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宗师绿帽◆◆◆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武道宗师绿帽




窗外阳光照入,将书桌染上了一层金黄,勾勒出了女孩完美的轮廓,映照出


了她白里透红吹弹可破般的肤质。




  楼成揽住严喆珂腰肢的左手又往自己这边搂了搂,脑海里想了好几个开场白,


但又迅速进行了否决。




  「珂珂……」最终,他只喊出了名字,声音低沉出了几分磁性。




  「嗯?」严喆珂的身体紧绷了一下,把脑袋转向了男友,轻柔做出了回应,


但她的眸光却不自觉逃避着楼成的视线。




  此情此景,楼成没有说话,在女孩「嗯」的声音出来时,就环过了右手,埋


下了脑袋,先是轻啄,后是浅吻,严喆珂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似乎找到了熟悉


的感觉,半仰着俏脸,闭上了眼睛,暗启了粉唇。




  唇舌相依,楼成控制着内心的激情,让它一点点抒发。




  过了没多久,严喆珂往后仰头,脱离了越来越激烈的亲吻,润泽着嘴唇,似


嗔似娇道:「继续看照……」




  她话音未落,就感觉楼成蕴含着强壮力量的身躯拥了过来,冰霜的寒冷褪去,


只留下了涟漪心湖的灼热,自己的双唇被封住,闯入了一位激动的客人。




  气氛一下变得火热,楼成呼吸着芳香,听着女孩渐重的鼻息,感受着唇舌纠


缠的亲密,血脉急速贲张,揽住那纤细腰肢的左臂往内一缩,右手下滑,从T恤


底部伸了进去,体会到了那诱人的细腻。




  他「听」到了严喆珂一下又紧绷了身体,口中吸吮不减,手掌缓慢上移,充


满了期待,又蕴含着忐忑。




  眼见即将抵达目的地时,在他心跳砰砰乱跳时,严喆珂左手抬了起来,按在


了他的手掌上,喉咙里发出细细的声音。




  楼成先是一阵失落,强忍着激情,打算收回手掌,可就在这时,他发现女孩


按住自己尝试的左手是那样软弱无力,身体都在轻轻颤栗了。




  轰的一声,他脑海喜悦爆开,热血上脸,右手滑动,轻松冲破了欲盖弥彰的


阻止。




  严喆珂的双腿一下并拢,脚趾弯曲抓紧,膝盖上的相册向前滑落,啪地掉在


了地上,翻动至楼成站在澡盆里,**着全身的照片。




  不知过了多久,女孩的白底T恤飘落下来,盖在了相册上,她的双腿也收到


了床沿。




  窗外照入的阳光变得异常旖旎,楼成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眼前的美景,


不会忘记真正初次目睹的震撼。




  他俯下了脑袋,像是在朝圣,也像是在亵渎。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楼成往下摸索的右掌忽然被紧紧按住,始终紧咬着嘴唇,


只偶尔发出点声音的严喆珂睁着生晕的眼眸,以轻柔却坚定的语气道:




  「不要……」




  感受到她的坚持,楼成收回手,吻了女孩一下,苦笑道:「我去下卫生间。」




  「嗯……」严喆珂一把抓过他的被子,盖在了身上,眸光低垂地回应,小口


喘着气,脸蛋潮红到了极点。




  等楼成蹬蹬拉门出去,她猛地侧身蜷缩,将被子往上一掀,盖住了脑袋,闷


在里面骂了一声:




  「色橙子!」




  洗过脸,站到镜子前,女孩看着残留潮红眼眸湿润的自己,忽然有种长大了


的感觉。恋爱,不仅仅只在精神上,肉欲的味道终究无法避免。




  灵肉交融,才是感情长久的基础。




  念头转动,女性天生的敏感让她想了很多,胡思了很多,各种情绪纷涌,相


当复杂。




-----------以下为改编--------------




  严喆珂几乎是逃跑般离开了楼成家里,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多,月色昏沉沉的,


回想到刚才在楼成家里那一幕,严喆珂心神一直没来由的恍惚,以至于有人喊她


都未曾听到。




  喊她的人名叫秦锐,是她与楼成的高中同学,武学修为一般,倒是上个寒假


借着楼成的光在武馆里大受重视。秦锐这次来找楼成,一方面是想请楼成再指导


一下自己的武学修炼,另一方面也是趁楼成还未功成名就,提前联络联络感情,


谁知在楼成楼下碰到了严喆珂,而秦锐与蒋胖子等人前几天刚推测楼成的女朋友


可能就是严喆珂,因此在此碰到了也未太过惊讶,只是打了声招呼。




  但见严喆珂非常反常得直接从他身边走过,似乎根本没看到他,空气里留下


一股香风,秦锐愣了一下,想着刚才严喆珂脸上那不正常的酡红,悄悄跟了上去。




  秀山市是个小城,天一黑外边几乎见不到人,出于女性害羞的本能和对自己


武道实力的自信,严喆珂特意走进了一条偏僻无人的小巷,想先冷静下来,防止


回家被父母看出端倪。




  此时秦锐跟着严喆珂进入小巷,眼看这位高中时大家公认的女神就那么背对


着自己呆呆的站在那里,心神不宁,眼色迷茫。秦锐视线扫过严喆珂脖子处露出


的雪腻肌肤,扫过被齐膝黑纱短裙衬托得白得耀眼的如葱玉腿,最终视线停留在


那完全不似十八岁少女具备的小翘臀上。




  用力的吞了一口唾沫,秦锐缓缓走到严喆珂身后,一把抱住了眼前的美人!




  严喆珂这才惊觉身后有人,脑海中却依然是不辨事物,而秦锐体裁身高皆与


楼成相近,严喆珂此时只是以为楼成担心自己,跟在了后面,不由慢慢的又放松


了身体。




  秦锐从侧后望去,那美绝人寰的娇靥正因娇羞而涨得通红,线条优美柔滑的


秀气桃腮下一段挺直动人的玉颈,领口间那白嫩得近似透明的玉肌雪肤和周围洁


白的衣衫混在一起,让人几乎分不开来。领口下,一对丰满挺茁的趐胸玉峰正急


促地起伏不定,诱人瑕思,也诱人犯罪。




 秦锐这时不由得在脑内想像着怀抱中的可人那触手丰盈柔软、娇嫩玉润的纤




  纤细腰和那一对玲珑晶莹、柔嫩无比的挺凸之物……手上的动作也慢慢的放


肆了起来。




  只见他双手渐渐的触及严喆珂T恤的下摆,下身的黑纱裙恰到好处地衬托出


丽人那柔软曼妙无比、盈盈一握的如织细腰和那微隆浑圆的娇翘粉臀……严喆珂


羞愤不堪,浑身发软,秦锐见周围没人就开始动手动脚,严喆珂被他逼到墙边,


双手倚在墙上,试图撑住身子不让自己因为娇躯酸软无力而倒下来。




  秦锐藉着月色,从侧面依稀看到严喆珂柳眉星目,肤如白雪,唇若樱桃,瑶


鼻娇俏,微微翘起的桃红小嘴在轻声低语着不要。双目却是闭的紧紧的,生怕看


到她所面对的人。秦锐知道她是把自己当作了楼成了。




  严喆珂的樱桃小口不住喘着气,眼波如晕、幽香如兰,柔美处一如酩酊沉醉


一般,那令人把持不住的少女体香,不住传上了秦锐的鼻尖。严喆珂温香娇喘细


细,暖暖热热的幽幽香气润着鼻尖,秦锐差点就要把持不住了。一双手更加的放


肆了起来。




  秦锐双手从T恤的下摆伸了进去,细细的体会着美人娇嫩的肌肤。没多久秦


锐就开始发现严喆珂的双腿交叉夹得很紧,而且很像站不稳似的不时脚跟离地。




  秦锐正要再有进一步的动作,严喆珂却突然轻叹了一声,只见她整个身驱都


站不直了,弯着腰,一手紧紧按在墙上,另一只手紧紧拉着裙子。




  秦锐的手感觉到了一阵颤抖,急忙匆匆向下摸索。刚刚按在大腿上的时候,


还未伸入裙子的手上已然摸到了一股湿热的暖流。没想到严喆珂却是尿了身子,


丝丝的水滴还不断的顺着她的如葱玉腿往下流。




  秦锐没想到严喆珂的身子居然这么敏感,这种表现明显就是未开苞的雏儿!




  心下大喜,知道这次八成有机会可以上了眼前的美人。




  严喆珂的心里这时候已经翻了天了,刚才她在楼成屋中的时候就在兀自忍耐,


但心理成熟、处事理性的她非常明白,她与楼成之间需要更多的感情磨合才能到


下一步,现在为时过早,因此咬着牙表示了自己的抗拒。而楼成不知当时只要他


稍作坚持,便可彻底得到美人身心,更不会在此时便宜了秦锐!




  严喆珂的胸部天生便是极为敏感,平时自己洗澡时都不敢太用力,刚才楼成


的爱抚和此时秦锐的抚弄,终于让美人再也无法压抑身体的躁动,顺势到了高潮。




  此时严喆珂心中更加的恍惚,担心「楼成」因此笑话甚至看轻了自己,却又


本能得期待着「楼成」下一步的动作。




  秦锐哪里知道其中的玄机,只道怀中的美人如此娇柔,只是轻轻的搂搂抱抱,


肆意摸索一番,却都泄了身子。




  本来他还有些犹疑要不要继续的时候,严喆珂的这一表现无疑是喂他吃了十


斤春药一般,心中仅存的一丝犹豫也顿时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手下的动作也不含糊,一手慢慢向上进军,一手却呆在美人大腿处体会那湿


热的快感,端的可谓是双管齐下。




  秦锐将严喆珂T恤慢慢向上拉起,露出了纯白色的内衣,薄薄的布片又怎能


遮挡住这具发育完美挺拔的肉体和外泄的春光?在那紧紧包裹住双峰的布片上,


两颗鲜嫩的葡萄微微的凸起,显示出了诱人的形状。




  秦锐左手抵住严喆珂饱满的胸脯,隔着薄薄的内衣,感觉着她坚挺的乳房,


乳尖正传来阵阵的火热,秦锐微微颤抖地将手掌缓缓的游走在严喆珂的乳房周围,


时而用力按压搓揉一下那微微凸起的蓓蕾。




  严喆珂这时却是又羞又恼,但是身上火热的感觉不时侵袭着大脑,根本无暇


思考,只是沉溺於身后「楼成」的挑逗之下,哪里还有时间去考虑其他的东西。




  秦锐见眼前的美人毫不阻拦,便更加的大胆放肆,伸入禁地的手也开始活动


起来。




  左手却是更加卖力的搓弄起严喆珂胸前的蓓蕾。直弄的严喆珂渐渐开始胡乱


的呓语起来。紧咬住的粉牙也有了松动,呻吟声渐渐的传了出来,愈来愈是强烈。




  「呀……」伴着一声娇叹,秦锐已将严喆珂的内衣解下,让两只完美挺拔的


玉兔毫无保留的展示在自己的眼前,而T恤早已经随着方才激烈的爱抚被全部推


至腋下。




  秦锐也是灵机一动,在背后将严喆珂双臂举起,细添着美人光洁敏感的腋下,


转移美人注意力,将T恤向上提起,依次褪出美人两只光洁的玉臂,褪到头部时


却只露出美人娇艳的玉唇,和小巧的鼻孔,完全遮住了严喆珂的眼睛。




  然后秦锐轻轻的将严喆珂翻了个身,变成背倚住墙。却露出了娇艳的红唇和


尖尖的下巴。如此一来严喆珂却是什么也看不到了,只能隔着衣服模糊看到前面


的人影。




  其实严喆珂此时哪里还敢睁开眼睛去看眼前到底是什么人,平日里她与楼成


亲吻大都是闭着双眼,不敢有半分主动,就怕楼成看出自己也在按捺欲望,此时


刚泄了身子,更是娇羞的不行,只当「楼成」遮住自己双眼时怕自己害羞,更是


紧紧闭着美目,任由「楼成」在身上肆虐。




  秦锐眼见这么一来严喆珂再不会发现自己不是楼成,胆子更是大了起来,低


头便吻向了严喆珂那娇艳欲滴的小红唇。




  严喆珂从矜持到热情的逐渐回应者秦锐的热吻,不一会儿两人便口舌生津,


互相交换着体液,手下的动作也渐渐的剧烈了起来。




  随着严喆珂喉咙中不时传出的闷吟和不断扭动的娇躯,秦锐知道眼前的美人


早已动情不堪,可以接下来的行动。于是右手轻轻下探,沿着黑丝色纱裙下摆慢


慢的向上抚摸。




  感受到「楼成」大手的动作,严喆珂一双玉手急忙按在男人右手上,示意阻


止。而她却不知此时面前的是秦锐绝非楼成,到嘴的美肉岂有放过之理,掌握着


美人玉胸的左手稍微用力揉搓了一下那粒早充血的顶端,随着美人娇躯一阵不自


然的颤抖,秦锐右手毫不犹豫向上一伸,直接按在了美人那已经滑腻不堪的花谷,


隔着内裤轻轻的抚摸起来!




  当秦锐火热的手指终于碰到潮湿的内裤之时,严喆珂只觉一股电流从幽谷直


冲脑海,若不是刚才已经泄过身子,只怕这一下就又要登上云端。




  自己都从来没碰过的地方被陌生男性抚弄,心理上的羞涩和身体上渴望,让


严喆珂只感双腿发软,早已忘却自己业余二品武者的身份,此时双手已然环抱住


了眼前「楼成」的腰部,死命的支持着让自己不要就这么倒下。




  玲珑有致的胴体颤抖的站立着,雪白的乳房被一只大手揉搓得不断变化,再


上面是被衣物遮住了大半的粉面,嘴唇被眼前的「楼成」深深的吻着,时而被吸


允着的香舌不断的传来阵阵快感,甚至看得见从嘴角流下的丝丝津液挂成的透明


长线。裙子内更有一只作恶的大手在不断得寸进尺!严喆珂渐渐放下了理智上的


抵触,那淫靡的气息渐渐感染了整个空气。




  「哎……」随着一声甜腻的娇吟,秦锐竟然已经蹲到了严喆珂黑纱裙下,在


美人反应过来之前便一把将那月白色的内裤剥到脚踝,抬起一条如葱玉腿,立刻


被眼前稀疏毛发挂着露珠的美景夺了心神,18岁的严女神正处在自己最娇嫩动


人的时刻!




  短暂的愣神之后,秦锐双眼充血,紧接着便对准着那虽然湿润滑腻但紧闭闭


合的缝隙狠狠的吻去,没有留给美人任何犹豫、反抗的时间。




  在秦锐的舌头探入那紧窄的缝隙刹那,严喆珂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失去支点


的她把双手按在了秦锐的头上,看上去竟像是主动按住秦锐帮自己舔舐!为了保


持平衡,严喆珂后背贴在墙上,头略后仰,上半身用力地拱起,随着秦锐在下方


忙活,严喆珂两个白白嫩嫩的乳房就那么高高在上地一荡一荡地展示着自己不属


于这个年龄的傲人身姿。




  终於秦锐似乎感觉差不多了,慢慢站起身子,腾出一只手解开裤子。傲然挺


立的龙头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常年习武的他,虽然受限于武道天赋,品级一直


没有大的提升,只能在武馆边做教练边修习,但一身健硕的肌肉、一根超常规的


大棒却是受到所有寂寞的少妇会员们承认的。




 而严喆珂不仅是高中时期所有男生暗恋着的女神、更是自己那仅仅习武一年




  便强到没边儿的同学- 楼成的女朋友,心理上的狂喜和眼前美人玉胸暴露、


呼吸凌乱、低声呻吟的刺激,都让他的肉棒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可能感觉到眼前的「楼成」掏出了龙头,严喆珂的身子蠕动地更激烈了,呼


吸也明显变得更加急促,情感上对楼成的爱恋和身体此时对欲望的渴求战胜了理


智上失身的恐惧,让她没有第一时间阻止和反抗。




  空气似乎凝聚了刹那,终于,秦锐再也忍不住了,微微下蹲,右臂一用力将


严喆珂的粉臀前抬,一手按住那高耸的丰臀,另一只手握住胯下暴涨的肉棒,缓


缓的在严喆珂秘洞处及股沟间轻轻划动,右手中指偶尔不老实的留在严喆珂的菊


花蕾上作势欲进。




  早已尿过身子、酸软无力的严喆珂,真切的感觉到了自己花溪上火热的龙头。




  理智终于占据了心头,急忙想要挣扎,可是周身酥软无力,硬是无法摆脱秦


锐制在臀部的魔掌,再加上一根热腾腾的龙头正在花溪的股沟间秘洞处到处游走,


不时还能感觉到菊花蕾处轻轻顶动,更是令她羞赧难当,可是另一种酥麻难耐的


空虚感却慢慢从自己胯下的桃源洞处渐渐传来,在外人面前理智、成熟、淡然严


喆珂再也忍不住的嘤嘤哭泣了起来,身子伏在秦锐的肩上,在秦锐耳边低声呓语


道:「橙子(楼成的外号),别再折磨珂珂了,你要了珂珂的身子吧,珂珂不后


悔,珂珂是你的人了。」




  秦锐听到这话。按捺住心中的狂喜,用手将严喆珂紧闭的花谷分开一丝缝隙,


目光紧盯着下身被巨棒微微撑开小口的桃源,双手托起女孩的臀部,慢慢的对正


角度。他知道,机会只有一次,一旦第一次没有完全插进去,疼痛激起严喆珂的


反抗,今晚将功败垂成!




  事关重大的谨慎让秦锐放慢了动作,知道严喆珂似乎都有点好奇,微微低头


向下望去,秦锐再补犹豫,双手端着严喆珂臀部向下一放,腰部猛的一挺,火热


的龙头钻入了谷口,势不可挡得刺穿了严喆珂那守候了十八年的贞洁。「啊——」




  一声撕心裂肺,却又满含喜悦的呻吟响彻整个暗巷。「橙子——橙子——」


严喆珂无意识的喊着楼成的名字,而面前的「楼成」听着这声呓语,本就肿胀务


必的巨根又涨了一圈。




  将肉棒稍稍退出一点,秦锐呆呆得望着散发着热气的龙身上血红的痕迹,似


乎依然不敢确认这是自己的杰作,直到怀中美人的疼痛稍稍缓解,身子轻轻的揉


动了一下,才将秦锐惊醒,激动无比的他立刻用最堵住了美人的娇唇,然后下身


再次用力一挺,双手同时发力,丝毫没有考虑严喆珂新瓜初破的娇嫩,将整根肉


棒全部塞进了她的体内。




  「啊……别动……好疼」被堵着嘴唇的严喆珂只能凭着嗓子发出沉闷的呻吟,


但是秦锐依然心有灵犀的听懂了严喆珂想表达的意思,并将肉棒深深地埋在少女


体内,不再抽送。




  严喆珂一直是一名敢作敢当的少女,既然已经没能拦住被破了身子,也就不


再说什么哀怨的话。虽然很不喜「楼成」之前的粗暴,但是感受到此刻男人照顾


自己的感受没有再强行抽动,严喆珂忍者下身的异样,主动的捧起了男人的脸庞,


送上娇吻。




  秦锐此时爽的简直要上天!不再抽送并不是他怜惜严喆珂,而是女孩刚破处


的紧窄让他紧紧一抽一插就险些没把住阳关!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当然不愿


意就这么交了差,于是咬住舌尖强行压下射意,却意外的收获了女孩的主动。




  秦锐此时当然不会点破,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女孩的热吻,一只手握着翘臀不


住揉捏,并时不时抚摸一下菊花蕾,另一只手从握住女孩的酥胸,捏一捏酥胸顶


端的蓓蕾,巨棒随着女孩身体的扭动,感受着处女的紧窄、感受着18岁少女的


娇嫩和温热,在女孩身体里不断的涨大、跳动。




  身上所有敏感带同时被刺激,严喆珂渐渐从下体的痛楚中恢复过来,再加上


她本来就从小习武,并不是那些受不得一点痛的娇贵女孩,此时清晰的感受着玉


体最深处从末被人触及的圣地传来的异样,在一阵娇酥麻痒般的痉挛中,处女那


稚嫩娇软的羞涩花芯含羞轻点,与那顶入最深处的巨棒的滚烫龙头紧紧吻在一起


……




  随着疼痛渐渐化为酥麻,严喆珂双手不自觉的抱住了秦锐的后背,头靠在秦


锐的肩膀上似乎在倾诉着什么。




  秦锐见此,嘴角闪过一丝邪笑,他双手用力,将严喆珂双腿抬起,并把它们


缠绕在自己的腰上,然后双手再次挪到少女的美臀,开始用力揉捏。




  过了一会儿,秦锐感觉到严喆珂双腿不仅没有松开,反而缠得更紧,并随着


自己肉棒的跳动微微颤抖,他终于确认了少女身体的饥渴程度,将肉棒退出幽谷,


仅留头部卡住谷口。他双手用力,将严喆珂美臀抬高,摆好角度,就像破处那一


下一样,像个等待将军命令的士兵一下,静静的等着。




  严喆珂在双腿被盘到秦锐腰上之时,便羞涩又好奇的等着男人的下一步动作,


而此刻却又被摆出了这个记忆深刻的姿势,僵持了一会儿,她抬起埋在秦锐肩膀


上的俏脸,转向秦锐,小嘴微张,似乎要询问秦锐为何不动。




  「啊……」就在此时,秦锐毫不犹豫巨棒上挺,直没根部,严喆珂还未说出


的话直接化作了呻吟,秦锐再不停留,持续而猛烈得抽插着少女稚嫩的腔道,他


决心一定要在身体上彻底征服严喆珂!




  「啊……慢点……不行了……」刚破处的身体如何能承受住如此狂风骤雨,


又一轮姿势不变的猛烈抽插,每一下都整根没入,严喆珂完全不由自主地沉伦在


那波涛汹涌的肉欲快感中,根本不知自己何时已开始无病呻吟,而且声音越来越


大,越来越哀婉悠扬、春意撩人,她只是星眸暗掩,秀眉轻皱,樱唇微张地娇啼


声声,好一幅似难捺、似痛苦又似舒畅甜美的迷人娇态。




  秦锐在忍过最初的躁动之后,便凭借着自己在武馆女性会员身上磨练出来的


经验牢牢地把握住节奏,终于,他发现少女的呻吟声猛然变大、盘在腰间的玉腿


突然用力,那业余二品的腿力夹得自己生疼!他不再忍耐,用尽全力往上一定,


松开精关,肉棒狠狠地跳动两下,再次涨大一圈!




  「哎!!!」最后这一下大力冲刺,让严喆珂再也忍耐不住,双手死死地抱


住男人的肩膀、双腿用力缠住男人的熊腰,只觉男人在自己体内兴风作浪的那根


怪物又深了一层,直接插穿了自己的蓓蕾花心!!




  「啊!!!!」花心直接被顶开,类似于破处的异样充斥着严喆珂的脑海,


致命胀痛与升天的快感同时降临,严喆珂哭一般的呻吟一声,花谷随之一阵紧缩,


第一次致命的高潮到来,少女原阴决堤一般泼洒到了秦锐的龟头上。




  而秦锐此刻也面临爆发边缘,但是他并没有放纵自己的欲望,又一次咬住舌


尖,待严喆珂娇躯颤抖稍歇之时伴着少女阴精狠狠地、重重地对处女幽谷发起冲


击。




  「啊……不要……停下……橙子……我要死了!!」严喆珂第一波高潮尚未


平息,腔肉正处在万分敏感的时期,受此袭击竟又攀上一轮高潮,只觉自己已经


升天。




  秦锐见此,终于不再压抑自己,大臂一张紧紧卡住少女翘臀,大嘴狠狠吻上


少女双唇,一阵死命的抽插,终于再次将肉棒用力顶破少女子宫口,精关一开,


狠狠地浇灌起来。




  此时若有人路过,便可看到一个纯白无暇的仙女面色酡红娇喘嘘嘘,死命的


挂在一个虎背熊腰的男子身上,二人身体都在不断得颤抖,正在体验人生绝顶的


高潮,而本该有的呻吟声、怒吼声皆被对方亲吻堵在嗓子里,只能听见一阵阵闷


吼声。




  轻轻的将还在回味高潮余韵的严喆珂放下,看着她几乎站不住的扶着墙壁,


头上还蒙着那件已经皱巴巴的白底杂纹T恤,估计女孩到现在也根本没好意思睁


开双眼。




  秦锐直愣愣的看着严喆珂脖颈上杂乱的唇印、酥胸上青红的手印,以及那留


着二人混合体液、依然夹杂着血色的下体,肉棒竟然又恢复了雄风。




  他很想把严喆珂按到地上再狠狠的来一发,但是他知道女孩高潮余韵过后就


会渐渐清醒,这样干很可能将自己折进去。




  但他又不甘心就此放过严喆珂这等尤物,秦锐灵机一动,伸手取下了依然挂


在严喆珂左脚脚踝上的月白色内裤,轻柔的擦拭着还未完全闭合的幽谷流出的混


合着少女处血的体液,然后他将内裤小心翼翼得揣进兜里,趁着严喆珂还未从高


潮余韵中缓过神来,悄悄的溜走了。




  后语:虽然看起来故事可能有后续,但是请各位看官不要抱有过多期待,这


篇文章纯属清明节打发时间的无聊之作。同一晚上还写了《我的妹妹是偶像》苏


虞兮的绿帽改编,有空我就发上来。






警告:本站含有 [武道宗师绿帽]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