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债肉偿◆◆◆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淫债肉偿





一辆Benz行政人员房车开向花园,在停车位上停了下来。我匆忙从司机位下车,小跑向后面车门,打开车门。里面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西装笔挺的男人。


忘了介绍自己。我叫阿贤,三十七岁,身体健壮。这个快五十岁的男人就是我那个姓陈的老板,他做五金贸易的,每年生意额都过忆美元,我是他的司机兼保镖,二十岁的时候已经是跟随着他,他也对我恩重有加,我的太太也是他介绍的,当然少不了给我丰厚的薪金,使我建立一个温暖幸福的家。


我跟着陈老板走进大厦的酒店式的大堂,乘搭电梯上顶楼。


想起我幸福的家,不禁又要向大家显耀一下。我的妻子叫雅雅,今年三十三岁,她十八岁就在陈老板介绍下嫁给我,就生下我们大女儿小婷,再过些年诞下小女儿小静。本来我很想生个儿子,但怕惹恼了米饭班主陈老板。因为他太太生下一个女儿后,子宫肿瘤不能生育了。所以我和妻子也取消生子计划。


陈老板打开家门。我依惯性会陪他进屋巡视一下,没有问题就会回到停车场洗车。


“不如先喝杯茶再下去吧。”陈老板亲切拍拍我的肩,说∶“反正我今晚没什么应酬。”


“谢谢陈老板。”我弯身作楫地道谢一声,仍然守份地在他诺大的屋子里巡视。陈老板的女儿房门关着,我敲敲门,没有反应。


“那小妞跑到那里去呢?还没回家?”陈老板自言自语。


我打开门,准备巡视一下。眼前的情形令我大吃一惊。陈老板的宝贝女儿小芬的闺房混乱一片,毛公仔四处乱扔。


再下来赫然见到小芬直直躺在床上,上身没穿上衣服,两个少女的乳房暴露着,下身的HelloKitty内裤被褪下来在大腿上,露出刚开始发育的私处,那又肿又红的小穴还流血乳白色的精液。最惊人的是那HelloKitty内裤不仅泄着少量的鲜血,而且胯间部份给弄穿了一个大洞。


我和陈老板紧张地扶起小芬,她也慢慢醒来,我们才稍放下心来,替她穿上衣服。她在哭泣中断断续续地向我们哭诉她给一个网友入屋强奸的过程。


过了一会儿,陈太太也回家了,在她的安慰下,小芬心情平伏了下来。陈老板把我拉到厅中,悄悄对我说∶“小芬是我的掌上明珠,这件事千万不要报警,你帮我去查查,查到之后,我会派人好好地整治他一顿,奸他全家!我要他痛苦万分!”我连声“是是”地承诺,接受了这个任务。


我本来就很相信“因果报应”这个道理,所以下楼的时候,心里越发觉得老天有眼。所谓淫人妻女,妻女必淫人。


陈老板虽然算是我的恩人,聘用我,介绍雅雅给我,使我能够成家立室。但是我还是不能忘记十年前的一个中午,我开门进家的时候,听到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我悄悄地打开第一个房门,两个小女儿正熟睡着。然后我走到第二个房门,里面传出来的呻吟声,很明显是我太太雅雅的声音。


“这淫妇!光天白日做这样的事!”我愤怒极了,顺手提起一块椅子,想把那个奸夫打个重伤。


房门没锁上,我慢慢推开一点点,果然雅雅给那个奸夫剥得精光,长长的秀发散乱地披在床上,仰躺在床上,一对粗大的手在她那豪乳上使劲地捏弄着,她的双腿也翘了起来,那男人粗大的腰挤在她两腿之间,粗大的肉棒毫不客气地在本来属于我的“私家重地”出出入入。


“岂有此理!”我踢开房门,把椅子举起。顿时他们两个都给我吓了一跳,而当我看到那奸夫时,我呆了,原来那人正是陈老板。


“阿贤,你回来就好了,不好意思,我十万火急,所以借用你太太一下。”陈老板示意我坐下,他那根肉棒还没有抽离我太太的小穴。


我垂头丧气地坐了下来,雅雅仍很惊慌地看着我,陈老板对她说∶“别理阿贤,你今晚再和他恩爱去,现在和我温存一下。”说完又是抽弄地来。


陈老板这方面的能力相当不错,粗大的肉棒在我太太的小穴里搅动着,手指不断捏着她的大奶子,她的奶头都突了起来。雅雅忍不住这样的抚摸,性爱的兴奋使她豁出去了。


她闭起眼睛,把我当成不存在,继续呻吟起来∶“啊……啊……陈老板……用力点……”陈老板淫笑起来∶“用力做什么……说清楚一点……”我太太竟然淫荡地说∶“陈老板……用力点……干我……快……干死我……”


我看不下去,便走开了,我还听到背后陈老板还在逗弄我老婆的声音∶“太太……舒不舒服……我厉害还是你老公厉害?”然后是我太太娇嗲的淫声∶“好舒服……你真厉害……干得我好舒服……我真想给你操死……”


我咬牙切齿,自言自语说∶“我迟早也要干你的妻子,你迟早有报应!”


但那只是我发出的咀咒,我当然没机会也没胆量去干他老婆陈太太,当然陈太太比我大十岁,也使我提不起兴趣去作出这种危险的行为。陈老板之后还是多次来我家里干我的老婆,有时甚至是在晚上,害我要睡在厅中。


所以这次他的宝贝女儿给坏蛋强奸了,我心里不免有丝丝快意。“老天爷有眼,奸人家的妻子,最后自己的宝贝女儿也给人家奸了。因果报应,冥冥中真有定数。”


当然,他仍是我的老板,他叫我去查,我当然要完成任务。幸好这个城市不大,我得到小芬经常上网网站的资料,再加上小芬描述那人的样貌,很快就查出来。


原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那人原来就住在我家窗口对面另一座大厦。那男人真名叫文森,“志辉”只是他上网骗小女孩的名字而已。文森原来是建筑公司电脑部的文员,今年三十二岁,去年才娶了年轻的妻子叫做思思,但结婚不到一年,因为经济不景,文森给公司解雇,成为失业大军的一员。他一直都找不到工作,每天无所事事,就干出这样的坏事来。


“呵呵。”我站在自己家中的窗口边,用望远镜看着文森的家。“呵呵,原来这个漂亮的女人是他的妻子思思。”我本来已经留意窗外对面这去年搬来的邻居,因为那女人很漂亮,好像才二十出头,每天下班后都穿着薄薄的睡衣在家里走来走去,乳罩和内裤都能从薄薄的睡衣里透出来。


以前我还幻想着能够和这个女人共渡一宵,现在看来有机会了。


我按门铃,文森出来开门。“你找谁?”他见到我满脸疑惑,然后说∶“你不是对面窗的那个男人?”


干他娘的,果然他也留意我的家,说不定还和我一样用望远镜偷窥我们。但看他有点害怕的样子,我就说∶“不要怕,我不是警察,叫我阿贤吧。不过你要快开门给我进去,不然你强奸陈小芬那小女孩的事情就会抖出来。”


他竟然给我这几句话吓得手脚都软了,连忙开门给我进去,颤抖地说∶“阿贤先生,你……你怎么知道?”


这人生得健健实实,竟是无胆匪类,只敢欺骗小女孩。我见他和妻子思思正在吃晚饭。思思见到我这陌生人进来,忙起身招呼。我见他们只是胆小的普通市民,于是更加气焰嚣张地把文森犯案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文森给我吓得面无血色,他妻子思思更夸张,竟然吓得跪在地上∶“先生,请你别说了……请别抓走我丈夫……”


我开始讲起我脑中那种“哲学”∶“哈哈,文森,所谓淫人妻女,妻女必会淫人。这是因果报应。你要救自己,就要牺牲你的妻子。”


文森和他的妻子都呆了,我继续说∶“让我直接说清楚,我来的目的就是要替我们陈老板奸淫你的妻子,这样陈老板心理才会平衡,也就不会再追究了。”


文森呆呆地摇摇头,跌坐在沙发上。我看厅里有很多他们两夫妻的合照,有些还很年轻的,看来他们有多年恩爱的感情。看来我这诡计不容易得逞。


我以退为进,说∶“你们不答应就算了,我回去向陈老板报告一下,让他自己来找你们算帐。”


文森的妻子这时流下眼泪,连忙抱着我的腿说∶“阿贤先生,求求你放过我们……我……我……你想怎样都可以……”


“思思……”文森瞪大眼睛,一下子抱着他这年轻美丽的太太,两人抱着一起哭。


好一个令人感动的情景,但我没有被他们感动,色欲已经占据我的心,良心不见了,留下的只是一个狼心。


我把思思的纤纤玉手拉起来,把她拖进房里,说∶“文森,你也可以进来看看,哈哈……”


他们的床单还是着红双喜和龙凤配那种图案,我把思思往床上一扔。思思是属于小巧型的少妇,所以我不必用太多力,她就给我制服在床上。当然她也是不太敢反抗,因为她知道她是要为她丈夫赔罪的。


躺在床上的思思很是诱人,薄薄的睡袍在我用力扔她上床的时候翻了起来。我像一只狼,向她扑上去,“嘶”将她薄薄的睡袍撕破,她羞得闭起双眼不敢正视我。


我就更顺利起把她奶罩脱了下来,两团又圆又大的肉球抖了出来。


“干!简直是上天的杰作!”我咀咒着∶“这么漂亮的女人不干她十次八次真浪费。”


我心情很兴奋,虽然我老婆雅雅也很漂亮,但已经生过两个女儿,而且年过三十,吸引力当然没法与眼前这个初婚少妇相比。我迅速把自己的衣服也全脱光了,伸手在她那胴体上下游移。


思思不敢反抗,但身体仍不能适应丈夫以外男人的抚摸,扭来扭去的。


我把她的内裤也脱掉了,那黑黑阴毛下的小穴也露了出来。我的手一下子摸了上去,中指挖进她的小穴。


“啊……”她忙用手想推开我的手,但又缩回去,因为她是不准反抗的。


我伏下头去吻着她的奶房,大口大口的吸,弄得她阴户不断的淌出了淫水,我的手指也就能顺利地挖进她的小穴,先是中指,后来连食指也弄了进去。她的淫水滋滋,不断的流出来,我就用手指摸她的阴唇和阴核,然后又插进她的小穴里。


“唔唔……啊啊……”思思实在受不了,屁股开始往上挺去迎合我的手指。


我的肉棒这时已经向上翘起,暴胀像根棒球棍那般。我把她的身体压着,将粗大阳具猛塞入她滑润的小穴里。


“哇……啊啊……”思思呻吟起来。


我从房门看到厅外坐在沙发上的文森,他看着老婆给我干会有什么感觉?我突然想起我老婆雅雅给陈老板干的情形,于是把那种仇恨都发泄在这可怜的少妇身上。


思思给我抽插得呻吟连连。我就学陈老板玩弄我老婆时的话∶“太太……舒不舒服……我厉害还是你老公厉害?”


思思娇嗲地呻吟着∶“啊……舒服……你真厉害……干得我好舒服……阿贤哥……插深一点……真爽死我的小浪穴……插深些……用力干我……”


“哇塞,原来淫人家的老婆是这样爽的,特别在她的老公面前干她操她就更爽。”我心里快乐极了,十年来对自己老婆被陈老板奸淫仍然耿耿于怀,现在终于全部释放了。“我现在明白陈老板为什么会说∶淫人老婆笑呵呵。”


我这时将她的趐胸紧紧的捏住,不断地用拇指玩弄她那已经凸起的乳头小豆豆。过一会儿,我就把她的一腿架在自己肩上,抱住了她那只粉腿,粗大的阳具就疯狂的抽插。


我开始喘着气,但还要不断侮辱她说∶“你这小骚货……你这荡妇……我插死你……”说着,更重更快的抽插不已,顶得她呻吟连连。我对呆坐在厅中的文森说∶“你看你老婆……真是多淫汁……又骚又浪……真淫贱……”


我把肉棒抽出来,她翻过来摆成狗爬式,让她圆大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我从她背后去揉搓她那摇摇晃晃的大奶子,但肉棒没有插到她的小穴里。


“阿贤哥……”思思刚才给我逗弄得性起,这时已经不顾一切羞耻的在哀求我∶“快……快进来……把你的大……插我的小骚穴……”


我故意把肉棒放在她小穴外面磨着,说∶“小母狗,你想要给我干吗?”


思思这时有些迷醉了,她把我的手推到她的纤腰上,摸起自己的大奶子,用的力度不比我差,把自己两个乳房捏得变形,嘴里发出呻吟的哀求∶“好哥……哥……快干我这只……淫荡的小母狗……我想给你干……快抽插我的小浪穴……直至给你干破为止……快……”


我听得很爽,对厅外的文森说∶“哎,没办法,你老婆叫我干她,我只好勉为其难,把她的骚穴干破吧……”说完就把粗大的肉棒再次插入思思的小穴里,干得思思的眼都翻白了,“好爽……好舒服……插死我吧……”思思大声地浪叫起来。


“文森,你老婆太骚了,快过来帮我推屁股……”我扭着粗腰肉棒把思思小穴里的淫汁都搅了出来。文森果然不敢迨慢,过来站在我身后,每次我肉棒向他老婆的小穴插进去的时候,他都帮我推一下屁股,果然又省力又有效,肉棒直插到思思那淫洞的深处,顶到她的子宫,龟头差一点连她的子宫口都插了进去。


我这时已经顾不得用言语凌辱他们,快感从肉棒直升到大脑,然后遍布满全身。文森见她老婆淫声四起,全身发浪,而我也气喘吁吁,他知道我们快将要高潮。他慌忙说∶“阿贤先生,求求你别射进我老婆的洞里,她在危险期……”


我没理会他,继续抽插着他太太,说∶“我就是要……把你老婆的肚子搞大……干大她的肚子……”


我已经说不下去,肉棒再抽插十几下,然后直插入思思的淫洞深处,龟头把她的子宫口撑开,然后扑扑扑地射出浓浓的精液,我想很大部份的精液都灌进她的子宫里,其他的流在她的淫洞里,在的肉棒的挤压下再从小穴里流了出来。


“唔,你老婆的确好爽!”我穿好衣服向文森和思思这对年轻夫妇道别。


思思仍气喘地说∶“阿贤先生,所谓淫债肉偿,我已经给你干过,我老公那件事请你一笔勾销吧。”


“哈哈……”我伸手大力捏了捏她那大乳房,说∶“小母狗,我懂得怎么做的。”


说完便扬长离开了他们的家。


一辆Benz行政人员房车开向花园,在停车位上停了下来。我匆忙从司机位下车,小跑向后面车门,打开车门。里面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西装笔挺的男人。


忘了介绍自己。我叫阿贤,三十七岁,身体健壮。这个快五十岁的男人就是我那个姓陈的老板,他做五金贸易的,每年生意额都过忆美元,我是他的司机兼保镖,二十岁的时候已经是跟随着他,他也对我恩重有加,我的太太也是他介绍的,当然少不了给我丰厚的薪金,使我建立一个温暖幸福的家。


我跟着陈老板走进大厦的酒店式的大堂,乘搭电梯上顶楼。


想起我幸福的家,不禁又要向大家显耀一下。我的妻子叫雅雅,今年三十三岁,她十八岁就在陈老板介绍下嫁给我,就生下我们大女儿小婷,再过些年诞下小女儿小静。本来我很想生个儿子,但怕惹恼了米饭班主陈老板。因为他太太生下一个女儿后,子宫肿瘤不能生育了。所以我和妻子也取消生子计划。


陈老板打开家门。我依惯性会陪他进屋巡视一下,没有问题就会回到停车场洗车。


“不如先喝杯茶再下去吧。”陈老板亲切拍拍我的肩,说∶“反正我今晚没什么应酬。”


“谢谢陈老板。”我弯身作楫地道谢一声,仍然守份地在他诺大的屋子里巡视。陈老板的女儿房门关着,我敲敲门,没有反应。


“那小妞跑到那里去呢?还没回家?”陈老板自言自语。


我打开门,准备巡视一下。眼前的情形令我大吃一惊。陈老板的宝贝女儿小芬的闺房混乱一片,毛公仔四处乱扔。


再下来赫然见到小芬直直躺在床上,上身没穿上衣服,两个少女的乳房暴露着,下身的HelloKitty内裤被褪下来在大腿上,露出刚开始发育的私处,那又肿又红的小穴还流血乳白色的精液。最惊人的是那HelloKitty内裤不仅泄着少量的鲜血,而且胯间部份给弄穿了一个大洞。


我和陈老板紧张地扶起小芬,她也慢慢醒来,我们才稍放下心来,替她穿上衣服。她在哭泣中断断续续地向我们哭诉她给一个网友入屋强奸的过程。


过了一会儿,陈太太也回家了,在她的安慰下,小芬心情平伏了下来。陈老板把我拉到厅中,悄悄对我说∶“小芬是我的掌上明珠,这件事千万不要报警,你帮我去查查,查到之后,我会派人好好地整治他一顿,奸他全家!我要他痛苦万分!”我连声“是是”地承诺,接受了这个任务。


我本来就很相信“因果报应”这个道理,所以下楼的时候,心里越发觉得老天有眼。所谓淫人妻女,妻女必淫人。


陈老板虽然算是我的恩人,聘用我,介绍雅雅给我,使我能够成家立室。但是我还是不能忘记十年前的一个中午,我开门进家的时候,听到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我悄悄地打开第一个房门,两个小女儿正熟睡着。然后我走到第二个房门,里面传出来的呻吟声,很明显是我太太雅雅的声音。


“这淫妇!光天白日做这样的事!”我愤怒极了,顺手提起一块椅子,想把那个奸夫打个重伤。


房门没锁上,我慢慢推开一点点,果然雅雅给那个奸夫剥得精光,长长的秀发散乱地披在床上,仰躺在床上,一对粗大的手在她那豪乳上使劲地捏弄着,她的双腿也翘了起来,那男人粗大的腰挤在她两腿之间,粗大的肉棒毫不客气地在本来属于我的“私家重地”出出入入。


“岂有此理!”我踢开房门,把椅子举起。顿时他们两个都给我吓了一跳,而当我看到那奸夫时,我呆了,原来那人正是陈老板。


“阿贤,你回来就好了,不好意思,我十万火急,所以借用你太太一下。”陈老板示意我坐下,他那根肉棒还没有抽离我太太的小穴。


我垂头丧气地坐了下来,雅雅仍很惊慌地看着我,陈老板对她说∶“别理阿贤,你今晚再和他恩爱去,现在和我温存一下。”说完又是抽弄地来。


陈老板这方面的能力相当不错,粗大的肉棒在我太太的小穴里搅动着,手指不断捏着她的大奶子,她的奶头都突了起来。雅雅忍不住这样的抚摸,性爱的兴奋使她豁出去了。


她闭起眼睛,把我当成不存在,继续呻吟起来∶“啊……啊……陈老板……用力点……”陈老板淫笑起来∶“用力做什么……说清楚一点……”我太太竟然淫荡地说∶“陈老板……用力点……干我……快……干死我……”


我看不下去,便走开了,我还听到背后陈老板还在逗弄我老婆的声音∶“太太……舒不舒服……我厉害还是你老公厉害?”然后是我太太娇嗲的淫声∶“好舒服……你真厉害……干得我好舒服……我真想给你操死……”


我咬牙切齿,自言自语说∶“我迟早也要干你的妻子,你迟早有报应!”


但那只是我发出的咀咒,我当然没机会也没胆量去干他老婆陈太太,当然陈太太比我大十岁,也使我提不起兴趣去作出这种危险的行为。陈老板之后还是多次来我家里干我的老婆,有时甚至是在晚上,害我要睡在厅中。


所以这次他的宝贝女儿给坏蛋强奸了,我心里不免有丝丝快意。“老天爷有眼,奸人家的妻子,最后自己的宝贝女儿也给人家奸了。因果报应,冥冥中真有定数。”


当然,他仍是我的老板,他叫我去查,我当然要完成任务。幸好这个城市不大,我得到小芬经常上网网站的资料,再加上小芬描述那人的样貌,很快就查出来。


原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那人原来就住在我家窗口对面另一座大厦。那男人真名叫文森,“志辉”只是他上网骗小女孩的名字而已。文森原来是建筑公司电脑部的文员,今年三十二岁,去年才娶了年轻的妻子叫做思思,但结婚不到一年,因为经济不景,文森给公司解雇,成为失业大军的一员。他一直都找不到工作,每天无所事事,就干出这样的坏事来。


“呵呵。”我站在自己家中的窗口边,用望远镜看着文森的家。“呵呵,原来这个漂亮的女人是他的妻子思思。”我本来已经留意窗外对面这去年搬来的邻居,因为那女人很漂亮,好像才二十出头,每天下班后都穿着薄薄的睡衣在家里走来走去,乳罩和内裤都能从薄薄的睡衣里透出来。


以前我还幻想着能够和这个女人共渡一宵,现在看来有机会了。


我按门铃,文森出来开门。“你找谁?”他见到我满脸疑惑,然后说∶“你不是对面窗的那个男人?”


干他娘的,果然他也留意我的家,说不定还和我一样用望远镜偷窥我们。但看他有点害怕的样子,我就说∶“不要怕,我不是警察,叫我阿贤吧。不过你要快开门给我进去,不然你强奸陈小芬那小女孩的事情就会抖出来。”


他竟然给我这几句话吓得手脚都软了,连忙开门给我进去,颤抖地说∶“阿贤先生,你……你怎么知道?”


这人生得健健实实,竟是无胆匪类,只敢欺骗小女孩。我见他和妻子思思正在吃晚饭。思思见到我这陌生人进来,忙起身招呼。我见他们只是胆小的普通市民,于是更加气焰嚣张地把文森犯案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文森给我吓得面无血色,他妻子思思更夸张,竟然吓得跪在地上∶“先生,请你别说了……请别抓走我丈夫……”


我开始讲起我脑中那种“哲学”∶“哈哈,文森,所谓淫人妻女,妻女必会淫人。这是因果报应。你要救自己,就要牺牲你的妻子。”


文森和他的妻子都呆了,我继续说∶“让我直接说清楚,我来的目的就是要替我们陈老板奸淫你的妻子,这样陈老板心理才会平衡,也就不会再追究了。”


文森呆呆地摇摇头,跌坐在沙发上。我看厅里有很多他们两夫妻的合照,有些还很年轻的,看来他们有多年恩爱的感情。看来我这诡计不容易得逞。


我以退为进,说∶“你们不答应就算了,我回去向陈老板报告一下,让他自己来找你们算帐。”


文森的妻子这时流下眼泪,连忙抱着我的腿说∶“阿贤先生,求求你放过我们……我……我……你想怎样都可以……”


“思思……”文森瞪大眼睛,一下子抱着他这年轻美丽的太太,两人抱着一起哭。


好一个令人感动的情景,但我没有被他们感动,色欲已经占据我的心,良心不见了,留下的只是一个狼心。


我把思思的纤纤玉手拉起来,把她拖进房里,说∶“文森,你也可以进来看看,哈哈……”


他们的床单还是着红双喜和龙凤配那种图案,我把思思往床上一扔。思思是属于小巧型的少妇,所以我不必用太多力,她就给我制服在床上。当然她也是不太敢反抗,因为她知道她是要为她丈夫赔罪的。


躺在床上的思思很是诱人,薄薄的睡袍在我用力扔她上床的时候翻了起来。我像一只狼,向她扑上去,“嘶”将她薄薄的睡袍撕破,她羞得闭起双眼不敢正视我。


我就更顺利起把她奶罩脱了下来,两团又圆又大的肉球抖了出来。


“干!简直是上天的杰作!”我咀咒着∶“这么漂亮的女人不干她十次八次真浪费。”


我心情很兴奋,虽然我老婆雅雅也很漂亮,但已经生过两个女儿,而且年过三十,吸引力当然没法与眼前这个初婚少妇相比。我迅速把自己的衣服也全脱光了,伸手在她那胴体上下游移。


思思不敢反抗,但身体仍不能适应丈夫以外男人的抚摸,扭来扭去的。


我把她的内裤也脱掉了,那黑黑阴毛下的小穴也露了出来。我的手一下子摸了上去,中指挖进她的小穴。


“啊……”她忙用手想推开我的手,但又缩回去,因为她是不准反抗的。


我伏下头去吻着她的奶房,大口大口的吸,弄得她阴户不断的淌出了淫水,我的手指也就能顺利地挖进她的小穴,先是中指,后来连食指也弄了进去。她的淫水滋滋,不断的流出来,我就用手指摸她的阴唇和阴核,然后又插进她的小穴里。


“唔唔……啊啊……”思思实在受不了,屁股开始往上挺去迎合我的手指。


我的肉棒这时已经向上翘起,暴胀像根棒球棍那般。我把她的身体压着,将粗大阳具猛塞入她滑润的小穴里。


“哇……啊啊……”思思呻吟起来。


我从房门看到厅外坐在沙发上的文森,他看着老婆给我干会有什么感觉?我突然想起我老婆雅雅给陈老板干的情形,于是把那种仇恨都发泄在这可怜的少妇身上。


思思给我抽插得呻吟连连。我就学陈老板玩弄我老婆时的话∶“太太……舒不舒服……我厉害还是你老公厉害?”


思思娇嗲地呻吟着∶“啊……舒服……你真厉害……干得我好舒服……阿贤哥……插深一点……真爽死我的小浪穴……插深些……用力干我……”


“哇塞,原来淫人家的老婆是这样爽的,特别在她的老公面前干她操她就更爽。”我心里快乐极了,十年来对自己老婆被陈老板奸淫仍然耿耿于怀,现在终于全部释放了。“我现在明白陈老板为什么会说∶淫人老婆笑呵呵。”


我这时将她的趐胸紧紧的捏住,不断地用拇指玩弄她那已经凸起的乳头小豆豆。过一会儿,我就把她的一腿架在自己肩上,抱住了她那只粉腿,粗大的阳具就疯狂的抽插。


我开始喘着气,但还要不断侮辱她说∶“你这小骚货……你这荡妇……我插死你……”说着,更重更快的抽插不已,顶得她呻吟连连。我对呆坐在厅中的文森说∶“你看你老婆……真是多淫汁……又骚又浪……真淫贱……”


我把肉棒抽出来,她翻过来摆成狗爬式,让她圆大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我从她背后去揉搓她那摇摇晃晃的大奶子,但肉棒没有插到她的小穴里。


“阿贤哥……”思思刚才给我逗弄得性起,这时已经不顾一切羞耻的在哀求我∶“快……快进来……把你的大……插我的小骚穴……”


我故意把肉棒放在她小穴外面磨着,说∶“小母狗,你想要给我干吗?”


思思这时有些迷醉了,她把我的手推到她的纤腰上,摸起自己的大奶子,用的力度不比我差,把自己两个乳房捏得变形,嘴里发出呻吟的哀求∶“好哥……哥……快干我这只……淫荡的小母狗……我想给你干……快抽插我的小浪穴……直至给你干破为止……快……”


我听得很爽,对厅外的文森说∶“哎,没办法,你老婆叫我干她,我只好勉为其难,把她的骚穴干破吧……”说完就把粗大的肉棒再次插入思思的小穴里,干得思思的眼都翻白了,“好爽……好舒服……插死我吧……”思思大声地浪叫起来。


“文森,你老婆太骚了,快过来帮我推屁股……”我扭着粗腰肉棒把思思小穴里的淫汁都搅了出来。文森果然不敢迨慢,过来站在我身后,每次我肉棒向他老婆的小穴插进去的时候,他都帮我推一下屁股,果然又省力又有效,肉棒直插到思思那淫洞的深处,顶到她的子宫,龟头差一点连她的子宫口都插了进去。


我这时已经顾不得用言语凌辱他们,快感从肉棒直升到大脑,然后遍布满全身。文森见她老婆淫声四起,全身发浪,而我也气喘吁吁,他知道我们快将要高潮。他慌忙说∶“阿贤先生,求求你别射进我老婆的洞里,她在危险期……”


我没理会他,继续抽插着他太太,说∶“我就是要……把你老婆的肚子搞大……干大她的肚子……”


我已经说不下去,肉棒再抽插十几下,然后直插入思思的淫洞深处,龟头把她的子宫口撑开,然后扑扑扑地射出浓浓的精液,我想很大部份的精液都灌进她的子宫里,其他的流在她的淫洞里,在的肉棒的挤压下再从小穴里流了出来。


“唔,你老婆的确好爽!”我穿好衣服向文森和思思这对年轻夫妇道别。


思思仍气喘地说∶“阿贤先生,所谓淫债肉偿,我已经给你干过,我老公那件事请你一笔勾销吧。”


“哈哈……”我伸手大力捏了捏她那大乳房,说∶“小母狗,我懂得怎么做的。”


说完便扬长离开了他们的家。





上一篇:胁迫少妇 下一篇:网虫轮奸
警告:本站含有 [淫债肉偿]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