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人妻◆◆◆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奴隶人妻


 

“那我们就周末见了,好吗?”电话里传来她的声音。


“嗯,我会安排好一切的。喜欢我的安排吗?”他再一次的回想他的全部计划,二天,他们有二个白天二个夜晚。


“喜欢,”她轻轻的在电话里笑了起来,“你的安排我都喜欢……可是你要严厉点,Master。”


他苦笑了一下,他知道晓在笑话他什么。


你太温柔了,不是个好的S。上一次,她在临别上车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说的。


“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个称呼。”


“遵命,主人。”她调皮的笑了。


他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他不喜欢这个称呼,也不喜欢这个名义带来的种种约束。


“记得穿裙子来。”他提醒了她一下。


“我会的,还有……”她故意迟顿了一下,看他如何反应──他沉默不语,“衬衣我也会带的。”她挑逗式的加了一句,“新买的,样子很夸张哦。”


“知道了。到了给我电话。”


他挂断了手机,站在窗户前默默的看着楼下来往的车流人群,今天是星期四。他忽然发觉自己一周来都在期盼她的到来。他总在想她。这样的感觉忽然又陌生,又熟悉。


星期五的时候,他的心思更不在工作上,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身边也有保持着来往的女性,晓并不是什么相貌出众身材绝佳的美女,可是他发觉他最近总是在想她,想她的脸,她的身体……


她在干什么呢?也许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上车了吧。他有过几个女友,一起PLAY过的伙伴也有好些个。多数他都记不清了,但是每天晚上,晓总在他的眼前晃动,在黑夜的妄想中,他把她剥得精光,用藤条、用九尾鞭、用各式各样他从来也没有过的器具折磨她。她的屁股被打的青紫,乳房上夹着夹子……


他在现实中从未对晓做得这样厉害,他只是打她的屁股,让她长久的在他的皮带下颤抖,屁股红红的,犹如一个番茄。


可是这个女孩身上蕴藏着一种热情,深沉不露的,慢慢的将他内心长久的SM欲望煽动到及至。


这次的假期,他要折磨她,慢慢的,他有的是时间。


手机上跳出了一条短消息。他知道那是她的。


“是不是在想着怎么折磨我?”


他微微一笑,晓很聪明,就像她一样。他拨通了晓的手机。


“在干嘛呢?”她先问。


“上班。”


“知道你上班,在做什么呢?”


“你说呢?”他笑了起来。


“呀,你笑得真是好坏……”她停了一下,“我不来了,来了没好果子吃。”


“我笑的一点都不坏。”虽然知道她是在撒娇的开玩笑,可是当她说她不来的时候,他心里掠过一阵阴影。


他问:“你在做什么呢?”


“去机场的车上,我六点能到了。”


“我去接你,一起吃饭。”


“不用,机场有班车来的。你先吃吧,我从机场转汽车再到你们那里要七点了。一个饥饿的男人是很危险D。”说到后一句的时候她暧昧的窃笑着,压低了声音。


“还是一起吃好了。七点我来接你。”他挂掉了电话,注意了一下手表。


现在是下午三点十七分,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他打电话前刚看过表。


从车站回到他的住所,已经是近七点半了。他按他们的约定,在离车站不远的一条街上等她。她匆匆的提着包过来,风尘仆仆的样子,她穿着浅灰的薄呢裙,白色的高领毛衣,胸前一串藏银的项链。在灰暗的天空下看上去楚楚动人。


钻进他叫好的TAXI,她显得有点气喘吁吁。


“好累,好久不坐飞机了。”


“飞机上没睡一会吗?”他帮她把包放在座位上。出租车起步了,她一下子靠在他的身上,他就势搂着她,她的发际传来体汗和洗发水混合的气味。


“没有,睡不着。”她像猫一样的蜷缩在他的胳膊里,暖暖的感觉传到他的肌肤上。


“辛苦你了。”他爱怜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头发上薄薄的有一层浮灰。


“为了能早点和你在一起嘛。”她伏在他的肩膀上,悄声的在他耳畔说,“我穿了裙子来了。”


“我看见了,真乖。”他低头看着她,她的裙子缩在膝盖上,露出了白皙的膝盖,丝袜在路边闪烁的灯光下亮晶晶的。他的心里起了一阵冲动,搂着她腰的手悄悄的从肋旁爱抚乳房。她侧了下身子,把手袋拉到胸前,遮盖住他的手。他不觉为她的温存而笑了。


“我还另外带了条裙子,”她小声的在他耳畔说着,“还有……”她调皮的笑了一声,“保密。”


他的公寓是间旧公寓,小套型,煤电水卫一样不缺,虽然年代久了,东西都显出陈旧来,但是他平时注意收拾,还是显得干净整齐。


开亮了电灯,锁好了门。


他们拥抱在一起,激烈的拥吻着。似乎一切的相思和欲望都要倾注在舌头和嘴唇上,舌尖彼此缠绕着,吮吸着,久久不肯分开。


“我爱你。”她趴在他的胸口,说。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她有一头浓密而美丽的长发,发出天然的光泽。她伏在他的胸口,饱满的胸部不住的起伏。


“我也爱你。”他说。却知道自己说的言不由衷。


他爱她吗?是的,他爱的。然而他知道他的爱和她刚才说的爱一样,两情相悦时的一朵火花而已。他们都是成年人,知道游戏的规则。


他握着晓的手,带她进了房间。他把她的包放在桌子上。包沉甸甸的,她拉开包链。


“就是这条裙子,喜欢吗?”她展开一条E- LAND的格子呢的学生式短裙。


“喜欢。”


“嘻嘻,知道你的喜欢,我带了全套来呢。”她在他的床上展开同款的蓝色毛衣,泡泡袜,“怎么样,好看吗?”


他从背后抱住她:“看来我不做严厉教师不行了……”


“我是坏女孩,要狠狠的打屁股……”她说着,胸脯起伏着,脸色潮红。


“让你弯着腰,抽起来更疼。”他的手从毛衣下面滑了进去。


“啊……不要……”晓的的呼吸急促起来,不仅因为那勾引起了她的欲望,也为了他的手指正在她的双乳上肆虐蹂躏。


“弯腰。”他简单的命令道。


晓迟疑了一下,弯下了腰,手扶在膝盖上。


“是,主人。”


他简单的从腰上取下皮带,打了个对折。眼光审视着晓,呢裙紧紧的裹在她的臀部,勾勒出饱满的曲线。


第一下他抽得很重,皮带在屁股上落下深深的凹痕,伴随着沉闷的声响。她的腰一瞬间几乎要直立起来。


“疼……”


他一皮带又一皮带的抽打着,比任何一次鞭打都要无情,皮带沉闷的回响着,晓一动不动的强忍着,他知道她现在疼极了,可是她毫无反应的态度愈发刺激了他的肆虐情绪,他不动声色的加着力,胳膊挥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似乎要把保护她肌肤的薄薄的呢料打破一样。


晓从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呻吟,随着鞭打而上挺腰身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每挨一下,晓都要勉强的把几乎要直起来的腰重新弯下去,用力的支撑住膝盖。她的膝盖开始无法抑制的剧烈颤抖着弯曲,他知道晓支持不住了,他仔细的瞄准着她的臀峰,用力的抽下了最后一下。


晓撑住了床沿才没有跪倒下去。她抬头看他:“你好凶……”她的眼神里有了些许畏惧的神情。


他爱抚着她的耳朵和鬓发,毛茸茸的温暖而柔软,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外婆家的猫。


“把东西收拾好,我们吃饭了。”他柔和的笑了一下。


“是,主人。”她的神情轻松起来,直起了身子。


“你刚才的眼神好可怕,我还以为要挨耳光了呢!”她撒娇的搂着他的脖子。


“我才不打耳光呢。”


“为什么不打呢……”她有点幽怨的说道。


他苦笑了一下,他知道她喜欢。可是他不喜欢。


晚饭是在家吃的,周末的各个酒店人都很多,他决定不去凑这个热闹。


“我们吃什么呢,要不要我做饭?”


晓从卧室里出来,看着正围上围裙的他问道。


“不用了,我来做好了,我是地主嘛。”


“那我乐得吃现成的了,”她笑了起来,撩了下额前的散发,“做什么呢,要我帮忙吗?”


“帮我洗菜吧。”他开始削土豆皮,“白菜土豆下面。”


“好吃吗?”晓挽起袖子,小心的开始剥那颗白菜的菜帮,一片片的浸入洗菜盆里。


“我觉得不错,今天没怎么准备,明天我做好吃的给你吃。”


“嘻嘻,好啊。”她亲了他一下。


他烧热了油锅,把切好洗净的白菜丝和土豆丁炒熟,把去过堿水的面条捞到锅子里,加水煮起来,冰箱里还有些爆好的肉丝,一起倒了下去。


“知道我的一个幻想是什么嘛?”他望着天然气那淡蓝色的火焰,说着。


“什么呢?”


“一个女孩子,光溜溜的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做饭,屁股上红彤彤的都是鞭痕……”


晓不禁笑了起来。


“笑什么呢?”


“不是啊……”晓笑的更起劲了,“可是你现在穿着围裙在做饭呢……想到光溜溜的……”她笑的直不起腰来了。


“明天就这样让你做饭。”


“可是我没你能干,做的不好吃怎么办呢?”


“做得不好就挨打。”


“是,主人!做的好吃有奖吗?”


“有啊,做的好吃赏板子;难吃赏藤条。”


“那就只能做的既不好吃又不难吃了,难度好高。”


“那就跪搓板。”


“啊……我好可怜,怎么都逃不了你的毒手。”


“你是我的M嘛。”他坐下来冲她笑了一笑,“吃吧,愿意吃辣的洒点胡椒粉。”


“好的,我要!”她拉开椅子要坐下,他拉住了她的手,晓有点诧异的望着她。


“低下头。”


晓望着他,低下了头,她意识到什么的闭起了眼睛──脸颊上挨了一记耳光。


“是,主人。”晓立刻跪倒在他的脚下,“我错了……”


“跪在椅子上吃饭。”他命令的语气近乎温柔。


“是。”


她乖巧的脱掉鞋子,跪在椅子上。


女孩子跪着的身姿曲线,总是让他心摇神曳。


晓三口两口的就把面条吃个精光,女孩子饭量不大这他是知道的,但是她吃得这么快倒是第一次看见。他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她的胳膊肘支撑着桌面,跪在椅子上的大腿在颤抖。


“主人,我吃好了可以去洗澡了吗?”她巴巴的望着他。


他笑了起来:“不行。”


“哦。”她委屈的拉长了声音答应了一声。


晓喜欢跪在他的脚下的感觉,可是她跪不了多久。


他吃完了饭,起身开始收拾桌子。


“主人。”


“干嘛?”


“我来洗碗吧。”


“不用,我来洗。”他给她一个促狭的笑。然后收敛起笑容,正色厉声的说:“跪好!”


“是!”她赶紧把身子挺直。两手贴着大腿。


“这还差不多。”他从容的系起围裙,开始洗碗。她的标准跪姿是保持不了多久的,不过,就让她在他背后搞搞小动作吧。


他坐在床前的沙发椅上,她赖在他的怀抱里。窗帘低垂,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的台灯,暧昧的在墙壁上打上他们相拥的影子。


晓半裸着身子,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下摆散开着,露出光滑的小腹和大腿,在灯光下显出柔黄色的丰腻来。


晓搂着他的脖子,身上散发着洗澡后的女体的香气,每个女孩都有她不同的体味。晓的体味也很好闻,他想起了很多往事,爱抚着晓的大腿内侧,享受着那嫩滑的皮肤的每一丝颤动。


“你为什么洗了澡就一定要穿睡衣呢,多难看啊,像个熊猫似的。”


“那我穿什么呢?”


“嗯,既然是主人,就应该穿的正式一点,比如……”她眼睛眨了一眨,“黑色的毛衣、黑色长裤……”


“玩SM就要身心舒畅才行,穿的正规正矩的,挥鞭子也挥不动。”


“可是你穿着睡衣,一点气氛也没有诶!不像个Master。”


“等我折磨你的时候,你就知道像不像了。”他的拿过一个夹子,懒洋洋的在她面前展示了一下。这是普通的塑料夹子,有着一排可怕的锯齿。


她的眼睛里显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夹子,他们早就尝试过,晓不是太能忍受那样的痛楚。她的乳头似乎比其他女孩子更敏感。


他解开她的衬衫的扣子,一对饱满结实的乳房跳了出来。他开始揉捏晓的蓓蕾。直到它完全勃起。他把它含入口中,吮吸着。


“啊……”晓的腰背猛得抽紧了,一股翘麻的快感,贯穿背肌。


他体味着她红梅上那凹凸不平的粗糙感,舌尖滑过乳晕,那里更敏感些,每一次她的身体都会紧张。


拿出夹子,那丑陋的塑料在热乎乎的手心里是冷冷的,锯齿形夹片此刻看起来残忍无情,没有露出一丝怜悯。


用力打开夹片,在她眼前晃了晃,她的眼神恐惧而充满渴望。


“自己把它夹上去。”


“不要……”她没料到他会发出这样的命令。


“是吗?”他的手滑入晓那潮湿温暖的溪谷,在那湿润而精致的褶皱上滑动着,让她发出呻吟。


“那我帮你夹在这里怎么样?”


他的手指出其不意的点到了那勃起的小小红豆上。晓尖叫起来,这不是因为快乐,而是痛苦。


“屁股又发痒了?”他开始拧她结实的臀肌。


“哎呀──不要……”


“乖……”他又开始在她的湿润的红豆豆附近打转。


“……是……我夹……”


一只颤抖的手将它夹在已被挑逗的坚硬的乳头上,夹子叭的一声合上了。乳头呈玫瑰色,夹子紧紧地、贪婪地固定在那柔嫩的肌肤上,一种灼热、突发的剧烈疼痛传到她的全身,她忍不住发出呻吟声。晓蜷缩起来,灼热的,细碎的痛楚变成了一种同样剧烈的快乐感觉,痛楚和快乐,有时候就是这样一线之隔。她伏在他的怀里,剧烈的喘息着。


“感觉好吗?”他低声的问,爱抚着她的耻丘。


“好……疼……”


“我要你喜欢夹子……”


“疼……主人不要了……好疼……”


他没有理会她,用手绕到她的头上轻轻抚摸她柔软的长发。晓双腿间的溪谷已经泛滥,手指趁着春水滑进她那滚烫泥泞的秘道,小心翼翼的在起伏的皱褶中探索着,爱抚着……晓的身体不安的颤动,手指紧紧的抓着他的肩头。


“呜……,主人……主人……疼,好疼……”晓难耐的摇晃着屁股,摩擦着他的大腿,企图软化他的决心。他的手指玩弄着紧咬着乳头的夹子,手指在肿胀起来的乳晕上画着圈,晓的乳头越来越紧,变成了深红的色彩。他轻轻的拨弄着,看着晓难耐的扭动,面孔潮红。喘息粗重。忽然,晓不动了,连喘息都停止,痉挛紧紧的挤压着他的手指,一次又一次。


晓双目紧闭、浑身颤抖。他看见她的鬓发上满是细细的汗珠,艳丽的潮红色正从脖颈上慢慢的褪去。


许久,她才睁开眼睛,不胜娇羞的看着他,他笑了笑:“喜欢吗?”


她把头埋在他的胸前。点了点头:“喜欢……”她闷声闷气的在他怀里说,“贱奴谢主人责罚……”


“傻瓜。”他爱抚着她的头发。


“我不是傻瓜,我是你的奴……”她在他怀里摇着头。


“去给我倒杯水。”


“嗯。这就去。”


晓站了起来,有点慵懒的样子,松松垮垮的衬衣下,油蜡般的丰臀起伏波动着,她的臀部和他见过的其他女孩子一样,多少有些下垂,然而她走动时候扭动的节奏感依然令人血脉喷张。


她在他的杯子里加了热水,跪在他脚下,把杯子端给他。他满意的喝了一口,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微微有了汗意。他习惯于喝茶,卧室里常备热水瓶,这多少有些让晓这样的女孩惊讶。她总是打趣他是老头子。其实她也不年轻了,可是他们毕竟是二个年代的人。他对她们,总是有着过多的爱怜。


“最近工作忙吗?”


“忙,忙的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她叹了口气,把头枕在他的膝盖上,“我连骚扰MM的时间都没有了呢。”


“哈哈,你又在骚扰人家小姑娘?”晓的办公室里有个可爱的新进小文员,有着又圆又翘的小屁股。


“没时间骚扰她了,我忙她也忙。”她慢慢的调整着跪姿,几乎半靠在他的腿上,“好可惜呀,这样用不了几个月她的小屁股就会扁平了。”


“就和你一样。”他轻轻的踢了一下她光滑的屁股,“跪好!”


“是!”晓赶紧跪好,有点怨意的看了他一眼,“我的屁股真的扁平吗?”


“是啊,所以要多给我捏捏。”他开玩笑的捏了一把丰肌。


“那就用力的拧……”她仿佛在自言自语的小声说着,“把我的屁股拧的青一块紫一块……”她的呼吸开始慢慢急促起来,“我要被你打的死去活来……”


他爱抚了一下她的脑袋,“这有什么好玩的,就是疼而已。”


“不嘛,我要。”她就像一个要糖吃的小孩子,“把我打哭!我还从来没疼到哭呢。”


“那去拿藤条来。让我好好的管教你了。”他托起了她的下巴,“我也最喜欢看你屁股上一条条的鞭痕了。”


“啊,主人不要嘛,藤条很疼的。”晓媚眼如丝,撒起娇来。


他轻轻的扇了她一个耳光,晓叫了一声,眼睛闭了起来,舌尖微微的舔着红润的唇。


“主人好凶……”


“还想挨一个?”


“奴才不敢了。”她的眼神妖媚而放荡,动人心魄,他不由得一阵心摇神曳。这个小妖精!他心里暗暗的说着。


藤条是勉为其难的收集来的,好不容易才算得到了这根修长的富有韧性的道具。效果当然不如电影里的那么好,但是抽打在肌肤上的杀伤力却是他所有工具中最强的。


当她把藤条从柜子里取来,跪在地上递给他的时候,他看见她眼神中的畏惧。他曾经要晓用弯腰扶膝的姿势挨藤条,抽到第十下的时候,她就已经支撑不住的跪在地上了,第一次求饶说再也不能挨了……


晓跪在沙发前,高高的撅起屁股,双手扶在地上。


藤条轻轻的敲着她的双腿内侧,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双腿赶紧分开,露出了肿胀湿润的花瓣。


“一点规矩都没有了?”


“主人,我知道错了。”她低下头做忏悔状。


“哪里错了呢?”


“主人说我错了就是错了……”


他狠狠的在她圆臀上抽了一下,油蜡般柔滑肌肤上立刻起了一道红色的鞭痕。


“啊,贱奴错了……”


“错哪里了?”藤条滑过湿润的峡谷,蹂躏起那脆弱的花园秘地。


“主人责罚奴都是奴有了错,决不是冤枉奴才……”


“嗯,还有呢?”


“贱奴的身子是主子的,主子怎么打怎么罚都是贱奴该受的……”


“还有……”


“嗯?……”晓为难的抬起了头,似乎努力的回想,他轻轻的用藤条刮捎着她已经肿胀的小红豆。


“哦……主人,别……别……好涨……好麻……”晓微微的扭动身体,却不敢动作太大。


“你是谁的?”


“晓是主人您的贱奴……”


“嗯,那还把腿并紧了遮遮掩掩什么?”


“啊,奴才错了,请主人重重的责打。”


他的嘴角微微的带着笑,拿起藤条,在空中挥了两次。藤条的破空之声清晰可辨。晓的屁股不觉开始抽搐,不安地扭动,记起自己曾经领教过的疼痛。


“怎么样,要重重的抽了哦……”


晓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勉强可闻的应声。


“我问你话呢!”他严厉地重复道,在她的大腿内侧上抽了一藤条,以强调他的问题,红红的伤痕迅速烙在那细嫩敏感的肌肤上。


晓的屁股几乎弹了起来:“是。贱奴准备好了!”晓答道,声音变了调。


“准备好了什么?”他质问道,晓的臀沟里也挨了刺痛的一击。晓的屁股剧烈的扭动着。


“贱奴的屁股。”


他向后一步,“很好。”他说。举起了藤条。晓的屁股上的肌肉收紧着,菊蕾恐惧的畏缩着。藤条带着一种可怕的“丝丝”声落下来,打在柔软的屁股上,深深的埋进皮肉里。他没有使足力气,这太残忍,而且,那藤条也会折断,但他也没装模作样,藤条一鞭又一鞭的陷在晓那富有弹性、丰满的屁股肉里,晓叫出声,双腿颤抖。双手剧烈的抓着沙发的套子。他稍微减轻了一点抽打的力度,让她有足够的忍耐力来品尝下面的痛楚。


藤条抽在伤痕上的累加痛楚依然让晓发出了哀叫,她的腰、臀和大腿都在剧烈的颤抖,大腿也情不自禁的并拢连连磨擦膝盖。他听见她迸出了眼泪开始抽泣。


捱完十下藤条之后,晓扑到他的怀里,一边用手掌抚摸着自己的屁股。一边负痛呜咽。他把手搁在屁股上,用指尖轻触屁股上鲜明的鞭痕,慢慢摩挲着她那滚烫的皮肉。


“你好狠心……”她小声的埋怨着,“简直要给你打死了……”


“知道好奇心的结果了吧?”他爱抚着她伤痕累累的屁股,“知道被打得哭出来是什么滋味了吧?”


“嗯,我再也不要试了。”她泪眼朦胧的望着他,“我是不是很任性……”


“女孩子都很任性……”


“哼,又炫耀你阅人无数了。”她白了他一眼,还挂着泪珠的眼睛妩媚动人。他的下身又紧了起来。哼,待会要你惨叫!


在床上的时候,惨叫的不是晓,而是他。


当晓把他已经肿胀很久的阴茎含入口中,舌尖舔过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惨叫了一声。


他从来没和女人口交过,无论是给还是被给。从晚饭后就开始的性游戏使得他的分身肿胀的非常敏感,当晓那略为粗糙的舌尖略过的时候,强烈的快感近乎于痛苦。


他知道SM中快感与痛苦的关系,此刻,他身受其感,完全明白了期中的全部含意。


晓笨拙的吸允着,舌尖在他的沟槽里来回的移动,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那里的敏感区域,只有在书上才看到过,而当晓的舌头在来回的摩擦那里的时候,他除了喘息别无他法,一句威胁晓的话也说不出来。


快感一波一波的从小腹涌了上来,他几乎就要丢盔卸甲,忽然,晓从他的下身抬起头来,皱着眉头,赶紧从床头扯了一张纸巾,吐出了口水。


“呀,好恶心……”


他微微喘息定神:“恶心什么?”


“你那里流出了东西……”


“切,你吹箫不知道男人会怎么样啊?我还没出来呢。”


“我怎么知道你那么快就有东西出来了,你忍不住了我当然会躲开的!”


“什么话!”他拉倒晓在他的身上,重重的在她发烫的屁股上打了几巴掌,晓叫的惊天动地。


“再打也不行了,我不干了……”


“你把我挑逗成这样,就这么算了?”他把晓的头压下去看他那昂然的器官。


“嗯嗯,”她眼珠一转,“那就用手吧。”


“不行。”他断然拒绝。


“那……”晓搂着他的脑袋,凑在他的耳朵旁小声说,“今天是安全期……”


她关上灯,房间里黑暗笼罩。晓喜欢在黑暗中,这样就好像心却像松了绑。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已经感觉她爬上了他的身体。


“让我来服侍你。”她在他的耳畔轻声说道。


“嗯。”他握住了她的双乳,用力的捏弄着。他听见她的喘息声,接着,他感觉到自己的胯部上的重压,灼热的肿胀慢慢的滑入了一个滚烫湿润的世界,他轻微的呻吟了一声。


并没有玩弄什么技巧,晓轻松自如的在他身上扭动着腰身,快感来的平缓而持久,温暖自如。他爱抚着晓的脸颊。晓起伏着腰身,灼热的呼吸抚慰着他的脸和胸,偶尔被他的身体触疼了屁股而轻微的呻吟,她随着起伏的节奏呻吟着。他情不自禁的捏住了晓肿胀灼热的臀,晓尖叫了一声,他感到自己被猛得挤压了一下,强烈的快感逼得他继续折磨晓的屁股、乳房……


“哦……”她断断续续的呻吟着,小腹开始冲撞他的腹部,他能感受到她背上的汗珠。人的思绪开始模糊,似乎只剩下无尽的感官的海洋,一波又一波的浪起伏汹涌着……


“那我们就周末见了,好吗?”电话里传来她的声音。


“嗯,我会安排好一切的。喜欢我的安排吗?”他再一次的回想他的全部计划,二天,他们有二个白天二个夜晚。


“喜欢,”她轻轻的在电话里笑了起来,“你的安排我都喜欢……可是你要严厉点,Master。”


他苦笑了一下,他知道晓在笑话他什么。


你太温柔了,不是个好的S。上一次,她在临别上车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说的。


“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个称呼。”


“遵命,主人。”她调皮的笑了。


他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他不喜欢这个称呼,也不喜欢这个名义带来的种种约束。


“记得穿裙子来。”他提醒了她一下。


“我会的,还有……”她故意迟顿了一下,看他如何反应──他沉默不语,“衬衣我也会带的。”她挑逗式的加了一句,“新买的,样子很夸张哦。”


“知道了。到了给我电话。”


他挂断了手机,站在窗户前默默的看着楼下来往的车流人群,今天是星期四。他忽然发觉自己一周来都在期盼她的到来。他总在想她。这样的感觉忽然又陌生,又熟悉。


星期五的时候,他的心思更不在工作上,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身边也有保持着来往的女性,晓并不是什么相貌出众身材绝佳的美女,可是他发觉他最近总是在想她,想她的脸,她的身体……


她在干什么呢?也许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上车了吧。他有过几个女友,一起PLAY过的伙伴也有好些个。多数他都记不清了,但是每天晚上,晓总在他的眼前晃动,在黑夜的妄想中,他把她剥得精光,用藤条、用九尾鞭、用各式各样他从来也没有过的器具折磨她。她的屁股被打的青紫,乳房上夹着夹子……


他在现实中从未对晓做得这样厉害,他只是打她的屁股,让她长久的在他的皮带下颤抖,屁股红红的,犹如一个番茄。


可是这个女孩身上蕴藏着一种热情,深沉不露的,慢慢的将他内心长久的SM欲望煽动到及至。


这次的假期,他要折磨她,慢慢的,他有的是时间。


手机上跳出了一条短消息。他知道那是她的。


“是不是在想着怎么折磨我?”


他微微一笑,晓很聪明,就像她一样。他拨通了晓的手机。


“在干嘛呢?”她先问。


“上班。”


“知道你上班,在做什么呢?”


“你说呢?”他笑了起来。


“呀,你笑得真是好坏……”她停了一下,“我不来了,来了没好果子吃。”


“我笑的一点都不坏。”虽然知道她是在撒娇的开玩笑,可是当她说她不来的时候,他心里掠过一阵阴影。


他问:“你在做什么呢?”


“去机场的车上,我六点能到了。”


“我去接你,一起吃饭。”


“不用,机场有班车来的。你先吃吧,我从机场转汽车再到你们那里要七点了。一个饥饿的男人是很危险D。”说到后一句的时候她暧昧的窃笑着,压低了声音。


“还是一起吃好了。七点我来接你。”他挂掉了电话,注意了一下手表。


现在是下午三点十七分,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他打电话前刚看过表。


从车站回到他的住所,已经是近七点半了。他按他们的约定,在离车站不远的一条街上等她。她匆匆的提着包过来,风尘仆仆的样子,她穿着浅灰的薄呢裙,白色的高领毛衣,胸前一串藏银的项链。在灰暗的天空下看上去楚楚动人。


钻进他叫好的TAXI,她显得有点气喘吁吁。


“好累,好久不坐飞机了。”


“飞机上没睡一会吗?”他帮她把包放在座位上。出租车起步了,她一下子靠在他的身上,他就势搂着她,她的发际传来体汗和洗发水混合的气味。


“没有,睡不着。”她像猫一样的蜷缩在他的胳膊里,暖暖的感觉传到他的肌肤上。


“辛苦你了。”他爱怜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头发上薄薄的有一层浮灰。


“为了能早点和你在一起嘛。”她伏在他的肩膀上,悄声的在他耳畔说,“我穿了裙子来了。”


“我看见了,真乖。”他低头看着她,她的裙子缩在膝盖上,露出了白皙的膝盖,丝袜在路边闪烁的灯光下亮晶晶的。他的心里起了一阵冲动,搂着她腰的手悄悄的从肋旁爱抚乳房。她侧了下身子,把手袋拉到胸前,遮盖住他的手。他不觉为她的温存而笑了。


“我还另外带了条裙子,”她小声的在他耳畔说着,“还有……”她调皮的笑了一声,“保密。”


他的公寓是间旧公寓,小套型,煤电水卫一样不缺,虽然年代久了,东西都显出陈旧来,但是他平时注意收拾,还是显得干净整齐。


开亮了电灯,锁好了门。


他们拥抱在一起,激烈的拥吻着。似乎一切的相思和欲望都要倾注在舌头和嘴唇上,舌尖彼此缠绕着,吮吸着,久久不肯分开。


“我爱你。”她趴在他的胸口,说。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她有一头浓密而美丽的长发,发出天然的光泽。她伏在他的胸口,饱满的胸部不住的起伏。


“我也爱你。”他说。却知道自己说的言不由衷。


他爱她吗?是的,他爱的。然而他知道他的爱和她刚才说的爱一样,两情相悦时的一朵火花而已。他们都是成年人,知道游戏的规则。


他握着晓的手,带她进了房间。他把她的包放在桌子上。包沉甸甸的,她拉开包链。


“就是这条裙子,喜欢吗?”她展开一条E- LAND的格子呢的学生式短裙。


“喜欢。”


“嘻嘻,知道你的喜欢,我带了全套来呢。”她在他的床上展开同款的蓝色毛衣,泡泡袜,“怎么样,好看吗?”


他从背后抱住她:“看来我不做严厉教师不行了……”


“我是坏女孩,要狠狠的打屁股……”她说着,胸脯起伏着,脸色潮红。


“让你弯着腰,抽起来更疼。”他的手从毛衣下面滑了进去。


“啊……不要……”晓的的呼吸急促起来,不仅因为那勾引起了她的欲望,也为了他的手指正在她的双乳上肆虐蹂躏。


“弯腰。”他简单的命令道。


晓迟疑了一下,弯下了腰,手扶在膝盖上。


“是,主人。”


他简单的从腰上取下皮带,打了个对折。眼光审视着晓,呢裙紧紧的裹在她的臀部,勾勒出饱满的曲线。


第一下他抽得很重,皮带在屁股上落下深深的凹痕,伴随着沉闷的声响。她的腰一瞬间几乎要直立起来。


“疼……”


他一皮带又一皮带的抽打着,比任何一次鞭打都要无情,皮带沉闷的回响着,晓一动不动的强忍着,他知道她现在疼极了,可是她毫无反应的态度愈发刺激了他的肆虐情绪,他不动声色的加着力,胳膊挥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似乎要把保护她肌肤的薄薄的呢料打破一样。


晓从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呻吟,随着鞭打而上挺腰身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每挨一下,晓都要勉强的把几乎要直起来的腰重新弯下去,用力的支撑住膝盖。她的膝盖开始无法抑制的剧烈颤抖着弯曲,他知道晓支持不住了,他仔细的瞄准着她的臀峰,用力的抽下了最后一下。


晓撑住了床沿才没有跪倒下去。她抬头看他:“你好凶……”她的眼神里有了些许畏惧的神情。


他爱抚着她的耳朵和鬓发,毛茸茸的温暖而柔软,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外婆家的猫。


“把东西收拾好,我们吃饭了。”他柔和的笑了一下。


“是,主人。”她的神情轻松起来,直起了身子。


“你刚才的眼神好可怕,我还以为要挨耳光了呢!”她撒娇的搂着他的脖子。


“我才不打耳光呢。”


“为什么不打呢……”她有点幽怨的说道。


他苦笑了一下,他知道她喜欢。可是他不喜欢。


晚饭是在家吃的,周末的各个酒店人都很多,他决定不去凑这个热闹。


“我们吃什么呢,要不要我做饭?”


晓从卧室里出来,看着正围上围裙的他问道。


“不用了,我来做好了,我是地主嘛。”


“那我乐得吃现成的了,”她笑了起来,撩了下额前的散发,“做什么呢,要我帮忙吗?”


“帮我洗菜吧。”他开始削土豆皮,“白菜土豆下面。”


“好吃吗?”晓挽起袖子,小心的开始剥那颗白菜的菜帮,一片片的浸入洗菜盆里。


“我觉得不错,今天没怎么准备,明天我做好吃的给你吃。”


“嘻嘻,好啊。”她亲了他一下。


他烧热了油锅,把切好洗净的白菜丝和土豆丁炒熟,把去过堿水的面条捞到锅子里,加水煮起来,冰箱里还有些爆好的肉丝,一起倒了下去。


“知道我的一个幻想是什么嘛?”他望着天然气那淡蓝色的火焰,说着。


“什么呢?”


“一个女孩子,光溜溜的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做饭,屁股上红彤彤的都是鞭痕……”


晓不禁笑了起来。


“笑什么呢?”


“不是啊……”晓笑的更起劲了,“可是你现在穿着围裙在做饭呢……想到光溜溜的……”她笑的直不起腰来了。


“明天就这样让你做饭。”


“可是我没你能干,做的不好吃怎么办呢?”


“做得不好就挨打。”


“是,主人!做的好吃有奖吗?”


“有啊,做的好吃赏板子;难吃赏藤条。”


“那就只能做的既不好吃又不难吃了,难度好高。”


“那就跪搓板。”


“啊……我好可怜,怎么都逃不了你的毒手。”


“你是我的M嘛。”他坐下来冲她笑了一笑,“吃吧,愿意吃辣的洒点胡椒粉。”


“好的,我要!”她拉开椅子要坐下,他拉住了她的手,晓有点诧异的望着她。


“低下头。”


晓望着他,低下了头,她意识到什么的闭起了眼睛──脸颊上挨了一记耳光。


“是,主人。”晓立刻跪倒在他的脚下,“我错了……”


“跪在椅子上吃饭。”他命令的语气近乎温柔。


“是。”


她乖巧的脱掉鞋子,跪在椅子上。


女孩子跪着的身姿曲线,总是让他心摇神曳。


晓三口两口的就把面条吃个精光,女孩子饭量不大这他是知道的,但是她吃得这么快倒是第一次看见。他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她的胳膊肘支撑着桌面,跪在椅子上的大腿在颤抖。


“主人,我吃好了可以去洗澡了吗?”她巴巴的望着他。


他笑了起来:“不行。”


“哦。”她委屈的拉长了声音答应了一声。


晓喜欢跪在他的脚下的感觉,可是她跪不了多久。


他吃完了饭,起身开始收拾桌子。


“主人。”


“干嘛?”


“我来洗碗吧。”


“不用,我来洗。”他给她一个促狭的笑。然后收敛起笑容,正色厉声的说:“跪好!”


“是!”她赶紧把身子挺直。两手贴着大腿。


“这还差不多。”他从容的系起围裙,开始洗碗。她的标准跪姿是保持不了多久的,不过,就让她在他背后搞搞小动作吧。


他坐在床前的沙发椅上,她赖在他的怀抱里。窗帘低垂,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的台灯,暧昧的在墙壁上打上他们相拥的影子。


晓半裸着身子,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下摆散开着,露出光滑的小腹和大腿,在灯光下显出柔黄色的丰腻来。


晓搂着他的脖子,身上散发着洗澡后的女体的香气,每个女孩都有她不同的体味。晓的体味也很好闻,他想起了很多往事,爱抚着晓的大腿内侧,享受着那嫩滑的皮肤的每一丝颤动。


“你为什么洗了澡就一定要穿睡衣呢,多难看啊,像个熊猫似的。”


“那我穿什么呢?”


“嗯,既然是主人,就应该穿的正式一点,比如……”她眼睛眨了一眨,“黑色的毛衣、黑色长裤……”


“玩SM就要身心舒畅才行,穿的正规正矩的,挥鞭子也挥不动。”


“可是你穿着睡衣,一点气氛也没有诶!不像个Master。”


“等我折磨你的时候,你就知道像不像了。”他的拿过一个夹子,懒洋洋的在她面前展示了一下。这是普通的塑料夹子,有着一排可怕的锯齿。


她的眼睛里显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夹子,他们早就尝试过,晓不是太能忍受那样的痛楚。她的乳头似乎比其他女孩子更敏感。


他解开她的衬衫的扣子,一对饱满结实的乳房跳了出来。他开始揉捏晓的蓓蕾。直到它完全勃起。他把它含入口中,吮吸着。


“啊……”晓的腰背猛得抽紧了,一股翘麻的快感,贯穿背肌。


他体味着她红梅上那凹凸不平的粗糙感,舌尖滑过乳晕,那里更敏感些,每一次她的身体都会紧张。


拿出夹子,那丑陋的塑料在热乎乎的手心里是冷冷的,锯齿形夹片此刻看起来残忍无情,没有露出一丝怜悯。


用力打开夹片,在她眼前晃了晃,她的眼神恐惧而充满渴望。


“自己把它夹上去。”


“不要……”她没料到他会发出这样的命令。


“是吗?”他的手滑入晓那潮湿温暖的溪谷,在那湿润而精致的褶皱上滑动着,让她发出呻吟。


“那我帮你夹在这里怎么样?”


他的手指出其不意的点到了那勃起的小小红豆上。晓尖叫起来,这不是因为快乐,而是痛苦。


“屁股又发痒了?”他开始拧她结实的臀肌。


“哎呀──不要……”


“乖……”他又开始在她的湿润的红豆豆附近打转。


“……是……我夹……”


一只颤抖的手将它夹在已被挑逗的坚硬的乳头上,夹子叭的一声合上了。乳头呈玫瑰色,夹子紧紧地、贪婪地固定在那柔嫩的肌肤上,一种灼热、突发的剧烈疼痛传到她的全身,她忍不住发出呻吟声。晓蜷缩起来,灼热的,细碎的痛楚变成了一种同样剧烈的快乐感觉,痛楚和快乐,有时候就是这样一线之隔。她伏在他的怀里,剧烈的喘息着。


“感觉好吗?”他低声的问,爱抚着她的耻丘。


“好……疼……”


“我要你喜欢夹子……”


“疼……主人不要了……好疼……”


他没有理会她,用手绕到她的头上轻轻抚摸她柔软的长发。晓双腿间的溪谷已经泛滥,手指趁着春水滑进她那滚烫泥泞的秘道,小心翼翼的在起伏的皱褶中探索着,爱抚着……晓的身体不安的颤动,手指紧紧的抓着他的肩头。


“呜……,主人……主人……疼,好疼……”晓难耐的摇晃着屁股,摩擦着他的大腿,企图软化他的决心。他的手指玩弄着紧咬着乳头的夹子,手指在肿胀起来的乳晕上画着圈,晓的乳头越来越紧,变成了深红的色彩。他轻轻的拨弄着,看着晓难耐的扭动,面孔潮红。喘息粗重。忽然,晓不动了,连喘息都停止,痉挛紧紧的挤压着他的手指,一次又一次。


晓双目紧闭、浑身颤抖。他看见她的鬓发上满是细细的汗珠,艳丽的潮红色正从脖颈上慢慢的褪去。


许久,她才睁开眼睛,不胜娇羞的看着他,他笑了笑:“喜欢吗?”


她把头埋在他的胸前。点了点头:“喜欢……”她闷声闷气的在他怀里说,“贱奴谢主人责罚……”


“傻瓜。”他爱抚着她的头发。


“我不是傻瓜,我是你的奴……”她在他怀里摇着头。


“去给我倒杯水。”


“嗯。这就去。”


晓站了起来,有点慵懒的样子,松松垮垮的衬衣下,油蜡般的丰臀起伏波动着,她的臀部和他见过的其他女孩子一样,多少有些下垂,然而她走动时候扭动的节奏感依然令人血脉喷张。


她在他的杯子里加了热水,跪在他脚下,把杯子端给他。他满意的喝了一口,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微微有了汗意。他习惯于喝茶,卧室里常备热水瓶,这多少有些让晓这样的女孩惊讶。她总是打趣他是老头子。其实她也不年轻了,可是他们毕竟是二个年代的人。他对她们,总是有着过多的爱怜。


“最近工作忙吗?”


“忙,忙的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她叹了口气,把头枕在他的膝盖上,“我连骚扰MM的时间都没有了呢。”


“哈哈,你又在骚扰人家小姑娘?”晓的办公室里有个可爱的新进小文员,有着又圆又翘的小屁股。


“没时间骚扰她了,我忙她也忙。”她慢慢的调整着跪姿,几乎半靠在他的腿上,“好可惜呀,这样用不了几个月她的小屁股就会扁平了。”


“就和你一样。”他轻轻的踢了一下她光滑的屁股,“跪好!”


“是!”晓赶紧跪好,有点怨意的看了他一眼,“我的屁股真的扁平吗?”


“是啊,所以要多给我捏捏。”他开玩笑的捏了一把丰肌。


“那就用力的拧……”她仿佛在自言自语的小声说着,“把我的屁股拧的青一块紫一块……”她的呼吸开始慢慢急促起来,“我要被你打的死去活来……”


他爱抚了一下她的脑袋,“这有什么好玩的,就是疼而已。”


“不嘛,我要。”她就像一个要糖吃的小孩子,“把我打哭!我还从来没疼到哭呢。”


“那去拿藤条来。让我好好的管教你了。”他托起了她的下巴,“我也最喜欢看你屁股上一条条的鞭痕了。”


“啊,主人不要嘛,藤条很疼的。”晓媚眼如丝,撒起娇来。


他轻轻的扇了她一个耳光,晓叫了一声,眼睛闭了起来,舌尖微微的舔着红润的唇。


“主人好凶……”


“还想挨一个?”


“奴才不敢了。”她的眼神妖媚而放荡,动人心魄,他不由得一阵心摇神曳。这个小妖精!他心里暗暗的说着。


藤条是勉为其难的收集来的,好不容易才算得到了这根修长的富有韧性的道具。效果当然不如电影里的那么好,但是抽打在肌肤上的杀伤力却是他所有工具中最强的。


当她把藤条从柜子里取来,跪在地上递给他的时候,他看见她眼神中的畏惧。他曾经要晓用弯腰扶膝的姿势挨藤条,抽到第十下的时候,她就已经支撑不住的跪在地上了,第一次求饶说再也不能挨了……


晓跪在沙发前,高高的撅起屁股,双手扶在地上。


藤条轻轻的敲着她的双腿内侧,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双腿赶紧分开,露出了肿胀湿润的花瓣。


“一点规矩都没有了?”


“主人,我知道错了。”她低下头做忏悔状。


“哪里错了呢?”


“主人说我错了就是错了……”


他狠狠的在她圆臀上抽了一下,油蜡般柔滑肌肤上立刻起了一道红色的鞭痕。


“啊,贱奴错了……”


“错哪里了?”藤条滑过湿润的峡谷,蹂躏起那脆弱的花园秘地。


“主人责罚奴都是奴有了错,决不是冤枉奴才……”


“嗯,还有呢?”


“贱奴的身子是主子的,主子怎么打怎么罚都是贱奴该受的……”


“还有……”


“嗯?……”晓为难的抬起了头,似乎努力的回想,他轻轻的用藤条刮捎着她已经肿胀的小红豆。


“哦……主人,别……别……好涨……好麻……”晓微微的扭动身体,却不敢动作太大。


“你是谁的?”


“晓是主人您的贱奴……”


“嗯,那还把腿并紧了遮遮掩掩什么?”


“啊,奴才错了,请主人重重的责打。”


他的嘴角微微的带着笑,拿起藤条,在空中挥了两次。藤条的破空之声清晰可辨。晓的屁股不觉开始抽搐,不安地扭动,记起自己曾经领教过的疼痛。


“怎么样,要重重的抽了哦……”


晓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勉强可闻的应声。


“我问你话呢!”他严厉地重复道,在她的大腿内侧上抽了一藤条,以强调他的问题,红红的伤痕迅速烙在那细嫩敏感的肌肤上。


晓的屁股几乎弹了起来:“是。贱奴准备好了!”晓答道,声音变了调。


“准备好了什么?”他质问道,晓的臀沟里也挨了刺痛的一击。晓的屁股剧烈的扭动着。


“贱奴的屁股。”


他向后一步,“很好。”他说。举起了藤条。晓的屁股上的肌肉收紧着,菊蕾恐惧的畏缩着。藤条带着一种可怕的“丝丝”声落下来,打在柔软的屁股上,深深的埋进皮肉里。他没有使足力气,这太残忍,而且,那藤条也会折断,但他也没装模作样,藤条一鞭又一鞭的陷在晓那富有弹性、丰满的屁股肉里,晓叫出声,双腿颤抖。双手剧烈的抓着沙发的套子。他稍微减轻了一点抽打的力度,让她有足够的忍耐力来品尝下面的痛楚。


藤条抽在伤痕上的累加痛楚依然让晓发出了哀叫,她的腰、臀和大腿都在剧烈的颤抖,大腿也情不自禁的并拢连连磨擦膝盖。他听见她迸出了眼泪开始抽泣。


捱完十下藤条之后,晓扑到他的怀里,一边用手掌抚摸着自己的屁股。一边负痛呜咽。他把手搁在屁股上,用指尖轻触屁股上鲜明的鞭痕,慢慢摩挲着她那滚烫的皮肉。


“你好狠心……”她小声的埋怨着,“简直要给你打死了……”


“知道好奇心的结果了吧?”他爱抚着她伤痕累累的屁股,“知道被打得哭出来是什么滋味了吧?”


“嗯,我再也不要试了。”她泪眼朦胧的望着他,“我是不是很任性……”


“女孩子都很任性……”


“哼,又炫耀你阅人无数了。”她白了他一眼,还挂着泪珠的眼睛妩媚动人。他的下身又紧了起来。哼,待会要你惨叫!


在床上的时候,惨叫的不是晓,而是他。


当晓把他已经肿胀很久的阴茎含入口中,舌尖舔过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惨叫了一声。


他从来没和女人口交过,无论是给还是被给。从晚饭后就开始的性游戏使得他的分身肿胀的非常敏感,当晓那略为粗糙的舌尖略过的时候,强烈的快感近乎于痛苦。


他知道SM中快感与痛苦的关系,此刻,他身受其感,完全明白了期中的全部含意。


晓笨拙的吸允着,舌尖在他的沟槽里来回的移动,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那里的敏感区域,只有在书上才看到过,而当晓的舌头在来回的摩擦那里的时候,他除了喘息别无他法,一句威胁晓的话也说不出来。


快感一波一波的从小腹涌了上来,他几乎就要丢盔卸甲,忽然,晓从他的下身抬起头来,皱着眉头,赶紧从床头扯了一张纸巾,吐出了口水。


“呀,好恶心……”


他微微喘息定神:“恶心什么?”


“你那里流出了东西……”


“切,你吹箫不知道男人会怎么样啊?我还没出来呢。”


“我怎么知道你那么快就有东西出来了,你忍不住了我当然会躲开的!”


“什么话!”他拉倒晓在他的身上,重重的在她发烫的屁股上打了几巴掌,晓叫的惊天动地。


“再打也不行了,我不干了……”


“你把我挑逗成这样,就这么算了?”他把晓的头压下去看他那昂然的器官。


“嗯嗯,”她眼珠一转,“那就用手吧。”


“不行。”他断然拒绝。


“那……”晓搂着他的脑袋,凑在他的耳朵旁小声说,“今天是安全期……”


她关上灯,房间里黑暗笼罩。晓喜欢在黑暗中,这样就好像心却像松了绑。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已经感觉她爬上了他的身体。


“让我来服侍你。”她在他的耳畔轻声说道。


“嗯。”他握住了她的双乳,用力的捏弄着。他听见她的喘息声,接着,他感觉到自己的胯部上的重压,灼热的肿胀慢慢的滑入了一个滚烫湿润的世界,他轻微的呻吟了一声。


并没有玩弄什么技巧,晓轻松自如的在他身上扭动着腰身,快感来的平缓而持久,温暖自如。他爱抚着晓的脸颊。晓起伏着腰身,灼热的呼吸抚慰着他的脸和胸,偶尔被他的身体触疼了屁股而轻微的呻吟,她随着起伏的节奏呻吟着。他情不自禁的捏住了晓肿胀灼热的臀,晓尖叫了一声,他感到自己被猛得挤压了一下,强烈的快感逼得他继续折磨晓的屁股、乳房……


“哦……”她断断续续的呻吟着,小腹开始冲撞他的腹部,他能感受到她背上的汗珠。人的思绪开始模糊,似乎只剩下无尽的感官的海洋,一波又一波的浪起伏汹涌着……





警告:本站含有 [奴隶人妻]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