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美人也风骚◆◆◆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冰山美人也风骚


 

我和我的女友安琪在一起前后有四年的时间,她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是从大一开始到大四毕业,在大三要升大四的那年暑假,我就陪她到她家去见她的阿姨,安琪国小五年级时,父母在一场严重车祸中双亡,此后就由她母亲那边一位远房亲戚的阿姨扶养长大。


她家住在南投埔里附近的郊区,安琪的阿姨是住家附近一所小学的老师,姨丈是一家台资企业的工程师,在几年前被公司派到的大陆深圳去了,她们婚后一直没有子女,就把安琪视如已出,当成自已的女儿般细心照顾。


一到她家,我发现她阿姨很热情也很朴素,大约四十岁的年纪,可能因为平时勤于保养的关系,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脸蛋与安琪一样漂亮精致,称得上美人,留着短发,穿着素雅,干净大方,皮肤白皙,身材修长,可能年纪稍长的关系,看起来比安琪稍微丰腴些,是个秀外慧中的读书人。


安琪回到家没其他事,就是和她那些中学同学聊天,聚会。但是我不太喜欢外出,通常就留在家看看书或是看看电视,就这样我和阿姨常常有聊天的机会,我们聊着世界大事、婚姻、家庭、社会焦点,我们好像有很多共通的话题,观念几乎是一致的,一聊常会聊不完,常常是安琪回来打断我们的谈天,我们还意犹未尽。


有一次,我问阿姨关于姨丈的情况,她略显不高兴,犹豫了一会后才简短的说:“他在大陆深圳上班,目前很好呀,家里头的开销他都有寄钱回来的。”我似乎看出她们的婚姻有点问题,但又不敢多言,我们都沉默了很久。


有一天,我发现在阳台的衣架上晒着一套花色的女内裤和乳罩!随着微风轻轻飘荡……是蕾丝网状镂空的。我知道这不是安琪的,她的衣服和内衣都是我陪她去买的。这一定是阿姨的!她一个朴素的女人,穿这么性感给谁看呀?


就在短短的几天里,阿姨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本来有些忧郁的她,脸上有了些光彩了,安琪说她看得出来,阿姨非常喜欢我,我们的事阿姨不会反对。在阿姨看我的时候的眼神竟和安琪的一样,身上的香水也用安琪的。她的确有一种我说不出的美,我有几次竟出神的看着她,她发现后脸上有了一丝绯红。我的下身有了潜意识的反应。


一天早晨,我只穿着一件白色小三角裤,很薄,紧紧地包着我的阴茎,很性感。当我听见阿姨起床,要走出卧房的声音后,我也大声的伸了一下懒腰,顿时老二快从我裤头里冲出来了。


阿姨她扭头看了一眼,愣住了。过了几秒钟,她过来给我盖上毛巾被,嘴里还故意说:“这孩子,要感冒了怎么办?”


我从眼缝里发现她站在我的床前,目光在我的老二上停留了很久。我看见她穿着安琪的睡衣,心生一计,我揉了揉眼,一把抱住阿姨,双手在她胸前乱摸起来,嘴里喊着:“安琪!安琪……”她那两颗奶子的确比安琪的丰满有肉多了,虽然有些微下垂,但手感更好,搓揉起来QQ的颇富弹性。


可是此时她却娇羞的挣脱开了,我瞪大着眼说:“对不起!阿姨。我以为是安琪。”


“哦!没什么。安琪的几件衣服说是过时了或是旧了,就不穿,送给我了,我看看觉得还好嘛,就将它穿上了,害你认错了人。”她慌乱地整理了一下衣服说:“我是来给你盖被子的,小心着了凉。”说完头也没回就走了。


吃早饭的时候,大家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这天,安琪要和她的同学去梨山玩两天,我借故说我肚子这几天老不舒服,我不去了。安琪有些不高兴,阿姨帮忙着解释说:“小郭可能是水土不服,你们就别去了。”


但是安琪的个性是固执的,凡是答应朋友的事,一定会做到,所以安琪坚持要去。阿姨就对安琪说:“那你和你的同学们去吧,我在家照顾小郭好了。”


安琪这一走,我的机会就来了。中午时分,阿姨借故天气炎热,也就刻意穿着较为清凉性感,似乎想诱惑我,她上身穿的是一件我曾经送给安琪的丝质米白色吊带的背心,衬托出她那对傲人的双峰更加饱满高耸,背心的少许布料,根本掩盖不了她胸前两颗硕大的圆球,我可以看到差不多三分之一是外露的奶子,尤其是奶子的两侧,基本上是全露了出来,浑圆的曲线毕露无遗,胸前两粒小花生米似的激凸特别明显,肯定背心里面没穿胸罩,走路时两颗大奶子不时的摇晃跳动,让人看得晕眩不已。


她穿的裙子也超短,让我不必刻意低头,就可以看见粉红色的蕾丝细边透明三角内裤,有时走路张开大腿,还可以一览无遗地看见两片腿内侧的雪白肌肤,偶而可见少许小黑毛从底裤两边窜出,粉桃色的膝盖与白皙的大腿相互辉映,很是好看,三角内裤中间的深凹处,有片暗褐色的阴影,我想那片阴影应该就是丛毛遍布的神秘洞穴了,真让人想入非非。


不久阿姨转身走进浴室,准备冲凉,但是浴室的门却没有关,好像故意要引诱我偷看似的,我当然是不会放过的。只见阿姨脱光衣服后,一丝不挂的站在浴缸前,让我饱览景致,她浑身上下冰肌玉肤、晶莹剔透、雪白无瑕,还有那下体阴毛丛生、乌黑茂密的神秘屄洞,全身上中下黑白分明,看得我血脉贲张,欲火难耐,小弟弟更是迅速勃起,瞬间暴涨,差一点就把小内裤顶破了。


我没想到她会从一个朴素无华的中年妇女变成一个妖艳风骚的性感尤物。


这时她却不急不徐,始终保持中年妇女特有的矜持而不作声。最后反而是我看到受不了了,我鼓起了勇气冲进浴室,抱住了她,她没有反抗,静静地让我的双唇印上她的双唇,我将我的舌尖伸到她的唇里,轻轻的扣启她的齿隙。在我的逗弄下,她慢慢张开了口,伸出舌头轻碰了我一下,却又急忙缩回口中。


我把舌尖伸入她口中,搜寻着她湿软滑溜的舌头,但她却有着少女的矜持,调皮地任她的软舌如泥鳅般的在我舌尖滑过。


我追逐着她的舌尖许久,直到捉住它,将她舌头压住,用力地吸吮她口中芬芳的汁液,她身体抖然一颤,将身子一弓,迎向我的胸膛,我甚至可以感到她微凸的乳尖传来一股热流。


我知道她想要了,我抱着她走回卧室,我更狂热地吻着她微颤的双唇,我一只左手圈着她的颈子,让右手慢慢往下游移,轻轻的握住她的奶子,用食指和大拇指搓揉奶头,让它由柔软慢慢变硬。


我将头移下,拥吻着她细嫩雪白的耳垂和颈部,右手更用力地握弄她的两颗大奶和奶头,她双眼微闭,齿间开始发出低低的呻吟,她的手伸进我的内裤里套弄我的小弟弟,并用嘴唇亲吻着我的胸膛。


“你不要误会喔!阿姨不是坏女人,这些年姨丈不在家,阿姨始终是循规蹈距、谨守妇道,很多男人在背后给阿姨取个外号叫什么‘冰山美人’,意思是指阿姨对周遭的男人是严肃正经、不假词色的,今天阿姨会这样和你袒裎相拥,不是阿姨不要脸,是因为阿姨非常喜欢你,因为你像极了阿姨当年的初恋情人,不但年纪相仿,讲话的神情和举手投足都是那么的像他,阿姨从第一眼看现你,阿姨的心就好像被电到一般,回到了年轻时谈恋爱的时代。”


我了解她说的话,迫不及待地脱下了自已的内裤,让早已充胀到微痛的阴茎恣意挺出,她见状微微一惊,笑着说:“这是一根特大号的喔!”


此时她右手握着我的阴茎,左手扶着睾丸,蹲下身低下头,张开她的樱桃小嘴,含住龟头,不断地吸吮,让我的阴茎非常的舒爽。不久她起身,她的双腿很自然的张了开来迎向我,我轻轻的爱抚她全身,让她下体渐渐发热,同时吻着她的唇,让双手一边一个的逗弄她的大奶,不断地搓揉抚捏,我准备慢慢地进入她的身体了。


她的屄洞有点紧,而且此时似乎爱液不够多,有点涩,她的呻吟声也夹杂着哀痛,我看到她美丽的脸庞似乎都扭曲了,便慢慢退出她的身体,凑着她耳边问说:“阿姨,下面痛吗?”


“还好,没关系的。你哪个有些太大了!”她细声的回答。


“我会轻轻的,如果不舒服就告诉我。”我体贴的说。


“嗯,等下我就会适应的。”她回答。


我的手指继续向下游移,停在裂缝的上端,也就是阴核的位置。


当我的指尖接触到阿姨的阴蒂,她全身像触电一般的颤抖起来,嘴里轻微的呻吟着,我开始吻她的唇、她的颈,再吻遍胀红的双乳,她的呻吟一波一波的像浪似的传来。


我用指尖轻抚着她大腿内侧,她浓密的阴毛就像一座欲望的探险丛林等我去尝鲜,我用舌尖轻挑着她的私处,她突然发狂似的大声嗯哼起来,我将舌头伸入深处探幽,她更是全身激烈的颤抖、娇喘狂吼,两眼翻白,嘴角淌出口水,达到极度的兴奋,显然她的秘洞已多年没有男根光顾了,一亩良田荒芜太久,现在是久旱逢甘霖了。


我张开口贪婪地吸吮着浓浓的爱液,那爱液就像决堤的黄河狂涌而出,将整个屄洞沾得黏黏滑滑的。我知道是时候了,便挺起身子,将龟头对准屄洞再次插入,“噗滋”一声,这次很顺利地整根尽入了,温热湿滑的肉璧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兴奋刺激的感觉不断地升高、再升高。


我慢慢地来回抽动,她的脸涨成通红,双手用力抓住我的肩膀,指甲都陷入了肉里,呼吸急促,娇喘连连,樱口大开,一声声不断地浪叫,我增快了抽插的节奏,她的叫声更是一声一声的升高,翻山越岭,直到了高高的山顶,我放慢速度,那声音又幽幽然的降低,再度冲刺抽插,那叫声又逐渐上扬。


从开始轻抽慢插,逐渐变成狂抽猛插,从开始的九浅一深,逐渐变成九深一浅,周而复始,我就像交响乐的指挥,带领着性欲交响乐团,让激情的乐音在性爱的领空里尽情奔放,乐音时而高亢,时而低吟,但这却是我一生中听过最动听的交响曲。


她的表情显然酥麻难挡、骚痒难耐,她的身体不断地上下左右扭动摇摆,也带动她胸前那两颗饱满浑圆的大奶子,不断地上下左右跳动晃荡,晃得我眼花缭乱、神魂颠倒呀!


“小冤家……用力点……不要停……我好舒服呀……”阿姨语无伦次的浪叫着,身子越扭越快,且不自禁的收缩小屄肉,将我的龟头紧紧吸住,好像怕我会将阴茎抽出她的身体,那她的高潮也会随之而止。


香汗淋淋的她一直拼命地上下左右快速扭动着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黑亮丽的秀发随着快速扭动的身躯而四散飞扬。


“舒服吗?”我明知故问。


“我舒服极了。”她回答。


“那就叫我哥哥,叫哥哥插你。”我调皮的想捉弄她。


她有点难为情,犹豫了好一会,我就趁机加大力道抽插,让她屈服。


果然,“小冤家哥哥……来……插我……用力插我……哥哥……我的下面好痒……哥哥好棒……对……就是这样……喔……哥哥……哥哥……喔……”她极度兴奋的浪叫声和我阴茎抽出插入的“噗滋、噗滋”淫水声相互交织着,谱成悦耳动听的天籁之音,使我更加的兴奋和剌激,我觉得龟头被屄肉紧紧地夹着又舔又吸,使我全身不断地颤抖。


这时我感到下体传来一阵阵颤栗的酥麻,沿着背部脊椎直冲上脑门,我更加用力地抽动阴茎,让下体肌肉尽情缩放,她的叫声也随之更加迂回荡漾、冲上云霄。


“哥哥……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喔……哥哥……喔……喔……”紧接着夹着我俩大口的喘气,浓浓热热的精液倾巢蜂涌而射出、射出、再射出。


静静地裸裎相拥,温存片刻后,疲软的她慢慢地翻起身,张开双腿,自下体拔出我的阴茎,俯首张口,含着龟头,不断地吸吮着龟头内未射完的剩余精液。


“小冤家的这根宝贝虽是害人精,但是阿姨喜欢。”她边欣赏边伸出舌头将阴茎及睾丸上沾有精液的地方仔细舔呧干净,甚至连屁屁口也未放过,一并的舔得干干净净。然后起身去拿了条湿毛巾,将我的身体上上下下全部擦拭一遍,再盖上毛巾被让我休息。


此刻,我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如艺术品般洁白无瑕、光溜溜的美丽胴体,我享受着熟女人妻的细心伺候,真是三生有幸,帝王级的服务确实不同凡响,热情贴心又善解人意。


她转身临走前说道:“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阿姨要借用杜甫的诗句来表达今日的心情写照。今日若非遇到了你这小冤家,阿姨这一生岂能尝到加此美妙舒畅的性爱滋味?阿姨真要谢谢你!”


我说:“阿姨,说真的,我从一开始见到你,就被你的美丽、纯朴和善良,深深的吸引。我才该谢谢你。”


今年的暑假真是美妙、神奇、令人难忘呀!


开学之后,阿姨她有去学校看了几次安琪,我们也暗渡陈仓的偷偷的渡过了几次销魂而浪漫的夜晚,每次都是花前月下、缠绵绯恻、激情非常。


但是我和安琪在大学毕业后没多久,因为安琪的脾气不好,难以伺候,常会为小事而发生激烈争执,再加上我们两人个性不和、价值观不同、无法相处就分手了。从此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面或联络,因为毕业后我曾出国念书两年,回国后就进了一家外商公司任职至今,每天忙碌,难得有空。


现在算一算,阿姨也已五十岁了,不知还否风采依旧?唉!风雨故人,很是怀念,她姣好的容颜,魔鬼的身材,总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尤其夜深人静、午夜梦回时。


我和我的女友安琪在一起前后有四年的时间,她是我大学的同班同学,是从大一开始到大四毕业,在大三要升大四的那年暑假,我就陪她到她家去见她的阿姨,安琪国小五年级时,父母在一场严重车祸中双亡,此后就由她母亲那边一位远房亲戚的阿姨扶养长大。


她家住在南投埔里附近的郊区,安琪的阿姨是住家附近一所小学的老师,姨丈是一家台资企业的工程师,在几年前被公司派到的大陆深圳去了,她们婚后一直没有子女,就把安琪视如已出,当成自已的女儿般细心照顾。


一到她家,我发现她阿姨很热情也很朴素,大约四十岁的年纪,可能因为平时勤于保养的关系,看起来只有三十来岁,脸蛋与安琪一样漂亮精致,称得上美人,留着短发,穿着素雅,干净大方,皮肤白皙,身材修长,可能年纪稍长的关系,看起来比安琪稍微丰腴些,是个秀外慧中的读书人。


安琪回到家没其他事,就是和她那些中学同学聊天,聚会。但是我不太喜欢外出,通常就留在家看看书或是看看电视,就这样我和阿姨常常有聊天的机会,我们聊着世界大事、婚姻、家庭、社会焦点,我们好像有很多共通的话题,观念几乎是一致的,一聊常会聊不完,常常是安琪回来打断我们的谈天,我们还意犹未尽。


有一次,我问阿姨关于姨丈的情况,她略显不高兴,犹豫了一会后才简短的说:“他在大陆深圳上班,目前很好呀,家里头的开销他都有寄钱回来的。”我似乎看出她们的婚姻有点问题,但又不敢多言,我们都沉默了很久。


有一天,我发现在阳台的衣架上晒着一套花色的女内裤和乳罩!随着微风轻轻飘荡……是蕾丝网状镂空的。我知道这不是安琪的,她的衣服和内衣都是我陪她去买的。这一定是阿姨的!她一个朴素的女人,穿这么性感给谁看呀?


就在短短的几天里,阿姨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本来有些忧郁的她,脸上有了些光彩了,安琪说她看得出来,阿姨非常喜欢我,我们的事阿姨不会反对。在阿姨看我的时候的眼神竟和安琪的一样,身上的香水也用安琪的。她的确有一种我说不出的美,我有几次竟出神的看着她,她发现后脸上有了一丝绯红。我的下身有了潜意识的反应。


一天早晨,我只穿着一件白色小三角裤,很薄,紧紧地包着我的阴茎,很性感。当我听见阿姨起床,要走出卧房的声音后,我也大声的伸了一下懒腰,顿时老二快从我裤头里冲出来了。


阿姨她扭头看了一眼,愣住了。过了几秒钟,她过来给我盖上毛巾被,嘴里还故意说:“这孩子,要感冒了怎么办?”


我从眼缝里发现她站在我的床前,目光在我的老二上停留了很久。我看见她穿着安琪的睡衣,心生一计,我揉了揉眼,一把抱住阿姨,双手在她胸前乱摸起来,嘴里喊着:“安琪!安琪……”她那两颗奶子的确比安琪的丰满有肉多了,虽然有些微下垂,但手感更好,搓揉起来QQ的颇富弹性。


可是此时她却娇羞的挣脱开了,我瞪大着眼说:“对不起!阿姨。我以为是安琪。”


“哦!没什么。安琪的几件衣服说是过时了或是旧了,就不穿,送给我了,我看看觉得还好嘛,就将它穿上了,害你认错了人。”她慌乱地整理了一下衣服说:“我是来给你盖被子的,小心着了凉。”说完头也没回就走了。


吃早饭的时候,大家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这天,安琪要和她的同学去梨山玩两天,我借故说我肚子这几天老不舒服,我不去了。安琪有些不高兴,阿姨帮忙着解释说:“小郭可能是水土不服,你们就别去了。”


但是安琪的个性是固执的,凡是答应朋友的事,一定会做到,所以安琪坚持要去。阿姨就对安琪说:“那你和你的同学们去吧,我在家照顾小郭好了。”


安琪这一走,我的机会就来了。中午时分,阿姨借故天气炎热,也就刻意穿着较为清凉性感,似乎想诱惑我,她上身穿的是一件我曾经送给安琪的丝质米白色吊带的背心,衬托出她那对傲人的双峰更加饱满高耸,背心的少许布料,根本掩盖不了她胸前两颗硕大的圆球,我可以看到差不多三分之一是外露的奶子,尤其是奶子的两侧,基本上是全露了出来,浑圆的曲线毕露无遗,胸前两粒小花生米似的激凸特别明显,肯定背心里面没穿胸罩,走路时两颗大奶子不时的摇晃跳动,让人看得晕眩不已。


她穿的裙子也超短,让我不必刻意低头,就可以看见粉红色的蕾丝细边透明三角内裤,有时走路张开大腿,还可以一览无遗地看见两片腿内侧的雪白肌肤,偶而可见少许小黑毛从底裤两边窜出,粉桃色的膝盖与白皙的大腿相互辉映,很是好看,三角内裤中间的深凹处,有片暗褐色的阴影,我想那片阴影应该就是丛毛遍布的神秘洞穴了,真让人想入非非。


不久阿姨转身走进浴室,准备冲凉,但是浴室的门却没有关,好像故意要引诱我偷看似的,我当然是不会放过的。只见阿姨脱光衣服后,一丝不挂的站在浴缸前,让我饱览景致,她浑身上下冰肌玉肤、晶莹剔透、雪白无瑕,还有那下体阴毛丛生、乌黑茂密的神秘屄洞,全身上中下黑白分明,看得我血脉贲张,欲火难耐,小弟弟更是迅速勃起,瞬间暴涨,差一点就把小内裤顶破了。


我没想到她会从一个朴素无华的中年妇女变成一个妖艳风骚的性感尤物。


这时她却不急不徐,始终保持中年妇女特有的矜持而不作声。最后反而是我看到受不了了,我鼓起了勇气冲进浴室,抱住了她,她没有反抗,静静地让我的双唇印上她的双唇,我将我的舌尖伸到她的唇里,轻轻的扣启她的齿隙。在我的逗弄下,她慢慢张开了口,伸出舌头轻碰了我一下,却又急忙缩回口中。


我把舌尖伸入她口中,搜寻着她湿软滑溜的舌头,但她却有着少女的矜持,调皮地任她的软舌如泥鳅般的在我舌尖滑过。


我追逐着她的舌尖许久,直到捉住它,将她舌头压住,用力地吸吮她口中芬芳的汁液,她身体抖然一颤,将身子一弓,迎向我的胸膛,我甚至可以感到她微凸的乳尖传来一股热流。


我知道她想要了,我抱着她走回卧室,我更狂热地吻着她微颤的双唇,我一只左手圈着她的颈子,让右手慢慢往下游移,轻轻的握住她的奶子,用食指和大拇指搓揉奶头,让它由柔软慢慢变硬。


我将头移下,拥吻着她细嫩雪白的耳垂和颈部,右手更用力地握弄她的两颗大奶和奶头,她双眼微闭,齿间开始发出低低的呻吟,她的手伸进我的内裤里套弄我的小弟弟,并用嘴唇亲吻着我的胸膛。


“你不要误会喔!阿姨不是坏女人,这些年姨丈不在家,阿姨始终是循规蹈距、谨守妇道,很多男人在背后给阿姨取个外号叫什么‘冰山美人’,意思是指阿姨对周遭的男人是严肃正经、不假词色的,今天阿姨会这样和你袒裎相拥,不是阿姨不要脸,是因为阿姨非常喜欢你,因为你像极了阿姨当年的初恋情人,不但年纪相仿,讲话的神情和举手投足都是那么的像他,阿姨从第一眼看现你,阿姨的心就好像被电到一般,回到了年轻时谈恋爱的时代。”


我了解她说的话,迫不及待地脱下了自已的内裤,让早已充胀到微痛的阴茎恣意挺出,她见状微微一惊,笑着说:“这是一根特大号的喔!”


此时她右手握着我的阴茎,左手扶着睾丸,蹲下身低下头,张开她的樱桃小嘴,含住龟头,不断地吸吮,让我的阴茎非常的舒爽。不久她起身,她的双腿很自然的张了开来迎向我,我轻轻的爱抚她全身,让她下体渐渐发热,同时吻着她的唇,让双手一边一个的逗弄她的大奶,不断地搓揉抚捏,我准备慢慢地进入她的身体了。


她的屄洞有点紧,而且此时似乎爱液不够多,有点涩,她的呻吟声也夹杂着哀痛,我看到她美丽的脸庞似乎都扭曲了,便慢慢退出她的身体,凑着她耳边问说:“阿姨,下面痛吗?”


“还好,没关系的。你哪个有些太大了!”她细声的回答。


“我会轻轻的,如果不舒服就告诉我。”我体贴的说。


“嗯,等下我就会适应的。”她回答。


我的手指继续向下游移,停在裂缝的上端,也就是阴核的位置。


当我的指尖接触到阿姨的阴蒂,她全身像触电一般的颤抖起来,嘴里轻微的呻吟着,我开始吻她的唇、她的颈,再吻遍胀红的双乳,她的呻吟一波一波的像浪似的传来。


我用指尖轻抚着她大腿内侧,她浓密的阴毛就像一座欲望的探险丛林等我去尝鲜,我用舌尖轻挑着她的私处,她突然发狂似的大声嗯哼起来,我将舌头伸入深处探幽,她更是全身激烈的颤抖、娇喘狂吼,两眼翻白,嘴角淌出口水,达到极度的兴奋,显然她的秘洞已多年没有男根光顾了,一亩良田荒芜太久,现在是久旱逢甘霖了。


我张开口贪婪地吸吮着浓浓的爱液,那爱液就像决堤的黄河狂涌而出,将整个屄洞沾得黏黏滑滑的。我知道是时候了,便挺起身子,将龟头对准屄洞再次插入,“噗滋”一声,这次很顺利地整根尽入了,温热湿滑的肉璧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兴奋刺激的感觉不断地升高、再升高。


我慢慢地来回抽动,她的脸涨成通红,双手用力抓住我的肩膀,指甲都陷入了肉里,呼吸急促,娇喘连连,樱口大开,一声声不断地浪叫,我增快了抽插的节奏,她的叫声更是一声一声的升高,翻山越岭,直到了高高的山顶,我放慢速度,那声音又幽幽然的降低,再度冲刺抽插,那叫声又逐渐上扬。


从开始轻抽慢插,逐渐变成狂抽猛插,从开始的九浅一深,逐渐变成九深一浅,周而复始,我就像交响乐的指挥,带领着性欲交响乐团,让激情的乐音在性爱的领空里尽情奔放,乐音时而高亢,时而低吟,但这却是我一生中听过最动听的交响曲。


她的表情显然酥麻难挡、骚痒难耐,她的身体不断地上下左右扭动摇摆,也带动她胸前那两颗饱满浑圆的大奶子,不断地上下左右跳动晃荡,晃得我眼花缭乱、神魂颠倒呀!


“小冤家……用力点……不要停……我好舒服呀……”阿姨语无伦次的浪叫着,身子越扭越快,且不自禁的收缩小屄肉,将我的龟头紧紧吸住,好像怕我会将阴茎抽出她的身体,那她的高潮也会随之而止。


香汗淋淋的她一直拼命地上下左右快速扭动着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黑亮丽的秀发随着快速扭动的身躯而四散飞扬。


“舒服吗?”我明知故问。


“我舒服极了。”她回答。


“那就叫我哥哥,叫哥哥插你。”我调皮的想捉弄她。


她有点难为情,犹豫了好一会,我就趁机加大力道抽插,让她屈服。


果然,“小冤家哥哥……来……插我……用力插我……哥哥……我的下面好痒……哥哥好棒……对……就是这样……喔……哥哥……哥哥……喔……”她极度兴奋的浪叫声和我阴茎抽出插入的“噗滋、噗滋”淫水声相互交织着,谱成悦耳动听的天籁之音,使我更加的兴奋和剌激,我觉得龟头被屄肉紧紧地夹着又舔又吸,使我全身不断地颤抖。


这时我感到下体传来一阵阵颤栗的酥麻,沿着背部脊椎直冲上脑门,我更加用力地抽动阴茎,让下体肌肉尽情缩放,她的叫声也随之更加迂回荡漾、冲上云霄。


“哥哥……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喔……哥哥……喔……喔……”紧接着夹着我俩大口的喘气,浓浓热热的精液倾巢蜂涌而射出、射出、再射出。


静静地裸裎相拥,温存片刻后,疲软的她慢慢地翻起身,张开双腿,自下体拔出我的阴茎,俯首张口,含着龟头,不断地吸吮着龟头内未射完的剩余精液。


“小冤家的这根宝贝虽是害人精,但是阿姨喜欢。”她边欣赏边伸出舌头将阴茎及睾丸上沾有精液的地方仔细舔呧干净,甚至连屁屁口也未放过,一并的舔得干干净净。然后起身去拿了条湿毛巾,将我的身体上上下下全部擦拭一遍,再盖上毛巾被让我休息。


此刻,我目不转睛地欣赏着如艺术品般洁白无瑕、光溜溜的美丽胴体,我享受着熟女人妻的细心伺候,真是三生有幸,帝王级的服务确实不同凡响,热情贴心又善解人意。


她转身临走前说道:“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阿姨要借用杜甫的诗句来表达今日的心情写照。今日若非遇到了你这小冤家,阿姨这一生岂能尝到加此美妙舒畅的性爱滋味?阿姨真要谢谢你!”


我说:“阿姨,说真的,我从一开始见到你,就被你的美丽、纯朴和善良,深深的吸引。我才该谢谢你。”


今年的暑假真是美妙、神奇、令人难忘呀!


开学之后,阿姨她有去学校看了几次安琪,我们也暗渡陈仓的偷偷的渡过了几次销魂而浪漫的夜晚,每次都是花前月下、缠绵绯恻、激情非常。


但是我和安琪在大学毕业后没多久,因为安琪的脾气不好,难以伺候,常会为小事而发生激烈争执,再加上我们两人个性不和、价值观不同、无法相处就分手了。从此之后,我们再也没有见面或联络,因为毕业后我曾出国念书两年,回国后就进了一家外商公司任职至今,每天忙碌,难得有空。


现在算一算,阿姨也已五十岁了,不知还否风采依旧?唉!风雨故人,很是怀念,她姣好的容颜,魔鬼的身材,总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尤其夜深人静、午夜梦回时。





上一篇:生日群交 下一篇:性生日礼物
警告:本站含有 [冰山美人也风骚]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