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池渊的婊子们】【第十八章 过去与心结】【作者:逆流星河】◆◆◆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十八章 过去与心结】【作者:逆流星河】
本帖最后由 pzx3000 于 2018-2-24 00:07 编辑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十七章 我们也做吧】【作者:逆流星河】  【杏吧原创】春暖花开,杏吧有你。欢迎加入http://sex8.cc——原创作者:逆流星河  第十八章 过去与心结        “我们,也来做吧。”杏吧首发  孙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但她又很明白自己在说什么。  她只知道一件事……现在的她,满脑子都是眼前这个男人,和他那具藏在衣服下的身体。  我,我才不是因为他和张晓天的关系呢,对……我只是自己想要了,是我自己想要了。  不停地在心中催眠着自己,孙鸯不停拉近着自己与男人之间的距离,直截了当的,把手放在了男人的腰带上。  她肯定不会拒绝的吧?  孙鸯对于自己的魅力还是有一定自信的。而且刚才,在浴室的时候,眼前的男人不是那么的性奋的吗?  对,肯定可以的,他不会拒绝的。  隔壁那个陌生女人的呻吟声又开始激昂起来,那包含情欲的声音让孙鸯都觉得脸红,但也吹响了她进攻的冲锋号。  她扣住男人的腰带,决定更进一步。于是她将自己的身体都贴在男人的身上,伸长了脖子,将自己的脸凑到了男人的脸前。  她在索吻,生平第一次,她将自己的唇完全奉献到了一个男人的眼前。  这可是本小姐第一次主动送上门哦。  你可要领情,一定,要把我吃掉。  然后……  放过苏梦梦,选我吧?  送上门的香唇,本挡在了一扇由手掌组成的门前。  男人拦在身前的手,让她所有的动作都僵在了原地。  孙鸯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第二次拒绝了她的男人。  她明明能够从男人的眼中看到欲望的,经历了那么多个男人,她相信自己不会看错的。  但眼前的男人……确确实实,拒绝了她。  她听到男人如此说道:  “我说过了,我今天,不是来做这个的。”  --分割线--  被顾大鹏第二次表示出拒绝的孙鸯,有些愤愤不平的坐回了座位上。  她抬起头,看着顾大鹏的眼睛中甚至涌现出了泪花。  “我,就那么没有魅力吗?”  对于她的发问,顾大鹏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平心而论,孙鸯的条件其实不必苏梦梦差……当然,如果只是比胸前的某些尺寸的话,孙鸯这辈子估计都赶不上苏梦梦,但其他的条件,孙鸯还是可以跟苏梦梦叫一下板的。  顾大鹏也必须承认,他是一个男人,一个在很多时候都会选择忠诚于自己欲望和本能的男人。但现在……他不想就这样和眼前的女人发生关系。  于是他只得用这样的话做出解释:“这不是你有没有魅力的问题,而是我想不想的问题。抱歉,我现在不想做这些。”  此时,隔壁包间里的声音已经渐渐停歇下来了。寂静一片的包厢内,只有孙鸯不甘的视线和顾大鹏坚定的目光在空中无声的交锋。  最后……孙鸯还是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她放松了身体,整个人像是瘫倒在沙发上一样。她的眼睛没有看向顾大鹏的方向,只是语气无力地说:“问吧,关于苏梦梦,你想知道什么。”  孙鸯认输了,不是向眼前的这个男人,而是向她那位她一直都无法超越的室友。  梦梦,我败了。不管你是使出了什么样的手段,但你的确让这个男人因为你而把持住了自己,就这一点……你赢了。  孙鸯不想承认这是她的魅力不足,她也不会承认的。  而顾大鹏,在听到了孙鸯说出这句话后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他终于达成了自己开始目的的第一步。  他看着孙鸯,开口问出了自己第一个问题:“你和苏梦梦,认识很久了吗?”  “不算很久……不过,时间也不短了,”孙鸯道,“她,我是说苏梦梦大概是两年前才来的本市吧,一开始她是自己住的,后来为了节省房租,我就和她住在了一起。”  “你和她住在一起?”  “对,我们是室友。”这些信息,本来孙鸯是不打算直接告诉顾大鹏的。但在眼前的男人经历了两次她的主动都无动于衷后,她也失去了继续隐瞒的兴趣,索性将情况全盘托出。  “你说苏梦梦是两年前才来本市的,那她是外地人?她的家在哪儿?”杏吧首发  “这我怎么知道……而且,我自己也不过是在三年前来的本市,这些情况估计只有丁倩知道。”孙鸯道。  “丁倩?”注意到她提提到一个陌生人名的顾大鹏追问道:“丁倩是谁?她和苏梦梦是什么关系?”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我隐约听到过一些事情,貌似苏梦梦一开始就是被丁倩带到这一行的。”孙鸯如实回答道。  这个时候,她突然一反之前的无精打采,无神的眼睛重新射出光芒,盯住了顾大鹏。  “我说,你为什么要问苏梦梦的事情?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是她的什么人?男朋友?”  对于孙鸯的一连串疑问,顾大鹏只能选择性的做出回答。他开口道:“我和苏梦梦……有些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的关系,你只要知道我很关心她就行了。”  “关心她?”孙鸯冷笑了两声,“你们这些男人的‘关心’,恐怕只在上床前有用吧?我也和你敞开了,我不相信你会真的去关心她,她是干什么的你应该也不会不知道,你会真的关心她?”  顾大鹏握紧了拳头,道:“我,的确知道她在做什么样的……工作,但这和我对她的关心毫无关系。”  “让我猜猜,你是怎么和她认识的。”孙鸯突然切到了另外一个话题,她打量着顾大鹏,接着开口道:“你是她的金主?还是说备胎?那小妮子的手机里可是有不少傻不拉几等着给她花钱的男人……等下,我记得上次是你拿走了她的手机对吧?她还因为这个喊上了我去找你要,那你就是金主了吧?你给她花了多少钱?”  顾大鹏猛地砸了一下桌子。剧烈的震动和声响让孙鸯噤若寒蝉。  他剧烈的喘着粗气,然后用压抑着怒气的声音道:“我……不是她的金主,我也没在她身上花钱!”  “生什么气啊,我就是实话实说,弄哈煞我啊。”孙鸯拍了拍胸口,她接着道:“我说的也都是实话……你可能不知道苏梦梦那妮子私底下是什么样,但她身边是从来都没缺过男人,好多都是主动凑到她身边心甘情愿给她花钱的。你说你没给她花过钱,那可能是她看你比较顺眼,但你要想清楚,她不是你能养活起的,别的不说,她可是一直被一个有钱人包养着的,那个……”  “你说的是靖远?”顾大鹏打断孙鸯,“如果你说的是他的话,那我只能告诉你我见过他本人,顺便,我很不喜欢他。”  “你,认识他?”提到靖远的名字,孙鸯的脸上瞬间露出了惊恐不已的表情。她重新打量着顾大鹏,突然开始小声嘀咕着:“难怪啊……怪不得是张晓天的朋友。我就说你们这些有钱人,全都是一样的奇怪。”  顾大鹏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但他猜也猜的出那不是什么好话。他忽略孙鸯的碎碎念,继续问道:“你认识靖远吧?我从张晓天那里听说,苏梦梦和靖远是经过你介绍认识的?”  “是这样没错……”孙鸯说着,却有些欲言又止。  顾大鹏看着她,开口催促道:“还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别在这儿遮遮掩掩的。”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的,我就不顾及什么姐妹情了。”孙鸯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她看着顾大鹏,开口道:“那个叫靖远的男人,是个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的怪胎,虽然在那群有钱人里面他算是比较温柔的,但奇怪起来提出来的要求能让你怀疑他的脑子到底是用什么做的……咳咳,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早就受不了他那些稀奇古怪的要求,然后就和他拜拜了,但苏梦梦不一样。你刚才说的其实不对,不是我把苏梦梦介绍给了靖远那个男人,而是苏梦梦主动要求我帮她联系的。”  “苏梦梦,她……主动要求你?”顾大鹏重复着孙鸯的话,有些无法置信。  “对,就是她自己主动的。”说到这里,孙鸯突然用十分可怜的目光看了看顾大鹏,“我可和你讲啊,苏梦梦那妮子其实自己一点儿都不缺钱的,我早就和她说她赚了那么多的钱,自己又舍不得花,不如早点儿回家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过安稳日子算了,但她从来都不带听的。那次也是,我都从那里吓得跑回来了,她自己却一副好好玩的样子,硬要我带她过去,结果……到现在她都被那个男人当成,当成……什么来着?”  “是叫‘玩具’吧?”顾大鹏替孙鸯说出了那个让他在意不已的名词。  “对对!就是这个。”孙鸯接着道,“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反正要是换我,有那么多钱,就算不存下来,至少也给自己买几件好的包包、化妆品什么的。可是苏梦梦那妮子,平常也就那样,涂个睫毛膏都要用我的,我那也是花了好几百买的啊……”  孙鸯的话瞬间转移到了对苏梦梦平日里如何浪费她化妆品的批判上。顾大鹏有些尴尬,这些话题对他一个大男人来说还是太尴尬了,他咳嗽了几声,打断了喋喋不休的孙鸯。  “关于……苏梦梦在靖远那里的,调教。你,知道什么吗?”  孙鸯因为他的话打了个寒蝉,她往后缩了缩,惊恐地看着他道:“你要干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干……不对,我不是什么都不相干,我只是想……”顾大鹏一时语塞,他真的是觉得无法解释自己的目的。关于自己和靖远的那个“交易”,他不想就这么告诉眼前与此事毫无关联的孙鸯。但如果不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说出来的话,他又会觉得一切都无从说起。  最后,他选择了避重就轻,把他认为能告诉孙鸯的事情说了出来。他开口道:“靖远和我……打了个赌。赌注就是苏梦梦的所有权,我一直都觉得,苏梦梦是个独立的人,她不应该被这么拿来当作物品来交易。所以……”  “所以,你要救她?”  对于孙鸯的反问,顾大鹏想要反驳,却又无法反驳。最后他只能默默地点头,承认了自己发自本心的目的。  孙鸯看着眼前默认了的男人,发出了一声叹息。  “你啊,真的是傻。”  不等顾大鹏出声反驳,她接着道:“我相信你的出心是好的。无论你是被苏梦梦迷住了,还是出于同情,你肯定都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吧?”  孙鸯的话让顾大鹏不得不发问:“难道我做错了?”  “我没有这么说,但是,我必须提前告诉你,”孙鸯道,“苏梦梦是自己选择变成你说的那种‘玩具’的,没有人强迫她,她也不是为了什么人去这么做的。”  但是,在说完了上面这些让顾大鹏心灰意冷的话之后,孙鸯还是补充了一句:“其实我也觉得她这样不正常。苏梦梦这么糟践自己,估计是有什么原因的,我看得出来,她虽然是自愿的,但却不是真心想要这么做。”  “你什么意思?”顾大鹏紧紧盯住孙鸯的眼睛。  孙鸯被他咄咄逼人的视线看的有些紧张,道:“你别这么看着我……我只是说一种可能。虽然我和她不能算是知心朋友,但和她在一起这么些年,又做了这么久的室友,关于她的一些事情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说到这里,孙鸯突然反过来盯住了顾大鹏道:“你昨天,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  “我没有……”顾大鹏本能的就要否认,但回想起昨天白天在宾馆里与苏梦梦发生的一切,他否认的话就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他索性改口道:“我和她昨天是发生了点什么,我可能说了某些话,伤到她了。”  “伤到她?你说了什么话?”  面对孙鸯的追问,顾大鹏只能吞吞吐吐地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可能,是那句话吧,那个,我说了我就算是再怎么也不会出卖自己的皮肉来赚钱什么的。但我那是说我自己,不是说她啊!”  孙鸯叹了口气,道:“你啊,还真的是不知道女人的心思是多么细腻。”  顾大鹏无言以对,只能等着孙鸯的下一句话。  “我也不敢断言你到底是那句话伤到她的心了,但就这句……你知道我们这些人是做什么的,你这句话,就算是说给我听我都会觉得伤心的。我们又不是自己想才做这种事情的,能够好好的过正常人的生活,正常的嫁人,哪个女人不想啊?但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有的时候,就是要你作践自己,来换那点儿活命的钱。”  顾大鹏保持着沉默,对于孙鸯说出的一切,他都无法反驳。杏吧首发  孙鸯接着道:“我不知道苏梦梦心里对你是怎么看的,除了上次要手机那件事,她就没再跟我提过你了。不过啊……你至少可以高兴一下,苏梦梦的心里还是有你的,至少我没见过她为了别的男人把自己灌醉过。”  “灌醉自己?怎么回事?”  孙鸯解释道:“苏梦梦从来都不喝酒,你知道吗?”  顾大鹏摇头,他每次和苏梦梦见面都是直奔主题的做爱,关于苏梦梦平日里生活的小细节,他真的是知之甚少。  “这也不奇怪。苏梦梦她其实也不会把这些随便告诉别人,你只要知道,她平时绝对都不会碰酒,一滴都不会沾,就行了。”  之后,孙鸯看了顾大鹏一眼,接着道:“然后,昨天晚上,我回家就发现苏梦梦把自己灌醉了,而且是彻底的那种大醉……估计现在,她都还睡着呢吧。我搂着她在床上待了一夜,她虽然醉了,但一直都在说什么‘我以为他不一样’,‘他也是这样想的’之类的梦话。我猜,这里的他,说的就是你吧?”  顾大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一方面,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苏梦梦在喝醉的时候还在念叨他,还在想着他的事情,这让他的心情不由得雀跃起来。但另一方面,他的心又像是坠入了冰窖,关于苏梦梦喝酒的契机,以及之前孙鸯提到的他伤到苏梦梦的事情,他没有半点儿头绪。他只能猜是他的那句话伤到了在某些方面异常敏感的苏梦梦,但具体是哪个地方,他觉得除了当面去问苏梦梦他都不会得到真正的答案。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开口道:“孙鸯,你能带我去见她吗?”  “见她?带你去我住的地方?”孙鸯用一声轻笑回应了顾大鹏,“不是我说,你觉得你现在去合适吗?你和她联系过了吧?”  “昨天,我给她发过微信,可是她……”  “她没回复你,对吧?”孙鸯抢在顾大鹏之前说出了实情,“这不奇怪,换我想不理哪个男人,我也会这么做。”  “我就是联系不到她,才会来找你的。”  “那你还真的能想办法,居然想到从我这里去找她。”孙鸯说着,语气中颇有些愤愤不平的味道。她终究还是压抑住了心里的那丝不忿,继续道:“我是可以带你去找她,可是你想过没有,她现在愿意见你吗?”  “这个……我不知道。”顾大鹏如实回答。  “那不就得了。万一她就是不想见你,就是要躲着你,你去找她又有什么好结果。”孙鸯道:“而且,你们两个,确定关系了吗?她说你是她男朋友了吗?”  顾大鹏忍不住苦笑,男朋友?他自己都没想过能和苏梦梦发展成这种关系,直到现在,他都不清楚自己在苏梦梦心中,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见他如此作态,孙鸯也大概明白了,无奈道:“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真的帮不上这个忙。你还是先等她的气消了吧,至少这几天,我不建议你去找她,免得她怪罪到我身上连带着我和她都相处不下去……”  “那你还有什么别的方法吗?”顾大鹏突然冲上前,握住了孙鸯的手,开口道。  孙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男人宽大的手掌完全把她的手包裹了进去,而且那强有力的手劲,让她完全挣脱不开。  老天爷!这个男人在发什么神经啊?  这个时候的孙鸯已经完全不想去勾引顾大鹏了,她现在只想把自己的手从铁钳一般的顾大鹏手中解脱出来。  直到她开始挣扎之后,顾大鹏才发现了自己行为的不妥之处,他忙松开了手,道歉道:“对不起,我激动了。”  “怪不得她生你的气,一点儿都不知道疼女人。”孙鸯活动着手腕愤愤道,顾大鹏摸了摸鼻子,只能尴尬的认下来。  但孙鸯并没有真的生顾大鹏的气,她接着对顾大鹏道:“我是可以帮你想想办法,不为别的,我觉得苏梦梦她一直都在心里憋着什么事情。你要是能帮她把心里的结解开,那对你对她都算是一件好事。”  “你的意思是说,苏梦梦有什么难言之隐?”顾大鹏问道。  “估计是吧,虽然她从来都没对别人说过,我看得出来。”孙鸯看着顾大鹏,突然开口道:“我从来都没见过她给家里打电话,更别说回家了。我猜,她家里就是她的心结。”  顾大鹏默然,他对此也有所察觉。不为别的,之前他用告诉苏梦梦的父母她在卖淫这件事来威胁她,就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这绝对是她非常在意的一件事。  孙鸯继续道:“当然了,做我们这一行的没有哪个会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告诉家里的,不过苏梦梦都来这里好几年了,她刚来的时候很小的,那个年纪就进了这一行,而且她一直都在存钱,我觉得她家里肯定是出事了。”  “等下,你说什么?”顾大鹏忍不住插嘴道,“你说苏梦梦……很小的时候就进了这一行?”  “怎么?你不知道啊?”孙鸯反问道:“你以为她现在才多大啊?她做这一行已经三年了,今年她才20吧,你说她是多少岁出来的?”  顾大鹏再次沉默,苏梦梦的穿着打扮和言谈举止一直都很成熟,他一直都以为苏梦梦是他的同龄人,年龄至少也在25岁上下了。  “算了,你看不出来也正常。谁知道她吃的是什么,两年前胸脯就那么大,现在长得更大了。”孙鸯愤愤不平的嘟哝着,但这一次,她的嘟哝带了更多的嫉妒而不得的滋味。  顾大鹏选择性忽略了孙鸯的碎碎念,开口道:“你刚才说会帮我,那么,你想要什么?”杏吧首发  孙鸯惊奇地看着顾大鹏,道:“我还什么都没开口呢,你倒是很开窍啊。”  顾大鹏耸肩:“如果冒犯到你了我道歉,但我觉得,还是收受公平的好。”  “哼,文化人啊,说什么我听不懂的成语,”孙鸯虽然这么说,但却没有否认顾大鹏的话,她接着道:“没错,我是不会白给你干活,反正我孙鸯也不是什么良家妇女,那我就敞开了说吧。”  顾大鹏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看着他那副荣辱不惊的模样,孙鸯突然想起了一个主意。  虽然,这样或许是会有点儿对不起苏梦梦。但刚才他不是说了,他和苏梦梦还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于是,孙鸯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你,和我做爱吧。”杏吧首发   【未完待续】  字数:5577



上一篇:【三国之女骑天下】【第十五章:蓟城离别】【作者:美腿阿姨】 下一篇:【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第三百九十三章】【作者:P585】
警告:本站含有 [【碧池渊的婊子们】【第十八章 过去与心结】【作者:逆流星河】]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