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胁迫少妇◆◆◆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胁迫少妇


 

周眉急匆匆的从医院往公司赶,“糟了,又要迟到了。”

跨进大门,天啊,那个讨厌的李经理又站在门口。


“小周,进来一下。”说完就进了经理室,周围的同事只能用安慰的眼神看着周眉。


李伟看着坐在面前的周眉,姣好的面容,一米六八的身高,完美的身材,全身散发出一种迷人的少妇风韵,恨不得马上把她给活吞下去,真想听听这美人叫床声是否也那么动听,可惜这是朵刺手的玫瑰,自己也曾在言语和行动上进行过挑逗,可惜都被冷冰冰的拒绝了,没想到这次她因老公生病竟连续迟到,嘿嘿,这次绝不放过你。


“小周啊,这是你第五次迟到了啊?”


“李经理,我真有特殊情况,请假你又不准。”


“这个我不管,公司的规定你也知道吧,迟到这个事情可大可小,以你的情况,连续五次可以辞退了的。”


周眉冷冷的看着面前这头畜生,是的,在她心里,面前这个经理想干什么完全知道,从自己进公司就没安过好心,本以为自己结婚后会好些,却依然如故,自己做事认认真真,不敢出丝毫纰漏,没想到这次,偏偏又在丈夫下岗生病,自己绝不能失去工作的时候,怎么办,难道真要被这头猪?


李伟也在周眉的眼神里瞧出了一丝慌张,有戏。


“小周啊,你也知道,现在公司正在裁员,我也知道你的情况,老公病了花了很多钱是吧,又下岗,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对吧,而你又撞在风头,我很难保的啊。”


“李经理,请你放过我吧。”周眉那冷漠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哀求。


李伟走到周眉的身后,手轻轻的搭上了她的肩,“嘿嘿,其实我想怎样你很清楚。”


“别,别,”周眉不安地扭摆着自己的肩,想摆脱那双在肩上不停轻抚的双手。


“你想不干了?还是你够钱给老公看病了啊?嘿嘿,只要你陪我一次,不但不追究你,还给你十万怎样?”


用手勾起周眉的头,看到美人的眼中闪烁着迷惘,看来是心有所动,打铁趁热,对准那樱桃小嘴狠狠地亲了下去。


“别,别这样,这是办公室。”周眉用力地推开他。


“没关系,美人,门锁了的。”李伟又扑了上去,抱起周眉往桌上一放,双手就不安份的往套装里钻。


“老公,对不起了。”一行清泪滑落脸颊,心中已打定主意当被狗咬一口。


“把衣服脱了。”


“不。”


“不吗?那就出去。”


“你别欺人太甚!”周眉略带颤抖的说道。


“是吗?我就是要欺人太甚,如何,快点,自己脱。”一定要从心灵上征服她。


反正是要脱,哎,周眉颤抖着双手解开了上衣。


哇,知道这个妞峰挺,没想到风景如此之好。


周眉的双脸通红,从没想过自己会在别的男人面前袒胸。


“啊!”一双粗手已爬上了自己的双峰。虽有心理准备,却还是不由一惊。


真是美乳啊,皮肤油腻光滑,想着这朵刺玫瑰也即将在自己身下呻吟,心中一阵快感!


他没有自己想像中的粗鲁,他的双手在自己的双峰,小腹,背部不停的轻抚,啊,他的嘴含住了自己的一粒葡萄,天,他竟然还用舌头舔,不要啊,周眉心灵在不停的抗拒着,可成熟女性的生理却渐渐地不听使唤。


“你的乳头已经硬了啊,呵呵,没想到你反应很快的啊!”李伟在猥亵身体她的同时还不忘在精神上强奸。


“你,你不要这样,求你快点。”


“难道你老公是快枪手,不知道做爱要有前奏的吗?”


他的手摸上腿了,肉色丝袜还未脱,真美,李伟抬起一只玉腿,真美啊,黑色高跟鞋还在脚上,呵呵,不过不管了,分开两腿,竟然是黑色的性感内裤。


“你的内裤真美啊。”


周眉的脸一下羞地红了,天啊,不由得夹紧双腿,可晚了,一只手已经探访到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别,别摸,别这样。”周眉哀求道。


“是吗?你真的这样想吗?”李伟一脸淫笑,抽出了手指,竟然还带出了一缕丝线。


“这是什么啊?”他把手指不停的在周眉眼前晃动。


周眉此刻只恨不得立马有条缝给自己钻进去,只怪自己身体太敏感了,竟然会对这畜生的抚摩也产生反应。


“啊!”当周眉还在暗自怨恨自己时,李伟已将她按倒,横躺在桌上。


周眉刚睁眼想看他究竟想怎样时,一张臭烘烘的嘴凑了上来,吓得她赶紧玉牙紧咬。


“臭娘们,这时还想立牌坊啊。”李伟骂道,手指却恨恨地插进了私处。


“啊。”口刚张,一条臭舌就伸了进来,在周眉的口中不停的搜索,吞咽,周眉强忍着恶心,一手想抓住他在自己私处抽插的手,一手想推开他那沉重的身躯。


“不,不能再这样了。”周眉无力的反抗着,可自己却越来越能感觉到下面的分泌物逐渐增加,天,竟然在他的手指下快迷失自己的身体。


慢慢地,李伟看着自己身下的这个美人已经开始享受自己给她带来的快感,手已经由推变成了抱,软舌也开始和自己的纠缠在一起。


嘿嘿,真是个尤物啊!


加把劲,一定让她成为自己的新宠物。


分开双唇,李伟看到周眉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惑。


“呵呵,别急,宝贝。”


“老公,我真的不行了啊,快坚持不住了啊。”


周眉那颗冷漠的心也渐渐被自己那火热的身体给融化。


李伟看着横躺在前的活色生香,套装早已在刚才的抚摩中褪去,只有那黑内裤还吊在她那右腿上,腿上的肉色丝袜和高根鞋还是未动,呵呵,不过是自己刻意留的。


“他在干什么?”


周眉半睁眼看,只见他正把头埋向自己的私处,啊,好烫,他竟然把舌头伸进了自己的私处,啊,还吹气,好烫啊。


李伟鼓气猛吹,看着她那私处的四壁在不停的蠕动,淫液在不停的分泌。妈的,人美毕(同音)也这么美。


咦?他怎么又没动了啊?周眉不由得自己抬动了一下臀部,还是没动静啊,自己那刚刚被挑动的欲火正烧得自己无法忍受。睁眼一看,他正挺着肉柱在自己的洞口摩擦,正需要东西来填满自己那空虚的洞洞,周眉自己悄悄地把臀部往上一挺,怎么没进来啊?只见他正在看着自己,原来刚刚的动作都落在他眼里啊,真羞死了!


“是不是想要了啊?”


“是的。”周眉虽然很羞,可心底的欲火却迫使她不得不忘却羞耻,忘却强奸。


“你想要什么啊?”


“我,我,我要……”


“什么呢?我听不见。”


无语中,周眉再次把臀部往他的肉柱一挺,他还是躲开了,这个人坏死了。


“你不说清楚,我可不给啊。”李伟虽然也憋得很,但一定要把她的羞耻给剥掉。


“我要,要你的肉棒!!”天,周眉只觉得自己太堕落了,脸上象着了火一样。


“啊!”周眉的话刚落,一只火烫的肉棒重重地插了进来,周眉不由得呻吟出来。


此时李伟也顾不得其它,捞起两只玉腿,只知狠狠地插进,抽出,不停地。


周眉只觉得在他的抽插中渐渐地飞到了云际,从来不知道做爱可以这么快乐的,不知不觉中忘了这是何方,这是何人,只想永远漂浮在这云际。


李伟看着身下的周眉,玉齿中开始飘出一些听不懂的呻吟,而且这呻吟声也越来越大,知道自己第一步已经成功了,嘴巴狠狠地亲上那樱桃小嘴,左手熟练而技巧地抚摩那挺拔的双峰,右手抬着一只玉腿,重重地抽插,直把那周眉送往那天堂。


仅仅几分钟,周眉的呼吸突然急促,加深,臀部也死命的往上顶,香舌紧紧的纠缠着李伟的舌头,那玉腿也不由地伸直了,那玉趾在鞋内也不自主的卷曲起来。


“啊!”然后是一声长叹,周眉已经到达了高潮。


良久,其实也没多久,只是在感觉中仿佛过了很久,周眉才渐渐从高潮中醒来,从那沉沦于肉欲的身体中醒来,慢慢地忆起了一切。天,周眉羞愧欲死,不敢睁眼。


等等,刚刚那头畜生好像没泄,是啊,好像自己的私处还有根火热,硬梆梆地东西留在里面没动。


“哈哈!”李伟看着身下的周眉脸上神情的变化,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了,“刚刚很舒服吧,对吧?”


“怎么不说话啊,不说是吗,哼!”李伟挺起肉棒就是狠狠一插。


“啊,你,你不是人。”刚刚高潮的肉体还是很敏感。


“呵呵,刚刚让你那么开心,现在就不是人了?”


“你,现在你也满意了,让我起来,你答应过的可别忘了。”周眉认命的答道。


“我答应过什么啊?”


“你你你……”


“小眉啊,其实那些我都答应,还可以多给你钱,只要你答应做我情妇,我想你不是那么封建吧。”


“你这个畜生,你滚,你休想,我们法庭见!”


“是吗?要不要证据?我这有录像带,就是刚刚我们俩的,看到时是说强奸还是通奸。”


李伟威胁的同时还不忘继续抽插,真美的身体啊,想溜?等老子腻了再说。


周眉的呼吸又渐粗,想想自己的现实,强硬的外壳渐渐碎裂。


“求你,求你放过我吧。”


“刚刚你不爽吗?”说着,李伟又是上下齐来,狠狠地一插。


无语中,周眉那刚刚冷却的欲火又升了起来,那刚刚离开的天堂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前方,僵硬的肉体又开始柔软,推拒的双手又挂在了李伟的脖上,那双玉腿已经被李伟扛到了肩上。


“是不是还要我放过你啊?”


“不,不要。”


“那你想要我怎样呢?”


“想要你的肉棒狠狠地插我!”


“插你什么呢?”


“插,插我的小妹妹!”


只见两具肉体纠缠在一起,李伟肩上的玉腿又渐渐地伸直。


哎,沉沦的女人,可怜的女人!


周眉急匆匆的从医院往公司赶,“糟了,又要迟到了。”


跨进大门,天啊,那个讨厌的李经理又站在门口。


“小周,进来一下。”说完就进了经理室,周围的同事只能用安慰的眼神看着周眉。


李伟看着坐在面前的周眉,姣好的面容,一米六八的身高,完美的身材,全身散发出一种迷人的少妇风韵,恨不得马上把她给活吞下去,真想听听这美人叫床声是否也那么动听,可惜这是朵刺手的玫瑰,自己也曾在言语和行动上进行过挑逗,可惜都被冷冰冰的拒绝了,没想到这次她因老公生病竟连续迟到,嘿嘿,这次绝不放过你。


“小周啊,这是你第五次迟到了啊?”


“李经理,我真有特殊情况,请假你又不准。”


“这个我不管,公司的规定你也知道吧,迟到这个事情可大可小,以你的情况,连续五次可以辞退了的。”


周眉冷冷的看着面前这头畜生,是的,在她心里,面前这个经理想干什么完全知道,从自己进公司就没安过好心,本以为自己结婚后会好些,却依然如故,自己做事认认真真,不敢出丝毫纰漏,没想到这次,偏偏又在丈夫下岗生病,自己绝不能失去工作的时候,怎么办,难道真要被这头猪?


李伟也在周眉的眼神里瞧出了一丝慌张,有戏。


“小周啊,你也知道,现在公司正在裁员,我也知道你的情况,老公病了花了很多钱是吧,又下岗,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对吧,而你又撞在风头,我很难保的啊。”


“李经理,请你放过我吧。”周眉那冷漠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哀求。


李伟走到周眉的身后,手轻轻的搭上了她的肩,“嘿嘿,其实我想怎样你很清楚。”


“别,别,”周眉不安地扭摆着自己的肩,想摆脱那双在肩上不停轻抚的双手。


“你想不干了?还是你够钱给老公看病了啊?嘿嘿,只要你陪我一次,不但不追究你,还给你十万怎样?”


用手勾起周眉的头,看到美人的眼中闪烁着迷惘,看来是心有所动,打铁趁热,对准那樱桃小嘴狠狠地亲了下去。


“别,别这样,这是办公室。”周眉用力地推开他。


“没关系,美人,门锁了的。”李伟又扑了上去,抱起周眉往桌上一放,双手就不安份的往套装里钻。


“老公,对不起了。”一行清泪滑落脸颊,心中已打定主意当被狗咬一口。


“把衣服脱了。”


“不。”


“不吗?那就出去。”


“你别欺人太甚!”周眉略带颤抖的说道。


“是吗?我就是要欺人太甚,如何,快点,自己脱。”一定要从心灵上征服她。


反正是要脱,哎,周眉颤抖着双手解开了上衣。


哇,知道这个妞峰挺,没想到风景如此之好。


周眉的双脸通红,从没想过自己会在别的男人面前袒胸。


“啊!”一双粗手已爬上了自己的双峰。虽有心理准备,却还是不由一惊。


真是美乳啊,皮肤油腻光滑,想着这朵刺玫瑰也即将在自己身下呻吟,心中一阵快感!


他没有自己想像中的粗鲁,他的双手在自己的双峰,小腹,背部不停的轻抚,啊,他的嘴含住了自己的一粒葡萄,天,他竟然还用舌头舔,不要啊,周眉心灵在不停的抗拒着,可成熟女性的生理却渐渐地不听使唤。


“你的乳头已经硬了啊,呵呵,没想到你反应很快的啊!”李伟在猥亵身体她的同时还不忘在精神上强奸。


“你,你不要这样,求你快点。”


“难道你老公是快枪手,不知道做爱要有前奏的吗?”


他的手摸上腿了,肉色丝袜还未脱,真美,李伟抬起一只玉腿,真美啊,黑色高跟鞋还在脚上,呵呵,不过不管了,分开两腿,竟然是黑色的性感内裤。


“你的内裤真美啊。”


周眉的脸一下羞地红了,天啊,不由得夹紧双腿,可晚了,一只手已经探访到了自己最私密的地方。


“别,别摸,别这样。”周眉哀求道。


“是吗?你真的这样想吗?”李伟一脸淫笑,抽出了手指,竟然还带出了一缕丝线。


“这是什么啊?”他把手指不停的在周眉眼前晃动。


周眉此刻只恨不得立马有条缝给自己钻进去,只怪自己身体太敏感了,竟然会对这畜生的抚摩也产生反应。


“啊!”当周眉还在暗自怨恨自己时,李伟已将她按倒,横躺在桌上。


周眉刚睁眼想看他究竟想怎样时,一张臭烘烘的嘴凑了上来,吓得她赶紧玉牙紧咬。


“臭娘们,这时还想立牌坊啊。”李伟骂道,手指却恨恨地插进了私处。


“啊。”口刚张,一条臭舌就伸了进来,在周眉的口中不停的搜索,吞咽,周眉强忍着恶心,一手想抓住他在自己私处抽插的手,一手想推开他那沉重的身躯。


“不,不能再这样了。”周眉无力的反抗着,可自己却越来越能感觉到下面的分泌物逐渐增加,天,竟然在他的手指下快迷失自己的身体。


慢慢地,李伟看着自己身下的这个美人已经开始享受自己给她带来的快感,手已经由推变成了抱,软舌也开始和自己的纠缠在一起。


嘿嘿,真是个尤物啊!


加把劲,一定让她成为自己的新宠物。


分开双唇,李伟看到周眉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惑。


“呵呵,别急,宝贝。”


“老公,我真的不行了啊,快坚持不住了啊。”


周眉那颗冷漠的心也渐渐被自己那火热的身体给融化。


李伟看着横躺在前的活色生香,套装早已在刚才的抚摩中褪去,只有那黑内裤还吊在她那右腿上,腿上的肉色丝袜和高根鞋还是未动,呵呵,不过是自己刻意留的。


“他在干什么?”


周眉半睁眼看,只见他正把头埋向自己的私处,啊,好烫,他竟然把舌头伸进了自己的私处,啊,还吹气,好烫啊。


李伟鼓气猛吹,看着她那私处的四壁在不停的蠕动,淫液在不停的分泌。妈的,人美毕(同音)也这么美。


咦?他怎么又没动了啊?周眉不由得自己抬动了一下臀部,还是没动静啊,自己那刚刚被挑动的欲火正烧得自己无法忍受。睁眼一看,他正挺着肉柱在自己的洞口摩擦,正需要东西来填满自己那空虚的洞洞,周眉自己悄悄地把臀部往上一挺,怎么没进来啊?只见他正在看着自己,原来刚刚的动作都落在他眼里啊,真羞死了!


“是不是想要了啊?”


“是的。”周眉虽然很羞,可心底的欲火却迫使她不得不忘却羞耻,忘却强奸。


“你想要什么啊?”


“我,我,我要……”


“什么呢?我听不见。”


无语中,周眉再次把臀部往他的肉柱一挺,他还是躲开了,这个人坏死了。


“你不说清楚,我可不给啊。”李伟虽然也憋得很,但一定要把她的羞耻给剥掉。


“我要,要你的肉棒!!”天,周眉只觉得自己太堕落了,脸上象着了火一样。


“啊!”周眉的话刚落,一只火烫的肉棒重重地插了进来,周眉不由得呻吟出来。


此时李伟也顾不得其它,捞起两只玉腿,只知狠狠地插进,抽出,不停地。


周眉只觉得在他的抽插中渐渐地飞到了云际,从来不知道做爱可以这么快乐的,不知不觉中忘了这是何方,这是何人,只想永远漂浮在这云际。


李伟看着身下的周眉,玉齿中开始飘出一些听不懂的呻吟,而且这呻吟声也越来越大,知道自己第一步已经成功了,嘴巴狠狠地亲上那樱桃小嘴,左手熟练而技巧地抚摩那挺拔的双峰,右手抬着一只玉腿,重重地抽插,直把那周眉送往那天堂。


仅仅几分钟,周眉的呼吸突然急促,加深,臀部也死命的往上顶,香舌紧紧的纠缠着李伟的舌头,那玉腿也不由地伸直了,那玉趾在鞋内也不自主的卷曲起来。


“啊!”然后是一声长叹,周眉已经到达了高潮。


良久,其实也没多久,只是在感觉中仿佛过了很久,周眉才渐渐从高潮中醒来,从那沉沦于肉欲的身体中醒来,慢慢地忆起了一切。天,周眉羞愧欲死,不敢睁眼。


等等,刚刚那头畜生好像没泄,是啊,好像自己的私处还有根火热,硬梆梆地东西留在里面没动。


“哈哈!”李伟看着身下的周眉脸上神情的变化,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了,“刚刚很舒服吧,对吧?”


“怎么不说话啊,不说是吗,哼!”李伟挺起肉棒就是狠狠一插。


“啊,你,你不是人。”刚刚高潮的肉体还是很敏感。


“呵呵,刚刚让你那么开心,现在就不是人了?”


“你,现在你也满意了,让我起来,你答应过的可别忘了。”周眉认命的答道。


“我答应过什么啊?”


“你你你……”


“小眉啊,其实那些我都答应,还可以多给你钱,只要你答应做我情妇,我想你不是那么封建吧。”


“你这个畜生,你滚,你休想,我们法庭见!”


“是吗?要不要证据?我这有录像带,就是刚刚我们俩的,看到时是说强奸还是通奸。”


李伟威胁的同时还不忘继续抽插,真美的身体啊,想溜?等老子腻了再说。


周眉的呼吸又渐粗,想想自己的现实,强硬的外壳渐渐碎裂。


“求你,求你放过我吧。”


“刚刚你不爽吗?”说着,李伟又是上下齐来,狠狠地一插。


无语中,周眉那刚刚冷却的欲火又升了起来,那刚刚离开的天堂似乎又回到了自己的前方,僵硬的肉体又开始柔软,推拒的双手又挂在了李伟的脖上,那双玉腿已经被李伟扛到了肩上。


“是不是还要我放过你啊?”


“不,不要。”


“那你想要我怎样呢?”


“想要你的肉棒狠狠地插我!”


“插你什么呢?”


“插,插我的小妹妹!”


只见两具肉体纠缠在一起,李伟肩上的玉腿又渐渐地伸直。


哎,沉沦的女人,可怜的女人!





上一篇:我的贱货女友 下一篇:淫债肉偿
警告:本站含有 [胁迫少妇]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