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之胡茵如之梁成龙的醉后亵渎◆◆◆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医道官途之胡茵如之梁成龙的醉后亵渎




胡茵如接管药厂后,有了更多的时间配着张扬,一日张扬邀约梁成龙夫妻一起去清台山烧烤野营,那天晚上四个人边烤肉边聊天,吹着山风、喝着冰冰的啤酒,还有什么比这样更享受?胡茵如的酒量张扬是知道的,只要一瓶就搞定,而且她每次一喝酒就会特别地兴奋。今晚她竟放怀喝起酒来,还打破自己的记录,喝了整整两瓶啤酒!

聊到深夜,都入了帐棚,四个人反正都很熟识,本来就一起睡,八人帐还显得很宽敞,问题就出在怎么排列?两个男人也不熟,挤一起难免尴尬;两女人很熟,所以睡中间,让男人睡外围也好有个保护。


她们先到帐里,说是要换掉牛仔裤,两个男人还没尽兴的喝着。到了半夜,酒足餐饱也累了,一起收拾好后看他在弄着休旅车后的东东,张扬就先到帐棚里。女人们都睡着了,尤其是胡茵如,睡得挺熟的,林清红则滚到一边边去,占了她老公的位置。


没两下她老公也进了帐,苦恼之际,就权宜睡在胡茵如与林清红中间,当然,离胡茵如有一个身躯的距离,张扬还揶揄他说左拥右抱。当时很放心,以为人多应该没有关系。


朦胧中侧卧的胡茵如翻了个身仰卧,靠向梁成龙更近,张扬懒得睁开眼睛。


可是隔没多久就被一个小小的骚动声吵起来了,枕着背包的头本不好睡,但高度够,张扬眯着眼看到梁成龙好像侧身斜坐,还偷偷摸摸的看着张扬。不晓得为什么,张扬不想让他知道自己醒过来。


他仿佛确定张扬睡着后就不再注意他,背光的张扬脸部光线昏暗,刚好可以有良好的掩护,张扬可以看到他的举动,他不细看就看不到他的脸色一反常态。


这时张扬看到他色馋馋的看着胡茵如,那种眼神让人看了就知道很饥渴。干!!!这样看张扬的女人,自己老婆就在旁边,而且张扬就在另外一旁。胡茵如也真是的,今晚她就换上平日在家里穿的背心裙,天气热她当然不会盖上任何东西,薄纱料子下底裤和胸罩的痕迹就清楚可见,睡癖向来不好的胡茵如几个翻身裙子早缩褪到腿根,那模样简直就是引诱犯罪。


只见林清红他老公左看右看,终于伸手轻轻的掀开胡茵如的裙子,像是试探性的作,看看胡茵如有没有反应?这时候的胡茵如被掀开裙子直到腰部,连小肚脐眼都跑出来了,张扬有股莫名的妒意升起,可是更加另张扬惊讶的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这就是张扬为什么觉得自己变态的原因。


只见他掀开裙子后,胡茵如浅蓝色镂空的蕾丝内裤里胀鼓鼓的阴阜上一片黑影,她的阴毛相当长且浓密。他并不马上抚摸胡茵如的下体,欣赏一样看了半晌,然后把整个手轻轻握在胡茵如丰满的胸部上,隔着衣服缓缓的揉动,又小心又温柔,仿佛怕弄坏掉一样。


可能在别的女生身上就不那么明显,可是这样的爱抚对胡茵如而言不啻是最好的前戏,因为胡茵如的胸部异常敏感。睡梦中的胡茵如乘着酒兴本来熟睡的,可是在男人的巧手搔弄下,她迷迷糊糊的,身体当然毫不顾虑的做出正常的反应。


梁成龙感觉到胡茵如的乳尖硬挺起来,便不假思索,伸手从颈下领口长驱直入,真是一点也不客气。干!反手把衣服胸罩一并翻开,一拨开就把一边白抛抛34D的美乳从衣服里掏出来,而胡茵如这小妮子还在发淫梦,奇的是张扬在一旁看到自己女人被吃豆腐却兴奋得小弟弟都涨起来了。胡茵如的奶头很大,乳晕倒是小小的一圈,梁成龙趴下脸庞,轻舔胡茵如右边的胸部,胡茵如有了感觉,蹙了蹙眉,梁成龙停下动作,怕现在就把胡茵如搞醒,其实睡梦中的胡茵如似乎心里甜甜的,她忘了是睡在外头,并不知道防备。


这次梁成龙伸出下流的手往胡茵如胯下摸去…干!胡茵如今天竟然还是穿着条镂空的蕾丝丁字裤,这好像让梁成龙更兴奋了。他隔着内裤抚摸小茹的私处,胡茵如也真是的,不管被谁摸脚就自动打开。他很有技巧的划圈,刻意壁开精神堡垒,熟练的用力扯松裤边的布料,轻微的裂帛声证明了他的罪行,现在胡茵如的阴部轻易的可以从侧边看到了。


他毁了胡茵如的内裤,照张扬的经验胡茵如应该湿答答了吧?果然他手指有意无意往穴缝上轻轻划过,湿滑的淫水沾得手都湿淋淋的。这么直接,有点想制止他的动作,可是又有所顾虑,最重要的是张扬看得很兴奋。


没想到张扬还在迟疑的时候,他就毫不客气的把胡茵如的丁字裤往下拉,离谱的是胡茵如还很配合的稍微抬高臀部让他脱下内裤,八成以为是张扬在帮她脱裤子了,平常张扬是不容许她穿衣服睡觉的。


梁成龙为胡茵如的配合而惊讶了一下下,可是就只有一下下,他见机不可失,马上脱掉自己的裤子,拉出他的大鸡巴,又黑又粗,看的张扬都自卑起来了,此时他再把胡茵如的裙子掀开到她脸上盖住(好一个恶毒的计谋!),丝毫不紧张的把鸡巴先在胡茵如的浪穴中沾湿,然后用龟头撑开胡茵如的穴口,再缓缓的插入胡茵如那已经湿润的穴中。


这一切的动作迅速而且熟练,张扬来不及反应发生在自己眼前的景像,小弟弟涨得难过,想制止又更想看下去。


半醉半睡的胡茵如很配合的让他奸淫着,梁成龙却似乎有些作贼心虚,虽然已经把胡茵如搞得淫欲高涨,插入胡茵如穴里的鸡巴,每做一次抽插就发出“啪滋!啪滋!”的声响,胡茵如似乎正要起飞,他就射精了,真是没用!!烂的是梁成龙把精液全都射在胡茵如的身体里面。


可是后来张扬才知道噩梦还没有结束。拔出后,胡茵如很累的不想起来,软趴趴的就张着腿睡去。张扬不想有所动作,因为干都被他干了,只是梁成龙干完还不满足一样,藉着胡茵如小穴还是非常湿滑,竟然把他的中指又塞进去,一动一动的,似乎还用留在外面的手指把胡茵如的阴唇撑开,这样意犹未尽的留连忘返。


不过他抽插了一会儿后就渐渐不再有动作了,可是手指仍旧插在胡茵如的嫩穴里。他就这样用整个手掌把着张扬女人的阴部,趁她睡觉的时候尽情享用胡茵如的鲜鲍。


一直撑过将近一个小时,胡茵如不晓得为何醒过来,其实梁成龙的手一直没停过的刺激着胡茵如的穴穴,生理反应流满了许多润滑液。忽然发现自己几近裸体,而且最私密的地方有男人的手指插入,本能反应夹住大腿,却不敢去抓住男人的手推掉,她看这男人似睡非睡的,如果把他弄醒那可多丢人啊?


可是就这一夹,梁成龙也被惊醒过来,胡茵如一发现梁成龙转醒,吓了一跳,不知该如何?羞愧得不晓得要怎么应对。哪晓得插在嫩穴的手指就在这时候缓缓的抽插起来了,她羞得想死掉算了,紧张得紧闭双眼,无法反抗的任由男人摸索她的下体,真是有点无法无天了!


胡茵如懊恼极了,身体四肢可以不动来装睡,可是小穴的刺激却引起身体本能反应,她渐渐有了强烈的快感。张扬看着别的男人玩弄自己的女人,却比平时更加兴奋。


那可恶的男人眼看着、耳听着,早清楚手中的女人已然醒过来,只是因羞愧而不敢张开眼睛而已。他变本加厉的干脆把胡茵如脱光光,手不停的揉搓她敏感的小豆蔻,胡茵如终于抵挡不住地松开双腿,把自己毛茸茸的阴户敞开来。张扬并不怪胡茵如,是这男人太有经验了。


胡茵如咬紧牙关,忍住不发出呻吟,但是每一次的抚摸都好像让她领受到无比的快感,急促的呼吸在口鼻形成“嘶嘶”的声音。这时梁成龙把胡茵如的双脚拉开成大字型,轻轻的噬咬她的敏感部位,啧啧有声的吃着胡茵如的淫穴。


单纯的胡茵如几时有过这样的刺激?敏感的身体怎么禁得起这样的挑逗?当时并没多少性经验的胡茵如捱不到几下就像痉挛一样抖动着下体,然后一阵颓然。张扬知道胡茵如极兴奋的高潮时是会将淫液喷出的,也就是一般所谓的“潮吹”。而胡茵如此时竟然就在那男人嘴巴里面献出她泄身的证明……


男人擦擦嘴,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战果,这种性经验不多,却又淫荡的女人玩起来是最爽的,尤其胡茵如脸蛋、身材都算的上超一流,平常对陌生人又冷冷的,并不容易亲近。眼下只见胡茵如整个阴户都沾湿了,包含她刚刚的高潮过后,白白浓浓的淫液,弄得连屁股的菊花都湿糊糊一片。当然这一切都在几乎静寂的状况下发生,帐篷里四个人只剩下林清红还睡着。


胡茵如泄身后一阵晕死,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清醒的感觉,湿热的小穴变得极度地滑不溜手。梁成龙恣意妄为,捏住花瓣般的肉蕾轻轻搓揉,胡茵如犹如遭电流触击一样全身发出哆嗦,清醒的她更加不愿意面对这样的羞惭场面,深深为刚刚忘情的泄身感到羞耻,但全身却使不上力的任由梁成龙摆布。


花样很多的梁成龙拿起临时充当枕头用的睡袋往胡茵如腰股下垫住,被擎起的下体抬得高高的,同时再度拗弯胡茵如的双腿,天啊!!不管胡茵如是愿意或不愿意,她的私处已毫无保留的在梁成龙面前完全暴露出来了。


梁成龙不晓得何时拿出备用的手电筒,哪怕只是很小的光线这时候都嫌刺眼,胡茵如脸红到连耳根子都红了,梁成龙没再碰胡茵如,可是闭眼的胡茵如知道正被他视奸着自己的穴穴,这样的想像引起膣壁一阵收缩,又涌出透明的淫水来。


胡茵如似乎在心里不断摇头,她不想承认自己是淫荡的女人,可是越是压抑就越明显,泄过一次身的胡茵如身体有些酸软,现在更是空荡荡完全使不上力来。男人双手游过小腹继续上移,可恶的避开重点,让胡茵如期待的心情焦躁起来,禁不住轻轻的颤抖。没有预警的,男人的舌尖滑过掰开的穴缝,胡茵如终于“啊~~啊~~”两声地,从灵魂深处叫出了此时自己的感觉。


梁成龙淫邪的笑了笑,装成自言自语一般,附在胡茵如耳际,小声的念念有词∶ “胡茵如啊胡茵如,(胡茵如好像就差一点搭腔了呢!),就知道你平时一副清纯可爱又高傲的模样,底下就是这样淫荡的……你知不知道可你的小穴干起来有多爽?还有啊……没想到看起来这样有气质的女人,下面的阴毛会那么多……嘿嘿……嘿嘿……拍几张照片作来留念……”


胡茵如越听越是无地自容,恨不能有个洞钻进去。更恨的是他念归念,手可是一刻也没有停下来,胡茵如的骚穴又是淫水泗溢……男人侮辱性的言辞,现在让她听起来似乎反而有种莫名的快感。梁成龙又在张扬女人耳边不知讲什么,但随着他手指的抽插,胡茵如用嘴来呼吸的声音愈来愈急促、从她下体传来的水声也愈来愈大…


可是奸淫当然并没有就此结束,梁成龙竟然抱起胡茵如,大胆的把胡茵如翻身趴下,口里仍旧说着∶“你的乳头好大好可爱喔!一定是你张扬太少吸的缘故,还保留这样粉粉的色泽……”


胡茵如在男人淫辞羞辱及巧手挑逗的双料进攻下,又渐渐升起淫念。


梁成龙又说∶“胡茵如~~唔~这样弄你爽不爽?……看看你!……好淫荡喔!你怎么那么多水?是不是你张扬很久没干你了啊?”


这时候的胡茵如好像已经恨不得他赶紧插入,平日娴静的胡茵如从未被这样玩弄过,即使是张扬在干她时,也都是规规矩矩的插。


胡茵如此时双颊通红,杏口微张,脸向后仰起,身体弓了起来,不知不觉的自己伸出手,用手指扯住自己的大阴唇,把她的私处整个掀开,暴露得一览无遗。就好像在告知梁成龙,赶快来使用她的淫穴一样。


这时胡茵如的脑子里应该就是只有一个念头:好想赶快被梁成龙干…张扬从来也没看过胡茵如这样,那模样简直比在卖的妓女还下贱百倍,此时的张扬,再也忍不住射了出来。


梁成龙呢喃的在她耳朵旁说∶“茵如!说‘干我啊!


胡茵如喉头仿佛有东西哽着,发出一声谁也听不懂的声音。


“你不说我就不插你喔……”男人用鼻尖来回磨擦胡茵如的阴核要塞。


胡茵如被逗得快要崩溃了,小嘴巴轻轻地吐出蚊子般的声音∶“……拜托!赶快干我……赶快插我……呜……啊~~嗯……快点插入……”


梁成龙:“要我干你哪里啊?妈的,是不会说清楚喔!”胡茵如脸红到耳根了,但还是缓缓地说出:“干…人家的…啊啊~穴穴……干我的……啊…啊…喔……干我的……淫…穴…”最后两个字如蚊鸣一般。


男人低声骂了句:“贱货!”


然后满意地缓缓把大鸡巴送入胡茵如的美穴之中,胡茵如“啊~”的一声轻呼一脸又爽又满足样,可是丑陋、却又粗大的黑棍在塞到底后就不再动作了,急得胡茵如又是抠又是扭的。


男人又说∶“胡茵如,你的穴真的好紧好紧喔!……这样插你喜欢吗?……”从背后插入的鸡巴此时却动也不动。


现在的胡茵如已经无法满足于此,欲火淫念让端庄的胡茵如急得将屁股顶顶撞撞的,希望藉屁股的耸挺能带动鸡巴在阴道里抽动。但梁成龙却用双手抓住胡茵如的屁股,不让穴里的鸡巴有任何动作…此时男人又说:“胡茵如,这样插你你喜欢吗?”胡茵如急的连连摇头,长长的卷发也在空中飞舞着。


梁成龙说:“那,你要我怎么插你呀?”胡茵如喘息又带着如哭如泣的声音说:“插进去…再拔出来…然后再…插进去…呜…啊啊……要一直不停的动…不停的……啊…不停的干人家啦……啊…”


此时男人再次满意地开始不停地抽送…胡茵如那对平时饱满,甚至微微上翘的34D乳房,此时却因为这狗爬姿势而不得不软软悬在半空,随着梁成龙的挺进而剧烈的摇晃着。胡茵如歇斯底里的摇头晃臀,深沉的呻吟∶“啊……啊……啊……嗯…好…好爽……唔……啊……啊啊……”


梁成龙这时将手伸出,用力的抓着胡茵如那对不停甩动的奶子,还把它们搓揉成各种不同形状。马的!张扬都不知道可以这样玩,这男人真的是个中高手…而他的下体也不停的撞击张扬女人的雪白屁股,“啪!啪!啪!”声在这深夜显得特别响亮。


梁成龙:“胡茵如…哦…你的小淫穴真好干,比我老婆的好用多了,真爽!怎么样?张扬跟我谁厉害啊?”


胡茵如被干的紧皱着双眉,喘的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你…比较厉害…啊啊~~~”


在旁边的张扬听了醋劲直升。


此时男人边喘气边问道:“胡茵如…唔唔…….你爱不爱我啊?”


她马上回应:“爱…爱…哦……”


男人:“爱就叫老公啊!小贱货。”


胡茵如迟疑了一下,但在胸部与下体都被袭击的快感下,终于还是坳不过男人的要求,轻轻叫了声“老…老公…”


梁成龙低头对着胡茵如说:“小老婆,让我干死你好不好?来~自己说出来,要老公干死你,干死你这个死骚货。”


张扬心里可想:你可是气质美女,平常我跟她做爱,要她多说一个‘干’字都不可能,又怎么可能会随你意思讲那么粗俗的淫话?”


但张扬马上知道自己错了。


胡茵如媚眼如丝回头望着他说:“老公…哦哦…干死我,干死人家……啊啊~~~干死人家这骚货……小…贱货好不好?……唔啊啊~啊~啊”


张扬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那冰山美女的老婆嘴里说出来的,这时梁成龙也说:“好啊!茵如啊……没想到你这么淫、这么贱!”别说你没想到了,连张扬这交往经年的男友都没想到了。


梁成龙也不说话了,频频长驱直入、乱插乱捣,而胡茵如也被他干的长发散乱、扭腰摆臀、求饶声连连,“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张扬的经验,她又攀上高峰了……


梁成龙很老炼,很懂得在这节骨眼更奋力地抽插,他把胡茵如翻过来躺好,将她那两条洁白细滑的玉腿扛在自己双肩上,然后再将鸡巴用力插进张扬女人的体内,一下快过一下、一次猛过一次,胡茵如的浪叫声和两人交合的碰击声、阳具抽插而带出的一波波水声,张扬真怕会吵醒了林清红,让她撞见她的老公正在如此的干着张扬的女人…


弄了七、八十下,梁成龙突然将鸡巴拔出来起身,抓住胡茵如的双腿,然后反向跨在胡茵如身上,再往两旁打的开开像V字型,然后用力压往她的身体方向,胡茵如的屁股和腰部都半悬空了,然后就这样抓着胡茵如屁股,一边抠着她的屁眼、一边狂干着张扬女人的湿穴。


这姿势更是让梁成龙那条又粗又大的黑鸡巴,完全毫无阻碍的全数没入胡茵如体内,而似乎也因为这姿势造成的深入与不同角度的摩擦阴道,使胡茵如的表情如痴如醉,而之前还略有保留的呻吟,现在也变成了因身体无法承受爽度的哀嚎。


“啊…好爽……啊啊~~~好爽~~唔…啊啊啊啊啊~~~”


张扬那冰山美女的女人,这时已经完全抛去女人的矜持,明知道自己的小穴,是被眼前这男人纯粹拿来当发泄工具使用,但那强大的快感让她无法控制的喊出自己的感觉…


“干!你还真够婊的!喔~~爽~~”


梁成龙的没错……而此时张扬女人的嫩穴也被梁成龙干的一翻一合,浓白的淫液也被弄的水花四溅,有些还流过胡茵如那黑亮的阴毛,缓缓滑向她的肚皮……


过没多久梁成龙“啊啊~”的叫了两声,奋力的将他那粗黑的鸡巴快速抽插胡茵如的嫩穴,“喔喔喔”的叫着并不停抖动,将一股又一股又浓又腥的精液全数射向胡茵如的子宫深处。


而张扬的女人被他这样一射也是“呀~”惨叫一声,然后随着梁成龙一波波的射精动作,胡茵如也跟着连连唉叫,全身也微微颤抖…而胡茵如此时口水竟然不受控制的从嘴角一直流下来……


胡茵如又泄身了,这次她是完完全全的缴械了,连张扬都未曾带过给她的高潮境界,却被她男人的好友干的第一次到达…他躺在张扬身旁连动也不能动一下,胡茵如两脚无力张的开开的,原本紧密的小穴也被那粗黑的鸡巴,操到大小阴唇都如同花瓣往外绽放一样,完全合不起来。一股股又腥又臭又浓的白白精液,混着胡茵如高潮后的骚水从她的淫穴缓缓流出来……


【完】


胡茵如接管药厂后,有了更多的时间配着张扬,一日张扬邀约梁成龙夫妻一起去清台山烧烤野营,那天晚上四个人边烤肉边聊天,吹着山风、喝着冰冰的啤酒,还有什么比这样更享受?胡茵如的酒量张扬是知道的,只要一瓶就搞定,而且她每次一喝酒就会特别地兴奋。今晚她竟放怀喝起酒来,还打破自己的记录,喝了整整两瓶啤酒!


聊到深夜,都入了帐棚,四个人反正都很熟识,本来就一起睡,八人帐还显得很宽敞,问题就出在怎么排列?两个男人也不熟,挤一起难免尴尬;两女人很熟,所以睡中间,让男人睡外围也好有个保护。


她们先到帐里,说是要换掉牛仔裤,两个男人还没尽兴的喝着。到了半夜,酒足餐饱也累了,一起收拾好后看他在弄着休旅车后的东东,张扬就先到帐棚里。女人们都睡着了,尤其是胡茵如,睡得挺熟的,林清红则滚到一边边去,占了她老公的位置。


没两下她老公也进了帐,苦恼之际,就权宜睡在胡茵如与林清红中间,当然,离胡茵如有一个身躯的距离,张扬还揶揄他说左拥右抱。当时很放心,以为人多应该没有关系。


朦胧中侧卧的胡茵如翻了个身仰卧,靠向梁成龙更近,张扬懒得睁开眼睛。


可是隔没多久就被一个小小的骚动声吵起来了,枕着背包的头本不好睡,但高度够,张扬眯着眼看到梁成龙好像侧身斜坐,还偷偷摸摸的看着张扬。不晓得为什么,张扬不想让他知道自己醒过来。


他仿佛确定张扬睡着后就不再注意他,背光的张扬脸部光线昏暗,刚好可以有良好的掩护,张扬可以看到他的举动,他不细看就看不到他的脸色一反常态。


这时张扬看到他色馋馋的看着胡茵如,那种眼神让人看了就知道很饥渴。干!!!这样看张扬的女人,自己老婆就在旁边,而且张扬就在另外一旁。胡茵如也真是的,今晚她就换上平日在家里穿的背心裙,天气热她当然不会盖上任何东西,薄纱料子下底裤和胸罩的痕迹就清楚可见,睡癖向来不好的胡茵如几个翻身裙子早缩褪到腿根,那模样简直就是引诱犯罪。


只见林清红他老公左看右看,终于伸手轻轻的掀开胡茵如的裙子,像是试探性的作,看看胡茵如有没有反应?这时候的胡茵如被掀开裙子直到腰部,连小肚脐眼都跑出来了,张扬有股莫名的妒意升起,可是更加另张扬惊讶的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这就是张扬为什么觉得自己变态的原因。


只见他掀开裙子后,胡茵如浅蓝色镂空的蕾丝内裤里胀鼓鼓的阴阜上一片黑影,她的阴毛相当长且浓密。他并不马上抚摸胡茵如的下体,欣赏一样看了半晌,然后把整个手轻轻握在胡茵如丰满的胸部上,隔着衣服缓缓的揉动,又小心又温柔,仿佛怕弄坏掉一样。


可能在别的女生身上就不那么明显,可是这样的爱抚对胡茵如而言不啻是最好的前戏,因为胡茵如的胸部异常敏感。睡梦中的胡茵如乘着酒兴本来熟睡的,可是在男人的巧手搔弄下,她迷迷糊糊的,身体当然毫不顾虑的做出正常的反应。


梁成龙感觉到胡茵如的乳尖硬挺起来,便不假思索,伸手从颈下领口长驱直入,真是一点也不客气。干!反手把衣服胸罩一并翻开,一拨开就把一边白抛抛34D的美乳从衣服里掏出来,而胡茵如这小妮子还在发淫梦,奇的是张扬在一旁看到自己女人被吃豆腐却兴奋得小弟弟都涨起来了。胡茵如的奶头很大,乳晕倒是小小的一圈,梁成龙趴下脸庞,轻舔胡茵如右边的胸部,胡茵如有了感觉,蹙了蹙眉,梁成龙停下动作,怕现在就把胡茵如搞醒,其实睡梦中的胡茵如似乎心里甜甜的,她忘了是睡在外头,并不知道防备。


这次梁成龙伸出下流的手往胡茵如胯下摸去…干!胡茵如今天竟然还是穿着条镂空的蕾丝丁字裤,这好像让梁成龙更兴奋了。他隔着内裤抚摸小茹的私处,胡茵如也真是的,不管被谁摸脚就自动打开。他很有技巧的划圈,刻意壁开精神堡垒,熟练的用力扯松裤边的布料,轻微的裂帛声证明了他的罪行,现在胡茵如的阴部轻易的可以从侧边看到了。


他毁了胡茵如的内裤,照张扬的经验胡茵如应该湿答答了吧?果然他手指有意无意往穴缝上轻轻划过,湿滑的淫水沾得手都湿淋淋的。这么直接,有点想制止他的动作,可是又有所顾虑,最重要的是张扬看得很兴奋。


没想到张扬还在迟疑的时候,他就毫不客气的把胡茵如的丁字裤往下拉,离谱的是胡茵如还很配合的稍微抬高臀部让他脱下内裤,八成以为是张扬在帮她脱裤子了,平常张扬是不容许她穿衣服睡觉的。


梁成龙为胡茵如的配合而惊讶了一下下,可是就只有一下下,他见机不可失,马上脱掉自己的裤子,拉出他的大鸡巴,又黑又粗,看的张扬都自卑起来了,此时他再把胡茵如的裙子掀开到她脸上盖住(好一个恶毒的计谋!),丝毫不紧张的把鸡巴先在胡茵如的浪穴中沾湿,然后用龟头撑开胡茵如的穴口,再缓缓的插入胡茵如那已经湿润的穴中。


这一切的动作迅速而且熟练,张扬来不及反应发生在自己眼前的景像,小弟弟涨得难过,想制止又更想看下去。


半醉半睡的胡茵如很配合的让他奸淫着,梁成龙却似乎有些作贼心虚,虽然已经把胡茵如搞得淫欲高涨,插入胡茵如穴里的鸡巴,每做一次抽插就发出“啪滋!啪滋!”的声响,胡茵如似乎正要起飞,他就射精了,真是没用!!烂的是梁成龙把精液全都射在胡茵如的身体里面。


可是后来张扬才知道噩梦还没有结束。拔出后,胡茵如很累的不想起来,软趴趴的就张着腿睡去。张扬不想有所动作,因为干都被他干了,只是梁成龙干完还不满足一样,藉着胡茵如小穴还是非常湿滑,竟然把他的中指又塞进去,一动一动的,似乎还用留在外面的手指把胡茵如的阴唇撑开,这样意犹未尽的留连忘返。


不过他抽插了一会儿后就渐渐不再有动作了,可是手指仍旧插在胡茵如的嫩穴里。他就这样用整个手掌把着张扬女人的阴部,趁她睡觉的时候尽情享用胡茵如的鲜鲍。


一直撑过将近一个小时,胡茵如不晓得为何醒过来,其实梁成龙的手一直没停过的刺激着胡茵如的穴穴,生理反应流满了许多润滑液。忽然发现自己几近裸体,而且最私密的地方有男人的手指插入,本能反应夹住大腿,却不敢去抓住男人的手推掉,她看这男人似睡非睡的,如果把他弄醒那可多丢人啊?


可是就这一夹,梁成龙也被惊醒过来,胡茵如一发现梁成龙转醒,吓了一跳,不知该如何?羞愧得不晓得要怎么应对。哪晓得插在嫩穴的手指就在这时候缓缓的抽插起来了,她羞得想死掉算了,紧张得紧闭双眼,无法反抗的任由男人摸索她的下体,真是有点无法无天了!


胡茵如懊恼极了,身体四肢可以不动来装睡,可是小穴的刺激却引起身体本能反应,她渐渐有了强烈的快感。张扬看着别的男人玩弄自己的女人,却比平时更加兴奋。


那可恶的男人眼看着、耳听着,早清楚手中的女人已然醒过来,只是因羞愧而不敢张开眼睛而已。他变本加厉的干脆把胡茵如脱光光,手不停的揉搓她敏感的小豆蔻,胡茵如终于抵挡不住地松开双腿,把自己毛茸茸的阴户敞开来。张扬并不怪胡茵如,是这男人太有经验了。


胡茵如咬紧牙关,忍住不发出呻吟,但是每一次的抚摸都好像让她领受到无比的快感,急促的呼吸在口鼻形成“嘶嘶”的声音。这时梁成龙把胡茵如的双脚拉开成大字型,轻轻的噬咬她的敏感部位,啧啧有声的吃着胡茵如的淫穴。


单纯的胡茵如几时有过这样的刺激?敏感的身体怎么禁得起这样的挑逗?当时并没多少性经验的胡茵如捱不到几下就像痉挛一样抖动着下体,然后一阵颓然。张扬知道胡茵如极兴奋的高潮时是会将淫液喷出的,也就是一般所谓的“潮吹”。而胡茵如此时竟然就在那男人嘴巴里面献出她泄身的证明……


男人擦擦嘴,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战果,这种性经验不多,却又淫荡的女人玩起来是最爽的,尤其胡茵如脸蛋、身材都算的上超一流,平常对陌生人又冷冷的,并不容易亲近。眼下只见胡茵如整个阴户都沾湿了,包含她刚刚的高潮过后,白白浓浓的淫液,弄得连屁股的菊花都湿糊糊一片。当然这一切都在几乎静寂的状况下发生,帐篷里四个人只剩下林清红还睡着。


胡茵如泄身后一阵晕死,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清醒的感觉,湿热的小穴变得极度地滑不溜手。梁成龙恣意妄为,捏住花瓣般的肉蕾轻轻搓揉,胡茵如犹如遭电流触击一样全身发出哆嗦,清醒的她更加不愿意面对这样的羞惭场面,深深为刚刚忘情的泄身感到羞耻,但全身却使不上力的任由梁成龙摆布。


花样很多的梁成龙拿起临时充当枕头用的睡袋往胡茵如腰股下垫住,被擎起的下体抬得高高的,同时再度拗弯胡茵如的双腿,天啊!!不管胡茵如是愿意或不愿意,她的私处已毫无保留的在梁成龙面前完全暴露出来了。


梁成龙不晓得何时拿出备用的手电筒,哪怕只是很小的光线这时候都嫌刺眼,胡茵如脸红到连耳根子都红了,梁成龙没再碰胡茵如,可是闭眼的胡茵如知道正被他视奸着自己的穴穴,这样的想像引起膣壁一阵收缩,又涌出透明的淫水来。


胡茵如似乎在心里不断摇头,她不想承认自己是淫荡的女人,可是越是压抑就越明显,泄过一次身的胡茵如身体有些酸软,现在更是空荡荡完全使不上力来。男人双手游过小腹继续上移,可恶的避开重点,让胡茵如期待的心情焦躁起来,禁不住轻轻的颤抖。没有预警的,男人的舌尖滑过掰开的穴缝,胡茵如终于“啊~~啊~~”两声地,从灵魂深处叫出了此时自己的感觉。


梁成龙淫邪的笑了笑,装成自言自语一般,附在胡茵如耳际,小声的念念有词∶ “胡茵如啊胡茵如,(胡茵如好像就差一点搭腔了呢!),就知道你平时一副清纯可爱又高傲的模样,底下就是这样淫荡的……你知不知道可你的小穴干起来有多爽?还有啊……没想到看起来这样有气质的女人,下面的阴毛会那么多……嘿嘿……嘿嘿……拍几张照片作来留念……”


胡茵如越听越是无地自容,恨不能有个洞钻进去。更恨的是他念归念,手可是一刻也没有停下来,胡茵如的骚穴又是淫水泗溢……男人侮辱性的言辞,现在让她听起来似乎反而有种莫名的快感。梁成龙又在张扬女人耳边不知讲什么,但随着他手指的抽插,胡茵如用嘴来呼吸的声音愈来愈急促、从她下体传来的水声也愈来愈大…


可是奸淫当然并没有就此结束,梁成龙竟然抱起胡茵如,大胆的把胡茵如翻身趴下,口里仍旧说着∶“你的乳头好大好可爱喔!一定是你张扬太少吸的缘故,还保留这样粉粉的色泽……”


胡茵如在男人淫辞羞辱及巧手挑逗的双料进攻下,又渐渐升起淫念。


梁成龙又说∶“胡茵如~~唔~这样弄你爽不爽?……看看你!……好淫荡喔!你怎么那么多水?是不是你张扬很久没干你了啊?”


这时候的胡茵如好像已经恨不得他赶紧插入,平日娴静的胡茵如从未被这样玩弄过,即使是张扬在干她时,也都是规规矩矩的插。


胡茵如此时双颊通红,杏口微张,脸向后仰起,身体弓了起来,不知不觉的自己伸出手,用手指扯住自己的大阴唇,把她的私处整个掀开,暴露得一览无遗。就好像在告知梁成龙,赶快来使用她的淫穴一样。


这时胡茵如的脑子里应该就是只有一个念头:好想赶快被梁成龙干…张扬从来也没看过胡茵如这样,那模样简直比在卖的妓女还下贱百倍,此时的张扬,再也忍不住射了出来。


梁成龙呢喃的在她耳朵旁说∶“茵如!说‘干我啊!


胡茵如喉头仿佛有东西哽着,发出一声谁也听不懂的声音。


“你不说我就不插你喔……”男人用鼻尖来回磨擦胡茵如的阴核要塞。


胡茵如被逗得快要崩溃了,小嘴巴轻轻地吐出蚊子般的声音∶“……拜托!赶快干我……赶快插我……呜……啊~~嗯……快点插入……”


梁成龙:“要我干你哪里啊?妈的,是不会说清楚喔!”胡茵如脸红到耳根了,但还是缓缓地说出:“干…人家的…啊啊~穴穴……干我的……啊…啊…喔……干我的……淫…穴…”最后两个字如蚊鸣一般。


男人低声骂了句:“贱货!”


然后满意地缓缓把大鸡巴送入胡茵如的美穴之中,胡茵如“啊~”的一声轻呼一脸又爽又满足样,可是丑陋、却又粗大的黑棍在塞到底后就不再动作了,急得胡茵如又是抠又是扭的。


男人又说∶“胡茵如,你的穴真的好紧好紧喔!……这样插你喜欢吗?……”从背后插入的鸡巴此时却动也不动。


现在的胡茵如已经无法满足于此,欲火淫念让端庄的胡茵如急得将屁股顶顶撞撞的,希望藉屁股的耸挺能带动鸡巴在阴道里抽动。但梁成龙却用双手抓住胡茵如的屁股,不让穴里的鸡巴有任何动作…此时男人又说:“胡茵如,这样插你你喜欢吗?”胡茵如急的连连摇头,长长的卷发也在空中飞舞着。


梁成龙说:“那,你要我怎么插你呀?”胡茵如喘息又带着如哭如泣的声音说:“插进去…再拔出来…然后再…插进去…呜…啊啊……要一直不停的动…不停的……啊…不停的干人家啦……啊…”


此时男人再次满意地开始不停地抽送…胡茵如那对平时饱满,甚至微微上翘的34D乳房,此时却因为这狗爬姿势而不得不软软悬在半空,随着梁成龙的挺进而剧烈的摇晃着。胡茵如歇斯底里的摇头晃臀,深沉的呻吟∶“啊……啊……啊……嗯…好…好爽……唔……啊……啊啊……”


梁成龙这时将手伸出,用力的抓着胡茵如那对不停甩动的奶子,还把它们搓揉成各种不同形状。马的!张扬都不知道可以这样玩,这男人真的是个中高手…而他的下体也不停的撞击张扬女人的雪白屁股,“啪!啪!啪!”声在这深夜显得特别响亮。


梁成龙:“胡茵如…哦…你的小淫穴真好干,比我老婆的好用多了,真爽!怎么样?张扬跟我谁厉害啊?”


胡茵如被干的紧皱着双眉,喘的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你…比较厉害…啊啊~~~”


在旁边的张扬听了醋劲直升。


此时男人边喘气边问道:“胡茵如…唔唔…….你爱不爱我啊?”


她马上回应:“爱…爱…哦……”


男人:“爱就叫老公啊!小贱货。”


胡茵如迟疑了一下,但在胸部与下体都被袭击的快感下,终于还是坳不过男人的要求,轻轻叫了声“老…老公…”


梁成龙低头对着胡茵如说:“小老婆,让我干死你好不好?来~自己说出来,要老公干死你,干死你这个死骚货。”


张扬心里可想:你可是气质美女,平常我跟她做爱,要她多说一个‘干’字都不可能,又怎么可能会随你意思讲那么粗俗的淫话?”


但张扬马上知道自己错了。


胡茵如媚眼如丝回头望着他说:“老公…哦哦…干死我,干死人家……啊啊~~~干死人家这骚货……小…贱货好不好?……唔啊啊~啊~啊”


张扬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那冰山美女的老婆嘴里说出来的,这时梁成龙也说:“好啊!茵如啊……没想到你这么淫、这么贱!”别说你没想到了,连张扬这交往经年的男友都没想到了。


梁成龙也不说话了,频频长驱直入、乱插乱捣,而胡茵如也被他干的长发散乱、扭腰摆臀、求饶声连连,“啊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张扬的经验,她又攀上高峰了……


梁成龙很老炼,很懂得在这节骨眼更奋力地抽插,他把胡茵如翻过来躺好,将她那两条洁白细滑的玉腿扛在自己双肩上,然后再将鸡巴用力插进张扬女人的体内,一下快过一下、一次猛过一次,胡茵如的浪叫声和两人交合的碰击声、阳具抽插而带出的一波波水声,张扬真怕会吵醒了林清红,让她撞见她的老公正在如此的干着张扬的女人…


弄了七、八十下,梁成龙突然将鸡巴拔出来起身,抓住胡茵如的双腿,然后反向跨在胡茵如身上,再往两旁打的开开像V字型,然后用力压往她的身体方向,胡茵如的屁股和腰部都半悬空了,然后就这样抓着胡茵如屁股,一边抠着她的屁眼、一边狂干着张扬女人的湿穴。


这姿势更是让梁成龙那条又粗又大的黑鸡巴,完全毫无阻碍的全数没入胡茵如体内,而似乎也因为这姿势造成的深入与不同角度的摩擦阴道,使胡茵如的表情如痴如醉,而之前还略有保留的呻吟,现在也变成了因身体无法承受爽度的哀嚎。


“啊…好爽……啊啊~~~好爽~~唔…啊啊啊啊啊~~~”


张扬那冰山美女的女人,这时已经完全抛去女人的矜持,明知道自己的小穴,是被眼前这男人纯粹拿来当发泄工具使用,但那强大的快感让她无法控制的喊出自己的感觉…


“干!你还真够婊的!喔~~爽~~”


梁成龙的没错……而此时张扬女人的嫩穴也被梁成龙干的一翻一合,浓白的淫液也被弄的水花四溅,有些还流过胡茵如那黑亮的阴毛,缓缓滑向她的肚皮……


过没多久梁成龙“啊啊~”的叫了两声,奋力的将他那粗黑的鸡巴快速抽插胡茵如的嫩穴,“喔喔喔”的叫着并不停抖动,将一股又一股又浓又腥的精液全数射向胡茵如的子宫深处。


而张扬的女人被他这样一射也是“呀~”惨叫一声,然后随着梁成龙一波波的射精动作,胡茵如也跟着连连唉叫,全身也微微颤抖…而胡茵如此时口水竟然不受控制的从嘴角一直流下来……


胡茵如又泄身了,这次她是完完全全的缴械了,连张扬都未曾带过给她的高潮境界,却被她男人的好友干的第一次到达…他躺在张扬身旁连动也不能动一下,胡茵如两脚无力张的开开的,原本紧密的小穴也被那粗黑的鸡巴,操到大小阴唇都如同花瓣往外绽放一样,完全合不起来。一股股又腥又臭又浓的白白精液,混着胡茵如高潮后的骚水从她的淫穴缓缓流出来……


【完】





警告:本站含有 [医道官途之胡茵如之梁成龙的醉后亵渎]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