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斗淫贼◆◆◆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侠斗淫贼
【女侠斗得过淫贼吗】第一章 淫贼传人  南郑吉庆十六年,从登基开始、熬了十三年才熬到十八岁亲政、却亲政不到三年的吉庆皇帝崩了。是不是马上风不重要了,反正成年没几年的皇帝留下了上百个有名号的妃嫔和几十个皇子公主,在老百姓的心目中,皇上必定是为了皇室开枝散叶太过辛劳……死于马上风的。  新皇是七岁的大皇子,年号改成了崇顺,辅政的是年轻的太后的叔叔林相和皇室里颇有威望的肃亲王,肃亲王天生体弱,没孩子,也就没了什么野心,加上林相也不是跋扈之人,两人还算合得来。  北方边境有升龙将军贺胜坐镇江州、飞虎将军陈乃德坐镇岳州,整个南郑还算不上时局动荡。北面隔江相峙的北韩忙着和西凉在甘州绥州一带拉锯,也没抽出空来试试江水够不够深。  于是南郑的百姓还是像从前吉庆朝一样过活,男人们该种地的种地,该打鱼的打鱼,女子们白天采桑或者织布,晚上或者仰面劈腿或者俯身翘臀伺候家里的男人。反正一般地来说,马上风这种富贵病也轮不上自己的男人……  但是世上发生了的事情,总会对其他还未发生的事产生或多或少的影响,何况是全天下最重要的三个位子之一的更迭。崇顺帝登基之后大赦天下——当然,小皇帝是不懂得这些的——整个南郑有将近千人结束改造,重新走向社会,这里 头有当年著名大盗的手下、著名奸商的小厮、著名土匪的跟班、以及著名采  花贼的徒弟等等。  夜已经深了,湖州府的六扇门中灯火摇动,有几人正在议事。「绝对不能小看这个方白羽!他虽然被抓进来的时候只有十二岁,可是他的那个死鬼师父鹿长生可是当年的五大淫贼之一,咱们要是小看了这个在牢里呆了十年的小淫贼,一定会出乱子!」说话的半百老者是湖州府六扇门的总统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金眼雕景和,「小烈和小峥你们俩给我盯紧了他,发现他作案,马上把他拿下!」  一个二十二三岁的精壮青年应声抱拳站起,「放心吧师傅,交给我!」这个青年乃是湖州六扇门年轻捕快于烈,十几岁跟着景和,现在无论是眼力还是武功,都在整个南郑六扇门年轻一辈中数得上前几位。  景和对这个徒弟向来信任有加,这次对付一个在牢里呆了十年的小采花贼应该是绰绰有余的,安排两个人同去,老头是安了一点小私心的。  因为此次安排的另一个捕快萧峥,正是于烈一直爱慕的有冷面飞鹰之称的湖州府第一女捕快!  此时,萧峥正坐在自己的位置里一言不发。  二十岁的萧峥一身深蓝色的劲装掩不住少女完美的曲线,双腿修长却不显纤细,绑腿之下的小腿和半隐在裙摆下的大腿弧线无不展示出女捕快腿上功夫的爆发力。  纤腰并不如弱柳般柔细,却在已经发育完美的丰臀映衬之下显得无比秀美。  上身的劲装被女捕快一对饱满的玉兔撑得甚是紧绷,但却丝毫不会给人以淫糜之像,因为女捕快唯一没有被衣装遮掩的脸上满是冷峻之色。  平心而论,萧峥的脸不是那种妩媚的人间绝色,简单的马尾辫与男人也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分别,肤色甚是白皙,却隐约透出健康的淡红色,完全没有脂粉修饰的眉目之间写满了英俊和清爽,漆黑的星眸深邃安定,瑶鼻檀口比起寻常女子也多了三分孤傲,整张脸倒有几分像是略带肃杀之气的男子。  萧峥乃是湖州百年世家家主之嫡女,湖州萧家家中田产商号几乎遍布半个江南,叔伯兄弟中也有多人在南郑朝中为官。  这样一位千金娇女,又长得清秀俊美,即便入宫,也必能在吉庆朝几百名嫔妃中脱颖而出,可是萧峥却自小体弱多病,幸得川中峨眉派掌门凌虚师太将她带上峨眉山苦修十二年,才能除去一身病疴,又练成一身峨眉绝学,十八岁那年才出师下山回转湖州。  萧峥既不肯入宫为妃,也婉拒了各路达官显贵子弟的求亲,却投入六扇门做了一名捕快。  萧老爷对爱女自是千依百顺,缘此对湖州六扇门也是各种关照,两年下来,湖州六扇门已是南郑朝六扇门中待遇最高,装备最好的一支。  而萧峥却从不以家室为荣,凡事都不甘人后,而她的身手眼光也自不凡,出道两年大小案件无往不利,大小贼人折在萧峥手上的也有几十个。如此美女在身边,于烈心生爱慕自然是情理之中,景和看在眼里了然于胸,虽然觉得于烈这年轻人也是六扇门中的好手,家室虽然平平,也是逍遥无忧的中产之家,却依然隐约有些配不上萧峥。  抛开家室不说,在峨眉学艺十几年的萧峥不仅武功高超,更有三分川中妹子的辣劲,衬以一张英秀脸庞,端地是气质非凡。  而自小在江南生长的的于烈性子里却有一点点江南婉约,虽然若非大事不得展现,总是在气上弱了几分。  但是毕竟是跟了自己多年的爱徒,人也称得上英雄年少。近水楼台之间,于烈能有否博得这萧峥的芳心,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所以这一年来,老爷子没少安排于烈萧峥一起办案,两人倒也是配合密切,可就是萧峥从未在于烈面前展示过小儿女之态,看起来,是襄王有梦神女无情了。  这次天下大赦,湖州大牢里放出来这个淫贼的小徒弟方白羽,只是当年淫道鹿长生一个贴身的小童儿,鹿长生当年炼制迷药、奸淫多名女子,引发江南武林和六扇门各路高手合力围剿,终于在武夷山落得个身首异处,而一直跟随他左右的方白羽因为年纪尚小并没有作恶的证据免于一死,却也被判了个从贼,无限期地关进了湖州大牢里。  十年来当年的小童已经成人,以前干不了的坏事,现在都能干了。  但是在大牢里十年没有人指导,方白羽的功夫应该好不到哪里去,即便是当年的鹿长生,也是以用药一道绝冠天下,功夫并不是一流的高手。因此景和觉得派出于烈和萧峥盯紧这个小淫贼,应该是一项轻松的任务,顺便看看能不能让冷冰冰的萧峥开开窍。  随即又想到当年鹿长生的手段,老头子不由得莫名心头一凛,万一萧峥有哪怕半分闪失,萧家怪罪下来自己可是承担不起的。于是便又看了一眼那边踌躇满志的于烈,「小烈,你们要盯的可是个淫贼,给我把小峥保护好了!小铮要是被淫贼碰掉一根头发,我拿你剁馅包饺子!」说着又稍微有些心虚地看向那边一直没说话的萧峥。  萧峥开口道:「景统领尽可放心,我是个捕快,又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淫贼以前也不是没抓过。又有于师兄照拂,一定没事的,您不用吓唬于师兄的。」声音清朗又不失温柔,引得于烈循声而来的目光落在那清丽英秀的脸庞上便再也挪不开了。  「我只是有一点不太明白,这个方白羽在牢里呆了十年,景统领觉得他出去之后一定会犯案子么?要是他能悔过自新,我们要跟他多久呢?」  景和微微沉吟片刻,答道:「这个小淫贼虽然被抓之前只有十二岁,我们尚且没有什么证据证明他跟着鹿长生做过具体的恶行,但是当年抓他的时候我有在场,这个小子虽然没什么像样的功夫,但是对鹿长生那些药物的性能都颇有了解,他从小跟着鹿老道长大,耳濡目染未必能学到好事。又和一群坏蛋在一起被关了这么久,想学好怕是难了。」  接着景和又稍顿了一顿,「我估计他最迟半月之内当有动作,你们跟他二十天,如果他一切形迹都没有可疑,就可以收工了。小铮,你的功夫我是相当放心,但是要小心这小贼用那些下三滥的药,小烈你也是,坠在他后边不被发现便好,一旦他有所警觉,你们便要小心自己的饮食了。真要是和他交上手,一定抢到上风头!小心他放迷烟之类的手段。」  于烈和萧峥同时起身拱手称是,萧峥略一思索,又问道:「景统领,如果这个方白羽先不急着作案,而是藏起来先炼制……那个毒药,等我们放松了他,几个月后甚至几年后再出来作案,那时候却不是危害更大?不然我们能不能发现他有采药或者采买炼药的材料,就直接将他擒下呢?」  景和正色道:「这不可,虽然我认定他会犯案子,但是我们做捕快的,却不能在他没有作恶的时候就先行擒拿于他,还是要讲究证据。只有他已经开始作案,或是已经入室,或是已经使用了淫药迷了女子心性,我们才能出手缉拿。你们二人年轻气盛,又嫉恶如仇,莫要沉不住气!我们六扇门代表的是朝廷法度,即便是对一个淫贼,也不应随性擅为。」于烈萧峥二人心下凛然,同时向景和深施一礼。  …………  方白羽站在湖州城最繁华的街头,贪婪地呼吸着久违的自由味道。他中等身材,不算魁梧,一件看不出是灰是黄的破烂袍子在身上显得颇有点肥大,杂乱的头发挡住大半张脸却掩不住眉宇之间的灵动之色。  街上涌动的人潮中他只是稍显有些落魄,湖州是南郑名城,发财的倒霉的各色人等都有,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  方白羽微微眯着眼睛,在牢里呆得久了,他对灿烂的阳光还不是很适应。不能一直在街头傻站着,他信步走在大街上,身后三十步远隔着十几个人,一身便装的于烈和萧峥一言不发的跟着。  方白羽进了一家药铺,于烈在药铺对面的饼摊上买了两个干饼子。  半晌,方白羽空着手出来,萧峥一身灰布衣裙,远远地在他身后,眼看着他又进了一家客栈。  「于师兄,看起来他想要在湖州呆上一阵,咱们得盯住这个客栈。」萧峥道。  于烈嚼着饼子,一边把另一个饼子递给萧峥,「他在药铺里问人家要不要招伙计,被人家拒绝了。」  「他从牢里出来,官家大发慈悲给每个遇赦囚徒的三两银子也不够他做什么营生,他跟着鹿长生,对药理应该懂的不少,去药铺想讨个生计也在情理之中。」  「小铮,你跟着他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这小子身边有女子经过,他的身体反应怎么样?我咋完全没看到他有什么异动?」萧峥道:「他身边有中人以上之姿的年轻女子擦身而过一共十九次,他都没有扭转头去看过,也看不出胸腹之间有深吸气的表现,说实话,我看不出他有色欲急待发泄。」  「也许保暖还没着落,这小淫贼还没到思淫欲的阶段吧,咱们先盯着吧。」  于烈又嚼了口饼子,另一只手的饼子萧峥没有接,他也不以为意,把这个饼子也送到嘴边咬了一口。  心里想着,我倒是吃饱了,萧峥妹子这身为了不引人注意而穿上的灰布衣裙真是太逊了,又肥又土气,把那么好的身材完全遮掩住了。  萧师妹穿六扇门劲装那才够劲,那浑圆的一对大奶子被衣服勒得鼓鼓涨涨的,又完全不会下垂,估计自己一只手都掐不住吧……  两天之后,两名捕快尾随着方白羽跑遍了湖州城大大小小的药铺,收获还是不少的,首先他们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方白羽的情绪越来越差了,求职屡屡失败的失足青年看起来已经不打算继续尝试做药铺伙计这条出路了。  其次两名捕快虽然年轻,但是眼光并不算差,他们看得出方白羽身上的功夫底子是相当不错的,虽然没有与人争执或者动手也没有展露轻功,但是方白羽站立行走皆与天地自然浑为一体,显然身上有多年的道家内功底子,这也让两人把盯梢的距离再一次拉大。  再次,萧峥继续维持了之前的判断,方白羽对身边出现的美貌女子并没有正常淫贼的贪婪反应。综合来看,这个方白羽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他想要重新回归社会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好人……最后,梳洗干净把头发扎起来的方白羽,除了脸色还有点苍白之外,还真特么有点帅呀!  「萧师妹,千万别被表面现象骗了,这小子一直在往药铺里钻,搞不好就是想自己做药方便,他身上的功夫肯定相当不错,也许他一早发现了咱们的存在……」  萧峥不易察觉地轻轻皱了一下眉,「于师兄,要对咱俩的追踪功夫自信一点嘛!他即便是身上有功夫,咱们也是练了十几年的,咱们现在都离他五十步了,我都没法观察他的呼吸情况了,他要是还能感觉到咱们,那他真要是作案,咱俩一起也未必能是他的对手……」  顿了顿,萧峥又说道:「真要是他能找个营生重新做人,这也是武林中一件美事呀,咱们应该高兴才对。不过他找不到伙计的职位,接下来他会怎么办呢?」  「我的萧师妹呀,你的心肠可真好,还替他操这个心!依我看他如果在湖州不能找到营生,要不就是开始仗着武功做些鸡鸣狗盗的事情,要不就是会远走他乡。你看着吧,用不了几天,咱们要么抓他个人赃并获,要么准备跟着他去别的州府转转吧。」  于烈的判断并没有得到验证。方白羽并没有做偷鸡摸狗的事情,也没有离开湖州,就在第三天的晚上,方白羽住的客栈里迎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  「方兄,小弟这厢有礼了。小弟庄智渊,江湖人称千机公子便是在下。家师千机先生和尊师鹿仙长是多年的故交好友。家师已于年前仙逝而去。他老人家生前一直对方兄念念不忘,一直说十年前没能从六扇门的手中救得方兄,是他人生少有的遗憾。」  说话的这个庄智渊是个微笑里稍稍透着一点邪魅的青年公子,约摸有二十四五岁,个子颇高,身着一袭黑袍,更显得危险而神秘。  「小弟是专程为方兄重见天日道喜而来,方兄是不是可以给个面子,让小弟做东请方兄喝上一杯水酒洗尘呢?」  方白羽明显对这个一见面就称兄道弟的千机公子没有什么好感,「这位庄公子,家师死了这么多年了,过去的事我也不想再提了,我从小在牢里长大,也不会喝酒,好意我心领了,庄公子请自便吧。」  「别啊方兄,虽然咱俩初次见面,但是咱们可是武林同一脉呀!咱俩不亲,可是咱俩的本事亲呀!」  庄智渊不以为忤,反而微笑着自己摸过一张板凳坐了下来,「我一听说陛下大赦天下,就马上从杭州赶过来,又把这湖州府翻了个底朝天才找到方兄你,方兄不能这么拒人以千里之外吧!」  方白羽不认识庄智渊,但是他小时候跟着鹿长生的时候就知道千机先生柳永的大名,那是和百毒羽士鹿长生并列五大淫贼的高手,鹿长生擅长炼制使用各种迷药淫药,而千机先生柳永擅长各种制造使用机关暗器,两人曾经联手作案,依靠神乎其技的配合在岳州城里千军万马之中绑走了南郑军中第一巾帼女将—飞虎将军陈乃德的女儿陈红娇,两人将身材健美容貌秀丽的女将淫辱了半个月之后,陈红娇终于在鹿长生的药力稍有减弱的时候恢复了神智,性格刚烈的女将不堪羞辱咬舌自尽。  这件案子令全天下震动,陈老虎暴跳如雷,整个南郑几乎集举国之力追缉两人,但是直到八年之后才有机会在武夷山围剿鹿长生得手,而千机先生柳永依然逍遥法外十几年,直到上一年才因病寿终。  当然,方白羽一直在牢里,不会知道庄智渊于五六年前开始行走江湖,三个月连续在北韩和南郑犯案十几次,专门挑身有武功的女侠下手,凭借身上神出鬼没的机关暗器无往不利,千机公子的名号如今已是淫贼界响当当的角色了。  见方白羽没有做声,庄智渊又道:「方兄,鹿仙长仙游这十年,家师也几乎闭关不出,在机关暗器方面又有颇多领悟,却在每次想起鹿仙长时扼腕叹息。家师说只有和鹿仙长并肩行走江湖时才是人生中最快意的过往。  他老人家的暗器配上鹿仙长的迷药那真是无往不利无坚不摧啊!家师和鹿仙长仙去之后,还好有咱们两个传人在,方兄应该和我一起把咱们的师门传承发扬光大才对呀!先师他们两位当年联手制住并且掳走陈红娇那是何等的威风,咱们兄弟也可以一起搞几个女侠来玩玩,我去年见过一次那个华山派的苏若云,那小妞那身材脸蛋保证方兄一见到就能喜欢……」  方白羽不待他说完,推开房门,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道:「庄公子的美意方某心领了,方某十年之中已经领悟了很多,家师当年淫人妻女可以说作恶无数,埋骨武夷山也算是罪有应得,我不想像师父那样过一生了。我只想凭我自己的本事安安稳稳活一辈子,庄公子请吧!」  庄智渊还是一张笑脸,不但没有出门的意思,反而两腿稍分,腾出了一点空,把两条胳膊拄在了板凳上,抻着脖子道:「方兄果然是好心性,一心向善,小弟佩服佩服,可是咱们武林中人最讲究一个尊师重道,方兄身负鹿仙长传下的一身本领,却说尊师罪有应得,这个话不太妥当吧!不过没关系,小弟一向以超越师尊为目标,方兄这般脾气小弟甚是欣赏倾慕……」  方白羽冷哼一声:「庄公子,道不同不相为谋,多说无益,若不是方某只想安安稳稳做个普通人,也许就留下庄公子送到六扇门去了,我想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看到阁下的。」  「哈哈,方兄这话说的有豪气,若是方兄拿下小弟,那么一定可以赢得偌大的侠名,不知方兄这十年寒窗,把尊师鹿仙长的功夫练到了什么境界呢?小弟还真想看看方兄的手段够不够和我联手呢!哈哈,是在这里出手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庄智渊毕竟也是年轻人,又身负绝艺,反复向方白羽示好却被一再拒绝之后,口气终于有点不客气。  两手一按板凳,人也站了起来。  「我才不会与你动手,不过我可以提醒庄公子一句,在下从湖州大牢里出来之后,六扇门一直有人跟着我,庄公子来我这里,应该已经被他们盯住了,我估计用不了一盏茶的工夫,他们能够核实庄公子你的身份之后,就会调集人手围住这里,到时候庄公子就走不了了!」  「小弟果然没看错人,就冲方兄这眼力,绝对配得上与小弟联手,刚才言语多有冲撞,赔罪赔罪!」庄智渊听得方白羽说话,刚刚语气中的一点火气马上又变成笑嘻嘻的讨好。  作为师出名门又已经在江湖上闯荡好几年的淫贼,他的手段眼光早就是一流高手境界,尤其他的手段有大半在机关暗器的机变使用上,因此每到一地每行一事总是极为谨慎地先行观察周遭环境,虽然于烈和萧峥落脚的位置已经远在隔街相望的另一家客栈,但是不合时宜迎风半掩的窗子和房中的幽暗已经被庄智渊在与方白羽照面之前便关注到了。  这下听得方白羽也早就能感知对方的存在,便可知方白羽的眼光和警觉就算不如自己,也非同寻常。又得对方言语中示警,心知方白羽对自己确无恶意,庄智渊本来此来就是有求于人,自然马上又端出了那邪邪的笑脸。  「六扇门一直像防贼一样放着方兄,方兄想要洗掉身上的淫贼两个字,可没那么容易呢……」  正说着,庄智渊突然脸色一变,「来的好快!」  「两个,一男一女,就是这两天一直盯着我的两位捕快了!」方白羽还站在在门口,他也感觉到了于烈和萧峥正在迅速地从两个方向逼近自己的房间。  他自问这几天没干过任何坏事,从未以淫贼自居过,觉得两名捕快定是冲着庄智渊来的,于是一边随口向庄智渊说了自己的判断,一边从门口闪身出去,不是迎击于萧二人,而是事不关己,打算置身事外。  于烈和萧峥并没有像方白羽说的调集人手来围剿庄智渊,两人远远瞥见有人夜访方白羽,迅速在脑中推算了一遍来人可能的身份,两人都得到了共同的结论,这个黑袍青年,极有可能是江湖上出名的淫贼千机公子!  五息之后,一只信鸽扑棱棱飞出窗外,紧接着,两名捕快矫健的身影越窗而出,于烈如一只黑鹰飞过长街,直扑方白羽所在的客栈,一身紧身劲装下萧峥玲珑有致的身子则隐没在夜色中。  两家客栈一街之隔,算上跨院不过七八十步,眨眼之间于烈已经破开方白羽房间的窗子,手中寒光一闪,单刀直取庄智渊。  「淫贼看刀!」却看庄智渊一个轻巧的转身,脚下一晃,竟挑起身旁的凳子迎向于烈的刀锋。  于烈看似威猛无匹的一刀也如灵蛇般狡黠,刀锋一转避开沉重的板凳,仍然紧紧锁定庄智渊,人也随刀欺进跨上一步。谁料到庄智渊身子再转,右臂一抬,两枚不知什么暗器直扑于烈面门,也不管中了没中,身子已从门口飘到屋外的走廊之中。  「方兄快走,我顶他一阵!」  庄智渊刚闪到房间外,就看到方白羽环抱双臂斜靠在那,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架势,千机公子脑筋转得极快,这话一出口,已经把方白羽拉到了自己同伙的地位,他也不管方白羽会不会跑,看起来这个一心要好好做人的家伙多半是不想跑的,但是先让捕快意识到这里还有个淫贼分分心也是好的。  话音未落,庄智渊动若脱兔,已从走廊的窗子窜到了室外,同时,为了防止追击,又有两点寒星从窗口打回来。  于烈出道这几年大小凶徒也见了不少,这种不停出手甩暗器同时飞快逃跑的却也没怎么遇到过,单刀左右一摆已经挡住了暗器,铛铛两声,应该是小飞蝗石一类的硬物。  等他冲到走廊里,庄智渊身影已经不见,两只短箭迎面而来,于烈侧身闪过,这一歪头,正看见那边方白羽悠哉悠哉地看着自己……  于烈脑中也是转得飞快,庄智渊那一嗓子他自然听在耳中,可是方白羽明显没有要跑的意思,两手都圈在胸前,也没有出手的征兆。  千机公子那一声明显是想让自己分心的,自己确实是莫名其妙地就对这个盯了两天的小淫贼怎么看怎么讨厌,也许是萧峥对这个家伙的态度没什么恶意吧,但是自己毕竟是个执法的捕快,这小子两三天也确实没什么把柄落在自己眼里,总不能这时候过去给他一刀吧。  于烈这些想法在脑袋里转了一圈,右手单刀虚指一下,大喝一声「站着别动等我回来!」于是也从窗户窜了出去继续追击庄智渊。  于烈刚跃出窗外,脚下还没落到庭院的地上,庄智渊第三波暗器又算准了时机袭来,这次不再是两枚,足有十几枚大小各异的暗器呼啸着将于烈罩住,庄智渊心智千机百变,对于烈行动的轨迹预判异常准确。  第一次两枚飞蝗石是制作逃遁的机会,第二次两支短箭是延缓于烈的追击,这第三次出手,则是自己已经好整以暇攻敌人一个立足未稳,一次同时甩出数量如此之多的暗器攻击窗口为中心一丈方圆的面积,堪称算无遗策,于烈断无躲开的道理。  传说中暗器铺天盖地袭来的危急关头可以身如鬼魅凭空消失的大侠只活在传说中,大多数的武林中人在遇到这种情况时应该是顾得了头顾不了脚,躲开大部分之后被少部分击中,然后躺倒。  可是于烈并不是普通的武林中人,他身体尚在下落之中暗器已经破空而来,却见他将手中单刀奋力向地下掷去,借此之力减缓一下下落,同时身体在空中一转,头一低,竟是用后背迎向了暗器!  电光火石间于烈身体已经落地,理应中了多枚暗器的捕快居然就地一滚便站起了身来,看得庄智渊目瞪口呆,那边于烈起身之时,身上的长袍却已被脱下拿在手中。  原来湖州六扇门自从萧峥入职以来,经费多到不知如何浪费才好,每个捕快都有两三件海南黄婆婆家手工织造的混了银丝和雪蚕丝的袍子,这种材料的袍子寻常的刀剑暗器根本无法穿破,于烈转身之时已经扯开衣襟将袍子两角握在手中如同网兜一般来席卷暗器,借力卸力,竟然将触及的暗器都包在了袍子里。  这一手看起来凶险异常却完美地躲过了庄智渊十拿九稳的一击,于烈起身随即拔起插入地上的单刀,右臂一抬刀尖指定庄智渊,左手随意一抛将卷着暗器的袍子掷在地上。  「千机公子,好手段,可是你今天走不了了!」  庄智渊也没料到于烈能用这么漂亮的一手包住暗器,一惊之下转眼又恢复如常,他没有兵器,右手手臂横在胸前拉个架势,「能不能留下我就看你们湖州六扇门的本事了!」  这时方白羽的上半身也从两人撞破的窗子中显出来,他两手拄着窗沿,并不跃出,摆明了事不关己是要看热闹。  就在于烈摆刀欲进之时,异变再生,被于烈信手抛在地上的暗器中突然有一个极小的圆球「啪」的一声爆烈开来,耀眼的白光霎时间把整个院落照的通明如昼,同时,散落在地上和于烈那件袍子上的其他暗器竟如得了指令一般向四面八方激射出去,于烈离爆炸之处最近,满眼白光猝不及防之际,已被一枚铁菱击中大腿。  而刚来到窗边的方白羽也被殃及池鱼,一点寒星直奔面门而来,方白羽哎呦一声躺倒在地,身影又从窗口消失了。 原来庄智渊第三次打出的暗器中包含了一套千机先生柳永的得意之作「回光  返照」,暗器落地之后会有一枚爆炸放出刺目的白光,而其他暗器在接受到爆炸的振动之后又会自动发动内部的机簧,重新自动弹起射向周围。  这一套暗器堪称柳永的心血,庄智渊也从师父那里学会了打造和使用之法,出门行走江湖之时一套这样的暗器从不离身,今日遇上于烈这个六扇门的后起之秀,果然一击得手。  好在千机公子自负暗器手段了得,暗器上并没有淬毒,但是机簧力量甚大,于烈被铁菱击中的大腿顿时血流如注。  听得方白羽一声惨呼,庄智渊却也顾不得去看他的情况,反而是大喝了一声「方兄,这捕快中了我的暗器,快结果了他!」自己转身便要施展轻功跃上院墙逃走,这一声喊自然又是嫁祸江东的手段了。  他也看出来方白羽完全没有相助自己的意思,这一下又意外中了自己的暗器,想要收为助力怕是不易,既然不能为己所用,便先让他的存在能给捕快一点忌惮也是好的。  可是正当庄智渊转身欲遁,于烈捂着伤腿单刀拄地想要追击之际,庄智渊的身体却僵直在转身转到了一半的状态,两腿扭着,屁股向后摆着,两臂也停在了一个不自然的角度,风度翩翩的千机公子看起来像一个被顽皮孩子扭坏的木偶,又诡异,又有几分滑稽。  「千机公子,束手就擒吧!」  清亮而冷峻的声音来自萧峥,一身深色劲装的女捕快弓着身单膝跪在地上,丰盈浑圆的臀部压在着地的右脚后跟上,左手剑鞘拄地,右手努力前伸的宝剑已经点在了庄智渊胸腹之间,自然,庄智渊一动不动是受到了隐在暗处突然出手的女捕快的控制。  原来于烈直扑方庄二人所在的房间,萧峥则从侧面院墙潜入,双方交手从屋里打到院子里,其实也不过片刻,萧峥却已经在院墙边的暗处悄无声息地选好了位置,手中剑已出鞘。  当庄智渊的杀手锏「回光返照」爆炸时,女捕快并没有被于烈的受伤所影响,手里的剑依然坚决沉稳,当庄智渊冲方白羽喊完话转身时萧峥已经出手,这一剑快如疾电却又收放自如,剑尖刚刚点到庄智渊的身体便不再继续前进。  庄智渊这时方才看清,制住自己的是一个身着劲装的年轻女子,这个正缓缓站起身的女子面色如清秋冷月,眉间正气凛然,闪亮的双眸冷静而深邃,嘴角不扬不抑,却似乎正咬着下嘴唇,使得脸上微微漩出两点淡淡的梨涡。  女子的胸前一对丰乳将劲装撑得隆起一弯鼓胀的弧线,且正随着身子缓缓站起而微微地颤动。  这对玉乳端地是分量非凡,女子身子已然站定,这对顽皮的兔子还上下抖了三两下才停住。由于女子已经站起,一双健美而修长的腿也完整地展现在淫贼面前,虽然上衣的下摆盖住了女捕快的臀胯和大腿的上半部分,老道地庄智渊依然能一眼看出女子双腿之间蕴含的力量感,他甚至能穿过女子的身体,感受到女捕快那丰盈饱满的两瓣臀丘一定是浑圆而紧绷的。  「久闻湖州六扇门有位冷面飞鹰,今日一见,幸甚幸甚,在下庄智渊不能全礼,萧捕快恕罪……」  萧峥也没料到庄智渊在这个情况下还敢油嘴滑舌,手上的剑不由向前抵了三分,已经微微要刺入庄智渊的身体,淫贼吃疼,后边的话便咽了回去。  「你这淫贼作恶多端,今日到我湖州,我们六扇门定然不会放过你,不要耍花样,否则休怪我剑下无眼!」  萧峥见庄智渊不再呱噪,一边制住贼人,一边关切地望向那边的于烈,「于师兄可还好?」  虽然对于烈没有什么男女之间的情愫,但萧峥对这个一直对自己呵护备至的搭档也是当成大哥一样的存在,知道刚才于烈中了敌人的歹毒暗器,现在还捂着大腿不能行动,心知定然受伤不轻。  而且自己虽然一剑制住了庄智渊,但是便腾不出手继续擒拿束缚对方,尤其千机公子盛名在外,身上暗器甚多,现在对方双手双脚都未被制住,实在不够保险,因此发问也是想着于烈什么时候能过来帮助自己制服敌人。  「萧师妹我没事,皮肉伤,行动有点不方便,你先制住他,师父他们接到消息应该很快就到了!」  于烈的经验也是很老道,自己受伤之后拖着一条腿行动不比寻常时,要是这时候去捆缚庄智渊,很可能画虎不成反类犬,却给了淫贼机会逃窜。于是只是从怀中摸出伤药自己洒在伤口上止血,却不去萧峥那边帮忙。  「哟,还通知了帮手?本来想继续陪你这个大奶女捕快玩玩呢,如此,少陪了!」庄智渊身上其实还有相当多足以自保甚或反制对方的手段,刚才一直没动,倒有七八分是为了转头看到萧峥时的惊艳。  这个一脸正气的年轻女捕快冷若冰霜又身材火辣,他想得并不是那把剑会不会插进自己肚子几寸几分,而是自己如果从正面环抱住女捕快,双手在她身后能否完全掌握那两瓣挺翘浑圆的屁股呢?  应该会很弹手吧,这时自己如果微微屈膝下沉身子,能不能调整好角度把淫枪一下插入女捕快下身的肉穴呢?  肯定插不进去,这女捕快虽然身材劲爆,但眉眼之间一看就是没有半点风情的处子,定然是紧致非常需要多多研磨才可以插得进去的……  这下听到于烈说一会还会有捕快赶到,便不再意淫,话音方落,右膝微微一沉,双脚一蹬地面,尚在女捕剑锋控制之下稍稍扭曲的身体凭空跃起后退五尺!  萧峥听得庄智渊言下之意是要逃遁,又见对方居然能一跃脱离自己剑锋,连忙跃起催剑向前刺去,心下暗自后悔方才没有一剑先刺伤对手。  却不料庄智渊人尚在空中向后飘着,右臂向前一挥,竟然又有暗器飞出!这迎面而来暗器足有两寸大小,却不闪寒光,萧峥本是使出一招「一剑西来」刺向敌人,这一剑去势迅猛根本无法回收,此时只得挥动左手剑鞘格挡暗器,好在暗器甚大,冷面飞鹰反应也是甚快,电光火石间手中的剑鞘正好格中暗器。  没有料想中暗器被挡飞发出的「当」一声,萧峥暗道不好,可是剑招已老无法回退,女捕快落地之时只觉得自己的剑尖距离庄智渊已然不足一尺,抬腿再要追击,却脚下一绊摔倒在地,原来女捕快整个身体竟被一张大网罩住,只有锋利的剑尖破网而出,还遥遥指向正笑吟吟地看着女捕快的淫贼庄智渊。  千机公子果然是机关暗器的大师,身上各种暗器机关层出不穷,他心中其实早已打定主意,不仅仅是要自己全身而退,而是要掳走萧峥这个身材健美面容冷峻的女捕快。  他纵身后退,心知萧峥必定挺剑追击,这时甩出这件名为「袖里乾坤天地罗网」的暗器,被萧峥一击之下,本来看似一个圆球的暗器机簧发动,展开成一丈方圆的一张大网,无色透明的鲛丝线在夜色之下将正在仗剑追敌的冷面飞鹰整个罩住,边缘几十个磁性小球又互相呼应,三两个吸在一起,把整个网子略微收紧。  虽然不能完全将女捕快包在网内,但是整张网用料又软又韧,萧峥飞身扑进网里,宝剑又破网而出不能抽回,岂是一时半刻可以摆脱的?  千机公子庄智渊一击得手,没有再给已经弃剑于地、正半躺半坐着用双手撕扯着身上绳网的女捕快任何机会,他如苍鹰搏兔般俯身扑下,双手如飞连袭萧峥身上多处穴道,虽然萧峥在网中也是拼命挣扎躲闪,毕竟自己双臂双腿均不能自由施展,还是被庄智渊一指戳中肩井,半身一麻,已无力挣扎。  庄智渊隔着绳网一把钳住女捕快的手腕,用力一拉已把她整个娇躯从委顿于地扯得几乎直立,左手则一把定住女捕快左肩,右手继续拉扯她的右臂,顺势将这条手臂反剪到了背后,并将继续将萧峥的手腕提高到牢牢紧贴着左肩。  「呀!放手!」女捕快虽被点中穴位,依然吃疼发出了略带颤抖的叫喊。可是淫贼如何会放手?  庄智渊左手也已发动,抓过尚在无意识挥动的女捕快的左臂,同样反剪到了背后。  虽然庄智渊在萧峥的身后,但他已经想象得到,武艺高强的冷面飞鹰此时的胸前一定已是激凸爆挺曲线惊人了,想到这里他几乎忍不住要松开一只手伸到前方去抓捏一下女捕快的乳房,感受一下那傲然的尺寸和想必惊人的弹性了。  但千机公子毕竟不是色令智昏之辈,他虽然放开了自己的右手把女捕快两只纤秀的手腕握在了自己一只手中,却没有去急着伸出禄山之爪,而是从腰间摸出了一只精光闪亮的钢制手铐。  千机公子师承柳永一脉,对各种机簧齿扣的玩意研究几乎登峰造极,南郑北韩捕快也会使用手铐来固定贼人双手,但那种手铐与脚镣更为接近,都是将铁条锻打成圈,给重犯使用时需要砸死固定住,再加上锁,虽然牢固却不方便。  而庄智渊手中的精钢手铐则利用狼牙齿易进难出的原理制成,轻便又坚固,最主要只需一只手便可以使用。  只听得「咔咔」两声,女捕快被反剪的双手便被淫贼用这个她从未见过的手铐彻底制住,手腕上传来冰冷的触感,出道以来追缉贼人无往不利的女捕快,湖州六扇门的冷面飞鹰萧峥,知道自己已经彻底被身后这个淫贼制住了。  庄智渊也来不及取下罩住女捕快的绳网,右肩一沉又一挺,便将双手被铐在背后的萧峥扛在了肩上。  眼见自己梦中女神被淫贼制住的于烈拖着一条伤腿舞动着单刀朝自己扑来,千机公子也不和他多纠缠,左手一甩,一粒飞石直奔于烈面门,于烈只是腿伤,手上功夫并未打折,挥刀将暗器磕飞,却不料这粒飞石依然暗藏玄机,一团呛人的浓烟霎时间将于烈围困在当中,于烈没法提纵身形跃出浓烟,想要绝望地将手上的单刀掷向庄智渊所在的方位,又担心误伤了萧峥,只能干咳着喊到「淫贼,咳……站住……」  浓烟散去,双眼灼烧般血红的于烈已经完全看不到庄智渊的身影,自然,女捕快萧峥也被这个淫贼带走了。  于烈牢牢记得他看到萧峥的最后一眼,女捕快被扛在淫贼的肩上,浑圆如轮的臀在淫贼头边不甘地扭动,两条修长健美的腿已无力地垂下,淫贼一手攥着女捕快被铐住的手臂……  他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想象这之后萧峥会是什么样子,可是那扭动的屁股和大腿没有了裤子遮掩的样子却抑制不住地在脑中跳出来,连两腿间的密穴也似乎看得到,萧师妹的下体竟然有这么浓密的黑毛?……  「庄智渊我要杀了你!!」于烈拖着一条伤腿赶到街上,早没了淫贼的踪影,却看到了六扇门的同僚们手持单刀铁尺在景和的带领下姗姗来迟……  「师父,弟子没用,萧师妹被淫贼掳走了!淫贼扛着萧师妹走不快,咱们快分头去追!」于烈的声音明显已经有了哭腔。  「笨蛋!」景和深知事情的严重程度,萧峥可不仅仅是个捕快,那可是个猫见了都要流口水的美女捕快!那可是萧家老爷的嫡女!!他也没时间责骂于烈,赶紧把手下的捕快分成四路,以客栈为中心向各个方向搜索庄智渊和萧峥的踪迹。  可是,理所当然的,忙活了将近两个时辰,捕快们一无所获,而且让于烈不解的,本来想应该是中了暗器倒在客栈房里的方白羽也消失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三日缠绵(美强H甜文)
警告:本站含有 [女侠斗淫贼]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