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武俠] 春秋十绝色◆◆◆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古典武俠] 春秋十绝色
  第一章神女图  一弯细细的弦月勾在夜空中,凉意伴着微风轻轻地吹送。  乾武宫,坐落于梦南国群山中,天下十大道统之一。  清夜,细细的月牙,掩蔽在云胧之后,只有些许能够洒落下来,但淡淡的颜色,稀薄得像是不存在一般。  武主殿内灯火通明,月光照射到这时,骤然有一些静寂。  “师父,这就是长娆神女图?您当初……真的与南国主一起上过她?”徐州的呼吸微微急促,语气不是那么肯定想求证,他一袭白衣,容貌俊美,颈子上裹绕着银灰色的貂毛。  此时双眸极睁,一瞬不瞬盯着前方那副栩栩如生的神女图卷。  图卷仅仅只是被展开来半幅可画中女子的天仙之颜,却已叫人怦然心动,沉醉如梦。  只见在画卷中一位清冷孤傲,美丽优雅的绝世仙子静静地立于梦南国庭院。  她恬然望着明月,那绝美的仙颜,飘逸淡然的神态,仿佛对世间的一切都不在意。  她的美,似乎真的不沾染人间烟火,雪肌晶莹,如明珠美玉,傲人双峰,浑圆挺拔,修长体态清逸灵动,在月光中一尘不染。  白色衣袂飘扬,星眸沉思时,更有一种捉摸不透的神采。徐州呼吸都火热了。  “是啊,她就是顾长娆,春秋诸国无数男人心目中的女神。”被其称为师父的人感慨万千:“当年我做梦都想不到,有机会与忘尘山仙境传人顾长娆一亲芳泽,更与她赤身裸体坦诚相见,深深体会她那清冷身体的几个销魂妙处。  只是可惜,只那一夜,便再也没见到她的身影。  听说今时今地,唯有春秋殿那些手握权柄的老怪物能时不时享用她,一大把年纪,还能让顾长娆屈尊降贵,挺着大奶给他们吹箫温精,真是羡煞旁人。”说话之人竟是一个黑丑中年人。  他一身玄黑色衣袍,黑丑脸庞,矮小身材,随着年纪增长,两鬓已经有些许繁霜,似乎给他多添了几分成熟稳重,但教人无法忽视的是他那双眼,透着老练的阴狠,宛如一只蛰伏在黑暗之中的洪水猛兽。  此人正是乾武宫武主乌宫主。  如今春秋诸国中,武功最强的三十人之一。  “咕嘟。”狠狠了吞咽了口水。  惊羡的看了眼黑丑矮小的的师父,又看了眼画卷中女子的清冷仙颜,徐州心想如果不是师父亲口承认,真不敢相信这外貌形象差距如此巨大的两个人竟然能够在一起疯狂交媾!而且,师父不仅玩到了顾长娆,还是与南国主双插她!传闻南国主常年养尊处优,生的白肿肥胖,一脸富态。  而乌宫主更是黑丑精悍,一根粗长肉棒又热又硬,两人一起合力玩弄神女顾长娆……神圣胴体那丑陋肉根结合,想想那画面,徐州心头就有一阵烈火燃烧。  “怎么?你不信?”乌宫主瞥了眼这个弟子,作为乾武宫大弟子,徐州的天赋与悟性一向让他满意,若不是亲子乌寒同样出众,他还真有想法把乾武宫武主这位置传给他。  “师父,顾长娆……您当初和国主是怎么与她交欢的,给弟子详细讲讲吧。”徐州一脸的涨红之色,说完,似乎羞愧发出这番言论,低垂下脑袋。  乌宫主见状只是笑了笑:“食色性也,更何况是顾长娆那种人间罕见的神女,莫说是你,她的神采飞扬,圣洁高贵,天下哪个男人不魂牵梦萦,渴望独占?虽说一想到她被那些老东西的胯下大屌压得抬不起头,为师就心头大痛,但跟你讲讲也无妨。”徐州闻言期待的抬起了头。  “当初,顾长娆修行出世,离开忘尘山,涉世不深的她,很快就被春秋殿与她的胞弟哄骗,做了春秋殿的神女。  春秋殿的神女,名义上高贵尊崇,但自从第三代春秋殿主变法,这神女也就变了味道,竟也放纵与权贵者欢爱,更是成为维系诸国平稳的一件筹码。  就在顾长娆成为神女头天晚上,春秋殿内的一个无耻老家伙,就照着规矩把她脱得一丝不挂,掰开翘臀,挺着乌黑大屌给她的嫩穴开了苞,射了一夜的精。  顾长娆那处子美穴,在正魔两道闻名已久,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没想到是那老家伙第一个享用。  后来王书圣欣赏完顾长娆的活春宫,曾经用洁白如玉,粉嫩新滴来形容,啧啧,一想起顾长娆被操得意乱情迷,伏在床榻上,用温暖嫩穴紧紧包裹着那老家伙雄根的滋味,为师真是又心痛又刺激。”“顾神女的第一次就给了一个老怪物?”徐州心头不是滋味。  “嘿嘿,还不止呢,一听说顾长娆入了春秋殿,武榜上的赵老魔也屁颠屁颠跑了过去,那老魔不知施了什么手段,竟然让顾长娆心甘情愿的把圣洁可爱的“后窍”给他献出。  这件事差点把大家伙的眼球都跌破。  以顾长娆的清冷恬淡,竟然愿意把后庭给那又脏又臭的老魔头开苞。  直到后来大家才知道,赵老魔在玩弄女人身上有独门秘术。  轮到春秋殿其他老家伙回来,头汤一个没喝到,气得半死,偏偏顾长娆已经回过味来,不给随便动身子,憋的那些老东西绞尽脑汁,过了好几个月,才给顾长娆开菊门操穴。”乌宫主似乎是回忆道有趣处,笑了两声。  徐州满脸涨红,在听到顾长娆被老怪物随意玩弄时,胯肮脏硕物下已经不了遏制的支撑起一个帐篷,若不是师父在场,恐怕已经忍不住疯狂自撸起来。  “那师父又怎么与顾长娆有一夜之缘的?”徐州既忐忑,又期待。  “顾长娆再清冷无暇,终究入了春秋殿,南国主作为六国主之一,自然有资格让她来侍奉,当时南国主忍痛付出了一个巨大代价,令春秋殿的那些老怪物很是心动,就命顾长娆陪他三天三夜。这三天三夜,南国主在顾长娆身上用尽姿势,放纵求欢,险些精尽人亡。  当时为师恰好帮了南国主一个大忙,南国主此人又有双龙戏凤的癖好,我便侥幸一同玩了一夜。  听说这些年来,顾长娆被那些老怪物开发调教得颇为成功。  有小道消息说,但凡能上她的宫寝床榻,做到最后,顾长娆都会舍下她那张仙子小嘴给大鸡巴清理干净,就算是一大把年纪能做她爹的老头也不例外。  可惜,当初我与南国主玩弄她时,却不曾享用过她清冷小嘴。”乌宫主想到人生一大遗憾,长叹一声,而一旁的徐州早已气血翻腾,胯下高昂怒顶,脖颈上浮现起一抹涨红。  忽然心思一动,乌宫主微微笑了笑:“徐州,你想不想亲眼看看,当初我与南国主是怎么啪穴顾长娆的?”“此事不已经是陈年旧事么,弟子如何亲眼目睹?”徐州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眼神流连到画卷上清冷恬淡的佳人,心乱跳得厉害。  “顾长娆虽有一身仙灵功,但哪里知道,当初在南国皇宫,我们与她上演的那场啪穴好戏,被南国主派人悄悄用记忆珠录制下来,拓印三颗,其中一颗就在为师的手里。”乌宫主一挥袖,强悍的真元涌动,武主殿的一个隐秘的暗格打开。  暗格中有三枚记忆珠,其中一枚腾飞而起,落到他的掌心。  “就是此珠。”乌宫主拿起它。  记忆珠晶莹剔透,圆润小巧,虽然不大,但里面其实蕴藏着大量图影。  “师父……”徐州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一想到其中有顾长娆圣洁赤裸的胴体给人玩弄的画面,小腹就有一股热流快速奔腾。  “你且看。”乌宫主知道这个弟子着急上火,没有吊他胃口,直接催动记忆珠,武主殿顿时出现了一副画面:(很喜欢古典香色,构思了很多年的一本书,白天工作压力很大,但还是忍不住写了,希望能多多支持)梦南国,一座白玉石雕砌而成的皇宫里,小花园的鱼池边。  顾长娆一袭青色长裙,在柔和的月光中静静凝立,整个人天生就有一种钟天地之灵气的气质,神情恬静而淡然,衣袂飘扬时,修长身躯下的两只秀美双足若隐若现。  她的身段比起寻常女子更高挑,香肩丝滑,轻若削成,她胸前饱满挺拔,曲线浑圆,她凝望着天空中的皎月,一语不发。只听到一阵脚步声。顾长娆余光看去。  一个大腹便便的白肉肥男走了过来,眼睛眯陷肉里,几乎看不见,因为常年养尊处优,放纵情欲,让他的体态臃肿,但得宫中的药师调养,至今任有赳赳雄风。  顾长娆美眸一凝,此人正是南国主。  “朕的神女大人,朕总算把你盼来了!”一见到顾长娆的绝世背影,南国主的声音便难掩惊喜,又见她雪润肌肤,无暇容颜,毫不掩饰垂涎欲滴,吞咽了口水,再看向衣裙包裹下的挺翘臀瓣,就更加让他喷血。  想到这次为了玩到顾长娆,给春秋殿付出的巨大代价,南国主肉疼之余又觉得有那么一些值得,倘若不是春秋殿的手笔,顾长娆这种绝代仙子的嫩穴,又怎么会出现在他的皇宫庭院内?“南国主,春秋殿已经收到你的请令,往后一年还请说到做到。”顾长娆的声音清平恬淡,一如她的仙子气质,淡雅无尘,任由这个肥胖男人在她的无暇娇躯上扫视。  “明白明白,长娆神女放心,朕说过的话,决不食言,春秋殿不就是要我梦南国一年的天元梦晶石么,朕明日就让人送过去。”南国主兀自痴迷,随口说着,在顾长娆精致五官上流连忘返。  “嗯。”顾长娆轻轻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再度望起天空的那轮明月。  “长娆神女,朕——”南国主眯成缝的眼睛里淫光大放,他虽上过无数美女,但是如顾长娆这种清冷高贵,给人以不可亵渎之感的却是只有两位,今日兴致正好,不知道能不能和她玩一些特殊癖好。  似乎注意到南国主的想法。片刻后,她清冷唇瓣轻启:“国主若有什么想对娆儿做的,便请随意吧,这也是国主安定天下的权利,三日之后,娆儿还需回去复命。”“痛快,神女果然是爽利之人,朕今夜确实还有一件不情之请。”南国主舔笑了笑,走到顾长娆身侧,在她挺翘娇躯盯了一阵,一双肥手大胆摸上她的素白衣裙:“听说三个月前在春秋殿内,顾神女竟然舍下身段,把嫩穴儿后窍给老魔头师徒合力啪击,朕听到这个消息时,真是日思夜想,垂涎的紧。  不知道顾神女能不能满足朕的一个小小的心愿?让朕也试试那双龙入洞的滋味,乾武宫的继任者乌苍海,正在这里做客,可否让他也来品鉴品鉴神女的绝世身体?”顾长娆黛眉微蹙,这番话触碰了她一些不愿回忆甚至于深恶痛绝的画面,清澈的眸底隐隐闪过一丝厌色与羞耻。  “我对此并无兴趣,春秋殿也只是答应过国主一人。”虽然被拒绝,但南国主仿佛丝毫不在意,凑到她的乌黑秀发,呼吸着那股淡淡的幽香,一双胖乎乎的大手,趁势摸进顾长娆圣洁无比的衣裙,只觉得抚摸到的肌肤是如此的光滑白皙。  顺势而上,钻进抹胸,把一只丰满硕大,颤颤巍巍的雪乳握在手中。  顾长娆的双峰极大,触感冰凉。  南国主一摸到,便知道这是极品,只觉得一只手甚至握不过来,尝试来回恣意揉捏,一时在手中尽情把玩,不住变换着各种形状,更觉手中掌握的尽是满满挺拔,清清凉凉,销魂至极。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为之,南国主在他点娇嫩诱人的嫣红轻轻拨动了一下。  顾长娆的神情顿时有些异样。  南国主见状内心得意,他已经探明,顾长娆全身最为敏感的就是两点嫣红,仅仅是拨动了一下,她就这幅样子,若是狠狠搓捏,还不知道要刺激成什么样。  一想到此处南国主更加大胆起来。  两只手从后面探出,抓住这两团饱满雪峰,不停的揉捏出各种形状,顺便抛出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春秋殿能够矗立诸国数百年而不衰,自有它的一套章程体系,就算是高高在上的神女也需恪守谨记。  顾神女,你出行前,几个老家伙难道没有提醒过你,凡是要去侍奉国主,无论他们提出何等要求,只要不违反春秋殿的规矩,你皆要遵守。  更何况,前不久你刚与老魔头师徒玩过这出戏码,总不能转眼就不允了吧?”南国主一张肥胖脸庞嘿嘿直笑,手指探上顾长娆丰挺浑圆之上的小巧嫣红,轮流拨动,下体膨胀起来的一根硕根巨物,紧贴她修长高挑的玉体,在两瓣翘臀之间摩挲。  顾长娆感觉到胸前嫣然正被拨动,洁白无瑕的颈项腾起一抹淡淡的绯红,素手轻轻抓住南国主的手臂,企图让他停下来,但前者偏偏更加用力。  峰峦巅上的娇嫩被不停撩弄拨动。  “别捏乳头。”她轻轻娇喘。  南国主哈哈一笑,却没停止正在乱动的手:“那顾神女听不听话?”  第二章允诺侍奉  夜风吹拂,皇宫内的一些竹影花枝摇曳。顾长娆容颜绝色,倾城倾国,乌黑秀发随风飘飘,修长玉体清香四溢,青裙微拂,勾勒出两条修长美腿,冰清玉洁的仙体,超凡脱俗,整个人气质清冷高贵。她的美,完全超脱了人间脂粉的俗腻,令人不敢逼视。但极不和谐的是,一双臃肿肥胖的大手正在她衣裙内使劲揉捏。  “顾神女你听不听话?”南国主淫声笑语,双手托着神女雪乳,来回拨动那两点可爱嫣红,一颗肥硕的脑袋凑近,蹭到她清美的轮廓仙颜。耳鬓厮磨,贴着她冰凉如雪的肌肤,快活的魂儿都要起飞。顾长娆瞳中闪过一缕光芒,仙灵决运转,清明灵气漫上俏脸。异样的感觉散去。这本该让她宁静下来。但是很快,南国主又捏住她的仙裙衣襟,呼吸火热的解开她的罗裳,扔掉抹胸,倏然之间,一对丰挺雪白的大奶,颤巍巍的暴露在皇宫空气内。两粒粉嫩的嫣红翘立挺拔,嫩如豆蔻,看的人口干舌燥。  好美!南国主一双眼睛都直了,哪里忍得住,托住这又白又大的浑圆雪乳,张开大嘴,就朝峰峦顶端的轻咬,舌头乱舔。咛……顾长娆清眉一蹙,刚刚平息心绪,不料胸前瞬间被南国主含住,那只滚烫的热舌狡猾贪婪,不断在她晶莹粉嫩的乳晕刮动,甚至时不时碰上峰峦顶的娇嫩嫣红。心情瞬间有些紊乱。她修炼心境,追求无尘,但在被春秋殿那伙老怪物强人开苞后,清冷的身子变得异常敏感,平日里,这对丰挺很少给人触碰,更不用说给人含弄咬捏粉嫩乳首。  “不要。”持续传来的异样让她神色一变。玉手推住,抵住南国主的脑门,而南国主恍惚未闻,依旧含吸着神女的大奶子,满脸迷醉的神态,好似一个三个月还未断奶的娃娃。  见其这等痴态,顾长娆冰雪俏脸一寒,芊芊玉指凝聚出一层月光,凭她的修为,只轻轻一弹,南国主这个几百斤的大胖子就要咕噜滚落到地上。如果稍运神功,就算令其终生不能人事也是轻而易举。  但在瞬间,顾长娆升腾起这个念头的同时,也想到了很多。此人是梦南国之主。春秋六国的权势滔天者,在这梦南国皇宫,豢养的盖世高手足有一群,忘尘山的几位太上长老都不敢说轻易胜过。只怕她稍有异动,那些人就会围拢,在这瞬间,她已经感觉到几股强大的气息。想起春秋殿的规矩,以及自己加入春秋殿的目的,顾长娆轻叹一声,这只玉手也只是稍贴一把就松下来。闭合美眸,任由他玩弄了。“啾揪揪……”口水声砸巴唧唧不止。皇宫庭院内的暧昧度渐渐上升。南国主埋脸贴着两团丰满滑腻,毫不顾忌顾长娆的感受,嘬着一颗湿润润的乳尖,吃得津津有味。兴起时,她还掐住那粉红色的乳晕,把可爱柔软的乳首晃在嘴唇逗吻,激得顾长娆的冰雪身子一酸一楚。  嗯……顾长娆渐渐蹙眉,雪颈微仰,纤细手指悄然紧握。  南国主不忘调笑道“顾神女这双大奶真是人间极品,不对,是仙界极品。朕听说,赵老魔也曾把玩品鉴过你的极品大奶,赞不绝口。顾神女,那老魔头当初究竟允诺了你什么?其他神女行走世间三年,都未见的让那老魔碰一根手指头。轮到你顾神女,就心甘情愿在床上给他献出最珍贵的小屁眼儿?听说在开苞那夜,顾神女你清眉紧拧,后庭被那老魔全根没入,温暖菊门裹着那大阳具,持续收缩近百下,爽得那老魔嗷呜大叫,差点没把他的宝贝夹断。朕当时真是又羡又妒,恨不得取而代之,今日机缘正好,朕也与人一起领教领教神女妙处的滋味,神女意下如何?”  顾长娆听得越来越不悦,清秀的脸蛋上露出几分不自然的表情。那本是她最羞人不想回忆的画面,但在南国主这里却屡屡口无遮拦。尤其是,丰挺雪乳还在持续不断地传来一阵阵酥麻异样。言语污秽的刺激,清冷身体的情动,双管齐下,令她内心微微有些失衡。  “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神怡气静……”很快,顾长娆清冷的唇瓣翕动,默念清心口诀,一道道清气徒生,在肌肤上流动,泛起莹润光泽,把那些异样全部驱除。片刻间,她脸上又恢复清冷孤傲之色。冷淡的闭上了双眸。仿佛即便一头肥猪趴在她身上,她也自作顽石磐然不动。  南国主见顾长娆根本不开口答应,决定拿出真正的底牌,手掌越过修长玉腿,一点点滑过,随后又来到诱人的美臀中央,摸着她美腿心儿的嫩肉,大剌剌道:“朕就直说了,顾神女,朕知道你心高气傲,眼界奇高,那些试图强迫和你上床的老怪物,都在你身上吃了不少大瘪。你体质玄冰,美穴儿能够释放极致冰寒,普通人还没插了你几下,阳根就差点冻成冰,修养了数年都好不了。但你若是能畅快无阻满足朕这个爱好,朕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多年前,你爹顾大武主独身一人闯入楚国皇宫,从此在世间销声匿迹,生死不明,想来你应该很想知道他为何那么做,如今又身在何处?”南国主说着,冷不防又在顾长娆挺翘的香臀狠狠捏了一把,把那吹弹得破的嫩肉晃出臀浪,分外诱人。  “你此言当真?”顾长娆冰冷双瞳骤然睁开,听到南国主口中的顾武主,记忆之中,忽然浮现一个高大温柔正在教授一个粉雕玉琢小女孩练剑的男人身影。  高大男人依稀有些鬓霜,但容貌温和,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练剑一天疲惫了,便被他抱在怀里安抚,唱那轻歌哄她入睡。她情绪起伏很大。已然不顾南国主的一双肥手,探进她那极端私密的双腿中心,在那幽深清凉的水沟,轻轻撩拨,徐徐扣弄。其实她只要稍运真气,南国主这双手就要冰结,簌生冻疮。往日,在她身上驰骋的老怪物,都没几个能够坚持个把时辰。南国主得意的玩弄她的腿心嫩处。  “小娆儿应该知道,朕的梦南国有智谋无双的第一军师坐镇,这令南国长久以来固若金汤,当年在那楚国皇宫之内就有军师安排一名重要棋子,亲眼目睹顾武主闯了进去。不得不说一句,顾武主真是雄风不老,这偷入皇宫第一天,别的什么都没做,径直闯进楚国美人殿,把老国主精心调教的蓁奴操得死去活来,哭泣不止,哈哈哈!”  “蓁姨!”顾长娆宛如听到一个了不得的词,星眸骤凝,很多关于她父亲顾武主的断续线索,忽然有一些明朗。  “哦?顾神女是认得?”南国主一双眼睛转溜,精芒闪动,手指游移到顾长娆雪臀中央,摸上两片颤巍巍的神圣花唇,轻轻拨开,捻揉上端的小嫩粒。  “听说那蓁奴名为秦蓁蓁,沦为楚国主禁脔前是云国名门的二小姐,不仅端庄优雅,善解人意,而且还精通诗词书画,可谓一等一的大美人,但就给楚国主调教了半年,就沦为整日撅着臀哭泣等主人浇灌的蓁奴,属实骚浪的紧。”  “不可能,蓁姨宁死也绝不可能那样,这中间究竟有什么隐秘?”顾长娆眼中光芒一闪,呼吸不平稳,后者狡猾的手指已经潜入她娇嫩玉穴的私处,肆无忌惮的探索玩弄,但她心念父亲与蓁姨的情况,没有太在意。  “哈哈哈哈,楚老国主的调教手段,在我们六国中间可是出了名的。王书圣评三千痴缠,蹁跹影惊鸿的绝代双胞胎李雪稚、李素清,她们当年是何等仙姿,何等骄傲?结果不都还是被收入美人殿,乖顺的跪在给老国主胯下含吮龙根,套弄卵袋,秦蓁蓁又有什么不可能?顾神女,朕不能再说了,还想知道更多,就看你能不能满足朕的要求。”南国主大笑,随即,他从顾长娆娇嫩美穴中抽出手掌,上面已经沾染一些清水粘液,晶莹透亮,气味芬芳,令他忍不住放在鼻尖嗅闻,一脸满足陶醉。  随后,南国主眼睛一瞄,望着顾长娆似乎在深思的仙子容颜:“顾神女,你可要想清楚,朕求的不过是一场三人欢爱,却透露那么重大的秘密给你。怎么想,神女殿下你都不吃亏吧。”爹……蓁姨……顾长娆陷入了过去的沉思。  这几年来,虽然明知道希望渺茫,但她都未曾忘记寻找记忆中的两人。父亲,母亲,蓁姨,楚老国主的牵扯,还有诸国之间的香艳交易……她想要知道真相!良久,顾长娆抬起头,清冷的容颜带着拒人千里的冰冷,双眸深邃如星河。“只此一夜,我允诺国主与另外一人加入娆儿的侍奉日。今夜过后,还请国主务必将当年的事告知于我。”  “好,就今夜!只要神女你任我二人一起操弄,朕就把那个秘密告知,决不食言。”南国主听到清冷佳人终于答应,心头大喜,随即又不知朝谁大喊:“乌苍海,听到了吧,顾神女答应了,你还不赶快过来!”  斜刺里,一个黑丑矮小的男子走了过来。男子皮肤黝黑,相貌丑陋,正是年轻时的乌宫主,相比其日后的老辣与深邃,此刻看上去更为精悍干练。虽然是乾武宫继任者,但实在没有大门派的气象。  乌苍海嘿嘿笑了笑:“多谢陛下恩德,让微臣也能有机会享受顾神女侍奉。”“神女殿下,久仰了。”一谢过南国主,乌苍海一双精芒四射的眼珠子就落到顾长娆身上。  这位闻名遐迩的绝色仙子,在春秋诸国的名气实在太响了!她从小就笼罩无数光环,不仅是顾大武主的绝色女儿,还拥有妖孽般的修行天赋,她十岁那年的容貌,便叫过路人踉跄跌倒,被评为云国第一美人胚子,十五岁那年更是轻轻松松把顾家神剑诀炼至第九重。后来,她去了忘尘山修行,便成了忘尘山近百年来最杰出的仙子。  半年前,当他听说顾长娆成为春秋殿神女时,差点惊掉下巴。而当她被老怪物开苞的消息传出,乌苍海更是又心痛又惋惜。但此刻,心中的神女就在眼前,自己还有机会与她一起携手登床。  乌苍海只觉得在做梦一般。眼下顾长娆仙裙半解,那一双雪白傲人的峰峦顶端的两粒嫣红可爱,沾染了不少南国主的口水津液,在月光下泛着淫靡的色泽。随便想想就知道,方才她这里被南国主轻咬嘬吸多少次。  “你就是乾武宫继任者?”顾长娆见到乌苍海,大蹙眉头。虽然她有所预料,来人不会是好人,其乌黑丑陋到如此地步,还是超过她的想象,就是与那些老家伙比都不遑多让。而且,此人眼中爆腾腾淫邪之光,体质更是精壮,真气雄厚,是练武之人,性爱那方面的能力必是强大。  一刹那,她竟有一些后悔。她很清楚自己这幅身躯有多让男人迷恋,春秋殿内的那些老怪物,一有功夫就来纠缠她,一但能够上一次她的床榻,都会狠狠伐挞。她即便抗拒不过,不得已与他们赤裸相见,都有时辰的规定,这一次却允诺了南国主一夜时间。  “乌某正是,顾神女的容貌身段真是美若天仙,在十五岁那年,乌某曾经有幸惊鸿一瞥,神女的神采风姿,至今难以忘怀。说起来,乌某在乾武宫的恩师,曾经与忘尘山的青韵仙子交流过修行论道,我们二人还有一些渊源。”乌苍海说话之间,已经走到顾长娆身后,犹豫了一下,一双精瘦的手掌忍不住摸上她衣裳下的丰挺翘臀,忐忑不安的摩挲起来,因为南国主体态肥大,占据了前面位置,根本绕不过去。  “早在十五年前,青韵师伯就已经退出忘尘山,再无任何瓜葛联系。”顾长娆冷冷道。乌苍海一笑,也不在意,只是揉了揉她的浑圆翘臀:“嘿,忘尘山真是绝情啊,青韵仙子只是遭人设计,泄露了忘尘山的一门顶级心法,这就被逐出了。良宵苦短,就不与神女大人叙前代的关系了。今日顾神女肯放下身段,乌某必当全力以赴,填满神女大人前后二穴,让神女尝一尝那快活无限羞人欲死的滋味。”  “你——”顾长娆清冷淡淡的眉儿一拧,这黑丑男人可谓极度放肆,而且说完这些粗鄙话语,揉捏她翘臀的动作更是大幅度起来。  “哈哈哈,神女大人见谅,乌某就是个俗人,只想到一会儿就能尝到神女的美妙身段,出言有些孟浪。”乌宫主大笑,旋即眼中淫光大作,接下来的动作却更为粗鲁。[ 此貼被大陈陈在2020-11-25 21:34重新編輯 ]


警告:本站含有 [[古典武俠] 春秋十绝色]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