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奇幻] 夫妻演义(全)◆◆◆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現代奇幻] 夫妻演义(全)
第一章、家    走在寂静无人的夜,当冷风吹佛在脸上,我终于感到清醒了许多,摇了摇还有些昏沉的脑袋,深深的吸了口凉凉的空气,将嘴中的酒气吐了出去。随后将手中已经不剩丝毫啤酒的易拉罐远远的抛向远方。在夜深人静的夜里只有空空的易拉罐那滚动的声音。    在深深呼吸了几口气后,我喃喃的道:「回家!」    临近春节,提到回家每个人都是兴奋很高兴的,尤其是出来工作了一年的人,只有在春节的时候才可以跟家里人团聚,那是一种难以用言语来表达出来的幸福。    都说有家的人是幸福的,但却也未必如此,比如像我。我不是没家,也不是没老婆没孩子,只是一到家,总是感觉我的家跟别人的家总是缺了点什么,可是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如果真的要是说出个什么来,也许原因就是……    我家住在一个叫新雅小区里面,是个三室一厅约170平米的大户型,是我与妻子共同努力下得到的,我们有一个已经六岁的儿子,很是聪明伶俐,很讨人喜欢。    我的妻子是市税务局财务部门的一个小头头,虽然官职不大,但是溜须拍马的人却大有人在,也算是个手握实权的小头头了。    或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妻子虽然从来就没有打扮过,但却很是注意保养,脸上没有留下年岁的痕迹,身材苗条依旧,唯一的缺点就是胸部似乎按照她的身材来讲稍稍有些大,但配上滚翘的圆臀,却正好搭配。    妻子已经三十二岁了,却显得只有二十六七的样子,但成熟女人的魅力散发出来,却令各个年龄段的男人想入非非。    相比较而言,我似乎就差劲了很多。我与妻子相识,是双方父母硬给拉到一起的,但是我们却没有丝毫的抵触,第一次见面就对双方产生了好感,从而走到一起。    妻子是工商学院毕业的,毕业后托了个关系就去了税务部门,而我却是影视学院毕业的,学的是导演,毕业后,是从最低级的工作开始,兢兢业业的工作了几年后,也曾执导过几部的片子,只不过因为投资小,并没有获得过什么成功,也没有被外界认识我,不过因票房也还算是过得去,所以还不至于失业,仍旧有些公司会投资个一二百万,让我去拍。    今天是腊月二十八,还有三天就大年三十了,今天晚上本来跟妻子说好了会早些回家的,不过因为华南实业公司的老总的一个电话,让我不得不放弃早回家的愿望,或许这本来也就顺应了想法。    张向强就是华南实业集团的老总,我的第一部片子就是他投资给拍的,这次打来电话,说准备投资个五百万让我拍一个都市情感片子,我一听当然高兴,所以就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会晚点回去。    饭桌上,张向强向我表达了投资意愿,将剧本给了我,让我先看看,挑选演员,只不过唯一的要求就是里面的女一号公必须是他指定的。这其实到没有什么,我们吃饭还不是靠这些老总提供资金,指定个女一号这种现象实在是太正常了。只不过饭桌上除了他的一个律师,我没有见到他所谓指定的女一号。    约定过了正月十五,就会把钱逐步打过来,而女一号需要三月底才能到,剩下的准备工作就先由我去安排了。    既然谈完了,也就没有什么需要多谈的了,他带着他的律师跟司机就走了,剩下一个喝的有点晕晕乎乎的我,往家的方向走去。    本来应该是个高兴的日子,但想想今天的号头,心里却慌乱起来,按照夫妻间的约定,今天应该是这周第二次爱爱的时间,然而这几个月来,我却不知为何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按照我的年纪来说,这个时候虽然比不上刚结婚那会儿,但三十四岁的我,也不应该感到力不从心才是,毕竟平常也没少补,但在床上的表现却一次不如一次。    心中有些抵触,不知回家后该如何去面对自己的爱人,但却又不能不回家,所以在吃完饭后,不知不觉的又买了两瓶啤酒边走边喝了起来,直到喝完后,才明白,躲避不是办法,面对才是最好的出路,深深叹了口气,踏步向家走去。    推开门,家里的热气迎面而来,外面感受到的寒冷,被这股热气一吹而散。这时已经深夜十一点了,按照妻子的作息,这个时候应该已经睡了,这或许也是我晚回家的原因吧。    洗漱完毕后,轻轻进了卧室,看到妻子已经睡熟,心中终于踏实下来,然后轻轻上了床,脑子里面却开始琢磨起下部片子该如何如拍才能出人头地。    正在胡思乱想之时,睡裤却突然钻进一只温暖的手,将我那藏在双腿间的小兄弟一把抓住。    「老公,你回来了!」妻子呢喃细语在我耳边轻声道。    如果是别的男人在听到妻子那充满诱惑的言语后,恐怕早就兴奋的不知所以了,而我在听到妻子的话后,心中却是叫苦不迭,满以为妻子应该睡熟了,却没想到她竟然一直在等我,在等我去爱她。    「嗯,回来了,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呢,早点休息吧!」我搪塞着,抓住她的手,想把她的手从我的睡裤里面拉出来。    「不嘛~ 人家不困,人家可是一直在等你呢!你今天回来这么晚,肯定是新片子有了吧?」听到妻子的撒娇声,我却浑身起了鸡皮疙瘩,有些发毛,恐怕今天晚上是躲不过去了。    「嗯,时间挺紧的,这次投资是五百万,希望这次能够获得成功!」我往外拉着老婆的手,但是老婆死活就是不肯伸出来,抓着我的小兄弟,来回的套弄着。    「是吗?五百万?那这次可比的上以前的两次了,老公你高兴吗?」老婆一手撑在床上,抬起头双眼有些迷离的望着我,嘴里已经有了微微的喘息,另一之手更是加快套弄着我的下面,让它不自觉的稍稍抬起了头。    「高兴,老公能不高兴吗?」我在心中叹息一下,本来希望自己能够多休养两天,在跟老婆爱爱下,但却没想到老婆一次都不放过。    算了,明知道满足不了老婆,自己身体这段时间又不行,但却舍不得让老婆失望,既然已经勃起些了,那就赶鸭子上架试试看吧,希望这次能够比上次多个几分钟,千万别弄个五分钟还没有就出来才好。    「老公,既然高兴,也让我高兴高兴呗!」老婆脸色红红的喘着粗气,将嘴递到了我的嘴边诱惑道。    我抬头亲了一下她那性感的嘴唇,用手在她滚翘的臀部上稍稍用力打了一下,然后道:「要想高兴,得让我先高兴才行啊!」    「讨厌你!」老婆啐了一声后,猛然把被子掀起,盖住了她的头,然后低头钻了进去。虽然看不到老婆的一举一动,却能够感受到她现在很激动,很是需要,因为她的双手,已经将我的睡裤褪下了一部分,让我那半勃起的兄弟一下落在了她的手中。    在我恍惚之间,我就感到自己的小兄弟进入了一个温暖无比的山洞之中,而且里面正有一条滑滑的大蛇,在舔弄着我兄弟的头颅。    这不是害怕,是一种刺激,一种无比的刺激。    这是一种幸福,一种令男人感到无比自信的行为。    这同样是一种尊严,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应有的尊严。    我知道老婆不是那种淫荡放浪的女人,因为这个事情会令她感到恶心,但是我又知道老婆很需要我的爱爱,只不过近段时间,我总是在逃避这种事情,而逃避不了情况下,不是硬不起来,就是硬起来了,也绝对不会超过五分钟。    看着被子一起一伏,我知道老婆在那里忍受着想要呕吐的感觉在给我口交,看着老婆的样子,我有些愧疚,没法满足自己的老婆,任何男人都会觉得愧疚。    我知道老婆同样的理解我,知道我这些天不知为何,总是逃避,可是越逃避就越是没有自信,每次都让她难以忍受,而她又是那么的爱我,绝对不会去做那种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在某一次我的要求下,她终于低下了头,给我口了一次,虽然根本就没什么技术可言,但却让我那次足足坚持了十几分钟。    我知道老婆那次依然没有得到满足,但却也令她感到些欣喜,所以后来我一有点什么要求,她也就明白过来,慢慢的,似乎她感觉不到恶心了,但是我却依然没有什么进展,还是老样子,甚至有些时候还不如平常。    老婆在被窝之中用舌头给我上下的舔弄着龟头,时不时的还来次深喉,让我的小兄弟,终于达到了比正常人稍稍弱了一点的硬度。    感受到我的变化,老婆在被窝之中不停的扭动着,我知道她下面肯定已经淫水泛滥了,因为随着她屁股不停的扭动,那真丝的睡衣已经慢慢的将她的屁股慢慢的露了出来,那藏在两股之间处的神秘沟壑,已经发出闪闪的光芒。    我不知为何抬起老婆的左腿,让她跨在了我的身上。感受到我的举动后,老婆身子猛然一颤,屁股不由自主的一下坐到了我的胸膛上。    感受到老婆的颤抖,我知道此时的她一定无比的兴奋,双手抬起她的屁股,往自己头上移去。老婆身子猛的一僵,但随即配合着我的举动,将屁股移到了我的头上。    望着老婆闪闪发光的沟壑,我心中却有些苦闷,如果我现在无比的坚硬,哪怕像个正常人一样,我给老婆口交那是一种双方在性爱上的享受,然而此时,我却知道,我此时的举动,无非是找到另一个方法去满足自己的老婆。    在停顿了一下之后,老婆身体越发的滚烫起来,再次将我的小兄弟含在了口中,而且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然而我那本来应该是男人自豪之物,却依然没有太大变化。    缓缓伸出自己的舌头,在老婆那双股之间闪闪发亮之处用力一添,只听老婆在被子里面发出呜的一声呻吟,屁股便坐在了我的头上。    缓缓抬起老婆的屁股,用力的给她舔弄了起来,老婆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响亮,还好屋子的隔音效果非常的好,否则让儿子听到了,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舔弄的速度越来越快,老婆的屁股扭动的也就越来越快,口中给我套弄的同样也就越来越快。慢慢的老婆似乎适应了我的舔弄,屁股开始有节奏的动了起来,我伸出双手,从她两腿边伸进了被子,抓住她那因为摇动的身体,而晃动不已的双乳,手指更是捏住那两粒早就硬起来的乳头捏弄起来。    在双重的刺激下,老婆的呻吟声越来越响亮,而且其中似乎带着一种呜呜的哭声,扭动的幅度也随之越来越大。    听到老婆似乎要哭的声音,我知道老婆要来了,变加快了自己舔弄频率,双手更是加大了些力度,一会儿用力揉弄她的双乳,一会儿用力捏弄她的乳头。    没有一分钟,老婆的屁股就开始剧烈的扭动起来更是上下的配合着我舔弄的舌头,她那性感的小嘴也给我玩起了深喉,次次是深喉。    在我的小兄弟再一次进入了老婆的深喉后,老婆发出一声更大的呜呜声,屁股猛然坐到了我的头上,一股液体从那迷人的深洞之中喷射而出,直接喷在了我的脸上。随着她高潮的到来,双腿一软趴了下来。    而不知是何原因,竟然稍稍的用力将我在她那深喉之中的兄弟稍稍用力的咬了一下,这一来不要紧,我在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也喷射而出,直接喷到她那喉咙里面。    「咳~~咳!」不防的情况下,老婆被呛住了,而喷射在她深喉里面的精华,也被她不由自主的吞了肚子里面。    在自己射出来后,我知道今天要想再进入老婆的沟壑里面,只有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听到老婆的咳嗽,我其实也吓了一跳,赶紧一挪屁股,将正在慢慢变软的小兄弟从她嘴中退出。    掀开被子,老婆也顾不得被儿子发现,顾不得睡衣的整理就向卫生间跑去,随后只听得咳嗽跟漱口的声音。我躺在床边,从床头柜上抽出两张纸,清洁了一下自己的兄弟。双眼却愧疚的望着门外。    很快,老婆就面颊通红的走了进来。将门关上后,躺在我身边,将手又伸到了我的小兄弟上套弄了起来。    「老公,你讨厌死了,哪有往人家里面射的,害的我根本就没机会吐出来,全吞进去了!」刚才似乎用舌头将老婆舔到了高潮,所以老婆脸上带着浓浓的春意。    「还不是你,非在最后咬了我一下,我哪儿控制的住。」    「谁叫你今天会给我那个啊,你以前从来就没对我那样过!不过………」    「不过怎样?」    「嘻嘻,不过蛮舒服的,老公,我还想要,要你这个!」老婆的手在我的小兄弟上慢慢的套弄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对老婆愧疚的原因,我也尽量配合着老婆的举动,但努力了半天,小兄弟似乎就像霜打的茄子的般,没有丝毫一丝反应,仍然耷拉个脑袋。    「对不起老婆!」我愧疚的道。    「没~~没关系,可能这段时间你太累的原因!」老婆的脸色有些失望,刚才的春意被这伙儿毫无意义的努力淡化了。          我将老婆的手从小兄弟上拿开道:    「我们休息吧?」    老婆听了我的话后,身子一僵,故作温柔的笑的道:「好吧,那我们休息吧!」说完,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随后转身背对着我躺下了。    看到老婆的笑是那么的失望,那么的苦涩,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将被子给老婆盖上,随后也趟了下来。    不知是未插入的原因,还是喝了酒的原因,脑子里面总是胡思乱想,毕竟我们还年轻,这个岁数如果就失去性爱的话,我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如何去过。    慢慢的有了些困意,在即将睡着的时候,我突然感到老婆的身子动了动,撇头望去,却发现该在老婆身上的被子,在老婆下半身的地方在轻微的动着。    我知道老婆在做什么,只不过老婆之所以在做这些事情的原因,都是因我造成的。    生活,这就是我的生活。人人都羡慕我有一个好的家庭,有一个温柔贤惠美丽大方的妻子,有一个听话可爱的儿子,但又有谁知道,这个家却因我个人的原因,似乎已经没有他人想象的那么美好,很可能在某一天就会因为一丝裂痕而破裂。    夜,无比的寂静,不知何时老婆身上的被子不动了,真正的进入了睡梦之中,然而,我却因为老婆的举动却无法入眠。    该如何改变生活,如何改变现状?我真的不知道,也不要问我,我只是知道,如果这个家要想幸福的过下去,那么就要改变现状,最基本的也要满足老婆在性事上的满足。老婆不是个淫荡的女人,但是对性事上的要求却很强烈,这该如何是好?    头疼啊!!! 


警告:本站含有 [[現代奇幻] 夫妻演义(全)]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