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里的冷美人勾引我◆◆◆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单位里的冷美人勾引我

巧合,是一种美妙的东西。

甚至不用管巧合的是什么,又带来了什么。

单单巧合本身,就已然是一种神迹。

换工作,我又在换工作了,同从前一样,裸辞,然后随缘碰机会。

这天面了一家公司,面试进行的相当迅速。面试进行了大约一刻钟,总监就让我和人事谈谈。

我起身迎接这位人事,很快的把她打量了一遍:披肩的波浪长发、白皙的皮肤、姣好而精致的容貌、格子的连衣裙、C罩杯的胸,再往下,粗粗的脚踝、一厘米跟的板鞋,面带微笑、并不算好听的嗓音,持重,可能是适合做妻子的那一类人。相当正点,虽然有些胖,但是无伤大雅。身量、举止、相貌都妙的恰到好处。总之,印象很好。

她问我住哪里,为我介绍公司的薪资制度,五险一金等内容。我尽量表现像个绅士,打算留给她一个好印象。她最后告诉我说,三天之内会给通知,并加了我微信,以方便通知。

我看她朋友圈,她好像很迷盗墓笔记的张起灵,于是,我就叫她小哥吧。

回去之后,我幻想着她的身体,先撸为敬。

从前我对胖和臃肿,完全是零容忍,非常抵触。但是在见到她之后,突然觉得,有时候吧,茁壮,也不一定是贬义词,即便是胖一点,只要相貌气质对了,其实也无伤大雅。

后天,小哥给我发了offer,我很高兴。高兴并不是因为这份工作,而是因为我以后可以时常见到她了。

她说,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我心中窃喜。我已经在想这样的话了,每天与你的三两次相逢,已遍胜人间无数。

我向她打听,公司的同事都是住哪里的,想吸取一下大家租房的经验。她说,她住在惠新西街,也有住在立水桥的。

立马找住处,在惠新西街附近找。只要距离她不远,我以后就可以时常跟她一起回家了,我这样美美的盘算著。幻想着我用距离勾搭到她,最终能够把她压在身下,在她那湿热的缝隙里驰突。

最后租到的是一个两居的房子,管家告诉我说,我的隔壁是一个男孩儿,他最近时常带一个女生来住,可能会吵一些。

我自然知道她说的吵是指什么,不过无所谓了,从前从来没有听到过别人在隔墙啪啪啪,很想体验一把。于是我说,无妨,我也带女友来就彼此打平了。

当时,隔壁那两口子,并不在家,可能正在上班吧,我想。

租房进行的很快,一个小时就搞定了。回去的路上,我幻想,如果隔壁就是小哥,那就真的太神了。想完之后,又暗自窃笑,怎么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边自嘲自己异想天开的脑洞,边摇了摇头。

周日搬了过去,我窝在屋里打王者农药,听外面踉踉跄跄的脚步声,随后是几句因醉醺醺而含含糊糊的话。

没想到我来的第一天,就遇到这对小夫妻醉酒,也是难得。俗话说酒乱性,想来今晚这活春宫我是躲不开了。

我不无兴致的掏出自己的鸟,托在手里,轻轻抚摸著,说,这将是我们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听别人啪啪啪,你会不会比平时更加勇猛呢。心里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手里的家伙也很懂的倏然挺立起来。

果然,不久我就听到了,隔壁粗重的喘息声,以及低沈的嗯嗯啊啊的女声。一板之隔,我把耳朵轻轻的贴在木制隔板上,听的前所未有的清晰。

呻吟,逐渐变的强烈了,配合男子粗重起来的呼吸,以及撞击的啪啪声,非常的赏心悦耳。期间夹杂的几不可闻的水声,在我听起来,居然那麽好听。我自己啪啪啪的时候,都没有觉得这个声音有这么好听。可能是因为偷听吧。他们并不知道今天隔壁有新邻居搬进来。那闷而重的一次次撞击,那发自喉咙里的声声沈沈的娇哼和呻吟,让我觉得,在一定程度上胜过了我亲自上阵。

突然一个女声说:别射里面了,我这两天是危险期。

男声说:嗯,我知道,一会儿我会找出避孕套。

又是半分钟的撞击,然后听到一阵拉抽屉,翻箱倒柜的声音。

男声骂了一句:草,套套用完了。

女声说:算了,你弄外面就行了。

男声咕哝了几句,好像还不满意。

然后他说,今天见到你同学,大家都在夸你一如既往的好看,我敢保证你的那几个男同学肯定今晚幻想你身体撸管,有福气的会幻想着你的裸体,插进其他女人的阴道。所以啊,我很兴奋,我想射进去。他们想着你的身体,但是只能放空枪,而我却可以无所顾忌的射在你里面。你是上天给我的恩赐,只有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操你,在你里面发射,而其他对你垂涎三尺的人,只能望洋兴叹。每想到这个,我就无比开心,自觉幸运的同时,还时常幻想边草你边昭告天下,你是我一个人的,你神秘花园的入场券,世上只我一个人有。甚至想,边操你,边对旁边羡慕无比的你的老同学说,嘿,哥们,她是我一个人的哦,她的屄我可以随便草,但是你永远也别想插进来哦。

恰逢今天遇到了你男同学,他们肯定曾经幻想着你的身体撸管,所以,今天的我比平日里更加爱你,也比平日里更想肏你,宝宝,让我射进去吧,就这一次,明天我们买个避孕药。

女声笑骂道:你个变态,整天在老娘里面射,便宜你小子了。

随机,沈声说:不行,吃药对身体不好。嗯,今天我允许你射我嘴里。

过了一会儿,男声说:我还是出去买个杜蕾斯吧。

女声说:也行,你快去快回,注意安全。

男声说:我知道。

一阵穿衣服的声音。

突然男声骂了一句,草,钱包哪儿去了?

女声说:没在桌子上吗?

男声说:没有啊,可能落在吃饭的地方了。

女生说:没事,老板我认识,如果落在那儿了,明天去拿也行。

听他们拨了个电话,很快就确认了,钱包确实落在了饭店。

男声说:我去拿吧,反正也就两公里,我骑摩拜去,也很快,半小时也就回来了。

说著就听到脚步声。

两分钟后,我想他应该出去了。于是我轻轻开门出去,想去厕所撸一发。

没想到看到他正坐在客厅吸烟。我跟他打了个照面,我两个都是一脸的惊愕。

他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轻声说:兄弟,你什么时候搬过来的,我还不知道,刚才……

我打量了一下他,跟我身量很像,身高体型都比较像,也算英俊。心生好感。

我说:没事,我理解的,以后我也可能会因为这事打扰到你,我们就彼此不要怪罪了。

他放松了下来,笑着说:是是,我老婆害羞,你能不能不要让她知道,你今天就住过来了。就假装你是明天才搬进来的。这种事,我以后也会注意点。

我说:当然没问题。

他说:兄弟,我要去买点东西,我们找时间再聊。

我说:我刚来,对路还不太熟悉,我跟你出去转转吧,熟悉下环境。

他说:好说,咱走吧。

我跟他走到楼下,开摩拜的时候,我假装没带手机,拍了一下我的头。说,草,我忘带手机了。

我说:要不你等我一会儿,我回去拿下手机。

他说:兄弟,你先回去吧,不用跟我去了,以后也可以带你转。我有点急事,要赶紧过去。

我心想,你所说的急事,就是回去继续操屄吧。

我说:也行,你注意安全。

于是我自己一个人先回来了。

我发现他们的门没有关。我凑在他们的门口,往里瞧。黑著灯,看不见什么东西。只听见室内女人的均匀呼吸。我知道,能发出这种呼吸,说明她已经睡着了。

我幻想着小哥的身体,脑袋中萦绕着刚才一声一声的呻吟,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是的,我想进去占用一下她的空间。

我盘算了一下:黑灯,她看不清我的容貌;我和她对象身量很像,她不一定能发现草她的另有其人;她男友还有半个小时才回来,我占用十分钟应该不会被她男友撞见;她男友的意思是一会儿再草她,她也许会默认是她男友回来了,体内的鸡巴是她男友的,是男友在占用她。

最不济,就算被她发现了,大不了做不成朋友,或者我搬走好了。

打定了主意,我先去脱光了衣服,然后走进了这间黑暗的卧室,我知道,我最终走进的其实是她的身体。

我走到床前,隐约的看见横陈在床上的裸体,心中窃喜,有一种即将偷奸一名良家少妇的快感。她的小腹上搭著夏凉被,脸看不清楚,这样她也就看不清我了吧,我想。

空调吹着,有些小冷,但她已经睡着,感觉不到。就像她感觉不到我这个陌生人已经摸进了她的卧室,即将用男人最丑陋的部位探索她的内在构造一样。

我来到床上,摸了一下她的腿,冰凉。

小龙女,古墓,冰床,我的脑海中瞬间闪过几个场景,欲火猛然膨胀,胯下之物也更加圆胀。我撩起搭在她小腹上的夏凉被,蒙在了她的头上,并把她的手也盖在了被子下。

我搬起她的腿,做成一个M形,身体前倾,用龟头触碰到她的阴户,丝丝凉凉的,爽!看来刚才他们做完后,还没有来得及擦一下就睡着了。

没有时间前戏,又欲火焚身的我,腰身一沈,龟头就卡了进去。阻力居然还挺大,卧槽,这屄挺紧的啊,我心下想,刚被干了一波,竟然还没完全敞开。

用手压住她头上的被子,不让她轻易揭开,同时也给她留了足够的空间用来呼吸。

然后,我腰身慢慢下沈,五六下的样子,我终于探到我能探到的最深处,鸡巴全根没入她湿湿凉凉的阴道。

我心中感谢这天赐良机,刚才偷听的,发出鲜活呻吟声的女人,此时居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我全根侵入,想到这里,我淫性大发,心中无比畅快,比从前所有操逼经历都更加心旷神怡。

我知道时不我待,她男伴很快就会回来,于是每一次都插到底。从最开始就啪啪声大作。

没几下,床上被我插入的女人就醒了,用了几秒钟发现我把她蒙在被子下,也没有要拿开的意思。果然,她把我当成她的男友了。

我抽插的幅度太大,她的呼吸也很快急促起来。

她问道:爸爸,今天你真是猛啊,每一次都肏到女儿最里面。是不是在想我那些朋友在幻想我的裸体撸管啊?

我不能回答,会露馅的,所以一个字都没说,只是尽最大力气的抽插。她喊的爸爸,也让我心头大喜 ,这对淫荡夫妇竟然在操逼时用这样的称谓。

小妮子自我解释道:看你这不遗余力的样子,我就知道了。嗯~~~

我把她的脚搬到她头的位置 ,压住被子,这小妮子柔韧性真好啊 ,只是脚踝有些粗。

我每一下都干到底,小妮子终于忍不住了,粗重的呼吸中,开始升起无法掩抑的呻吟声。

她断断续续的说完下面的话,就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了,除了急促的大喘气,就只能哼出并不算淫荡的呻吟。她说:我知道我那些男同学,嗯嗯嗯~平时会幻想我的裸体手淫,甚至会幻想插我的屄,嗯嗯~我从小就知道我好看,身材也不错,是你们男人眼中理想的炮架子,啊啊啊~

我心想,炮架子,这种词你居然也知道,看来是个高手。

听她这么说,觉得她模样应该不错的。能操到这样一个自诩漂亮的屄也实属不易。并且又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令我越发兴奋,鸡巴非常配合的又胀了一圈儿,心中也更加得意。一只手伸进被子里去找她的嘴,之后把四根手指头都伸了进去,配合外面的拇指,握住她的下巴。像骑马一样,疯狂的在她的身体里驰骋。

在她时张时合的屄脸上撞击的我,逐渐适应了黑暗,可以看见些我进进出出的鸡巴,以及一下一下吞噬我鸡巴,又吐出来的骚屄。这是一个毛发稀少的屄,屄的脸很长,可能跟她略胖有关系。

我继续抽插,偶尔抽出鸡巴,用另一只手拿住鸡巴,在她宽大肥厚的屄两旁的肥肉上,拍上几拍。

我的几个女友,都是瘦削的身形,因为瘦是我的审美所在,所以从来没有找过胖的伴侣。但是这次,当我看到这屄两旁这柔软而宽厚的肉垫时,尤其当我用鸡巴在她肥硕的肉缝两旁拍下去的时候,竟然感到一种妙不可言的舒爽。

屄肥插起来居然是这种感觉,真他么的爽。值得安慰的是,我也终于肏了一个夹在肥屁股中的肥屄。

我在她长屄旁边的肥硕白肉上拍几个,然后再捅进去。肥屄里面的肉就是多,鸡巴往里挺进的时候,需要挤开前面的一层层肉,这和肏骨瘦如柴的女人是完全不同的,瘦女人的阴道就是个洞,撤回鸡巴的时候,是不可能有肉填补上的。而这肥屄,不管有没有被鸡巴插,里面都是充实的。如果鸡巴想要探到肥屄更深处,就需要挤开原来位置的肉。

我陶醉著感受鸡巴挤开前方息肉的快感,继续抽插,心中达到最大的快慰。终于在某个节点,有了要射精的感觉。只好慢了下来,专心体会龟头前进时是如何顶开前方嫩肉的,以及撤离时,屄里的肥肉是怎样的快速聚拢。箭已搭上弦的感觉,配合缓缓的抽插,想着这身下素未谋面的陌生女子,想着我竟然在她男人外出的时候假扮她男人操她,而她却不明就里享用着我的鸡巴,以图得到片时欢愉,心中就升起来一种隐隐的快慰。

节奏缓下来,身下的女人呼吸逐渐平稳,夹杂着微微的呻吟,又开始说话了。

她说:爸爸,你知道吗,我最早的手淫,并不是因为特定的某个男人。而是有一次,我无意间听到了,几个男声在讨论我,说我好看,皮肤白,胸大,说我腚大屄深,操起来一定很爽。我听着听着,居然当众湿了,那是我第一次。我下意识的看了下他们的那个部位,全都支起了帐篷,心中陡然升起一种自豪感,我竟然如此有魅力,嘻嘻。然后又听到一个人说,你没看她这么壮,屁股这么大,一定力气很大,小心人家一屄夹死你。我听他们说这么多淫词秽语,下身湿的一塌糊涂,但是不知道到底流了多少,为了避免出洋相,我赶紧找个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

我听到她说这个,身心同时遭受了一种巨大的刺激,差点失控射出来。我赶紧调整呼吸,停止了抽插。

她继续说:我屁股这么大,看看我能不能一屄夹死你。说着她的屄一用力,我瞬间感到一种来自她腔内嫩肉的紧箍,爽的我差点射出来。但是,我不能射,否则会被他男朋友发现的。

我瞬间抽了出来,但还是稍微射出来了一点,喷在了她的屄脸上。庆幸的是,只射出来一点,其他的都憋回去了,所幸没有全部发射。

我用手拍了拍的屄,算是为她的屄洁面,不至于一会儿被她男朋友发现,她的屄脸上有精液。

她继续说:那天听他们说这个,我既害羞又兴奋,当时的我刚满17岁,对性事也已经有所了解,也有所期待了。那天,我回去后就手淫了,那是我第一次手淫。我并没有幻想我是在被某个男人插,而想的是某个男人正在幻想着他在肏我,边想我的模样和裸体,边撸管。

我下了床,听她把这一句说完,就出去了。

关门之前,听到她问,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变态啊?

我没有回答,走进了厕所,故意用比较大的声音开门关门,好让她听到,知道我去厕所了。

一分钟后,她出来了,她走了过来,她想推门而入,但是我我把门锁了,她进不来。她看不见我,但是我可以通过厕所门的独特设计,看到她她的膝盖以下,她在厕所外来回踱步,边走边略带生气的说,上个厕所,锁什么门啊!

我慌成一团,怕她识破,也怕她男朋友此时回来。

两分钟后她气鼓鼓的回去了,嘭的一声摔上了门。我才松了口气。

我在厕所待了十分钟的样子,听到了脚步声,然后是她的门打开的声音。

没错,她男朋友回来了。我肏了她太久时间,所幸撤的还算及时。

我即刻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耳朵贴在木制隔板上。

他们又开始了,依旧是呻吟加撞击声,不过此时,这种声音对我的吸引力已经没那麽大了。

女声问:怎么这么久?(她问的是去厕所怎么这么久)

男声说:已经很快了。(他说的是去取钱包和买避孕套已经很快了)

总算没有当场被拆穿,我心头闪过一念侥幸,如遇大赦。

我把属于隔壁那道肥屄的精液,甩在了这面木制墙上,然后沈沈睡去。

——————————————————————————————————————————–

第二章、隔壁春宫无限 一孔尽收眼底

工作开始了,以一种平凡又平庸的方式,以一种呆板又常规的时间,每天都坐在工位上发呆,每天都朝九晚五。

所幸的是,那散乱排列的工位,并没有挡住我射向小哥的视线。当我瘫坐在椅子上时,自然看不见她,但如果我挺直腰背,我就可以将她的胸及以上,饱览无遗。

小哥几乎每天换一套衣服,大多是正装,在我看来,每天都在上演制服诱惑。当她坐在工位上时,总是坐姿很正,永远不会趴在桌子上或者瘫在椅子上。这样的姿势,会让她黑暗丛林的入口紧贴椅子。我把自己想象成她的椅子,感觉到,靠她压在我身上的肥硕臀瓣,我承受着她全身的重量,当然,也触碰到了她臀瓣之间,最娇嫩的那一道柔软。每当想到这里,胯下之物,拔地而起,兴奋的想随便找个什么东西插进去。

然而,小哥身为一只雌性动物,动作时常令我不解。她时不时要去一次洗手间,离开她的身下的椅子,离开假扮成椅子的我。我纳闷她喝那麽多水干嘛,好好的当你的炮架子,不好吗?身为一个炮架子,时常站立、行走,让我的炮弹何处安放啊?

我对她有很多印象,差不多每次她出去进来,我都会自动产生一些新的印象。并三句两句的记录下来。

比如:

我好想喜欢上了把我招进来的人事

她有些胖

我最近都觉得

身为女生

即便有些茁壮

也无所谓的啦

一个胖胖的圆柱

和一个会动的裙子

她总是走来走去

而我总是看见她

即便是她坐下来

我的位置也刚好可以看见她

每天一种颜色

但是你每天都是圆柱

每天你都有很粗很圆的腰

中午看见你吃饭了

你的嘴张的可真大

(没有丝毫贬义,全是跪舔的语气)

好大的双眼皮

好大的侧胸

好歪的背带

妳的脸特别明亮

随时明亮

诸如此类的话,我每次看见她就会写上几句,不重质量,不重数量,有感而发,兴尽而停。这两周下来,已经写满很多页,不一一细表。

时间回到上班第一天。

下班的时候,我看她离开,随机跟了出去。去地铁的路上,胡乱跟她扯些有的没的。本想和她一道回去,但是人太多了 ,这茫茫人海和拥挤的人潮诶。虽然我就紧跟在她身后,但是她在挤上地铁之后,我却怎么也挤不进去了。

没法,我只能想,要是妳的屄紧得像现在的情形一样,也这么难挤进去,那才是好呢。

怏怏而回,回到屋里无精打采的怒刷王者荣耀。除了洗漱,没有出门一步。自然也没有跟隔壁的邻居打上照面。

听得出来,今晚隔壁依然是两个人在住。但是没有听到啪啪声。或者他们今晚知道了我住了进来,所以动作呼吸呻吟都很收敛,又或者,她们今天本来就未参欢喜。但这都不重要了,我未能与小哥双双把家还,心中一直藏着一丝若隐若现的惆怅,尚未排解。

上班的第二天,我想这次就算挤死,我也要和小哥搭同一趟车回去。我醒悟道:尤其在这种情况下,越是挤,我就越容易紧贴她的肌肤。如果她是面向我的,那麽,她那在我看来已然算是壮观的乳房,在这种不得已的情况下,就会狠狠压在我的胸膛,靠近我的心脏。如果把她的胸器比做男人的凶器,当她把胸顶在我胸肌间的沟壑上时,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侵犯。

然而,天不遂人愿。

下之后,我看她离开了,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慌乱之中跟了出去。当在刷卡进站时,煞笔的我发现,刚才慌里慌张得想要跟她成对出来,以至于没有把那张煞笔的公交卡带出来。阿西吧!只好再回公司取。跟她说声拜拜,让她先走了。

我悻悻的一个人再回公司,拍一下脑门,暗骂一声,真他妈点背。又他妈双宿双飞无望。

我回到家中,依然闭门不出。这几天,我每天都看见小哥,感觉越发喜欢她了。隔壁那两口子在干嘛,我没有了兴致。

我心想老天爷这是要闹哪般?明明我跟小哥住在了同一地铁站,却总是不能一块儿回家。郁闷之际,和衣而眠了。

其后几天,我转变了想法,我想,每天能看见这个面容精致的女人,就已经很好了,何必再做他求。更何况,我每一眼看见她时,她都带着最令人神往的甬道,虽然有衣物遮掩,但那两片唇,就近在咫尺,甚至不足十公分。因为喜欢,所以这种情形在我看来,足够美好。于是,也就不再企图跟小哥一起回家了。

周四的晚上,我定了一个外卖。然后穿着内裤在床上贪恋王者荣耀。

羞涩的外卖小哥敲门的声音太小,导致我没有听到。反而是我的邻居听到后,帮我取了餐,然后来敲我的门。

我问:有事吗?

外面一个女声问:是你的外卖吗?

我心中一凛,想道:啊,那晚在我胯下婉转承欢的女人,今天终于可以见识下她的真容了。

我急切又兴奋的随便套了一个裤衩,就连滚带爬的往门口腾挪。

还没有到门口,我就已经在道歉了:抱歉,我刚才在打游戏,没有听到。

嘎达,我将锁里的机关撤掉,低着头,装作不经意的把门拉开,然后气定神闲的抬起头来看她。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之下,我倒抽一口凉气。

卧槽!这!这!这!这不可能!

我怀疑是在做梦,于是拍了下自己的脸,油的一B!我看着满手的油污,接纳了这个令人沸腾的现实。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巨大的快乐,抵得过五杀的快感。

我佯装镇定的说了句,居然是你!

她的眼睛也瞪的超级大,嘴巴也圆了起来,半天才说了句,这,这真是太巧了!太巧了吧!

我把外卖接了过来,她则把她的睡裙往她的胸更上方上拉了拉,虽然原本就没有暴露什么。

没错!你们猜的没错!眼前的女人,正是小哥!刚才开门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已经做好了一个粗暴的推理:那天晚上,那个我辛勤耕耘的女人,正是小哥。

我算了下时间:周三面试,第一眼见她就喜欢,然后臆想着与她交合,煞费苦心的租和她同一站的房子以营造机会,不想周日就占领了她的私密之处,中间只短短四天的时间。这无疑是我人生中到目前为止,最快的一次全垒打了。

我感到一种巨大的快乐,喜悦已经将我淹没。然而,还是有些遗憾,当时没有扯下一根她的阴毛。不管以后是否还有机会合体,当日当时如果能随便留下点什么凭证,都是意义非凡的。而我能想到的最好凭证,就是她的毛毛。

这时,她的男友出来了。礼貌而优雅的做介绍说:这是我的女朋友,秦茹;然后对小哥说:这是咱们新来的邻居,他对周边还不太熟悉,咱们以后找个时间带他去转转。

显然,他并不知道我们是同事,自然也不知道我每天抬起头就可以看见她。他想象不到,即便我每天都能见到她,依然对她心怀思念,并写下了很多页关于思念的句子。那些并不妖艳的句子,而非我想要肏她的欲望,才是我对她喜欢的真实。

之后两家都打道回府,我依旧沈浸在周日的情景之中,久久不能回还,六神无主的被欢喜占据。

过了一会儿,收到了小哥的消息:不要告诉我对象我们是同事,行吗?qwq

我看着这尽显娇憨之态的表情,无力抗拒。但是装逼作祟,只回了一个字:好

其后几天,我欲火大盛,每天心心念念的盼著隔壁行欢好之事。但是,整一周的时间,隔壁时而一个人住,时而两个人住。即便两个人都在时,也不见动静。我好生纳闷,又好生失望。

无奈,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已经很久不来草榴视频区了,无奈近来肾火太旺,不得不重操旧业。轻车熟路,很快就将一些喜欢的AV搬进了迅雷。

平日不好意思下,怕影响她们上网,只是等她们都不在的时候,或者凌晨,才会开启下载。断断续续的下载 ,半周多的时间,一百G的H盘,已经塞满了H电影。

当一百G搞定了,我终于功德圆满,正打算开撸之时,隔壁传来了交锋的号角:很轻微舒缓的动作,又极力掩抑的呻吟,但是,即便她们如此克制,依然没能逃过我的察觉。

那件事我太熟悉了,每一个细微动作所发出的声音,每一声刻意控制的呻吟,我都太熟悉了。毫无疑问,他们在肏屄。

我侧在床上,拍了拍自己早已肿胀不堪的鸡巴,心里一阵失落。并非吃醋,而是遗憾,为什么更早遇见她的不是我,而是跟我很像的他呢?现在的话,相交于他,可能我对于小哥拥有更多的欲望吧。

求之不得的,永远最撩人。

我看了下电脑的空间,D盘,还有一百G的空间。对她的思念,无处安放,对她的欲望,无处发泄。那麽,就继续下载吧。这次我有意寻找跟她相近的身体,无论是头发,眼睛,容貌,身形,宽腰,大脚踝,只要有一处跟她相像,我就收入囊中,以备日后把荧幕中的身体,想象成她。

那天,我于无意间睡去,迅雷留守战场,全速下载。而这次的大意,为隔壁留下了想象空间。

第二天,在公司和小哥打了个照面,我跟她打了声招呼,她的脸刷的一下变成绯红。一句话也没说,低下头,落荒而逃。留下一头雾水的我,愣在原地。

周六,趁他们出去看电影的时间,我用早已备下的兵器,在墙上开了一个很小的洞,她那边针一样细小,我这边略大,用一张海报盖住。然后畅想以后的晚上,可以看她们的现场直播了。

周六,她们一反煞笔娱乐节目的尿性,没有直播。我偶尔从针孔处看上一眼,正好看见他们轻吻了一下,互道晚安,然后关灯,美美的睡去了。这一微小的动作,令我心花怒放,又平添几分羡慕。我也想有一个这样的老婆,晚上睡前,点一下她的额头,跟她说,老婆晚安。

没有直播,没办法,我只好仰仗迅雷了。看他们已然睡去,我把下载点开了。熬著熬著,就来到了凌晨三点钟,自己也无奈的睡去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11点了。刚醒就听到噩耗,他们在讨论网速为什么这么慢。

女声说:前几天就遇到过这个情况,什么破网啊。

男声说:不一定是网络的问题,不要怪错了。

女声说:那还能是什么问题?

男声说:下载软件很流氓的,当下载软件开启下载,用同一个网的其他人,就会很卡。

女声说:哦,这么说是隔壁在下载了?

男声说:很有可能。

然后听见床吱的一声,有人腾身而起。

紧接着一声急促的男声说:你干嘛?

女生说:我敲敲他的墙,让他把下载的软件关了。

男声说:算了,这样多不礼貌。再说也不一定是人家在下载。

女声不快的说:这倒也是。

太丢人了,我赶紧起来,把迅雷关了。尴尬的我,出了一身羞愧的汗,并决定,以后要更加小心,大家都在的时候,不开迅雷。

周日晚上,终于迎来了我心心念念的现场直播。所幸他们是开着灯做,我可以偶尔窥见她的胸器、腋窝和腰肢,声音仿佛也更真切了。虽然他们有意克制,但肏屄的所产生的愉悦呻吟,是无法掩盖的,哪怕再微弱,也挡不住听者有心,所有细声,被我统统囊收耳中。可惜的是,最想看到的地方,她的一线屄,那个他们交合的地方,却因为角度的问题,一直都没看到。

周一晚上,公司有个迎新活动,各个部门都有人参加,而人事中,正好有我日思夜想的小哥。后来我才知道,谁招进来的人,迎新活动时,谁就要参加的。

小哥全程表现的相当开朗,简直可以用高光形容,完全不是那天见到我打招呼还会脸红的她了。个中缘由,我不得而知,但是她当晚明媚的表现,对我来说,尤其圈粉,毫无疑问,我更加喜欢她了。而我,则全程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既不高调,也不低调,正太,是我刻意的人设。

从那晚的迎新开始,她对我的态度有了个较大转变。之后她遇见我,更像是御姐遇见正太,还会偶尔调侃几句,像在撩一个孩子。正中我下怀。

我对这突如其来的亲近,自然乐在其中。至于她是以什么眼光看我,已经无暇顾及了。

无屄可肏,我发泄的方式就是下毛片。其实也不怎么看,就是不停的下载,下载之后,三五秒钟看完一部,之后再接着下其他的。只要避开他们在家的时候就好了。

这天,我自认回家较早,盲目的认定他们肯定还没有回来,于是开启了迅雷。不一会儿,我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吓了我一跳。卧槽!又暴露了吗?他们肯定会认定我是在下毛片。

我硬著头皮去开门,发现在门口的居然是她,心下稍安。小哥上来就给了我我一个嘻嘻的大微笑,问我: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网速这么慢啊?嘻嘻,你能不能修修啊,小正太。

我心想,卧槽,你怎么知道我的人设是小正太。

但表面上还是一脸无辜的说,我也不知道啊,想以不明所以搪塞过去。但我心虚的表情已经提前出卖了我。她看了我一会儿,面带得意的笑了一下,然后回屋了,她好像知道了什么。转身前,她把视线下沈到我的下身处,正好遇见我因看毛片和意淫她的裸身而支起来的,到现在尚未衰减的帐篷。又是一笑,她不但没有不好意思,反而是一脸我知道了的得意表情。然后给我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回屋去了。

嗯,我让她感到了主动。我这以退为进,而博取亲近感的策略,看来是初见成效了。一阵窃喜。

我回到屋里,对针孔处不抱期望的窥伺了一眼,竟然什么都没看见,以前常见的那些摆设都消失了。嗯?我刚才看到了什么?我还以为我眼花了,我又仔细的看了看。

这一仔细看不要紧,弄清楚真相的我,真是相当惊骇。怪不得我看不见从前时常可以见到的家具了,原来是被她挡住了,确切的说,是被她在揉自己胸的手给挡住了。之后,她后退了几步,一只手揉搓她自己C罩杯的胸器,另一只手则在下面抠弄她的一线屄。

卧槽,我没看错吧?看起来如此贤惠的居家好屄,居然也能如此淫荡?

然后看她只有口型不出声音的一遍又一遍的念叨几个字,迷离而销魂的眼神根本就没在关注墙,我也不用担心针孔被发现。我对了好几遍口型,发现念的是小听肏我!卧槽,我就是小听啊,她平时都叫我小听。

不会吧这!我不敢相信,我怀疑是我对错了口型了。

不可能在我整天盘算怎么才能肏到她的同时,她也在琢磨怎么肏我吧。如果真是这样,那岂不是,奸夫淫妇,一拍即合。哈哈哈,我心中一阵狂喜,差点笑出来。

之后,终于到了见证奇迹的时刻。只到这种程度的话,她好像还不过瘾,我看她貌似是在找什么道具,然而她拿过来的居然是手机。这次她背对着墙,靠在了墙上,而我正好可以看见她的屏幕。简直不能相信,她翻到了她跟我聊天的对话框,她往前翻看了几页,然后点开我的头像,没错,她点开了我的朋友圈,不一会儿就翻到了一张,我光着膀子晒马拉松奖牌的照片。她双击,放大,从头往下 ,一寸一寸的看,研究了一会儿我挺立的乳头,研究了一会儿我当时尚为纤细的腰,最后停在了运动短裤上那肉眼可见的凸起,没错那就是我的鸡巴。就是那根在她并不知情的情况下,曾经进入她最深处的鸡巴。

我心中猛地一颤,体内老血翻涌,得意的如同于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天下屄。

我真他妈的想大吼一声:大事谐矣!

但是我控制住了,我不能露出马脚。我依然要处心积虑,要引她上钩。

然后,她又转了过来,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抠屄,口中依旧不出声音的念念有词,这次是两个字了,我看了一会儿,发现她一直喊,肏我,肏我,肏我。过了一会儿变成了,小听,小听,小听。再变成,肏屄,肏屄,肏屄。




警告:本站含有 [单位里的冷美人勾引我]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