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欢愉的地方◆◆◆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妻子欢愉的地方
 家里的浴缸不小,容下两个人也不显得局促。这原是我和妻子梦柯欢愉的乐园,不过梦柯工作辛苦,经常要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落在地上的时间都不多,一起共浴的机会更是少的可怜了。这本是我心中的一个小小的缺憾,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来弥补。家还是这个家,我还是我,不过女主角却是我的女儿——许子衿。真是天意弄人,没有谁能主宰命运。夜幕降临,洗去了一天的喧嚣和浮华,留下一片安宁和寂静。浴室里水雾缭绕,窗子上也结了一层淡淡的水雾,模模糊糊的,透过窗子只能依稀看见淡淡的光影。子衿和我一起躺在浴缸里,她偎依在我的怀里。我们悬浮在水中,我压根感觉不到子衿的重量,她娇小的身子若即若离的摩擦着我的身体。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肉棒正好被她修长的双腿夹住,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小小阴户的形状。我的双手也没闲着,捂在她正在发育的娇乳上,轻轻的搓揉着。子衿的皮肤很白,没有一丁点儿瑕疵。子衿的奶子又嫩又软,在我的手中不停的变换着形状。她的乳头颜色很正,好似雪地里的红梅。她仰着头轻轻闭着眼,嘴巴里呜呜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满脸潮红,有些呆呆的,很是可爱。我很想问问她,到底在说些什么,可是我不敢,我害怕问了之后,我就再也看不到这样的美景了。浴室里有些闷,我顺手打开了排气扇。子衿也睁开了眼睛,有些迷离的看着我,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没有了往日跳脱的模样儿。这个时候的子衿,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和风情,让人春心摇曳。“爸爸,你怎么把排气扇打开了。”“有些闷,开起来透透气。”“咦,为什么窗帘没拉上。”“一边看外面的风景一边洗澡不是挺好的嘛。”“噢。”子衿噢了一声就低下了头,好像在想些什么问题。“在想什么呢!”“真想知道?”“是啊!”“不后悔?”“呃……不后悔吧!”看到子衿那古怪的表情,我有些动摇了。“我在想,原来许天舒还有露阴癖这种嗜好,真是人不可貌相,原来人可以这么变态。”小丫头一副大有深意的样子看着我。“臭丫头,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我被她看的有些毛毛的,赶紧呵斥道。“啧啧,我哪里胡说了,洗澡不拉窗帘,这不是正好让人观光么。不是变态是什么?”“臭丫头,你这个狗嘴吐不出象牙。”“咯咯,许天舒,你一口一个臭丫头,是恼羞成怒了吧。别怕,我不会嫌弃你的。再说狗嘴本来就是吐不出象牙的,这是常识问题。”小丫头眼睛如一弯新月,咯咯的笑了起来。“……”比起斗嘴,就是一百个我也不是这个小丫头的对手,沉默才是最犀利的武器。“爸爸,生气啦?”“……”“真生气了啊?”“……”“还男人呢,真小气,人家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啦。”“洗澡都能洗成变态,我小气?”“嘻嘻嘻嘻,洗洗更健康嘛!”小丫头笑的花枝乱颤。“你还笑呢!”“人家就是想笑嘛。”“你就是喜欢拿爸爸寻开心是吧?”“爸爸,你知道吗?你郁闷的样子特别可爱。”“你啊,就会欺负爸爸!”我重重的捏了捏子衿的小乳房,子衿吃痛的直叫唤。“喂,许天舒,很疼的耶。”“哼哼,谁叫你胆敢欺负爸爸,只是略施小惩而已。”“嘻嘻,这就算欺负啦,要是把我的手段施展开来,那你老人家岂不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子衿捂嘴笑道。“哇,那我可是要先下手为强了。”我把手伸到水下,抠在子衿的小屄儿上.子衿的小屄儿嫩嫩的,我毫不费力就把手指插了进去,娇嫩的阴道壁把我的手指头儿包裹的紧紧的,十分舒服。“我才不怕你呢,不就那么回事儿嘛,又不是没做过。”“哟,行啊你,才开苞没几天,就开始横起来了啊。”“什么开苞,难听死了,搞的人家跟那啥一样的。”“那你觉得应该叫啥。”“嗯……应该叫……应该叫爱爱。”子衿想了想,面带红晕的说道。“为什么要叫爱爱啊!”“嗯……这个……因为人家……人家……哎,许天舒,你烦不烦啊。”子衿想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脸蛋越来越红,好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也不知道是我的手指的功劳,还是想到了什么羞人的事情,不好意思说。“好好好,爸爸不问,爸爸想在这里和你爱爱,好吗?”我咬着子衿小小的耳垂柔声说道。“这里啊……不好吧,爸爸,不如我们快快洗完,到床上去好吗?”子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拒绝了。别看子衿一副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其实在骨子里是一个非常传统非常害羞的小女生,一旦到了床上,就变的很生涩,看来要让她放开还是需要时间的。这种事情也急不得,我自然有足够的时间慢慢“调教”她。“乖子衿,别去了吧,就在这里来一次嘛,你看看,爸爸已经好硬了哦。”我拉起子衿的手,放在我的肉棒上。“啐,讨厌鬼,我才不看呢,许天舒你真流氓。”小丫头的脸刷的一下全红了,把脸别到一边去了,不过那只白嫩嫩的小手儿却还抓着我的肉棒,替我轻轻的套弄。小丫头的手又嫩又软,手掌心里没有一丝老茧,套弄我的肉棒也是一种另类的享受。在我的玩弄下,子衿的阴道也越来越滑腻,显然已经动情了。“好子衿,就让爸爸在这里爱一次好吗?”我一边说一边加大了手指的抽插力度,子衿更是娇喘连连了。“别啊,爸爸,反正……反正已经洗差不多了,我们……我们还是到床上好吗?呜……口水流下来了,这种感觉好讨厌。”子衿的脸蛋儿泛起可爱的红晕,眼睛也迷离起来,说起话来都不利索了,晶莹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子衿的身体实在太敏感了,几根手指头就让她美成这样了,真是一个贪吃的小丫头。“那我们擦干身子到床上好吗?”“嗯……”“今天去你房间好吗?”“嗯……不要嘛。”“爸爸就想在你的房间爱一次嘛。”“好……好吧,不过你要注意点,不可以把我的房间弄脏噢。”子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好好好,爸爸什么都听你的。”“爸爸,你帮我把身体擦干,我没力气啦!”子衿倒在我身上嗲嗲的说道。帮小丫头把身体擦干,用浴巾一裹,就把她抱了起来,小丫头的身子软软的,体重也很轻,抱在怀里感觉不到重量。“爸爸,我还没穿衣服哩!”“甭穿了,反正等等还要脱掉,麻烦不是。”“讨厌!”“嘿嘿,每次弄上了,也不知是谁叫的那么大声。”“下流!”子衿嗔怒,用粉拳给了我一记,满脸娇羞,一头扎在我的怀里。自从小丫头上中学之后,她的房间一直就是我无法涉足的禁地。上一次是什么时候进她的房间,我也记不得了。总而言之,子衿小小的房间对我来说就仿佛是另一个世界。我的心有些莫名的悸动,当我推开房门那一刹那,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界。布娃娃,满世界的布娃娃,桌上、地板上、床上、墙上都是,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少女独有的清香。我都怀疑是不是穿越到了童话世界里去了。“怎么了,看呆了。”“嗯。”我傻傻的点了点头。“该不是,你都没进来看过吧。”“没有,你又不让。”“你不会偷偷溜进来啊,我又没锁门。”“你不是说,那是侵犯人权嘛,你会去消费者委员会告我的,我可不想当伪劣爸爸。”“真是笨蛋。”“喂,臭丫头,你又说我笨。”“你就是笨啦,笨蛋爸爸,吻我!”小丫头双手环着我的脖子,轻轻的闭上了双眼,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我自然不会再去和小丫头闹别扭,做出那种焚琴煮鹤的事儿。我毫不犹豫的吻在小丫头薄薄的嘴唇上,小丫头唔了一声,把我抱的更紧了。今天小丫头心情不错,格外的热情,十分配合我。主动的伸出小粉舌和我纠葛在一起。体液的交流,让我们不分彼此,做爱固然舒爽快意,但是接吻却更能培养感情和暧昧,也最容易动情。舌头在彼此追逐,小丫头玩的乐此不彼,我的双手也没闲着,在她的身上到处游走,抚摸她纯美酥软的身体。一阵长吻,唇分之时,小丫头大口大口喘着气。“唔,差点憋死我了。”“刚才舒服吗?”“嗯。”子衿害羞的点点头。别看小丫头平时古灵精怪的,到了床上就会很听话,很乖。不过她因为爱爱时间短,还有些放不开,很多动作都是不肯做的。我把她轻轻的放到床上,吻了吻她的脸蛋儿。“子衿,还记得你刚才说过的话了吗?”“我说了什么了呀?”“我给爸爸舔,你说过了到了床上就会满足我的哟。”“这个……我有说过嘛?”子衿媚眼一瞥,娇滴滴的说道。“当然说过了。”“我不记得噢。”“难不成说出去的话,十几匹马也难追的子衿要赖账?”“谁说我要赖账,舔……舔就舔嘛!”到底舔了没有呢,这个……家里的浴缸不小,容下两个人也不显得局促。这原是我和妻子梦柯欢愉的乐园,不过梦柯工作辛苦,经常要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落在地上的时间都不多,一起共浴的机会更是少的可怜了。这本是我心中的一个小小的缺憾,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来弥补。家还是这个家,我还是我,不过女主角却是我的女儿——许子衿。真是天意弄人,没有谁能主宰命运。夜幕降临,洗去了一天的喧嚣和浮华,留下一片安宁和寂静。浴室里水雾缭绕,窗子上也结了一层淡淡的水雾,模模糊糊的,透过窗子只能依稀看见淡淡的光影。子衿和我一起躺在浴缸里,她偎依在我的怀里。我们悬浮在水中,我压根感觉不到子衿的重量,她娇小的身子若即若离的摩擦着我的身体。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肉棒正好被她修长的双腿夹住,甚至可以感觉到她小小阴户的形状。我的双手也没闲着,捂在她正在发育的娇乳上,轻轻的搓揉着。子衿的皮肤很白,没有一丁点儿瑕疵。子衿的奶子又嫩又软,在我的手中不停的变换着形状。她的乳头颜色很正,好似雪地里的红梅。她仰着头轻轻闭着眼,嘴巴里呜呜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满脸潮红,有些呆呆的,很是可爱。我很想问问她,到底在说些什么,可是我不敢,我害怕问了之后,我就再也看不到这样的美景了。浴室里有些闷,我顺手打开了排气扇。子衿也睁开了眼睛,有些迷离的看着我,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没有了往日跳脱的模样儿。这个时候的子衿,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妩媚和风情,让人春心摇曳。“爸爸,你怎么把排气扇打开了。”“有些闷,开起来透透气。”“咦,为什么窗帘没拉上。”“一边看外面的风景一边洗澡不是挺好的嘛。”“噢。”子衿噢了一声就低下了头,好像在想些什么问题。“在想什么呢!”“真想知道?”“是啊!”“不后悔?”“呃……不后悔吧!”看到子衿那古怪的表情,我有些动摇了。“我在想,原来许天舒还有露阴癖这种嗜好,真是人不可貌相,原来人可以这么变态。”小丫头一副大有深意的样子看着我。“臭丫头,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我被她看的有些毛毛的,赶紧呵斥道。“啧啧,我哪里胡说了,洗澡不拉窗帘,这不是正好让人观光么。不是变态是什么?”“臭丫头,你这个狗嘴吐不出象牙。”“咯咯,许天舒,你一口一个臭丫头,是恼羞成怒了吧。别怕,我不会嫌弃你的。再说狗嘴本来就是吐不出象牙的,这是常识问题。”小丫头眼睛如一弯新月,咯咯的笑了起来。“……”比起斗嘴,就是一百个我也不是这个小丫头的对手,沉默才是最犀利的武器。“爸爸,生气啦?”“……”“真生气了啊?”“……”“还男人呢,真小气,人家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啦。”“洗澡都能洗成变态,我小气?”“嘻嘻嘻嘻,洗洗更健康嘛!”小丫头笑的花枝乱颤。“你还笑呢!”“人家就是想笑嘛。”“你就是喜欢拿爸爸寻开心是吧?”“爸爸,你知道吗?你郁闷的样子特别可爱。”“你啊,就会欺负爸爸!”我重重的捏了捏子衿的小乳房,子衿吃痛的直叫唤。“喂,许天舒,很疼的耶。”“哼哼,谁叫你胆敢欺负爸爸,只是略施小惩而已。”“嘻嘻,这就算欺负啦,要是把我的手段施展开来,那你老人家岂不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子衿捂嘴笑道。“哇,那我可是要先下手为强了。”我把手伸到水下,抠在子衿的小屄儿上.子衿的小屄儿嫩嫩的,我毫不费力就把手指插了进去,娇嫩的阴道壁把我的手指头儿包裹的紧紧的,十分舒服。“我才不怕你呢,不就那么回事儿嘛,又不是没做过。”“哟,行啊你,才开苞没几天,就开始横起来了啊。”“什么开苞,难听死了,搞的人家跟那啥一样的。”“那你觉得应该叫啥。”“嗯……应该叫……应该叫爱爱。”子衿想了想,面带红晕的说道。“为什么要叫爱爱啊!”“嗯……这个……因为人家……人家……哎,许天舒,你烦不烦啊。”子衿想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脸蛋越来越红,好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也不知道是我的手指的功劳,还是想到了什么羞人的事情,不好意思说。“好好好,爸爸不问,爸爸想在这里和你爱爱,好吗?”我咬着子衿小小的耳垂柔声说道。“这里啊……不好吧,爸爸,不如我们快快洗完,到床上去好吗?”子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拒绝了。别看子衿一副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其实在骨子里是一个非常传统非常害羞的小女生,一旦到了床上,就变的很生涩,看来要让她放开还是需要时间的。这种事情也急不得,我自然有足够的时间慢慢“调教”她。“乖子衿,别去了吧,就在这里来一次嘛,你看看,爸爸已经好硬了哦。”我拉起子衿的手,放在我的肉棒上。“啐,讨厌鬼,我才不看呢,许天舒你真流氓。”小丫头的脸刷的一下全红了,把脸别到一边去了,不过那只白嫩嫩的小手儿却还抓着我的肉棒,替我轻轻的套弄。小丫头的手又嫩又软,手掌心里没有一丝老茧,套弄我的肉棒也是一种另类的享受。在我的玩弄下,子衿的阴道也越来越滑腻,显然已经动情了。“好子衿,就让爸爸在这里爱一次好吗?”我一边说一边加大了手指的抽插力度,子衿更是娇喘连连了。“别啊,爸爸,反正……反正已经洗差不多了,我们……我们还是到床上好吗?呜……口水流下来了,这种感觉好讨厌。”子衿的脸蛋儿泛起可爱的红晕,眼睛也迷离起来,说起话来都不利索了,晶莹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子衿的身体实在太敏感了,几根手指头就让她美成这样了,真是一个贪吃的小丫头。“那我们擦干身子到床上好吗?”“嗯……”“今天去你房间好吗?”“嗯……不要嘛。”“爸爸就想在你的房间爱一次嘛。”“好……好吧,不过你要注意点,不可以把我的房间弄脏噢。”子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好好好,爸爸什么都听你的。”“爸爸,你帮我把身体擦干,我没力气啦!”子衿倒在我身上嗲嗲的说道。帮小丫头把身体擦干,用浴巾一裹,就把她抱了起来,小丫头的身子软软的,体重也很轻,抱在怀里感觉不到重量。“爸爸,我还没穿衣服哩!”“甭穿了,反正等等还要脱掉,麻烦不是。”“讨厌!”“嘿嘿,每次弄上了,也不知是谁叫的那么大声。”“下流!”子衿嗔怒,用粉拳给了我一记,满脸娇羞,一头扎在我的怀里。自从小丫头上中学之后,她的房间一直就是我无法涉足的禁地。上一次是什么时候进她的房间,我也记不得了。总而言之,子衿小小的房间对我来说就仿佛是另一个世界。我的心有些莫名的悸动,当我推开房门那一刹那,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界。布娃娃,满世界的布娃娃,桌上、地板上、床上、墙上都是,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少女独有的清香。我都怀疑是不是穿越到了童话世界里去了。“怎么了,看呆了。”“嗯。”我傻傻的点了点头。“该不是,你都没进来看过吧。”“没有,你又不让。”“你不会偷偷溜进来啊,我又没锁门。”“你不是说,那是侵犯人权嘛,你会去消费者委员会告我的,我可不想当伪劣爸爸。”“真是笨蛋。”“喂,臭丫头,你又说我笨。”“你就是笨啦,笨蛋爸爸,吻我!”小丫头双手环着我的脖子,轻轻的闭上了双眼,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我自然不会再去和小丫头闹别扭,做出那种焚琴煮鹤的事儿。我毫不犹豫的吻在小丫头薄薄的嘴唇上,小丫头唔了一声,把我抱的更紧了。今天小丫头心情不错,格外的热情,十分配合我。主动的伸出小粉舌和我纠葛在一起。体液的交流,让我们不分彼此,做爱固然舒爽快意,但是接吻却更能培养感情和暧昧,也最容易动情。舌头在彼此追逐,小丫头玩的乐此不彼,我的双手也没闲着,在她的身上到处游走,抚摸她纯美酥软的身体。一阵长吻,唇分之时,小丫头大口大口喘着气。“唔,差点憋死我了。”“刚才舒服吗?”“嗯。”子衿害羞的点点头。别看小丫头平时古灵精怪的,到了床上就会很听话,很乖。不过她因为爱爱时间短,还有些放不开,很多动作都是不肯做的。我把她轻轻的放到床上,吻了吻她的脸蛋儿。“子衿,还记得你刚才说过的话了吗?”“我说了什么了呀?”“我给爸爸舔,你说过了到了床上就会满足我的哟。”“这个……我有说过嘛?”子衿媚眼一瞥,娇滴滴的说道。“当然说过了。”“我不记得噢。”“难不成说出去的话,十几匹马也难追的子衿要赖账?”“谁说我要赖账,舔……舔就舔嘛!”到底舔了没有呢,这个……



上一篇:帮少妇修电脑 下一篇:舅妈的美唇穴
警告:本站含有 [妻子欢愉的地方]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