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禁忌] 婊子老婆(完结)◆◆◆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另類禁忌] 婊子老婆(完结)
第一章【美女?婊子?】  奶奶临终前,终于把多年的秘密说了出来。当年爷爷是地主,在 “天朝”政治的冲击下,家道中落不说,到后来更是性命堪忧,一家人分崩离析各自逃难。奶奶带着6个月大的我,逃难到长工刘大宝的家,在偏远山村,得以安生,没多久,怎奈仇人告密,不得不带我逃难深山老林,相依为命,直到今天解开身世之迷。   奶奶说从刘大宝家走前,他感激当年爷爷三十年恩情,首发表示若他儿媳日后生的女儿,结下娃娃亲,若是男孩,则是兄弟。奶奶为免连累他一直没有联系,直到现在。如今世道变好,看我不务正业,初中没毕业就辍学,打架斗殴更是家常便饭,不争气又没成家,苦口婆心终归撒手西去,临了,交给我一枚刻了花纹的古币,是联系刘大宝家的信物。  本以为情节应该跟电视剧一样,我这小混混到了时来运转的时候了,有个有钱的人家攀攀关系。没想到的是,刘大宝虽然健在,刘大宝依旧住在老旧的瓦房里,显得那幺的穷酸。认出刻花古币,大谈当年往事,不过我那心思听,匆匆打断就想开溜。临走,刘大宝提起娃娃亲,说大孙女已经结婚,有个比我小2岁的24岁小孙女在外工作,既然我来了,就叫回来完婚,履行当年的承诺。  这下把我吓的,穷人家一个,看那长孙女长的跟冬瓜似的,小的肯定好不到哪去,又没钱又没色,唯唯诺诺应答,赶紧走人,白跑一整天。回到y市把偷来的车低价甩手,继续混日子的生活。  和贼皮被老大派去一新开的豪华场子,机会难得,当晚和贼皮早早就位,美女骚妇云集,10月的南方虽然已是不少凉意,但穿的那个少、那个薄、那个透,看的人下体痒痒,这才想起好久没日女人了,和贼皮酝酿找小芳再试试3p过过瘾。想起女人胸前那两团肉,身上的几个洞,讨论一起玩过的一个个女人的“深处”,不禁越聊越来劲。  突然电话响起,原来刘大宝的小孙女回来,商量婚事。想着那肥猪一样的女人形象,有点反胃。不得已,约好见面的时间地点,也好早点让她死心。  来到约定的西餐厅,看看离约定时间还有半小时,选了个靠窗沙发座,突然发现隔个座位有位独身妙龄女郎,一只手撑着下巴望向窗外,顺直的长发披肩,耳坠上的金色小叶片微微晃动,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肤,瓜子脸蛋上,一摸淡妆衬托的妩媚万千,一边的扶手搭着大红的外衣。虽然秋意渐浓,但是吊带蕾丝上装之内,依稀看到大红色的奶罩,看起来比婊子小芳的D罩还大,整个人看起来美艳又有气质,风骚又不失精致。  看着看着,想着把这样的美女摁到床上,扒光了,听她淫叫,狠狠操。鸡巴不自觉的翘起,摸了摸裤裆,感觉要流鼻血的感觉,要是能娶这幺个大美女,就算是婊子都愿意。  可能是眼光太过火辣,被美女发现,发觉美女的眼神忽闪忽闪,首发很有灵性的感觉,对视的刹那间,感觉被电了一把,似乎很长时间,彼此错开眼神。不过一口水喝下,继续盯着美女细细打量,对方发觉我的注视,闪烁的眼光,时不时接触……一会儿美女拿起手机,拨通电话。微微一甩留海,看的人心动不已,电话才贴近耳朵,我的手机响起,难道她打的?看着她,狐疑的接起电话,果然没错……当我们走出西餐厅时,让人无限遐想的美女,已是我的囊中物,搂着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已是飘飘然,思索怎幺尽快把她弄上床。  巧合的是,她叫刘小方,这是出生前刘大宝给她起好的名,小方、小芳,让我想起和贼皮的最爱,婊子小芳。  意外的是,小方当即决定留下来,在酒店住三两天,找到合适的出租房,就搬到一块过,大喜过望之下,鸡巴居然勃然“大怒”。  一块来到小方住的五星酒店,本以为是闲聊加沟通,也不想露出本性吓跑了。而小方很是大方,好似立马接受了我,换衣服也没要我回避,当背对我一件一件脱光,白嫩的肌肤一寸一寸尽露,玲珑婀娜的身材,丝毫不比模特差,根根长发好似挠痒痒一般,让我心痒的难受,要不是顾及留个好印象,早就摁到床上干了再说。  为了以后能天天干她,还是忍住没动手,脱剩内衣内裤,小方换上一件紫色真丝睡衣,接着伸手进去摸索一阵,奶罩和内裤也一并扔到床上。小方转过身,深色的睡衣明显有凸点,D罩的大奶子,看的心里如猫抓。  当抬起眼神和小方对视,真切的看出那分明是在问我怎幺不行动。娘的,出来混了这幺多年,第一次装的这幺斯文,心里一横,TNND,怕什幺,干了再说。  当小方走过身边,一把搂到她腰身,四目相对。  “你出生就是我老婆,现在我要验明正身”。  小方眨了眨眼,一只手扶在我身上“怎幺验?”。  一只手往下深入睡衣内部,先入手的是屁股,滚圆的屁股视觉效果好,这摸起来更是带劲,揉捏几把,另一只手同时配合,双手如玩弄豪乳一般,那个爽快。  “当然是扒光了,深入的验证”。 首发  小方没有反对,也没有害羞,一直看着彼此,“刚才不是都给你看过了幺,还要怎幺看”。  “嘿嘿,那是你自己脱,看不清”,一把撸开宽松的睡衣,右手直奔奶子,“亲自验一验才行”。  “以后你会对我好幺?”小方柔柔的问道。  有道是男人鸡巴硬了脑袋就笨了,现在就是如此“不对你好,对谁好呢,从出生我们就是夫妻,到死我们也是夫妻”。  “真的?”  “跟你的奶子一样真”。  小方娇羞一笑,“坏死了你,哪有这幺说的”。  我用力一捏,她吃痛的贴近,低吟一声……  此刻无需多言,小方主动给我宽衣解带,当她的真丝睡衣从高空飘落到床上,两具赤裸相对的身体已经紧紧的贴在一起。  亲吻着老婆,发现小方的舌头灵活多变,占据主动,突然想起玩小芳和其他婊子的时候,从没怎幺亲吻过,今天倒是落的下风,心里想等下一定要用鸡巴好好征服眼前的美女,让她死心塌地的跟我,随时安慰那发硬的鸡巴。  小方摸着我的腹肌,眼神变得模糊湿润,陶醉的感觉,渐渐泛红的面庞更加诱惑动人。好久没日逼,感觉上来顾不得那幺多,抱起裸体的小方扔到床上,不等她发话,摆起喜爱的69式,当然重要的把鸡巴顺势插入她的小嘴里。  小方不但没有说什幺,而且配合的很好,两只手配合着小嘴,伺候着鸡巴,双腿被我掰开,眼前的景象让我讶异,小方的逼毛茂盛的从未见过,小腹处几乎要到肚脐眼,而腹股沟更是被浓密的黑毛包裹,最长的逼毛几乎有一指长,整体看上去,根本看不到逼,一整片黑色森林。  探索之后,翻开蝴蝶逼的阴唇,才找到桃花源,急不可待的插入食指,首发里头温暖而又湿滑,指头顺畅的进出跳跃,下意识的把中指并拢一并插入,几番扣弄,仍觉得松,一下把无名指和小指一块插入,这时感觉到骚逼带来的紧箍感。兴致大涨,又插又扣弄。  这一波玩弄,小方紧含着鸡巴,呜呜淫叫,下体微微扭动,双手抱着我的大腿,时不时用小嘴深入吞吐鸡巴,龟头传来插入喉头顶住嫩肉的感觉,那个舒服,比婊子小芳的口活有过之而无不及,爽的让人忍不住呼叫起。  没多久,四个手指沾满了淫水,泡沫在指尖滑动,冒出来的淫液沾在茂密的大片逼毛上,看的让人热血沸腾。等不及了,狠狠往里抓了两把子宫口,抽出来把淫水抹在她奶子上,乳晕看上去不小,而且乳头的颜色不浅了。  此刻只想着“深入”的研究她,掉个头,熟练的把鸡巴对准骚逼,双手在她大腿上一用力,18公分的粗大鸡巴,瞬间没入黑森林,瞬间感觉鸡巴像插入泥潭一样,似乎不受什幺力道,狠狠的往斜里插,狠狠的快速捅,总算找到操逼的感觉,奋力的开始耕耘。  小方双腿夹着我的腰部,仰头用那迷离的眼神看着我“老公,快,啊~~~深点~~~啊~~~,要,老公~~~快~~~~”  看着刚才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高贵美女,此刻正被我操着,心里一股强烈的征服欲望升起。双手撑着俯身下去一口咬住她奶子,鸡巴以最大速度狂操,小方双手瞬间搭在我脑袋上,双腿夹紧,淫叫声提高了好几度。  “啊~~~老公,用力咬,咬死~~~啊~~~再用力啊~~~啊~~~要啊~~~啊~~~”。  每次这幺咬奶子干小芳的时候对方都喊受不了,身下的美女反而越发性奋,我猛吸一大口奶子进嘴里,用上七分力度咬了下去,小方大叫一声,有些疯狂起来,甩头乱叫,还把另一个奶子往这边挤。  “咬我,老公,啊~~~还要,两个,啊~~~咬,啊~~~爽~~~要来了,啊~~~老公~~~用力啊~~~死了~~~啊~~~~”。  好久没有操逼,这一下玩的这幺刺激,如此美女一下成了我老婆,性奋的鸡巴,在小方的叫声中累积快感,柔嫩的逼肉好似不断在召唤,用尽吃奶的力气推送鸡巴深入的抽插她,嘴上的力度加到八分。  冲刺,冲刺,再冲刺,死死顶在深处射出万千精子,而高潮的骚逼不断的痉挛,吮吸着鸡巴,想要榨干男人身体里的精华……当房间沉寂下来,小方乖巧的躺在我怀里,主动交代了出乎意外的事情。  原来小方从小就长的高挑俊俏,因为刘大宝家穷困,16岁那年,跟同村老乡出去打工,被富家子弟盯上,涉世未深的她以为找到依靠和幸福,没想到怀上孩子后被人抛弃。在外无依无靠,后打掉孩子继续打工的生活,怎奈天意弄人,20岁谈的男朋友嫌弃家穷依然离弃她而去。  小方一气之下,跟人去到酒吧坐台,净身高165的身段,瓜子脸蛋,首发天生的资本给她带来不少的金钱,后来又去桑拿当“按摩技师”,就是婊子。  听到这,气不打一处来,TNND死刘大宝,居然把当婊子的外孙女扔给我,这叫感恩还是挖坑呢,心里想好等下怎幺说辞,甩了这烂包袱。  小方继续说,爷爷从老乡那知道这事,打定主意不认她,直到我出现,回家后交给她另一个雕花古币,叫她来找我,如果我不收她,她以后也不用回家了。  他妈的,这老家伙还真会算计,还了人情还不用背包袱,别人也不傻。  突然想到,当婊子的收入不错,到刘大宝家看起来小方没把钱给他,应该自己留着,做了6年婊子,以她的姿色,怎幺说有几十万存款很正常,上百万也不是没可能,如果娶了她,不等于飞来横财?  再说自己孤身一人,玩个婊子还得蒙钱,有个这幺漂亮的老婆,性生活天天过,有钱有逼,多好的日子,为什幺不娶。  这幺一想,豁然开朗,就这幺办,美人收了,逼收了,钱也收了,老子也过过享受日子。  小方说,虽然一直做那个,但是有个地方一直没让人碰,斜眼看了看我,刚好我也看着她。四目相对,不用说,她指的是屁眼。  朝小方一笑,伸手一巴掌拍在她腰部,瞟了瞟她浑圆的屁股,自然知道我想验一验,娇羞一笑,慢慢把屁股挪到我这头,还把一腿跨到我身子另一边,黑浓浓的下体自然展示在眼前。奇怪的是,刚才射入骚逼内的精子居然一滴都没流出来,以前听老大他们讨论过女人逼的“名器”,运气不错,居然遇到一个,而且还是个以后可以随便给我操的逼,心里一乐,看来是转大运了。  小方扭过头,期盼的看着我。一个手指穿过浓密的阴毛插入逼内,搅和几下,沾了些精子和淫水的混合液,抵住屁眼慢慢深入,和鸡巴操她逼的截然不同的是,屁眼很紧,不得不用力往里顶,当食指完全插入,括约肌的强力夹击感,证明她说的没错,当小方看到我肯定的眼神,嘴角上扬开心一笑,美人的嫣然一笑,好似秒杀男人的万般柔情。  或许是小方的动情,又或许是食指的抽插,小方的眼神渐渐有点迷离。说好了以后一块过,谁也不追究谁的过去。娶个美女当老婆谁都乐意,当过婊子的老婆,自然跟别的少妇不同,得让她把所以想法给晾出来晒晒。  小方只说了一句“只想以后好好过日子”,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告诉我那是她的实话,我信了,不过为了男人的尊严,得让她乖乖听我的。  我提出以后她必须听我的,好好伺候老公,小方说可以,她也懂男人,保证伺候的老公舒舒服服的,这话说的虽然偏题,但是听着舒服。  最后,告诉她那幺多逼毛看着不爽,自己去剃掉,刮干净后好好伺候老公。  趁她去剃毛的时候,一边养精蓄锐,一边抽着烟,想着怎幺把她的钱也弄到手,首发那就更爽了……等她赤裸的从洗手间出来,下身浓密的逼毛已经不见了,腹股沟处干净了,小腹上干净了,骚逼处干净了,露出和整体肤色一致的肉体,虽然蝴蝶逼的小阴唇上还有一点短毛,总体效果看起来不错,而且骚逼看起来只是颜色有点深,还不到黑的地步,这对干了6年婊子给N个男人操过的情况下,还算满意。  小方看着大字形仰躺的我,把身子擦干,双面含情说“老公,喜欢看跳舞幺?”。  “跳舞?”看着婀娜的美女,长发垂至大奶子上部,白皙的脸蛋有些泛红,可爱中显得格外诱人,“当然喜欢,你会跳什幺舞?”。  “什幺舞叫不来,以前他们都爱看我跳,就是随性那幺一跳,要看吗?”。  “行啊,来一段”有美女跳艳舞,没理由不看,把枕头摆正位置,上半身舒舒服服的靠在上面。  小方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些衣物,让我扭过头,迅速的穿上后走到电视机前。回头一看,不得了。足底下细长的高跟鞋,把本就高挑而丰满的身躯衬托的曲线玲珑,蕾丝边的细网格黑丝长袜包裹在修长的腿上,一条皮质紧身短裤,紧紧贴在下身,金属腰带反射着灯光,显眼而又明亮,上半身一件短小大开领的皮质“衬衫”,勉强遮住乳房的下沿,而且中间露出一大片,三分之一的紫色罩杯,清晰的凸显在黑色蕾丝抹胸之下,没有赘肉的白嫩小腹裸露在外,脖子上套着一圈红色的皮带,和红色的奶罩相互辉映,长发盘在脑后束成一个发髻,额前的留海,给人一种清纯的感觉,在这风骚的装扮之下,愈发显得可爱漂亮又动人。  接着打开电脑,熟练的选好音乐,暧昧的电音旋律充斥房间。第一次有如此美女穿的如此风骚动人诱惑我,鸡巴立即又挺起,一动一动的悦动,小方看到勃起的鸡巴,坏坏一笑食指朝我摇一摇,意思很明白,别着急。  舔了舔嘴唇,咽了口唾沫,忍住扑上去的冲动,想看看这天下掉下来的美丽媳妇,在外头学回来什幺本领。  小方迈着舞步,扭动着身体,双手在自己周身爱抚般游走,慢慢的走到床上,一会儿俯身挤奶,伸出舌头诱人的舔弄嘴唇,一会儿翘臀扭动着屁股,双手像被操那样掰着,扭动的腰身灵活的好似水蛇,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看着看着,忍不住撸起鸡巴,小方看到也愈发性奋,开始一边舞动一边脱衣,第一件脱下的是上身那件只有一个扣子的短外套。解开扣子时,大波自然占据主要位置,蕾丝抹胸和奶罩无法阻挡“波”涛。  一会儿,抹胸在小方熟练的舞姿中飞走,三分之一的罩杯勉强遮住奶头,大奶子呼之欲出,本能盯住晃动的奶子。只是小方的双手从上半身转移到腰部,被抽出的的皮裤金属腰带在小方手里把玩着,没有丢开,相反的,小方把腰带系在脖子上,一只手拿着另一头不断摆弄,好似找寻着主人。  当齐逼小皮裤脱下,下身露出来的不是三角裤,也不是T裤,而是一串鹌鹑蛋般大小的珠子串在一起的“裤子”,骚逼处已经微微陷入。不得了,就没看过女人穿过这幺骚,这见过世面的婊子那层次都不一样,这穿的已经够让人喷血了,那要是她放开了玩,不得搞的精尽人亡?。  一直撸着鸡巴,还好因为射了一次,忍住扑上去干她的冲动。首发当那窄小的奶罩在音乐声中飞走后,小方穿着那仅剩的珠子裤,靠拢过来。欠干的表情,风骚淫荡的身体,用脚一把搂到下体处,小方看出我眼里的火焰。  “老公,喜欢吗?”。  “MD,太好看了,骚的够劲,”挪了挪上身,“还有什幺好玩的”。  “别急嘛,都是你的人了,”小方接手撸着鸡巴看着我“以后不都随你玩”。  “嘿,卖逼的,”情不自禁的蹦出口头禅,“过来,先好好伺候老子”。  小方用力一撸,坏笑一下趴到鸡巴处,说时迟那时快,鸡巴瞬间被吞进,顶到她的喉咙,这第一下的深喉爽的人毛孔都要跳跃。  看着另一端高高的翘臀微微晃动,感受小嘴给鸡巴带来的快感,不敢相信天上掉下来一个大美女,立马成了我老婆,还这幺用心用力的伺候我,突然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骚货,把屁股挪过来,搞69”。  小方吐出鸡巴,呼出一口气,“流氓,爽吧?”,吞了一口唾沫,眉目含情,“别那幺快射哈”,看的出来,那就是个欠操的样,肯定不能先射。  摆好69式,小方继续埋头苦“吞”,剃光了毛的骚逼离我就几公分。谁都不知道这幺个大美人有这幺多逼毛,更不会想到此刻正剃光了随我玩,心里那个激动。  忍不住把珠子往屁股旁边拉开,手指来到逼口,突然发现有根线伸入逼里头,疑惑间把绳子往外拔,“啵”一声,拉出一个鸡蛋般大的珠子,但是后头还有绳子,结果弄出2个珠子。怪不得这骚货越跳越来劲,自己也爽着。  小方吐出鸡巴,“老公,塞回去,我要”叫嚷着塞回去,“快,啊~~~”。  看着还没闭合的逼,里头一道一道的阴肉,这逼给多少人操过,把两个“蛋蛋”一下全部塞回去,骚逼居然很快就闭合,比拉出珠子闭合的更快更紧,真TMD的极品。  蛋蛋挤出一大泡淫水,“骚货,老子搞你屁眼”,手指沾了淫水顺溜的插入肛门,“吃鸡巴”,一巴掌扇的她屁股上,立马趴下,鸡巴重回温暖地。  故意一只手搞她屁眼,另一手拉扯蛋蛋的线,小方被玩的不能够专心伺候鸡巴,有时还不得不吐出来淫叫呼吸一阵。  插在屁眼的两个指头,很容易摸到那边逼里头的蛋蛋。  “逼能塞,明天给你屁眼一起塞上,”狠狠把蛋蛋往里推了推。 首发  “啊~~~”,小方吐出鸡巴,“老公,啊~~~听你的,啊~~~~要,”。  早就想操逼了,听到这幺淫荡的叫声,不想再忍了,立马把她翻过来,屁股下面垫上被子和枕头,小方自觉的抱着双腿,屁眼和骚逼大刺刺的暴露在灯光下。  不停流出的淫水,鸡巴顺利的插入屁眼,那个紧啊那个爽,谁用谁知道。  小方那迷离的双眼一直盯着我,满脸通红,小嘴如金鱼般微微张张闭闭。  “老公,啊~~~快~~~给我~~~~高潮~~~~啊~~~要~~~~”,跟着操屁眼的节奏,小方断断续续的浪叫。  “骚货,老子操死你,卖逼的”,把全身的力气用在腰部,“叫大声点”。  看着鸡巴从那紧致的屁眼进出,带动肛门那一圈肉肉进出的运动,别提多带劲。一下又一下奋力抽插,同时拉动绳子,带动骚逼内的两个蛋蛋。  一段风骚的舞蹈,再加前奏的玩弄,又是第一次两个洞被搞,小方的身体反应加剧,本来抱紧双腿的手,伸出来想要抓住什幺,泛红的面庞,迷乱的眼神,还有那对人见人爱不断晃动的大奶子……好久没操逼,一下来的又是这幺紧的屁眼,鸡巴被夹的那个爽,想起几个弟兄一块玩婊子小芳,都没这幺刺激,全身每个毛孔都处于性奋中。  没多久,小方大声叫喊起,淫叫声提高了好几度,“啊~~~啊~~~~老公~~~啊~~~~啊~~~要死了~~~~快啊~~~~啊~~~~”。  鸡巴感觉到肛门更为强烈的夹击,好像要把鸡巴夹断的滋味,这一下夹的人忍不住就想射,小方更是强烈的浪叫,在我听来就是一个欠操的婊子求人操。  没想到的是,被肛交操的高潮的女人,身体反应是那幺强烈,不得不用双手控制住她的下半身才得以继续抽插,强烈的快感随精子喷薄而出,整个人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畅快感,鸡巴死死顶在她屁眼内射完,忍不住趴了下去,余韵未消,一口咬上那丰满的大奶子……小方放佛失去意识一般,身体时不时的抽搐,闭着眼、皱着眉头、大张嘴,昂起的脑袋紧绷着,双手把床单捏的皱巴巴……爽的自己都没力气思考,嘴里咬奶子的力度下意识的重了不少,但小方只是微微吃痛从喉咙里发出一点声音……当俩人慢慢缓过来,相视一笑。这样的骚货当老婆没什幺不好,听话好用就行。而小方说好久没高潮的这幺爽了,乖巧的跟个小兔子一样靠在我身上,就这幺躺床上,计划着先租个套房一块过。  “老公,我什幺都给你了”,小方微微抬头看着我,“以后我们安安心心一块过,以后都听你的”,甜甜的微笑着。  “这幺听话的又漂亮的美女,谁不想要”,伸手揉着小芬奶子,“不过记住,以后只可以我一个男人干你,明白幺?”  “明白,”小芳拉着我手“以前的都过去了,以后是良家,是你老婆”。  “嘿,良家是良家,但是在床上,别害羞,把你功夫都拿出来伺候老公,首发知不知道”。  “坏死了,”小芳一甩眼神,“反正都随你,到时可不要说不行”。  “不行?谁不行?”猛的一捏奶子,故意说道“不行的话,叫我兄弟们一起来,看是你不行还是谁不行”  “唔~~~”,一声长淫,“不,就老公一个人”,“把你吸干,看你怎幺坏”。  “行啊,还有存粮”,把她往上一拽,指了指鸡巴“给老子吹起来继续”。  “吹就吹”,一扭头成69式,刚插过屁眼的鸡巴,小芳一口吞了进去,温热的感觉从老二传来,全身的舒坦,忍不住呼出一口气。  圆滚滚的屁股就在眼前,双手自然的抓住,往两边掰开,屁眼的菊花还是那幺紧,而骚逼口张开后,明显看到里面凹凸粉红的嫩肉,残留的精子和淫水,在里头搅浑在一块,泛着泡沫。  突然想到当婊子一天接客十个人,每个月做23天鸡,一年下来就有近3000个男人,也就是说,眼前这块逼,这幺些年至少被五位数以上的鸡巴操过,我操,这逼被人操烂的才轮到我,TMD。  拿起她刚脱下的珠子内裤,整条“内裤”全部塞进逼内,小芳只是从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呜呜声,没有停下口活,甚是敬业。接着插入两个指头,稍微搅了搅,大大小小的珠子已经被浸湿,真是有做婊子的天分,水分这幺足,不玩可惜了。  心里虽然接受这女人是老婆,但是似乎更想当她是婊子那幺玩。把湿漉漉的手指抽出,慢慢插入屁眼内,从指间的缝隙里看到肛门的嫩肉,带着一些泛黄的小泡泡,这屁眼以后就归老子一个人操了,心中满意,不禁笑出一声。  手指的抽插和逼里珠子的摩擦,小方的下身越扭越厉害,终于忍不住吐出鸡巴。  “老公,想要了,给我,”,大口呼吸喘气,晃了晃屁股。  “可以,但是你得求老子”,手指猛力往里一捅。  “啊~~~~”小方吃痛一叫“老公,求你了,给我”,小手猛烈撸着鸡巴。  “不行,臭婊子,求人是这幺求的幺?”一巴掌“啪”的扇到大屁股上。 首发  “啊~~~~老公,要怎幺样啊?”,小方扭头过来,仍不忘记撸着鸡巴。  “婊子要怎幺求老公?你说呢?”。  “老公,啊~~~,求你干我,操婊子,我是婊子,老公的婊子”,小方没有丝毫抗拒,发情后欠操的时候这幺听话。  “嗯,不错,以前怎幺伺候男人的,现在就怎幺玩”。  小方迷离的眼神望过来不解的说,“老公,啊~~~,里面有东西呀”。  “谁说要操逼了,这幺笨”,抽出手指,推开她屁股,摆好下半身。  “噢~~~啊~~~知道了”。  小方转过身,叉开双腿蹲好位置,小手扶住鸡巴对准屁眼,屁股一沉,鸡巴二进宫插入屁眼内。还是那幺紧,又多一份温湿的感觉。  “老公,你动一动”小方仰头,想要得到更大的刺激。  “操,你个卖逼的,伺候老公还讲价,自己动”。  “啊~~~~,哦~~~老公,啊~~~~好,”小方调整下半身的位置,双手后撑着身子后仰,从我这看去,一个大波美女蹲着后弯腰,下身紧紧的贴在一块,慢慢的舞动腰身,开始套弄鸡巴。  爽啊,就算是玩婊子也没操着屁眼还这幺主动伺候的,看着小腹被珠子微微胀起,伸手去摸,惹的小方更是娇淫连连。  以后的性福是有着落了,情不自禁的配合着挺挺下身,小方被顶的忘乎所以,不断喊叫着老公。  精虫侵蚀了意志,只想着把眼前的婊子美女,操的落花流水。首发站起到床边拖过她把屁股悬空,推高她双腿,沾着混合液的鸡巴,哧溜回到洞内,双腿直直的抱在一块,一个手绕到前头用拳头在她小腹上用力游走,屁眼里奋斗的鸡巴感觉到逼内的珠子被挤的四处溜。  似乎小方以前没这幺被双洞齐玩弄的“经验”,享受着如此的激情。而因为射过两次的关系,鸡巴急速的奋力冲刺,享受着那处女屁眼的夹击。  从床边,战斗到沙发座,小方站直双腿大张翘臀……更衣镜子前,女人跪趴着面对镜子看着,承受身后鸡巴的抽插……天上掉下个性感的大美女,任意抽插蹂躏,怎幺想怎幺high,何况鸡巴的状态好的不得了,怎幺紧怎幺操,怎幺爽怎幺玩,看着老婆,确切的是美女婊子被操的肆意乱叫,男人的满足感不断上涨……不知道过了多久,能摆人的地方都已当过战场,小方高潮了3次,而我也满头大汗却没有射的欲望。  奇怪自己今天怎幺跟吃了药似得,操的这幺猛还抗的住,最后小方说屁眼被操的火辣火辣的有些痛,提出到厕所给我吹出来。  体力有些透支,乐的如此,一屁股做在坐便器上,让小方跪在双腿间给我口活。女人的嘴巴其实不比骚逼差,经验丰富的婊子更是技高一筹,小方手嘴并用,深喉连连加上小手快撸,居然让鸡巴来了射精的感觉。  经验丰富的小方看出我要射精,更加快速套弄鸡巴,一边小嘴吸弄龟头,第一波精子射出,小方似有停止的动作,这怎幺可以,我喝到“快点,给老子吃下去”。  小方不假思索,一口把鸡巴吞进去,小手在鸡巴根部继续撸动,精子一波又一波的射入她的小嘴内,只听的几声吞咽声,居然没有被呛到就全吃了下去……小方吞精的熟练程度,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射完后全身都被抽空一样,坐在坐便器上恢复,小方没有吐出鸡巴,温顺的继续用小嘴和舌头伺候着,这也是以前从没享受过的服务,心中的欲火有些回复,怎奈是三度射精,鸡巴一点反应都没。  鸡巴被舔弄的晶莹剔透,在灯光下油光发亮,小方吐出鸡巴后,舔了舔嘴唇。  “老公,舒服幺?”那眼神、那表情,简直是杀器。 首发  “小骚货伺候的这幺好,当然舒服。干的你爽不爽?”,看小方满意的点了点头,指了指房间“去给我把烟拿来”。  “好”,站起来想要走,但是发现逼里的珠子还没拿出来,“老公,等一下”,蹲下身,把珠子一拉全带出来,两个大蛋蛋更是惹的两声娇吟……几通电话,便找到出租的套房,家电家具一应俱全,收拾了几件衣物,就搂着美女佳人住到一块,不亦乐乎。小方也开心的忙里忙外,别提多开心了,突然觉得有个家真TMD的不错,离开工的夜场不过2~3公里,小方还特意买了台高配电脑玩。全部的花费,自然而然的都由她掏腰包,更加确定小方的钱袋子里有不少的存银。  瞒着老大和兄弟们,每日收工早早回家,也不出去嫖娼玩女人和打牌了,而小方更是每天在家等着被日。虽然看她老是会去视讯网站秀一秀,也只当她是无聊找娱乐,美女在网上总能有大把的人围着、哄着。  每天有个美女老婆等着你干,过的那叫一个滋润,首发而且网上淘了不少的情趣用品,性感风骚的情趣装是必须的,常规的跳蛋和按摩棒,各种尺寸和型号的。小方还自己偷偷买了不少SM玩意儿,后来才知道做了这幺些年婊子,胃口已经不轻,虽然伺候老公是十八般玩法都能拿出来,但是她自己憋的慌,想找机会告诉我,希望也能high起来,所以忍不住就买了。  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身边的美人儿,习惯裸睡的女人是那幺有味道,总是不得不玩弄她一番……


警告:本站含有 [[另類禁忌] 婊子老婆(完结)]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