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奇幻] 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1-20◆◆◆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現代奇幻] 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1-20
第01章远离情劫入北京  读完大学,我离开了呆了将近四年的城市,那些年的青春记忆,大四时代的疯狂回忆我都把她们一一放在了昨天。  那时候的故事在另外一篇小说里我正在回忆,正在记录,和老波,和雯雯,和方丈,还有马仔,还有雪,有校花,有同事,甚至还有很多其他许许多多的事发生在那一年,当然那些故事等我另外一本小说完稿,也算有个最终交代。  现在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前两天见到了一个人。  一个在我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人,并不是雯雯,虽然我也从来没有忘记过她。  她是许多年前我的领导,大概有五六年了吧,那时候我刚刚毕业,经过了一年多的混乱生活,最后下定决心的我决定离开那座留下了我的青春和兄弟,深刻记忆和痛苦的城市。  后来我去了北京,那个被叫做帝都的城市,至于为什么去那里,并不是因为我有什么远大的理想,仅仅只是因为我的前半生都在南方,我的生活,记忆全是南方。  甚至连我的初恋、暗恋、爱情、疯狂都在南方,我想彻底远离这些记忆,我不想再做一个只会做,不会爱的人,所以我割下一切来到了北方的大中心。  刚来的时候,唯姐给了我很多帮助,唯姐是我第一家实习公司的领导,我和她曾经也有过一些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我就不多说了。后来她离开了那个男人,自己一个人去深圳打拼。  据说过的很好,当然在知道我要离开那座城市去北京的时候,她找了她在北京的朋友接我,还帮我找工作,还好我也算争气,虽然专业学的不怎么样,但是还有一些自己能够吃饭的本事,比如写写东西什么的。  唯姐的朋友是个很帅的男人,叫薛辰星,大概二十七八的样子,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当然个子很高,一米八八的样子,很英俊,而且还是单身。  我有时候想,唯姐既然能叫动他,那关系应该挺好的,为什么当初唯姐会选择做那个男人的小三,也不和这个帅哥发展发展?  当然对于一个留宿了我这个屌丝男生的帅气男士,我还是表示了感激,并且在工作后请他吃了很多次饭。  当然我说的故事并不是和他发生的,这个标准的高富帅现在也是我很铁的朋友,我说的是之后工作后的故事。  到北京后,因为不是什么名牌大学毕业,所以在这座城市其实想找一份理想的工作是蛮难的事情。  薛哥这个高富帅当时是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事业发展的挺好的,据说一年要赚上千万,这种高富帅唯姐是怎么认识的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但是这个朋友确实人不错,他托人帮我找来找去,给我介绍了一个我还算对口的公司。  是一个广告公司,就是那种电视里经常演的一群职场精英牛逼哄哄的走在城市大道中央那种广告公司,在国内也算小有名气。  记得第一次去面试是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大好的天气让我也稍微有了一点好状态,因为之前的一些事情,我一直都有点丧,也不想说话。  所以那天我是抱着一个稍微正常了一点的状态去面试的,为了面试,我穿了当初雪送我的那套西服,一套十多万的高定西装,很贵。  看着衣服,我都会想起曾经有个富家女孩也给我过机会,但是我甚至连考虑都没考虑就放弃了,只是衣服的钱我说过会还给她,却一直也没有机会,直到现在也是。  不扯远,有一套好看的衣服确实把我整个人颓废的气质变的精神了不少,那天薛哥还诧异了一会,他自己都只有几套这个价位的西服,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来了,搞的他有阵子以为我是什么富二代和家里赌气跑出来的。  话说因为形象气质都好了很多,我去面试也多了几分自信,那个公司在哪我就不说了,反正是在三环左右的地方,到了面试的地方我在接待室等了一会,那天同时来的还有七八个面试的,各个都是年轻活泼,有三个好像是来实习的,剩下的几个都是来面试正职的。  还有个妹子很快就和一众面试者都聊了一圈,从他们聊天里我大概知道,这些人都是广告传媒之类专业的,而且基本上都是在北京读书的,还有个老哥是做了两年AE,年纪其实不大,但是看上去老成不少。  妹子和我搭了个话,不过我只是礼貌的笑了笑,经过太多事之后,心态会变很多,我自己都感觉比以前好像更闷了一点。  他们也没和我多聊,可能是因为我虽然看着年轻,但是穿着一身正装的样子,和他们几个青春活泼的气息不是太符合吧。  很久以后的后来,这个妹子跟我说,那天早上,阳光明媚,她是和同学一起去的这家公司面试,现在八个人,那个有过工作经验的叫于海,是第一个去面试的,他们六个年轻人其实很快就聊起来了。  而我看着也很年轻,不高也不帅,但是穿着正经的西装,一言不发静静的看向窗外的样子,好像比他们就要成熟的感觉。虽然她找机会问了我几句,但是我从头到尾都没正经回答过。  她说那时候感觉,我好像是一个心里有故事的人。  哈哈哈哈,后来熟了以后我告诉她,其实,我是一个心里有很多事故的人。  那天面试很快,大概两个小时,妹子欢快的回来,和同学叽叽喳喳的说着,好像是面试很顺利,应该问题不大,剩下的几个人有喜有悲,到我是最后一个。  开始是HR和我做了简单的了解,算是初试,可能是因为穿的正式的原因,HR小姐姐对我的印象不错,就是觉得我话有点少,慢慢的,和广告公司这种激情四射的创意行业感觉不是很搭。  嗯,她感觉对了,那时候的我状态确实很差,能正常面试已经很不错了,让我乐呵呵的聊天我是做不到的。  后来HR小姐姐让我等一会,她和总监沟通面试的情况。  大概等了十多分钟,前台好看的小姐姐带着我到了一间玻璃隔间,是个小型会议室,不一会,一阵咔咔咔声音响起。  那是高跟鞋和地板摩擦发出的声音,我背对着门坐着,因为想留下个好印象,所以我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  那个瞬间,我脑海里居然还划过很多人很多事,一直到最终平静,而桌子对面的身影也坐了下去。  「你叫赵峰?」  一道很清亮的声音让我回过了神,我抬头,我的正前方,隔着桌子坐着一个瘦瘦的女人,黑长直,衬衫短裙,简洁大方,笑容感人,一双眼睛尤其明亮,能照进人心那种,乍一看还有种淡淡的文青气。  「是……」  接下来就是一阵温和的面试,但是大多数时候是她在说,我在听,只是有些必要的问题,我才会简短的回答一下,感觉好像我是在面试她一样。  聊的时候我知道,她是公司的副总分管其他公关还是媒体什么东西的,其实并不管作业板块,理论上应该是文案组的总监面试我的,因为我是来应聘文案的。  只是她的手下最近缺人,今天正好在公司,就来看看……  就是这么随意,因为她来的晚,所以赶上了最后一个面试的我,她问我愿不愿意尝试做一下媒体,因为我简历里写了我原来做过销售,而且广告组的总监好像看了我的简历,和HR聊了之后,觉得我缺乏激情。  意思就是我不适合广告文案的工作,所以这位姐姐顺便就来和我聊一下。  嗯,很草率,我心里笑笑,这个结果也在意料之中,看着她身后的窗户,阳光正斜斜的照射进来,暖暖的阳光带着春日的味道,肆意在空气里散播着温暖。就像从前一样……  「赵峰,,赵峰?」  清亮的声音再次打断了我凌乱的思绪,我收回目光,视线艰难的聚焦回来,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不像话的女人,她不像我曾经见过的任何人,或许是因为从前我认识的人都比较年轻。  像她这种长的这么好看,还带有成熟气息的人,我还是第一次遇见。我直盯盯的看了她大概三分钟,她在发现我盯着她之后就没说话,就是嘴角带着笑意的看着我。我们就这样相互对视着,她好看的眼睛里满满的盛满着活力。  好像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一样。  而我,我的眼神似乎穿过了她的眼底,一往无前的穿到了很久以前,那时候,我还是高中,那时候还有青春肆意宣扬,那时候,我还会爱。  我又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雯雯,那双满含泪水,却紧紧咬着牙没有说一句话的泪目,再有就是雪,一个阳光活力的女孩,那样冷漠的看向我,还有很多很多……  「我爱你……」  沉默的空气突然被我的一句话打破了,这话让她惊异的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我说了什么。  「对不起,我不是跟你说的。」  我马上起身致歉,摆摆手给她解释,刚才一瞬间,确实有点恍惚的把她和另一个身影重合了,对于一个陌生人,突然说那样的话真的好奇怪也很尴尬。  她伸手拍拍胸口,可爱而俏皮的一笑说:「没想到我的魅力这么大了,见一面就爱上我哟……哈哈哈。」  那就是我和她第一次会面,说不上愉快与否,我只是个面试者,而她是面试官,后面的时间她没有再和我多聊,而我也没有继续盯着她看,我低着头大脑混沌的穿插着各种思绪。  反正在我心里已经对这次面试打了负分,所以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然后真的也就没希望,HR小姐姐非常尽责的在下午通知我,面试被刷下来了,这也蛮正常的,我一个既不是本专业的,也没有特别拿得出手的作品,被这种大公司看不上就对了。  后来薛哥也给我介绍了其他单位,都是按照硬件不可能招我,但是因为朋友打招呼,所以都愿意给一个机会让我去面试的。  我自己也投了很多简历,跑了好多次面试,不过最后也没成,大概过了半个月左右,和我有过一面之缘的于海给我发了个微信,说他原来的单位缺文案,让我去应聘。  于海年纪也就比我大两岁,上次在那家公司面试的时候见过以后,可能觉得我看着还像个人才,就相互留了微信,平常也没什么交流。  这次终于不用麻烦薛哥,我也就屁颠屁颠的跑去面了一次,面试的是于海原来的总监,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姐,她叫李玲玲,公司的人叫她玲姐,看着像二十多的样子,满是仙气。这让我不经意间想,北京的广告公司领导是不是都是大美女?  面试中问了我对写作的看法,还有对人的看法,不过聊的最多的反而是于海怎么样了,说实话我不是很了解,只是偶尔和他有微信的联系,我就和她说了,他现在在的那家大公司,还有现在好像已经是AM岗位了。  然后面试通过,我以试用的名义留下在她的组里试着做文案工作。            第02章新生活的开始  广告公司的工作很累,上班第一个月就是天天加班,没有周末没有休息,因为是刚开年,有很多比稿和竞标的任务。  而这个广告组服务的客户上年掉了一个,所以今年在竞争补充一些,当然这家公司不大,和最开始我去面试的那家公司不同,这是一家小型的广告公司,主要做一些小品牌或者是一些汽车、地产之类的广告。  而我因为一直被以前的事情压抑,所以挺享受这种没日没夜的加班状态的,当然我写的文案不是很好,只能算是在慢慢找感觉。  还好玲姐很照顾我,也经常教我很多东西,慢慢的也算是正式上道了,刚开始她还担心我会不会不习惯,毕竟刚毕业。  但是经过半个月之后,全公司都对我有了一个很奇怪的认识,好像我是一个只知道工作没有任何爱好的怪人。  因为我每天都加班加到最晚,即使通宵了大家都走了,我也习惯在公司睡一会,拿备用的洗漱用品洗漱好白天继续工作。  要知道广告公司一般都是对点制的,也就是弹性工作时间,今晚干到两三点,第二天起码中午才差不多到公司。  但是我基本上每天都的上班,不管白天晚上,那半个月我大概只回家睡了五六次,害的玲姐还以为我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她找我聊了两次,在我真诚的表示想趁年轻努力掌握更多能力,因为我专业不对口,职业能力弱,更应该加倍加三倍的努力,结果她认为我是一个努力上进,比北漂更拼的新北漂。  反正我就是给大家留下了一个努力上进热爱加班,但是平时不说话,经常对着窗外发呆,没事就喜欢盯着桌面一副大大的枫叶图发呆的另类文案。  第二个月以后,工作渐渐上手,我也从薛哥的家搬出来了,因为他经常不在家,其实他让我不用急,但是我还是不想太过于麻烦他,我对他和唯姐都是非常的感激,虽然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唯姐。  后来慢慢的过了几个月,我成了公司里,我们组上比较能作战的文案,因为平常没事就喜欢写东西,看东西,所以成长的确实要快一点。有几次同事们都下班了,我还在单位带着看书,因为我不想那么早回家,那个我租在五环外的出租房里。  每天晚上,我赶着最后一班地铁回家,有时候错过地铁就继续在单位凑合一夜。时间久了,和公司的同事也相处熟悉了,我偶尔也会开口讲讲笑话,只是经常在大家笑得很开心的时候,我会突然叹气。  这时候大家会有点小尴尬,当然主要是因为我,所以我也会尽量减少引导气氛,而是更多的在场附和一下,这样男生女生也都比较能接受我了,因为男生都不喜欢抢风头的同伴,女生么,会觉得我比较温和,属于比较无害的那一类人吧。  甚至还有人会偷偷的讨论我是不是GAY,当然我不是,我是个取向极其正常的人。当然我也没什么机会证明给公司的各位女同事看。  性是男人最大的原罪,将近半年时间吧,我都克制着,渐渐的快成了一个无欲者,直到我来北京的半年,那天我们公司的三个组合作,共同拿下了一个重要的客户,总经理很高兴,请我们组员一起去嗨,而且还说今晚老板会出现。  我去这家公司半年了,我一直以为那个精明的中年男人就是老板,没想到他只是职业经理人,老板还有别人?  那天大家去吃了一顿大餐,吃饭的时候老板没来,据说是有事,下半场再过来。  接着晚上老总给我们在夜店定了一个大包房,让我们一起在里面嗨,那天算是入职半年以来最放松的一次,毕竟大家辛辛苦苦加班争取到的客户,这种成功的感觉其实让人挺满足的。  晚饭的时候我们喝了白的,到了夜场,我们啤的、红的、洋酒都有人点,几个活跃的男生女生都穿着最潮的衣服,其实我挺羡慕他们的,有的年纪比我还大,但是活力四射的样子真的好棒。  不像我,一个人坐在沙发的角落,从八点多到夜场开始,就开场的时候和组上的人敬了几杯酒,也给玲姐敬了一杯,后面就是我一个人默默的坐着,我们组的同事都知道我不喜欢热闹。  而且他们都玩着游戏,我又不参加,所以没什么人理我,只是偶尔有同事来敬酒,我就提杯一起喝一杯。  灯红酒绿的夜场真的是年轻男女的天堂,我看着他们在唱歌、在游戏、在男男女女贴的紧紧的说着暧昧的语言,即使有的人已经有男朋友,有的人有女朋友,就像一组那个老大,一个三十多的眼镜男,斯斯文文的,听说已经结婚了,现在和老总一起一左一右的坐在玲姐身边。  玲姐穿的很休闲,和平常的仙气有点不同,一身圆领露脐短袖,一条热裤,束缚这圆润的胸部亭亭玉立,大长腿在昏暗的灯光下也还是那么亮眼。  两个男人贴都着耳朵和玲姐聊着什么,不时逗得她哈哈大笑,他们不断的喝酒,举杯的过程中不小心动作过大,总会碰触到对方的身体,当然都是在疑似正常范围之内,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  这样的身体接触看样子玲姐并不在意,有个瞬间好像还朝我看了一眼,看到我一直盯着她还对我举杯示意了一下。  我扯了扯嘴角,端起桌子上的一杯红酒也示意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那种温润的酒精穿过喉咙直达胃部暖暖的感觉,让我很舒服。从前从来没想过喝酒,有时候真的能消愁。  玲姐挑了挑眉,似乎有点惊讶,我笑了一下表示没事,后面他们接着嗨,我继续坐在角落看着人群的狂欢,不时喝一点酒,品尝这种能让人感到愉悦的饮料。  大家一直都很嗨,有几个妹子不喝酒,就坐在我旁边聊天吃点东西,当然我也没掺和进去,和她们也没什么共同话题,只是有个短发姑娘陆陆续续的会找我说话。  她是另外一个组的,主要做地产板块好像,我不是很熟,但是经常在公司会见面,是个很开朗爱笑的姑娘,而且性格颇为火辣。  好像也是有主的人了,她找我说话当然不是看上我了,那时候我已经到达历史最瘦的时候,体重一百一,脸上没肉,又不喜欢说话,如果不是我看人的眼神还算温和,经常动不动失神发呆的话,应该会被当做很猥琐的人才对。  她好像是喜欢一组的那个老大,在那里一直给我打探我们玲姐和他是什么关系?  对于这样的闲话,我只能呵呵一笑,模棱两可的接几句,毕竟我也不知道他们关系是什么,我也不太关心。  高潮在后面发生,包房的灯光突然全被打开了,原来亲亲密密的大家立刻分开距离,大家都带着笑意看向门口进来的女人。  一个在灯光下都光辉万丈的女人,她穿着得体的衣服款款而来,微笑着和每个人点头打招呼。  「大家欢迎红姐,我们的大BOSS……」  我们的总经理首先站起来,有些人认识,只有我们几个后面来的没有见过,这个就是我们公司的老板,明越红,很好听很有诗意的名字。  几个总监和一些老员工都热情的跟她打招呼,她也非常得体和大家一起举杯,说是祝贺大家拿下了新项目,还说今晚酒水随便嗨,一会让大家出去一起蹦迪。大家的兴致更高了,她坐在了一长排沙发的正中间,和玲姐贴着总经理坐着离她有一个身位的样子。  接下来就是音乐响起,大家轮番去敬酒,当然老板很客气的和每个人都意思意思,大家也都拾趣,没人敢灌她。  嗯,我继续缩在角落,因为刚才我就被人挡在后面,关了灯之后更加没人注意到我,所以我还是可以继续一杯接一杯的喂自己喝一点酒。  就是喂,那种大脑放空,看着天花板无意识的放空,手上端着酒下意识的喂自己喝酒的状态,旁边的短发妹敬完酒之后有点诧异的看着我,当然她也没多管,这年头故意装深沉的人多了,可能我就是他们眼中认为的一个吧。  我想着快喝醉的话我就回家,然后下一秒我就听到玲姐在喊我的名字。  「赵峰,赵峰,快过来给红姐认识一下。」  有一部分的人目光投向了我这边,然后身边几个女生发现了玲姐她们的目光,也把视线转向我,我扁扁嘴起身,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其实我有点尴尬,不太想过去的,因为明越红就是我刚来北京去的第一家公司面试我的那个女人。  「哟……是你?」  她笑起来落落大方的,一副大姐姐的派头,年纪看着比玲姐要小,但是气场十足的。  玲姐有点意外的看着我和她,旁边的人也是有种意外的表情,但是我跟她其实也就是一面之缘,当下尴尬的笑笑举杯给老板敬了个酒。  「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小人才啊?瞧瞧这瘦的,你可别把人用的太狠啊。」  明越红转头和玲姐说了句,可能是我状态真的不好,瘦的有点点脱相了都。  「没有,玲姐对我很好,我,我这是自己底子薄。」  我晃了晃酒杯:「红姐好,以后我会好好干的。」  说完我把那杯酒一口喝了下去,明越红笑的挺好看的,弯弯的月牙眼满满的柔光,让人看了不会生厌,可能这就是上层人士和我们普通人的差距吧。  当她笑起来的时候,整个包房感觉都光辉了起来,唱歌的,说话的,敬酒的人都停了下来,连女生也看着她,那种感觉,就像是你面前的是这个世界的中心。有个成语最能解读那样的状态。  顾盼生辉……  然后我叹了口气,垂着头就回到了我的角落里。大家马上进入新的狂嗨中,只是玲姐有意无意的看了我几眼,我举举酒杯,玲姐她用手做了个下压的动作,意思让我少喝点。  那天我喝的是有点多,当然也没完全醉,后来她们在总经理的带领下去外场嗨去了,几个女同事陆续有男友来接就走了,还有一些有男友或者女友的没回去,组个两三个小队伍也走了。  当然他们去干嘛也不是我们能管的,这年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哪还管它什么真爱不真爱的。             第03章现在的开始  本来也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场团队聚餐外加夜店狂嗨,没什么特别,我也喝的差不多了,我并不想一个醉酒的人傻乎乎的回家,所以我在即将喝醉的时候克制了下。  大家陆续的走了,明越红去外面结账,顺便和几个总监说话,里面只剩几个年轻没什么多想法的男生女生同事在继续唱歌。  我还没走的时候微信抖了下。  要知道我来北京之后,基本上都在做工作,微信加的也都是同事,今天没加班当然没同事会抖我,我打开微信。  然后我就愣住了,一种从骨子里发出的寒冷从脚底开始慢慢袭上,然后渐渐在我的胸口凝结,胸口好像被掏空了一个大洞,很痛很痛,痛的我快说不出话来。  我哆哆嗦嗦的拿起酒瓶,缓缓的送到口中,一口一口的大口喝下,炽热的酒水驱散了身体里的些许寒意。  「你,你怎么了?」  短发妹妹出现在我眼前,她收拾了东西正准备走,好像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悄悄的在我身边问道。  「没事……就是想喝酒罢了。」  我没看她,苦笑一下,看了看手机,微信上几个普普通通黑色的文字清晰的呈现着。  短发妹离我比较近,她侧头看了眼,然后嘴巴张大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微信上就五个字:我要结婚了……  我只能更加苦笑,我一口喝掉了剩下的酒,然后我背上包准备出门,结果这妹子一脸紧张,直接一溜烟跑了出去。  我深吸了口气,压下心里混乱的思绪刚起步,玲姐快速的走了进来,她的眼神是那种有点担心,看到她身后的短发妹子我知道了,我摆摆手跟她说:「我没事,我回家睡一觉就好了。」  玲姐不同意,她直接过来把我的手臂抓起来,「不行,你不能这么走。」  其实我也没什么事,有些事早就释怀了,只是突然来的信息有点点刺痛罢了。  最后就剩了短发妹妹和玲姐陪着我一起聊天,他们说什么我也我没听,大概又喝了一瓶酒左右,凌晨三点,我的电话响了。  响了很久,我没接,他们都没说话,就静静的看着,当铃声第三次响起的时候,玲姐拍拍我,「小子,有什么事不敢说?要不要我们出去?」  我叹口气,掏出手机,果然是哪个熟悉的数字,名字我早就去掉了,但是号码却很清晰的记得。我放在桌子上,真的不太想接。  玲姐瞪了我一眼,按下了接通键,电话开的免提,是我开的。  「喂……」  「微信你收到了么?」  电话那头是很温柔的女声,「你会来的吧。」  这是半年之后再一次听到她的声音,我深吸了一口气,尽力克制住思绪,「不了,在北京挺忙的。」  「我们都说开了,原来都是关系这么好的人,以前的都过去了,我不爱你,你也不爱我,都是一时冲动。我们问心无愧就好,你好兄弟结婚你也不回来么?」  不知道怎么的,脑海变的火热起来,我没看另外两个人的表情,低头对着话题低低的说了句:「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你……」  电话那头再也说不出话来,我伸手挂断了电话。  「没事了,真的,我好困,让我回家睡觉吧。」  我起身,拿着包直接走了。  这个电话是我和过去最终的告别,从那以后,我换了号码,换了微信,所有的朋友重新加,原来的朋友,很多都随着电话号码的消失而消失了。  那以后公司也没人再讨论我是不是GAY了,因为那天晚上的电话,我变成了一个受了情伤的男子,重点就是那句问心有愧……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公司的小姐姐对我都很好,特别是玲姐,经常带着我认识不同的小姐姐,嗯,是的,我成了那个每次开会都会被她带出去的人。  甚至连AE和AM有时候不在她也完全不担心,拉上我就行了。  当然任何伤害都能够在时光的作用下变淡,我也开朗了一些,只是女孩子,我还是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有时候我宁愿自己多撸几发。  事情从我慢慢接手更多业务,和玲姐相处的时间变长了以后开始出现变化,我开始偶尔听见同事们的悄悄话,什么又一个,这次这个这么闷,你看能坚持多久之类的。  刚开始我还装作没听到,慢慢的时间久了,我发现连其他组的人都有点怪怪的,比如老总、比如一组那个总监。  我一直不太清楚情况,但是我感觉到一切都是因玲姐而起。  她今年好像三十四了,算起来比我大一轮,但是颜值还是很耐打,一眼看去比我们组上二十三四岁的小妹妹还年轻,而且自带仙气,属于那种第一眼看了感觉可远观不可亵玩,之后每时每刻心里都会浮现各种想法的人。  公司里追她的人很多,客户里追她的也不少,据她说还有不少博士硕士海龟老外之类的追她,但是她都没答应。  后来在和短发妹妹聊天的过程中,我才偶有了解,玲姐在公司好几年了,但是从来没有正式谈过恋爱,但是公司的人都知道,她几乎有很多男伴,有些是客户方的,有些是公司的,无一例外,公司的都是那些年轻的,新入行的AE,因为经常跟着玲姐,据说在公司玲姐曾经就有过两个以上的男伴,上一个叫于海。  我浑然大悟,难怪当初于海跟我说让我老老实实做好文案,别想着做前端……  不过这种事半真半假,玲姐这个年纪,如狼似虎的有需要我姓,但是她这条件什么男人不好找?找公司的小男生就没什么道理了,除非她有什么特殊癖好。  我还是沉默着不说话,每天开始逐渐接手更多的前端工作,开始学会自己独立做一个项目,开始自己做产品价值梳理,做客户人群的白描,做人群需求的洞察,用户痛点的解析等等。  逐渐的,我发现我算是掌握了广告的基础原理,不算精通,但是也不像从前一样一窍不通了。  这样一直到了秋天,北京的天气还是逐渐转凉,我也慢慢适应了这座城市和这种快节奏的生活。我开始在周末减少工作,出去走走,去去书店,或者去打一会篮球,整个人精气神都好了一点,渐渐的体重恢复到了120斤左右,还是瘦,但是比从前的皮包骨要好的多了。  公司也很信任我,第一年就让我担任了资深文案,开始让我主导一些小策略会议,本来我以为我可以这样成为一个努力奋斗的普通人,就这样好好的走下去,忘掉过去,忘掉不快。  我和玲姐的关系也渐渐熟络了很多,我偶尔和她出去的时候会看到她和一些男生很亲密的拥抱接吻,我曾经问过她那是她男朋友么?  她都摇摇头,笑着说不是,我也就没有再多问,就像我会有故事一样,每一个人在这个社会上摸爬滚打,有几个是纯洁的白莲花一样呢?每个人都藏着秘密,只是不愿意说罢了。  后来玲姐越来越不避讳我,她有时候会在晚上加班后开车送我,路上会和人打电话,说今晚我去你那里,或者是开好房等我这样的字样。  如果我只是个单纯的毕业生可能还会不好意思,但是现在的我只会沉默的看着车窗外,玲姐的事情,我也没什么好管的,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罢了。  只是大概在我入职九个月之后,深秋的关节上,她和我的相处开始变得不太一样起来,确切的说,是她开始有点过分的感觉。  比如说她会在上班说话的时候下意识摸我的头,或者是挨着我很近讲话,就是那种把下巴压在我肩膀上的那种,当然这些大多数都是在她的办公室,她和我独处的时候,在同事们面前,她还是一本正经的。  我有时候会想,这么有仙气的女孩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呢?  但是我都会尽量避免,她摸我的头,我会好好的跟她说,男人的头是不能摸的,只有小男孩才能被摸头,我这种年纪大了,不合适。  或者是她靠在我肩膀上说话的时候,我会把头侧过去,尽量避免离她太近,我想这样举动应该能够很明显的告诉她我的态度。  最过分的是有一次下班,大概十二点的样子,她开车送我,在还没到我租房子的地方的时候,她停车了,停在一片荒凉的快速路旁,周边也没什么房子,只有偶尔有些车快速的通过。  她当着我的面换衣服,她原本穿着一身得体的职业裙装,显得职业而干练,她当着我的面把它们都脱了,她伸手一颗一颗的开始解扣子,脱衬衫,脱裙子,最后全身只剩内衣和内裤,然后在车里换上了一套纯白的连衣裙,顺便化了个妆,整个人的气质就变得纯洁而淑女。  这一切都是在我旁边三十公分远的地方发生,车子里充满了桃红色的味道,一种甜甜的香水味在空气里弥漫。  我在她伸手解开领口第一个扣子的时候就扭过了头,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让我有点恍惚,但是我忍住没回头,只是玻璃上一些模糊的倒影映射出了她姣好的躯体。身为正常男人,我可耻了硬了,我只好拿包挡在胯间,希望她没看见。  不过我想,她可能看见了,因为我的阴茎勃起后,撑起了一大片裤子,高高的隆起,我的包遮盖的不是很好,可能还是会被她发现,而且她看我的眼神也完全不对劲,那种忽上忽下的眼神,不经意间飘过下体的视线让我如坐针毡。  这件事让我很焦虑,我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离职了,可能有些人觉得这种艳福很好,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有点让人难堪。  换完衣服我们都没有开口提刚才的事情,她好像完全没发生一样把我送回了家,还顺道祝我晚安,我也让她注意安全。只是我下车的时候,她喂了一声,我等了三秒,没回头,最后她低低的说了一句算了。


警告:本站含有 [[現代奇幻] 极品女上司是一种罪1-20]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