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女友之初夜◆◆◆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和我的女友之初夜



和女友在大一上的时候认识的,起初聊了一个暑假的QQ,回学校后在元宵节(很憎恨学校不让人在家过完元宵节)的那天晚上约了她去市区玩,由于我的主动加上本人还算有内涵(可能想当色狼的都有些内涵),她就答应了我做女朋友了。这里给女友起个化名,若若。

  如果不算上高中那些懵懵懂懂的感情,我和若若都算是初恋了。也许是当地女孩的开放(我在省外上大学,若若是本地人),我在和若若确立男女朋友关系的第二个晚上,我对若若进行了“袭胸”。我发誓,那是我第一次抚摸异性的胸胸。温热而富有弹性。若若完全没有反抗,后来和一个女同学(伏笔=、=)聊天的时候,她说:如果是男朋友,我就给摸。若若的不抵触,是我胆子更大了,和若若约会的第三个晚上,也就是在一起的第三天(刚才一起都那么约会频繁的),我把手伸进了若若的牛仔裤里。结果若若立马拉住我的手,说,不行。当时我真是有些菊紧,觉得是不是进展的太快了。结果若若在我耳边羞涩的说,那个来了,不方便。于是,我又毫不要脸地干起摸胸的勾当。

  各位看官,也许你们会觉得不真实,觉得我女友这么容易就被搞上了,或者说压根就不是个雏。我真的不想解释什么,我真的觉得她是我的命中注定!

  因为开学初和若若在一起,所以整个大一下让我回想起来都有些疯狂。我承认我是个小色狼外加热血青年,自从在某棵大树下,舔了若若的胸胸(身处南方,冬天的衣物并不多),抚摸过若若的小妹妹(和若若聊天时都是这么称呼的,请各位勿拍砖)后,我也把我的小弟弟奉献出去了(14cm还好吧,不太小)。当然,只是让若若用手帮我而已。

  相比若若来说,我算一个见过世面(各种爱情动作片)的人,若若非常非常纯。所以,我把我所能先让若若接受的东西都告诉了若若。

  随后有点疯狂,经常晚上约会的时候,在某些阴暗的小角落里,让若若给我手淫。当然,若若的手酸的时候,除了小弟弟硬了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所以一般都是我自己再手淫一会,在最后关头,让若若用小手帮我解决。刚开始的时候,若若根本怎样才算射精。我看若若太辛苦,让若若停一下,结果若若问我,是不是射了。当时我就无语了。当然经验是累加的,很快若若就变得熟练起了。

  若若是个害羞的女孩(额,我觉得在性这一方面,女生都比较羞涩),大一下除了用手以外,再也没有别的什么接触。我对若若提过用嘴咬(口交,咬)我,若若一直很犹豫,她总是小声地说,一定要么?我总是回答,很舒服,不想让你的手太累。结果,后来就变成嘴和手都累了。这是后话。而我也向若若说,万一我把持不住,把你给吃了怎么办。若若就会说,真的呀,怎么会把持不住呢。其实,我觉得我还是比较合格的小色狼,对未来要发生的事情给女友做了个铺垫,多提提,女友心理总会更容易接受。

  于是乎,人生的第一次在这个暑假献了出去。

  2010年。SB会。上海SB会。上海世界博览会。

  还没放暑假之前,我和若若说,我们去上海玩吧。然后,我和若若分别得到家人的同意,当然只是说和男(女)同学出去玩啦。(现在想想,突然觉得我们是邪恶的一对)而在去上海之前,我发现了一个对于男生来说可能是个比较严肃的问题。我发现若若没有那一层膜。

  某天晚上,我在抚摸若若的小妹妹,比较无赖的伸进了若若的小穴里。结果,我把中指全部伸进去了,没有遇到任何阻挡。那个时候,我突然觉得若若可能在骗我,我不是接受不了不是处女的事实,只是接受不了她骗我。高中的时候,我就被两个女生问过这个问题,没有处女膜怎么办?男生很在乎吗?那天晚上有那么十几分钟,我真的有点懵,心里有些痛苦,总觉得,原来被骗了啊,若若是个老手啊,我才是个纯情小处男。但是,作为一个小色狼最基本的心理素质,我还是有的。我少许镇定了下,我跟若若说,若若,你刚才真的好湿呀。若若不搭话,不看我。我刮了下她的鼻子继续说道,你个小湿女。若若白了我一眼,说,你还是小硬男呢。我笑嘻嘻的说,我这个纯情小处男就栽在你手上了。若若很害羞的说了一句,我还是纯情小处女呢。虽然灯光灰暗,看不清楚若若的眼神,但是语气里毫无做作,这让我的心里平静了不少。于是,我有些结巴地说,若若,你,你没那个处女膜。若若的反应没有想象的那么强烈,只是有些激动地说,不知道。话题打开了,我就淡定了不少,继续问,若若好好想想,有没有被人欺负,或者自己不小心弄破了。若若说,没有。这个时候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了,就陪着若若回宿舍了。但是我的确总是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好久。

  这件事情到很久之后,我才有了大概而模糊的答案,非常简单的解释。但是,我确实要说,若若是处。因为,去了上海。

  放暑假之后,我和若若就商量去上海的事宜。因为是早上的飞机,所以决定到机场大巴边上的酒店去住。前一天晚上,我们就到了下榻的酒店。有点高档了,四星级的。单人标准间400元一晚。但是有些激动,第一次“开房”!

  房间非常不错。一进门,放下行李。我就扑到了床上。我觉得不能把若若扑到床上,显得太心急可能会让若若感到反感。(不要认为我是老手,我不相信男同胞们不会预先幻想下要如何如何做吗?)结果若若果真学我,也扑到了床上来。羊入虎口,我要吃啊!

  我一个翻身把若若压下身下,若若反抗了下,说,你要干嘛。(好经典的桥段)我笑眯眯,好吧,色咪咪地说,若若,我想咬胸胸。若若很害羞,说,不要啊。我不等若若继续反抗,就把手放在若若的胸胸上揉了起来。若若哼哼了一下,就没了反应。我慢慢把左手伸进若若的衣服里,隔着若若的小吊带背心,揉了起来。若若的胸是B-cup的,很柔很有弹性。说实话,真没清楚的看过,而若若很白嫩的。

  一旦男女在床上了这种事很难停下来,因为男的停不下来。我在若若耳边说,我把你上衣掀开了。若若点点头,嗯了一声。我把若若的外衣和吊带都往上卷,露出了若若肉色的内衣。(大部分大一女生不懂得挑选性感点的内衣)就如学长说,女生到大二就学会化妆了,立马变得不一样。若若的胸部很白,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一定比AV上的大多女性来的诱人。我把手伸到若若的背后,很熟练地解开了内衣的扣子。我用脸拱了拱若若的文胸,把内衣硬生生地拱了上去,弹弹的胸部就暴露了出来。若若立马想用手把胸捂住,可惜晚了。我用嘴含住了若若的一颗小樱桃(注意是小樱桃,不要说是很大),用舌头不断的挑拨着。若若不自觉的身体反应显得有些强烈,嘴里一直断断续续的嗯啊着,但是被我抓住的两只手还是要挣扎。若若她太害羞了,暴露在强烈的灯光下。我用左手把若若的两只手压在床上,抽出右手揉着另一半乳房,并不时用指尖挑逗乳头。我觉得,我极像一个AV男。多年看片保留下的实力终于展现了冰山一角。渐渐地,若若也不反抗了,我还在不断用嘴和手挑逗若若的嫩乳。结果我没发现一个更让我痴迷的东西,若若的乳香。(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女生都有,但是若若的胸部确实很香,当然不是香水)我到很久之后才发现的。

  大概有十几分钟吧,我才停止了作业。当然,若若的小樱桃变得很硬,站立着。像我这种看A片多的纯情小处男,都认为是女人的发情的标志了。其实,这个时候的女人还是很清醒的。我说,若若,我想给你口交。在学校里我是主动要给若若口交,但是,因为麻烦,没有成功过。若若立马反对了。说害羞。我说,没事。结果若若很爽快的答应了,就是因为如此,以后每次劝若若,我总是说没事没事的,效果不好。

  根据A片的知识,我勤快的把若若脱光,我也穿着小内裤就上阵了。我把若若的玉腿分开,我保证,若若胸和腿让我这个阅女不多的人看来,也认为是极品中的极品。若若的腿型非常漂亮。但是,当我看到若若的小妹妹时(继续卖萌),有些不习惯,看多了AV里的白虎,嫩穴,对若若这个有点黑的小阴唇我有些不喜欢。到今天我才发现是才疏学浅啊,我不识货啊。并不是当初我安慰自己的那样,有点女人天生阴唇就是黑色的,而是,那是传说中的黑蝴蝶B啊!惭愧了。

  我就开始学着AV,舔着若若的小妹妹。若若的下体味道有一种淡淡的骚香味,不刺鼻,却很迷人。我试着把若若的阴蒂翻出来,但是很小,我用手指轻轻拨动,若若马上颤抖了下,说,不要啊。我没有回答,直接用舌头舔了过去。若若情不自禁地叫了两声,啊……啊,嗯。若若的叫声就是动力,我舔地更起劲了,并把手指伸进了若若的小穴,慢慢地抽动。若若开始叫道,不要啊,啊,好痒,不要。若若的声音越来越小,我抬头一看,发现若若把脸埋进了枕头里。如此,我也忍不住了,我对若若说,若若,我想要小弟弟进小妹妹里。若若睁开眼看着我,没有说话。我说,没事,让我试试。若若点了点头,就算答应了。这个时候我觉得我做好的充分的准备,以为这是我的初夜,结果,没经验就是没经验。

  若若一副任尔实为的样子,让我难以忍受,我学着AV上,那种把龟头蹭着小妹妹的样子,蹭了几下,用手分开了小阴唇,我把小弟弟往里挤。三个字,进不去!若若已经说不出话了,而我也试了三四次。就像后来马诺(非诚勿扰的那个拜金女)说的,她的第一个初夜大部分时间在帮她男友找那个洞。当然,若若是个乖宝宝,已经没有力气再和我说话了,我趴在若若身上,对若若说,怎么办,若若的小妹妹太小了,小弟弟进不去,以后怎么办。若若不冷不热地回答说,不知道。

  那一晚我当真是无奈了。最后抱着光光的若若,窝在被窝里看电视了。一晚的柳下惠?!

  这他妈的不是初夜啊。

  为了这件事,我真心很苦恼。从一早醒来,到上飞机,心里都在念叨这事。谁遇到谁都郁闷,和女人开房,结果什么都没做成,真不是男人啊。现在想起来,真的是经验不足,外加太激动了。不过面对能够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日子,有谁能不激动啊。

  若若是第一次坐飞机,不过确实是个淡定的小姑娘,没什么太激动的反应,而且这个班次上的人确实有点少,我们那排就坐了四个人,若若是靠窗坐的。

  坐任何交通工具的过程,可以说是挺无聊的,我没心思闭目养神,就一直很若若聊天,东拉西扯。若若穿着小百合裙,白皙的大腿在我眼前不停地晃。(我承认是我盯着若若的大腿看)我的手便不自觉的摸了上去。若若白了我一眼,低声说,那么多人,别这样。我无赖地笑了笑,手的动作没有停止,在若若娇嫩的腿上挠了挠。若若按住我的手说,不要,好痒。但是若若娇气甜美的声音对我来说就像是催情剂,我把手伸向了若若的腰际,从裙口伸了进去。(因为从裙摆下方伸进去太明显了)若若马上阻止,说,不要啊。但是我的手已经摸到了若若的阴阜上,手指对着阴蒂的位置开始了按摩。若若的脸有些潮红,但是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反而把腿夹紧,却不影响我抚摸阴蒂。若若一直都用手掐我的胳膊,说,色狼,不要啊,那么多人,我害羞。我还是不说话,只是用手轻轻地揉着,若若终于忍不住地有了一丝丝呻吟。我问若若,要不要去洗手间。若若说在哪?我说,我带你去。若若没有多想,就答应了。那个时候,乘务员正在准备食物和水(面包,运气好有饮料咖啡)。并没有人注意我们,我拉着若若往机尾走去,到了洗手间,若若说,我进去了。当若若一开门,我顺势推着若若一起进去了。

  若若一脸吃惊地说,你要干嘛,快点出去。我把门锁上,厕所的空间不是很大,味道倒不是很重,我搂着若若,说,看你上厕所了。若若推着我说,快点出去啊。我说,乖,这里就我们俩个。说着我把若若的一条腿抬起来,踩在马桶边缘。一边强吻若若,一边把手伸进若若的裙子里。不知道若若是不是内裤有点厚,我没感觉到若若的内裤上有水渍(A片和小说看多了)。我用手把若若的内裤拉到一边,用手抚摸着小妹妹,若若的喉咙里发出了阵阵呻吟。我的舌头和若若的舌头纠缠在一起,若若的身子也在不断扭动着。若若的阴户其实有湿湿的感觉,我把手指伸向若若的小穴,并慢慢伸了进去。湿湿的,紧紧的,暖暖的。我停止了接吻,转向吻起了若若的耳垂。若若的娇躯一阵颤抖,说,痒啊,不要。手指也在若若的嫩穴里慢慢抽插着。我在若若的耳边轻声说,让我舔舔小妹妹吧。若若皱着眉头说,不要啊,我要上厕所。我不甘心,继续劝说若若,可是若若的反应很坚决。看着若若坚定的眼神,我放弃了(主要怕时间太长被人发现了)。我抽出在若若小穴里的手指,洗了一下,悄悄除了厕所。看了看飞机上的乘客,还好,都在吃着面包(有那么好吃吗?)。

  一直到下飞机,若若都一直怪我,说我太坏了,是坏蛋。看着若若嘟嘴的模样,我就忍不住地多亲了她几口。

  在虹桥机场下了飞机,出门打了的,到了事先预定好的宾馆,是一家全国连锁的,环境还不错的宾馆,在市区的边缘。

  入住后,我拉上了窗帘,若若坐在床边,我一转身,把若若扑到在了床上。所谓万事开头难,和若若有了前一天晚上失败的亲密接触后,若若并没有什么抵抗。只是淡淡说了一句,色狼。

  我不解释,直接把手伸进了若若的衣服里,捏着若若的玉乳。若若的嘴里哼哼着,一副享受的样子。我看时机差不多了,就慢慢把若若脱光,若若依旧很害羞,到处找被子遮掩自己。我色咪咪地说,没事啦。老一辈教育我们要总结经验和教训,但是我没有做好。

  我把手插进了若若的小嫩穴,学着A片想让若若出水,可惜,手法太差的缘故,若若只是叫着,不要。小穴是变湿了,但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HIGH。而且我也是热血纯情小处男啊,我忍不住的龟头再次靠向若若的小穴洞口,可是,悲剧重演了,虽然感觉到了龟头下方有一处空洞,但是被什么挡住了就是下不去。那一刻,我万念俱灰,我蛋疼啊!我又一次沮丧的坐在床上,说,还是太小了,进不去。有用了有点撒娇的口气说,怎么办嘛。若若起身看着我,抱着被子娇滴滴地问我,很难受么。我虚伪的点了下头,小弟弟很难受(确实很虚伪,哪有多难受?最多是心情沮丧,和性没关系)。若若说,我用手帮你吧。我装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那要弄到什么时候呀。若若尴尬地一笑,那怎么办呀?我心里一个激灵,说,若若,你用嘴吧。若若脸有些红,低头说,我害羞。我说,没事,来试一下。

  我半坐半躺在床上,这个姿势比较容易让女方接受。若若把脸垂的很低,长发遮住了她得脸,终于,若若握住了我的小弟弟,张开了檀口。有人说口交和普通性交差不多,当然我还体会不到,只是指导着若若不要用牙咬我。然后我扶住若若的头,上下套动着。感觉很不错。小弟弟有那么一丝的快感。若若给我口交了一会,我说,用手。于是若若松开口,继续用手给我套弄。这两者交换的瞬间,小弟弟有了莫名的快感,但是很快又会消失。就这样,来回互换了有几分钟,我对若若说,我也给你口交吧。于是我和若若成了69式。我一边舔着若若的阴蒂,一边用手指在若若的小穴中抽插着,速度越来越快(被A片害苦了)。若若在受不了地呻吟着,过了一会,若若叫了一声,疼,不要,手不要动了。刚开始的女孩确实不宜被用手过度。被若若口交和手交了许久,小弟弟的感觉依旧不是很强烈,没有要射的欲望。若若有些撒娇地说,手和嘴都酸了。我把若若平放在床上,亲吻着若若的脸颊。但我感觉到,要是小弟弟还不能进去,估计以后连男人都做不成了。

  这个时候,我没有去用手碰小弟弟,因为上面全是若若的口水。有些粘,有些滑。我翻身起来,对若若说,让我再试一次。若若点头答应了。

  我对若若说,若若,把腿打开点。若若这次尽力的张开了腿。若若的下体再次毫无遮掩地出现在我面前,我跪着,用手扶住小弟弟,让龟头蹭着小阴唇,并往上反复挑逗这阴蒂。我没有看到若若的阴蒂勃起,但是若若的呻吟声却不断,而且越来越大。其实,当龟头接触若若的小妹妹时,我的感觉也非常的奇异,我觉得好痒,好难以忍受,有一种莫名的痒在心头。可能是,我的龟头沾着若若口水,而若若的阴唇也都是我的口水。由于前两次的失败,我对这次的指望并不大。我慢慢趴在若若的身上,亲吻着若若的脸颊,耳垂。而龟头一直在阴唇处摩擦这。

  若若不停地呻吟着,啊……好痒,啊,不要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觉得洞口找不到了。都说性交是本能。我现在也相信了。

  我只是往下压了下翘起的小弟弟,身体微微往下压了一下,然后,就有种很诡异的感觉,小弟弟再顺着阴唇往下滑。最后听到,噗的一声,小弟弟进入了一个紧而温暖的容器中。

  我激动地若若的耳边说道,若若,我进来了。若若嗯了一声。而我欣喜若狂啊,老子不是处男了。若若的小穴很紧,裹着小弟弟十分的舒服。我缓缓的抽动着,若若也忍不住地叫了两声,啊……难受。

  我知道若若是被我挑逗了起来。若若全身开始泛起了一种诱人的红色,若若皱着眉头,闭上眼睛说,好热啊。我看着若若的反应,心里有些高兴。不管怎么说,还算成功了。

  我也开始了我的第一次。

  我学着A片里的正常体位,在若若的小穴里抽插着,速度也慢慢加快。若若毫不掩饰地大叫,啊……嗯……啊。我急忙捂住若若的嘴,说,会被听到的。若若幽怨地看了我一眼,又止不住的小声呻吟了起来。我边抽插边抚摸着若若的乳房,一心两用我觉得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至少我不能。我只能捏着若若的乳房,专心抽插这身下的小美人(若若不是很漂亮,但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若若的叫声从没有停止过,让人亢奋,让人激动。

  我开始趴在若若的身上做起冲刺。若若又大声地呻吟起来,啊,好棒啊,好厉害(事后她承认是从女性网站上学来的),我受不了了,不要啊。

  大概抽插了100下(我是处男,要求不能太高),我停止了抽动,若若的身体变得更红了,而且腿有些抽搐,嘴里喃喃地说,受不了了,不要啊。

  我和若若换了姿势,女上男下。若若当然不会主动了。我握住若若的乳房,下体轻轻晃动这。若若微微放松了下,但很快我发现若若有些饥渴难耐了,若若开始伴随着我的晃动,开始晃动起来。我笑眯眯地说,若若好厉害啊。若若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叫声也越来越激动,啊,好难受,受不了啊。

  我让若若趴在我的身上,我用手扶压住若若的屁股,又一次地开始冲刺起来(有经验的同胞明白,压住屁股冲刺起来更猛)。若若趴在我的身上,忍不住地尖叫(不是大叫了),啊啊啊啊啊,不要,受不了了,不要啊。而且若若的尖叫声里明显有了哭腔。我也感到了,若若的小穴里,更加的湿滑了。

  我有些不忍心,便停了下来。若若趴在我身上大口地喘气,弱弱地说,不行了,我没力气了。

  我在耳边轻轻地说,老公也快不行了(嘿,称呼变了。)老婆再坚持下好不好。

  若若点了点头,其实,我觉得我离射精还是有些远。

  我让若若趴着,把屁股翘起来,若若死活不肯,说,害羞,不要啊。我轻轻摸着若若的屁股,说,老婆没事的,乖啦。

  若若不停地摇头说,不要,这样我看不到老公了,害怕。

  我只是不停地说,乖啦,听话。

  当若若同意的时候,我发现因为纠结太久,弟弟变软了。我操了,处男都这样吗?我用手不断的撸着自己的鸡巴,看着若若翘起的屁股,我还是非常热血的,不等弟弟完全变硬,我就捅进了若若紧紧的小嫩穴中。一回生二回熟啊,现在再插若若的小穴完全不用犹豫啊。

  若若的屁股翘的不是很高,我抽插起来有些费力,我对若若说,老婆,把屁股翘起来,使点劲。

  若若哼哼地说,没,没力气了,老公,不行了。

  我安慰若若说,老公也不行了,再坚持下。

  若若听话地把屁股翘高了点,我觉得要速战速决了,若若体力不够啊。我用手扶住若若的屁股,加快了速度。若若有些无力地叫着,啊,不行了,受不了了,不要啊,啊啊啊啊。

  我忍不住又加快了速度,若若开始尖叫了起来,啊——啊——嗯,啊——。

  同时,我听到了鸡巴在若若的小穴里,抽动发出的,噗噗的水声和啪啪的撞击声。

  我对若若说,再坚持下,老公就要射了。只是适当的给若若一个希望,我觉我太坏了。

  听说,男人一秒钟抽插两下的速度,是坚持不了2分钟的。我觉得,也许吧。

  再我抽插了100多下之后,我开始抱住若若的蛮腰。我觉得可以结束了。

  于是,我更快了。到底有多快我也不知道,若若开始还是大叫,尖叫,到后来确实没了什么力气,我也开始喘气地说,老婆,我不行了。

  若若有气无力地说,我已经不行了。啊啊啊啊——

  这时,我慢了下来,因为最后的冲刺,才是男人最爽的时候啊。几秒后,我开始最后的冲刺了。

  若若也得到了点休息,又开始大叫起来,啊,好厉害,好棒啊。啊——啊,不行了,我我我,不行了,受不了了。我觉得我快要射了,我加快了速度,一边喘气地说,老婆,要射了,要射了。

  这个时候,若若清醒了一样,说,不能射在里面,不要。啊,啊。

  没经验就是没经验,虽然射得时候是最爽的时候,但是却成了我最不爽的时候。我觉得我把持不住什么时候射,所以在快射的一瞬间,抽了出来,那种一瞬间的空虚感真的非常难受,女人有空虚感,男人也会有啊。鸡巴像失去了动力,我用手飞快地套弄,精液像小炮弹一样到处的喷射(很简单,射的时候,把鸡巴往下压,就能射的远,偶尔发现)。

  若若无力地趴在了床上,而精液射在了若若的腿上,背上,还有头发上。

  我趴在若若身边,搂着若若,说,我的第一次诶。

  若若模模糊糊地回答我说,我也是第一次。

  我笑嘻嘻地说,我该叫你老婆了吧。

  若若不睬我,只是简单地哼了一声。






警告:本站含有 [我和我的女友之初夜]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