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奇幻] 我和师娘和师妹◆◆◆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現代奇幻] 我和师娘和师妹
第01章  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女人是我的师娘,也就是我现在的岳母,那件事发生在我结婚的前五年。那是1982年,我18岁的时候。在我6岁的时候,我的父母相继去世,我变成了一个孤儿。从此后我和爷爷奶奶叔父一家生活在一起,上中学时,爷爷奶奶也都去世了,叔父一家人对我就更冷淡了。好不容易上到初中毕业,婶婶以家里负担重为借口,我停学了,那一年我15岁。  辍学后,叔父通过熟人把我介绍到县城修车铺做学徒,没有工资管吃管住。修车铺除了师父就我一个学徒,师傅修车手艺很好,除了修车铺还有一辆车跑运输,雇了一个司机专门跑车,但有时候时候师傅也会跟着跑长途。  因为师父技术好,在当地很有口碑,所以生意很兴隆,在当地也比较富有,在当时就盖了一栋二层小楼,这在当时的县城已经很了不起了。师傅40多岁,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为人很憨厚,待人也非常和善,这也是车铺生意好的原因之一。  因为我是个孤儿,所以就住在师傅家里,师傅家就三口人,师傅、师娘和一个女儿。师娘很年轻漂亮,看起来要比师傅小很多,后来听说师娘家很穷,当时因为看上了师傅的经济条件才嫁给他的,所以比师傅要小十多岁。女儿叫小华,11岁,还在上小学,长得跟师娘一样漂亮,很可爱。  师娘的心地很善良,得知我是个孤儿,从小就没有父母,所以对我很好。小华也很喜欢和我玩,不上学时经常找我玩,总是哥哥前哥哥后的叫我。我到师傅家半年后,他们就把我当做自己家人一样,师傅和师娘一直想要个男孩,但师娘当时生小华的时候因为难产,所以以后不能再生育,他们现在就把我当成他们的儿子一样。尤其师娘,经常说要我给她当儿子,后来有时干脆直接就叫我儿子,师傅听了只是憨厚的笑着。  我跟着师傅学习修车技术,一年后一般的毛病我自己就能修理了,因为有我在修车铺里,师傅有时也会跟车跑运输。因为我接触的都是司机那些人,经常会听到他们讲有关女人的事,那个时候我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似懂非懂,经常听的脸红心跳。  后来师傅有时也让我跟车跑运输,那时年龄小跟车出去很开心,每次跑一趟要四五天时间,回来师娘总是很关心的我问我累不累,还做好吃的给我。有一次出去时住在路边的一个简易小饭店里,以前都是我和司机住在一个房间,这一次因为房间很小,所以我们只好分别住在隔壁两个房间。  房间的布置很简陋,就是一张床和一个很小的桌子,吃完饭也没有地方可去,所以我很早就上床准备睡觉。小饭店因为很简陋,两个房间之间只隔了一层木板,上面贴着一层报纸,有的地方已经破损透过灯光。饭店里住的几乎都是司机,晚上乱哄哄吵得我睡不着,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女人的笑声,很不容易我才迷迷糊糊的睡了。  下半夜,我突然被隔壁司机房间的叫声惊醒了,睁眼一看隔壁房间还亮着灯光,一个女人“依依哦哦”的声音从木板缝隙清楚地传过来。我当时感到很好奇,不明白司机的房间里怎么会有个女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把眼睛贴在木板缝上,眯着眼睛向隔壁的房间里看过去。突然我的脸红立起来,隔壁房间里,司机正光着身子正压在一个同样光身子的女人身上,那个女人的两条大腿高高翘着,司机正趴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挺动着屁股。我突然明白了,这就是做爱,司机正在和那个女人做爱。  我只是上学时在书里看到过有关做爱的事,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因为好奇,我的眼睛被隔壁房间里的景象吸引住了。我紧张地趴在木板缝隙上向那边看着,女人的叫声清晰地传进我耳边里,刺激着我的神经,很快我就感到身上发热,内裤里的阴茎也不知什么时候挺立起来,把内裤高高的顶起。这时我感到自己的心跳很厉害,体内产生出一股冲动,觉得口干舌燥,当隔壁两个人做爱结束时,我才发现自己竟然出了一身汗。  我躺在床上再也无法入睡,脑子里总是刚才司机做爱时得画面,耳朵里一直回荡着那个女人诱人的叫声,头脑里一直在胡思乱想。  那一年我才16岁,虽然我还不很明白做爱到底是怎么回事,但那晚的情景却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第二天早晨,我迷迷糊糊地吃晚饭上车,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了,因为我一晚上都几乎没有睡,所以一到家我就躺在床上睡觉了。  晚上师娘叫我起来吃饭,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我病了或是身体不舒服,很关心地问我。我脸红着对师娘说没事,赶紧起床洗脸坐在饭桌前,饭桌上是师娘专门为我做的好吃的。吃饭时师娘一个劲的埋怨师傅,说我年纪小还叫我跟着跑车,一跑就是好几天身子吃不消等等。  师傅本来就很憨厚,在师娘面前更加没有脾气,只是憨厚地说是为了让我多一些锻炼,出去可以见见世面等等。师娘一听更加生气,说:“见什么世面?跟那些司机在一起能学到什么好东西,那些司机哪一个是好东西,出去不是喝酒就是找女人,时间长了还不都跟他们学坏了。”  师傅被师娘说的唯唯诺诺地应着,师娘的话又让我想到昨天晚上看到的情景,脸上不由的有些发热。  晚上躺在床上,我脑海里又浮现出司机和那个女人做爱的画面,阴茎很快就挺立了起来。  很长时间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睡梦中我梦到自己在跟一个女人做爱,我趴在那个女人身上,阴茎插在一个热乎乎的地方,没几下我就感到浑身异常舒服,哆嗦着突然醒了过来。这时我感觉到自己的内裤里湿湿的热乎乎的,伸手一摸里面都是黏糊糊的东西,我梦遗了,在春梦中我射出了自己的第一次精液。  因为内裤上面沾满了,穿在身上很不舒服,我脱掉内裤把身上的精液擦干净,然后随手丢在床上。我躺在床上回味着梦中那种快感,回忆着梦中的那个女人是谁,长得什么样子。做梦时那个女人的样子很模糊,我躺在床上极力地回想着,隐约中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因为那个女人竟然是师娘,虽然当时那个女人的景象很模糊,但我还是清楚那就是漂亮的师娘,我竟然在梦中梦到和师娘做爱,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很快,阴茎又高高的竖立起来。这也难怪,在我对女人一知半解时,生活中接触最多的就是师娘,而师娘从一开始就对我很好,小华虽然也和我很亲近,但她刚是一个才上初中的小女孩。  我的脑子里一直在胡思乱想着,总是不自主地就会浮现出师娘那张漂亮的脸,还有师娘圆润丰满的身体,不知胡思乱想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我没有像以前那样很早就起来,而是躺在床上沉睡着,直到师娘已经把早饭摆在桌子上,才把我叫起来。我睁开眼睛看到师娘站在床前,止不住脸红心跳起来,昨天晚上的梦境又浮现了出来。师娘看到我醒过来脸上红红的,关心地问我是不是病了,我慌张地回答说没有,掀开被子就准备起床。  被子刚一掀开我又赶紧盖上了,因为昨晚脱掉内裤后我浑身都是赤裸裸的。婶娘看到我慌张的样子扑哧笑了一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走出去,临出门时告诉我赶紧起来吃饭,也不知道师娘有没有看到我光着的身体。  我赶紧起来找条内裤穿上,然后胡乱穿上衣服洗脸刷牙,坐在饭桌前我一直不敢直视师娘,胡乱地吃完饭就去修车铺了。  一上午我的脑子里都乱哄哄的,修车时一直心不在焉,有好几次失误被师傅提醒,师傅关心地问我是不是不舒服,我脸红着说没有。好不容易心情才慢慢平静下来,和师傅一边找出汽车故障一边修理,由于修车铺的生意很好,常常有两三辆车同时维修,后来在忙忙碌碌中也就忘记了其他的事。  中午和师傅回家吃饭,小师妹小华因为下午不上学,吃饭时吵着要我陪她上街玩。因为下午没有多少活,师傅就叫我下午不用去修车铺了,下午拿点钱带小华上街去玩玩,顺便让我自己也买件衣服穿。我接过师娘递给我的一百元钱答应着,小华见师父答应我陪她上街,也高兴地和我议论着下午去什么地方。现在师傅他们已经把我当成家庭的一员,在生活各方面就像对待自己的子女一样,我因为从小就失去家庭温暖,自从到了师傅家以后,师傅和师娘对我各方面都很关心照顾,小华和我很亲热,总是叫我哥哥,我在心里也已经把这里当做家一样。  吃完饭小华就拽这我要上街,我和师傅师娘说一声就领着小华走了,我们满大街四处闲逛,小华一直抓着我的手。那时候一百元钱已经很多了,我给小华买了些零食和学习用品,小华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围着我叽叽喳喳,在小华的参谋下我自己买了一件衣服,因为师父喜欢喝酒,回来时又给师傅买了两瓶酒。第02章  下午四点多回到家,小华抱着一堆零食回房间做作业,我把两瓶酒放在桌子上,然后拿出剩下的钱到厨房给师娘。师娘叫我把剩下的三十多元钱自己留着零用,又看了看我买的衣服满意地点点头。  我正要离开,师娘却突然叫住我,我正要问师娘有什么事情,师娘的脸一红,在我耳边悄声说:“小军,下次记得把内裤脱下来泡在水里,要不干了就不好洗了。”  我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自从来师傅家以后,我的衣服都是师娘给我洗的。昨晚晚上遗精后,内裤被我随手丢在床上,当时还想第二天自己偷偷洗一下,可是早晨因为看到师娘心里很慌乱,就把内裤丢在床上给忘了。中午回来吃饭时看到院子里挂着洗过的衣服,因为小华吵着要我带她上街,所以也没想起来。  师娘这时和我一说,我突然想了起来,一定是师娘上午给我收拾房间时发现的,看到我内裤上的东西她当然知道是什么,所以和我说时自己的脸也一红。  我顿时脸羞的感到无地自容,满脸通红的说不出话来,我叫了一声:“师娘……”  就满脸通红低着头不知说什么好了。  师娘看到我窘迫的样子,嘻嘻笑一声,虽然她是我的师娘,但也只比我大10岁,有时候天真的倒像个姐姐。师娘伸手在我的头上摸了一下,说:“嘻嘻!怎么?不好意思啦!这有什么害羞的,这种事情在男孩子很正常的,说明我们的小军已经是男子汉了。”  我的脑子里又浮现出梦中的情景,自己趴在师娘身上射精时的快感,现在师娘就站在我面前,我的心跳变得加快了,我“嗯”了一声,就逃跑似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我坐在床上按耐不住自己的心跳,脑子里又开始胡思乱想,始终没有敢再踏出门口一步,直到小华进来叫我吃饭时才走出房门。  师傅已经回来了,我叫了一声师傅坐在饭桌前,师娘拿过我买的酒过来坐下说:“看!这是小军专门给你买的酒,小军长大了,也越来越懂事了。”  师傅也高兴憨笑着说:“嗯!小军这孩子比一般的孩子都懂事,做活也很聪明利索,来!今天也陪师傅喝一点。”  因为师父有时候开车,所以平时师娘不让师傅喝酒,只在没有事时才让师傅喝一点,我更是从来没有喝过酒。师娘今天显得特别高兴,竟然拿来了三个杯子,也要陪我和师傅一起喝,师傅看到师娘也要喝酒,更加开心了。  我急忙说自己不会喝酒,师傅说:“没关系,不会喝就慢慢学,男人总是要学会喝酒的,喝几次就会了。”  师娘也说:“少喝一点不怕的,你看我都会喝,一学就会。”  师傅这时端起酒杯说:“来!干一杯。”  说着把酒杯举到嘴边一仰头就干了,师母竟然也不含糊,端起杯子也一口喝了。我看到师父师娘喝得那么干脆,也觉得没有什么,端起来喝进嘴里猛地咽下去。顿时,一股热辣的感觉直冲脑门,我立刻张着嘴咳嗽起来,眼泪都快要流下来了。  师娘坐在我旁边,见状赶紧用手在我的后背上拍着,一边拍一边说:“你不会喝就不要一下子喝这么猛,开始要慢慢喝,知道吗?快!先吃几口菜。”  我止住咳嗽,含着眼泪点点头,赶紧拿起筷子吃了几口菜,这才把那股热辣感压下去。  接下来我不敢再大口喝,每次都一点一点抿着喝,师娘也坐在旁边陪着我慢慢的喝,很快一杯酒就被我喝下去了。这时我感觉到酒并没有那么难喝,师傅真的很喜欢喝酒,每次都是一口一杯,当然那时候的酒杯也很小,后来我也可以一口喝得多一些,有时三四口就可以喝完一杯酒。  我陪着师父师娘开心地一边喝酒一边说话,师傅越喝越开心,师娘也喝的满脸娇红,不停地说笑着。自从到师傅家,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师娘这么开心,师娘喝的脸色红润,一双丹凤眼水汪汪的,瓜子脸高鼻梁,红润润的嘴唇微微嘟着,既漂亮又娇媚。  以前我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看过师娘,此时看起来才觉得师娘真的有年轻又漂亮,尤其开心时一脸天真顽皮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小女生。再加上一副小女人姿态,更加使人着迷,难怪常常听到有人说,师娘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我坐在师娘旁边,看着师娘漂亮娇媚面容,鼻子里闻着阵阵从师娘身上传来的香味,不自觉得神魂颠倒,不知不觉中喝了很多酒,渐渐感觉的头脑有点晕乎乎的。  一瓶酒已经喝下去多半斤了,师娘看到我已经喝得脸都红了,就把酒瓶收起来说:“行啦!不准再喝了,该吃饭了。”  师傅显然还没有喝够,但是师娘已经说话了,也只好看着酒瓶摇头叹息。师娘盛饭上来,我吃了两碗饭,然后洗漱一下就晕乎乎回房间躺在床上,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了一觉,我在一阵口干舌燥中醒了过来,我从床上坐起来,感觉到头脑清醒了很多,但是却口干得要命,感觉好像喉咙里在冒火一样。我打开灯穿着内裤下床,准备到客厅里倒杯水喝,来到客厅,正好饭桌上有一壶凉茶,我抱起茶壶一阵猛灌,立刻感觉到舒服了很多。放下茶壶我转身向房间走去,还没有走到房间门口,我听到楼上好像有声音,不由得停下脚步竖起耳朵仔细听听。  由于我刚才口干急着喝水,所以没有注意周围的动静,这时我的心情安静下来,果然听到确实是楼上的声音。我心里有些疑惑,开始我想到是不是招小偷了,我屏住呼吸仔细听一下,一阵熟悉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我的心跳顿时快了起来。  这正是我那天在小饭店里听到的声音,女人的呻吟声。  我轻轻地走到楼梯口再仔细一听,确实是从楼上传来的女人呻吟声,而且是我非常熟悉的声音,那正是师娘的声音。  我站在楼梯口感到浑身燥热,心跳的更快了,我犹豫着,想转身回到房间,可是却一步也迈不动腿。师娘的声音像一道无形的绳索紧紧地拴住我,我不由自主地小心向楼上走去,我很小心一步一步踏上楼梯,慢慢向楼上走去。越接近楼上,师娘的声音就越清晰,我顺着声音慢慢来到师娘的卧室门口。  我非常小心靠近师娘卧室门口,声音变得更加清楚了,师娘的呻吟声娇媚而诱人,一声声娇媚的呻吟声传进我的耳朵里。我感觉到自己热血沸腾,我的心脏狂跳着,阴茎不觉得早已经高高挺立起来。  正在我要把耳朵贴在门上时,师娘的呻吟声突然停止了,接着传来师娘不满的声音:“你…你怎么又完了,每次都是这样,人家刚有感觉你就完了。”  这时师傅的声音传来:“老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我今天喝酒感觉到还可以,可是你……”  师娘生气地说:“什么可以,刚刚两分钟你就完了,每次都这样,你不知道这样人家很难受啊!你再慢慢动一动,看看还能不能再起来。”  接着我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但很快又传来师娘生气的声音:“行了,算了!不行就算了,以后不要碰我,每次都弄得人家难受的要死。”  然后就听到师娘重重地叹了口气,接着是一声重重的翻身声。  卧室里突然安静下来,我怕被师傅发现,马上弓着腰小心翼翼地走下楼,赶紧回到房间关上门,然后跳到床上关灯躺着呼呼喘着粗气。好一会我的喘息才平静下来,我躺在床上,一只手不由自主握住了自己的阴茎,慢慢地套弄着。一阵快感从阴茎传到全身,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梦中的情景,我一边在心里想着师娘的样子,一边套弄着自己的阴茎。  随着我的手套弄的越来越快,阴茎上传来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我一边想着师娘的样子一边套弄,很快我就在一阵快感中喷射了。  我脱下射满精液的内裤,把阴茎擦干净,这一次我没有把内裤乱丢,而是窝一窝塞在枕头底下,然后舒畅地睡着了。第03章  第二天,师傅向我交代了一下,又和师娘说一声就走了。他今天要和司机跑车,要两三天才回来,自从师娘上次说了以后,师傅再也没有让我跟车。经过一年多跟着师傅,汽车的一般故障我自己已经完全能修理了,所以师傅对我也很放心。  上午我一个人在修车铺修车,快中午时关门回家吃饭,到家小华还没有放学回来,我就到厨房看看有没有能帮师娘的。来到厨房看到师娘正在炒菜,我和师娘打了声招呼,师娘答应一声盖上锅盖,转过脸看着我说:“小军,你昨晚是不是又……”  我一听脸立刻红了,我以为昨天晚上偷听被师娘发现了,连忙解释说:“师娘,我没有,我……我昨天晚上口渴,起来到客厅喝水,我没有……”  说到这里我把嘴闭上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总不能说我没有偷听,那样就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师娘听我这么说突然满脸绯红,看着我问道:“昨…昨晚是你起来喝水?我……我还以为是猫跑进来了。”  说着师娘的脸更红了,我的脸也红了,原来师娘不是问我昨天晚上偷听的事,我扭头向窗外看了一下,看到我的内裤和两件衣服还有师娘的内衣挂在外面。  我心里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师娘发现我藏在枕头下面的内裤,问我昨晚是不是又遗精了,师娘不好意思直接问我,所以只说了一半就没继续说下去。而我因为心里慌乱,以为师娘发现了我昨晚偷听的事,所以赶紧解释。我昨晚喉咙很干渴,猛地灌了一气凉茶感到很舒服,随手放下茶壶时发出了声响。而师娘那个时候正在和师傅做爱,听到楼下茶壶声响还以为是猫跑进来弄得,因为时有窗户没关好经常会有猫跑进来找吃的。  我不解释倒好,这一解释反而把事情挑明了,那就是说既然师娘听到楼下茶壶的响声,而我在楼下也可能听到了师娘他们做爱的声音。师娘听到我说起来到客厅喝水,脸却突然红了,她一下想到我可能是听到了他和师傅做爱的声音,所以才有如此的反应。  我和师娘两个人站在厨房里,每个人的脸都红红的,彼此都很尴尬。  师娘到底是结婚的人,很快就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依然脸色绯红,流露出女人特有的娇羞说:“小军,我没有怪你,只是……只是你身体刚刚发育好,如果那样……经常那样会对身体不好,下次不要了,好吗!”  从师娘的口气中,我想师娘应该已经知道我不是遗精,内裤上的精液应该是我手淫造成的。顿时我的脸更红了,我感到很难为情的低着头答应着:“嗯!师娘,我……我再也不会了。”  说完,我急忙离开厨房回到房间里。坐在床上我心里想,师娘肯定知道我手淫了,如果,如果师娘知道我手淫时心里想的是她,我是在想象着和她做爱时才射出的那些精液,不知道师娘会不会生气。  我正胡思乱想着,小华放学回来了,小华一放下书包就跑进我的房间,坐在床边叽叽喳喳说着。小华现在和我越来越亲近,没事就跑到我的房间里找我说话,讲她们在学校里的一些事,我心里也很喜欢小华,把它当自己的妹妹一样。  有小华叽叽喳喳的和我说话,我的心情很快就恢复过来,一边听着小华叽叽喳喳地说着,有时和她说说自己的看法。过了一会,师娘在客厅叫我们两个吃饭,小华这才拉着我的手来到客厅。看到师娘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师娘却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从她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什么。  师娘已经装好三碗饭放在饭桌上,我和小华坐下来,三个人一面吃饭一面说话,当然还是小华的话最多。师娘看到小华和我这么亲近,心里很高兴,不时地看着我和小华,脸上露出会意的笑容。  很快我们吃完饭,小华又和我叽叽喳喳说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小华起身拿起书包去上学,我也和师娘打声招呼去修车铺了。  第三天师父回来了,晚上师娘破例把酒瓶放在饭桌上,师傅今天很高兴,一边跟我和师娘喝酒,一边说这一次跟车的收获。原来师傅这一次联系了一个长期客户,每个星期固定拉一趟货,每次来回三天,再加上平时的一些散活,每个月都有一笔可观的收入。连同修车铺每个月的收入,这样一来收入要比以前翻一番。师娘听了也很开心,计划着把钱存起来,以后给我结婚用,师傅连声赞同。  我听了心里很感动,师傅和师娘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处处关心我,虽然我没有工资拿,但师傅和师娘经常给我零用钱,如果算上吃穿比一般人的工资还要多。不仅如此,师娘竟然还为我今后结婚打算,完全把我当成了自家人,这些都是我以前无论如何都得不到的。我在心里暗暗决定,今后一定要好好对待他们,把他们当做自己的父母一样孝顺。  一顿饭吃得很开心,一家四口人都很高兴,饭后小华回房间做作业,我和师傅师娘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师傅家是一个21寸彩色电视,这在当时的家庭里非常少见,一般家庭最多也就是一个黑白电视,很多家庭还没有电视。  九点多电视剧放完了,师娘关上电视大家准备睡觉了,师娘倒了一壶茶放在茶几上,然后对我说:“小军,晚上要是渴茶壶里有水。”  我点头应着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我突然想到师娘临上楼时的话,以前师娘从来没有这样过,今天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我今晚喝酒担心我会渴,还是……突然我的心里一动,是不是师娘今天晚上又要和师傅做爱?  我想到师娘今天晚上破例主动拿酒给师傅喝,上楼之前又交代我茶壶里有水,是不是在暗示我?我胡思乱想着,要知道,我当时16岁了,正是情窦初开,对性朦朦胧胧很好奇的年纪。我胡思乱想中阴茎已经挺立起来,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梦中的情景。我再也躺不住了,我轻轻起床来到房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听客厅里的动静,外面很安静。我很小心把门拉开一条缝,看到客厅灯已经关上,就慢慢把门打开又听一下,然后光着脚悄悄来到客厅。我在客厅站了一下,然后轻轻向楼上走去,刚上楼就听到师傅的卧室里传出师娘的呻吟。  我踮起脚尖来到师傅卧室门口,呻吟声逐渐大了起来,我发现师傅卧室的门没有完全关上,还留了一条很小的缝隙。由于卧室里没有开灯,门缝又很小,我根本看不到卧室里面的情况,但师娘的声音却很清晰地传出来。  我屏住呼吸竖起耳朵站在师傅卧室门口,专心地听着卧室里的声音,只听见师娘呻吟着说:“嗯……你今天慢一点弄…嗯…嗯……别再很快就出来了……嗯……每次都弄得人家很难受……嗯……嗯……”  我感到自己浑身的血都涌到了头上,顿时口干舌燥,心脏扑通扑通剧烈地跳动着,我的阴茎更是高高地把内裤顶起来,涨得非常难受。  这时又听到师傅说:“哦!老婆,我也不想那么快就出来,可是一插进去我就想要射,动一动就憋不住了,不动你又不愿意。”  师娘说:“嗯……屁话!你不动光插在里面有什么用……嗯……你就不能使劲多憋一会……”  师傅好像是在咬着牙似的说:“我……我也想多忍一会,可是一动你那里面使劲一夹我就不行了,一下就射出来了。”  师娘呻吟着说:“嗯……嗯……不…不夹怎么行……嗯……一感觉舒服…嗯……我就忍不住要夹……嗯……也不是我故意要…喔……不要…不要射……你…你怎么又……”  只听见师傅不好意思地说:“好老婆,对不起,我……我真的憋不住了。”  师娘生气地说:“你…你总是这样,你要在这样我……”  说着深深叹了一口气。  师傅这时也沉重地叹了口气,卧室里恢复了安静。  我赶紧悄悄地来到楼下,借着窗外的月光端起茶壶咕嘟咕嘟大口灌着凉茶,半壶茶喝下去,我才感觉到心里的红热感好了一些。在端起茶壶时我听到“叮”清脆的一声响,当时口干舌燥也没有在意,放下茶壶时我才发现茶壶边上放了一个茶杯,我端起茶壶时茶壶碰到茶杯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阴茎依然高高地挺立着涨得难受,我忍不住把手伸进内裤里握住阴茎撸动起来。我一边快速的撸动着阴茎,一边想着师娘,想象着自己趴在师娘身上挺动着阴茎,很快我就在极度的快感中射出了精液。我喘息着脱下内裤擦干阴茎上的精液,然后把内裤窝成一团塞到枕头下面,很快就满足的睡着了。  第二天吃完早饭师傅就叫上我到修车铺,两个人忙了一上午把昨天送过来的车修理好,然后才回家吃饭。  一进入院子,我就发现自己的内裤又晾在外面,知道又让师娘给翻出来了,我心想反正师娘已经知道了,心里也就坦然了。吃完饭我回房间想休息一会,躺在床上发现枕头旁边多了一条新毛巾,我拿起来看了一下,突然想起了内裤的事。我心想师娘怎么知道我昨天晚上会手淫,而且一早晨就把我的内裤拿出来洗了,难道……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师娘既然准备和师傅做爱,为什么没有把卧室的门关好,还有昨天茶壶旁边摆放的茶杯?  我手里拿着毛巾想着,显然毛巾是师娘专门给我准备的,她给我准备毛巾的目的很明确,是要我手淫时用的,那样就不用在弄到内裤上了。那昨天晚上的茶杯是不是师娘故意放的?那样我拿茶壶喝水一定会碰到茶杯,那师傅卧室的门呢?  我胡思乱想着,直到师傅叫我才回过神来,赶紧答应这把毛巾放在枕头下面,和师傅一起去了修车铺。第04章  一晃又一年过去了,修车铺的生意越来越好,师傅的手艺也都教给了我,修车铺也几乎交给我在忙。师傅经常出去跑车,拉货的活也更加忙了,半年前师傅又买了一辆车,两辆车同时在跑。因为有些忙不过来,师傅又找了一个人跟着我打小工,做一些零碎的工作,家里的收入也更多了。  一年来,师娘对我越来越好,各个方面都对我非常照顾,因为师父经常跑车不在家,家里很多事情也都和我商量,显然师娘把我当成家里的一个男人看待了。小华跟我也更加亲近,没事就缠着我,有一次还偷偷跟我说,师娘问她喜不喜欢我,她说喜欢,师娘说喜欢那你长大了嫁给你哥好不好?  由此我更知道师娘对我的疼爱了,期间我又偷听过两次,但没有听到师傅和师娘做爱,后来想到师娘对我这么好,我不应给对师娘有非分之想,所以也就没有再去偷听过。当然,我有时还会手淫,我曾经自己偷偷跑到录像厅看过一次黄色录像,里面男女做爱的画面对我的震撼很大。每次手淫时我总是克制不住地会想到师娘,虽然我心里觉得不应该这样,但却没法克制自己,每当手淫时,师娘的形象就会很清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因为看过一次黄色录像,我对男女做爱已经了解了一些,每次手淫时,我总是想着自己趴在师娘的身上,坚硬的阴茎插在师娘的阴道里快速抽插着,最后在师娘的娇吟声中射出了自己的精液。当然,每次手淫射精时我都把精液射在毛巾上,当我下次手淫时,枕头下的毛巾已经被师娘洗的干干净净了。  当一切都变得很美好的时候,祸从天降。师傅再一次跑车时遭遇车祸,对方一辆车违反交通规则和师傅的车撞在一起,师傅因为伤势过重当场死亡。当我和师娘赶到当地医院时,在医院的太平间里见到了师傅,师傅的状况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师娘看到师傅的样子当场就晕了过去。  后来经过交通部门判定,对方付完全责任,对方赔偿了师傅家一大笔钱,保险公司也给了赔偿。  安顿好师傅的后事以后,师娘坚决要求我把两辆汽车卖掉,不允许我再跑车,让我专门经营修车铺。此时修车铺已经小有规模,生意也非常好,我听从了师娘的意见,把被撞得车修好连同另一辆车一起卖掉了。那时汽车跑运输很挣钱,而且办运输证很困难,所以两辆车连同各种证照卖了很好的价钱,比当时买车时的费用还要多。  一切都办好后,一天晚上,师娘把我叫到她的卧室,从一个锁着的抽屉里拿出几本存折。我和师娘算了一下,以前的存款加上这次师傅的赔偿还有卖车款,竟然快有两百万。这在当时是一笔很大的数目,那时候万元户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想到师傅竟然存了这么多钱。  师娘对我说:“小军,这个家以后就靠你了,我和小华以后也都靠你了,你可不能把我们丢下不管。”  我向师娘保证说:“师娘,从我到这个家里时我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了,我从小就没有了父母,是你和师傅收留了我,又对我这么好,我在心里早就把你们当做我的父母一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离开你们的,我会一辈子都照顾你们。”  师娘听我这么说,扑在我的怀里哭了起来。  师傅去世时我也没有看到师娘这样哭过,看到师娘哭成这样我当时感到很心酸,也抱住师娘的肩膀陪着她一起流泪。  哭了一会,师娘从我的怀里抬起头,然后坐直身子说:“小军,你能有这份心我就安心了,师娘没有看错你,更没有白疼爱你。以后这个家就都交给你了,你也要自己照顾好自己,为了这个家,也为了我和小华。”  我重重地点头答应着。  师娘要把存折交给我保管,如果生意上需用钱让我自己做主。我坚决没有要,让师娘自己保管,如果生意上有需要我会向她拿。师娘看到我这样,对我更加另眼看待了,又把我抱在了怀里,过了一会才收起存折放在抽屉里。  师娘又提出让我搬到楼上来,住在她对面的房间里,因为小华上高中必须住校,我住在楼下,师娘一个人住在楼上。她说晚上经常会梦到师傅死的时候那种惨状,常常在梦中惊醒再也睡不着,一个人在楼上感到很害怕。  我很理解师娘此时的心情,所以也没有多想就点头答应了,当天晚上,师娘就帮我把床铺搬到了楼上。当师娘帮我收拾床铺时,看到我枕头下面的毛巾,突然脸红了一下,我当时虽然也有点尴尬,但也没有往心里去。  白天我忙修车铺里的生意,中午晚上回家吃饭,每天回来师娘都会准备好饭菜等着我,看得出每顿饭菜师娘都是精心准备的,所以我吃的也很香甜。因为小华住校,只在星期六晚饭时才回来,住一晚上,第二天晚饭后又要回学校上晚自习,所以家里几乎就是我和师娘两个人,每天都是两个人在家里吃饭睡觉。  由于修车铺的生意越来越好,我就和师娘商量,准备在县城边盖一个小型修车厂,再雇两个工人。师娘听我一说就同意了,并说以后这些事情要我自己做主就行了,需要钱就从家里拿。  两个月后,新的修车厂建好了,我把修车铺全部搬到新修车厂里,又增添了一些新的设备,并逐个通知了那些老客户。因为那些老客户长期在我们的修车铺里修车,对我们的技术和服务都非常满意,而且我又增添了一些新设备,可以承接几乎所有的汽车维修项目。我又雇了两个有经验的修车师傅,生意变得比以前更好了,收入也增加了一倍还多。我把每个月的钱都交给师娘存起来,师娘要我自己固定留两万零用,卖衣服或者在外面应酬,其它的都由师娘存在存折里。  师娘交代我在外应酬时尽量不要喝酒,如果一定要喝时也要少喝,我知道师娘很反对师傅喝酒,就答应了。但晚上回家吃饭,师娘却让我喝点酒,说干一天活累了,喝点酒可以解乏,有时候师娘也会陪我喝几杯,我们两个在一起吃饭有时候就像夫妻一般,当然,这只是表面上。  半年一转眼过去了,修理厂早已经走上了正轨,收入也很稳定,而我跟师娘和小华也更加的亲密了,就跟真正的一家人一样。小华每次回家都会缠着我,要我陪她玩陪她逛街。反正现在修理厂有两个专业修车师傅,一般的问题都不用我亲自动手,而且收入也很好,所以每次小华回来我都带着她上街,给她买衣服零食和一些学习用品。有时候我们也会拉着师娘一起去,我和小华会参谋着给师娘买衣服和化妆品,我还给师娘买了金项链和戒指。师娘很感动,说跟了师傅这么多年,虽然也挣了很多钱,但师傅却从来都没有想过给她买化妆品和首饰。  半年时间,师娘已经从师父的去世中早就恢复过来,并且显得比以前更年轻更漂亮了。其实师娘也不大,只比我大15岁不到,今年刚刚32岁。由于师娘一直呆在家里,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就好像是20多岁的少妇,既漂亮又妩媚。  在这半年里,大多数时候就我和师娘两个人住在楼上,晚上躺在对面房间的床上,如果说没有什么想法是不可能的。有时听到师娘上卫生间或咳嗽声,我难免心里会胡思乱想。忍不住时我就会手淫,一边在心里想着师娘,一边用力撸着自己的阴茎,想象着插在师娘阴道里的感觉,然后在快感中把精液射在毛巾上。第二天,毛巾就会挂在院子里,像一面小旗子在风中飘荡着,当我中午回家吃饭时,师娘看到我总会脸红一下。  尤其最近两个月,师娘在家时穿着比以前随便了,晚上更是如此。有时吃完饭师娘会先去洗澡,然后穿着睡衣和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刚开始师娘的睡衣里面还穿着胸罩,后来连胸罩也不穿了,透过电视射出来的光亮,我坐在侧面几乎可以看见里面乳房的轮廓,每当这时我的阴茎就会蠢蠢欲动。有时候,师娘会我和我一起坐在长沙发上,这时候师娘总是和我坐得很近,手臂和大腿常常碰到我的身上,弄得我的阴茎总是高高地竖起来。每到这时我总是弓着腰坐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敢动,用力夹紧双腿生怕被师娘看到。有时师娘会有意无意地把眼神飘向我的大腿,我发现这时师娘的脸会红一下,有时转过头抿着嘴偷笑。但我也不敢往其他方面想,总是看完电视躺在床上想着师娘的身体拼命手淫,第二天,我枕头下的毛巾自然又在院子里飘荡了。  还有就是师娘晚上去卫生间的次数比以前多了,而且每次都会弄出一些声响,小便有时连卫生间的门都不关。我躺在床上,可以很清楚听到小便落进马桶里清脆的声音,每当这时我的阴茎就会竖起来。有几次我半夜起来上卫生间,竟然发现师娘卧室的门都没有关,在隐约透进卧室的月光中,我看到师娘躺在床上,两个丰满的乳房高高耸立着。有几次我小便完回房间时,好像听到了师娘轻轻的叹息声。有时候我真的有一股想要冲进去的冲动,但是最后我还是忍住了,我怕那样会伤害到师娘。  九月五号,是我18岁的生日,真正说是17岁,但我们这里算的都是虚岁。晚上小华专门跟学校请了一节课的假,回来给我过生日。这天晚上师娘做了一桌子好菜,又拿来一瓶酒五粮液,因为小华还要回学校,所以师娘买了一瓶酸渣酒给小华喝。  晚上,除了小华,我和师娘都喝了不少酒,师娘的脸因为喝酒变得绯红,在灯光下显得更加漂亮更加娇媚。我也喝了很多,感觉到头脑有点晕忽忽的。  喝完酒小华就回学校去了,我和师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师娘已经洗过澡换上了睡衣,今天师娘穿了一件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睡衣,很薄的那种,我几乎都可以看见睡衣下面红润的小乳头了。我在师娘从楼上下来的那一刻,阴茎就几乎立刻竖立起来了,师娘妩媚地看了我一眼,走到了我对面的沙发前,我赶紧夹紧双腿把腰向前倾斜着,生怕师娘看到我竖立起来的阴茎。  师娘抿嘴笑了一下,然后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虽然客厅里只开了一盏昏暗的壁灯,但在电视的反光中,我依然可以看到师娘薄薄睡衣下高耸的乳房,和乳房上突起的小乳头。师娘睡衣里面只穿了一件很小的粉红色内裤,在睡衣下面显得很刺眼。师娘坐在我对面脸冲着电视,但我总感到师娘的眼神一直飘在我这边,师娘坐在沙发上好像很不舒服似的,不停地扭动着双腿和身体,两个丰满的乳房在睡衣下也不停地颤动着。  我同样也坐卧不安,阴茎在两腿间高高地竖立着,涨得很难受,我也不时地扭动着大腿,紧紧夹住挺立的阴茎,生怕给师娘看到了。  看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视,师娘突然站起来说:“不看了,早点睡觉吧!”  说着走过去把电视关上了,然后看了我一眼转身向楼上走去。  我好像看到师娘的眼睛里闪过一道亮光,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师娘的睡衣后面屁股处好像有一块湿痕,但还没有等我看清楚,师娘就已经走到楼上了。  我看到师娘已经上楼以后,才慢慢站起来,我用手安抚了一下高高挺立的阴茎,然后向楼上走去。一上二楼,我看到卫生间里亮着灯,并听到一阵水声,我想师娘不是已经洗过澡了,怎么又洗了?  我走进房间脱掉外衣,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听到师娘打开卫生间门走回卧室,我就走出房间到卫生间里洗澡。  走过师娘卧室门口,师娘卧室的门敞开着,床头柜上亮着一盏床头灯,师娘穿着薄薄的睡衣躺在床上,两个丰满的乳房高高地耸立着。我站住看了一眼,因为怕被师娘发现,就赶紧走进卫生间。关上门,我站在卫生间稳了一下,深深喘息几口让自己平静一点,然后脱掉内裤开始冲洗。我冲洗完前面转过身冲洗后背,突然,我看到门上的毛玻璃上有个人影晃动一下,我的心里一惊,随手关上淋浴头,隐隐听到一阵很轻的脚步声。  我想,可能是师娘起来想上卫生间,就打开淋浴头赶紧冲洗。


警告:本站含有 [[現代奇幻] 我和师娘和师妹]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