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美女在首饰店被插◆◆◆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绝色美女在首饰店被插

孟卉跟着钰慧来到高雄,钰慧的的母亲听说是阿宾的表妹,自然好礼招待,孟卉也乖觉,人前人后都称呼钰慧姐,只有私底下俩人在一起,才叫她嫂嫂。


头两天,钰慧央托大哥大嫂一起,开车载她们到四郊风景名胜去走走。


大嫂已经怀孕了五个多月,肚子开始挺出来了,大哥借机会陪她多散散步,而孟卉初次来南部,样样新奇,四人玩得非常开心。


这天晚上,钰慧将孟卉打扮得漂漂亮亮,带她去逛新堀江商场。


出门前,钰慧的母亲交待她顺便挑几件小首饰,好带回给阿宾的妈妈和姑姑,当做回礼。


孟卉一到新堀江,发现到处都是东洋流行的饰品服装和玩具布偶,兴奋得手舞足蹈,每家店面都要进去东翻西挑一番,其实钰慧也挺喜欢逛街的,两个女生叽叽喳喳,一栋栋一楼楼地走,过足了Shopping的瘾。


钰慧没忘记母亲交办的任务,等两人都走得累了,大包小包也提了双手都是,她找了一家金饰精品店进去,请店员取出几款成熟一点的项链别针等等,相互比较著。


新堀江的店面都小小的,这家店柜台后面有一男一女两个店员在,那女店员招呼着她们,男店员则和一个坐在柜台外的男客人讲话聊天,钰慧发现那男客人一直瞪着她看,她拨了拨秀发不去理他,继续拣著金饰,偶尔一抬头,那人还在看她,并且冲着她点头微笑,钰慧马上转头回来,只觉的这男人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孟卉对于饰品当然也有兴趣,可是她觉得黄金太俗气了,造形又刻板,坐着坐着她就不耐烦起来。


“嫂嫂,我想去切一些卤味来吃。”


她实在很闷,记起刚进商圈的街口有几摊卖吃的,便想要出去走走。


“你认得路回来吗?”钰慧担心的说。


“认得认得,”孟卉说:“我去去马上就回来。”


钰慧特别叮咛著:“别乱跑哦,快点回来。”


孟卉答应着去了,钰慧转回来接着再看那些首饰,可是选来选去总是不满意,忽然有人坐到孟卉刚才的位子上,钰慧一看,就是那个男客人。


“嗨!”那男人打着招呼:“你真的不认得我了吗?”钰慧原先还认为这是男生搭讪的惯用开场,正想给他一个白眼,但是这人确实也眼熟,她愣愣地看着她想了一下,不由得满脸飞得通红,那人看她羞臊的反应,便说:“记起来了?”这人就是有一回钰慧和淑华去逛服饰大卖场,所遇上的那个店长,怪不得眼熟了,也怪不得钰慧脸红了。


俩人对于在高雄相遇都感到意外,一起开口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同样的问话让她们不免又都觉的好笑,那店长说:“这是我和朋友合开的店。”


“啊!当老板了。”


钰慧说。


“也不算什么老板,小生意,总算好过当人家的职员。”


他笑着说:“你……结婚了?”他听见孟卉叫钰慧嫂嫂,以为她嫁人了。


钰慧心想反正不好解释,干脆承认的点了点头。


“嫁来高雄吗?”他又问。


钰慧连忙否认,更不敢说她本来就是高雄人,就只说是来玩的。


“我看你挑不到喜欢的式样的样子,送人的吗?”他问。


“嗯,给……婆婆。”


钰慧想了一下说。


“这样啊……”他告诉钰慧:“我们正在斜对门那儿筹备另外一家店,还没正式开幕,采的是进口的货,我亲自出去选的,货样都很新,要过去看一下吗?”“啊!”钰慧说:“方便吗?”“走走走,包你满意。”


他说:“你们的袋子先放这里就好,小夏,帮小姐看着,另一位小姐回来就说我们在对面。”


他一边说著,一边对那小夏眨眼,小夏会意,朗声的应诺著。



“小夏就是我的合伙人。”


他介绍著说,钰慧便和小夏点头示意。


“走吧!”他说。


钰慧随他走出走廊,他说:“叫我小高,你呢?”“高大哥,”钰慧保持着谨慎,撒谎说:“Jennifer”其实她根本没有英文名字。


小高带着钰慧走到斜对门的一扇玻璃窗前,那玻璃门连橱窗都贴满了报纸,钰慧知道还没开幕的店都是这样的,他取出钥匙打开地锁,推门进去,里面已经有了大略的装潢,大大小小的纸箱散落在地上。


他打开灯,让身给钰慧进来,然后推上门,用脚尖偷偷又把地锁踢扣住。


“请进,Jennifer,我找一下。”


他走到壁柜边,打开下面的柜门,从里面取出一盘绒盒,走过来钰慧身边,将它摆在玻璃柜台上:“这是白金内镶珐瑯,巴黎的新款式,老少咸宜。”


钰慧一看,果然端庄又大方,她取起一条项链,拿到胸前比一比,小高夺手接过来,替她戴上,借机将她拥在怀里。


“别这样!”钰慧推着他,嗔声说:“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很漂亮啊,是不是。”


小高说。


高雄的天气早已变暖,钰慧穿着大圆领的丝质白衬衫,胸口一片皎白,项链坠子上一条蓝色的小鱼,浮游在隐约的乳沟之中,当然漂亮。


小高不由分说,抱着她就乱吻,同时说:“能再见到你真好,我好怀念你啊!”“不要!”钰慧抵抗著。


“衣服弄皱会被人笑哦。”


小高卑鄙的威胁她。


钰慧果然呆了一下,小高逮到机会,准确的吻在她的唇上。


钰慧今天出门有上妆,嘴儿涂著桃红的唇彩,小高贪婪的吃着,钰慧的嘴上便一片模糊。


“嗯……嗯……”钰慧终于挣脱他的吻,想到了借口:“别这样子……我……有先生的……”“那更好!你结了婚,”他色迷心窍:“更成熟迷人了……”钰慧要逃走,却又被他自后腰拦手锁抱着,他还警告说:“别太大声哦,外面会听到。”


钰慧气极了,这人外表斯文英俊,却无赖透顶,她真的很后悔跟他到这里来。


小高不停的在钰慧的身躯上下其手,钰慧忍无可忍,回身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清脆响亮又结实。


小高的脸上立刻浮起血红的手印,钰慧自己的手掌也痛得很。


他面无表情的僵在那里,钰慧突然很害怕,他却又慢慢的将钰慧抱紧起来,再一次吻她的唇。


他的动作很温柔,钰慧本来怕他动粗,但是他只有嘴唇吮舐的动作,钰慧才放下心来,不过他却将舌头度过她的嘴里,钰慧左右为难,犹豫间,不自主的竟和他缠绵起来。


“当作道歉吧!”钰慧想。


小高将钰慧吻得气息紊乱,他两手还不客气的在钰慧的屁股上摸著,钰慧穿着高腰的紧身黑长裙,曲线美得没话说,他特别专心在她的臀缝上,钰慧难过的摇动腰枝,一双乳房正好磨在他的胸前。


小高不肯放开钰慧的嘴,钰慧“唔唔”地抗议不停,他又将两手往上浮走,来到钰慧的腋下,正打算要有再进一步的侵犯时,钰慧用力的将他的脸推开,说:“我要生气了!”小高凝望着她,她也凝望着小高,心中吊桶七上八下,小高突然使出怪招,十指要命的在她的腋下搔著,说:“生气啊!生气啊!”钰慧“噗”的笑出来,小高还连连的搔著,钰慧东闪西躲,笑得浑身软绵绵,小高仍旧不放过她,更在她身上到处乱摸,钰慧终于娇软无力的跌坐在一堆纸箱上,全身酸弱,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小高在她身边蹲下来,钰慧忙摇手求饶说:“不要了……”小高却又是来吻她的,钰慧这次心甘情愿的和他对吻著,小高的手还环伸到她背后解着她衬衫的钮子,钰慧没有力气再反抗,只是抓着他的肩膀,小高两三下解完了钮釦,将衬衫从前胸一撩,轻松的便将它脱下来,钰慧急忙双手要来掩胸,却早被小高执住,他放掉钰慧的嘴儿,滑下来吻在她的乳房上。


“啊……让我走……”钰慧颓然的说。


小高有一条灵活的舌头,他居然能将舌尖穿进钰慧的胸罩里头,舔到她的乳尖,不过最长也便只是刚好能碰到,但是这一来,钰慧的感觉不免就敏锐起来了。


那只有一小点要舔不舔的接触,让钰慧全身都不对劲,她想要制止他,又想要他干脆吃进去,小高一面整治她,一面看她的表情,见她开始舒眉挤眼,知道已经开始动情,就放掉她的手,转而握到她的乳房上,马上将胸罩一撩,推到乳房上面,然后一手一粒乳头,无礼的捏揉着。


“啊!你真令人难忘!”他说。


钰慧双手掩面,这是她现在唯一能作的最后保护,别让他看见她丢脸的表情。


小高一口含住了钰慧左边的乳头,钰慧偷偷的“嗯”了一声,好多了,好美满的感觉。


小高的手闲不下来,寻着了钰慧的的裙头,一抓一松之间,已经解开来了,他又将钰慧的长裙用力的抽起,钰慧怕裙子破了,配合地抬起双脚,让他脱去。


钰慧是穿着裤袜的,脚上还蹬著可爱的有跟凉鞋,小高的左手抚在她的小腹上,嘴上吸的用力,让钰慧辛苦的皱着眉头,他手掌再一滑摆,摀住了钰慧整只阴户。


“啊……”钰慧要塞失守,眉头皱得更紧了。


小高的手轻盈的挑起钰慧的情绪,没有多久,他就发现其实钰慧全身到处都很敏感,于是他将乳房让给了右手,嘴巴在钰慧的腰间、小腹、胸口、肩膀和脖子上胡乱的啃噬著,最后吃着她的耳朵,还不时伸舌在耳壳上舔出叫人麻痺的声音,钰慧张著嘴巴,傻傻的呼着气,下体的分泌已经浸湿了内裤和丝袜,透到外面来了。


小高察觉到手指上的润滑,就站起身来,举高钰慧的双脚,先替她脱去凉鞋,弯腰拉着她的裤袜腰头,钰慧穿着一件新买的高腰性感三角裤,他也没空欣赏,“唰”的连内裤一骨碌都扒下到腿跟,然后抽脱丢到地上。


钰慧很懊悔,又迷失在他的亲抚之中,知道今天逃不了这一关,她茫茫的看着小高,心情十分复杂。


小高正在脱开他的长裤,拉下拉链,褪到脚上踢走,又扯下内裤,翘着他那根长长细细的鸡巴,站到钰慧的胯间,两手从膝盖压弯起钰慧的大腿,让她潮溽的肥穴明白突起,钰慧惊呼一声,意识到他要侵入了,两手赶快交护着阴户。


小高信心十足,无视于她双手的存在,将鸡巴抵到她的手背,作势压了一压,钰慧还是遮著,他又压了逼压,钰慧的手就颤抖的移开一条小缝,刚好显露出穴儿口,他行动迅速,马上把龟头插进钰慧的身体里。


“嗯……嗯……”钰慧抗拒不了生理上的反应,轻轻的哼起来。


小高长而细的鸡巴没有受到什么阻挠,顺利的一挺,全根没尽。


“哦……哦……”钰慧又哼。


小高试着抽动几下,啊,又暖又紧,真是尤物。


“舒服吧!”他无耻的问。


“…………”这叫钰慧怎么回答。


“咦?不说啊?”他加快抽插的速度。


“哦……哦……”钰慧受不了了。


“告诉我,舒不舒服?”他还问。


“舒……舒服……”钰慧说。


“再说一次,舒不舒服?”“舒服……舒服……哦……”钰慧回答。


“这样呢?”他又插得更快了。


“很舒服……很舒服……啊……啊……”钰慧回答。


“舒服为什么要反抗?”他动个不停:“下次还敢不敢?”“不……啊……不敢了……啊……好舒服啊……这样……哦……插得好深哦……啊……啊……舒服……啊……”“叫哥哥!”他命令著。


“哦……哥哥……好哥哥……小高哥哥……啊……”钰慧叫了。


“叫老公!”“老公……啊……亲亲老公”钰慧又叫。


“说,说你要老公插!”他又命令。


“哦……哦……我……我要老公插……啊……插我……插我……啊……舒服……好老公……啊……天啊……”钰慧有求必应,甚至管不得浪声是否会传出去外面。


“告诉老公你爽不爽啊?”“爽……爽……好爽啊……啊……啊……美死了……啊……”“老公棒不棒?”他问。


“棒……啊……最棒了……啊……”钰慧已经没有心魂了。


“什么棒?”他又问。


钰慧答不上来,他再问了一次:“老公的什么棒?”“鸡……鸡巴……啊……啊……鸡巴最棒了……啊……”钰慧就算和阿宾作爱也从来说过这东西,狭小的空间里气氛淫乱极了,她什么都说出口:“老公的鸡巴……啊……插我……爱我……啊……天……啊……老公……别停……啊……啊……我要来了……啊……老公……快一点……啊……对……对……插死我没关系……啊……啊……来了……啊……来了啦……啊……啊……”小高上回在试衣间和钰慧作爱时,她咬著牙不敢发出声音,没想到这回淫声浪语,叫个不停,他想:“这妞儿结了婚果然不同,更浪了。”


“哦……”钰慧尖叫起来,骚水疾疾地喷出,流溢到纸箱上面。


孟卉买了卤味,回到那金饰精品店,发现她们的包裹袋子都在,钰慧人却不见了,她就问店员,那叫小夏的告诉她,钰慧到他们的仓库去挑新式样,请她等候一下,却不说她人就在对面。


小夏说:“大概要再十五、二十分钟吧!或者我带你过去?”“不用了!”孟卉本来就没兴趣:“那……我再出去走走,我嫂嫂回来请她等我,谢谢你。”


孟卉捧著卤味,边走边吃,沿着橱窗走开去,她还经过那贴满报纸的店面,只不过她没想到钰慧正在里面被人操著。


小夏见她走远,便也走过对面,掏出钥匙,打开地锁迅速的闪身进去又关上门。


钰慧这时被小高翻转成趴伏在纸箱上,那纸箱有大腿那么高,钰慧的双腿用脚尖站立在地上,屁股弯弯的翘起,因为她刚刚才经高潮过一次,小高正从后面不疾不徐地插她,场面肉紧极了。


小夏一进门,就和小高相视而笑,钰慧正在美着,忽然看见有人进来,马上挣扎要爬起,小高就用力干了几下,说:“Jennifer,问候小夏哥哥啊。”


“嗯……嗯……”钰慧心里苦哈哈的,今天果真是误上贼船了。


“叫啊……”小高又用力干了几下。


“小……小夏哥哥……”钰慧不得不叫。


小夏也在脱著裤子,他年纪和小高差不多,也是三十出头左右,身材很瘦,但是鸡巴却非常粗,长度倒是普通。


他一边套著自己的鸡巴,一边走到钰慧面前,钰慧求助的回头看着小高,小高反而更故意的使劲插她,让她连人带纸箱都摇动不已。


“哦……哦……”钰慧自然舒服的叫起来。


小夏乘机捧着她的头,将鸡巴塞进她嘴里,钰慧摆脱不掉,只好“嗯……嗯……”地替他吸起来。


“哦……好爽!”小夏说:“小高,你哪里把上这样一个大美女?”“这美女还是人家的太太呢!”小高得意的说:“够不够骚?”小夏的鸡巴在钰慧的嘴儿里硬得跟铁棍似的,他说:“她那小姑也很骚的样子,不如叫进来一起干吧!”钰慧一听,连忙“唔唔”的抗议起来。


“别担心,跟你开完笑的,”小夏说:“我们不会破坏你的家庭,我已经叫她出去再逛一圈才回来。”


钰慧才放下心来。


这时小高有点受不了了,拚命的插个不停,钰慧喉咙有太多声音要出,小夏就将鸡巴退出来,让她喊一喊,他也想听美人叫床是什么味儿。


“啊……啊……嗯……嗯……”“告诉小夏哥哥,”小高说:“你舒不舒服?”“舒服……啊……好舒服……”“告诉小夏哥哥啊!”小高摇著屁股。


钰慧仰起头,抛给小夏一个媚眼,说:“小夏哥哥……哦……哦……好舒服……啊……好舒服……啊……我好舒服啊……”“叫小夏哥哥等一下干你!”小高又给她出难题。


钰慧不肯说。


小高便用鸡巴催她:“快说啊!”“哦……哦……小夏哥哥……啊……等一下……啊……哎呀……哎呀……哦……好舒服……啊……”“快说!”“等一下……啊……干我……啊……”钰慧什么脸都不要了。


小高和小夏都很满意,小高说:“我快射了……一会儿换你。”


小高快速的插进插出,带来钰慧漕漕的浪水。


“啊……啊……哥哥……啊……啊……好舒服……好好哦……啊……再快一点……哦……对……对……”钰慧的心情也飞扬起来,倒是小高却突然射了。


他的马眼“咕吱”地在钰慧身体里吐著精液,动作也慢下来了,钰慧满涨的春潮一下子得不到宣泄,全身都燥热难忍。


小高停下来让精液射完,弯腰抓着钰慧的腿弯,一站直,居然将她端起来,大腿M字打开,抱在他身前。


钰慧免不了又是慌张的惊呼,小高却将她端到小夏面前,问钰慧说:“你刚才要小夏哥哥作什么?”钰慧羞死了,小夏就站近过来,将龟头点触在她的阴唇上,摇摇晃晃地问说:“作什么呢?”钰慧不肯说,只是缩动着小腹想要将小夏吞进来,但是半空中没法着力,小高和小夏都又问:“作什么?”“干我……”钰慧说来出了。


小夏将龟头插进去,他又粗又火热,钰慧舒服极了。


可是他插进去又停下来,淫淫地对着钰慧笑,钰慧受不了这玩弄,连说:“干我……干我……快干我……”小夏一铤而入,而且马上不停的抽送,钰慧才满足的浮起浪笑。


“啊……啊……小夏哥哥……真好……啊……啊……真舒服……啊……啊……”钰慧被夹在两个男人中间,有说不出的刺激,小夏粗壮的老二比小高更有劲,她方才中断的感觉马上接续回来,浪水潺潺流出,从屁股“滴答滴答”的落到地上。


“哦……哦……我好美啊……啊……我会死啦……啊……哥哥……干我……干死我……啊……啊……糟啦……啊……要来了……啊……”她叫得妩媚,小高软掉的鸡巴又硬回来,龟头刚好顶在她的肛门上,他虽不想干后门,但是逗著逗著也很舒服,钰慧美得快疯了一样,连浪声都断续无章。


“啊……啊……死了……啊……天哪……两位哥哥……妹妹死了……啊……啊……天……又来了……啊……又来了啦……啊……啊……”钰慧这次喷得凶,小穴缩的更窄,让小夏的粗鸡巴摩擦的更紧密,彼此快感益增,小夏想停一下好喘口气,钰慧的小腿却像螃蟹的对剪一样,将他牢牢的勾住,小夏只好继续卖命,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一股精水已经憋到尿道口。


“快……放她下来……”小夏对小高着急的吼著。


小高将钰慧放下来跪在地上,小夏自然和钰慧分开,他自己急急的套著鸡巴,将它对准钰慧的脸,“噗”的一声,精液喷洒在钰慧脸上,钰慧闭眼承受着,也张嘴吃一些,顺便喘着气。


“嗯……”钰慧哼了一声,原来小高又从后面插进小穴里去了。


幸好他插进去之后没有再动,就让它泡在那里。


小夏也不嫌自己得精液脏,蹲下来吻著钰慧的嘴,顺便捧摸着她的乳房。


他亲了一会儿,用衣袖替钰慧抹去脸上的精水,才站起来穿好裤子,对小高打了一个手势,然后快速的开门闪身出去,留下小高和钰慧独处。


钰慧很累了,她对小高说:“你们两个坏人,弄死我了。”


“我们是合伙人嘛,好东西要跟好朋友分享。”


小高说。


“那老婆呢?也分享?”钰慧没好气的说。


“老婆嘛……我的老婆被别人娶走了……”说著抽插了几下,意思指的是钰慧:“至于他的老婆……嘿嘿……她的骚和你有得比。”


“啊?你和她……他知道吗?”“偷人老婆怎么能让老公知道?”小高得意的抽送起来说:“平时我们轮流守店,他当班,我去睡他老婆……”“噢……噢……”钰慧又有反应了:“嗯……嗯……你真的是坏……啊……啊……坏胚子……啊……”小高难得和钰慧重逢,他一定要干个够……二十分钟以后,孟卉回来了,钰慧果然已经挑好两条项链给妈妈和姑姑,另外两对耳环给自己和孟卉,孟卉一看,直说好漂亮,后悔的说没有跟着去挑。


钰慧抬头看了小高和小夏一眼,他们只好望着天花板作没事状,不晓得是庆幸还是后悔。


“很贵吧?”孟卉问。


“不贵的,打三折。”


钰慧又瞪了小高和小夏一眼,其实她一毛钱没付:“而且还附赠一支领带夹,给你哥哥。”


“这么好,谢谢你们。”


孟卉向他们称谢。


钰慧领了孟卉出门而去,回家了。


“我们今天是赚了还是赔了?”小夏问。


“啊!”小高搔搔头说:“不知道!”“四万多块……”小夏说。


“爽吗?”小高问。


小夏点点头,小高不再说什么,那就,算了吧!


孟卉跟着钰慧来到高雄,钰慧的的母亲听说是阿宾的表妹,自然好礼招待,孟卉也乖觉,人前人后都称呼钰慧姐,只有私底下俩人在一起,才叫她嫂嫂。


头两天,钰慧央托大哥大嫂一起,开车载她们到四郊风景名胜去走走。


大嫂已经怀孕了五个多月,肚子开始挺出来了,大哥借机会陪她多散散步,而孟卉初次来南部,样样新奇,四人玩得非常开心。


这天晚上,钰慧将孟卉打扮得漂漂亮亮,带她去逛新堀江商场。


出门前,钰慧的母亲交待她顺便挑几件小首饰,好带回给阿宾的妈妈和姑姑,当做回礼。


孟卉一到新堀江,发现到处都是东洋流行的饰品服装和玩具布偶,兴奋得手舞足蹈,每家店面都要进去东翻西挑一番,其实钰慧也挺喜欢逛街的,两个女生叽叽喳喳,一栋栋一楼楼地走,过足了Shopping的瘾。


钰慧没忘记母亲交办的任务,等两人都走得累了,大包小包也提了双手都是,她找了一家金饰精品店进去,请店员取出几款成熟一点的项链别针等等,相互比较著。


新堀江的店面都小小的,这家店柜台后面有一男一女两个店员在,那女店员招呼着她们,男店员则和一个坐在柜台外的男客人讲话聊天,钰慧发现那男客人一直瞪着她看,她拨了拨秀发不去理他,继续拣著金饰,偶尔一抬头,那人还在看她,并且冲着她点头微笑,钰慧马上转头回来,只觉的这男人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孟卉对于饰品当然也有兴趣,可是她觉得黄金太俗气了,造形又刻板,坐着坐着她就不耐烦起来。


“嫂嫂,我想去切一些卤味来吃。”


她实在很闷,记起刚进商圈的街口有几摊卖吃的,便想要出去走走。


“你认得路回来吗?”钰慧担心的说。


“认得认得,”孟卉说:“我去去马上就回来。”


钰慧特别叮咛著:“别乱跑哦,快点回来。”


孟卉答应着去了,钰慧转回来接着再看那些首饰,可是选来选去总是不满意,忽然有人坐到孟卉刚才的位子上,钰慧一看,就是那个男客人。


“嗨!”那男人打着招呼:“你真的不认得我了吗?”钰慧原先还认为这是男生搭讪的惯用开场,正想给他一个白眼,但是这人确实也眼熟,她愣愣地看着她想了一下,不由得满脸飞得通红,那人看她羞臊的反应,便说:“记起来了?”这人就是有一回钰慧和淑华去逛服饰大卖场,所遇上的那个店长,怪不得眼熟了,也怪不得钰慧脸红了。


俩人对于在高雄相遇都感到意外,一起开口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同样的问话让她们不免又都觉的好笑,那店长说:“这是我和朋友合开的店。”


“啊!当老板了。”


钰慧说。


“也不算什么老板,小生意,总算好过当人家的职员。”


他笑着说:“你……结婚了?”他听见孟卉叫钰慧嫂嫂,以为她嫁人了。


钰慧心想反正不好解释,干脆承认的点了点头。


“嫁来高雄吗?”他又问。


钰慧连忙否认,更不敢说她本来就是高雄人,就只说是来玩的。


“我看你挑不到喜欢的式样的样子,送人的吗?”他问。


“嗯,给……婆婆。”


钰慧想了一下说。


“这样啊……”他告诉钰慧:“我们正在斜对门那儿筹备另外一家店,还没正式开幕,采的是进口的货,我亲自出去选的,货样都很新,要过去看一下吗?”“啊!”钰慧说:“方便吗?”“走走走,包你满意。”


他说:“你们的袋子先放这里就好,小夏,帮小姐看着,另一位小姐回来就说我们在对面。”


他一边说著,一边对那小夏眨眼,小夏会意,朗声的应诺著。


“小夏就是我的合伙人。”


他介绍著说,钰慧便和小夏点头示意。


“走吧!”他说。


钰慧随他走出走廊,他说:“叫我小高,你呢?”“高大哥,”钰慧保持着谨慎,撒谎说:“Jennifer”其实她根本没有英文名字。


小高带着钰慧走到斜对门的一扇玻璃窗前,那玻璃门连橱窗都贴满了报纸,钰慧知道还没开幕的店都是这样的,他取出钥匙打开地锁,推门进去,里面已经有了大略的装潢,大大小小的纸箱散落在地上。


他打开灯,让身给钰慧进来,然后推上门,用脚尖偷偷又把地锁踢扣住。


“请进,Jennifer,我找一下。”


他走到壁柜边,打开下面的柜门,从里面取出一盘绒盒,走过来钰慧身边,将它摆在玻璃柜台上:“这是白金内镶珐瑯,巴黎的新款式,老少咸宜。”


钰慧一看,果然端庄又大方,她取起一条项链,拿到胸前比一比,小高夺手接过来,替她戴上,借机将她拥在怀里。


“别这样!”钰慧推着他,嗔声说:“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


“很漂亮啊,是不是。”


小高说。


高雄的天气早已变暖,钰慧穿着大圆领的丝质白衬衫,胸口一片皎白,项链坠子上一条蓝色的小鱼,浮游在隐约的乳沟之中,当然漂亮。


小高不由分说,抱着她就乱吻,同时说:“能再见到你真好,我好怀念你啊!”“不要!”钰慧抵抗著。


“衣服弄皱会被人笑哦。”


小高卑鄙的威胁她。


钰慧果然呆了一下,小高逮到机会,准确的吻在她的唇上。


钰慧今天出门有上妆,嘴儿涂著桃红的唇彩,小高贪婪的吃着,钰慧的嘴上便一片模糊。


“嗯……嗯……”钰慧终于挣脱他的吻,想到了借口:“别这样子……我……有先生的……”“那更好!你结了婚,”他色迷心窍:“更成熟迷人了……”钰慧要逃走,却又被他自后腰拦手锁抱着,他还警告说:“别太大声哦,外面会听到。”


钰慧气极了,这人外表斯文英俊,却无赖透顶,她真的很后悔跟他到这里来。


小高不停的在钰慧的身躯上下其手,钰慧忍无可忍,回身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清脆响亮又结实。


小高的脸上立刻浮起血红的手印,钰慧自己的手掌也痛得很。


他面无表情的僵在那里,钰慧突然很害怕,他却又慢慢的将钰慧抱紧起来,再一次吻她的唇。


他的动作很温柔,钰慧本来怕他动粗,但是他只有嘴唇吮舐的动作,钰慧才放下心来,不过他却将舌头度过她的嘴里,钰慧左右为难,犹豫间,不自主的竟和他缠绵起来。


“当作道歉吧!”钰慧想。


小高将钰慧吻得气息紊乱,他两手还不客气的在钰慧的屁股上摸著,钰慧穿着高腰的紧身黑长裙,曲线美得没话说,他特别专心在她的臀缝上,钰慧难过的摇动腰枝,一双乳房正好磨在他的胸前。


小高不肯放开钰慧的嘴,钰慧“唔唔”地抗议不停,他又将两手往上浮走,来到钰慧的腋下,正打算要有再进一步的侵犯时,钰慧用力的将他的脸推开,说:“我要生气了!”小高凝望着她,她也凝望着小高,心中吊桶七上八下,小高突然使出怪招,十指要命的在她的腋下搔著,说:“生气啊!生气啊!”钰慧“噗”的笑出来,小高还连连的搔著,钰慧东闪西躲,笑得浑身软绵绵,小高仍旧不放过她,更在她身上到处乱摸,钰慧终于娇软无力的跌坐在一堆纸箱上,全身酸弱,脸红的像熟透的苹果,小高在她身边蹲下来,钰慧忙摇手求饶说:“不要了……”小高却又是来吻她的,钰慧这次心甘情愿的和他对吻著,小高的手还环伸到她背后解着她衬衫的钮子,钰慧没有力气再反抗,只是抓着他的肩膀,小高两三下解完了钮釦,将衬衫从前胸一撩,轻松的便将它脱下来,钰慧急忙双手要来掩胸,却早被小高执住,他放掉钰慧的嘴儿,滑下来吻在她的乳房上。


“啊……让我走……”钰慧颓然的说。


小高有一条灵活的舌头,他居然能将舌尖穿进钰慧的胸罩里头,舔到她的乳尖,不过最长也便只是刚好能碰到,但是这一来,钰慧的感觉不免就敏锐起来了。


那只有一小点要舔不舔的接触,让钰慧全身都不对劲,她想要制止他,又想要他干脆吃进去,小高一面整治她,一面看她的表情,见她开始舒眉挤眼,知道已经开始动情,就放掉她的手,转而握到她的乳房上,马上将胸罩一撩,推到乳房上面,然后一手一粒乳头,无礼的捏揉着。


“啊!你真令人难忘!”他说。


钰慧双手掩面,这是她现在唯一能作的最后保护,别让他看见她丢脸的表情。


小高一口含住了钰慧左边的乳头,钰慧偷偷的“嗯”了一声,好多了,好美满的感觉。


小高的手闲不下来,寻着了钰慧的的裙头,一抓一松之间,已经解开来了,他又将钰慧的长裙用力的抽起,钰慧怕裙子破了,配合地抬起双脚,让他脱去。


钰慧是穿着裤袜的,脚上还蹬著可爱的有跟凉鞋,小高的左手抚在她的小腹上,嘴上吸的用力,让钰慧辛苦的皱着眉头,他手掌再一滑摆,摀住了钰慧整只阴户。


“啊……”钰慧要塞失守,眉头皱得更紧了。


小高的手轻盈的挑起钰慧的情绪,没有多久,他就发现其实钰慧全身到处都很敏感,于是他将乳房让给了右手,嘴巴在钰慧的腰间、小腹、胸口、肩膀和脖子上胡乱的啃噬著,最后吃着她的耳朵,还不时伸舌在耳壳上舔出叫人麻痺的声音,钰慧张著嘴巴,傻傻的呼着气,下体的分泌已经浸湿了内裤和丝袜,透到外面来了。


小高察觉到手指上的润滑,就站起身来,举高钰慧的双脚,先替她脱去凉鞋,弯腰拉着她的裤袜腰头,钰慧穿着一件新买的高腰性感三角裤,他也没空欣赏,“唰”的连内裤一骨碌都扒下到腿跟,然后抽脱丢到地上。


钰慧很懊悔,又迷失在他的亲抚之中,知道今天逃不了这一关,她茫茫的看着小高,心情十分复杂。


小高正在脱开他的长裤,拉下拉链,褪到脚上踢走,又扯下内裤,翘着他那根长长细细的鸡巴,站到钰慧的胯间,两手从膝盖压弯起钰慧的大腿,让她潮溽的肥穴明白突起,钰慧惊呼一声,意识到他要侵入了,两手赶快交护着阴户。


小高信心十足,无视于她双手的存在,将鸡巴抵到她的手背,作势压了一压,钰慧还是遮著,他又压了逼压,钰慧的手就颤抖的移开一条小缝,刚好显露出穴儿口,他行动迅速,马上把龟头插进钰慧的身体里。


“嗯……嗯……”钰慧抗拒不了生理上的反应,轻轻的哼起来。


小高长而细的鸡巴没有受到什么阻挠,顺利的一挺,全根没尽。


“哦……哦……”钰慧又哼。


小高试着抽动几下,啊,又暖又紧,真是尤物。


“舒服吧!”他无耻的问。


“…………”这叫钰慧怎么回答。


“咦?不说啊?”他加快抽插的速度。


“哦……哦……”钰慧受不了了。


“告诉我,舒不舒服?”他还问。


“舒……舒服……”钰慧说。


“再说一次,舒不舒服?”“舒服……舒服……哦……”钰慧回答。


“这样呢?”他又插得更快了。


“很舒服……很舒服……啊……啊……”钰慧回答。


“舒服为什么要反抗?”他动个不停:“下次还敢不敢?”“不……啊……不敢了……啊……好舒服啊……这样……哦……插得好深哦……啊……啊……舒服……啊……”“叫哥哥!”他命令著。


“哦……哥哥……好哥哥……小高哥哥……啊……”钰慧叫了。


“叫老公!”“老公……啊……亲亲老公”钰慧又叫。


“说,说你要老公插!”他又命令。


“哦……哦……我……我要老公插……啊……插我……插我……啊……舒服……好老公……啊……天啊……”钰慧有求必应,甚至管不得浪声是否会传出去外面。


“告诉老公你爽不爽啊?”“爽……爽……好爽啊……啊……啊……美死了……啊……”“老公棒不棒?”他问。


“棒……啊……最棒了……啊……”钰慧已经没有心魂了。


“什么棒?”他又问。


钰慧答不上来,他再问了一次:“老公的什么棒?”“鸡……鸡巴……啊……啊……鸡巴最棒了……啊……”钰慧就算和阿宾作爱也从来说过这东西,狭小的空间里气氛淫乱极了,她什么都说出口:“老公的鸡巴……啊……插我……爱我……啊……天……啊……老公……别停……啊……啊……我要来了……啊……老公……快一点……啊……对……对……插死我没关系……啊……啊……来了……啊……来了啦……啊……啊……”小高上回在试衣间和钰慧作爱时,她咬著牙不敢发出声音,没想到这回淫声浪语,叫个不停,他想:“这妞儿结了婚果然不同,更浪了。”


“哦……”钰慧尖叫起来,骚水疾疾地喷出,流溢到纸箱上面。


孟卉买了卤味,回到那金饰精品店,发现她们的包裹袋子都在,钰慧人却不见了,她就问店员,那叫小夏的告诉她,钰慧到他们的仓库去挑新式样,请她等候一下,却不说她人就在对面。


小夏说:“大概要再十五、二十分钟吧!或者我带你过去?”“不用了!”孟卉本来就没兴趣:“那……我再出去走走,我嫂嫂回来请她等我,谢谢你。”


孟卉捧著卤味,边走边吃,沿着橱窗走开去,她还经过那贴满报纸的店面,只不过她没想到钰慧正在里面被人操著。


小夏见她走远,便也走过对面,掏出钥匙,打开地锁迅速的闪身进去又关上门。


钰慧这时被小高翻转成趴伏在纸箱上,那纸箱有大腿那么高,钰慧的双腿用脚尖站立在地上,屁股弯弯的翘起,因为她刚刚才经高潮过一次,小高正从后面不疾不徐地插她,场面肉紧极了。


小夏一进门,就和小高相视而笑,钰慧正在美着,忽然看见有人进来,马上挣扎要爬起,小高就用力干了几下,说:“Jennifer,问候小夏哥哥啊。”


“嗯……嗯……”钰慧心里苦哈哈的,今天果真是误上贼船了。


“叫啊……”小高又用力干了几下。


“小……小夏哥哥……”钰慧不得不叫。


小夏也在脱著裤子,他年纪和小高差不多,也是三十出头左右,身材很瘦,但是鸡巴却非常粗,长度倒是普通。


他一边套著自己的鸡巴,一边走到钰慧面前,钰慧求助的回头看着小高,小高反而更故意的使劲插她,让她连人带纸箱都摇动不已。


“哦……哦……”钰慧自然舒服的叫起来。


小夏乘机捧着她的头,将鸡巴塞进她嘴里,钰慧摆脱不掉,只好“嗯……嗯……”地替他吸起来。


“哦……好爽!”小夏说:“小高,你哪里把上这样一个大美女?”“这美女还是人家的太太呢!”小高得意的说:“够不够骚?”小夏的鸡巴在钰慧的嘴儿里硬得跟铁棍似的,他说:“她那小姑也很骚的样子,不如叫进来一起干吧!”钰慧一听,连忙“唔唔”的抗议起来。


“别担心,跟你开完笑的,”小夏说:“我们不会破坏你的家庭,我已经叫她出去再逛一圈才回来。”


钰慧才放下心来。


这时小高有点受不了了,拚命的插个不停,钰慧喉咙有太多声音要出,小夏就将鸡巴退出来,让她喊一喊,他也想听美人叫床是什么味儿。


“啊……啊……嗯……嗯……”“告诉小夏哥哥,”小高说:“你舒不舒服?”“舒服……啊……好舒服……”“告诉小夏哥哥啊!”小高摇著屁股。


钰慧仰起头,抛给小夏一个媚眼,说:“小夏哥哥……哦……哦……好舒服……啊……好舒服……啊……我好舒服啊……”“叫小夏哥哥等一下干你!”小高又给她出难题。


钰慧不肯说。


小高便用鸡巴催她:“快说啊!”“哦……哦……小夏哥哥……啊……等一下……啊……哎呀……哎呀……哦……好舒服……啊……”“快说!”“等一下……啊……干我……啊……”钰慧什么脸都不要了。


小高和小夏都很满意,小高说:“我快射了……一会儿换你。”


小高快速的插进插出,带来钰慧漕漕的浪水。


“啊……啊……哥哥……啊……啊……好舒服……好好哦……啊……再快一点……哦……对……对……”钰慧的心情也飞扬起来,倒是小高却突然射了。


他的马眼“咕吱”地在钰慧身体里吐著精液,动作也慢下来了,钰慧满涨的春潮一下子得不到宣泄,全身都燥热难忍。


小高停下来让精液射完,弯腰抓着钰慧的腿弯,一站直,居然将她端起来,大腿M字打开,抱在他身前。


钰慧免不了又是慌张的惊呼,小高却将她端到小夏面前,问钰慧说:“你刚才要小夏哥哥作什么?”钰慧羞死了,小夏就站近过来,将龟头点触在她的阴唇上,摇摇晃晃地问说:“作什么呢?”钰慧不肯说,只是缩动着小腹想要将小夏吞进来,但是半空中没法着力,小高和小夏都又问:“作什么?”“干我……”钰慧说来出了。


小夏将龟头插进去,他又粗又火热,钰慧舒服极了。


可是他插进去又停下来,淫淫地对着钰慧笑,钰慧受不了这玩弄,连说:“干我……干我……快干我……”小夏一铤而入,而且马上不停的抽送,钰慧才满足的浮起浪笑。


“啊……啊……小夏哥哥……真好……啊……啊……真舒服……啊……啊……”钰慧被夹在两个男人中间,有说不出的刺激,小夏粗壮的老二比小高更有劲,她方才中断的感觉马上接续回来,浪水潺潺流出,从屁股“滴答滴答”的落到地上。


“哦……哦……我好美啊……啊……我会死啦……啊……哥哥……干我……干死我……啊……啊……糟啦……啊……要来了……啊……”她叫得妩媚,小高软掉的鸡巴又硬回来,龟头刚好顶在她的肛门上,他虽不想干后门,但是逗著逗著也很舒服,钰慧美得快疯了一样,连浪声都断续无章。


“啊……啊……死了……啊……天哪……两位哥哥……妹妹死了……啊……啊……天……又来了……啊……又来了啦……啊……啊……”钰慧这次喷得凶,小穴缩的更窄,让小夏的粗鸡巴摩擦的更紧密,彼此快感益增,小夏想停一下好喘口气,钰慧的小腿却像螃蟹的对剪一样,将他牢牢的勾住,小夏只好继续卖命,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一股精水已经憋到尿道口。


“快……放她下来……”小夏对小高着急的吼著。


小高将钰慧放下来跪在地上,小夏自然和钰慧分开,他自己急急的套著鸡巴,将它对准钰慧的脸,“噗”的一声,精液喷洒在钰慧脸上,钰慧闭眼承受着,也张嘴吃一些,顺便喘着气。


“嗯……”钰慧哼了一声,原来小高又从后面插进小穴里去了。


幸好他插进去之后没有再动,就让它泡在那里。


小夏也不嫌自己得精液脏,蹲下来吻著钰慧的嘴,顺便捧摸着她的乳房。


他亲了一会儿,用衣袖替钰慧抹去脸上的精水,才站起来穿好裤子,对小高打了一个手势,然后快速的开门闪身出去,留下小高和钰慧独处。


钰慧很累了,她对小高说:“你们两个坏人,弄死我了。”


“我们是合伙人嘛,好东西要跟好朋友分享。”


小高说。


“那老婆呢?也分享?”钰慧没好气的说。


“老婆嘛……我的老婆被别人娶走了……”说著抽插了几下,意思指的是钰慧:“至于他的老婆……嘿嘿……她的骚和你有得比。”


“啊?你和她……他知道吗?”“偷人老婆怎么能让老公知道?”小高得意的抽送起来说:“平时我们轮流守店,他当班,我去睡他老婆……”“噢……噢……”钰慧又有反应了:“嗯……嗯……你真的是坏……啊……啊……坏胚子……啊……”小高难得和钰慧重逢,他一定要干个够……二十分钟以后,孟卉回来了,钰慧果然已经挑好两条项链给妈妈和姑姑,另外两对耳环给自己和孟卉,孟卉一看,直说好漂亮,后悔的说没有跟着去挑。


钰慧抬头看了小高和小夏一眼,他们只好望着天花板作没事状,不晓得是庆幸还是后悔。


“很贵吧?”孟卉问。


“不贵的,打三折。”


钰慧又瞪了小高和小夏一眼,其实她一毛钱没付:“而且还附赠一支领带夹,给你哥哥。”


“这么好,谢谢你们。”


孟卉向他们称谢。


钰慧领了孟卉出门而去,回家了。


“我们今天是赚了还是赔了?”小夏问。


“啊!”小高搔搔头说:“不知道!”“四万多块……”小夏说。


“爽吗?”小高问。


小夏点点头,小高不再说什么,那就,算了吧!





警告:本站含有 [绝色美女在首饰店被插]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