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淫美女淫行记◆◆◆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最淫美女淫行记


 

  “你真是个不要脸的骚货,”这是我从姐姐家夺门而出,在门被关上的刹那

所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我笑了。是的,我承认,我是个骚货,我承认我亲爱的双胞胎姐姐说的对,

我是个不要脸的骚货。不过,仅仅因为看到我跪在她老公前面,用小嘴吸吮她老

公的鸡巴,就得出我是个骚货这个结论,未免太早了些。


  如果她知道在她一生最美好的日子,在她的新婚之夜,她亲爱的丈夫因“肚

子不舒服”去厕所的两个小时,其实是在客房里,跟他的两个伴郎一起疯狂的搞

我,不知会作何感想?


  如果她知道他们订婚后的每一个约会的夜晚,她的发誓与她不离不弃的未婚

夫都会在半夜趁她睡着,偷偷的溜到我的房间,把精液一次又一次的注入我的小

穴,肛门,小嘴……会作何感想?


  如果她知道她生命中的每一个男人,在上她之前都已经被我上过了,会作何

感想?


  是的,每一个!她的每一个男友,都曾经插过我!有的男的甚至并不知道插

错人了(别忘了,我们可是双胞胎),他们只是奇怪平素端庄文雅,连牵个手都

不愿意的女友怎么突然变的这么放荡,眼神迷离,身体滚烫。不过,谁在乎呢,

他们可是男人,遇上放荡的女人,他们喜欢还来不及,哪里会想那么多。


  当然,还有聪明的男人,他们知道我不是他们的交往对像,他们知道我是他

们女友的妹妹。不过,这更增加了他们的欲望,想想看,约着姐姐,干着妹妹,

还有比这更爽的事情吗?


  所以,当我要勾引姐姐的男人,没有一次是不成功的。只是姐姐不知道罢了。


  她当然不知道,她从来就不了解我,也不屑于了解我,她以我为耻,她认为

我是个不要脸的骚货,她居然说我是骚货,我的亲姐姐说我是骚货!可是,她知

道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吗,她想过这背后的事情吗?她只是比我早出生一秒,

也就是说这一生目前为止,比我多呼吸了一秒,但是她却比我多那么多的东西。

她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所以我要抢回来,从男人开始……


  说实话,这些男人中,的确有几个让我很爽,应该是有四个吧,如果我没记

错的话。其实我当然不会记错,因为,上个星期,我还把他们四个一起约到了家

中,疯狂了三天三夜……那三天真的好淫乱,我身上除了丝袜什么都没穿,我嘴

里除了精液什么都没吃,整夜的呻吟,香汗,男人的肉棒,小穴,淫水……呻吟

……


  高潮……


  哦,不能再想下去了,别忘了,我刚被姐姐赶出来呢,现在正站在空旷的大

街上。必须停止这些念头,不然我要当街自慰了。我并非没有当街自慰过,只是

今天晚上有点冷,而我慌忙出门,只顺手从门上拿了件姐夫的外套,所以我现在

浑身上下,只有一件男式外套和腿上套着的丝袜,而这丝袜并不保暖。见鬼


  一阵冷风吹过,我不禁打了个寒战,现在该去哪呢,不能回自己的宿舍了,

一是时间晚了,二是明天我在这附近,还有“重要”的事呢。该死的姐姐,早不

回晚不回,气死我了,早回来点,或许我和姐夫还没开始,也就不会被她抓到并

且赶出门来;晚回来点,我已经爽完了,也不会这么憋屈。


  我不该舔那么久的鸡巴的,姐夫早就说要插进来了,都是我说不急,说先让

他爽爽……


  “哔~ 哔~ ”这声音突然把我从沉思中打断,我抬起头来,“小姐,打的吗?”


  我听到他特意强调了“小姐”这两个字,


  “不用,谢谢”我没好气的回答,即使我比小姐还浪,即使我本质上其实是

不收钱的小姐,但是听到别人这么叫我,还是让我觉得不爽。


  我现在需要的不是出租车,我需要的是一件衣服,或者是温暖的房子,或者

一根大鸡巴……等等,这车里有空调,这车里还有一个男人,而这男人一定长着

……我傻了吗,这就是我需要的呀……


??? 第一章:缘始


  我做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车里空调开的很大,很舒服,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没穿鞋的。不穿内裤和奶

罩对我而言是家常便饭,但是不穿鞋却让我觉得很不习惯。


  “小姐去哪?”司机问道。


  “随便……恩,我想想,去天堂吧。”,我一语双关的说道,“天堂”是这

一带最大的夜总会,那里的小姐又白又嫩,那里的服务刺激过瘾,最重要的是,

那里不定期举行各种活动,比如明天我要参加的“最淫美女”选拔大会……


  看清楚哦,是“最淫美女”选拔,不是选美比赛哦,是选淫比赛。去的都已

经是美女了,胜出的关键是够不够淫荡。嘻嘻。


  我看到他的裤裆涨了起来,明显的,我说的“天堂”,让他想起了男人的天

堂,让他想到了女人的蜜穴,确切点说,让他想到了我的蜜穴。我开始叉开腿坐

着,我的小穴透过后视镜暴露在他的面前,我看到他咕咚咽了一口口水。


  我心里暗笑着,把修长的腿放在了他的腿上,并且顺手解开了身上的姐夫的

外套的扣子,我的柔软滑嫩的大奶子一下子跳了出来。


  “你还等什么?”我娇笑道,“难道你是柳下惠吗?”


  我的舌头轻轻的滑过自己的嘴唇,并且作出饥渴难耐的表情;我用手轻轻的

拂过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小穴……“哦”我长长的舒服的叹息了

一声。


  “你要不来,我可就自己来啦”,我半开玩笑的说道,手继续抚摸自己的奶

子。


  他居然不理我!天哪,怎么会这样?见鬼了吗?还是我变成了老太婆,我下

意识的往后视镜照去,却发现我们已经开下了公路,开进了一家停车场,我恍悟,

原来他只是不想在马路上搞我,他想在不被人打搅的地方尽情的搞我……


  尽情的搞我,想到这五个字,我突然一阵痉挛,小穴中有液体喷薄而出。几

乎与此同时,他的嘴巴贴在了我的穴上。


  “哦”我呻吟了一声。天呐,好舒服,他好会舔。


  他的嘴巴舔着我的浪穴,手还不安分的向上抓来,我知道他的企图,我喜欢

他这样!他的手一抓到我的奶子就是一阵剧烈的搓揉,很粗鲁的搓揉。跟他的温

柔的口舌相比,我更陶醉在这种粗鲁的冒犯中,我喜欢男人粗鲁的对我,我喜欢

他们不说一句话的把我按到就操,我喜欢他们撕开我的衣服,撕破我的丝袜,我

喜欢他们咬我的乳头,我喜欢他们把我捆起来像对待奴隶一样的蹂躏我,我渴望

被人蹂躏。


  “爽吗,小浪货?”他问。


  我知道男人喜欢讲也喜欢听这种下流话,而且,事实上,我也喜欢说。因为

这让我觉得刺激。


  “爽啊……啊……爽死了,你把浪货……你把浪货舔的爽死了,”我呻吟着

说。


  “是吗,浪货哪里爽?浪货还想不想更爽呢”,他继续刺激我。


  “恩……是……是穴穴爽……”


  “不对,要说骚穴,浪穴”


  “好,是骚穴爽,是我的小骚穴爽,我的骚穴爽死了,我的浪屄爽死了,求

求你让我更爽点吧”讲下流话真的很容易进入状态,我开始只是半真半假的说,

渐渐的上来感觉了,就开始不由自主的喊起来。


  他似乎对我的表现很满意,捏了一把我的乳头,说“怎么样才能更爽呢?”


  “插……插我……插我我才更爽,求求哥哥了……插我吧,插死我吧……我

的屄好痒,求求哥哥用大肉棒插我的浪屄,我的浪屄都是你的,你可以随便插”


  司机再也抑制不住了,把车门打开,把我一把推出门外,然后把我按在车上,

背对着他,顺势把我的脚抬起来并且把自己的鸡巴插了进去。他做这一连串的动

作竟如只是一个动作般的迅速。


  “啊”我大声的呻吟了一声,他的肉棒好大,虽然有好多淫水润滑,我仍然

觉得有点受不了。


  他不住的抽插,居然不用什么9浅1深的技巧,他每一次都直接插到底。我

的奶子在半空晃着,时不时的碰到车的外壳,冰冷的刺激让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

过瘾。


  “好哥哥,你好会……好会插穴啊,插的妹妹的……哦……浪屄好舒服,好

过瘾……啊,啊”我的小穴一阵收缩,止不住的一股淫水流下,说这些话让我高

潮了。与此同时,我感觉到司机哥哥的鸡巴也是一阵膨胀,精液喷薄而出,尽数

射到了我的阴道深处,好烫!


  我媚笑着看了司机一眼,蹲下身去,想把他的肉棒舔干净。“啪啪啪”,吓

死我了,居然有人在黑暗中鼓掌,然后,我就看到三个身影从不远处的货车处向

这边走来。中间一个比较高大,俨然是带头大哥。


  “精彩啊精彩,哥们你真好福气”,带头大哥指着我对司机说到“找了个这

么浪的马子,怎么样,有福同享吧?”


  他居然以为这个猪头司机是我老公,他眼睛瞎了吧。我怎么会找个这样的老

公,除了肉棒大点,几乎一无是处。哦。肉棒大,大肉棒,想到这里,我的心里

又是一阵搔痒,不知道这三个人的肉棒大不大呢?一会就晓得了。我知道他们一

定会干我的,他们会“轮奸”我。


  我喜欢“轮奸”这个词,想一想吧,夜半三更,密室,微弱的灯火,被剥光

衣服的女人,假定这个女人是我,故作惊恐的喊叫,求饶,十几双大手一起抚摸

我的身体,射在脸上的精液,三个洞一起被插,歇斯底里的喊叫、呻吟,排队等

着干我的壮男……


  想着想着,我的手不禁又开始抚摸自己的奶子了,我知道今晚有更爽的了。


  我就是这么骚!


  我是主动要他们操我呢,还是假装害怕被轮奸的命运装纯情呢?


  这时司机说话了,“操,这是谁的马子呢,这分明是个鸡,我路上捡来的”,

司机似乎很不忿。切,说我是他马子居然像是侮辱了他一样,我怒。


  带头大哥似乎一愣,“什么,是个鸡?”他转头问我“你是鸡?”


  我心里暗暗好笑,哪有这样问别人是不是鸡的。这人虽然看上去凶,其实蛮

可爱的。我喜欢这样的男人。我回答他,“你看我像鸡吗?”


  他又仔细看了看我,然后看看那司机,突然冲他骂道“鸡你妈逼,这么漂亮

这么嫩的鸡你能上的起,你跑一星期的出租能赚多少钱,还嫖鸡,回家嫖你自己

免费的老婆鸡去吧,滚。”


  司机爽到了,早就不想再惹麻烦,何况这三个人看起来很凶狠,所以二话没

说,转头就坐上车走了。


  现在偌大一个停车场,只剩下我们四个人了,不,确切点说,是三只狼和一

只羊。


  他们向我一步步走过来,我的脸开始越来越烧,心跳越来越快,我清楚的看

到我的乳头在逐渐的挺立,我的小穴重新分泌了淫水,换句话说,我又做好了被

操的准备了。


  他们边走边开始脱衣服,随手就丢在了地上,他们身上的衣服逐渐的减少,

他们离我越来越近,我开始看到他们结实的胸肌,看到他们内裤下膨胀的一团,

然后,呼,似乎突然之间,三根肉棒就来到了我的嘴边,三根又黑又大的肉棒,

硬的跟铁一样!


  我毫不犹豫的一口含住了带头大哥的肉棒,另外两只手握住了另外两个人的。


  我用两手托着带头大哥的那根鸡巴,像是捧着失而复得的宝贝,我用崇拜的

眼神看着他的宝贝,开始吸吮起来。同时嘴里也开始有意无意的呻吟,叹息。


  或许是他们很久没碰女人了,或许是我真的太淫荡了,吸了几分钟而已,带

头大哥就冲刺着把精液射在了我的小嘴里,我没有躲开,我让他在我嘴里爆发完,

又用小嘴把他的肉棒舔干净。


  我知道经历这次预热,他下次插我,他可以插的很持久了。我温柔妖媚的微

张开嘴,让精液顺着嘴角流出,而后又用舌头将他们舔舐回去,并且故意夸张的

咕咚一声,吞掉了。我感到手里另两个人的肉棒一阵颤抖,我知道他们太兴奋了

,我知道他们从来没见过我这么骚的淫娃,我知道我该服务他们两个了。我缓缓

的把两颗龟头都拉到自己嘴边……


  天呐,我可以感觉到两根鸡巴在我的口腔里的摩擦,碰撞……我的舌头被夹

在两颗龟头中间。还好我的舌头比较小,夹杂着一点唾液使它很润滑很灵活,我

只要将舌头尖稍微向侧一偏,就可以舔食到一颗粗壮的龟头。于是我用舌头小范

围地舔来舔去……不一会儿,两股精液同时射进了我的口腔。我也尽数吞了下去。


  现在,我想要他们插我了!我知道我真的想要了,我知道他们需要一点气氛。


  我在场地中央躺下,用两根食指拨开阴唇,尽可能地使它张得大些,再大些

……不断有淫水从里面流出,我大腿的内侧已经完全湿透了,很粘稠。我用嘶哑

的声音说道“操我,快点,来操死我,我要你们三个一起操我”


  他们三个似乎是玩弄女人的老手,他们并不急着插我的屄。带头大哥率先过

来,把我那有如玉葱般的脚趾放进嘴里吸允。


  另一个人则连问都不问就直接扑到我身上,抓着奶子就开始吸允,揉搓。


  第三个人则直接把头埋在我的跨间,开始舔我的小嫩屄。天呐,刚刚司机的

精液还在我的屄里面呢,他不介意吗,一种超乎淫乱的感觉让我开始止不住的大

叫起来。


  “好哥哥,别舔……脏……脏死了……哦,不要停……好爽,使劲揉我的奶

子啊,还有咬我的小脚,你们三个太会玩女人了,你们要玩死我了”


  “骚货,我们哥三个今天就玩死你,”他们更加卖力的为我服务起来。那种

感觉舒服又难受,因为全身的敏感带都在被刺激,所以非常舒服,但是因为小穴

一直迟迟得不到亵玩,所以感觉好难受。


  “对,对,就是这样……我,我好难受,对……舔我大腿的内壁我会舒服一

点……对……啊,啊……”我就这么淫荡地叫。


  他们并不答话,只是更加卖力的玩弄我的身体,


  我开始不自禁的求他们了“好哥哥,快点来让妹子爽吧,妹子要你们插我啊,

随便谁的肉棒,插进来吧,插死我,我是个浪货,我是个贱婊子,我要你们插我

啊……啊……啊”我的双腿一紧,淫水再一次喷出,我再次高潮了。


  他们终于忍不住了。


  “哦,好爽”带头大哥的肉棒一插进我的小穴,我就忍不住的低低叹息了一

声,刚想再说点什么,第二根肉棒也已经插到了我的嘴里。一边插还一边说话。


  “好下贱的女人,自己摸奶子求我们操,大哥你说是不是啊”


  “恩,确实很骚,要不是咱们哥几个有血案在身,不能在此地久留,真想好

好奸淫这浪妹几天。”


  他们的动作都是粗鲁的,但是他越是粗鲁我就表现得越淫荡。


  “奸淫我吧,尽情的奸淫我吧”,我在心里想,可惜嘴里只能发出“呜呜”


  的响声。第三根肉棒找不到洞插(当时的姿势限制,他没法操人家的屁眼),

只好捧起我柔嫩的小脚丫,紧紧的夹住他的鸡巴,然后尽情抽送起来。


  我喜欢男人一边插我一边用言语侮辱我的,我喜欢听他们讲“贱婊子,插死

你,操烂你的骚屄”这种话。


  可是这三个男人明显是“实干型”的,他们只知道埋头苦干,嘴里最多发出

很爽很过瘾的低喘声,我决定引导他们。


  我把嘴里的鸡巴先吐出来,媚笑了一下,然后问道:


  “好哥哥们,干人家干的爽不爽?”


  “爽,爽死了,太爽了,你真是个小妖精”


  “以前操过妹妹这样的骚包没?”


  “操过骚的,没操过妹子你这么骚的”


  “喜欢妹妹这样骚吗?喜欢妹子的肉穴吗?妹妹的肉穴紧不紧,滑不滑,嫩

不嫩?”


  “喜欢,喜欢死了,我要插烂你的浪屄,嫩屄,贱屄,”带头大哥一边吼着,

一边更迅速的插我的屄。


  刚插我嘴巴的男人等的不耐烦了,直接又把肉棒塞回了我的小嘴中,奸淫起

来。


  我媚笑着看了他一眼,再次把他的大肉棒吐出来,问他:


  “好哥哥,这么性急,难道还怕贱妹妹一会不让你插了”顿了一会,我开始

用嘴巴舔他的肉棒,细细的舔舐起来,我知道有的男人觉得舔比吸更爽,这个男

人就是,我看到他舒服的闭起了眼睛。


  “喜欢妹妹的小嘴吗?喜欢奸淫妹妹的小嘴吗?喜欢妹妹用小嘴舔哥哥的大

肉棒吗”


  “恩恩,喜欢,喜欢奸淫你的嘴,啊……喜欢插你的洞,我要插死你,一会

要插你的浪屄,你个贱货,浪货,插死你”他咆哮着把肉棒一插到低。


  “呜呜”他的鸡巴太长了,一直插到我的喉咙里,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


  我突然就想起了姐夫,姐夫也最喜欢深喉了,每次都把肉棒插到我的喉咙深

处,然后看我憋得满脸通红,眼泪直流。哦,这个变态的家伙。他还老是跟我讲

自己的性幻想,那就是跟我和姐姐玩3P,他老是说:


  “想一下吧,你们姐妹两个,一个淫荡,一个清纯,要是能同时趴到床上,

掰开肉洞求我操,该有多爽啊。”


  一边说,一边还揉捏人家的奶头。舒服……啊……啊


  “什么一个淫荡一个清纯,姐姐很清纯吗,就好像她没被人操过一样,姐夫

你没操过她还是怎么的?”


  “我当热操过她,不过,说实话,操她跟操充气娃娃差不多,你姐姐这个人,

她在床上既不主动也不配合,完全像是在——那个词该怎么说来着——对,在服

从,你知道不,服从!她从来不叫床,从来不求我操她,要是她能向你一样,该

多好啊,哎,真希望你才是我老婆。”


  我心中冷笑。别装了,当初你有机会选择的,你自己选择的她,还不就是看

上了她的“清纯”,你怕娶了我,我天天给你带绿帽。不过我并不说破。


  “难道她屄里面从来都不湿吗?”


  “那倒不是,我一摸她就就湿了,甚至我都觉得,她比你湿的还快。插得过

程中也有好多水,有时候床单都湿了一半的。”


  “好个装逼清纯女”,我心里想着,说道。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那么浪的女人你都不能把她干出声,嘻嘻”


  “是吗,那看我能不能把你干出声”他一边作势抓我,一边调笑道。


  我根本不反抗,任由他摸我舔我,插我。不过我心里却想,找个机会给姐姐

下点药,满足下姐夫这个可怜鬼好了,不就是3P嘛,男人这么单纯的一个愿望

都不满足他,姐姐太过分了。你看我现在不就跟三个男人4P嘛……


  对了,胡思乱想些什么,我正在4P呢!三个猛男正在操我呢,还不好好享

受,我一边提醒自己,一边疯狂的吸吮嘴里的肉棒。


  “啊啊……舒服……浪妹子好爽……用力……”我被插得胡言乱语的乱叫起

来。


  “干,大哥,这骚货好会吸,好用力……喔……”插我嘴的鸡巴一阵抖动。


  “恩,她的小穴好紧,好热,夹得我太舒服了”带头大哥也说着,边继续抽

插。


  “还有她的小嫩脚,也弄得我好爽”


  “是吗,三位猛男哥哥,妹子让你们爽吗,妹子就喜欢让你们爽,妹子的肉

洞就是为了你们生的,你们可以随便操。随便插”,说这种话让我更加的兴奋。


  “啊啊……三位哥哥太猛了……妹妹……啊……不行了……啊……再下去会

疯掉的……啊……又来了……啊啊啊……”说完,我再次泄出。


  那插我屄的哥哥不客气的将妹妹的双腿扛起,让自己的肉棒能尽兴的在我的

美穴里驰骋。


  “啊啊……好粗……好长……啊……顶到底了……啊啊……再来…不要停

…太猛了……啊啊……肏死妹妹了”


  “啊……好舒服…太会干了…顶…到了…子宫被…顶的…太爽了…好酥…好

麻…啊……”我简直媚浪骚淫到了极点,我用双手使劲的揉搓着自己的两颗大奶

子,希冀能够释放出舒爽的感觉。


  “不要了……够了……求求你……够了,不要再插了……我快不行了……我

的嫩穴受不了了,好难受,好热……”


  “啊,不要停,继续插,插死我吧,不要停……啊,好舒服……”


  我不知道是想让他们更大力还是想让他们停止了,快感在欲火中燃烧的越来

越旺。


  “啊……好爽……浪妹子的浪……浪屄……好舒服啊……”我近乎尖叫起来,

同时再次一股淫水喷出。


  插我屄的那根鸡巴被我的淫水一烫,也开始坚持不住了。没办法,谁让人家

的小穴这么紧呢,曾经有个男人跟我说过,他操别的女人能操一个半小时,操我

的时候,只能坚持半小时,哦,他的嘴好甜。好会说话的男人,就因为他那一句

话,我躺在他床上任由他奸淫了三天,我们试了各种各样的花样……那已经是几

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还在上大学,那时我的屄一定比现在更紧吧……


  “哦……哦……哦……”插我屄的男人边用力冲刺,边开始射精了,他在我

的小穴深处开始射精了!他射了足足半分钟,我觉得有些惋惜,因为我有点饿了,

因为我最喜欢吃男人的精液,因为我是个荡妇淫娃。


  但是我是不会浪费一点一滴的精华的,我媚笑着示意他把肉棒送到我嘴边,

“你操的妹子舒爽,妹子要回报你了,让我把你的精液清理干净吧,”我边说,

边直接把这跟沾满精液的大鸡巴含在口中。恩,好腥的精液,好浓的味道,好好

吃啊。我慢慢的甜食他这根宝贝上的美味,不放过哪怕一点一滴,我把他的蛋蛋

上的几丝精液也舔干净,然后诱惑的眯起眼睛,吞了下去。


  “啊”我尖叫一声,原来是在我脸边的那根肉棒看的受不了了,可能是因为

太香艳了,太刺激了,他直接开始射精了,他的精液就这样喷在了我的脸上,我

慌忙张开了嘴,可惜有点晚了,只有一小部分射进了嘴里,大部分的全部顺着脸

颊流到了身体上,流到了我的雪白的躯体上,流到了我的大奶子上。


  我同样清理干净他的肉棒,然后媚笑着向操我脚丫的男人望去,“现在我三

个洞都闲着了哦,哥哥你随便挑一个来插吧”他二话不说的就插进了人家的屄里面来。


  “操,你个浪逼!老子今天要先操你这贱逼,你那浪嘴马上也会干的!”


  “嗯……啊呀……噢……你……插……插吧……狠命一点插,插死妹妹吧”


  “用力……啊……妹妹的浪穴好舒服……舒服……啊……啊……”


  “一会射给我吃好不好,不要浪费了,浪费了好可惜的,射到人家的嘴里,

人家要吃哥哥的精华”


  “啊……哦……哦……用力,用力一点……妹妹要来了,要高潮了……啊

……啊……啊”


  终于,动作越来越猛,越来越快,哦,天啊,一阵阵酸酸麻麻的快感袭来,

我忍不住的小穴一阵收缩,已经记不清是今天的第几次高潮了,我的淫水再次喷

出。


  “好浪穴,夹死老子的鸡巴了,老子也要受不了了……啊……张开嘴……”


  我赶忙把嘴巴张开,他的鸡巴立刻塞了进来,我立刻含住开始卖力的吸吮,

边在喉头发出“哼哼……恩……哦……”的呻吟,我感到他的肉棒开始一阵抖动,

我更用力的吞吐,我的小手摸着他外面的蛋蛋,轻柔的抚弄,我的嘴巴吸得越来

越快,他开始主动的抽插了,啊,天啊,他插的好快,他一定把我的小嘴当成小

屄那样在插了。


  “啊……啊……爽死了……这浪货的小嘴……太嫩了……太会吸了……好爽

……我……我插死你……啊……啊……”


  他的鸡巴一阵抖动,精液喷薄而出。


  哦,好鲜美的精汤啊,我贪婪的吞下一口又一口。他被我吸的爽死了,身体

一阵抖动,足足射了也有半分钟。我细心的把他的龟头舔干净,然后抬起头来。


  “怎么样,三位哥哥,妹妹伺候的你们的宝贝舒服吗?”


  “舒服”“太舒服了”“爽”三个人竞相回答。我媚笑了一下继续说


  “那你们想不想更爽啊?我知道附近有家酒店哦,去房间,妹妹可以让你们

更爽的”


  他们三个互相看了看。为难的说到“我们现在正被通缉呢,不可能去酒店的”


  “是吗?哦,那……那算了……”我失望的说。


  “不过”带头大哥话锋一转,“在这里我们可以再爽一次啊”“反正天亮还

早,我们也不急着赶路”。他一把就把我拉到了怀里。


  “哎呀”我娇笑了一声“哥哥你坏死了,就喜欢在这种地方干人家,人家的

小屄不依啦,这里太冷啦”


  “那么,我们去那辆卡车里面吧”带头大哥朝那边一指,“里面应该能暖和

一点”


  “好吧,”我点了点头,那你们要保证爽死妹妹哦,不然人家不陪你们玩了。


  “恩,一定的”“当然要爽死你了”“你的屄那么紧,要你爽还不容易”


  “插死你,你就等着爽吧”他们几个争先恐后的说着。


  听了这些下流的话,我的小穴又是一阵悸动。


  他们把车窗玻璃敲碎,打开车门,拥着我进去车里。


  车里暖和多了,开心。


  “哦,你们现在想怎么搞人家呢,”我用言语挑逗他们。


  “当然是你想怎样就怎样了”带头大哥笑着说,“你希望我们怎么奸淫你呢”,

他故意突出“奸淫”这两个字的重音。


  “哎呀,你好坏啦”,我不依的撒娇起来,“我喜欢你们一起来插我,插我

的三个洞洞”


  我又开始浑身发热了“来吧,三位哥哥,来尽情的插人家吧,人家的小穴好

热,好湿了,”我摸了一把小穴,露出一手的淫水,同时呻吟着说道。


  “好,插死你,我们插死你个浪货……”


  他们一起向我扑来……


  我记不清当时的具体情况了,我只知道后来当查阅这座停车场的监控资料时,

录音设备里传出了一声声的女人淫浪的呼喊。


  “哦……好爽……好大……”


  “好哥哥……你好会操屄哦……操死人家了”


  “不行了……啊……哦……人家不行了,”


  “哦……天……啊……我要……要丢了……丢了……哦……哦……哦”


  “射出来吧……射到哪里都行……射到人家的小穴里……射到我的脸上……

射到嘴里……头发上……腿上……射到我的浪屄里吧,哦,天呐……好烫……啊

……哦……”


  据说听完这段录音,几个男民警都借口去了厕所,我想他们一定想当时在现

场该多好,当时若在现场,就可以尽情的操我这个骚货了。

离开这座停车场,我开始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转着。身上依然只穿了姐夫的那

件外套,至于丝袜,哈,早被他们扯烂了。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男人那么喜欢丝

袜,不就是一些尼龙吗?不过谁在乎,你喜欢看,我就喜欢穿,你喜欢摸,我就

穿给你摸!凌晨到日出这段时间是最冷的,而且,哦,见鬼,起雾了。


  突然感觉有点饿,不,应该说是非常饿,昨天晚饭吃的少,本来打算跟姐夫

搞完后再吃点夜宵的,可是……扫兴的姐姐,哎。


  早上精液倒吃了不少,可是那玩意根本不顶饱,跟豆浆一样。


  说起豆浆,我记起来我的某一任前男友,每天都一大早去给我买早饭,而且

每次必买豆浆。通常都是他买完早饭回来,洗脸刷牙完毕,我才起床。


  我一直感激他对我这么体贴,甚至破天荒的,跟他交往的那段时间,我没有

主动勾引其他男人。那段日子,可憋死我了,每天都只让他一个人插,好单调,

好无聊,好烦!好在这日子没持续多久,因为有一天,我发现了他的秘密。


  那天他出去买早餐后,我换上前一天偷偷买的性感内衣躲在厕所里,打算在

他回来后给他个惊喜。


  然后,正如你们想的,我透过门缝看到了他在厕所的隔间里面把精液射在了

热热的豆浆里。


  我很生气!我说过,我喜欢精液的味道,但是我不能容忍他这样偷偷的搞鬼,

把精液里面混进豆浆给我喝。


  太不像个男人了!不是吗?你就不能痛痛快快的把肉棒塞进我的嘴里射给我

吗?说起像不像男人这个,我不得不提他在床上的表现。两个字:温柔。不要以

为这是褒义词,温柔的意思就是没用!想想看,舌吻了半天,搞得我欲火焚身,

小穴湿哒哒的了,他居然问,可不可以脱我的裤子……有什么好问的!直接插进

来!操我!狠狠的操死我!


  还有,每次前戏完了,我准备好被插了,他都要下床去翻箱倒柜的找套套,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就不能放在床头吗?或者不戴也行啊,我都不介意,你介意

什么。最可恨的是,每次他正抽插我,我正爽着的时候,他都要突然停下问一句


  “你累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天呐,我累吗?我真想说我一晚上被十个人奸淫都不会觉得累,你说我现在

累吗?但是我说不出口,因为我以为我喜欢他。所以我只是笑笑,并且回答,

“不累,亲爱的,一点都不累”。想一想,我觉得我忍他忍得太多了,也太久了,

现在不能再忍了。


  所以我在他射完后,就走出了洗手间。他显然被我吓了一大跳,有点语无伦

次“啊……你醒啦……早餐……刚买回来……你看还有豆浆……热的……”


  我看到他惊恐的样子,突然有点怜惜起来,我决定不说破他。好吧,让我们

多做一天的鸳鸯好了。


  “哇哦,又有好喝的豆浆,我最喜欢了,最喜欢新鲜的豆浆了”我假装很高

兴,特意强调“新鲜”这两个字。


  我看到他舔了舔嘴唇,然后咽了一口口水,明显的,我的话让他觉得兴奋不

已。“是啊,刚买回来的,刚做好的……应该是……刚做好的……你趁热喝吧”,

他更加的语无伦次了。我心中暗暗觉得好笑。


  我拿起装豆浆的杯子,放在鼻子边闻了闻。我注意到他的表情很紧张,似乎

怕我发现有异味。


  “哦,好香,今天的豆浆好像格外的香哦”我夸张的说道“亲爱的你要不要

先来一点?”我故意逗他。


  “哦,不,不用,你喝就好了……我……我不喝。”


  “开玩笑的,这么有营养的东西我才不舍得给你喝呢”,我舔了舔嘴唇。


  “是……是吗,呵呵”他做贼心虚的假笑着。


  “当然啦,还有什么比豆浆更好喝呢”,我把重音放在了“豆浆”上,听起

来,似乎我说的并不是豆浆一样,当然,事实上,我确实说的不是豆浆。


  “我爱死豆浆了”,我边说话边轻轻的啜了一口杯子里的液体,轻轻的砸吧

了几口,然后发出深深的满足的叹息,那叹息听起来像是我被干到高潮后,余韵

未歇时发出来的声音,是那么的诱惑,那么的销魂。


  我看到他的裤裆一下里高出了许多。我继续挑逗他“我最喜欢喝老公买的豆

浆了,老公的豆浆比所有其他人的都好喝”,我有意无意似的去掉了第二句话里

面的“买”字,“我要天天喝老公的豆浆……”


  我想他这时一定很想立即扑过来,把我压在身子底下,撕掉我身上的衣服,

然后尽情的奸淫我……操我……插我……我又何尝不想被插、被操、被奸淫呢

……但是,他忍住了,这让我有点失望,但是又激起了我的好玩的野心,我决定

继续挑逗他。我就不信他不屈服。


  “你真是个不要脸的骚货,”这是我从姐姐家夺门而出,在门被关上的刹那

所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我笑了。是的,我承认,我是个骚货,我承认我亲爱的双胞胎姐姐说的对,

我是个不要脸的骚货。不过,仅仅因为看到我跪在她老公前面,用小嘴吸吮她老

公的鸡巴,就得出我是个骚货这个结论,未免太早了些。


  如果她知道在她一生最美好的日子,在她的新婚之夜,她亲爱的丈夫因“肚

子不舒服”去厕所的两个小时,其实是在客房里,跟他的两个伴郎一起疯狂的搞

我,不知会作何感想?


  如果她知道他们订婚后的每一个约会的夜晚,她的发誓与她不离不弃的未婚

夫都会在半夜趁她睡着,偷偷的溜到我的房间,把精液一次又一次的注入我的小

穴,肛门,小嘴……会作何感想?


  如果她知道她生命中的每一个男人,在上她之前都已经被我上过了,会作何

感想?


  是的,每一个!她的每一个男友,都曾经插过我!有的男的甚至并不知道插

错人了(别忘了,我们可是双胞胎),他们只是奇怪平素端庄文雅,连牵个手都

不愿意的女友怎么突然变的这么放荡,眼神迷离,身体滚烫。不过,谁在乎呢,

他们可是男人,遇上放荡的女人,他们喜欢还来不及,哪里会想那么多。


  当然,还有聪明的男人,他们知道我不是他们的交往对像,他们知道我是他

们女友的妹妹。不过,这更增加了他们的欲望,想想看,约着姐姐,干着妹妹,

还有比这更爽的事情吗?


  所以,当我要勾引姐姐的男人,没有一次是不成功的。只是姐姐不知道罢了。


  她当然不知道,她从来就不了解我,也不屑于了解我,她以我为耻,她认为

我是个不要脸的骚货,她居然说我是骚货,我的亲姐姐说我是骚货!可是,她知

道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吗,她想过这背后的事情吗?她只是比我早出生一秒,

也就是说这一生目前为止,比我多呼吸了一秒,但是她却比我多那么多的东西。

她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所以我要抢回来,从男人开始……


  说实话,这些男人中,的确有几个让我很爽,应该是有四个吧,如果我没记

错的话。其实我当然不会记错,因为,上个星期,我还把他们四个一起约到了家

中,疯狂了三天三夜……那三天真的好淫乱,我身上除了丝袜什么都没穿,我嘴

里除了精液什么都没吃,整夜的呻吟,香汗,男人的肉棒,小穴,淫水……呻吟

……


  高潮……


  哦,不能再想下去了,别忘了,我刚被姐姐赶出来呢,现在正站在空旷的大

街上。必须停止这些念头,不然我要当街自慰了。我并非没有当街自慰过,只是

今天晚上有点冷,而我慌忙出门,只顺手从门上拿了件姐夫的外套,所以我现在

浑身上下,只有一件男式外套和腿上套着的丝袜,而这丝袜并不保暖。见鬼


  一阵冷风吹过,我不禁打了个寒战,现在该去哪呢,不能回自己的宿舍了,

一是时间晚了,二是明天我在这附近,还有“重要”的事呢。该死的姐姐,早不

回晚不回,气死我了,早回来点,或许我和姐夫还没开始,也就不会被她抓到并

且赶出门来;晚回来点,我已经爽完了,也不会这么憋屈。


  我不该舔那么久的鸡巴的,姐夫早就说要插进来了,都是我说不急,说先让

他爽爽……


  “哔~ 哔~ ”这声音突然把我从沉思中打断,我抬起头来,“小姐,打的吗?”


  我听到他特意强调了“小姐”这两个字,


  “不用,谢谢”我没好气的回答,即使我比小姐还浪,即使我本质上其实是

不收钱的小姐,但是听到别人这么叫我,还是让我觉得不爽。


  我现在需要的不是出租车,我需要的是一件衣服,或者是温暖的房子,或者

一根大鸡巴……等等,这车里有空调,这车里还有一个男人,而这男人一定长着

……我傻了吗,这就是我需要的呀……


??? 第一章:缘始


  我做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车里空调开的很大,很舒服,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是没穿鞋的。不穿内裤和奶

罩对我而言是家常便饭,但是不穿鞋却让我觉得很不习惯。


  “小姐去哪?”司机问道。


  “随便……恩,我想想,去天堂吧。”,我一语双关的说道,“天堂”是这

一带最大的夜总会,那里的小姐又白又嫩,那里的服务刺激过瘾,最重要的是,

那里不定期举行各种活动,比如明天我要参加的“最淫美女”选拔大会……


  看清楚哦,是“最淫美女”选拔,不是选美比赛哦,是选淫比赛。去的都已

经是美女了,胜出的关键是够不够淫荡。嘻嘻。


  我看到他的裤裆涨了起来,明显的,我说的“天堂”,让他想起了男人的天

堂,让他想到了女人的蜜穴,确切点说,让他想到了我的蜜穴。我开始叉开腿坐

着,我的小穴透过后视镜暴露在他的面前,我看到他咕咚咽了一口口水。


  我心里暗笑着,把修长的腿放在了他的腿上,并且顺手解开了身上的姐夫的

外套的扣子,我的柔软滑嫩的大奶子一下子跳了出来。


  “你还等什么?”我娇笑道,“难道你是柳下惠吗?”


  我的舌头轻轻的滑过自己的嘴唇,并且作出饥渴难耐的表情;我用手轻轻的

拂过自己的乳头,另一只手摸向了自己的小穴……“哦”我长长的舒服的叹息了

一声。


  “你要不来,我可就自己来啦”,我半开玩笑的说道,手继续抚摸自己的奶

子。


  他居然不理我!天哪,怎么会这样?见鬼了吗?还是我变成了老太婆,我下

意识的往后视镜照去,却发现我们已经开下了公路,开进了一家停车场,我恍悟,

原来他只是不想在马路上搞我,他想在不被人打搅的地方尽情的搞我……


  尽情的搞我,想到这五个字,我突然一阵痉挛,小穴中有液体喷薄而出。几

乎与此同时,他的嘴巴贴在了我的穴上。


  “哦”我呻吟了一声。天呐,好舒服,他好会舔。


  他的嘴巴舔着我的浪穴,手还不安分的向上抓来,我知道他的企图,我喜欢

他这样!他的手一抓到我的奶子就是一阵剧烈的搓揉,很粗鲁的搓揉。跟他的温

柔的口舌相比,我更陶醉在这种粗鲁的冒犯中,我喜欢男人粗鲁的对我,我喜欢

他们不说一句话的把我按到就操,我喜欢他们撕开我的衣服,撕破我的丝袜,我

喜欢他们咬我的乳头,我喜欢他们把我捆起来像对待奴隶一样的蹂躏我,我渴望

被人蹂躏。


  “爽吗,小浪货?”他问。


  我知道男人喜欢讲也喜欢听这种下流话,而且,事实上,我也喜欢说。因为

这让我觉得刺激。


  “爽啊……啊……爽死了,你把浪货……你把浪货舔的爽死了,”我呻吟着

说。


  “是吗,浪货哪里爽?浪货还想不想更爽呢”,他继续刺激我。


  “恩……是……是穴穴爽……”


  “不对,要说骚穴,浪穴”


  “好,是骚穴爽,是我的小骚穴爽,我的骚穴爽死了,我的浪屄爽死了,求

求你让我更爽点吧”讲下流话真的很容易进入状态,我开始只是半真半假的说,

渐渐的上来感觉了,就开始不由自主的喊起来。


  他似乎对我的表现很满意,捏了一把我的乳头,说“怎么样才能更爽呢?”


  “插……插我……插我我才更爽,求求哥哥了……插我吧,插死我吧……我

的屄好痒,求求哥哥用大肉棒插我的浪屄,我的浪屄都是你的,你可以随便插”


  司机再也抑制不住了,把车门打开,把我一把推出门外,然后把我按在车上,

背对着他,顺势把我的脚抬起来并且把自己的鸡巴插了进去。他做这一连串的动

作竟如只是一个动作般的迅速。


  “啊”我大声的呻吟了一声,他的肉棒好大,虽然有好多淫水润滑,我仍然

觉得有点受不了。


  他不住的抽插,居然不用什么9浅1深的技巧,他每一次都直接插到底。我

的奶子在半空晃着,时不时的碰到车的外壳,冰冷的刺激让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

过瘾。


  “好哥哥,你好会……好会插穴啊,插的妹妹的……哦……浪屄好舒服,好

过瘾……啊,啊”我的小穴一阵收缩,止不住的一股淫水流下,说这些话让我高

潮了。与此同时,我感觉到司机哥哥的鸡巴也是一阵膨胀,精液喷薄而出,尽数

射到了我的阴道深处,好烫!


  我媚笑着看了司机一眼,蹲下身去,想把他的肉棒舔干净。“啪啪啪”,吓

死我了,居然有人在黑暗中鼓掌,然后,我就看到三个身影从不远处的货车处向

这边走来。中间一个比较高大,俨然是带头大哥。


  “精彩啊精彩,哥们你真好福气”,带头大哥指着我对司机说到“找了个这

么浪的马子,怎么样,有福同享吧?”


  他居然以为这个猪头司机是我老公,他眼睛瞎了吧。我怎么会找个这样的老

公,除了肉棒大点,几乎一无是处。哦。肉棒大,大肉棒,想到这里,我的心里

又是一阵搔痒,不知道这三个人的肉棒大不大呢?一会就晓得了。我知道他们一

定会干我的,他们会“轮奸”我。


  我喜欢“轮奸”这个词,想一想吧,夜半三更,密室,微弱的灯火,被剥光

衣服的女人,假定这个女人是我,故作惊恐的喊叫,求饶,十几双大手一起抚摸

我的身体,射在脸上的精液,三个洞一起被插,歇斯底里的喊叫、呻吟,排队等

着干我的壮男……


  想着想着,我的手不禁又开始抚摸自己的奶子了,我知道今晚有更爽的了。


  我就是这么骚!


  我是主动要他们操我呢,还是假装害怕被轮奸的命运装纯情呢?


  这时司机说话了,“操,这是谁的马子呢,这分明是个鸡,我路上捡来的”,

司机似乎很不忿。切,说我是他马子居然像是侮辱了他一样,我怒。


  带头大哥似乎一愣,“什么,是个鸡?”他转头问我“你是鸡?”


  我心里暗暗好笑,哪有这样问别人是不是鸡的。这人虽然看上去凶,其实蛮

可爱的。我喜欢这样的男人。我回答他,“你看我像鸡吗?”


  他又仔细看了看我,然后看看那司机,突然冲他骂道“鸡你妈逼,这么漂亮

这么嫩的鸡你能上的起,你跑一星期的出租能赚多少钱,还嫖鸡,回家嫖你自己

免费的老婆鸡去吧,滚。”


  司机爽到了,早就不想再惹麻烦,何况这三个人看起来很凶狠,所以二话没

说,转头就坐上车走了。


  现在偌大一个停车场,只剩下我们四个人了,不,确切点说,是三只狼和一

只羊。


  他们向我一步步走过来,我的脸开始越来越烧,心跳越来越快,我清楚的看

到我的乳头在逐渐的挺立,我的小穴重新分泌了淫水,换句话说,我又做好了被

操的准备了。


  他们边走边开始脱衣服,随手就丢在了地上,他们身上的衣服逐渐的减少,

他们离我越来越近,我开始看到他们结实的胸肌,看到他们内裤下膨胀的一团,

然后,呼,似乎突然之间,三根肉棒就来到了我的嘴边,三根又黑又大的肉棒,

硬的跟铁一样!


  我毫不犹豫的一口含住了带头大哥的肉棒,另外两只手握住了另外两个人的。


  我用两手托着带头大哥的那根鸡巴,像是捧着失而复得的宝贝,我用崇拜的

眼神看着他的宝贝,开始吸吮起来。同时嘴里也开始有意无意的呻吟,叹息。


  或许是他们很久没碰女人了,或许是我真的太淫荡了,吸了几分钟而已,带

头大哥就冲刺着把精液射在了我的小嘴里,我没有躲开,我让他在我嘴里爆发完,

又用小嘴把他的肉棒舔干净。


  我知道经历这次预热,他下次插我,他可以插的很持久了。我温柔妖媚的微

张开嘴,让精液顺着嘴角流出,而后又用舌头将他们舔舐回去,并且故意夸张的

咕咚一声,吞掉了。我感到手里另两个人的肉棒一阵颤抖,我知道他们太兴奋了

,我知道他们从来没见过我这么骚的淫娃,我知道我该服务他们两个了。我缓缓

的把两颗龟头都拉到自己嘴边……


  天呐,我可以感觉到两根鸡巴在我的口腔里的摩擦,碰撞……我的舌头被夹

在两颗龟头中间。还好我的舌头比较小,夹杂着一点唾液使它很润滑很灵活,我

只要将舌头尖稍微向侧一偏,就可以舔食到一颗粗壮的龟头。于是我用舌头小范

围地舔来舔去……不一会儿,两股精液同时射进了我的口腔。我也尽数吞了下去。


  现在,我想要他们插我了!我知道我真的想要了,我知道他们需要一点气氛。


  我在场地中央躺下,用两根食指拨开阴唇,尽可能地使它张得大些,再大些

……不断有淫水从里面流出,我大腿的内侧已经完全湿透了,很粘稠。我用嘶哑

的声音说道“操我,快点,来操死我,我要你们三个一起操我”


  他们三个似乎是玩弄女人的老手,他们并不急着插我的屄。带头大哥率先过

来,把我那有如玉葱般的脚趾放进嘴里吸允。


  另一个人则连问都不问就直接扑到我身上,抓着奶子就开始吸允,揉搓。


  第三个人则直接把头埋在我的跨间,开始舔我的小嫩屄。天呐,刚刚司机的

精液还在我的屄里面呢,他不介意吗,一种超乎淫乱的感觉让我开始止不住的大

叫起来。


  “好哥哥,别舔……脏……脏死了……哦,不要停……好爽,使劲揉我的奶

子啊,还有咬我的小脚,你们三个太会玩女人了,你们要玩死我了”


  “骚货,我们哥三个今天就玩死你,”他们更加卖力的为我服务起来。那种

感觉舒服又难受,因为全身的敏感带都在被刺激,所以非常舒服,但是因为小穴

一直迟迟得不到亵玩,所以感觉好难受。


  “对,对,就是这样……我,我好难受,对……舔我大腿的内壁我会舒服一

点……对……啊,啊……”我就这么淫荡地叫。


  他们并不答话,只是更加卖力的玩弄我的身体,


  我开始不自禁的求他们了“好哥哥,快点来让妹子爽吧,妹子要你们插我啊,

随便谁的肉棒,插进来吧,插死我,我是个浪货,我是个贱婊子,我要你们插我

啊……啊……啊”我的双腿一紧,淫水再一次喷出,我再次高潮了。


  他们终于忍不住了。


  “哦,好爽”带头大哥的肉棒一插进我的小穴,我就忍不住的低低叹息了一

声,刚想再说点什么,第二根肉棒也已经插到了我的嘴里。一边插还一边说话。


  “好下贱的女人,自己摸奶子求我们操,大哥你说是不是啊”


  “恩,确实很骚,要不是咱们哥几个有血案在身,不能在此地久留,真想好

好奸淫这浪妹几天。”


  他们的动作都是粗鲁的,但是他越是粗鲁我就表现得越淫荡。


  “奸淫我吧,尽情的奸淫我吧”,我在心里想,可惜嘴里只能发出“呜呜”


  的响声。第三根肉棒找不到洞插(当时的姿势限制,他没法操人家的屁眼),

只好捧起我柔嫩的小脚丫,紧紧的夹住他的鸡巴,然后尽情抽送起来。


  我喜欢男人一边插我一边用言语侮辱我的,我喜欢听他们讲“贱婊子,插死

你,操烂你的骚屄”这种话。


  可是这三个男人明显是“实干型”的,他们只知道埋头苦干,嘴里最多发出

很爽很过瘾的低喘声,我决定引导他们。


  我把嘴里的鸡巴先吐出来,媚笑了一下,然后问道:


  “好哥哥们,干人家干的爽不爽?”


  “爽,爽死了,太爽了,你真是个小妖精”


  “以前操过妹妹这样的骚包没?”


  “操过骚的,没操过妹子你这么骚的”


  “喜欢妹妹这样骚吗?喜欢妹子的肉穴吗?妹妹的肉穴紧不紧,滑不滑,嫩

不嫩?”


  “喜欢,喜欢死了,我要插烂你的浪屄,嫩屄,贱屄,”带头大哥一边吼着,

一边更迅速的插我的屄。


  刚插我嘴巴的男人等的不耐烦了,直接又把肉棒塞回了我的小嘴中,奸淫起

来。


  我媚笑着看了他一眼,再次把他的大肉棒吐出来,问他:


  “好哥哥,这么性急,难道还怕贱妹妹一会不让你插了”顿了一会,我开始

用嘴巴舔他的肉棒,细细的舔舐起来,我知道有的男人觉得舔比吸更爽,这个男

人就是,我看到他舒服的闭起了眼睛。


  “喜欢妹妹的小嘴吗?喜欢奸淫妹妹的小嘴吗?喜欢妹妹用小嘴舔哥哥的大

肉棒吗”


  “恩恩,喜欢,喜欢奸淫你的嘴,啊……喜欢插你的洞,我要插死你,一会

要插你的浪屄,你个贱货,浪货,插死你”他咆哮着把肉棒一插到低。


  “呜呜”他的鸡巴太长了,一直插到我的喉咙里,我的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


  我突然就想起了姐夫,姐夫也最喜欢深喉了,每次都把肉棒插到我的喉咙深

处,然后看我憋得满脸通红,眼泪直流。哦,这个变态的家伙。他还老是跟我讲

自己的性幻想,那就是跟我和姐姐玩3P,他老是说:


  “想一下吧,你们姐妹两个,一个淫荡,一个清纯,要是能同时趴到床上,

掰开肉洞求我操,该有多爽啊。”


  一边说,一边还揉捏人家的奶头。舒服……啊……啊


  “什么一个淫荡一个清纯,姐姐很清纯吗,就好像她没被人操过一样,姐夫

你没操过她还是怎么的?”


  “我当热操过她,不过,说实话,操她跟操充气娃娃差不多,你姐姐这个人,

她在床上既不主动也不配合,完全像是在——那个词该怎么说来着——对,在服

从,你知道不,服从!她从来不叫床,从来不求我操她,要是她能向你一样,该

多好啊,哎,真希望你才是我老婆。”


  我心中冷笑。别装了,当初你有机会选择的,你自己选择的她,还不就是看

上了她的“清纯”,你怕娶了我,我天天给你带绿帽。不过我并不说破。


  “难道她屄里面从来都不湿吗?”


  “那倒不是,我一摸她就就湿了,甚至我都觉得,她比你湿的还快。插得过

程中也有好多水,有时候床单都湿了一半的。”


  “好个装逼清纯女”,我心里想着,说道。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那么浪的女人你都不能把她干出声,嘻嘻”


  “是吗,那看我能不能把你干出声”他一边作势抓我,一边调笑道。


  我根本不反抗,任由他摸我舔我,插我。不过我心里却想,找个机会给姐姐

下点药,满足下姐夫这个可怜鬼好了,不就是3P嘛,男人这么单纯的一个愿望

都不满足他,姐姐太过分了。你看我现在不就跟三个男人4P嘛……


  对了,胡思乱想些什么,我正在4P呢!三个猛男正在操我呢,还不好好享

受,我一边提醒自己,一边疯狂的吸吮嘴里的肉棒。


  “啊啊……舒服……浪妹子好爽……用力……”我被插得胡言乱语的乱叫起

来。


  “干,大哥,这骚货好会吸,好用力……喔……”插我嘴的鸡巴一阵抖动。


  “恩,她的小穴好紧,好热,夹得我太舒服了”带头大哥也说着,边继续抽

插。


  “还有她的小嫩脚,也弄得我好爽”


  “是吗,三位猛男哥哥,妹子让你们爽吗,妹子就喜欢让你们爽,妹子的肉

洞就是为了你们生的,你们可以随便操。随便插”,说这种话让我更加的兴奋。


  “啊啊……三位哥哥太猛了……妹妹……啊……不行了……啊……再下去会

疯掉的……啊……又来了……啊啊啊……”说完,我再次泄出。


  那插我屄的哥哥不客气的将妹妹的双腿扛起,让自己的肉棒能尽兴的在我的

美穴里驰骋。


  “啊啊……好粗……好长……啊……顶到底了……啊啊……再来…不要停

…太猛了……啊啊……肏死妹妹了”


  “啊……好舒服…太会干了…顶…到了…子宫被…顶的…太爽了…好酥…好

麻…啊……”我简直媚浪骚淫到了极点,我用双手使劲的揉搓着自己的两颗大奶

子,希冀能够释放出舒爽的感觉。


  “不要了……够了……求求你……够了,不要再插了……我快不行了……我

的嫩穴受不了了,好难受,好热……”


  “啊,不要停,继续插,插死我吧,不要停……啊,好舒服……”


  我不知道是想让他们更大力还是想让他们停止了,快感在欲火中燃烧的越来

越旺。


  “啊……好爽……浪妹子的浪……浪屄……好舒服啊……”我近乎尖叫起来,

同时再次一股淫水喷出。


  插我屄的那根鸡巴被我的淫水一烫,也开始坚持不住了。没办法,谁让人家

的小穴这么紧呢,曾经有个男人跟我说过,他操别的女人能操一个半小时,操我

的时候,只能坚持半小时,哦,他的嘴好甜。好会说话的男人,就因为他那一句

话,我躺在他床上任由他奸淫了三天,我们试了各种各样的花样……那已经是几

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还在上大学,那时我的屄一定比现在更紧吧……


  “哦……哦……哦……”插我屄的男人边用力冲刺,边开始射精了,他在我

的小穴深处开始射精了!他射了足足半分钟,我觉得有些惋惜,因为我有点饿了,

因为我最喜欢吃男人的精液,因为我是个荡妇淫娃。


  但是我是不会浪费一点一滴的精华的,我媚笑着示意他把肉棒送到我嘴边,

“你操的妹子舒爽,妹子要回报你了,让我把你的精液清理干净吧,”我边说,

边直接把这跟沾满精液的大鸡巴含在口中。恩,好腥的精液,好浓的味道,好好

吃啊。我慢慢的甜食他这根宝贝上的美味,不放过哪怕一点一滴,我把他的蛋蛋

上的几丝精液也舔干净,然后诱惑的眯起眼睛,吞了下去。


  “啊”我尖叫一声,原来是在我脸边的那根肉棒看的受不了了,可能是因为

太香艳了,太刺激了,他直接开始射精了,他的精液就这样喷在了我的脸上,我

慌忙张开了嘴,可惜有点晚了,只有一小部分射进了嘴里,大部分的全部顺着脸

颊流到了身体上,流到了我的雪白的躯体上,流到了我的大奶子上。


  我同样清理干净他的肉棒,然后媚笑着向操我脚丫的男人望去,“现在我三

个洞都闲着了哦,哥哥你随便挑一个来插吧”他二话不说的就插进了人家的屄里面来。


  “操,你个浪逼!老子今天要先操你这贱逼,你那浪嘴马上也会干的!”


  “嗯……啊呀……噢……你……插……插吧……狠命一点插,插死妹妹吧”


  “用力……啊……妹妹的浪穴好舒服……舒服……啊……啊……”


  “一会射给我吃好不好,不要浪费了,浪费了好可惜的,射到人家的嘴里,

人家要吃哥哥的精华”


  “啊……哦……哦……用力,用力一点……妹妹要来了,要高潮了……啊

……啊……啊”


  终于,动作越来越猛,越来越快,哦,天啊,一阵阵酸酸麻麻的快感袭来,

我忍不住的小穴一阵收缩,已经记不清是今天的第几次高潮了,我的淫水再次喷

出。


  “好浪穴,夹死老子的鸡巴了,老子也要受不了了……啊……张开嘴……”


  我赶忙把嘴巴张开,他的鸡巴立刻塞了进来,我立刻含住开始卖力的吸吮,

边在喉头发出“哼哼……恩……哦……”的呻吟,我感到他的肉棒开始一阵抖动,

我更用力的吞吐,我的小手摸着他外面的蛋蛋,轻柔的抚弄,我的嘴巴吸得越来

越快,他开始主动的抽插了,啊,天啊,他插的好快,他一定把我的小嘴当成小

屄那样在插了。


  “啊……啊……爽死了……这浪货的小嘴……太嫩了……太会吸了……好爽

……我……我插死你……啊……啊……”


  他的鸡巴一阵抖动,精液喷薄而出。


  哦,好鲜美的精汤啊,我贪婪的吞下一口又一口。他被我吸的爽死了,身体

一阵抖动,足足射了也有半分钟。我细心的把他的龟头舔干净,然后抬起头来。


  “怎么样,三位哥哥,妹妹伺候的你们的宝贝舒服吗?”


  “舒服”“太舒服了”“爽”三个人竞相回答。我媚笑了一下继续说


  “那你们想不想更爽啊?我知道附近有家酒店哦,去房间,妹妹可以让你们

更爽的”


  他们三个互相看了看。为难的说到“我们现在正被通缉呢,不可能去酒店的”


  “是吗?哦,那……那算了……”我失望的说。


  “不过”带头大哥话锋一转,“在这里我们可以再爽一次啊”“反正天亮还

早,我们也不急着赶路”。他一把就把我拉到了怀里。


  “哎呀”我娇笑了一声“哥哥你坏死了,就喜欢在这种地方干人家,人家的

小屄不依啦,这里太冷啦”


  “那么,我们去那辆卡车里面吧”带头大哥朝那边一指,“里面应该能暖和

一点”


  “好吧,”我点了点头,那你们要保证爽死妹妹哦,不然人家不陪你们玩了。


  “恩,一定的”“当然要爽死你了”“你的屄那么紧,要你爽还不容易”


  “插死你,你就等着爽吧”他们几个争先恐后的说着。


  听了这些下流的话,我的小穴又是一阵悸动。


  他们把车窗玻璃敲碎,打开车门,拥着我进去车里。


  车里暖和多了,开心。


  “哦,你们现在想怎么搞人家呢,”我用言语挑逗他们。


  “当然是你想怎样就怎样了”带头大哥笑着说,“你希望我们怎么奸淫你呢”,

他故意突出“奸淫”这两个字的重音。


  “哎呀,你好坏啦”,我不依的撒娇起来,“我喜欢你们一起来插我,插我

的三个洞洞”


  我又开始浑身发热了“来吧,三位哥哥,来尽情的插人家吧,人家的小穴好

热,好湿了,”我摸了一把小穴,露出一手的淫水,同时呻吟着说道。


  “好,插死你,我们插死你个浪货……”


  他们一起向我扑来……


  我记不清当时的具体情况了,我只知道后来当查阅这座停车场的监控资料时,

录音设备里传出了一声声的女人淫浪的呼喊。


  “哦……好爽……好大……”


  “好哥哥……你好会操屄哦……操死人家了”


  “不行了……啊……哦……人家不行了,”


  “哦……天……啊……我要……要丢了……丢了……哦……哦……哦”


  “射出来吧……射到哪里都行……射到人家的小穴里……射到我的脸上……

射到嘴里……头发上……腿上……射到我的浪屄里吧,哦,天呐……好烫……啊

……哦……”


  据说听完这段录音,几个男民警都借口去了厕所,我想他们一定想当时在现

场该多好,当时若在现场,就可以尽情的操我这个骚货了。

离开这座停车场,我开始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转着。身上依然只穿了姐夫的那

件外套,至于丝袜,哈,早被他们扯烂了。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男人那么喜欢丝

袜,不就是一些尼龙吗?不过谁在乎,你喜欢看,我就喜欢穿,你喜欢摸,我就

穿给你摸!凌晨到日出这段时间是最冷的,而且,哦,见鬼,起雾了。


  突然感觉有点饿,不,应该说是非常饿,昨天晚饭吃的少,本来打算跟姐夫

搞完后再吃点夜宵的,可是……扫兴的姐姐,哎。


  早上精液倒吃了不少,可是那玩意根本不顶饱,跟豆浆一样。


  说起豆浆,我记起来我的某一任前男友,每天都一大早去给我买早饭,而且

每次必买豆浆。通常都是他买完早饭回来,洗脸刷牙完毕,我才起床。


  我一直感激他对我这么体贴,甚至破天荒的,跟他交往的那段时间,我没有

主动勾引其他男人。那段日子,可憋死我了,每天都只让他一个人插,好单调,

好无聊,好烦!好在这日子没持续多久,因为有一天,我发现了他的秘密。


  那天他出去买早餐后,我换上前一天偷偷买的性感内衣躲在厕所里,打算在

他回来后给他个惊喜。


  然后,正如你们想的,我透过门缝看到了他在厕所的隔间里面把精液射在了

热热的豆浆里。


  我很生气!我说过,我喜欢精液的味道,但是我不能容忍他这样偷偷的搞鬼,

把精液里面混进豆浆给我喝。


  太不像个男人了!不是吗?你就不能痛痛快快的把肉棒塞进我的嘴里射给我

吗?说起像不像男人这个,我不得不提他在床上的表现。两个字:温柔。不要以

为这是褒义词,温柔的意思就是没用!想想看,舌吻了半天,搞得我欲火焚身,

小穴湿哒哒的了,他居然问,可不可以脱我的裤子……有什么好问的!直接插进

来!操我!狠狠的操死我!


  还有,每次前戏完了,我准备好被插了,他都要下床去翻箱倒柜的找套套,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就不能放在床头吗?或者不戴也行啊,我都不介意,你介意

什么。最可恨的是,每次他正抽插我,我正爽着的时候,他都要突然停下问一句


  “你累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天呐,我累吗?我真想说我一晚上被十个人奸淫都不会觉得累,你说我现在

累吗?但是我说不出口,因为我以为我喜欢他。所以我只是笑笑,并且回答,

“不累,亲爱的,一点都不累”。想一想,我觉得我忍他忍得太多了,也太久了,

现在不能再忍了。


  所以我在他射完后,就走出了洗手间。他显然被我吓了一大跳,有点语无伦

次“啊……你醒啦……早餐……刚买回来……你看还有豆浆……热的……”


  我看到他惊恐的样子,突然有点怜惜起来,我决定不说破他。好吧,让我们

多做一天的鸳鸯好了。


  “哇哦,又有好喝的豆浆,我最喜欢了,最喜欢新鲜的豆浆了”我假装很高

兴,特意强调“新鲜”这两个字。


  我看到他舔了舔嘴唇,然后咽了一口口水,明显的,我的话让他觉得兴奋不

已。“是啊,刚买回来的,刚做好的……应该是……刚做好的……你趁热喝吧”,

他更加的语无伦次了。我心中暗暗觉得好笑。


  我拿起装豆浆的杯子,放在鼻子边闻了闻。我注意到他的表情很紧张,似乎

怕我发现有异味。


  “哦,好香,今天的豆浆好像格外的香哦”我夸张的说道“亲爱的你要不要

先来一点?”我故意逗他。


  “哦,不,不用,你喝就好了……我……我不喝。”


  “开玩笑的,这么有营养的东西我才不舍得给你喝呢”,我舔了舔嘴唇。


  “是……是吗,呵呵”他做贼心虚的假笑着。


  “当然啦,还有什么比豆浆更好喝呢”,我把重音放在了“豆浆”上,听起

来,似乎我说的并不是豆浆一样,当然,事实上,我确实说的不是豆浆。


  “我爱死豆浆了”,我边说话边轻轻的啜了一口杯子里的液体,轻轻的砸吧

了几口,然后发出深深的满足的叹息,那叹息听起来像是我被干到高潮后,余韵

未歇时发出来的声音,是那么的诱惑,那么的销魂。


  我看到他的裤裆一下里高出了许多。我继续挑逗他“我最喜欢喝老公买的豆

浆了,老公的豆浆比所有其他人的都好喝”,我有意无意似的去掉了第二句话里

面的“买”字,“我要天天喝老公的豆浆……”


  我想他这时一定很想立即扑过来,把我压在身子底下,撕掉我身上的衣服,

然后尽情的奸淫我……操我……插我……我又何尝不想被插、被操、被奸淫呢

……但是,他忍住了,这让我有点失望,但是又激起了我的好玩的野心,我决定

继续挑逗他。我就不信他不屈服。





警告:本站含有 [最淫美女淫行记]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