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大胆性游戏◆◆◆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子大胆性游戏


对我来说,写这个故事的动因和我写其他故事的大不相同。这个故事的部分素材是出自我和一位喜欢看我博客文章网友的聊天内容。诸位读者也可以猜测一下,我所叙述的故事到底是现实中真实发生过的呢,还是仅仅是我们之间的幻想而已--我发誓,故事里所说的那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不过,如同网络上的所有故事一样,您或者相信它的真实性,或者仅仅作为一个杜撰的故事来看,一切都由您自己来判断吧。我所做的,只是对我们的聊天进行了一些文字上的必要点缀,还增加了一个与她进行视频聊天的情节。当然,如果出现任何技术性差错的话,那都是我的问题。其实我从来不跟别人视频聊天,不然就没时间写作了。


******************


互联网绝对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东西。我的意思是说,有了这玩意儿,你就可以端坐家中而随时获得各种各样的信息,获得与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们进行沟通与交流的机会。本来,我根本不懂电脑,但在我儿子的指导下,我从一个网盲变成了一个聊天高手。自从网络普及到家庭以后,我就非常着迷于这个便捷获取信息和与人沟通的高科技渠道。当然,我并不着迷于网络游戏,而是着迷于各个聊天网站,我在几个著名的聊天网站都注册有ID,非常喜欢与那里的人们进行各种交流--很快,网络交流就成为我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并最终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好了,我还是先来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叫卡门(当然是我的网名,我不会直说我真实名字的),今年41岁,离婚已经有些年头了。尽管离开那个既花心又没有责任感的男人对我来说并没有损失什么,但家庭的变故对我儿子小翰还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失去父爱对他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所以,我竭尽所能关心他、爱护他,一个人既当妈又当爹,终于让他的情绪平稳了下来。现在,小翰已经18岁了,读高中三年级,学习成绩还不错。


上面说过,我喜欢在网络聊天,所以结交了不少朋友。在交往比较密切的网络聊友中,有一个叫唐娜(也是网名)的女人和我关系最好。和我一样,她也是离异后独自带着一个儿子生活,她儿子和我儿子年龄一样大。我们在第一次聊天的时候,都被我们之间不断出现的“我也是”的回答逗得哈哈大笑。


只要有时间,我们就在聊天室里畅谈生活中的各种事情,其间我们有时候还不得不转换聊天室以躲避那些黄毛小伙子和恶心的老男人们不断提出的网络做爱要求。我们发现彼此对电影、音乐等有着相同的爱好和欣赏品位,我们也有着许多相似的成长经历和生活态度,尽管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城市。


就如同找到了都梦寐以求的亲姐妹一样,我和唐娜分享著彼此生活中的快乐(实在太少了)和烦恼(真的很多很多)。通过网络,我们安慰著对方痛苦的情绪,分享著对方生活中的欢乐。


我们都是自豪的母亲,不断向对方吹嘘自己儿子的成绩,憧憬着他们毕业后的辉煌前程;我们也都担忧著自己的儿子,害怕他们陷入早恋的苦恼和困扰中,更担心他们会因为不成熟的恋情影响他们将来的人生--每当我们因为儿子所做的蠢事而担忧的时候,唐娜和我都会尽力去安慰对方。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唐娜在网络的交流也越来越深入,甚至愿意向对方谈论自己的隐私--甚至包括性生活方面的隐私--我们谈到了和隐秘情人做爱的细节和在性生活中的喜好。有时候,我们甚至一边手淫一边谈论著自己多年以前的情人和自己埋藏心底的各种疯狂性幻想。


一天深夜,当我们一起用手淫的方式达到性高潮后,唐娜第一次挑起了这个必定改变我们生活的话题。就在我将两腿搭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抚摩著自己依然湿润、悸动着的阴户的时候,唐娜给我发过来一句问话(抱歉,如果这个问题让读者您感觉尴尬的话,还请多原谅,但我实在无法回避这个话题)。


唐娜:当小翰刚进入青春期的时候,有没有偷看过你啊?


我:哈哈,当然啊--他是个男孩子啊。你当然知道他们刚进入青春期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哈哈!


唐娜:噢,是啊,我儿子也是这样。每次我洗澡或者换衣服的时候他都在偷看。


我:哈哈,一样一样啊,只要有机会,小翰也总是偷看我。


唐娜:哈哈,……我敢打赌,偷看绝不是小翰所做的唯一事情!


我:哈,看来你什么都知道啊!我估计你儿子小恩也是那样做的吧?


唐娜:哈,那你应该看到过他的精斑啦!告诉你吧,我儿子小恩一天最少要射5次!


我:哈哈,一样一样啦!


谈论著我们儿子偷看我们裸体的话题,我的阴道里越发瘙痒难耐。这样刺激又让人尴尬的话题以前从来没有触及过,唐娜显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唐娜:你儿子最近还经常偷看你吗,卡门?


我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清亮的淫液顺着我的手指从阴道里流了出来,滴在电脑桌前的地板上,身体里的肌肉收缩著,吸吮着我抽动的手指。我回想起来,就在几周前一个晚上,当我打开淋浴间的玻璃门擦拭身体的时候,小翰正好推门进来,看到了我一丝不挂的裸体。我们都感到有些意外,竟呆呆地相互看了对方好几秒钟,然后我才大梦初醒般慌乱地用浴巾遮住了身体的隐秘部位。我猜他大概想用厕所,就让他等我穿好衣服他再进来。他听完慌张地跑回他的房间,但在他转身离开前,我已经清楚地看到了他裤子前端隆起的鼓包。


我儿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我洗澡的时候“意外”地闯进卫生间了。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已经有好几次看到过我的裸体。我想,这大概是小孩子进入青春期后的心理躁动吧。想到这里,我不禁暂时停止了打字。这样的事情似乎已经大大超出了我和唐娜以前聊天的范围,但她是我最好、最亲密的朋友,我觉得可以和她坦诚交流。


我:是……是的。就在几周前,他还在我洗澡时闯进了浴室,看到了我的裸体。


唐娜:小恩也常偷看我啊。上周六,我发现他趁我换衣服的时候,通过卧室镜子的反射偷看我呢。


我:哈,那你怎么办呢?唐娜:我说了你会觉得我很可怕的。


我:哦,什么啊?快告诉我,唐娜!


唐娜:(害羞的表情)我想了个小把戏,想挑逗他一下。穿好衣服后,我照了照镜子,假装不喜欢那套衣服,就又把自己脱光了。


我:噢!哇塞!你真那样做了啊?


唐娜:真的。我甚至脱了内裤和乳罩,扭著身子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呢。


哦……我忍不住又呻吟起来,把三根手指都插进了阴道里。我知道自己的样子一定非常淫荡,但她发过来的话让我湿润得一塌糊涂,我脑子里都是密友唐娜挑逗她儿子的画面,淫荡的想法让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好半天都没有回复唐娜。



唐娜:喂!卡门?你还在吗?我的话是不是让你生气了?


我赶快从颤抖著的阴道里抽出手指,一边在大腿上蹭著沾在上面的淫液,一边用另一只手打着字,头脑里一片空白。想着自己淫荡的样子,我忍不住咯咯笑着把沾著淫液的手指放进嘴里吸吮著。


我:我还在。没有生气啊,唐娜,只是有些激动而已。


唐娜:噢,还好还好,那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你不会理我了呢。真的激动了吗,卡门?


我:真的啊,你可能都不会相信你的话把我弄得有多湿。


唐娜:真的?别骗我啊!那么,小翰偷看你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湿了?


看到她的问题,我忍不住浑身发抖。如果我承认了这个大逆不道的问题,那我肯定会被大多数人看做是非常可怕的女人。


我:喔,现在轮到我脸红了。但是,我承认我的确湿了。他偷看的时候我真的很激动,很兴奋。我想,每次他偷看我后,我们俩都躲在自己房间里手淫呢。


唐娜:哈,我真高兴听你这么说。看来不只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啊!我们是不是一对很可怕的母亲啊?


我:不知道啊。也许是两个性欲超强的母亲吧,哈哈!我想,每当和漂亮、强壮的年轻男人在一起时,每个女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唐娜:卡门,你有没有想过也挑逗你儿子一下呢?


我:喔喔……,刚才一直在幻想呢。


真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坦白地承认了。那天浴室的“意外”事件后,小翰飞快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肯定是去手淫了。而我自己也是这样做的。我仍然记得,我回到卧室,躺在大床上,双腿抬起分开,手指快速地在自己的阴蒂上搓揉着,然后再插进阴道里不停地抽动,脑子里都是和儿子做爱的画面。


唐娜:告诉你吧,当我跟你说我挑逗我儿子那事情的时候,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兴奋和激动的心情,我的阴户从来也没有这么湿润、这么瘙痒!我的两腿之间就像著了火一样!


是啊,我的两腿之间现在也像著了火一样,越来越热。我把两只手从键盘上抽回来,一只手搓揉着我的阴蒂,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插进了身体里。


我:那次以后,你又挑逗过你儿子吗,唐娜?


唐娜:没有,但真的很想。你想不想也尝试着挑逗你儿子呢?


我:老天啊,我真的不知道。我希望自己也能那么勇敢,那么豁得出去。


唐娜:如果你愿意,那我也愿意。


我:你说什么呢?这样也太不要脸了吧?


唐娜:那有什么?亲爱的,我们就做个不要脸的妈妈好了。我知道你也愿意的。


我:不行不行,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谈论起这个话题了。以后怎么办啊?


唐娜:我也不知道。也许我们俩都应该在现在或者明天晚上想个办法来挑逗一下我们的儿子,然后我们晚上10点上线,告诉对方我们各自都做了什么。你同意吗?


我:可是……好吧,但我们怎么挑逗呢?裸体吗?还是别的什么?


唐娜:你自己决定吧,卡门,但我想我们可以先做不脱掉衣服的挑逗,你觉得呢?我:那我试试吧。我们明天再聊怎么样?


唐娜:好的。祝你好运,卡门。我受不了了,得先去自慰一下,哈哈!


我:哈哈,好好玩吧,亲爱的。我爱你,吻你!


和唐娜道别后下了线,我便集中精力玩弄著自己的阴户。大张著双腿倚靠在椅子里,三根手指都深深地插进阴道中,我感觉自己实在是一个太肆无忌惮的荡妇了。随着高潮的到来,我使劲咬紧牙关,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呻吟声,以免吵醒在隔壁房间里睡觉的儿子。


我的身体不断地颤抖著,一方面是因为手淫带来的高潮,一方面是因为我在猜想如果我儿子看到滴在椅子上的淫液会有什么反应。我的阴道实在太湿了,大量淫水像撒尿一样地喷出来。好不容易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双膝酸软地踉跄著走到床边,挣扎着爬上床,很快就疲惫地睡着了。


这一夜,我一直做着奇怪而令人不安的怪梦。迷迷糊糊中,我梦见自己和许多陌生人不停地做爱,而我儿子则一直躲在旁边偷看。我想,大概是近一个多月来我一直没有得到充分发泄的性高潮,所以心里总是想着一些和性有关的事情。无论是我在淋浴的时候,还是穿上柔软纯棉内裤和乳罩的时候,那种温和而柔软的接触总让我想到性交。


起床后,我一边匆忙洗漱、准备早餐,一边考虑著今晚该怎么去“挑逗”我儿子。照顾着他吃完早饭,目送着他骑着他的山地车去学校以后,我自己也赶快去单位上班了。我在一家花卉公司工作,在这一天里,我一边处理著采买花卉的订单,一边冥思苦想着该怎么去“挑逗”我儿子。


下班后回到家里,我感觉特别疲惫,不仅仅是身体累,心里也很紧张,看来玩“挑逗”儿子的游戏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我踱进卧室去换衣服,要在孩子回来前把晚饭准备好。


脱下上班时所穿的套装,我对着镜子仔细打量著自己的身体。作为一个41岁的女人,我的身材保持得还相当不错呢。1米65的身高,55公斤的体重,让我的身体丰满而不臃肿,乳房和臀部都相当突出,乳房的尺寸达到36D,屁股又挺翘又结实,双腿修长而挺拔,皮肤也很白皙。有这么好的身体,难怪我儿子喜欢偷看呢。不客气地说,我还仍然是个非常吸引男人的美貌女人!


我脱下衬衫,解开胸罩,在镜子里欣赏著自己骄人的乳房。随着手指的抚摩和拨弄,我的乳头变得越来越硬。接着,我拽起碎花纯棉内裤的松紧带,伸手抚摩著自己平坦光滑的腹部,心里不禁暗自羡慕起自己依然妖娆的身材了。我重新穿起刚刚脱掉的衬衫,故意留下几个扣子没有扣,然后对着镜子弯了弯腰。从我敞开的领口,可以清楚地看到我没有穿乳罩的丰满乳房。


“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这么不要脸,卡门!”我对自己咕噜著,最后在镜子里看了自己一眼。


换好衣服,我赶快去厨房为儿子和自己准备晚饭。其实,我今天穿的和以往没有什么很大的不同,平时我也经常穿着宽大的衬衫和内裤在家里走来走去,只不过以往我一般是穿着胸罩的。我在想,也不知道我那18岁的儿子是否能发现他老妈今天没有穿胸罩。


门外响起自行车驶来的声音,我的小翰回来了。一进门,他就大声地和我打着招呼:“妈,我回来了。喔,好香啊,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我的心砰砰跳着,转过身迎接儿子。我知道自己应该不会是亲儿子心中所追求的女人,但我认为小翰是这个世界上最英俊、最健壮的男人,是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站在我面前,我的头最多只能达到他肩膀那么高,他高大、俊朗的身材和强壮、浑厚的胸脯和手臂,都向我昭示着他已经是个长大的男人了。短短的黑发,炯炯有神的眼睛,看得我有些目眩。


“你回来了,我的小宝贝?去把锅里热著的米饭端出来,今天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我伸手抓了抓他粗壮的胳膊,爱恋地说道。我发现他在盯着我的胸脯看,心里琢磨着他是否发现了我没有穿胸罩,是否能透过我白色的衬衫看到里面挺立著的暗红色乳头。靠近他的时候,我闻到了他身上犹如麝香般的汗味儿,我的心再次砰砰地跳个不停。


在我转回身的时候,隐约看到他的眼神似乎有些慌张,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在窥探着我的身体。


“噢,妈,我最……最爱吃你做的红烧排骨了。”他喃喃著说道。


我走到安放在下层橱柜里的烤箱前面,打开烤箱门,故意弯著腰从里面取出烤好的蛋塔。我知道自己只穿着内裤的下半身已经完全暴露在儿子的视线里了,白皙、修长的腿和丰满的臀一定很有魅力。


我取出一个蛋塔,转过身笑瞇瞇地看着我儿子。这时,他就站在厨房门口,一条腿在门外,一条腿在门里,直盯盯地看着我的大腿和屁股。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对他说道:“快点啊,小翰,别老这么傻呆呆地站着了。”说完,我便再次转过身弯下腰,去取另外一个烤好的蛋塔。等我关好烤箱门准备起身的时候,才听见小翰离开门口的脚步声。


我的心砰砰地跳着,这第一次有意识地“挑逗”儿子让我的精神非常紧张。我有些腿软地靠在了烤箱门边,身体忍不住颤抖著,两腿间像被烤箱烤著了般地发热。我内裤的裆部早已被淫水湿透,一缕淫液甚至顺着我的大腿根流了下来。真想好好抚摩自己一下啊,好像我已经达到了一次高潮了。小翰从餐厅回到厨房,帮着我把从烤箱里拿出来的蛋塔端到餐桌上去。大概是在学校打了会儿篮球,他身上汗津津的,有些潮湿的T恤衫和运动短裤上都散发著雄性荷尔蒙的气息,裸露的臂膀炫耀着发达的肌肉。


在我给他盛饭的时候,能感觉到他的眼睛依然盯着我的身体看,看得我更觉得紧张了。我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把盛好饭的碗递给他。本来,我可以转到他跟前递给他饭碗,但心里有了“挑逗”的念头,就欠著身子隔着餐桌把碗递了过去。自然,我敞开的领口由于我欠身的动作张开了,里面没有乳罩遮掩的乳房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里。


可以看到,小翰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来这次“挑逗”的效果不错,还是见好就收吧。我想着,稍微保持一下欠身的姿势,就顺势在他对面的餐桌这一边坐了下来。衣服里丰满的乳房在餐桌边担了一下,差点从敞开的领口那里蹦出来。


对我来说,写这个故事的动因和我写其他故事的大不相同。这个故事的部分素材是出自我和一位喜欢看我博客文章网友的聊天内容。诸位读者也可以猜测一下,我所叙述的故事到底是现实中真实发生过的呢,还是仅仅是我们之间的幻想而已--我发誓,故事里所说的那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不过,如同网络上的所有故事一样,您或者相信它的真实性,或者仅仅作为一个杜撰的故事来看,一切都由您自己来判断吧。我所做的,只是对我们的聊天进行了一些文字上的必要点缀,还增加了一个与她进行视频聊天的情节。当然,如果出现任何技术性差错的话,那都是我的问题。其实我从来不跟别人视频聊天,不然就没时间写作了。


******************


互联网绝对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东西。我的意思是说,有了这玩意儿,你就可以端坐家中而随时获得各种各样的信息,获得与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们进行沟通与交流的机会。本来,我根本不懂电脑,但在我儿子的指导下,我从一个网盲变成了一个聊天高手。自从网络普及到家庭以后,我就非常着迷于这个便捷获取信息和与人沟通的高科技渠道。当然,我并不着迷于网络游戏,而是着迷于各个聊天网站,我在几个著名的聊天网站都注册有ID,非常喜欢与那里的人们进行各种交流--很快,网络交流就成为我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并最终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


好了,我还是先来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叫卡门(当然是我的网名,我不会直说我真实名字的),今年41岁,离婚已经有些年头了。尽管离开那个既花心又没有责任感的男人对我来说并没有损失什么,但家庭的变故对我儿子小翰还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失去父爱对他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所以,我竭尽所能关心他、爱护他,一个人既当妈又当爹,终于让他的情绪平稳了下来。现在,小翰已经18岁了,读高中三年级,学习成绩还不错。


上面说过,我喜欢在网络聊天,所以结交了不少朋友。在交往比较密切的网络聊友中,有一个叫唐娜(也是网名)的女人和我关系最好。和我一样,她也是离异后独自带着一个儿子生活,她儿子和我儿子年龄一样大。我们在第一次聊天的时候,都被我们之间不断出现的“我也是”的回答逗得哈哈大笑。


只要有时间,我们就在聊天室里畅谈生活中的各种事情,其间我们有时候还不得不转换聊天室以躲避那些黄毛小伙子和恶心的老男人们不断提出的网络做爱要求。我们发现彼此对电影、音乐等有着相同的爱好和欣赏品位,我们也有着许多相似的成长经历和生活态度,尽管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城市。


就如同找到了都梦寐以求的亲姐妹一样,我和唐娜分享著彼此生活中的快乐(实在太少了)和烦恼(真的很多很多)。通过网络,我们安慰著对方痛苦的情绪,分享著对方生活中的欢乐。


我们都是自豪的母亲,不断向对方吹嘘自己儿子的成绩,憧憬着他们毕业后的辉煌前程;我们也都担忧著自己的儿子,害怕他们陷入早恋的苦恼和困扰中,更担心他们会因为不成熟的恋情影响他们将来的人生--每当我们因为儿子所做的蠢事而担忧的时候,唐娜和我都会尽力去安慰对方。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唐娜在网络的交流也越来越深入,甚至愿意向对方谈论自己的隐私--甚至包括性生活方面的隐私--我们谈到了和隐秘情人做爱的细节和在性生活中的喜好。有时候,我们甚至一边手淫一边谈论著自己多年以前的情人和自己埋藏心底的各种疯狂性幻想。


一天深夜,当我们一起用手淫的方式达到性高潮后,唐娜第一次挑起了这个必定改变我们生活的话题。就在我将两腿搭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抚摩著自己依然湿润、悸动着的阴户的时候,唐娜给我发过来一句问话(抱歉,如果这个问题让读者您感觉尴尬的话,还请多原谅,但我实在无法回避这个话题)。


唐娜:当小翰刚进入青春期的时候,有没有偷看过你啊?


我:哈哈,当然啊--他是个男孩子啊。你当然知道他们刚进入青春期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哈哈!


唐娜:噢,是啊,我儿子也是这样。每次我洗澡或者换衣服的时候他都在偷看。


我:哈哈,一样一样啊,只要有机会,小翰也总是偷看我。


唐娜:哈哈,……我敢打赌,偷看绝不是小翰所做的唯一事情!


我:哈,看来你什么都知道啊!我估计你儿子小恩也是那样做的吧?


唐娜:哈,那你应该看到过他的精斑啦!告诉你吧,我儿子小恩一天最少要射5次!


我:哈哈,一样一样啦!


谈论著我们儿子偷看我们裸体的话题,我的阴道里越发瘙痒难耐。这样刺激又让人尴尬的话题以前从来没有触及过,唐娜显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唐娜:你儿子最近还经常偷看你吗,卡门?


我忍不住轻声呻吟起来,清亮的淫液顺着我的手指从阴道里流了出来,滴在电脑桌前的地板上,身体里的肌肉收缩著,吸吮着我抽动的手指。我回想起来,就在几周前一个晚上,当我打开淋浴间的玻璃门擦拭身体的时候,小翰正好推门进来,看到了我一丝不挂的裸体。我们都感到有些意外,竟呆呆地相互看了对方好几秒钟,然后我才大梦初醒般慌乱地用浴巾遮住了身体的隐秘部位。我猜他大概想用厕所,就让他等我穿好衣服他再进来。他听完慌张地跑回他的房间,但在他转身离开前,我已经清楚地看到了他裤子前端隆起的鼓包。


我儿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我洗澡的时候“意外”地闯进卫生间了。在过去的几年里,他已经有好几次看到过我的裸体。我想,这大概是小孩子进入青春期后的心理躁动吧。想到这里,我不禁暂时停止了打字。这样的事情似乎已经大大超出了我和唐娜以前聊天的范围,但她是我最好、最亲密的朋友,我觉得可以和她坦诚交流。


我:是……是的。就在几周前,他还在我洗澡时闯进了浴室,看到了我的裸体。


唐娜:小恩也常偷看我啊。上周六,我发现他趁我换衣服的时候,通过卧室镜子的反射偷看我呢。


我:哈,那你怎么办呢?唐娜:我说了你会觉得我很可怕的。


我:哦,什么啊?快告诉我,唐娜!


唐娜:(害羞的表情)我想了个小把戏,想挑逗他一下。穿好衣服后,我照了照镜子,假装不喜欢那套衣服,就又把自己脱光了。


我:噢!哇塞!你真那样做了啊?


唐娜:真的。我甚至脱了内裤和乳罩,扭著身子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呢。


哦……我忍不住又呻吟起来,把三根手指都插进了阴道里。我知道自己的样子一定非常淫荡,但她发过来的话让我湿润得一塌糊涂,我脑子里都是密友唐娜挑逗她儿子的画面,淫荡的想法让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好半天都没有回复唐娜。


唐娜:喂!卡门?你还在吗?我的话是不是让你生气了?


我赶快从颤抖著的阴道里抽出手指,一边在大腿上蹭著沾在上面的淫液,一边用另一只手打着字,头脑里一片空白。想着自己淫荡的样子,我忍不住咯咯笑着把沾著淫液的手指放进嘴里吸吮著。


我:我还在。没有生气啊,唐娜,只是有些激动而已。


唐娜:噢,还好还好,那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你不会理我了呢。真的激动了吗,卡门?


我:真的啊,你可能都不会相信你的话把我弄得有多湿。


唐娜:真的?别骗我啊!那么,小翰偷看你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湿了?


看到她的问题,我忍不住浑身发抖。如果我承认了这个大逆不道的问题,那我肯定会被大多数人看做是非常可怕的女人。


我:喔,现在轮到我脸红了。但是,我承认我的确湿了。他偷看的时候我真的很激动,很兴奋。我想,每次他偷看我后,我们俩都躲在自己房间里手淫呢。


唐娜:哈,我真高兴听你这么说。看来不只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啊!我们是不是一对很可怕的母亲啊?


我:不知道啊。也许是两个性欲超强的母亲吧,哈哈!我想,每当和漂亮、强壮的年轻男人在一起时,每个女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吧。


唐娜:卡门,你有没有想过也挑逗你儿子一下呢?


我:喔喔……,刚才一直在幻想呢。


真不敢相信,自己就这样坦白地承认了。那天浴室的“意外”事件后,小翰飞快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肯定是去手淫了。而我自己也是这样做的。我仍然记得,我回到卧室,躺在大床上,双腿抬起分开,手指快速地在自己的阴蒂上搓揉着,然后再插进阴道里不停地抽动,脑子里都是和儿子做爱的画面。


唐娜:告诉你吧,当我跟你说我挑逗我儿子那事情的时候,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兴奋和激动的心情,我的阴户从来也没有这么湿润、这么瘙痒!我的两腿之间就像著了火一样!


是啊,我的两腿之间现在也像著了火一样,越来越热。我把两只手从键盘上抽回来,一只手搓揉着我的阴蒂,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插进了身体里。


我:那次以后,你又挑逗过你儿子吗,唐娜?


唐娜:没有,但真的很想。你想不想也尝试着挑逗你儿子呢?


我:老天啊,我真的不知道。我希望自己也能那么勇敢,那么豁得出去。


唐娜:如果你愿意,那我也愿意。


我:你说什么呢?这样也太不要脸了吧?


唐娜:那有什么?亲爱的,我们就做个不要脸的妈妈好了。我知道你也愿意的。


我:不行不行,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谈论起这个话题了。以后怎么办啊?


唐娜:我也不知道。也许我们俩都应该在现在或者明天晚上想个办法来挑逗一下我们的儿子,然后我们晚上10点上线,告诉对方我们各自都做了什么。你同意吗?


我:可是……好吧,但我们怎么挑逗呢?裸体吗?还是别的什么?


唐娜:你自己决定吧,卡门,但我想我们可以先做不脱掉衣服的挑逗,你觉得呢?我:那我试试吧。我们明天再聊怎么样?


唐娜:好的。祝你好运,卡门。我受不了了,得先去自慰一下,哈哈!


我:哈哈,好好玩吧,亲爱的。我爱你,吻你!


和唐娜道别后下了线,我便集中精力玩弄著自己的阴户。大张著双腿倚靠在椅子里,三根手指都深深地插进阴道中,我感觉自己实在是一个太肆无忌惮的荡妇了。随着高潮的到来,我使劲咬紧牙关,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呻吟声,以免吵醒在隔壁房间里睡觉的儿子。


我的身体不断地颤抖著,一方面是因为手淫带来的高潮,一方面是因为我在猜想如果我儿子看到滴在椅子上的淫液会有什么反应。我的阴道实在太湿了,大量淫水像撒尿一样地喷出来。好不容易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双膝酸软地踉跄著走到床边,挣扎着爬上床,很快就疲惫地睡着了。


这一夜,我一直做着奇怪而令人不安的怪梦。迷迷糊糊中,我梦见自己和许多陌生人不停地做爱,而我儿子则一直躲在旁边偷看。我想,大概是近一个多月来我一直没有得到充分发泄的性高潮,所以心里总是想着一些和性有关的事情。无论是我在淋浴的时候,还是穿上柔软纯棉内裤和乳罩的时候,那种温和而柔软的接触总让我想到性交。


起床后,我一边匆忙洗漱、准备早餐,一边考虑著今晚该怎么去“挑逗”我儿子。照顾着他吃完早饭,目送着他骑着他的山地车去学校以后,我自己也赶快去单位上班了。我在一家花卉公司工作,在这一天里,我一边处理著采买花卉的订单,一边冥思苦想着该怎么去“挑逗”我儿子。


下班后回到家里,我感觉特别疲惫,不仅仅是身体累,心里也很紧张,看来玩“挑逗”儿子的游戏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我踱进卧室去换衣服,要在孩子回来前把晚饭准备好。


脱下上班时所穿的套装,我对着镜子仔细打量著自己的身体。作为一个41岁的女人,我的身材保持得还相当不错呢。1米65的身高,55公斤的体重,让我的身体丰满而不臃肿,乳房和臀部都相当突出,乳房的尺寸达到36D,屁股又挺翘又结实,双腿修长而挺拔,皮肤也很白皙。有这么好的身体,难怪我儿子喜欢偷看呢。不客气地说,我还仍然是个非常吸引男人的美貌女人!


我脱下衬衫,解开胸罩,在镜子里欣赏著自己骄人的乳房。随着手指的抚摩和拨弄,我的乳头变得越来越硬。接着,我拽起碎花纯棉内裤的松紧带,伸手抚摩著自己平坦光滑的腹部,心里不禁暗自羡慕起自己依然妖娆的身材了。我重新穿起刚刚脱掉的衬衫,故意留下几个扣子没有扣,然后对着镜子弯了弯腰。从我敞开的领口,可以清楚地看到我没有穿乳罩的丰满乳房。


“真不敢相信你竟然这么不要脸,卡门!”我对自己咕噜著,最后在镜子里看了自己一眼。


换好衣服,我赶快去厨房为儿子和自己准备晚饭。其实,我今天穿的和以往没有什么很大的不同,平时我也经常穿着宽大的衬衫和内裤在家里走来走去,只不过以往我一般是穿着胸罩的。我在想,也不知道我那18岁的儿子是否能发现他老妈今天没有穿胸罩。


门外响起自行车驶来的声音,我的小翰回来了。一进门,他就大声地和我打着招呼:“妈,我回来了。喔,好香啊,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我的心砰砰跳着,转过身迎接儿子。我知道自己应该不会是亲儿子心中所追求的女人,但我认为小翰是这个世界上最英俊、最健壮的男人,是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站在我面前,我的头最多只能达到他肩膀那么高,他高大、俊朗的身材和强壮、浑厚的胸脯和手臂,都向我昭示着他已经是个长大的男人了。短短的黑发,炯炯有神的眼睛,看得我有些目眩。


“你回来了,我的小宝贝?去把锅里热著的米饭端出来,今天我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我伸手抓了抓他粗壮的胳膊,爱恋地说道。我发现他在盯着我的胸脯看,心里琢磨着他是否发现了我没有穿胸罩,是否能透过我白色的衬衫看到里面挺立著的暗红色乳头。靠近他的时候,我闻到了他身上犹如麝香般的汗味儿,我的心再次砰砰地跳个不停。


在我转回身的时候,隐约看到他的眼神似乎有些慌张,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在窥探着我的身体。


“噢,妈,我最……最爱吃你做的红烧排骨了。”他喃喃著说道。


我走到安放在下层橱柜里的烤箱前面,打开烤箱门,故意弯著腰从里面取出烤好的蛋塔。我知道自己只穿着内裤的下半身已经完全暴露在儿子的视线里了,白皙、修长的腿和丰满的臀一定很有魅力。


我取出一个蛋塔,转过身笑瞇瞇地看着我儿子。这时,他就站在厨房门口,一条腿在门外,一条腿在门里,直盯盯地看着我的大腿和屁股。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对他说道:“快点啊,小翰,别老这么傻呆呆地站着了。”说完,我便再次转过身弯下腰,去取另外一个烤好的蛋塔。等我关好烤箱门准备起身的时候,才听见小翰离开门口的脚步声。


我的心砰砰地跳着,这第一次有意识地“挑逗”儿子让我的精神非常紧张。我有些腿软地靠在了烤箱门边,身体忍不住颤抖著,两腿间像被烤箱烤著了般地发热。我内裤的裆部早已被淫水湿透,一缕淫液甚至顺着我的大腿根流了下来。真想好好抚摩自己一下啊,好像我已经达到了一次高潮了。小翰从餐厅回到厨房,帮着我把从烤箱里拿出来的蛋塔端到餐桌上去。大概是在学校打了会儿篮球,他身上汗津津的,有些潮湿的T恤衫和运动短裤上都散发著雄性荷尔蒙的气息,裸露的臂膀炫耀着发达的肌肉。


在我给他盛饭的时候,能感觉到他的眼睛依然盯着我的身体看,看得我更觉得紧张了。我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把盛好饭的碗递给他。本来,我可以转到他跟前递给他饭碗,但心里有了“挑逗”的念头,就欠著身子隔着餐桌把碗递了过去。自然,我敞开的领口由于我欠身的动作张开了,里面没有乳罩遮掩的乳房完全暴露在他的视线里。


可以看到,小翰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来这次“挑逗”的效果不错,还是见好就收吧。我想着,稍微保持一下欠身的姿势,就顺势在他对面的餐桌这一边坐了下来。衣服里丰满的乳房在餐桌边担了一下,差点从敞开的领口那里蹦出来。





警告:本站含有 [母子大胆性游戏]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