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武俠] 星辉大陆◆◆◆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古典武俠] 星辉大陆
第一章  时近黄昏,马鞍城内人家,灯火次第亮起,将满天的阴霾衬托着格外沉重。地上积雪盈尺,但天上仍然在下着,鹅毛似的飘洒,纷纷扬扬,似乎越下越大。这处日辉帝国边城小镇,平时是大街小巷,往来行人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真个是举袖成云,挥汗如雨,而如今街道上却是冷冷清清,路人稀少,全躲在屋内烤火取暖去了。只有那些无家可归的乞丐野狗畏畏缩缩地缩在墙角屋檐下,颤抖地强忍着腹中的饥饿。  按照以往每年的经验,明天又会出现多具冻僵的尸体,人比狗多。高墙里面,亭台楼阁,室内如春,隔着灯光辉煌的窗户,传出阵阵的丝竹乐声,对于富贵人家来说,声色当前,把酒嫂,乃是件极尽耳目之欢的乐事。  凛冽刺骨的北风,刮平地面的雪,混合着天空飘下着的雪,将整个马鞍城变得白茫茫一片。在大风雪笼罩的北门正街上,一辆单马拖着的安车顶着风雪艰难前行。拖车的是一匹老瘦的五花马,浑身冒着热汗,偶尔仰首长嘶,吐出一团团白气。  驾车的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精壮汉子,身穿一件黑色的老羊皮袍,头脸都紧密包着,只露出一对眼睛。他不断地挥动鞭子,大声吆喝着马,颇有驾着骑马高车的架势。  马车缓慢地行驶在大街上,东拐西绕,来到了东正街,在一座宏伟的巨宅大门前停了下来。驾车的精壮汉子扭身,右手掀起了身后的门帘一角,朝着车厢内喊:「小兄弟!到了!」  车厢内静悄悄的,毫无动静。精壮汉子耐心的连喊了数声,右手拍着厢壁直响。好半天,车厢内才传出了一个懒洋洋半死不活的声音:「唔!」门帘掀起,露出了一张平凡普通脸,除了眼神犀利一点,没什么特别地方。探头探脑地向外张望了一会,又缩了回去,说道:「外面太冷,还是车里暖和,你让我再呆一会。」  精壮汉子见了又好气,又好笑,道:「祖宗,我叫你祖宗行不行!我已经把你送到目的地了,你再不下车,难道要赖在我马车里不出来。前面是张统领府邸门口,不能停车。」马车里男子哦的一声,半响,才磨磨蹭蹭,慢吞吞地从车厢里钻了出来,动作之慢,精壮汉子恨不得一脚将他踹下车去。  车厢里出来的是一个十分小的,大概只有二十岁左右的男孩,面貌清秀,唇红齿白,一双眼睛贼亮贼亮的,眼珠子咕噜噜的乱转,充满了狡黠之色,穿着一身破旧的灰白棉袄,身形瘦弱,弱不风,在风雪中嗦嗦发抖。只见他慢手慢脚的跳下了马车,打量了一下周围,确认无误后方才下车行去。  「站住!」精壮汉子一见急了,赶忙叫住了他。男孩转过身来,不高兴地撩了他一眼,问道:「什么事?」  「你好像忘了一件事。」精壮汉子没好气地道:「车钱,你还没有给我车钱呢!」  噢!男孩右手一摸后脑,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说:「对对对!我还没有给你车钱呢!这坐车哪有不给钱的,这就给,这就给。」说着,双手在上下衣袋里掏了起来,左掏右掏,掏了半天才掏出一枚金灿灿的金币,递给了精壮汉子。  精壮汉子眼睛闪亮,迫不及待地一把抢过了金币,嘿嘿笑道:「瞧不出你这个穷小子身上居然还有金币,虽然不够车钱,却也差不多。我们就此別过,祝你好运。」说着,挥动鞭子,驾着马车走了。嘴上说着不够,其实够一户平常人家三口只加一月的开销。  「他~妈的强盗……」男孩气得直跺脚,破口大骂,那枚金币是他最后的了,没想到这车夫吃人不吐骨头,一个子儿也不找给他。好在已经到了目的地,只要寻找谋生活,到时一切花销不用愁,不必在乎区区一个金币。  张统领府规模宏大,几乎占据了半条东正街,门楼高大,气势雄伟。男孩十足的土包子,乡巴佬,感觉被张府的宏伟建筑震住了,乍舌不已:「我的娘呀!这姓张的府邸也太大了!人那么点个子,占那么大的地方干什么?」  男孩唠叨了一会,拖着瘦小的皮囊从大门口走了过去。  现在肚子咕咕叫了起来,还是前几天擒了只野兽,用肉食充了叽,这两天马车上都是吃的面饼,想起美味的肉食,感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继续往前走,寻找地方充饥。  走了几分钟,市集人来来往,人流量也多了起来,一家名叫「花满楼」的酒楼,大量人涌入进去,门口小二给入店人员栓马喂养,忙得不亦乐乎。  男孩计上心头,也大步流星跟我着入店人员往里走。  店小二在酒楼谋生多年,达官贵人,三教九流见过了,伺候好了还能得到赏钱,即使没有赏钱,也不会惹来一身祸。活在这种阶层的人,可以不会来事,但不能不会避祸,尤其是肉弱强食的这种地方,那些祸从口出的事件见多了去了。完事不付账的见过了,老板自知处理。瞬时吆喝「客官,里面情。大爷两位,楼上入座……」  男孩也不理会这些,只顾进去看热闹。  酒楼里,小二端着酒菜飞快地穿梭着,还不时传来猜拳声,谈笑声,杯盏碰撞声……  最多的还是叫骂声,鼓舞声……  「干那个骚娘们……她应该快了」  「,是不是不行啊,昨晚被你家骚婆娘榨干了?」  「妈的,我可下了五十两啊」  「边干边捏奶头呀,拍她屁股」  下面吆喝,鼓舞,叫骂声络绎不绝。  不算大的酒楼中间摆设出一块不宽的台子,也就是用一些积木铺平,中间板凳桌子移到酒楼四周,腾出个空地。  一个四十岁左右,中人之姿,但风韵犹存的妇女,一身绿色碎花的长袍,从衣领处分开,披在两手臂中间,嫩白的脖子和胸脯裸露在空气中,妇女胸部还算白皙,乳肉微微发红,乳肉上映着杂乱无章的抓痕。乳房形状算的上巨大,只是乳房有些下垂,奶尖奶头微微发黑,乳晕扩散的比较大,两个乳头上穿了环,两个钢环挂在乳头上,本来下垂的乳房挂着两个钢环,显得更加下垂。  妇女腹部一下的臀部和大腿根部被长袍遮住,撅着屁股,不过一身横肉的大汉,,腿上全是腿毛,光着屁股腹部撞击着女子的屁股,妇女身子随着大汉的撞击,身子一下一下往前倾,好在男子拉着妇女的手臂,才没使妇女倒地。  随着大汉的撞击「爷,二爷,肏死奴家了,二爷,二爷,你的肉棒顶进心窝了,奴家的骚穴估计会肿半个月啦,二爷,奴家站不稳啦,求求二爷,可怜可怜奴家,快用爷的阳精烫烂奴家的骚穴」  妇女嘴里喘着粗气,还不忘大声娇喘,怕背后大汉肏的不尽兴一般,两个大奶子因为下垂的厉害,随着大汉的撞击肏弄,前后晃动得更加厉害。  「老板娘莫急,两月不见……没想到你更加风骚,是,是不是你家相公不如本二爷这般威风…………冷,冷漠了夫人,日后二爷我一定常,常来给夫人的骚穴止止痒,以慰夫人身体空虚骚痒之苦。」自称二爷的喘着粗气说道,一只手掌不听的拍打这女人的肉臀,力量一下比一下大,拍的女人连连娇喘。  「哎哟,好人,奴家的骚穴终于等来了二爷的大肉屌,二爷好不怜惜奴家,次次都,啊,好深,」  「次次都顶到了心窝,肏进了心砍」女子感受到体内的肉棒硬到了极点,知道身后大汉快射出阳精,自己也快到达了极点,屁股也往后顶,身子伏得更低,让自己的臀部翘的更高,肉穴更加突出。  「快,快,二爷,使劲,使劲干奴家的骚穴,奴家被你弄的站不稳了,淫水都,都湿了一地,啊啊」  本来快射的大汉,听着这些淫话,极速抖动了身体几下,马眼打开,射出了不多的精液,重重的撞击几下,让自己的肉棒顶的更深。射精后舒坦道「夫人还是那样风骚,等二爷我休息几日再来慰藉夫人相思之苦。」说完抓了几下妇人奶子,退出了自己的阳具,在女子的衣服上擦拭几下便提起了裤子。  底下坎坷们心里也是一阵鄙夷,也是心里想想,巴不得挺着鸡巴替代张二爷。不能替代去抓抓奶子,抽几下肥臀也好。  妇人低头擦拭了几下自己的的肉穴,脸上一脸鄙夷,便扣好了衣服,清楚感觉到大汉本来就射得不多,淫水都没把阴毛弄湿,自己本来就容易高潮,来了感觉没多久,身后男子便射了精,弄的上不去,下不去,还要老娘等下自己去扣弄,真他妈恶心,亏白长那么大个。  弄好衣服后起身一脸媚笑,「二爷真厉害,奴家现在脚都发软,站都站不稳,真想常伴二爷身边,可惜奴家已有所属,只要奴家相公不反对,奴家见了二爷肯定踏床相迎。」  被称为二爷的脸皮确实厚了不止一点点,哈哈大笑「夫人客气了,只要这马鞍城里,二爷我可是随叫随到」  夫人心里也是一阵悲哀。  自己年轻时的被山贼抓了去当山寨夫人,也就是个性奴,讨首领喜欢,学了点功夫,后来山寨被官府扫荡,自己趁乱跑了出来,流落于这马鞍城内,与酒店老板结实,成了夫妻。  因年轻时被山贼肏坏了子宫,落得不孕无子,也因为没生过孩子,加学了点功夫,身体在这小城还算保养的还行。虽然年过四旬,还是风韵犹存。奶头上的孔也是当山寨夫人时候穿的。  这马鞍城内,有个张统领,府邸位于城中,张庄府上的二爷估计酒喝高了,今天来了兴致,就要找点乐子,平时可能会喊他过去欺弄一番,或者是故意找茬把老板娘喊过去戏弄戏弄,老板都会主动避让,毕竟这个小破城,都是张家照的。  张家的二爷来调戏你媳妇那是给你面子,老板也出于无奈,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地方的军阀就是大爷,张家的的老爷子可是给凤舞军团的帐下当了多年的统领,也是一步一步爬上去的,立过不少军功,有些军营里统领见了也会颇为尊敬的喊声张叔。  当然,这些也是听二爷说的,可着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一方地主说什么,就是什么,荒野山民不会主动招惹,有热闹看看热闹,没事躲得远远的,谁知道哪天祸事落到自己头上,那时候肯定会有理说不清了。  张二爷从外地回来没几日,有了兴致,来了这间酒楼,见了老板娘,加上酒兴,硬要和老板娘来一场在大庭广众的真人秀,平时大庭广众下知识调戏调戏,做那羞人之事也是背后。  老板两口子也很无奈,酒楼生意还算尚好,要是惹了张家,在这土皇帝的魔抓之下,肯定没地儿说理,只能半推半就从了张二爷。  这时,男孩随便站了一张桌子前,桌子上的肉食几乎都下了自己肚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打了个饱嗝,便听到旁边桌子上男子说道。  「妈的,这天杀的猪头,换了老子,非肏她个一两小时,」  「得了吧,上次哪个去青楼抱着别人的蜜穴啃了半小时,结果姑娘等不及了,抓着往里面一放,没动几下就缴械了。」哈哈,哈哈哈哈,一桌几个男子全部笑了起来。  「再笑老子翻脸了,那是我第一次,咋了?第一次很正常,再说,那女子,那身材,那胸部,那服务,啧啧啧。」知道别人说的是他,也找点借口糊弄过去。  「妈的,不厚道,老子刚才还堵五十两老板娘先泻阴精输了不说,这鸽子肉还不留点给我,真他妈倒霉。」  都忙了看好戏去了,男孩吃了东西填饱了肚子刚离开了酒楼。               第一章完


警告:本站含有 [[古典武俠] 星辉大陆]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