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禁忌] 蓝莲花◆◆◆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另類禁忌] 蓝莲花
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    孤独总在我左右每个黄昏心跳的时候    是你无限的温柔每次面对你的时候      不敢看你的双眸在我温柔的笑容背后  有多少泪水哀愁不管时空怎么转变      世界怎么改变你的爱总在我心间      你是否明白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  注定现在暂时漂泊无法停止我内心的狂热  对未来的执着拥抱着你oh  my  baby    你看到我在流泪是否爱你让我伤悲    让你心碎拥抱着你oh  my  baby  可你知道我无法后退纵然使我苍白憔悴    伤痕累累          ——《执着》许巍一首歌、一句话、一件物品总能够让人陷入深深的记忆中,回忆总会让人在痛苦中感受到那一丝丝的甜蜜。点燃那根中南海,看着床上熟睡的母亲,我怕吵醒她,轻轻的走到书房,按下电脑的开关,屏幕上是母亲那张唯一穿着婚纱的照片,照片中母亲眼含幸福,她那中年发福的身材在婚纱里显得那样美丽性感,肉嘟嘟的脸蛋和圆圆的脸总让人说有旺夫相,可现实并非如此。父亲在我印象中,总是穿着一身军装,除了照片中陌生的面容,我甚至记不起任何跟他有关的记忆,仿佛这个人从未出现在我生活中。北方的冬天,总是飘着鹅毛般的大雪,记得在我学校的门前,一个同样穿军装的陌生人带我上了车,车上他如同他那张黝黑严肃的脸一样一言不发,紧握着我的小手,说了唯一一句让我记忆犹新的话:“你爸出车祸了。”胡同口听见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以及家门口和小伙伴一起堆起的那个没有胳膊的雪人,是我对那天寒冷的记忆。“天道酬勤”,这是父亲留下的字,一直挂在母亲房间,从郊区的平房到市区的三居室,那副字在母亲房间挂了好几年,自从和母亲融为一体的那一夜之后,那副字就再也没见过,也没见过父亲的照片和有关他的任何物品,也许母亲想忘记他或者已经忘了他。在这定居了多年的西雅图,书房墙上母亲从国内带回来的指针滑向[url=]0[/url][url=]点钟[/url],透过窗能够隐约看见奥林匹克公园山坡的轮廓,像母亲那洁白的身体充满着神秘。遥远的祖国此刻已进入繁忙的一天,而此刻我享受这[url=]午夜[/url]的宁静,指尖敲打着键盘,诉说着哪一桩桩不为人知的秘密。我因为家庭的关系从小有着很强烈的恋母情节,除了上学其他时间在母亲办公室等着她下班,她在政法部门上班,工资不高但工作相对清闲,每个月的工资能够勉强维持这个特殊的两口之家,父亲被评为烈士,拿到钱的那天母亲给我买了这辈子从未吃到那么好吃的一根雪糕,剩余的钱让那些所谓的姑姑和叔叔们虎视眈眈,天天到家中问长问短,母亲明白他们的意思,没留一份钱全部给了他们,带着我搬离了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换了母亲上班更近一点的地方租了房子,让我换了学校,从那时到现在那些有血缘关系的叔叔和姑姑们从来没关心过我一次,他们视乎忘了有我这个侄子,让我也懂得了母亲的艰辛和委屈,也格外尊重母亲对我的这份爱。转眼间我也上了初中,开始懂得男女之事,有青春的懵懂,会留意妈妈丰满的乳房和肥硕的屁股,睡觉时会闻妈妈被窝里特有的体香,发现妈妈是如此的美丽动人。有一天晚上我和妈妈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躺在沙发上脚放在我腿上,我看着洁白的皮肤,白笋一样的脚趾,手伏在妈妈的脚上,感受着皮肤的触感,看着妈妈侧身丰韵的曲线和随着呼吸波动的胸部,脑海中感受的初次对妈妈的意淫,渐渐的鸡巴初次对妈妈有了性冲动,坚硬的抵在了妈妈的脚上,妈妈感受到了我的反应,起身说道:"早点睡吧。”就回来自己房间,我看见妈妈红晕的脸蛋和眼神里的羞涩,那一晚我第一次梦遗,早晨回想梦中女子不是妈妈,是一个陌生女孩,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每个人都有特殊的癖好,现实生活中或性爱方面,比如有些人喜欢喝牛奶有些人不喜欢,有些人喜欢瘦的有些人喜欢胖的,而我却又一种难言的恋足癖,后来我时常回想产生这种癖好的原因,却很难找到源头,也许可能就是那晚上的第一次冲动。无论我提什么样儿的要求,妈妈总会满足我,她也在这种禁忌的快感中放纵这自己的内心,因为单亲家庭的缘故,妈妈把自己的爱全部都给了一个人,在我成年之后,我也会尽最大的努力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妈妈其实很明白我从小对她的依恋,也能感受到我对她超乎寻常的爱,所以她第一次撞见我在卫生间拿他内裤打飞机的场景时,没有表现出愤怒和震惊,一句“哎呀”道尽了母子之间的尴尬,转而是一脸的羞涩,并有像小说中写的那样责备或者因为看见儿子手淫就发生关系了,我到如今并不清楚妈妈当时的内心想法,而我确实紧张不安,我怕妈妈认为我亵渎了她对我的爱,事实上妈妈没那么想过,我们是相互最爱的人,并不会为某件事而怀疑对方的感情。从年少的意淫到成年后的乱伦,母亲把自己所有的爱都毫不保留的寄托在我的身上,白天她是我的母亲,为我的一日三餐和生活中的琐事操心受累,夜晚她是我的妻子,我在她身上奋力耕耘,每次她都让我枕着她的胳膊沉沉睡去。执母之手,与母偕老! 北京的冬天  飘着白雪这纷飞的季节  让我无法拒绝想你的冬天  飘着白雪丢失的从前  让我无法拒绝飘雪的黑夜  是寂寞的人的天堂独自在街上  躲避着节日里欢乐的地方远方的城市里  是否有个人和我一样站在窗前  幻想对方的世界                      ——老狼《北京的冬天》北京,正如那首歌一样,有人活着也有人死去,有人挣扎也有人离去,在这个繁华浮躁的都市中,有多少分分合合,有多少爱恨情仇。北京,故宫角楼的铃声和穿过树梢鸽子的哨声,是最初天真的音乐,回望如今的繁华与喧闹,是对那份童真的祭奠。千禧年,北京开始了向现代化都市的前进步伐,各类音像店和游戏厅,旱冰场,如雨后春笋般崛起,那时的记忆便停留在最流行的CS里。深冬的午后,我忘记了妈妈给我让我去打游戏的十块钱,踩着厚厚的积雪,准备返回去拿钱,那是临胡同口一间不大的四合院,进了大门,左边四间房是房东的门面店,租给别人经营的小超市,右边三间是我和妈妈住的房子,不大,里面生着炉子,很暖和,我当时从沾着几点雪花的窗户看见妈妈一丝不挂,正对着我趴着床上,而一个陌生男人跪在她身后撞击着她丰满的屁股,妈妈硕大的乳房随着撞击上下晃动,那个景象给我的震撼让我分不清是接触性的刺激还是看见母亲淫荡后的愤怒,妈妈抬起头与我四目相对,惊讶的捂住了嘴巴,我转身逃离了那个不属于我的午后,我明白那是做爱,那是男女在操逼,我爱妈妈,我看见了妈妈在别的男人面前淫荡的一面......我漫无目的的穿过走一条条街道,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走到火车站,我想逃离这个日渐陌生的城市,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我也确定逃离不了,我没带一分钱,就在那乌烟瘴气的候车大厅独自闷坐着,墙上的那支时钟已转向十一点,我在墙角抱膝倦坐着,从心底盐厌恶着这个夺走我一切的世界。“儿子。”我抬头看见妈妈肩膀上的雪花和散落的头发,一张焦急不堪的脸庞.....那天晚上妈妈紧紧的抱着我,一直把我这个半大小子搂在怀里,生怕我逃走似得,我也第一次感受到母亲的芳香,第一次开始迷恋妈妈的味道,童年的记忆都停留在那个午后,许多年以后我任然会想起妈妈被人操弄时看见我的那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你对自由的向往天天马行空的生涯  你的心了无牵挂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当你低头的瞬间    才发现脚下的路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许巍《蓝莲花》一条细长的光影映照客厅,妈妈卧室的门没关紧,留有三厘米宽的缝隙,卧室内灯光明亮,我准备上厕所,但是从门缝中看见的景象让给我停下了脚步,妈妈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没穿裤子没穿内裤,背对着房门正在整理床单,因为妈妈胖的缘故跪趴在床上手抚平着皱起的床单,而让我震撼的是妈妈那肥硕的大屁股,灯光的照耀下白嫩无比,没想到妈妈的阴毛是如此的旺盛,连屁眼周围都是黑色的毛发,两腿间杂乱无章的阴毛让我看不见妈妈的私处,就这么一会儿妈妈起身的瞬间我逃回我房间,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紧张?兴奋?我都没感觉到鸡巴的反应,等清醒时发现已经坚硬无比,我触摸两腿间的坚硬,我脑海中幻想的不是做爱也不是妈妈两腿间的杂乱,而是想亲吻甚至想舔舐妈妈肛毛围绕紧闭着的屁眼,像一朵还未盛开的莲花。新的房子,新的家具,新的电视,新的厨房,新的木床,这是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妈妈单位分房子了,妈妈瞒着我到我生日这天带着我走进了这间简单的两居室,房间虽然不大,才八十多平米,但被妈妈布置的干净温馨,主卧妈妈睡,我睡次卧,我房间侧对着妈妈的房间,每次夏日午睡时妈妈都会开着门,我躺在床上正好能通过两扇门看见妈妈丰韵的臀部,又圆又大,像个熟透的长把梨。新家的卫生间墙上贴着瓷砖,光亮洁白,狭小的空间内总会接触到妈妈的贴上衣物,而我的恋物恋足的癖好也从这间小小的卫生间内开始萌发,暑假的日子闷热而无所事事,闷热的天气让我整天宅在家里吹着电扇看着电视,让我整天可以这么逍遥自在的资本是因为我考了一所好高中,进了这所高中等于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大学之门,妈妈也放任我的自由,不管不问,礼拜六的深夜,指针已经指向[url=]十点钟[/url],我独自在家等着妈妈,她今天和同事们去野炊,放我一人在家看了一整天的电视剧,听见门锁的响动我起身迎了出去,看见妈妈脸色红晕,走近闻见轻微的酒气,我接过妈妈的手提包,关上门等着妈妈换鞋。“妈你喝酒了啊。”妈妈一边换鞋一边看着我:“嗯嗯,喝了点红酒。”我回到客厅继续看着我的电视,妈妈去了卫生间,一会儿出来跟我说道:“今天有点累了,我先睡了,你看一会儿睡觉去,别太晚了啊。”看了一会儿电视准备上个卫生间就去睡觉,卫生间内第一次看见妈妈刚刚脱下带着体温的内裤和袜子,可能今天累了妈妈没有清洗而是放在小盆子里,我做贼心虚的轻轻拿起来,上面还带着妈妈的体温,拿起上面的的一双黑色薄袜子,上面带着淡淡的脚味,一件肉色的中腰普通三角裤瞬间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拿起来上面还有妈妈屁股的热度,就像好奇鬼一样不知不觉的翻开寻找着包裹妈妈私处的地方,让我心跳不已的是包裹妈妈私处的那块儿,干涸的痕迹上面是湿湿的一块,我拿到鼻口一闻是一股淫骚味,手指触摸了一下有点黏黏滑滑的,不知是妈妈未擦干净的尿液还是性欲的爱液。回到房间,阴茎像根铁棍一杨的坚硬,那一晚我射了两次,脑海中一直是妈妈肥硕的屁股和像莲花一般的屁眼。那边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她身旁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幸运的是我  曾陪她们开放                      ——朴树《那些花儿》秋叶落在炎热的马路上,不再随风晃动,不再风吹日晒,就这样凋零在这个孤独的世界,一双嫩白的小手用双指拿起那片梧桐叶,放在书中间,就如同珍藏着她美丽的青春,燕子啊,总是蹦蹦跳跳的燕子,像小白兔一样的燕子。“张艺,这道题怎么做,赶紧给我讲讲。”练习册丢在我的课桌上,蛮狠的不讲任何道理。我抬头盯着那张青春的脸庞,像夏日雨[url=]后天[/url]空中漂浮的那团白云,洁白无瑕,高中的生活已经拉开帷幕,燕子跟我一个班,是班花也是班长,出身显赫,一头短发显得干练与娇艳,青春阳光,那时我无法想象像燕子这样优秀的女孩居然会爱上我这个沉默木讷的男生。但是命运把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捆绑在了一起,情窦初开的年纪,两性相吸的时光,彼此是我们除了功课以为最让人牵肠挂肚的。我时至今日都无法分清燕子和母亲的不同或她们两者的区别,青春活力与成熟母爱的交杂让我时常会恍惚,燕子总会在朗朗读书声交杂的清晨在我手里递过来两个包子或蛋糕,我们从高一到高三的三年时间里,放学都会一块离开学校,在校期间没有过亲吻,没有过拥抱,但两人之间的好感却越发浓烈。我沉默内向的性格在妈妈和燕子开朗的性格中很突兀,总感觉她俩是一家人,燕子从新就属于女汉子类型,时至今日总是一副霸道女王的形象,而我过去以及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工薪阶层。待续.....


警告:本站含有 [[另類禁忌] 蓝莲花]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