾声成串响起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变化。妈妈口鼻呼出的灼热气息喷到了我的肉棒上。随着梳子每梳一下,就有一股新鲜的热气喷在肉棒上面,萦绕着、温暖着它,带着些挑逗和戏弄,让它变得更加坚硬。我加快了梳头的动作,她呼气的速度也跟着加快了。手搭在她脑后,把她的头更加用力的紧紧压向我,而那股热流的喷息始终没有停止。  我的神呐,肉棒快要爆炸了啊!下面硬的发痛,感觉马上就要爆发了。我向前挺身,想要找到这神奇热风的源头,但是妈妈却跟着也向后靠。我撤回来,妈妈就重新靠过来,在座位上换了个姿势,接着又送过来那让人痴迷的灼热呼吸。我再次移动脚步更加斜靠向她,妈妈又跟着向后仰了一下,不过这次她的双腿轻轻打开夹住了我。  虽然我手上梳头的动作已经停了,但是妈妈热息还是继续喷在我的分身上。我不甘心就这么处于被动地位,想把肉棒塞到她嘴里,可惜没有得逞。我想抓着她的奶子,可那样的话,就会失去这绝妙的母性气息。我现在急需射一发!  一个念头涌入脑海,冲走了之前的各种想法,于是乎我付诸行动。脚下简单变换了站姿,双脚一前一后,用大腿分开妈妈的双腿,抵在她腿根的连接处。慢慢地把膝盖挤进去,将我的腿温柔地顶在她的小穴上面。小穴的热度通过大腿,一直向上传导到我的鼠蹊部位。随着她的呼吸节奏,当热气喷到龟头的时候,我同时轻轻按压着她的小穴。  我们之间的契合建立地如此迅速,或许是因为我们的基因本就合拍吧?每次在小穴上的揉压时间变得更久,我享受着来自她双腿间的热度,与此同时,她呼出的热流也更加绵长。接着膝盖的动作变成来回摩擦揉滚,停留在小穴上的时间更长,以至于超出了她呼出热气的时间。  我又温柔地向前压着她的头,她抗拒着,可毕竟在这方面女生总是弱者。慢慢地,慢慢地,妈妈的脸不情愿地被我压向了龟头。可事与愿违,从她口中呼出的热气判断,仅差几毫米就能碰到了,可惜再也没法靠得更近了。这也太折磨人了!求你了,拜托了!让我能碰到你的脸,哪怕就一次,一次就足够了!  紧接着奇迹发生了!一条绵软湿热厚实的软肉盖上龟头的下沿,顶挤着,包裹着,温柔的抵舔着我。一个念头从脑海闪过,是她的舌头!她的舌头!!这情形刺激的我马上要射了啊!  震撼来的过于强烈,我甚至能感受到它在收集着龟头分泌出的黏液,搅动着阴茎的茎身。她的头一下一下顶着我的肚子,上唇贴着龟头把包皮紧紧向下拉,让阴茎的皮肤绷紧。  快点呀~我的脑子里嘶吼着,马上就要冲顶了!一股热流从睾丸汇集,通过肉棒喷薄而出。我头向前倾,妈妈的上唇滑过马眼,牙齿轻轻叼住龟头,下唇和柔软的舌头则亲密地挑逗着棒身。  一股,两股,三股。  与此同时,我又向前送了送,把肉棒塞进妈妈小嘴的更深处,一直顶到喉咙的小窝。  喷射,喷射,继续喷射。  我甚至能听到她吸吮、搅动、吞咽浓稠精液的声音。我的双手扶着妈妈的头固定住,梳子早就掉到地毯上了。即便我已经射完了,她还没停止吮吸,从阴茎中裹吸出残余的精液,让我用短促的抽动肏弄她的小嘴。  终于,她吐出了肉棒,也不看我,转过去对着梳妆台。妈妈低着头,但我能看到她的眼睛是睁开的。她伸出右手指了指地板,睡裙的吊带还挂在臂弯上。  「走之前……把梳子递给我……」妈妈的声音断断续续,有些奇怪。  我拾起了梳子交到她手上,转身向门口走去,一切都好像那么的不真实。  「Michael,」妈妈温柔的声音拽住了我。  我停下脚步转回身,「嗳。」  「我想你每天晚上都能给我梳头。」她的声音如山谷中的幽幽回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漂来。  我发现她正从梳妆台的镜子里面看着我,于是点了点头。  「那我们明晚还是这个时候,等你爸爸睡着之后。」  「好的。」我再次转身,向门口挪去。  「Michael,」这次她换回了惯常的语调。  「嗯?」  「还没跟妈妈说晚安~」  「晚安,妈妈…… 我爱你。」*********************


警告:本站含有 [[另類禁忌] 为妈妈梳头[完结]]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