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戏母女◆◆◆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戏母女



小雄今天去蔚蔚家,就是带着几个目的去的,一是问问他们愿不愿意搬到市内,二是他给蔚蔚的爸爸找了份工作,三是对蔚蔚的妈妈区毓有想法。


  开门的正是蔚蔚的妈妈区毓,“快进来!”区毓看到小雄,顿时眉开眼笑。


  “阿姨!”小雄进屋后问,“蔚蔚不在家?”


  “蔚蔚说你今天能来,去市场买菜了!”


  “何叔呢?”


  “他?去酒厂了。你坐吧!”区毓穿着淡蓝色的睡衣,看来她比较喜欢淡蓝色,小雄来几次她都是穿着淡蓝色的衣服。


  蔚蔚家里自己安装着一个土锅炉,仿照北方人安装着暖气,所以室内很温暖,前几次来,从区毓嘴里知道,她的妹妹嫁到北方去,去妹妹家串门时看到过那里的暖气,区毓膝关节不太好,一到冬天或者阴雨天就痛,所以他们就让妹妹在北方给买了这么一个小锅炉按在自己家的厨房。


  “阿姨啊!你上次说,何叔在酒厂一个月一千块钱都不能拿到,我有个印刷厂,收发室有俩人换班,其中一个老师傅因为儿子在外地上班最近买房了,将他接过去享福了,所以,何叔要是愿意的可以顶那个缺,一个月一千五百元。”


  “啊?那可真不错!可是……我们家这么远……”区毓犯难地犹豫着。


  “阿姨,我闲置一套房子,如果你不嫌弃那是我住过的,你可以和何叔搬过去!”


  “哎呀!这怎么可以?市里的房子多贵啊!我们可住不起。”


  “阿姨!你怎么这么外道?”小雄有些不高兴了,“蔚蔚这么漂亮的女孩,不计名份地跟着我,你和何叔就是我的岳母岳父,住我的房子不是应该应份的吗?”


  区毓看着小雄,越来越觉得这小伙子太可爱了,她眼角有些潮湿,低声说:“你的好意,阿姨明白。这事我得和你何叔商量一下!”


  “那行!关于阿姨,你身体不是太好,就不要惦记出去找活干了。银安的老板的岳母出去给人家打工,别人会笑话我的!如果阿姨实在觉得一个人在家闲得慌,白天可以去我家,跟我妈妈聊天,或者帮我操持一下家务也行!”


  “行!行!你这孩子……”区毓知道自己跟女儿借光了,艰辛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了,眼泪几乎就要掉了下来,但是当着小雄的面,她不好意思落泪,强忍着说:“你等一下,我……我去拿茶叶!”


  “谢谢,别忙活了……”小雄尚未说完,区毓的身影已回到卧室去。


  小雄坐在沙发上等了五六分钟,也不见区毓出来,他就站起来往住卧室走去。


  原来区毓进到卧室,并非是拿茶叶,只是对着穿衣镜拭去自己眼角的泪水,然后又拿起一支眉笔,在本来弯弯的两道长眉上又轻轻的描上几下。再取过粉盒,在脸上一阵拭抹,最后又撒到身上不少香水。


  难道她在为悦己者容吗?小雄看到她对镜一笑,心里想着。于是就没有进房去,躲在门后的暗影里。


  等区毓刚一出门,小雄猛然里向前将她拦腰抱住。这动作使区毓吓了一跳,刚想惊叫问:“谁?”小雄火热的舌头,已整个的塞进了区毓嘴里,同时,一只手撩起区毓的睡衣,里面没戴乳罩,抓住她一只奶子揉搓起来。


  “哦……不……哦……”挣扎了半天区毓才推开小雄,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白眼,长吁一口气,娇嗔万状的说:“没规矩!”说着她退进卧室。


  “有什么关系,我们都是一家人。”小雄得寸进尺的跟了进来。


  “小雄,请你尊重一些,我可不是那……”区毓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娇喘吁吁的装出生气的样子。


  “阿姨,我知道何叔心脏不好,你们已经有些年没同房了。阿姨,就让我给你解解渴吧!我会给你满足,会把你带到天上,再飘到地上!”小雄做出哀求的样子。


  “你胡说什么?你可是蔚蔚的男人啊!”


  “阿姨,性爱不分辈份,不分年龄的!况且阿姨年轻时候也风流过,知道风流的滋味,难道这些年你就不想吗?”


  区毓脸色一沉,“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认为阿姨是个不正经的女人,你……”


  “不是!阿姨啊,我是百分百尊敬你的,就想孝顺你啊!”


  区毓“噗哧”一笑,没好气的说:“有你这么孝顺的吗?”


  “有!有!有啊!我都是这么孝顺岳母的。我的好阿姨,好岳母……”小雄扑上来,将区毓抱了个满怀,又是一阵热烈的长吻……


  这一次区毓没有再反抗,刚才在卧室门口被小雄强吻时,身体的接触她已经感受到小雄下体的挺硬,年轻时风流过的区毓当然也感觉到小雄鸡巴的伟岸。这几年没有性爱的生活,压抑的性欲被“砰”地点燃,此刻再次被小雄拥吻,她刹那间拭去了理智,眼前这个帅气的小伙子再不是她的女婿,而是一个她想偷情的对象。


  所以,当小雄吻她时,她立刻就开始配合,舌尖抵着舌尖,嘴唇压着嘴唇。


  小雄解她睡衣上的暗扣:她拉小雄裤子上的拉练,伸进去摸那根鸡巴。


  暗扣解开,白生生的酥胸,倒挂着两颗颤巍巍的圆团团的奶子,这奶子不比蔚蔚的小,虽然有些下坠,但是还是蛮有弹性的。


  小雄伸手又脱她的三角裤,区毓轻嗯一声,两腿一并,阻止小雄的行动,小雄只好由脱改摸,伸手进去抚摸她的阴毛丛中的细缝。


  刚一触摸,区毓的身体就颤抖起来,虽然已经过了更年期,又没什么保养,已经没有淫水流出来,但是感觉还是有的,她怎么能不激动呢?


  区毓偷眼往小雄下体看去,那鸡巴挺在裤子外面,紫红的一个大肉棒,硕大的龟头在微微颤抖,天啊,这个……怎么这么大啊?蔚蔚……能受得了吗?区毓这么想,但是没敢问出口,伸出手去握住了鸡巴,肉乎乎的好有弹性啊!


  “我的宝贝儿,给我吧!”


  对小雄的求恳,区毓没加可否,只是用手在扎量小雄的鸡巴。肯定超过二十公分,对于鸡巴的粗度,区毓用手攥紧,正好一把可握。


  小雄没有得到区毓口头上的回迎,但是这握住自己鸡巴的举动让他再无所顾忌,再次去脱她的三角裤。


  这一次区毓未再留难阻挡,并且十分合作的把肚子一收,那尼龙质的内裤 ,随着小雄的手滑下腿去,她再用足指的力量,把它踢到地上。


  小雄低头细看区毓那白腻细滑的小肚子底下,黑得发亮的阴毛,疏秀不密,再看那阴毛丛中,那道裂缝,虽然没有蔚蔚丰满,但比蔚蔚更加短小。


  小雄用手压在区毓的屄缝上一阵轻揉,然后伸进一个食指,上下左右的挖扣搅动……


  区毓被小雄挑逗得淫心大动,解开小雄的裤带,将他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扒下去,双手抓住鸡巴,一手在上,一手在下,前边还露出很大的龟头,她上下的撸动起来……


  小雄抽出在区毓屄缝里抽插的手指,区毓似乎受不了这大鸡巴的诱惑,身子往床上一趟,手拽着小雄的鸡巴就将他拉倒在她身上,鸡巴就顶到她的屄缝上。


  小雄看到区毓星眼微合,上去就吻住她,她嘤咛一声,舌头就伸进小雄的嘴巴中搅动起来。


  小雄紧咂着她的舌尖,两手扳着她的大腿,屁股慢慢的往下一压,龟头就顶进区毓的屄缝中,“嗯!”的一声,区毓双腿盘住小雄的后腰用力收紧,鸡巴整个就插进她的屄腔中。


  虽然过了更年期,屄里没有淫水的润滑,但是屄腔常年处于隐蔽部位,里面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潮湿的,所以抽插起来也没有干涩的感觉。


  区毓对风月一道,也是一个能手,她柳腰似蛇,屁股恰如波浪,或左右摇摆或上下迎送,或屄口抽缩……


  小雄展开腰力,猛顶狠撞,每一下都连根至没,外边只剩下两个睾丸。区毓被捣的花心痒痒,莺声燕语的决口子直叫:“嗳……我的亲哥……你怎么这样会……会……啊?嗳嗳……我的亲哥……来吧……肏吧……就……就是……那个地方……肏……我的亲哥……你才是我的老公啊……啊……”


  肏了一阵子,感到她的屄腔渐渐加宽了,对鸡巴的包容不那么紧实了,让小雄有些失望,旋即想到一个地方,就说:“我的好岳母啊,我跟你商量件事情!”


  区毓颤声娇娇的说道:“我的好人啊,你用力的肏吧,有……事等下商量不好吗……嗳……嗳……老公啊……”


  小雄知道她会错了意,把鸡巴收至屄口幌荡磨擦,说什么也不再深近,区毓的心痒痒的,非常难受,就用带恳求的口吻,呻吟着说道:“好人,你是怎么了?……只在人家的屄门上幌荡,弄得人家好痒啊!求求你……快点肏我……啊……已经被你进来了,人家也不要脸了,快肏我啊!”


  小雄只当未听见,眼睛看着别处,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是怎么啦?我哪里作错了?哥哥,求你了!”多少年没尝过被肏的滋味儿了,这才刚刚有些感觉,他这小冤家却不肏了,让区毓非常幽怨。


  “我想玩玩你的屁眼!嘻嘻!”小雄按耐不住,嘻嘻的笑着说。


  区毓白了小雄一眼,啐了他一口说道:“不得好死的冤家,第一遭就行出这多花样,我那死鬼和我二十多年就没这样过!后边有什么好的,黑皱皱的。”


  “我就是想肏你屁眼,肏你黑皱皱的屁眼嘛!”


  “你想要肏就肏吧!不过好歹留着在前边出,不能出在那里边!”区毓无奈只好迁就小雄,翻身伏在床上,高高的跷起屁股。


  小雄跪在区毓的后面,一只手抓住自己的鸡巴,一只手扳住她的屁股,狠狠地顶进区毓的屁眼。


  龟头刚进去,区毓的感到痛疼,不住的咬牙乱叫:“啊……啊……啊……轻一点,冤家啊!这里不比得前边!你的鸡巴又大又长又粗,撑的里边火燎辣,痛死了,好人啊,我看还是肏我小屄吧。”


  “嘻嘻……”小雄用力一挺,鸡巴插进五分之三,“嘿嘿……嘻嘻!”小雄得意忘形。


  区毓可惨啦,屁股一夹,嘴里咬住枕巾,双眉紧皱,强忍这份疼痛。


  小雄用力又顶了一下,鸡巴尽根没入……


  “啊!哎唷!啊!轻一点吧,哥哥!”区毓哀求道。


  “嘻嘻!我知道!宝贝儿,你再叫两声哥哥,我弄两下就行啦!你叫!”


  区毓忍着疼痛,在下边颤声沥沥的叫着:“哥……哥,哥哥,你要弄死我啊!我的哥哥唷,有本事就在前边肏啊,跑到后门耍哪门子威风啊!我的好哥哥,求求你。”


  小雄猛顶一下,区毓又一声哎唷,“饶了你,我就肏你这个骚屄吧!”小雄抽出鸡巴一看,只见腥红染茎,紫光赤艳。小雄扯过枕巾擦拭一遍,说:“替我吮吮吧!”


  区毓翻过身来,白小雄我一眼,娇嗔作态的说道:“一个花样刚完,又出另个花样……”说着轻启朱唇,露出满口的白牙,红舌轻吐先舔龟棱马眼,然后往嘴里一含,赶紧吐出,“你的鸡巴真大,撑的我的嘴巴生疼!”说完二次吞没,剩下的鸡巴,则用手握着以帮助嘴小之不足。


  小雄微笑着低头看着区毓吸吮。区毓有时用口含住,左右啐啐,有时含住不动,只用舌尖吸吮龟头,有时又不住的上下吞吐,唾沫和小雄马眼流出的液体混合,便得上下呜咂有声。


  小雄戏问区毓:“你和何叔是不是也这样干过?”


  区毓本已够红的脸蛋,这是更红了,她啐了小雄一口,没好气的说:“老娘才不和他干这营生,光弄前边,他都应付不了,那还有闲工夫弄这个?谁和你这冤家一样,就会调理女人。”


  区毓说着,又深吞浅吐的舔吮起来,“哦,阿姨,你的小嘴真好,哎唷…你的舌尖更巧!不要咬它!嗯……你真会咂……再咂的快一点……含的紧一点。阿姨,蔚蔚是不是遗传你啊?蔚蔚的口技就非常好!啊……你快一点咂……啊……我要射了……哦……”小雄两手按着区毓的头,只腿挺的直直的,突然鸡巴一阵律动,龟头膨涨,精液狂喷出来,点滴不漏的全射进区毓的口腔中。


  区毓两手紧紧握着鸡巴,不住翻动舌头舔舐龟头,满口的精液含在嘴巴中,“呜呜”鸣咽着,一丝白白的黏糊糊的精液顺嘴角流出来。


  良久,区毓慢慢的把满口的精液咽下肚中,嘴中吐出鸡巴,又伸出舌尖舔舔马眼残余的精液,抬头啐了小雄一口,笑骂道:“你满足了,我怎办?人家下面还痒着呢?”


  小雄哈哈一笑道:“你这骚屄,再看哥哥我的宝贝儿!”


  “哇!怎么……怎么会这样?怎么还这么硬啊?你……你……”区毓吃惊地看着小雄那半硬的鸡巴。


  “还不躺好,看哥哥给你表演十八招!”小雄在区毓脸蛋上捏了一把说。


  区毓如获至宝地仰身躺在床上,双腿大大分开,小雄握住自己的鸡巴就插进了她的屄缝中,区毓有如久旱逢甘淋之势,没命的狂叫道:“啊……就要这样……啊……使劲啊……哦……我的哥哥啊……你的鸡巴要用力……用力的顶……噢……你真是我的活爹唷……肏吧……狠劲的肏……啊……我不怕鸡巴粗大……啊……啊……真过瘾……啊……啊……”


  区毓没命的浪叫,小雄勇猛地抽插,没有一下不是连根尽没,“哥哥啊!这才是男人呢!啊……啊……啊……啊……大鸡巴真棒……啊……哎唷……撑得我的浪屄满……满的……哦……哦……啊……肏吧……啊……”


  小雄伸手取过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屁股底下,扛起她的双腿,低头看自己的鸡巴在区毓的屄腔中进出,每一下子都是抽到头,狠劲的挺进去 ,直到挺得不能挺的时候为止。


  区毓真是浪极了,抬起她白生生的屁股,没命的迎起落下,当龟头顶到她的花心时,她便燕声软的浪叫:“大鸡巴哥哥,我的亲爹,你是世界上最……最好的一个……你的鸡巴真行……每一下都……撞到我的花心……哎唷……我全身痒……混身麻……啊……我的亲爹……乐死我啦……啊……啊……我要死啦……使劲肏我啊……啊……痛快……哎唷……啊……啊……哎唷……啊……啊……啊……”


  区毓简真要被肏疯了,只见她星眸半闭,紧咬着满口的银牙,上下嘴唇不住的哆嗦,白皙的肉体不住颤抖,两腿从小雄肩头上收回,交叉在小雄的背后,双手搂紧他的脖子,用力左翻,就压到小雄身上,两只雪白的奶子压在小雄的胸脯上,挤的扁扁的。那屁股快速的上下起落,“叭唧!叭唧”将近四五十下才稍稍缓慢。小雄翻身将她又压在身下,九浅一深地抽插顶撞……


  就在区毓被小雄肏得欲仙欲死的时候,蔚蔚回来了,她听到没关门的母亲房中的浪叫声,虽然面红耳赤,但是也控制不住想看母亲做爱时的淫态。她蹑手蹑脚来到母亲卧室门前,贴着墙根向内窥视……


  只看她妈妈星眼闪着泪光,嘴里连珠串地冒出各种淫言浪语,身子颤抖一阵,平静一阵,过一会儿又颤抖起来。


  当蔚蔚眼中的妈妈颤抖了三次之后,听到妈妈低低的哀呼道:“哥哥,我实在不行啦,骨头都酸酸的!没有一点力气!我求求你!将就一点……”


  “你满足了,我怎办?”小雄笑着把刚才区毓的话还给了她。


  她的眼角正好看到女儿,不由得老脸臊得通红,向门口指了指。


  小雄瞪大眼睛,露出询问的意思,区毓不发音地说了一句话,小雄看口型仿佛是:“蔚蔚回来了!”


  小雄嘻嘻一笑,低头亲了她一口,反身跃下,赤着身子,三步两步的就冲到门口一把抱住还没反应过来的蔚蔚。


  “啊!你……”刚一叫出声,蔚蔚的小嘴就被小雄的嘴巴堵上了。


  小雄不顾蔚蔚的挣扎将她抱到客厅的沙发上,三下五除二将这个美女剥光,并不将她按在沙发上,而是抱起来,大鸡巴对准她的屄缝就插了进去。


  “啊……啊……”蔚蔚娇艳无比的白了小雄一眼,双腿就盘到他的后腰上,两只粉臂搂住小雄的脖子,身子随着小雄的顶撞而上下耸动起来……


  区毓全身汗腻腻的觉得难过,于是强打精神到卫生间沐浴。刚把水倒下,突然,小雄抱着她的女儿蔚蔚进来,就要往水里放,区毓羞红了满面,一面赶忙掩着下体就要往外跑。小雄伸手就抓住她手腕,说:“阿姨,一起玩吧!”


  区毓赤着身子,用力甩开小雄的手,说:“我跟你那样已经对不起蔚蔚了,怎么能一起侍候一个男人?”


  小雄伸手一拦,嘻嘻的笑着:“好宝贝儿!我们都是一家人!还避什么?来吧!”


  伦理道德终究竟抵不过现实的欲火,男女走到这一步,那还顾什么廉耻?区毓半推半就被小雄推进了浴缸中。


  这个浴缸太小,躺不开三个人,小雄只好把蔚蔚放到浴缸中区毓的身上,自己跪在蔚蔚的对面。蔚蔚不言不语,微闭着星眸,跷着两腿,仰在她妈妈的怀里。小雄挺立着鸡巴对准蔚蔚的小屄,徐徐的插入……


  大概只抽了四五下,看蔚蔚两手自动的扳着自己的大腿窝,星眼朦胧的不住哼哼。


  小雄两手扶着浴缸的边沿,看蔚蔚两只硬挺的奶子,遂央求区毓帮忙,在下面伸出双手,从蔚蔚的腋下伸过,摸弄她的奶子,小雄在上则只顾抽送。


  三个人这一配合,却也天衣无缝。蔚蔚的柳腰,躺在妈妈的怀里,只一摆动,那浴缸中的水便哗哗溢出来。


  小雄每顶一下,那水就先“叭”一下,然后是一声“咕唧”。区毓抓住蔚蔚的奶子,捻弄,浪笑……蔚蔚则星眼微闭,唇儿轻咬,哼哼不停。


  小雄掀动屁股,狠狠地肏干,那水只是“叭啦叭啦”的响之不绝。


  “老公,啊……啊……啊……啊……你只顶就行啦,不要这样掀动,弄的水哗哗啦啦,让隔壁的人听到,啊……啊……啊……对啦……只往里顶!哎唷……妈呀……你轻点……啊……啊……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啊……玩死我了……啊……啊……”蔚蔚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不住的在半空中摇晃。


  很快蔚蔚就达到了高潮,小雄也差不多了,站起身来,鸡巴在蔚蔚的脸前撸动着,蔚蔚喘息着……


  “啊--”小雄低吼了一声,精液喷出来,全喷在蔚蔚的脸蛋上。


  射精后,小雄把龟头送到区毓的嘴边,她看了小雄一眼,满脸通红低伸出舌头去舔舐,舔干净后,双眼痴痴地看着女儿脸上的精液。小雄抓住她的头靠向蔚蔚的脸。


  在小雄淫威下,无奈的区毓颤抖着身子用舌头在女儿脸上舔舐着。当舔到女儿唇边时,闭着双眼的蔚蔚下意识地伸出舌头和妈妈的舌头对舔了一下。


  区毓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或许是青春女孩口腔中的芬芳吸引了她,她竟然吻住女儿的双唇,狠狠地吸吮女儿的舌头……


  小雄微笑着在一边看了一会儿,将鸡巴送到这母女俩唇间,从四片嘴唇之间穿过。


  这时,蔚蔚仿佛才醒悟过来,“呜……”的一声,把头往后使劲,小雄就按住她的头,这样两只手各按住这母女俩头,大鸡巴在母女俩唇边抽动。


  无奈下,母女俩只好闭着双眼,各伸出舌头去舔舐小雄的鸡巴,两条同样柔软的舌头时而碰在一起,一触即分,然后各自舔舐鸡巴的一面。


  好一会儿,小雄觉得戏弄够了这母女俩,才放开她们。在母女俩苦苦哀求下,他简单地冲洗了一下就离开卫生间。


  在母女俩洗完澡后,被小雄抓住拖回到区毓的卧室床上,将她俩一左一右紧紧抱在怀里。母女俩都红着脸,互相不敢对视,蜷缩在小雄的腋下。


  三天后,蔚蔚上班去了,小雄从市内找了搬家公司,来给蔚蔚的父母搬家,同一天,小雄去蔚蔚和小芬合租的房子,把蔚蔚的东西都搬到了庄园中的天使居。 

吉泽明步演电影,丝袜捆绑电影,比基尼内衣秀





警告:本站含有 [淫戏母女]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