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禁忌] 冬季恋歌◆◆◆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另類禁忌] 冬季恋歌
北风吹来,万树银花,远方洁白的雪浪此起彼伏,宛如恋歌般优美的冬韵,让人恍惚神游,幻入梦幻冰雪般的童话世界。  白雪吻过的这个城市,角角落落里充满岁末临近时的欢歌笑语,四处张灯结彩,披红挂绿,似乎欢快、愉悦、妩媚仿佛要与人间共狂欢...  而我无暇欣赏美景,亦无法融入喜悦,背着沉重的行李,拖着沉重的步伐,踏上了回乡的归途。  寒风呼啸而来,空气中似是夹杂着看不见的冰,刮在脸上刀割般的疼痛。  街道两旁的树孤独地伫立着,枯黄的枝干托着残雪,陪伴它的只有雪后在道路上走过而留下的一串脚印。  满城的建筑灰白而冷酷,点缀其间的大红灯笼鲜亮且显眼,在我看来却是那般的格格不入,正如这个喜气洋溢的街道里分外行色匆匆的我。  即使已近岁末,但在这样的一个冰冷的季节,多少仍会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 ... ...  赶上要乘坐的那班列车,寻到座位,幸而,还是个靠窗的,我放好行李,舒缓了一下酸胀的肩膀,搓了搓冻僵的双手,长长地吁了口气,终于可以坐下来歇息。  列车开始缓缓发动,我侧过脑袋看向窗外,车还未完全离站,而我因为即将 彻底离开这座城市而产生的惆怅感已经开始泛滥... ...  来到北城只有短短几载,可这里却饱含了我太多太多的记忆,难舍难分,还有太多想要告别的人,但最终却又选择了不告而别,就这样悄无声息的一人离去,正如当初我一人来。  其实之所以没有告别,理由很简单,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回到北城来。  心中有些酸涩,如果不回来,那么那个她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  从今以后只能留在记忆里,或许最终只会像窗外呼啸而过的寒风一样消解融散,只留下人群中偶尔模糊依稀的面容。  「林冰,你这人做事,总是太犹豫不决。」暗恋许久的她当初对我说的这句话,徘徊在心间。  是啊,我到底是在犹豫什么,每次踌躇不定,到头来又是一场空,只剩自己 一人... ...  忽然回首,又是一年,岁月以相同的方式经过每个人,每个人却以不同的方式经过了岁月。  我收回思绪,迫使自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眼下最为重要的,还是先回家过年。  今晚就是除夕夜了,又是一年的团圆聚,近些年来和家人的相处时光变得越来越短,记忆中的那些温馨时光变得如此弥足珍贵。  姐姐,她同样离乡在外工作,不过应该好几天前就回到家了吧,像我这样直到大年三十才肯回家的人毕竟是少数。  一想到姐姐,我心跳的节拍莫名快了几分... ...  家中,我最为想见的人就是姐姐,儿时便是同她一起长大,分别许久,心中自然充满了牵挂,十分想要与她相见。  同时,我最为畏见的人也是姐姐,儿时顽劣可没少挨她的打,即使现在我们都长大了,姐姐依旧改不了揍我的习惯。  更有甚者,在前些阵子的晚上,我想要打电话向那个暗恋的女生告白,为了壮胆而喝酒,结果醉得一塌糊涂,拨错了电话通向姐姐,将她误认为我暗恋的女 生,醉言醉语的说了一大堆土味情话... ...  每当想到这件蠢事,我便懊恼不已,姐姐还拿这事笑话我了好久,一想到回到家后肯定还会被她当面取笑,那难以启齿的羞耻感更为强烈。  不过这羞臊的感觉虽然难以言喻,但仍是让我内心一阵暖热,心头的阴霾渐渐消散,嘴角忍不住地上扬。  或许若有旁人看见我此刻的样子,怕是只在心中嘀咕一句:这人笑得像个傻 子... ...  原先是带着对于离开北城的万般不舍,上了这趟归家的列车,此时心境却已发生变化,我不停计算着到家的时间,殷切期盼着能够早些见到她。  列车载着满厢的游子疾驰着,穿过雪岭,跃过湖泊,连同着我淡淡的相思,穿透静水流深,微漾一波涟漪,悄无声息的蜿蜓着人情冷暖。  原来,载不动的永远是乡愁别绪,酝酿着下一次更加热烈地相聚... ...  ❆❆❆    ❆❆❆    ❆❆❆    ❆❆❆  风过眉梢,回眸处,你依旧站在我看得见的地方,低吟浅笑。  一直深信,我与你之间有一种灵犀,即便不语,那些情愫深藏在心里,你依 然懂得... ...  即将到站的语音播放声在车厢内响起,将我从旖旎的梦境中惊醒,原来自己在漫漫归途的等待中不知不觉睡着了。  此刻,广播播报的站点正是我的目的地。  车窗外天色渐暮,已见不到北方独有的皑皑白雪,取而代之是南方绿意油然的植被,只可惜被暗沉的天色增添了几分萧瑟、枯败之意。  几栋民居零星的散落在远方,缕缕袅袅炊烟倒是显得颇为安逸,但很快被充满寒意的天色吞没。  不过,那些民房造型的熟悉风格,一如记忆里的模样,果然是家乡。  只是这一切看似什么都没变,但又好像什么都变了,仿佛岁月在这儿蒙上了一层看不清的沧桑。  熟悉和陌生的感觉夹杂在一起,我有些恍惚,直至列车完全靠站停稳,我才从迷糊中反应过来,倏忽起身,赶忙拿好行李,小跑着下了车。  刚出车门,便感到一阵湿寒冰凉的冷意,渗进了我的骨髓深处,寒冷程度丝毫不弱于北城的干冷,或许更甚。  我打了个哆嗦,用力裹紧了衣领,随着人流的涌动,刚来到出站口,怀中口袋里的手机便突然震动。  掏出来一看,是姐姐打来的电话,我顿了一下后,接听并问道:「林慧静,干嘛?」  对于姐姐,我向来都是直呼其名。  「你说干嘛?叫你早点回来却不听,非得大年三十才回来,快到了没有??家里人都等你回来吃年夜饭呢!」姐姐的声音清脆好听,只是明显带着几分不满,似是对我的晚来充满了埋怨。  「快了快了... ...」我搪塞着,正欲再随便应付几句,却在目光不经意间瞥到出站口等待的人群时,突然语毕。  那道熟悉的倩影虽然身处于人群中,但对我而言是何等的显眼,我一眼便认出了姐姐,没想到她会来接我,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虽然这一路上很想见到姐姐,但我显然没有做好面对她突然出现时的准备 ... ...  「我查了你坐的车次,知道你到站的时间,所以就过来接你了。」电话那头的声音继续响起,而且变得温柔了许多。  姐姐一手托着手机,另一只手则是举了起来冲着我挥了挥,我们的目光相迎后,她嫣然一笑。  我不知该如何具体形容那一瞬间的感觉,眼睛与眼睛的对望,让深情无语缱绻,或许尘世间最美好的感情莫过于在对视的那一刻,擦出怦然心动的喜悦。  美好的春夏秋都已远去,仓促得就像那些突然从生活中消失的人,但好在一切都会循环往复,夏天过了,明年还有夏天,那些离开的人也会以温暖的方式重 回身边... ...  我停下脚步,怔在原地,静静地与她遥遥对视,一时间彼此都有些沉默,但都很默契的没有挂电话。  「姐,我回来了。」我缓缓开口,既是说给电话的另一端,也是说给自己的 内心听,还好,听不出来我的声音其实已经哽咽... ...  我向她走去,尽可能的放缓脚步来掩饰内心按捺不住的激动,想到刚才自己的失态,脸上一阵臊热。  姐姐脸上噙着笑意,小步快跑的来到我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关怀地问道:「冷不冷?看你脸都有些冻红了。」  「当然冷啊,在北方待惯了,回来后,一时间还真有些适应不了南方的湿冷。」我顺着她的话题答道,并做出一副快被冻得不行了的模样。  「哼,这才出去几年,就不习惯自己的家乡了吗?」姐姐虽然嘴上没好气了嗔了一声,但还是贴心替我将衣领的拉链拉到最高处。  她微微低头,细心替我整理衣领的时候,我闻到了她发梢幽幽的芳香,姐姐将长发很优雅的盘在头顶,从雪白的腮边垂下的一缕发丝就能看得出,秀发非常乌黑浓密,散开时足以撩动任何男人的心扉。  当她抬起头来时,近在咫尺的容颜映入我的眼帘... ...  虽然从小一起长大,这张面容我早就看熟了,但是这些年我们都分别在外、极少相聚,所以此时我有些不舍得挪开视线,想要再多看几眼。  白皙的脸蛋如冰雕玉琢般清雅脱俗,明亮的双眸里透着温润的光芒,挺直的琼鼻上架着一副金丝细框眼镜,使得她多了几分知性的气质,樱红的檀口如同花瓣覆盖在精巧的下巴上方,十分相称。  或许是被我看得有些不自在,姐姐稍显不自在的下意识轻抿了一下红唇,小时候只觉得她这习惯性的动作很可爱,现在看起来颇为妩媚。  「你傻愣着干什么?该不会是脑子瓦特了吧... ...」一抹绯红晕染在姐姐白皙的脸蛋上,她小声地嘟囔了一句,随后迅速撇过了脑袋。  「林慧静,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的亲弟弟!」我立马表达了不满,这是儿时就与她斗嘴而养成的本能。  「怎么,说你几句还不行了吗?想造反啊?」姐姐回过头来,故作夸张地瞪着我,并且双手叉腰、昂首挺胸,假装摆出身为长姐的威严。  今日的她,身穿暖色的薄款羽绒服,修身的版型不显臃肿,并未遮掩住她性感妩媚的身姿,姐姐的腰肢是笔挺的,再加上那一挺胸的动作,使我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到她的胸前高耸的双峰。  过去天天腻在一起,我从来不会去留意姐姐的身材,所以也不记得她的胸部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大的,隔着衣服也很难看出她的胸部具体有多大,反正目测一 只手肯定是抓不过来... ...  直到姐姐那两道凌厉的目光似是刀剑一般恶狠狠地戳了过来,我这才赶忙收回目光,心中默念好几遍「非礼勿视」。  为了缓解尴尬,我露出一个自认为优雅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但还是又忍不住偷瞟了她的胸部好几眼,嘴上突然调侃道:「嘿嘿,那啥,慧静呀,你营养越来越好了啊。」  「我明白了,原来你是讨打不挑日子。」姐姐说完,抬腿就往我屁股上重重地踹了一脚,丝毫不给我留情面。  姐姐身材高挑,尤其双腿极其修长,同样是紧裹双腿的长裤,穿在她身上总要比其他人好看几分,只可惜,这双美腿可就没少踢过我的屁股!  「啊!!」我脸上表情一阵扭曲,强忍屁股传来着剧痛,嘴硬的来了句: 「爽,你这一脚,可真是让人神清气爽,好像醍醐灌顶一般... ...」  「好啊,那我就再给你来一脚。」姐姐说完,微微一笑。  只是看着她脸上那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我感到却是一阵不亚于这南方湿冷气候的阴风,我脸上肌肉一阵抽搐,哂笑了几下:「不...不用了!!」  「不行。」  「啊啊啊!!」车站里,回荡起我的惨叫声,来往的路人纷纷投来看白痴般的异样目光。  姐姐给外人的印象一直是温柔的淑女模样,尤其是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更是格外文静、乖巧,我着实没有想到她会在车站当着这么多陌生人的面,展现出了自己真正娇蛮的一面,将我胖揍一顿。  有那么瞬间,我仿佛感觉自己的屁股变成了无数个,因为已经被她踹得开花 了... ...  我拖着行李,有些一瘸一拐的跟着姐姐向停车场走去,看着她窈窕的背影身姿,心中却仍在发悚,下意识的揉了揉还在生疼的屁股。  不过,虽然屁股遭了殃,可在心中感到的却是淡淡的温馨,方才的一番打闹,消除了我们姐弟俩许久未见而产生的生疏、间隙,似是又回到了曾经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  我的心境中渐渐叠印出往昔的快乐,那时的影子如白马过隙,我来不及追逐,她的背影已然落在我的视线之外。  不过,还是相信这世界上能有可以沁骨的感情,也许流年清浅,但终能握得住天长地久。  念在心头,不枉年华锦绣,姐姐还是和从前一样,没变,真好... ...  找到姐姐的座驾,我直接坐到了副驾上,由姐姐开车带我回家,停止打闹后,狭小的车厢内气氛显得平静了许多。  「噗嗤... ...」想到刚才我竟敢大着胆子调戏姐姐,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呢?怎么看起来贱贱的,丑死了。」姐姐专注开车,听到我的笑声,斜眼瞥了我一下,当机立断便采用锋利言辞来重重打击我。  「靠!你可真是我的亲姐。」我自视也还算俊朗,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被女生说丑,而且没想到还是自己的姐姐,差点连脏话都憋不住了。  不过我也不敢说出自己方才在笑什么,此刻的我断然不敢触她的霉头,可不能把正在开车的女司机给惹恼了。  「许久没见,想不到你变得贫嘴了许多,是不是在外没少骗小姑娘,哦对,你之前那个要表白的女生呢?和她咋样了?」姐姐突然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却直戳我的心窝子。  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一想到那个暗恋的女生,我心中莫名地低落,顿时没了聊天兴致,淡淡地回了句:「没咋样。」  姐姐虽然蛮不讲理,在我面前甚至有些暴力倾向,不过性格本质上还是善解人意的,见我如此,她心中便也明了了几分。  我们二人一阵沉默,气氛似是又变得尴尬了起来... ...  但是我将她想得太善良了,姐姐显然没准备就这么饶过我,偏偏故意要往我伤口上撒盐,不死心地又开口问道:「那女孩好看不?」  这个问题将我的情绪扯进了一片泥潭里,我陷入其间,不知所措,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索性向右偏过脑袋看向车窗外,不去理会她。  年末的冬夜,欣喜而热闹,街道里灯火通明,响唱着欢快的音乐,像是一笺炙热的乐曲,悠扬婉转,缱绻万千,迷醉了此刻的沉寂。  路旁商铺传来的灯光将我的脸映照在车窗上,依稀间,我也看到了姐姐的侧脸。  一路的霓虹闪烁,使得车窗上她的脸庞轮廓有些模糊,我看得并不真切,其实,我分明只需回个头,便能看得更清楚。  可我不愿,其实能够这样偷偷地瞧着她、认真地瞧着她,也挺好的... ...  「不肯说就算了。」姐姐加重脚下的油门,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好看,因为她很像你。」盯着车窗里的姐姐,故而我的思绪有些飘忽,倏 忽间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  「呲——」轮胎和地面剧烈摩擦的刺耳声响起,姐姐猛然一脚踩了个急刹,我的脸差点儿就砸在前挡风上,还好系了安全带,拯救了我英俊的小脸蛋。  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路面上,姐姐转过头来静静地看着我,明亮的眸子里闪烁着我看不懂的复杂意味。  车外照进来的各色灯光从她脸上流转而过,粉红色光晕在洁白色肌肤上逗留的时间最为长久。  我像是待审的犯人一般等待着姐姐的发落,但她却迟迟没有开口说话,我终是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感觉,小心地开口道:「慧...慧静,你可别造成交通堵塞 啊... ...」  「你... ...」姐姐终于开口,正要说些什么,但是一串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要说的话。  是母亲打来的电话来询问我们姐弟俩是否快要到家,方才那变得似是暧昧般 的微妙气氛,也因为这个电话戛然而止... ...  一切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姐姐继续专注地开着车,我则是闭目养神,但是心中犹如激荡过的湖水一般不平静。  不同于上次的醉酒,我这次竟然是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竟然对姐姐说出了充满恋爱酸臭味的话,心脏不安地跳动着,阵阵悸动使我衍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  这情愫似乎很早便掩埋在心底,只是一直不敢表露出来,起初以为自己是心 动了,现今才发现原来是动心了... ...  我睁开眼,微微斜过视线看向姐姐,凑巧,她在等红绿灯的时间里,也正在看着我。  原来这世间最美好的感觉,就是当我朝你看过去时,你已经在凝视着我。  车厢很小,小到我一转头就能看到你... ...  ❆❆❆    ❆❆❆    ❆❆❆    ❆❆❆  头顶那弯皎洁明月,散落而下的是故乡的温度,路上仍有晚归的身影,游子归家团聚,或许是每一个年的主题吧。  故乡,是岁月中最美的画卷,因为故乡,所以风也柔柔;因为故乡,所以情也暖暖。  来到家里的院门口,稀薄的路灯光柔软地斜照下来,将我和姐姐的影子打得细长,轻轻地铺在石板小路上。  院子斑驳的墙壁上被常青藤有线条地丰盈成葳蕤的风景,叶片依然是绿色的,只是上面沾满了寒露,也不知在这寒季还能坚撑多久。  门口两侧贴着喜庆的对联,挂着火红的灯笼,正中是一个大红福字,空气中带着一种令人倦恋的乡土味道。  我缓缓推开院门,发出来轻微的「咯吱」响声,两道略显鞠楼的身影闻声便从屋中走了出来。  今夜,月光侵扰,照深了父母脸上的皱纹,照花了双亲期盼的眼神,也照白了头顶经过沧桑而逐渐由黑转白的发。  「小冰,回来了啊。」母亲慈爱地笑着,父亲在旁也露出欣慰之意。  「爸,妈。」我不由得满含辛酸的泪水,有些后悔当初执意留在北城,让父母在家中苦苦久盼,仿佛看到了他们老来孤单的背影。  「走吧,先进去吧。」姐姐轻轻地牵着我的手,带我向屋内走去。  我握紧了掌中那只柔荑,收回情绪,少顷,又神游于其中,并呈现出水墨渗入宣纸后的晕散,终将有一份牵挂、有一份温暖在心底。  幸而,漂泊在北城碌碌无为的日子里,家依旧保留着余热,故乡的双亲健在,长姐伴着,一切安好。  想到这些,冬夜的露水似乎也开始沸腾... ...  浓浓的年味在寒冷的空气中蔓延,偶尔有一阵响亮的鞭炮声远远传来,是谁家已经开始急着迎新了。  在春晚的华丽开幕中,家里的年夜饭也开始了,杯盘交错,祝福连连,一年又一年的辛劳和幸福,一年又一年的期盼和思念,在此时此刻都化为了杯中酒,弥漫在浓郁的感情中,醇香醉人。  我敬了父亲和母亲一杯酒,老酒下肚带来微醺的美好感觉,再加上姐姐就坐在我身旁,时不时传来的幽香让我的更加飘飘然。  故土有酒,酒酣入肠,穿不透的是对家人的依恋,褪不去的是对往昔的怀念 ... ...  「哼!」姐姐却突然发出不满的轻哼。  我不解地看向她,只见她正拿着酒杯在手中摇摇晃晃,有些傲娇地看了我一眼,刚才的那声轻哼是故意给我听的。  我立马反应过来,赶忙起身,恭恭敬敬地也给她敬酒,口中还拍马屁道:「哦...哦对!!我也敬林慧静一杯,祝你在新的一年里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  「没大没小的,也不知道叫姐姐!!」姐姐虽然这样说着,但脸上还是忍不住甜美的笑了起来,显然对我的祝词很是受用。  她伸手大方的和我碰了杯,然后喝将杯中酒送入喉中,不过她显然有些不习惯酒精的味道,才轻轻的抿了一小口,就被呛得泪眼汪汪。  我在旁见状哈哈大笑,父母也是忍俊不禁,姐姐皱起了细巧的鼻子,伸出粉舌直吐气,白皙的脸蛋上浮现出浅浅的酡红。  「真难喝... ...」姐姐小声嘀咕了一句,见我还在盯着她的洋相,立马呲起银牙、瞪了我一眼。  「嘿嘿!!」我做一个难看的鬼脸回敬她,现在的我可不怕她,姐姐总不可能当着父母的面踹我屁股吧。  「下次再收拾你。」姐姐一时间奈何不了我,继续低下头吃饭,一抹娇羞在她低头的瞬间稍纵即逝。  我恰巧捕捉住她表情细微的变化,心中的柔软处泛起一圈圈涟漪:醉酒佳人桃红面,不忘嫣语娇态羞温柔。  不远处,灯月如昔相辉眏,共璀璨... ...  愈来愈多的烟花升上夜空,绽放出斑斓灿烂的奇葩,旋即又化为陨落的光斑,融入苍茫的夜色。  欢声笑语间,仿佛时间流淌得速度也快了几分,炮竹声声提醒着我们,新的一年真的快要来临了。  父亲已然是喝多了酒,母亲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扶着他回房休息。  我此刻还算是清醒,打算去外面燃放烟花,姐姐正坐着在揉肚子,看样子似是在促进消化,于是我一把将她从椅子上拽起。  「你干什么!」姐姐被我吓一跳,她又气又急,在我腰上连连掐了好几下,直到来到院中看到那些摆放好的烟花,开心得笑眯了双眼,催促着我赶紧点燃它们。  寒风中,手上的火星随风四处飞溅,我奔跑着追逐姐姐,和她一齐欢笑着,一齐呐喊着。  声声哨音飞过,漫天的烟花在幽蓝的夜幕上绽开花瓣,宛如朵朵繁花以华丽的姿态竞相绽放,五彩缤纷的颜色华丽地装饰着夜空。  只可惜,这无边美好的绽放,如昙花一现,瞬间便划去美丽的惊艳,凋零在无际的夜幕中,烟消云散。  我看着烟花的怒盛,烟花的凋落,我看着白烟的形成,白烟的远逝,我看着 天空中一切的一切... ...  我的眼中白雾弥漫,朦朦胧胧,我好像迷失在黑夜缥缈的白烟中... ...  「怎么了?」姐姐看着有些异样的我,柔声笑言。  我盯着她,默不作声,原来,我最终是沉浸在她清澈的眼眸中...  是你,在我夜幕笼罩的心间,点燃了一朵火苗,才使得黯然的夜空中有了流光异彩。  「慧静,其实,我挺喜欢你的。」憋在心中的这句话终于说出来了,浑身舒坦了许多,当然,我也做好了挨揍的准备。  「又喝多了,开始酒后胡言乱语?就跟上次一样。」出乎意料的是姐姐没有动怒,相反还有些一本正经的模样。  「你怎么就不肯相信我是酒后吐真言。」  「少来这套,你去哄骗别的女生差不多,我可不上当!」  「我怎么就是在哄你了??我说的都是真话啊!!」  看到姐姐充满警戒、一副你可别想蒙我的模样,我开始有些着急了,我可不想让自己好不容易才说出的心里话被不当回事。  姐姐脸上收回嬉笑之色,颇为认真地看着我,稍作犹豫后,问道:「那……那你不是在北城,还有个喜欢的姑娘吗,你如果喜欢我,那她呢?」  「她... ...」提起那个我暗恋的女生,我有些不知所措。  同时,深藏心中的疑问如墨渍一样渗透出来,我喜欢她多一些,还是喜欢姐姐多一些?  原来我是如此不堪,被姐姐这么一问,就无法在短时间里做出选择。  「好了,我明白了。」姐姐兀自笑了笑,不再说话,蹲在地上,继续点燃烟花。  刹那之间,我没来由的感到一阵锥心之痛,我知道自己一定是做错了。  「慧...姐,姐姐,我...我喜欢你关别人什么事??」我连忙和姐姐蹲在一起,开口焦急解释。  姐姐继续低着头,拿着一根未点燃的火柴签逗弄着烟花的火捻,玩得不亦乐乎,就是不肯理会我。  「我承认是对那个女生有好感,但也仅此而已,况且我和她从没在一起过,我离开北城时就做好了永不再和她联系的准备,我...我这就把那个女生的微信删了!!」说完,我就掏出手机,在联系人中找到她,准备将其拉黑。  「等一下。」姐姐瞥了眼我的手机屏幕,突然开口道。  「哎,咋了?姐姐大人。」我一喜,这个祖宗可算理我了,激动得差点就要跪在地上谢天谢地了。  「让我瞧瞧她的头像。」  我此时才注意到,我曾暗恋的那个女生不知几时起将微信头像换成了自拍,她长得颇为清秀、漂亮,也是戴着一副一框眼镜,更为重要的是她的容貌和姐姐 竟有那么七八分相像... ...  见姐姐一直盯着别人的自拍,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于是我小心翼翼地 开口道:「我...我在不是说过了吗,她很像你... ...」  「呸。」姐姐腼红着脸,啐了一口。  我向姐姐挪近身子,贴在她身旁,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到分贝,轻声说道: 「姐,我那时会喜欢她,大概是因为看见她的时候,就会想起你... ...」  「滚蛋,你这个渣男,就知道祸害这么好看的女生,真是天理难容。」姐姐有些嫌弃得将我一把推开。  我却听出了姐姐的话外之音,她这是在损我的同时,还不忘变相自夸一句啊。  「那你还生气不?」  「我什么时候生气了?你有病吧。」  「原来你没生气啊??哦哦,那么你就是吃醋了,嘿嘿!」  听到我说她吃醋,姐姐立马从地上站起,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气得炸了毛,俏脸通红得就快要滴出来水来。  「哈哈哈。」果然被我说中了,见状我更加得意,故意猖狂地大笑了起来。  姐姐有些娇羞的闭上了眼睛,微微昂首,下巴翘出一个好看的莹白色弧度,看着那红润的樱唇,俨然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喂,喂喂,不会吧,慧静,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吞了吞口水,有些忐忑的将脸凑近,想要一亲芳泽。  距离姐姐那张完美的容颜越来越近,我鼻息间的热气吹打在她的眼镜的镜片 上,瞬间蒙上了一层雾气... ...  感受到我了的靠近,姐姐嘴角微微上扬,她呵气如兰,轻声地娇嗔道:「我吃醋你妈个头!」  说完,突然抬腿就是一脚,又是想踹我的屁股,但由于我俩靠得太近,根本掌握不好出腿的角度,这一脚几乎就落在了我的两腿中间!  想不到这竟是个美人计,我大意了,没有闪。  我胯间吃痛,立马蜷蹲在地上,不住地哀吟:「痛!!痛...林慧静,你怎么没轻没重的啊?!这里能踢吗??万一踢坏了,我们林家就绝后了啊,哎… …哎呦... ...痛!!」  不曾想姐姐却不当回事,脸上娇蛮之意不减丝毫,还颇为得意地笑了笑,道:「活该,反正你那玩意儿留着也是祸害,踢坏了才叫大快人心,我也算是功德圆满!」  说完,她扭头便回屋了,留我一人独自在院中,无助地捂着裤裆,发出鬼哭狼嚎般的难听呻吟。  「妈耶...死林慧静,真狠啊,还真不管我死活啊!」我胡乱鬼叫好一会儿,确认姐姐是真的不会回来后,才愤愤不平地从地上站起。  我低头看了眼裤子,在靠近大腿内侧位置有一个脚印,其实姐姐方才那一脚有些踢歪了,并没有命中正中央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否则以她的踹人的力度,可能在今晚的除夕夜,我就会由于蛋碎而被送往急 救室了... ...  「唉,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我双手背后,摇头晃脑的念叨了这么一句,却无人应答。  少了姐姐的斗嘴,才这么一会儿,我竟然感到有些黯然... ...  风拂过心事,空旷处却无人会去欣赏,我在院中无所事事,匆匆燃完最后一支烟花,便也回了屋。  进屋的前一刻,忍不住又回头望向天际,痴痴地看着远方相继绽放的绚丽烟花。  「唉...」  烟花再美,也只是转瞬即逝,它不属于永恒... ...


警告:本站含有 [[另類禁忌] 冬季恋歌]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