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交流] 足疗店里的情与爱◆◆◆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其他交流] 足疗店里的情与爱
故事梗概:描述了主人公从纯情大男孩,到足疗场老油条的蜕变过程,故事分为几个地点,以主人公的心路历程为主线,揭露了足疗场所的肮脏与无奈,及对人性欲望与社会浮夸风气的思考。故事的开始,是从那次东北出差开始。因为安排的时间比较充裕,自己在宾馆实在是百无聊赖,不得不出来闲逛,偌大的城市,孤独、寂寞、冷。上网搜了一下当地有名的足疗一条街,打车前往。那是我第一次逛足疗店,之前的我还是一个羞羞的大男孩,看见这种店都不敢多看两眼,不知从何时开始脸皮厚了起来。这条街很狭长,两边居民楼里,足疗按摩招牌灯红酒绿地闪烁,有的连招牌都没有,但从前面经过,看见一个个大长腿横七竖八地靠在沙发上,心里就有数了。当然,第一次那个激动,心里打鼓一样,两条腿机器一样从头到尾逛完了这条街,包括隔壁的几条街,心里不断在对比哪个符合我的胃口,这个长的好但是胸太平,那个身材好但长的又太丑,还有浓妆艳抹的老葱,和略显青涩的女孩。心里那个激动,硬生生喝了两瓶水,才确定最后的目标,身材好+大长腿+年轻。进去也不知道说啥,倒是那女的盘着腿,老成的打量着我,把我带到了上边的包间。一开始啥也不懂,就说来个198的按摩套餐就行,然后就开始做,两个人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天。按了一会,气氛逐渐火热起来。那女的问我要不要来点刺激的,我第一次啥也不懂,就问有啥,她说最近查的严,大活没有,但是有丝足,但需要加100,我一听顿时激动起来,然后立马同意,剩下你懂的。其实本来100就够了,但我有别的想法,想把技师约出来,所以多给了100,留下了联系方式,让她晚上忙完给我打电话。结果从晚上七点一直等到半夜两点,人毛也没看见,被放鸽子,钱还打了水漂。有了这次经历,算是迈出了人生中的第一步,但是回到老家也没敢去,直到又去了西南一个城市出差。也是同样,一整天的时间,无所事事,不知道做啥好,这次长了个心眼,提前加了一个当地群,问了一下本地人,在汽车站附近,然后兴冲冲的坐车过去了。同样是很长的一条街,这次就这一条街,还是从头走到尾,又从尾走到头。前前后后物色了几个合适的,这次比上次有胆了,每个都进去问了一下价格,顺便深入观察一下技师,最后前前后后探了一个小时,这才确定一家。站门口整理了下衣领,提着矿泉水就进去了,看了一眼中意的技师,然后就在她指挥下上了楼。上去我才知道,这里不做足疗按摩,虽然门口贴的是如此,但这不更遂我愿,处男身就在这里贡献了,而且关键还不贵,才128。不得不说西南这个城市物价是真便宜。有了这两次经历,进出这些足疗按摩场所可谓是轻车熟路了。回到家之后也是继续寻找物色,分为本地和相邻地市两个区域。去相邻地市不仅可以当旅游开着车四处闲逛,而且相邻地市普遍比本市开放,查的松,缺点是时间不自由,一去至少半天或者一天。先说A市,A市特点是价格高,而且区间跨度大,良莠不齐。A市的故事,是从一家胡同足疗店开始的。那天开着车到了A市一个胡同,探头探脑打量足疗店里的姿色,结果都是些残花败柳,比较失望。结果一大姐招手让我过去看,鬼使神差般进去了,没想到手机里全是技师资源,还都不贵,我那个眼花缭乱,挑了半天挑好一个,在遥控指挥下,来到了一处居民楼,七拐八拐地坐着电梯上去了。开门一看,真的是不错,妹妹刚从业不久,还比较水嫩,关键性格还好,三下五除二来了一通服务,意犹未尽地走了。可惜下次就走了,这行流动性太大,从这个大姐这里尝试几次后,也都腻了。后来辗转发现一少妇技师的联系方式,东北人,脾气温柔,很体贴,年龄三十七八左右,具体就不说了,教会了我很多,为了她,从J市到A市,至少有个七八趟,可惜最后还是腻了,再加上跨市时间也比较不好调整,最后也就断了联系。再说S市,S市一直有个传说,而且离J市比A市还近,也就兴冲冲地去了。S市有个好处,就是价格便宜,比A市便宜一半,但是质量也是很低,基本都毫无服务可言。前前后后去过四五趟,每次都换人,每次都后悔,慢慢着也就不去了,经济和人口垫底,流动性太差,后期对我来说已经毫无吸引力。接下来要说说最让我难忘的H市,本来H市是最远的,但正好那一天有一整天的空,所以就驱车前往了H市,也是提前从QQ上联系,到地方第一个就不满意,我直接去的第二家,结果第二家还是不满意,我又返回了第一家,前后换了两三个技师,最后一个,让我眼前一亮了。这也是个少妇技师,32岁,正当年,我清晰地记着和她第一次见面的场景,穿着束腰的碎花裙子,皮肤很白,关键气质很好,该有的韵味都有,长的还很漂亮。后续就不说了,服务相当好,为了她驱车专门又去了三次,倒不是因为不如A市那个,而是因为太远了,而且后期直接失联了,怎么都联系不上,虽然我到现在一直念念不忘。和她专门聊过,她是河南人,从小是家里老大,带了老二带老三,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到了年龄就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对她也不好,没几年离婚了,又比较要强,谁也不靠,自己经朋友介绍,来H市做了技师。第二次去找她印象最深,因为单独找的她,400整整服务了一上午,心有不忍,中午又专门请她出去吃了个饭。路上她竟然主动牵起了我的手。看着完美的她我心中百感交集,要不是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她,卸下肋骨来给她熬汤都心甘情愿吧?可惜她是技师,我还单身。牵手似乎是又不是,在逢场作戏。当下很幸福,稍远一点看,我又会嫌弃她脏,她又会嫌弃我穷。真是造化弄人,让人扼腕叹息。H市就这么结束了,印象最深,爱情来的猛烈,走的突然,只是在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翻开她仅留的快手,翻看她戛然而止的动态,幻想能突然再次出现。慢慢的年龄大了,临近这几个市也不愿去了,过去一趟太麻烦,费时间不说,有的时候投入与回报根本就不成正比,慢慢地也就在本市J市活跃起来。本市的足疗市场有个典型的特点,价格贵,技师条件差,风声紧,三天两头倒闭一家。放不开的吧,没人去;放得开的吧,查的严,同行也举报。这点和H市和S市是完全不一样的环境,高压管制下,这里出不来好鱼塘,全部都不成气候。受制于市场需求和政策的双重挤压,就诞生出来一个全新的模式,柔式。既不同于按摩推油,也不同于那些,就是挑逗,各种挑逗,各种趴在你身上哈气、呻吟,但就是没真活,全是空炮。当然你别以为这种不挣钱,这个学问可大了。首先,上来就给你推荐带X暗示的词语,但不给你明说,比如说按摩198,spa298,柔式398,诱惑你去选择柔式,然后像蛇一样挑逗你半小时后,不管是你,还是她,下一步就是水到渠成了,但是因为风声紧,顶多就是打飞机,但这个飞机她就敢和你再要至少100,等你最后掏空了出来,才发现自己花了四五百块钱,啥都没有,就是搞了个寂寞,纯粹就是精虫上脑。当然也有放得开的,有口,甚至还有大活,但这种在J市最多撑不过半年就倒闭,所以即使体验也就没几把就再找不到了。其实看价格最明显了,像普通的足疗店,价格都在300以下,但凡价格超过400的,基本就有见不得人的东西了。但是普通的足疗店又是很难营生的,贵了吧,顾客觉着不值没意思,最多来一次,就再不来了;便宜了呢,技师又嫌挣不到钱太累,流动性很大,留不住人。说到这里,技师其实是最难约的,有钱的吧,看不上她,身边美女如云,花丛中过不粘一片叶;没钱的吧,她也看不上。所以也能约,但只能谈钱,谈感情不行,不是有句话叫足疗店里的感情出不了这个屋吗,出去就谁也不认识谁了。只能拿钱硬砸,所以就比较尴尬,几百块钱人家瞧不上,上千又觉得不值,但真要到破鼓万人锤的地步,也就不稀罕了。所以足疗按摩就是这么一个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行业,本来是一门保健行业,但真正关心保健养生的其实大部分是中老年人,但本来几十块钱的事,怎么捯饬也赚不到大钱。但如果和情与爱挂上钩,这就不再是普通的保健行业了。我曾经逛过一家店,进去想体验一把正规的足疗,结果人家说没有,都是所谓柔式,最后用手,甚至用口,价格从300一直到800,看着那技师酥胸半漏,装腔作势的样子,那一刻我竟然第一次感觉到恶心,性被放到市场上叫卖,而且这还不是真正的性,是在高压管制之下的,利用男孩或男人精虫上脑的冲动,以假欢假笑和模拟情爱,来骗取不同程度的金钱所得,抛弃伦理与尊严,败坏社会纲常的一种套路。不过上边的感受可能只是贤者模式的一时所感,但是婊子无情这句话还真不是随口一说,现在的足疗店里,充斥的都是欲望和金钱,技师负责挑逗,宾客负责放飞自我,随着程度的不同,要价也不同。曾经在万达这种圣地,我接触过一个来自江西的技师,很有风味,我问她为啥不去个大城市或其他场所,她说这里赚钱最多了,因为旅游城市客流量大,这里又是旅游城市的一个热门场所,所以客流不用愁。同时这又是做的上门按摩,私密性也不用担心,房间里就两个人。从进门套路就开始,穿着性感,一进来当着你的面换上丝袜诱惑你,按摩的时候各种挑逗,问你需不需要升级服务,然后这个服务就多了,而且普遍比外界贵。按她说的,从400一直到1200啥都有,拉开档次,抬高价格,能宰一个是一个,能多点就宰多点,我可能当时正好有点半贤者模式,就把他们的套路都和她说了,她瞬间也明白我是个老油条,立马就换了一副嘴脸,也不蠕动了,也不魅惑了,说话也不娇滴滴了,然后和我就聊起了她的这些故事,还说起这些技师在群里都会互相炫耀自己今天拿了高单,忽悠了哪个多金又精虫上脑的傻子,以此为荣。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大部分人都以赚钱能力强为评判一个人强的依据,却很少去管钱是怎么来的,只要你混的好,穿金戴银开豪车,大家看上去就都是一副羡慕的表情,所以现在这个社会,魑魅魍魉争相露脸,明星、搞直播、乃至这些足疗按摩场所,没有一个健康向上的价值观,社会上弥漫着一股浮夸的风气,只要能挣钱,还不犯法,甚至游走在法律的边缘都行,就是冲冲冲向钱冲。当然,新世界的当下,重视物欲享受是大部分人的趋向,针对男人的欲望做文章,可不就是赚男人钱最好的办法。欲望来了,下半身管着上半身;欲望走了,又懊悔的不得了。足疗按摩行业深谙这个道理,将男人这点欲望利用到了极致。在精虫上脑的那一刻,男人们就像斗牛场中那可怜的蛮牛,被人一次次用一块红布戏耍,直到醒悟或者老去的那一刻为止,才发现自己不过是欲望下被戏耍的一头笨牛。所以最近这几年,想通了这些事,也就不再出入这些场所,每当精虫上脑的那一刻,想想完事之后的懊悔,也就释然了。也可能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欲望越来越低了吧,但每次路过这种场所,我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看着这些浓妆艳抹、坦胸漏乳的技师,她们天天游荡在欲望与金钱的海洋里,等到姿色老去,没人再点的时候,还能干啥呢,即使找个老实人嫁了,这种的出轨不就跟水往低处走一样简单?习惯了市月入过万的日子,普通的营生不就和白米一样寡淡无味?或许这只有时间和日子能解答这一切吧!


警告:本站含有 [[其他交流] 足疗店里的情与爱]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