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禁忌] [长篇]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共107章」◆◆◆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另類禁忌] [长篇]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共107章」
《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第0章作品简介(文案):蓄谋已久的狩猎故事。表裡不一的男主,抖S,佔有欲超强!第一眼见女主就想就地解决了!势必要调教她!高冷不想说话女主,在床上完全没有用武之地的弱女子,被调教隐藏性M!关键词:校园,双处,调教,SM,囚禁,高H文中三观并不代表作者本人三观!切勿攻击!排雷!强迫+性虐+SM+口粗 男主没三观,不要跟他计较三观,就是虐女主身体的,结局HE。——文艺版简介了解一下第一次见到你我就知道。我要毁了你 我要弄脏你的身体。我要让你餘下一生只能和我在一起 这麼深切翻滚著叫嚣著黑暗的慾望 才叫做爱。那些所谓祝你幸福, 愿你找到爱人之类的话都是我放的屁话我就是想这一辈子佔有你 ,连雨拍打在你身上 我都嫉妒。高H 1V1 SM 肉文 甜文
《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第1章我给你两个选择(H!)林荫抱著画板走在小路上,大夏天的太阳照射的她实在有些受不了,两条细嫩的双腿在短裙下快速的走著,要不是為了学分,她才不会顶著这破天气出来把画交给导师看。​还未到门口,楼梯间迎面下来了一个男生,太阳的照射打印在他乌黑的头髮上,男生见到她后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那两颗虎牙也随时展现而出,阳光的照射亮的像是能发光一样,让人怦然心动。超级可爱的阳光男孩……林荫被看的心中一咯噔​,连忙扬起嘴角对他笑笑,準备越过他上楼时,他忽然抓住了自己的手臂。男生骨骼分明的大手紧紧的握著她细嫩的胳膊,不知道是不是她感觉错了,他的手在自己皮肤上蹭了蹭。“你是要去找杨导师吗?”​他的声音清冷如玉,跟他那可爱的虎牙一点都不搭调。林荫点了点头,又听他说道,“杨导师现在不在办公室哦,他在西边的室内运动室,如果你要找他看画的话,我可以跟你一起去,正好我也要去。”​对於他的话,林荫不得不相信,因為两个人是同班的,就算没接触过,也都碰过面,每天耳边传来的八卦几乎都是关於他的。“好。”​她点头应下,他笑的更开心了。两个人并肩走在校园中,林荫比他差了一个半头,这个身高完美的将她挡住了太阳投射过来的光线。简直谢天谢地!“我叫何泽城,我们是一个班的,不知道你认不认识我。”​他说道。林荫点头,“听过。”​她回答的冷漠而简洁,似乎是不想跟他多说一句话。他的眼眸瞇了瞇,没有那阳光的笑,像是看即将逮捕猎物般的炙热。​“林荫。”​他开口叫道她的名字,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带了些薄冷。林荫还没反应过来,又见他微笑道,“你是这个名字对吧。”​她僵硬的点头。以至於為什麼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她也不想去问,燥热的天气,她心情有些不太好。​到了室内运动室,诺大的球场一个人也没​,何泽城说道,“杨导师在仓库整理器材,今天是他值日的。”林荫点头,往前那狭小的仓库门口走去,何泽城​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堆满器材的仓库中一个人也没,林荫诧异的回头望著他,不等她说话,“砰!”​的一声,他将仓库门死死的关上了。黑暗的仓库中只有最上面的小窗户投射进来光线,恰巧照亮了他的脸,没了温柔的微笑,面无表情的望著她,那双眼充满了说不出的烈火。“你要做什麼?”​林荫问道,心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抬脚往他身后走去就要开门。​谁知还没碰到,何泽城直接拽住她的手臂猛地将她拉了过来,他的力气大的吓人,林荫踉蹌了一下,怀中的画板被夺走了。打量著画中那个栩栩如生的金丝雀​,他嘴角牵扯出弧度,没有任何感情,“画的不错,挺好看的。”林荫咽了嚥口水,觉得有些不妙,连画都不要了,就要挣脱开他冲出去。何泽城被她的举动显然有些恼火,直接将那幅画扔在了地上,拽著她的手臂,将她甩倒了身下的体操垫上面。“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林荫握著酸疼的手臂冲他吼道。​男生殷红的薄唇扯出一抹邪恶的弧度,吐出两个字道,“操你!”她睁大了眼睛,显然是被吓到了,颤抖著双唇,“这种玩笑……”​高大的阴影直接落了下来,林荫被擒住了手腕,身子被迫躺平,他的一条腿强制性的分开她的双腿,见他冷冷一笑。“你以為我在开玩笑?”​无言的恐惧涌上来。“不……不,别!”​林荫开始挣脱他,“放我走!不然我要叫人了,你放我走!”“可以啊,你叫个试试!你看会不会有人来这裡救你!”​他那张白皙如大理石一般的俊脸逼近她,邪邪地勾起薄唇道,“知道我有多想操你吗林荫?你的一举一动都能吸引到我,从开学那天我就注意你了,我想操你想的快要发疯了!”她在班里永远是话最少的那个,整日埋在书下面,遮挡住那张清秀娇艳的小脸,大夏天的只穿个短裙,那双腿知道让他多著迷吗!她根本就不知道!还竟然敢穿的这麼少!為什麼?是要去勾引别的男人吗!​让别的男人来操她?别想了,她只能让自己操!把她绑起来操!林荫看著那双桃花眼越来越幽冷,恐怕是来真的。想到这裡她就要拼命挣扎!​“撕啦——”她的胸前忽然薄凉起来,惊恐的睁大了双眼,看著他大力的将自己的白T徒手撕开,裡面蕾丝的文胸暴露在空气中。“滚啊!”​林荫尖叫出声,何泽城兴奋的望著那两团日思夜想的胸部,他就是连打飞机做梦都想著这东西!一双大手直接将她的文胸推了上去,发狂的抓上那肥沃的肉,那团肉在他的手中变换出各式各样的形状,这还不够!​他趴上去贪婪的吸食著她的体香,伸出舌头去舔舐著她柔软的皮肤。真香!林荫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对待,此时的场景直接被羞辱的哭出了声,死死地咬著下唇,挣脱开一隻手,还未落下,就被他重新抓住了。“滚!你滚啊!”​她大声哽咽的尖叫著,这个在她们女生口中个个爱慕的男生,竟然会对她做出这种事!​何泽城大手拽著她的头髮迫使她仰头,头皮传来撕扯的疼痛,见他怒火的瞪著自己,“给我老实点!乖乖让我操你!等我操爽了在考虑要不要放你走!”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放她走的!她要让他操一辈子!林荫被他这副模样给吓到了,​见他跪在自己胸上,扯下皮带拉来裤子拉鍊往下脱去,弹出一个狰狞让人作恶的东西,肿得发紫,抵在自己的嘴边,命令道,“给我舔!”林荫急忙闭上眼睛,眼角挤出了几滴眼泪,她怎麼可能不知道这是什麼东西,让人噁心!​瞧她那副​寧死不屈的模样,何泽城心中的暴虐逐渐用了上来,大手钳住她的下巴,疼痛的骨头都要碎了!“我给你两个选择,是让我把你下巴弄脱臼给我舔?还是你自己主动来!”​他残忍不带一点温度的声音响起。《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第2章以后只准吃我的(H!)下巴上的传来的疼痛越来越烈,她眼眶中不断的涌出泪水,疼痛难以忍受。“我……舔。”她服软了。求他不要捏了,好疼!何泽城咧出胜利者的笑容,一个挺身,直接将自己的东西捅到了她的口中,口腔温暖的唾液包裹著他的鸡巴,顿时让他舒服的传来一声嘆息。“对就这样,用舌头舔,你敢用牙齿,我就直接把你下巴扳脱臼!”他威胁道。那长长的东西直接捅到了她的喉咙中,尿骚味的雄性味道,引来一阵乾呕,一想到这是上厕所用的地方,她的舌头就抵著想要拼命的吐出去。何泽城看穿了她的心思,拽著她的头髮死命的往裡面懟去,嘴不饶人,“给我好好嚐嚐我的鸡巴,舔得这麼舒服,果然生来就是个欠操的货!”他一边说著,一边加大马力的往裡面进进出出,彷彿就是个机器一样,把她当成了任由发洩的飞机杯。林荫抓住他的大腿,被抵乾呕想要呼叫,口中已经有了血腥味,她的口腔被顶破了,疼得她只想开口求饶,却说不出一句话,口水顺著嘴角流下,只能用舌头拼命去舔著,想要他赶紧出去。何泽城爽的闭上了眼睛,不忘拍拍她的小脸鼓励道,“做的不错,果然训练训练你也是会爱上的,以后只准吃我的鸡巴,知道吗?”他是怎麼说出这麼不要脸的话的!她才不会爱上!她恨不得把这东西给咬断!不知道过了多久,林荫的头都要被顶的昏过去了,他忽然低吼一声,口中被释放进了那腥臭的精液!下意识的她想要吐出去,何泽城捏住她的脸颊逼近威胁道,“你要是敢流出去一滴,信不信我把你嘴给操烂!”出於恐惧,她忍著噁心一口咕咚嚥下口中的东西。何泽城拍了拍她的小脸,“就是这样,以后的东西就要好好留著知道吗。”她攥紧了拳头,眼泪婆娑的看著他,沙哑著嗓音“可以放我走了吗?”何泽城瞇著眸子看著她,寒冷的目光让人不禁打著寒战,见他嚣张道,“刚刚只不过是热身罢了,接下来我才要好好享受!”他用手擼动起鸡巴,没过一会儿,那还未软下去的东西再次挺直了起来,长长直直的对準她的脸。林荫想要挣脱他的束缚,推著他的腿想要出来,委屈的咬著下唇,“我不要!你放开我,放我走求你了!”她受不了了,她就没有被这样对待过!“走不走可不是你说了算!”何泽城一隻手死死地握紧她的脖子,眼神发狠,“给我老老实实让我操!再敢说一句走,信不信我在这裡把你操死!”他表情狰狞,一点都不像是在说谎,完全没了那阳光的男孩气,让人恐惧,林荫握住他的手臂,呼吸困难的瞇起了眼睛。谁来救救她,她不要呆在这裡了!谁来救救她!看出了她眼中的不愿意,何泽城愤恨的咬牙,大手伸向了她的双腿之间,不顾她的挣扎,直接将那蕾丝内裤拽下来,摸著那柔软的地方找到了中间的缝隙,修长的中指二话不说插入了进去。“不要!”林荫大声扯破嗓子尖叫道,那裡从未被人触碰过,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去碰过!没有任何湿润让他手指都寸步难行,何泽城揉著她前面的阴蒂,附身咬上她的奶头,不停的吸嚅发出嘖嘖的响声,林荫羞耻的红了脸,推著他的头,却怎麼也挪动不了一丝一毫。身体本能的生理反应来了,他的手指不停的捣腾著她的身体中,她死死地咬著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何泽城抬头,看著那粉色的奶头已经硬了起来,嗤笑一声,“你果然也很舒服的对不对!骚货,奶头都硬了,下面也有水了!”不是,不是骚货!不要这麼说她,她不是骚货!何泽城吸嚅著她粉嫩的奶头,在那奶头周边不停的舔弄著,一会儿再用牙齿咬咬,折腾的林荫直接哭出了声。“我求求你别这样……你放了我好不好,我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求求你放了我!”何泽城的手指往她的小穴裡倒弄著,“这可不是你说的算了,乖乖让我操,待会儿你会爱上这种感觉的,然后天天撅著屁股求我操你!”瞧见下面的水已经够多了,何泽城鬆开了她的脖子,把那手​​指的淫水摸到了梨花带雨的脸颊上,好不可怜。他露出淫笑,揉著自己的鸡巴準备捅进去,谁知林荫看中了时机,直接爬起来就要跑。她要跑,她不能在这裡失身!不能!绝对不能!何泽城表情狰狞,直接掐著她的大腿将她拉了回来,二话不说的扶著自己的鸡巴,一捅到底。“啊!!!”林荫下身撕裂般的疼痛传来。撞破那层膜的感觉是真的爽,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嘆息声。身下的刚刚已经变成了女人的小傢伙还在不停的扭动著身子,彷彿是铁了心的要逃跑。这很让他不高兴!“啪!”他的大手在她的粉嫩的屁股上狠狠地落下一掌,肉眼可见的那巴掌印浮现了出来。林荫快疼死了,用手肘撑著自己的身体叫著,“好疼……求求你出去,好疼!”“啪!”又是一巴掌,她下意识的夹紧小穴。何泽城爽到不行,一边打一边骂道,“骚货!被打了还这麼爽!果然天生就是被操的骚货!”“不是我不是……不要打了,疼啊!”林荫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被他死死地拽著大腿,身后强烈的撞击著她才刚刚开发的小穴。因為有血的润滑,他的进出变的十分简单,“啪啪啪”的声音在这狭小的器材室中迴盪著。林荫哭的不成泣,身体的生理反应让她下身变的十分奇怪起来。何泽城拽著她的长发,迫使她仰著头,老汉推车的姿势,死命的往她身体中撞击著。终於操到了!她是他的,只能让他操!谁都不准抢走,她这被子只能让他操!他要把她操到哭著叫爸爸,求著他去操她!一天不操都受不了的那种!《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第3章乖乖让他一个人操(H!)“求求你了轻点!好疼……疼!”林荫扯破嗓子的吼道,下身的撞击,只想让她乾呕出来!何泽城下身不停歇,趴在她的耳边低吟道,“喜欢这种感觉吗?嗯?你下面出水出的越来越多了!小骚货!”她不是骚货!她不是啊!生理反应让她的腿变的开始软了起来,已经快要跪不住了。何泽城一手撑著地下的毯子,一手搂住她的肚子,那肚皮上已经有他的东西凸起来的痕跡了,可想而知顶的多大。林荫咬著唇不让自己叫出来,只觉得肚皮都快要撑破了,何泽城舔著她的耳朵,“喜欢吗?喜欢就说出来,我可以考虑要不要轻一点。”她呜的哭了出来,“喜欢!喜欢!求求你轻一点,拜託你!好疼……”她快疼死了!救命啊……谁来救救她!何泽城的眼睛全是兴奋,咬住她的后脖颈,身下的力气没有减轻反而更重了。“小骚货,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天天跟我操,我会让你身体彻底适应我,让你再也容不下其他短小的男人!”“不要!疼啊疼!”她撑著手臂往前爬去,何泽城看穿了她的目的,直接狠狠地把她拉了过来,重重一顶,直接顶开了子宫,林荫直接尖叫了出来。“啊爽!”何泽城笑容猖狂的像是个魔鬼,在她的屁股上重重一拍,“你跑什麼跑!我让你舒服呢!再敢给我跑信不信我把你逼直接操烂!”林荫已经彻底软了身子,脸都已经贴住了地面,眼泪汪汪的,跟著他顶著节奏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听著他娇柔的叫声,他把大手放在她的泛红的屁股上摩擦著,然后抬起手就是一巴掌。这种暴虐的快感直接让他爽的快射了出来。林荫像是一潭死水前趴在地上,被顶的头髮懵,何泽城拽著她的头髮,在她耳边问道,“爽吗?”没有任何回应,只有薄弱的喘息声。他重重的盯著,发狠的揪著她的长发,“我问你爽吗!回答我!”他的吼声让林荫直接洩了,她自己都不懂这是什麼反应,眼神迷离,红唇轻啟著,“爽……爽!”温热的液体浇在他的龟头上,何泽城舒服的闷哼一声,鬆开了她的头髮,握住她的两个屁股,“给我接好了!我的东西你一滴都不准给我漏出去!”说著,他冲刺了十几下,积攒浓稠的精液直接射中了她的小穴中,肚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了起来,像是怀孕三个月的孕妇。他并不著急著出来,反而还在顶著,像是一个塞口,堵住那小穴。林荫已经软软一息了,趴在地上动弹不得,脸上被滋润的娇红,毫无反抗之力。為什麼她会这样?好疼!但是好舒服……真的好爽。何泽城恶劣的摁了摁她的肚子,林荫又叫出了声,听他呵斥道,“给我夹紧了!敢出来一滴,我把你操死在这裡!”她恐惧的夹紧了小穴,这让还在裡面的何泽城爽的又硬了起来。那根东西在她的肚子裡开始变大,林荫哭泣著摇头,“不要……我不要了,求求你放过我!好累……”他扯出讥笑,“好啊,叫的好听我就放过你!”说著,往裡面顶了顶,“叫吧,看看你怎麼才能叫的让我满意呢?”“啊……我不知道……”她软软娇娇的声音响起,惹得他一身火。“不知道吗?”他揉著她胸前的两团肉,“那你求我,我就教教你。”林荫吸著鼻子,不得不道,“求……求求你……教教我。”他趴在她的耳边低语著,“求我操你!说你是淫货,求我干你,说再也离不开我!”她咬著唇不吭声,何泽城直接冷声吼道,“说!”“啪!”他一个巴掌又重重的落在她的屁股上。“啊!”林荫沙哑著嗓音尖叫著,他又来来回回的顶著她,哽咽的哭泣著,“我……我是淫货!求求…求求你操我,干我嚶! ”何泽城闷笑著,像是在嘲笑,重重的往前顶著她,“那你离得开我吗?嗯?”“离……离不开……”永远都不要离开他!她只能是他的!永远都是!他像是发疯了一下,抱著她的屁股开始重重的操著,完全不顾她的求饶声和哭泣声,在这一刻,她就只是个飞机杯!他专属的飞机杯!他一边拍著她的屁股,嘴裡咒骂著骚货。在他的咒骂声和暴虐中,林荫又洩了,与此同时,何泽城也射了出来。两股稠密的精液全部都在她的肚子中,林荫撑得慌,“求求你拔出来……求你!”他冷哼一声,“你想都别想!给我好好夹紧!”在他一巴掌落下后,林荫直接精疲力尽的昏了过去。何泽城嘖了一声,体力真差!他以后要把她给操的二十四小时都守得住的!就像充气娃娃一样!他专属的充气娃娃!何泽城从裤子中拿出来一个酒瓶塞子,这是昨晚喝酒的时候放到裤子裡的,他就等著用上的这一天,没想到这麼快就用上了!他把半疲软的鸡巴拔了出来,顺势将酒瓶塞子塞到了她的小穴入口中,讲那些精液全部堵在了她的体内,一滴都漏不出来!何泽城眼神冷冽。怀上他的孩子!她就再也跑不掉了!永远的把她捆在这裡身边!乖乖让他一个人操!《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第4章他的专属性奴(H!)林荫哭泣著醒过来的,她肚子被死死地摁住,裡面浓稠的东西排不出来,涨疼的让她难以忍受。她睁开眼睛,便看到何泽城在她身上趴在,大手摁住她鼓起的肚子,趴在她的胸前吸嚅著她的奶子。面前的景色不再是狭小的器材室,而是一间乾净简洁大方的卧室。她推著他的头求饶著,“不要吸了,求求你别摁,好涨啊……”何泽城抬起头来,幽冷的目光看著她,冷漠道,“还说你不爽!下面的酒塞子都堵不住你的淫水!”林荫哭泣著摇头,“求求你放过我,我肚子好涨,好疼!”“那可不行呢!”他用力的摁了下她鼓起来的肚子,林荫大叫著想要排泄,小穴却被堵的死死的。何泽城恶劣的拍了拍她的肚皮,真像一个怀孕的女人,淫荡不堪!“求我操你,我就让你排泄!”他眯著眸子。林荫已经不在乎什么尊严了,拉住他的胳膊呻吟的哭泣著,“求你操我!求求你操我嘤……”他脸上浮现出奸笑,“这可是你说的!”他伸手直接拔出来塞子,还没等裡面的东西出来,他揉著自己的鸡巴,直接顶入进去,林荫尖叫一声。有了精液的润滑,进出十分方便,他快速的抽插了,带出了裡面的精液,直接戳成了泡沫混合在两个人的交合之处。林荫抓著他的手,看著他疯狂的操著她,泣不成声道,“不要……不要!你说过,你说让会我排出来的!”何泽城拍了拍她的小脸,在她胸上狠狠地抓了一把,“可我没说让你什么时候排出来啊!”林荫推著他,用力的瞪著自己的双脚想要摆脱他的束缚,何泽城怒了,直接抬手在她奶子上狠狠一拍。“啊!”疼痛难以忍受。然而他并没有停下手来,左右攻打著她的两个奶子,嘴裡不停的咒骂道,“骚奶子!越打你你就越爽是不是!操死你!你这个奶子只能让我操!我要让你这奶子流水来!”林荫疼得揪著身下的床单大哭著,“不要打我了……好疼啊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打了!”何泽城冲刺著下身,两个卵蛋拍在她的小穴上,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双眼发红,“乖乖让我操我就会对你温柔!知道吗!”林荫急切的点头,“知道……知道!”只要不打她什么都可以!好疼,要疼死了!何泽城嗤笑著,拍了拍她满脸泪水的小脸,“那说点好听的让我听听!”林荫吞嚥著口水,“操……操我,求求你操我!”她只知道说这个会让他开心,他开心就不要再打他了!“说你是骚货!”“我……我是……我是骚货!”她被顶的说不出完成的一句话来。何泽城眯眼笑著,“说你这辈子只能我一个人操,有多淫荡说多淫荡!快说。”“我嘤……我只让你操啊,骚货只让你操!骚货只让你……操,让你操…操……操一辈子……”何泽城兴奋的顶著她的子宫,看著她在自己身下这副淫荡求饶的模样,心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是的,她只能让他一个人操!永远都是!“我们来玩个游戏。”他俯下身,在她面前低语道。林荫被顶著呻吟,她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更不能说拒绝的话,不然下场会更惨。“嗯……嗯啊!”他在自己子宫裡来回顶著。何泽城揪著她的长发,毫不怜惜,“来玩性奴和主人的游戏!从现在开始你叫我主人,知道吗?”她点著头,不知道这种变态的游戏有什么好玩的,但她只能接受,不能拒绝。“主人说的话,都要回应知道吗?”林荫点头,却被他直接用力的拍了一把奶子,朝著自己吼道,“我说让你回应!”“是……是!”她怕了,她好害怕,好疼啊!“啪!”又是一巴掌。“怎么叫呢?我让你怎么叫呢!”他暴虐的揪著她的头髮。“主人……主人!是!”何泽城笑了出来,露出两个尖尖的虎牙,揉了揉她被打肿的奶子,“乖。”这样的他才是最温和的,这样才是最不让人害怕的!“主人说的话都要服从懂吗?你要是敢拒绝一次,我就狠狠捅烂你的骚B!知道吗奴隶!”“奴……奴隶知道了!”“乖。”林荫看著他温和的笑容又想哭了,这才是他!这才是正常的他!何泽城狠狠地往裡面一顶,“主人操的你爽吗?”“嗯啊!爽……爽!”他的脸色瞬间变为暴虐,扬起大手在她奶子上狠狠一扇!“主人怎么教你的!嗯?”林荫号啕大哭著,好疼!好可怕!他好可怕!“爽……主人操的……好!好爽,奴隶好爽!”何泽城揪著她的头髮迫使她仰起头,恶狠狠道“你生来就是让我操的!知道吗?!”“知道……奴隶知道了!”“知道什么?”“奴隶生来……就是让主人操的!”“呵呵。”他笑的狰狞极了,“听话,这才是个像样的奴隶!性奴!”他的专属性奴!《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第5章每天都要吃(H!)林荫被操的不像话,他又在自己体内射了一波,只觉得涨到快要不能呼吸了,偏偏他还没打算让自己排泄出来,拿著活塞重新堵住了她的小穴。“主人……主人,奴隶好难受,求求让奴隶排泄!”她抓住他的手臂哀求著。何泽城看著她求饶的模样,嘴角扬起自信的笑容,抓著她的奶子道,“乖,现在还不能让你排泄。”要怀上他的孩子才行!把她捆在身边才行!他光著身子下了床,那鸡巴高高的杵著,从床底直接拉出一箱子的调教玩具。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从见到她的那天晚上就准备好的,已经蓄谋已久的!他拿出了一个银色的项圈,直接系在了她的身上,毫不怜惜的勒紧,只留出能让正常吞嚥的空隙。林荫看著那冰冷的项圈怕了,握住那铃铛作响的鍊子惊恐的看著他。“主……主人,你要做什麽……”不要,她不是狗!她不要受这种屈辱!何泽城直接在她奶子上甩了一巴掌,恶狠狠道,“我做什麽你有反抗的馀地吗!给我好好的受著!你生来就是让我操的,有什麽资格反抗!”林荫疼痛的揪著剩下的床单,从这个角度看著自己的肚子撑得鼓起来,这种屈辱感让她有了莫名的反应。何泽城坐在她的身上,直接将鍊子缠绕在自己的手掌上,猛地往前一拽,林荫被迫的起身,然而带动了胀痛的肚子。“主人主人!肚子好疼……求求你让奴隶洩出来!”“呵。”他冷笑,“一个奴隶是没有资格说命令的话!”他从她身上起身,站到了大床旁,拽著鍊子命令道,“给我跪在床上!”林荫身子僵硬了一下,何泽城直接又再次扇到了她红肿的奶子上,“我让你跪著听不懂吗!”“对对对不起主人……”他的吼声震破耳膜,林荫急忙爬起来跪好,垂著头正好看到了那双挺立的大鸡巴,上面还带著精液,直直的大概有十几寸,粗壮的东西就这麽插入过她的身体中。只是这麽想著,她的下身竟然有些泛痒。她是怎麽了……她竟然真的想被他操!何泽城往前挺身,将那鸡巴放在了她的嘴边,“给我舔!舔不好就把你牙齿给敲了!从此你的嘴天天让我爽!”林荫觉得他真的会做到。“回应呢!”他气愤的揪著她的头髮。林荫迫使仰头,满含泪水,“是……是主人!”“舔!”她不敢耽误,上前用嘴含住那庞大的玩意儿,把牙齿收的紧紧的,生涩的用舌头舔舐著,眼角挤出了泪水,任命的闭上眼睛,舔著这刚才,才从她身体裡出来的鸡巴。何泽城被她生涩的口交爽到不行,一边拍著她的奶子一边骂道,“骚货!下贱的骚货!你也很享受的对吧!生来就欠操的骚货!”“爽吗!”他质问道。“呜……呜!”林荫呜咽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何泽城摁住她的头警告著,“给我把牙齿收紧了!要是敢碰到一下,我全给你敲了!”说完,狠狠地顶了进去。那庞大的东西直接戳到了她的喉咙裡,引得她一阵乾呕,却是拼命的把嘴巴长大,嘴角都快撕裂了,生怕牙齿碰到他的鸡巴。何泽城爽的喘了出来,仰著头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不顾下身女人的快窒息的反应,只是狠狠地来回顶著。他只有一个目的。操她!操她!操她一辈子!把她绑在身边随时随地的操!林荫呜咽的越来越大声了,何泽城终于正要瞧她了,拍了拍她鼓起的脸,露出两颗虎牙道,“乖,把我舔的射了,就让你排泄。”林荫坑神的看著他这副模样,温和的不像话,垂著的肚子涨的发疼。她眼含泪水的点点头,开始费力的舔弄著,给他做著深喉。只要能让她把东西排出来,她做什麽都愿意!何泽城舒服的叹息一声,享受著这种待遇。她舔的舌头和嘴巴都酸了,口中已经有了生鏽的鏽铁味,那是她的血。舔了快半个小时,听著他舒服的叹息,她硬著头皮直接来了个深喉,何泽城直接被爽的射了。那浓稠的精液不等她嚥下去,直接射进了她的食管中吞了下去。他眯著眼睛,把还未软下去的鸡巴抽了出来,拍了拍她满是泪痕的小脸问道,“主人的东西好吃吗?”林荫点头,嘶哑著嗓子,略带讨好的语气道,“好吃……好吃!主人的东西很好吃!”他嘴角高高扬起,“既然好吃,每天都要吃,懂吗?”林荫僵住了,每天都要给他口交,她会死的!他的嘴角猛地扯平了,林荫急忙点头,“懂懂!每天奴隶都要吃!”“这才乖。”何泽城变脸像是翻书一样,重新露出了那两颗虎牙。林荫垂著头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主人……可以让奴隶排泄出去了吗?”《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第6章尿在她的肚子裡(H!)何泽城满意的挑眉,“可以。”林荫欣喜若狂,被他拽著项圈,一路趴著来到了诺大的卫生间中。她跪在了浴缸前,看到他从储物柜中直接拿出来了一个狗食盆,震惊的望著他。何泽城将狗食盆放到了她的小穴下面,拍了拍她鼓起来的肚子,“这裡面可都是我的精华呢,给我好好留下来知道吗?”林荫死死地咬著发白的下唇,“是……主人。”“乖。”他揉了揉她的头髮,伸手探去她的小穴。“波”的一声,塞子拔出来了,体内的东西争先恐后的流了出来,全部流在了那银色的狗食盆中。林荫舒服的喘出了声,双腿无力,但却不敢动,死死地撑著自己的身子,垂头看著那白色东西不停的流出来,腥味扑面而来,莫名的糜情。何泽城摁了摁她的肚子,裡面显然还有,但是却在子宫流出不来了,他嘴角露出猖狂的笑容。“想把裡面的排出来吗?”他问道,语气很轻。林荫连忙点头,“想!求主人帮帮忙!”“好啊。”他倒是答应的很爽快,“跪过去,屁股朝著我。”林荫连忙照做,而她的面前,就是那盘满是精液和淫水的狗食盆。何泽城大手摩擦著她的屁股,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想让我帮你排出来,就得把那些东西给吃完!知道吗?”林荫一惊。她不想排了可以吗?“嗯?”他残忍的声音响起,狠狠地在她屁股上落下了一巴掌。之前的还没有好,现在打下这一巴掌,无疑是最痛的。“知……奴隶知道了!”她哭泣著,何泽城摁下她的头,命令道,“给我吃!”扑面而来的腥味,林荫紧紧闭上眼睛,伸出舌头舔著。“啪!”又是一巴掌,何泽城恶狠狠道,“我要听到你吃的声音!给我大口大口的吃!主人的东西不好吃吗!”“好吃!好吃!主人的东西好吃!”她急忙说道。不要再打了!她好疼!好疼!林荫认命的吸溜起来,抑制住想反胃的衝动,像是得到了赏赐一样,大口大口的吞嚥著那精液。何泽城咧出了笑容,修长的手指捅开她的小穴。真紧啊,明明之前才操过的!果然就是天生就是个让他操的骚货!他摁著她的阴蒂,林荫喘了一声,身体的生理反应上来了,何泽城嘴中不停的咒骂著骚货,然后撸动著自己的已经挺直的鸡巴,狠狠地塞了进去!“啊!”“啪!”他打了一巴掌,凶煞道,“叫什麽叫,给我好好吃!”“啊是……主人!”吧咂吧咂的声音又响起,何泽城跪在地上,扶著她两个白花花的屁股捏了捏,舒服的闭上眼睛。一股流水声响起,敲击著她的肚子,林荫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随著尿骚味越来越重,她更加肯定了。他竟然尿在了她的肚子裡!“不要!”她尖叫著,受不了这种屈辱,直接往前爬去。何泽城眼神一暗,抓著她的大腿把她狠狠地拉了过来,在她屁股上用力的拍打著。“敢躲?看来是对你太好了是不是!嗯?”林荫大声哭泣著,肚子越来越大,比之前的更大了!“求求你不要……不要尿在裡面,出来啊!”何泽城拽著她的头髮,狠狠地在她奶子上一掐,咬牙启齿著,“忘记我跟你说过的话了是不是!你改怎麽叫!啊?!”他凶煞的语气直接让她一个哆嗦,“对不起!对不起主人!你不要尿在奴隶肚子裡,拜託了求你出来!”“呵呵。”他冷笑两声,“本来是想著帮你把裡面的东西冲出来,不过现在看来,这东西也不用排出来了!给我好好夹紧了!敢露出来一滴,我天天把你当尿壶使!”林荫痛哭流涕的摇著头,何泽城像是要撕破她的头皮一样,“怎麽?你敢拒绝!?”“主人……求求你主人不要……”“你一个奴隶没资格拒绝!给我好好的受著!”他暴怒的吼道,怒气的摁著她的头,狠狠地埋在了那狗食盆中,“给我吃完!是我的东西就给我好好的吃完!”是他的东西她就得好好受著!无论是什麽她都得好好承受!敢反抗他,他会把她折磨死!乖乖听话不就好了吗?为什麽要反抗他呢!“给我吃!”他吼著命令道。林荫咬著下唇哽咽著,脸上沾满了白色粘稠的精液,不敢违抗命令的伸出舌头舔著。“吃的大声点!给我全部吃下去!”她用力的吧咂著嘴巴,像是喝水一样呲溜著那精液,全部含入口中吞了下去。她听话,什麽都行,不要再虐待她了。好疼啊!好可怕!《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第7章天生就是个骚货(H)弄弄的骚味环绕著,她的肚子裡全都是他的尿液,甚至比之前的还要鼓,撑得她肚皮都快破了。她不敢求他,怕是会被再狠狠地抽打。这次何泽城拿了个巨型跳蛋直接堵住了她的穴口。“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排出来!知道吗?”他揉捏著她的屁股,“今晚就要装著这一肚子的尿液去睡,听到了没!”林荫压抑著低声哭泣,“奴隶知道了……”何泽城笑的猖狂,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命令道,“给我舔乾淨,舔完让你去刷牙,我们去睡觉!”看著那刚刚撒尿过的鸡巴,她属实有些下不去口,但是一想到自己还会被打,她哽咽含泪。“是……主人。”林荫闭上了眼睛,伸出舌头舔弄著,一股骚味引得她想去乾呕,却死命的抑制住不敢表现出来。看著她低头臣服的模样,何泽城心中兴奋的想直接捅坏她的口腔。之前不都是有多高冷吗?现在在他身下就有多淫荡!这个女人他势必要调教成只为他一个人存在的性奴!她是他的。她的身体,器官,语言,行动,全都要听他的指挥!她这一辈子都是他的!不,下辈子也是!何泽城的笑容越来越狰狞了,没忍住,直接摁著她的后脑勺狠狠地抽插著。“呕……”林荫措不及防的开始乾呕起来,但却张大了嘴巴,不敢用牙齿碰住他。她好害怕啊。好怕被他打!好怕疼!千万不要在打她了!最后,他将弄弄的精华全部射了进去,林荫一滴不漏的咽了下去,给他舔舐乾淨了。何泽城心情大好,拿来了一早就准备好的牙刷亲自给她刷著牙。所有的一切,都是蓄谋已久。他拿起蓬莲头将她身上冲刷乾淨了一边,除了那一肚子的尿液。何泽城将她擦乾,抱去了床上,将她脖子上的狗链栓到了床头上。“我给你服务了,你该说什么!”他质问道。林荫只是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谢谢主人……”“真乖。”他拍了拍她红肿的奶子。林荫跪在床上,垂著头不敢动,也丝毫不敢挣扎。“躺下去,睡觉。”他命令著。“是主人。”她声音沙哑,乖乖的躺到了床上,肚子撑得都快爆了,难受的要死。何泽城关了灯,屋子的灯光一下子变的昏暗起来。他躺在她的身旁,大手抚摸著她鼓起的肚子。真像是怀孕了!骚货!裡面全都是他的尿。真骚!“主……主人。”林荫问道,“明天我要回学校……”言下之意是,求他不要折腾她了。快点放过她吧!何泽城冷笑了一声,“再过几天都要放暑假了,你去学校做什么?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我这裡!”“可是我……奴隶的画……”“我会替你去交!你放心,不可能不及格。”“但但是……奴隶跟家里人说好要回去的……”她还在挣扎,只求求他快点放过自己。何泽城不耐烦了,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恶狠狠道,“你真当我没调查过你的家庭?你爸妈一年到头都不会回来几次,你还想回家?我看你就是在找死!”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林荫怕了,急忙哑著声音求饶,“对不起主人!奴隶错了……奴隶错了!”“呵呵,错了就要接受惩罚!”他咬住她的耳朵。林荫恶狠狠的抖了一下,“什……什么惩罚?”“啪!”他在她肚子上狠狠一拍,“你一个奴隶有资格问什么惩罚吗?给我好好答应就行了!听懂了没?”本来就酸胀的肚子现在更疼了。林荫急忙点头,“奴隶知道了,奴隶知道了!”何泽城舔了舔后牙槽,“惩罚明天再说,现在就好好的陪你主人睡觉,知道吗?”“是主人。”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下唇,没忍住哭了出来。忽然脸上一个温热的东西碰到了她。何泽城舔著她的眼泪,“你的眼泪也是我的东西,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流出来!”“骚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期待著惩罚呢,你天生就是个要被我操的骚货,装什么装!”林荫吞嚥著口水,被他的一声声骚货,下面竟然有了反应。或许他说得对,她天生就是个骚货!《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第8章好喝吗(H!)何泽城摸上她的肚子,挑衅的问道她,“这裡面是什么?”林荫紧紧抓著身下的床单。“主……主人的尿。”“在裡面舒服吗?”“舒服……”她怎么敢说不舒服!“舒服就好好享受知道吗?以后这种机会还有很多。”说著,拍了拍她鼓起来的肚皮。林荫咬牙闭上了眼睛,“主人…奴隶难受……”求求他不要再拍了!“哦难受啊?”何泽城恶劣的又往下摁了摁,林荫直接叫出了声。“主人求求你了……奴隶好难受!”真的撑得好难受!肚子裡全都是他的尿。一想到这裡都是这些东西,她竟然可耻的有了反应。“难受就给我忍著!”何泽城低吼道,忽然变得凶煞起来,“无论是幸福还是难受,都是我给你的!你不接受也得给我接受!”林荫想哭,却是咬著牙不敢出声。“回应呢?”他冷漠的语气在这黑夜中格外的刺耳。“是……主人!”何泽城笑的猖狂。……林荫是被活生生憋醒的,她太想去厕所了!太想把肚子裡的东西排出来了!已经撑得快要爆炸了!看著外面的天显然还很早,但是她受不了了,身边的人还没有醒。她想过直接爬起来去厕所,可她脖子上的鍊子还在床头柜上绑著,只要一起来就会发出响声,肯定会震醒他,他一定还会用更残忍的方式对待她。“主……主人!”她咬牙,只能这么求他了,“主人求求你,让奴隶去上厕所吧!奴隶真的憋不出了!”何泽城毫无动静,似乎还在沉睡中。“主人求求你了!主人!”她终于伸出手弱弱的推著他的肩膀。在她低三下四的求饶著,他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奴隶受不了了!奴隶真的受不了了!”她快要憋不住了!“舔我!”何泽城眼睛没睁开,一隻胳膊撑在额头上,冷漠的吐出两个字。“给我舔射了,我就让你去!”“是主人!”她为了能去厕所什么都不顾了!林荫急忙跪在了床上,将被子掀开,这才发现他的鸡巴已经高高杵起。她咽了嚥口水,开始伸出舌头舔弄著。口水吧咂吧咂的响声传来,像是吃到多么好吃的东西一样。何泽城睁开了双眼,看著她跪在自己身边,张大了嘴巴去舔著那个狰狞的傢伙,清纯的脸上都是服从和隐忍。他嚣张的勾起唇角笑了笑。舔了好久,深喉​​也做了,那根鸡巴只硬不射,男人的晨勃总是慾望很大。何泽城坐了起来拽住她的头髮,“要我来帮你吗?”林荫已经快尿出来了,“求求主人帮帮奴隶吧!求求您!”她都快憋的哭出来了。“好啊!”他邪恶得扬起嘴角,“给我张大你的嘴巴!”说著,将她后脑勺狠狠摁了下去,那根鸡巴都快穿透她的嗓子眼了。“嗯爽!”何泽城舒服的叹息一声,精关快把持不住了。他拉著她的头衝刺了十几下之后,将精液全部射了进去。林荫快速咕咚咕咚的吞嚥著,将精液都给吃了下去。“别急,还有呢。”他呵呵一笑,“接下来你要是不接好,敢漏出来一滴,你今天就别想著去厕所了!”林荫还没反应过来,嘴裡突然有了水柱,往她嗓子眼裡灌去,下意识的嚥下。她知道这是他的尿了。但是她不能反抗,她只能喝下去。不然她会更惨!她现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去厕所!男人浓稠的晨尿都是最骚的,她屏住呼吸,像是喝水一样咕咚咕咚狼吞虎咽的吞嚥著,肚子又鼓了起来,她已经快要到极限了!这泡晨尿灌了她半壶才停止,何泽城抽了出来,林荫伸出舌头给他舔舐著龟头尿孔,赤裸裸的讨好。但何泽城却是满意的抓了一把她的奶子,问道,“好喝吗?”林荫狂狂点著头,“好喝好喝!”“什么好喝!”他手上的力道加重,拧著她粉嫩嫩的乳头。“主人的尿好喝嘤……主人的东西都好喝!”何泽城挑眉,“既然好喝,每天早上都要喝,知道吗?”“奴隶知道了……”她丧著一张脸哀求道,“主人,奴隶想去厕所,求求您让奴隶去厕所!”看她这副模样,何泽城心情不错,直接解开了床头的锁链,拉著她去了厕所,她就像是一隻狗一样,跪在地上趴著跟去。《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第9章性奴就该有的样子(H!)林荫直接蹲在了下水道那裡,羞耻的低著头不敢动。何泽城摸到了那跳蛋,对她冷笑,“你只有三十秒的时间解决生理问题。”说完,拔了出来,裡面骚浓的尿液流出来。因为憋的太久了,她一时尿不出来,何泽城起身在一旁冷漠的进行著倒计时。林荫直接摁了摁肚子,一股强烈的水流浇的满地都是,她舒服的叹了口气。计时结束,何泽城拍了她一下屁股,林荫直接便憋住了。他拿起一旁的水管,拧开水龙头,二话不说的将水管往她紧緻的穴裡塞去。“啊主人……”她急忙叫了出来,却被挨了一巴掌。“骚货!我给你冲洗穴呢,给我老实点!要发骚也不是现在发,待会有的地方让你发!”她瞬间不敢动了,弱弱的回应了一句,便撅著屁股任由他往自己肚子中灌著水。将裡面来来回回衝了个乾淨,然后拉住锁链,居高临下的看著她。“骚货,昨天晚上说的惩罚该兑现了!”林荫腿软的颤抖跪在地上,抬头看著他,“主人……要怎麽惩罚奴隶?”何泽城嘴角撇开残忍的笑容,拽著锁链往外走,就像在牵一条狗一样。林荫被迫跟上前去,她的膝盖隐隐作痛,只能咬牙克制。何泽城拿过了一件白色的浴袍穿在身上,係了一下后,打开了卧室的房门。“走!”林荫急忙趴在了地上低头,遮挡住自己胸前和脸。“主……主人,不要……”她不要让别人看见她这副淫荡的模样!她会死的,不要!何泽城拍了拍她的屁股,“放心,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两个!”说著,拉著鍊子往走了出去。“额……”她被迫拉著脖子,刚刚扬起,但是始终没有勇气走出那扇门。她身上一丝不挂,没有任何的遮挡物,克服不了心裡的恐惧!何泽城转头瞪了她一眼,“别再让我说第二遍!出来!”林荫咬著下唇快哭出来了,“能不能……给我件衣服……”“呵呵。”他开始冷笑了,后果很严重。何泽城直接丢下了锁链,走进屋内拿起了那个巨大的跳蛋,狠狠地塞到了她的穴裡,摁下了开关,直接调到了最大。“嗯啊……”那东西在她的体内震动起来了,林荫控制不住的腿软。何泽城重重拍上她的屁股,“这还只是个前奏,你要是再不走出去,信不信我把你屁眼给堵上!”林荫夹紧了双腿,咬著下唇点点头,“奴隶出去……”下面好痒,被震动的好痒。好难受啊……不要折磨她了,好难受!何泽城将鍊子提到了她的面前,冷声命令道,“自己叼著!是个性奴就该有性奴的样子!”她忍下屈辱,把那鍊子咬在了口中。“跟上!”林荫不敢违抗他的命令。房子是个loft公寓,只有两层,装扮的格外冷调。冰凉的地板格外的扎心,穴裡的跳蛋刺激著她的神经,脑子完全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只能看著他的脚步,一步一步的跟上。何泽城下了楼梯,林荫却顿住了,她这个样子肯本没办法下楼梯。“主……主人!”她叼著鍊子含糊不清的叫道。何泽城回头看著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嘲讽的勾了勾唇,“狗应该是怎麽下楼梯的?”她身子一僵。何泽城接著往下走去,头也不回道,“你只有一分钟的时间下楼梯,最好快点,不然你知道还有什麽后果。”林荫死死地咬著嘴中的东西,夹紧了双腿摩擦了一下,然后横著身子,一步一步的跪著一条腿,就这麽往下面慢慢趴著。何泽城坐在了餐厅的凳子上,眼神微眯,撑著头看著她这副模样。呵,淫荡的骚货。果然下个楼梯都能发骚!那淫水已经滴到了地板上。等她下完了全部的楼梯,腿已经软的发抖快要跪不住了,因为咬著鍊子,口中的口水也流了下来,狼狈的像个发情的狗。“过来我这裡。”他命令道,面无表情的脸上给她一种不好的预感。林荫急忙爬过去,何泽城的一隻脚蹭著她垂下来的奶子,“你迟到了一分钟。”他语气薄凉,林荫垂著头看著他的脚,在她的奶头上用力的蹭著,时不时的夹一下,再狠狠地拉扯下去。她后面的穴更痒了。“回应呢?”他明显有了愤怒。“对……对不起主人!”“呵呵,做错了事就要受惩罚。”他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著桌面,“这样,先惩罚你把楼梯上的淫水给舔乾淨。”林荫睁大了眼睛,抬头满是祈求的看著他。“回应呢!”他愤怒弯下身拍了一下她的奶子。“是……是主人!”她没办法反抗,更没本事去反抗。《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第10章你的早饭(H!)骚货!“给你三分钟的时间。”他的命令传来,像是落下了死刑。林荫不敢停留,急忙转身爬过去,放下了口中已经沾满口水的鍊子,死死的闭上眼睛,舔著那低落下的淫水。比起下楼梯,上楼梯要简单的多了。何泽城心中得到了极大的暴虐感,他站起来走过去,抬起脚倒弄著她不停发水的穴口。“啊嗯!”林荫娇吟一声。“啪!”何泽城一巴掌拍到了她的屁股上,“主人让你叫了吗?给我好好舔!”林荫抑制住下体的躁动,“是……主人。”她的声音都染上了几分娇媚,听得何泽城直接硬了起来,脚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像是要把那颗跳蛋狠狠地捅进去一样。他越来越发兴奋了!看到她臣服在自己脚下,任由他的摆佈,像个没有尊严的畜牲!他心中就越发满足!林荫下身越来越躁动了,已经情不自禁扭起了屁股。“你还有一分钟。”他残忍的声音传来。“是主人。”她学乖了,无论是什麽都要回应,这样她就会避免一下伤害。林荫夹紧已经湿透的小穴,加快速度的舔弄起来,像是一个几天没有吃过饭的狗一样,舔的吧咂作响。他一步一步的跟上,抬脚捣腾著她的穴。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已经舔完了,转头看著他狰狞的邪笑,以及他下身高高杵起的鸡巴,又急忙收紧了小穴。“饿了吗?”他扬起锋利的眉毛询问道她。林荫徒然一惊,下意识的不知道该怎麽回答这个问题。他没有给自己想要的答案和提示,不知道该说饿还是不饿。怕他不耐烦,林荫点了点头,“饿……饿!”他嘴角往上扬起,显然这个答案是他想要的。“既然饿了就要来吃早饭。”他下了楼,林荫咬著鍊子,抓紧时间下楼,跟在他的脚边,刚刚还羞辱的心裡现在早已被穴口的那颗跳蛋折磨的完全消失了。何泽城从柜子中拿出了麦片,看了她一眼,“跪到我面前来!”她急忙照做,只听他道,“你今天的早饭就是我的精液,特别赏赐给你的,半个小时内含出来,含不出来,今天就得给我带著那个跳蛋一天!让你发骚一天!”“知道吗?”林荫吞嚥著口水,下身越来越痒,“知…知道了主人。”她伸出舌头舔著他的青紫的龟头,来回舔著鸡巴,又往含进嘴裡,口中不停的搅动著他的鸡巴,撑得她嘴巴鼓了起来。何泽城慢悠悠的将麦片倒进碗中,烧开水,低头看著她的‘服务。 ’从这个角度去看,正好能看见她纤长的睫毛,隐隐颤动著,眼尾还带了著泪珠,好不可怜。何泽城舔了舔右侧的口腔壁,瞧著她这副模样,下面肿胀的越来越厉害。“用你的手轻轻去揉那两颗蛋!”他拍了拍她的头指挥著。“呜嗯!”她呜咽的回应著,跪在地上挺直了背,两隻小手握住那两颗卵蛋揉捏著,生怕用力会被打,只能不停的来回抚摸著。何泽城舒服的叹息了一口,林荫听著心中竟然有些开心。她是怎麽了。她明明是被命令的。可她为什麽会很兴奋……这个想法不得而知,她要做的就是赶紧吸出来,这样就避免一次惩罚!她只顾著不要惩罚了,却忘了她本来就是被强迫的。水已经开了,何泽城已经没心情去理会了,享受著下身快射精的爽快。他又闷哼一声,林荫知道已经快了,心下一狠,将那长长的鸡巴直接捅到了自己的喉咙裡。何泽城直接射了出来,被林荫全部吞进了肚子裡,已经憋红的小脸抬头仰望著他,又伸出舌头给他清理著。何泽城舒服的眯了眯眼,捏了捏她的奶头,“做的不错。”他的声音极为冷清却带著诱惑的沙哑。“谢,谢谢主人夸奖!”林荫夹紧的小穴,她的下面好痒。好痒!好想被他捅!好想被他狠狠地贯穿!何泽城看出了她的反应,一副发骚渴望求操的模样。“呵。”他闷笑一声,“放心,待会有的时间操你!给我先老老实实的夹紧你的逼,一会儿惩罚就开始!”“是主人!”她竟然开始期待了。期待被他操!《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第11章全都是他的! (H!)何泽城将燕麦喝完,拽著她的铁鍊往一间拐角处的房间走去。一个没有窗户的房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他打开了牆上的灯,房间瞬间充满了光亮,裡面摆满了像是古代用的各种刑具和架子,还有天花板掉下来的铁环。林荫瞬间打了个寒颤。何泽城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开心吗?这可是都是为你准备的!”他精心佈置的房间,只有她才能进来的房间!“开开心,谢谢主人。”她怎麽敢说不开心。他蹲下来,挑起她的下巴,露出了阳光的虎牙,“在这裡,你就是我的奴,当然,无论在哪裡你都要乖乖听我的话,不然我会很生气,知道吗?”他这副笑容现在她难以奢求,夹紧了穴中的跳蛋,她重重点头,“知道了……主人。”何泽城微眯著双眼,摩擦著她的小脸,“你得乖一点,不然我可不知道我会用什麽手段对付你,你是我的东西,只能听我的命令。”她身体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人格,大脑,身体,心脏。全都是他的!只能是他一个人的!“是主人。”她看出了他的可怕。那双淡漠的桃花眼相当的瘆人。“进来。”“是…”他起身,拽著铁鍊将她拉到了正中间,拉下天花板上悬空的铁环和鍊子。“站起来。”他命令道。“是。”林荫有些腿软,膝盖跪的太久,竟然有些麻木,重心不稳的往前载入。何泽城一把搂住她,嘲讽的哼笑一声,用膝盖顶著她两腿之间,“放心,待会就能发骚了,不用急著投怀送抱,骚货。”林荫咬著下唇夹紧了下身。“回应呢!”“啊是!”她将垂下来的铁鍊带在她两隻手腕上,“给我抓紧吊环!”“是主人。”她用力的握紧,她的身高正好能站稳地面。然而下一秒,何泽城就将铁鍊缓缓升起,直到她的脚尖踮在了地面上才挺直。为了保持平衡,她只能用力的握紧吊环。何泽城走去一旁的架子上,拂过那些各式各样的鞭子,选了一个麻绳的走去,邪笑的望著她。“接下来我要用它来抽打你!”他将鞭子磨蹭著她的小穴,“腿张开。”“是……”那麻绳上面的倒刺刺激著柔软的皮肤,更刺激著她的生理反应。“三十下,自己数著,每数一次都要感谢我的恩赐,知道吗?”他凑近她,将鞭子用力蹭著她的大腿,“如果你敢夹紧腿或者漏数,那就再加一次,懂吗?”“懂……奴隶懂了!”“很好,但愿你能懂。”他猖狂的笑著,“毕竟你没有安全词。”“咻!”鞭子穿透著空气狠狠地落在她的小穴上。“啊!”林荫张开大腿,忍著不让自己合起来,“一次,谢……谢谢主人。”“啪!”“嗯…两次,谢谢主人。”“啪!”“嘤嗯三次……谢谢主人!”体内的跳蛋刺激著穴,身体裡像是有什麽再躁动一样。好痒,好舒服……嗯好想被填满!何泽城冰冷的眸子盯著她,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抽打在她那对奶子上,那肥沃的肉随之跳动著,她对自己说著感谢的话,疼痛的咬著下唇不敢哭出来。因为害怕他,害怕他的惩罚和命令,而变成他喜欢的模样。这种征服的快感让他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他是她的主人,她是奴隶,是他的性奴!趴下来让自己乖乖操就好了,哪来的那麽多反抗!她的自尊和羞辱,他要将它一点一点的瓦解在手中,整日整夜的求著他操她!他只有一个念头。操死她!“啪!”重重的一鞭。“啊第十五次……谢谢主……人”下身狂流下一阵温热的液体,林荫丧失了全部力气的鬆开了铁环,就这麽被嘞些挡在中间,舒服的哼咛一声。明明好痛,但是为什麽会这麽舒服。“呵。”何泽城冷笑一声,“果真骚啊,被鞭子抽都能被抽到高潮!”“嗯主人……”他扔下手中的鞭子,直接走过去抓住她的奶头揉捏起来,另一隻手探进她的小穴,跳蛋都堵不住她的淫水!“骚货,舒服吗?”他用力薅著她的奶头,把那颗沾满淫水的跳蛋关闭,给拿了出来。“昂舒服……主人,好舒服!”她眼神迷离,下身又空虚起来,不停的蹭著他的手。“主人主人……奴隶下面好难受!”她想被操,求他快操她!


警告:本站含有 [[另類禁忌] [长篇]一滴都不许漏! (高H 调教)「共107章」]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