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禁忌] [現代奇幻] 新婚娇妻帮我泡老妈◆◆◆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另類禁忌] [現代奇幻] 新婚娇妻帮我泡老妈
      碧豪小区,一幢富丽堂皇的别墅。  三楼,一间主卧。  李逸风收起地铺,看着床上的少女,剑眉紧皱:「小宣,你真的要帮我?」  「呵呵,我要是不帮你,你这怂货这辈子也别想抱得美人归!」大床上,艾宣舒展着诱人娇躯,抿唇笑道。  她长得极美,一双美目如同天上的星辰,神秘高冷。  可当她注视李逸风时,所有的冷淡都被柔情融化,只剩满腔的炽热。  「可是,这对你不公平……」李逸风讷讷说道,俊郎的脸上满是愧疚。  「傻瓜,这世上很多事都不存在公平!爲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艾宣舔了舔舌头,神色魅惑勾人,轻纱睡衣下姣好的身躯若隐若现。  「对不起……」李逸风忙移开视线,心中默念非礼勿视。  眼前这个青梅竹马的姿色,太过绝豔,他们相处二十年,依旧无法免疫。  「不要道歉,强求来的爱情,不仅你会痛苦,我也不会幸福。」艾宣见李逸风移开视线,不禁俏脸微黯。  李逸风,你这个木头,昨晚明明对我的身体性奋了,爲什麽要忍住?  只要你想要,就算把我的身体当飞机杯使用,我也不会拒绝的!  「不,你有那麽多优秀的追求者,以后肯定会幸福的……」  李逸风见艾宣情绪低落,连忙出口安慰,可话没说完,他却突然心髒一窒,感觉十分难受。  不对,我跟艾宣只是假结婚,爲什麽要难受!  以后她肯定要跟另外一个男人结合,成家生子,这才是女人圆满的一生!  不行,李逸风,你不能这样无耻混蛋!  既然没办法给小宣幸福,就应该放手,让别的男人去宠爱她!  「放松,深呼吸,我爱的是琪儿……」  李逸风心中强自冷静,松开紧握的拳头。  床头上,妖娆侧躺的艾宣,看见李逸风神色挣扎,突然心裏微甜。  嘿,吃醋了。  我就知道,你这木头心裏肯定也喜欢我!  「逸风,是不是一想到我以后被其他男人占有,心裏莫名不爽?」她故意用语言刺激着李逸风。  傻瓜,快勇敢说出来!  说你两个女人全要,这样,我肯定会答应你的!  哪怕……让我做小妾也行!  艾宣神色期盼地看着床头柜旁边的李逸风。  「我才没有不爽……」李逸风矢口否认,连忙背过身。  刚才一刹那的对视,他感觉自己心裏的秘密被艾宣看了个干净。  这让他感觉十分丢人!  那种念头,千万不能被小宣知道,否则肯定会被这小妮子嘲笑一辈子的!李逸风心裏羞恼地想着。  艾宣那麽骄傲的女人,怎麽可能愿意跟其他人分享爱情?  「没关係,我今天给你一个享受齐人之福的机会,只要你说一句,两个女人我都要!我马上拱手让出正妻位置,让你的琪儿做大,我做小……」  艾宣撑起下巴,眼神迷离,充满诱惑的声音在李逸风耳畔响起。  「别跟我开玩笑了,小宣,从小到大,你都戏弄我多少回了……」李逸风眼神快速闪烁,有渴望也有痛苦。  片刻后,他呼出了一口气,将心裏诱人的想法排散一空。  艾宣自小古灵精怪,他感情又比较迟钝,不知道被艾宣借机戏弄过多少次,哪能再次上当?  李逸风转过身,神色重新恢複清明,望向床上的艾宣,认真说道:「小宣,不管你是不是在说笑,这种事我都不可能答应!我已经亏欠你太多,你应该有自己的幸福,我这种男人不值得你如此厚爱……」  娶一房小妾?这事李逸风从来就没有想过!  虽然联邦现在实行一妻多妾制,允许公民纳妾。  但与正妻的地位差距,小妾的地位太低了,几乎就是货物一般的存在。  有太多感情至深的姐妹花,爱上同一个男人,甘愿一妻一妾,共侍一夫。  可结婚后,经过社会现实与环境的摧残,再也难保初心。  虽明面上姐妹相称,却实爲主奴关係。  一个是主母,一个是可以随意淩辱或转赠侍妾,哪来的平等可言……  「逸风,你觉得,我以后重新找一个男人结婚,让他骑在我身上,用肉棒贯穿我的处女膜,把精液射在我的子宫,怀孕生子……这样,我就会幸福了吗?」  艾宣强掩心中的失落,直直地看着李逸风,而后伸出粉舌,舔了舔自己的葱白手指,一双美目媚意流转,似乎有些楚楚可怜的味道。  「不……不是的。」  随着艾宣的描述,李逸风脑中也出现了一幅幅淫乱的画面。  他突然感觉自己浑身燥热,下身的血液更是沸腾,不可抑制地搭起一支帐篷。  「该死,我这是怎麽了!」李逸风心裏开始发慌。  「哈哈,看吧,你性奋了,逸风,你是不是希望看到别的男人用肉棒操我,将名义上只属于你的新婚娇妻破处……」  艾宣娇躯扭动,直接从床上爬起,站到李逸风身前,一脸揶揄地看着他。  网上说得果然没错,大部分男人都潜藏着绿妻的欲望!  她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不例外!  「嘿嘿,逸风,虽然我们是假结婚,可你的心理深处,似乎也承认我是你的妻子呢。」想到这裏,艾宣心裏有些高兴。  她对外人一向骄傲,可对于爱情,她却一直如此卑微。  「不是!我只是晨勃而已!这是健康男人的本能,你别瞎想。」李逸风看着自己居家短裤上的帐篷,一时间有些无地自容,连忙摆了摆手,强行辩解。  「哼,我才不信呢……」  「经医学报证实,晨勃和性兴奋两者有细微差别,味道和分泌物都不同,你让我检查一下!」艾宣说着,突然美目一亮,细嫩的双手直接奔向李逸风的裤头,跃跃欲试。  「啊,小宣你干什麽!别乱来,我们说好了只是假扮夫妻,你以后可还要嫁人!」李逸风神色一变,双手拉住裤子不松手。  现今社会一夫多妻制,小妾可以不干净,但正妻的名节却不容有失。  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妻子如白纸一张!  爲了让艾宣以后能够找一个好人家,李逸风自然不能让她名节有损。  「我现在终究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哪怕只是陪你演戏,也有义务帮你解决肉棒肿胀的问题。放心,我不使用阴道,我看过电影,用嘴就足够了!」艾宣不依不饶,低头的瞬间,眼眸闪过一丝期盼与温柔。  「逸风,至少把我处女嘴穴拿走吧……」艾宣心裏有一团欲火在升腾。  「你行,可我不行!」李逸风看着艾宣故作淡定的俏脸,严词拒绝。  青梅竹马爲了他,已经丧失了头婚证明,他怎忍心再用肉棒去玷汙她的身体?  就在这时,『咯吱』一声,卧室大门骤然开了!  「糟糕!」  听到动静,李逸风和艾宣两人直接僵立当场。  门外,一位妩媚少妇尴尬得探入半个脑袋,看着眼前这一幕,她瞳孔一缩,却又很快恢複平静,故作镇定地清了清嗓子。  「咳……风儿,小宣,早餐已经做好了,你们完事后,赶紧出来吃饭吧。」  「妈,不是您想象中的那样,听我解释……」李逸风知道母亲误会了,张口想要解释。  「行了,妈是过来人,都懂!不过你们新婚夫妻要懂得节制,这种事过犹不及。」秦琪俏脸微微一红。  她一进门,就看见儿媳跪坐在地上,双手扒着儿子的裤头。儿子却紧防死守,嘴裏说着我不行之类的话……  哪怕儿子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可撞见这种事,身爲人母也是会尴尬的!  「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头脑急速运转后,秦琪干咳一声,而后轻轻伸手将门把一带,把眼前不堪入目的一幕锁在门内。  「呼,吓死老娘了,还好他们还没进行到那一步,内裤还没脱掉……不然我都要羞死了!」  关好门后,秦琪丰腴的娇躯开始发软,脸色随着剧烈跳动的心髒变得潮红,一时间神色複杂。  她如瀑长发披在前胸,完美的五官白净得没有一丝皱纹,配上如同成熟蜜桃般丰腴的身段,此时散发的魅力,比之天仙模样的艾宣也丝毫不差。  「风儿长大了,看来我以后要多準备一些壮阳药膳,这小宣,也不知道节制一点,才结婚半个月,就想把我宝贝儿子榨干?」秦琪想着想着,心裏没由来生起一股失落感。  这种感觉,比儿子婚礼那天,更加真实,也更加让她窒息。  一瞬间,她心裏对艾宣的感官又一次下降不少。  婆媳关係似乎天生就自带仇怨。  要知道没结婚前,秦琪对待艾宣,可是将她视作亲生女儿一样疼爱……  卧室内,听着秦琪离去的脚步声,李逸风和艾宣面面相觑。  「噗嗤。」  半晌,跪在地上的艾宣笑出了声,娇顔如花。  「你还笑,我妈都误会了。」李逸风苦着一张脸。  艾宣突然收敛神色,美目精光一闪,意味深长地说道:「放心,误会了更好。本来还要设计布局,没想到你的琪儿,自己就撞上来了!」  ……  十分锺后,名义上的夫妻二人,在衣帽间依次换好衣服,并肩来到二楼的餐厅。  只见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丰盛美味的早餐,男女主人的位置上,父亲李昊和母亲秦琪早已就席。  「爸,妈,早安。」  艾宣和李逸风对着主位的父母问候一声,就在两侧坐下。  「风儿、小宣,今天你们妈妈煎得牛排特别棒,赶紧尝尝,凉了就不好吃了。」  父亲李昊一见到艾宣,便双目一亮。  这个儿媳妇的长相绝美,最重要的是,两家是几十年的邻居,知根知底,身爲家长的他自然一百个满意。  他站起身,帮儿子儿媳将纯银餐盖拿开,顿时一股浓郁的牛排香味伴随着热气直沖二人鼻腔。  「谢谢爸!」  艾宣嘻嘻笑着,直接拿起刀叉享用,脸色十分自然,完全没有受刚才一幕的影响。  李逸风则有些局促不安,偷偷看了母亲秦琪一眼,见她好像心情不佳,蓦地一慌,一时间也没有胃口。  「风儿你也吃,要知道,男人都是耕牛,需要补充营养,才有战斗力……」李昊对着儿子挑了挑眉,露出一个男人都懂得表情。  他今年四十出头,浓眉大眼,本该是名十分有气质的帅大叔。  可惜天生劳碌,此时两鬓已经霜白,倒显得有些沧桑。  「行了死老头,就你话多,你公司不是又有新项目麽,吃完了赶紧滚!」  就在这时,一直沈默的秦琪突然爆发,她拍桌而起,打断了李昊的调侃。  刚刚撞见儿子跟儿媳『白日宣淫』,已经让她心裏莫名有些不舒服。李昊此时的闷骚话,无异于火上烧油。  「老婆,我就是白头发多了一点,长得也不算老……好了,你别生气,气大伤身,你这麽漂亮,不要长皱纹了……」李昊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不过他无愧久经商战,很快就调整过来,一脸温和地劝说。  「谁是你老婆?李昊,别以爲这半个月表现得好一点,我就会原谅你!在儿媳妇面前我给你留一点顔面……你不是工作狂吗?吃完了快给我滚!」秦琪对李昊的态度并不买帐,说话越发恶劣。  「老婆……」  李昊还想再劝,却被秦琪一个怒目打断。  「唉,风儿,小宣你们慢慢吃,爸爸先去公司了。」  他神色一洩,默默起身。  这些年,李昊爲了公司日夜拼搏,甚少归家,自然冷落了妻子。如今项目已经趋于明朗,他空閑也多了一些,可失去的陪伴和破裂的情感,自然不是那麽容易愈合的。  老婆,你等着吧,当年你许愿的梦想,我很快就能研发成功,到时候,你就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李昊走得没有犹豫,他从来都是行动派,不会太多甜言蜜语。  李逸风看着父亲略显发福的背影,有心劝慰,但看了母亲一眼,又生生忍了下来。  他知道父亲对这个家庭的爱有多麽深沈,可是,母亲难道会不知道?  人类的情感从来不是理智的,有些东西也不是靠理解就能释怀。  「或许,这也是上天给我的一个机会?」  李逸风的脸上,渴望与痛苦并存,他爱这个家,却也对自己日趋肆意的情感无力掌控。  早餐就在沈默中不欢而散,之后李逸风接了一个电话,也匆匆出门。  霎时,偌大的三层别墅,便只余婆媳二人。  两女眼神交彙,仿佛有火花闪烁,暗流涌动。  只是这一切,就不是李逸风能够知道的了。  ……  豪景大楼,逸风娱乐有限公司。  「李总,您来了。」  「早上好,李总!」  「李总吃早餐了吗,要不要帮您叫一份?」  宽敞明亮的办公大楼,工位上的员工纷纷起身招呼。  「大家早……」  李逸风面带微笑,跟衆下属挥了挥手,顺便谢绝了一位女下属带早餐的好意。  一路直行,走进装修豪华的总裁办公室。  「李总,这是您的日程安排表。」  李逸风刚坐上老闆椅,便有一名身材高挑,打扮时尚的长发美女,从一旁的助理工位走出,递上一份文件。  「辛苦你了,黄姐。」李逸风上下打量一眼助理曼妙的身材,点头接过。  「我不辛苦,倒是李总,您今天脸色有点差,要多保重身体。」黄倩感受到灼人的视线,娇躯微颤,露齿明媚一笑。  「对了黄姐,听说颖儿昨天罢演,事情解决了没有?」李逸风也不閑话,直接进入了工作模式,沈声问道。  「李总,昨天那件事,身爲颖儿的经纪人,我有失职的地方,愿意接受公司惩罚。」黄倩听到李逸风单刀直入,心中一惊,顿时明白昨天的事情恐怕没那麽容易揭过。  她熟悉李逸风的行事风格,知道果断认错是最好的选择。  只见黄倩笔直的长腿一弯,高挑性感的身体直接跪在总理经办公桌前面,低胸短裙,美好的曲线一览无遗。  但面对如此风景,老闆椅上的李逸风却不动如山,双眸低垂,只是静静地看着突然跪地的美人。  半晌,李逸风用醇厚的嗓音命令道:「看来你没有解决颖儿的问题,我们公司自有规章制度,下班后,你自己去司刑室领五十棍,受刑后,在公司大门示衆半日,以儆效尤!」  「啊,棍刑吗?那不是要脱……」黄倩仰头看向老闆,俏脸突然有些绯红。  「没错,棍刑之时,下身不可穿着一物,仗打肉臀后,公之于衆,让大家知道犯错的下场,不然如何彰显我司威严!」  「李总,我还是处……处女,根据公司法规,处女员工犯错,可申请遮掩小穴以及奶头等私密部位,以免造成贞节有失……」黄倩期期艾艾,脸红得像个大苹果。  「哼,可有凭证?」此时李逸风完全没有在家中的温柔,满脸都是冷酷霸道。  公事公办,一向是他的工作宗旨,也是他能创下偌大公司的基调所在。  「李总,您可以确认属下的处女膜是否完整,然后再给属下开一个证明……」黄倩面色酡红,挣扎半响后,银牙一咬,她上身突然一个前屈,直接将黑色短裙褪至膝下。  而后将自己的屁股高高翘起,对準李逸风方向。  只见雪白的大腿以及侧边的部分臀肉暴露在李逸风眼前,唯有一条蓝白条纹的三角内裤保护着黄倩最后的清白,将她神秘的三角私处地带,牢牢护住。  李逸风看着眼前的鲜活女体,一股欲火不可抑制地升腾。  黄倩的意思不言而喻,她就是想让李逸风亲手脱下她的内裤,然后扒开她的肉穴,检查体内深处的处女膜!  李逸风神色有些动容,身上有一股欲火被黄倩挑动,直欲喷薄而出。  「这个女人确实可怕,小宣让我一定要保持冷静,一旦对她动情,反而会被她看轻,彻底失去收服她的可能。」他当即默念静心咒,努力恢複清明之色。  黄倩真实身份非同一般,她是联邦议员家的千金。  李逸风想要跟秦琪合法结婚,就不得不依靠此女身后的权势牵线。  毕竟这个时代哪怕允许一妻多妾,也始终没有亲生母子结婚的先例。  他需要黄家议员的权势!  一念至此,李逸风直接站起身来,绕过办公桌,来到黄倩的身前。  「擡起头来!」看着如同母狗一般跪地翘臀的黄倩,李逸风慢慢将自己代入到霸道总裁的角色中,克制自己真实的情感。  「是!」黄倩应道。  她保持着双腿跪地的同时,慢慢直起上身至45度倾角,随后俏脸仰视李逸风,姿态十分卑微。  这是她通读『女奴三部曲』后,得出的最佳臣服姿势!  配上一双泫泫欲泣的桃花眼,以及微微轻啓的樱桃唇,她有信心击溃任何一名男人的理智,让他们臣服在自己编织的欲望陷阱裏。  果然,她看到李逸风眼中浮起的那一抹情欲之色。  黄倩有些可惜,眼前这个男人是她的学妹艾宣极力推荐,并且也是她搜集的十名备选主人裏,资质最好的一位!  但是,在她的臣服姿态面前,还是失了分寸。  自己是不可能被这种男人驯服的!  「等挨完五十棍后,我就去考验下一位候选主人吧,这家影视公司虽然挺有意思,但终究不是我的归宿……」黄倩脸上保持着臣服姿态,心裏却百转千回,去意已定。  她出身高贵,却被家族的条条框框束缚地几近窒息。  顺从,遵守规矩,几乎成了她的本能。  只因爲她,要成爲父亲眼中知书达理的千金大小姐。  事实上,家族的培养确实成功了。  严格的家教之后,黄倩在人前落落大方,仪态华贵。  但是物极必反……  人后的黄倩,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抖M属性觉醒者。  她渴望被支配,渴望寻找到一位强势无匹,视她如蝼蚁一般的主人。  「啪」  就在黄倩头脑风暴完时,一个巴掌直接甩在了她的脸上。  强大的力道,让她脑袋一歪。  随后火辣辣的疼痛袭来,不一会,她的俏脸上,便浮出五道血红的大手印。  「你……敢打我?」  突如其然的掌掴让黄倩蒙了,她气血上涌,一瞬间,似乎忘却了刚才的羞耻和此刻的卑微。  要知道,打人不打脸,尤其是她这种绝色美女,最重视的便是自己娇滴滴的脸蛋!  她此刻只想亮出真实身份,让眼前无理之人得到报複。  「你什麽你!区区小助理的处女膜,也配本总裁亲自查验?好好跪下!司刑室的张老汉马上就来!」李逸风冷冷看了黄倩一眼。  这漠然的眼神让黄倩几欲暴发的脑海瞬间一清,重新恢複了理智。  「张老汉?你让他查检我的小穴?」黄倩感觉下体一暖,不可置信地看着李逸风。  「有问题麽,张老汉虽然跟你一起入职,但他业务纯熟,现在已经掌管司刑室的一切法度,你犯错了,自然是由他来处理。不然你的小穴又臭又骚,把我鼻子熏坏了你赔得起?」李逸风不屑地看了一眼黄倩翘臀,下意识捂住鼻子。  「我的小穴,又臭又骚?薰人?」黄倩大眼呆萌地看着李逸风。  她的心裏突然産生一股颤栗的情绪,仿佛有什麽东西要从她的骨子裏爆发出来。  愤怒?不!不是的。  是兴奋!是欢愉!  她感觉自己的下体又涌出一片热流,酥酥麻麻间,竟然将蓝白条纹三角裤打湿了一片,在臀缝中,印出一朵模糊的花蕊图案。  不知道是不是李逸风的错觉,他感觉此刻的黄倩比刚才脱短裙的一刹更加妩媚,短短一个字,声音都在发颤。  「果然,艾宣说得没错,降服这个女人的关键,便是节奏一定不能跟着她走!如果我顺着她的话,以检查之名,玩弄她的处女穴,恐怕这场游戏也就终止了。」李逸风若有所悟。  他拿起手机,一条短信从指间发出。  而后故作不屑地看了黄倩微湿的内裤,重新绕过办公桌,坐回自己的老闆椅。  整个总裁办公室变得静悄悄的,黄倩依旧跪在办公桌前,翘臀依旧挺立。  「张老汉,张叔?天呐,我要不要阻止这场游戏……张叔是黄家的管事,虽然现在被我收爲心腹,但也不是万无一失……更何况,李逸风要让他来检查我的处女膜……难道我要任由张叔玩弄我的处女穴?他身份低微,只是我的下属啊,我的处女穴怎麽可以被他作贱……」  黄倩心潮翻涌,想着想着,蓝白条纹三角裤更加湿了。  她知道,自己的奴性本能,已经给出了答案。


警告:本站含有 [[另類禁忌] [現代奇幻] 新婚娇妻帮我泡老妈]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