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往事隨風逝◆◆◆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淫亂往事隨風逝

今天,父親死了。

當然也許是昨天,我不知道。

我收到似乎是我兄長的一封郵件說:「父親已 死,明日下葬。

特此通知。」所以我並不清楚父親是什麼時候死的。

當然怎麼死的我也不知道。

雖然我每月給他打錢,但是已經很久很久沒回過 家了。

我的妻子從床上爬起,月光照在她略顯松弛的皮膚上,卻額外的有些光彩。

她頭搭在我的肩上,還帶著些柔順的發絲輕輕拂過我的胸膛,她慵懶朝我耳邊吐 了一口氣,拉長語調,軟綿綿問道:「親愛的,看什麼呢。」 「沒什麼。」我收起了手機,轉頭吻住了那張嘴,輕輕說道:「媽媽。」 我已經很久沒這麼稱呼她了,我叫她小玉,她叫我阿離。

小玉扭動了一下身子,光溜溜如同溫軟的蛇從身體劃過,她枕在我的腿上, 把玩著頭髮,用發梢掃動我的鬼頭。

她總是知道我的敏感地,不一會兒,我碩大的男根撐的發亮,而我的思緒卻 有些發飄。

那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別看他,那是個痞子,很壞很壞的。」 我聽著身後不知是誰的小聲嘀咕,斜著眼看了看身後,兩個還算清秀的女聲 被我眼神嚇了一跳,繞過我快步走著。

我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罵罵咧咧,忽然聽到那個長馬尾辮女孩小聲說了一句: 「那個混子,他爸就是混子,估計他媽也是,唉,真不知道是哪種媽教出來的。」 另外一個女孩沒有說話,長馬尾辮繼續嘀咕著:「肯定不是好東西,嘿,說 不定是個妓女吶。」 然後暴力場景就不多說了,教導主任知道我不是什麼東西,也懶得罵我,反 正今年就要高考,他也再看不到我。

晚自習翹課出去玩,回來已是快到深夜,我漫無目的走著,路上看見馬尾辮 獨自一人,在黑乎乎小路上,下午她一邊和我廝打一邊噴塗污言穢語的場景忽然 湧了上來,我傳奇被PK死的怒火忽然爆發了上來。

我上前幾步,捂著她的嘴,抓著她的肩帶拖著她就走,她驚恐的眼睛看著我, 狠狠咬了一口我的手,我罵了一句,扇了她一個耳光。

她也是彪悍,書包一甩就想和我對打,我一用力,她衣服被我撕了一邊,粉 紅色的,樸素的胸罩漏了出來,小小的胸脯還蕩了幾蕩,我忽然停了手,咽了口 口水,下身就有了反應。

她終於是慌了,捂著胸罵著。

我腦子一迷糊,上前幾步,把她往地上一甩, 隨後撲了上去,瘋子一般撕扯她的衣服。

她目光中充滿著驚恐,大聲呼喊著,我 也不管,直接扯掉了她的胸罩,兩團白花花如饅頭一樣小小的肉就跳了出來。

她還在掙紮,我幹脆坐在她的身上,急忙忙地解開了褲袋。

啪的一聲,不知從哪裏傳來的疼痛,我清醒過來,手足無措地喊了一聲。

「媽。」 我的肉棒還豎著,還在跳動,我身下,是一個大聲哭泣的少女,我面前,我 的母親,渾身顫抖,忽然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我不清楚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我站在母親房間裏,父親應該又和他那些狐 朋狗友出去喝酒了,哥哥也不知道去哪了。

母親站在窗台前,背對著我。

「媽。」我喊了一聲,跪下了。

「你就這麼想知道女人身體的樣子。」母親聲音帶著一些死寂,絕望到平靜。

我跪在地上,低下頭,聽見衣服悉悉索索的聲音。

我擡頭看去,一個上身赤 裸著的女子,背對著我,月亮的光輝灑在身上,就像給身體塗抹了一層油膏,亮 的我離不開眼睛。

女子手移到身後,平靜地褪下了裙子,她轉過身,一副完美的胴體就這麼呈 現在我面前。

她的腿修長而健美,沒有一絲贅肉,完美的曲線一直延伸上去,如同兩條清 澈的河交彙在芳草庭院中,密而不濃的陰毛圍繞著鼓鼓的陰戶,我忍不住想著陰 戶下會是什麼模樣,我擡起頭,細細的腰身延伸上去,是兩團無比巨大的乳房, 乳暈有些暗淡,卻更顯的誘惑。

我隻覺地胯下漲的難受,擡起頭,母親精緻的臉龐上是一副死灰。

母親在哭,沒有一絲表情的臉上,淚水止不住地滑落。

所有的慾望全部灰飛煙滅,我大聲哭了起來,跪在地上磕頭。

母親死灰的眼 睛似乎看了我一眼,淡淡說道:「你不是想看嗎,我給你看。」 我一邊大力搖頭一邊跪著後退,退出房間後我跑出了家門,蹲在一個電線杆 下嚎啕大哭,拼命抽著自己的臉。

我沒有被勸退,馬尾辮向我吐了口唾沫,她說她辱罵我母親是她不對在先, 我也沒對她造成多大損失,就這麼過了。

我父親倒是很為我開心,說我果然是他的兒子,以後要繼承他的事業。

我暗 罵了一句。

我不喜歡我的父親,他是個真正的混子,天天無所事事,喝酒打架打我的母 親。

都說父愛如山,但從他身上,我感覺不出一點憐愛。

哥哥入獄,也和他有些 關係。

我開始好好讀書,但是,那些年的高考,難度之大難以想象,這麼一點時間, 再努力又能怎樣呢?可我還是想努力,閑下來的時間,我總會想著那一晚,想著 那誘人的身體,我知道這樣不好,但是卻沒辦法控制住自己的思想,也不敢多看 母親的眼神,母親倒是一往如常,有時提起我時還會很高興,說什麼孩子終於是 懂事了之類的話。

原來不管孩子怎麼頑劣,都會有一個人無比地相信他,總有一天會變得更好。

日子一天一天過著,又是一個習以為常的晚上,我上完晚自習回到家,家裏 滿是酒味一邊狼藉,母親衣衫不整抱著身子,蜷縮在角落裏哭泣。

我怒火中燒,顧不得這幾天的害羞,蹲過去問道:「爸又打你了。」 母親略帶迷茫地擡起頭,臉色有些微紅,想來是喝了不少酒。

她看見我,像 是找到主心骨,終於是哭了起來。

我摟著母親安慰著,不小心瞟到了母親胸口的一團白肉,忽然緊張起來。

母親抽泣了一會,靠在我的肩膀上,迷茫地看著這個家,醉眼迷離,忽然咯 咯笑了起來,她看了看我,說道:「阿離,你終究和那個人不一樣。」 她推開了我,站了起來旋了一個圈,破碎的衣服隨風飄蕩,隱隱約約可以看 見白花花的肉體,我強自收斂心神,正想開口勸,母親忽然停了下來,歪著頭看 著我說道:「漂亮嗎?」 「額,漂亮。」我一時有些無語,母親咯咯笑了起來,調皮說道:「那當然, 我可是學舞蹈的。

這種圈怎麼轉好看,我研究過好久呢。」 母親笑著笑著忽然哭了起來,說道:「阿離,你不知道當時我有多害怕,你 知道我多恨強姦嗎?當時如果不是他,我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我怎麼會這樣。」 「我知道,我知道。」我低下頭說道。

「你知道什麼,我被他強姦了。

我男朋友不要我了,我爸媽不要我了,誰都 不要我了。」母親大吼起來,蹲在地上哭著:「誰都不要我了。」 「不會,媽你還有我。」看見母親淚水,我慌了,沖上去抱著她,大聲說道: 「還有我呢,我還在你身邊,我不會不要你的。」 「呵,你也是個壞東西呢。」可能是我下身頂住了母親,母親笑著罵道,脫 離開我的懷抱。

她輕盈跳了幾圈,忽然轉頭說道:「都說我是個淫賤下流的女人, 我再淫賤一次又能怎麼樣呢?」 「媽。」我的心如同刀割一般,帶著憤怒和無奈,還想在說些什麼,兩片紅 唇堵住了我一切的話語。

我腦海如同震擊,一片模糊,母親看著我的表情,忽然拍掌大笑起來,如同 一個精靈般可愛。

她隨手扯掉了破爛的衣裳,洗的發白的黑色胸罩裹著兩顆巨大 的球,在我面前晃來晃去,她有些累了,往椅子上一靠,隨手玩弄著胸罩內圓滾 滾的球,看著我,目光忽然柔和起來,低聲說道:「阿離好像還沒吃飽呢,我得 擠點奶出來。」 我喉頭滾動著,終究隻是個17歲不懂事的少年,我艱難想要勸阻,母親低頭 專注擠弄乳房,忽然拍了下腦袋說道:「唉瞧我這記性。」她幾下解開胸罩,白 白的乳房跳了出來,她開心擡起頭說道:「阿離,奶好了,來吃吧。」 我終于還是忍不住了,跪在椅子前,如同朝聖般看著母親哺育我的地方,母 親奇怪看了我一眼,抓著乳房送到了我的口中。

我貪婪吸含著,感覺很奇妙,母親咯咯笑著,乳房在我口中晃來晃去,我情 不自禁抓著另一個,觸感很美妙,不自覺就開始慢慢抓揉著。

母親嗯了一聲,再看我是眼睛已經快要泛出水了。

而我已經完全被慾望沖昏 了頭腦,在那一個沒有AV等刺激的情況下,一個赤裸的女子,足夠讓一個人變成 一頭野獸。

母親酒醉無力,再加上胸脯被侵襲,身體不由前侵,趴在我的肩上,我摟著 母親,急匆匆走到自己的房間,把母親輕輕放在床上,粗重喘著氣。

一時的沖動消退了一點,母親躺在床上,身上隻有一條內褲遮擋著最嚴密的 地方,我站在床邊,不知道該怎麼做。

看一眼就好,我隻要看一眼就好。

我說服著自己,顫悠悠趴在床上,隔著小 內褲看著。

母親迷茫看著我的動作,像是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舔了舔嘴唇, 摸一下吧,隻要摸一下。

隔著粗糙的布料,我顫抖伸出手指,先在內褲外側大腿內側摩挲了一會,母 親似乎有些不舒服,移了移腿,我換了一個位置,這次直接隔著布料,在母親陰 唇上摩挲著。

母親扭動了下身子,睡衣去了點,哼了幾聲。

這幾聲如同催化劑,僅存的理智徹底崩潰,我一不做二不休,褪去了母親的 三角褲,母親飽滿的丘壑終於是呈現在我面前,我擡起母親的兩條腿放在肩上, 跪在母親胯下,貪婪的看著。

陰戶的味道並不算好,有股淡淡的腥味,但卻讓人停不下來。

我濃重的鼻息吹得母親癢癢地,她撐著手靠在牆上,大腿和陰戶從我身前抽 離的時候我有些不甘,更多的卻是恐懼。

母親看了我很久,忽然低低歎息了一聲, 說道:「你都不要我了,還來做什麼。」 我不清楚母親話語的含義,但我卻清楚母親之後動作的意味,她湊了過來, 吻上了我的唇,閉上眼輕輕說道:「又夢見你了,真好。」 她靠在牆上,張開了大腿,抓著我的手往陰處上摸,嬌媚說道:「還愣著幹 什麼,給我舔啊。」 母親興奮起來,摁住我的頭顱放在胯下,如同小孩子一般,帶著些嬌笑地命 令到:「快給我舔。」 我並不知道該怎麼做,但這種事情,都是無師自通的。

我伸出舌頭,試探性 地在陰唇突出的地方頂了一頂,母親啊地呻吟一聲,更用力地摁著我的頭顱,我 舌頭頂著覺得累了,改用嘴唇慢慢吸咂著,母親的靠在牆上,終於是呻吟起來。

「好好爽。

對對,就是這裏,舔啊,頂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咬。」母 親臉上酒醉的嫣紅帶著一絲潮紅,她向前頂了頂下身,腰部擡了起來,方便我更 好的噬舔她的陰處。

我舔了幾口,一股水慢慢滲了出來,有著淡淡的鹹味。

專注的我一時沒注意, 掙脫母親手臂,擡起頭呸呸了幾聲。

母親咯咯笑著,說道:「這麼快就不舔了,想日了,來吧。」 她附過身幫我解下褲袋,我硬的發燙的肉棒啪的一聲從內褲中跳出,打在母 親臉上。

「哎呀。」母親握住我的肉棒,忽然生氣說道:「真是一個壞東西。」 她搖晃撐起身子,帶著些奸詐笑著說:「讓我好好教訓教訓這不聽話的東西。」 母親蹲在我的腿上,右手扶著我的肉棒,尋了一下位置,身子慢慢沉了下去。

「啊。」我和母親同時叫出聲了。

母親身體一個顫抖,差點從我腿上掉下去。

我連忙摟著母親,她胸口暖暖的地方緊緊貼著我的胸口,我隻覺得肉棒被暖暖的 緊緊的肉壁包圍,一股說不出的舒暢從肉棒一直刺激到腦海。

母親顯然有些無力了,一隻手勾著我的脖子,一隻手垂在床上,我輕輕俯下 身,平放母親,接下來的事情,已經不需要任何人教導了。

我瘋狂挺動著下身,肉棒在母親肉壁中進進出出。

很不幸,第一次的我表現 並不如人意,很快就將人生的第一股精液射進了母親體內,但是年輕人特有的活 力,讓我的肉棒在射精時候並沒有軟下去,我不知疲倦地挺動著,雙目圓整,如 同正在殺敵的將軍。

「嗯,啊啊啊。

啊。」母親頭髮有些亂了,她縱情喊叫著,不斷挺動腰腹, 配合我的肉棒的沖擊。

她平躺在床上,胸口的乳房如同波浪一般滾動,緊緊抓住 我的手臂,每一次沖擊,她都會大聲呻吟一次,充滿愛意盯著我。

或許是力度太大,我肉棒在一次收縮的時候徹底拔了出來,母親用力拍打我 的手臂,大聲叫著:「繼續,繼續,不要停下來。」 我握著肉棒焦急尋找入口,我本來就不懂女人的身體構造,陰唇又流滿了我 射出的精液,我握著肉棒左頂又頂,卻始終進不去母親的體內。

母親艱難撐起身子,看到這個情況忽然笑了起來,伸出手接過我的肉棒說道: 「連這都不會了。」 母親的手有些顫抖,或許是剛才我的沖擊也讓母親迷離了一會,她握著我的 肉棒,磕磕碰碰,終于又是再進去了。

她吐了一口氣,自己挺動著腰肢,勾著我的脖子呻吟道:「給我,我要,繼 續。

啊啊啊,就是這樣,啊,對,對,對。」 不知時間,不知疲倦,我和母親,如同瘋狂的野獸糾纏在一起,每當我肉棒 露出,母親就會溫柔送它回家,每當母親拍打我的肩膀,我就再次如同暴雨般侵 襲著母親的陰戶。

一次,又一次,漫長的夜,永無止境。

那是夢麼? 講台下的我有些心不在焉,我總是回想那一晚,思考著那是不是隻是我的綺 夢一場。

那晚之後,我從夢中醒來的時候,一切就如同沒發生過一般,母親不在身邊, 瘋狂的痕跡也找不到,甚至母親的日常舉動,都看不出大的問題。

唯一讓我堅信的理由隻有一個,如果是夢的話,我褲子上,為何沒有夢遺的 精斑?而且第二天虛弱的感覺又從何而來?但是我也沒有勇氣去追問。

這天學校斷電,早早就回家了,父親一如既往不在家,母親正在收拾碗筷, 看見我回家之後明顯有些慌亂。

她在衣服上擦著手,訕訕說道:「阿離,回來了?」 「嗯,媽。」我沉默了一會,平常都是要上晚自習,較晚回來,回來時母親 總是睡了,今天,我忽然想問問清楚:「媽…前幾天晚上。」 「怎麼了。」母親背對著我,強自說道。

「那天晚上媽你是不是喝醉了。」我堅定了下心意,鼓起勇氣問道。

「啊,嗯,哦。」母親說道:「對,是喝醉了,所以我就先回房睡了,連你 什麼時候回來都不知道。」 「媽。」我有些惱怒,扳過母親的身子問道:「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母親低頭沒有看我,良久說道:「那天的事,我不怪你。」 「但是我愛你,我想要和你在一起。」我脫口而出,換來了母親一記響亮的 耳光。

我已經不管了,握住母親的手大聲說道:「後來你知道是我對不對?你叫了 我的名字對不對?你也愛我,對不對!」 母親後退了幾步,如同受傷的小鹿,她還想說什麼,我直接抱住母親,吻上 了她的嘴。

母親用力推開我,大聲說道:「我們是不行的,我是你媽!」 「那又怎麼樣?」我大聲說道:「天賦人權,人的愛是人的基本權利,沒有 任何一種道理可以橫越在這基本的愛恨之上。」 我得感謝教育,不然也沒法構思出一大堆話,我試圖說服母親,但是母親依 然沒有同意。

我並不氣餒,想著法子讓母親開心。

我開始積極起來,剪短了頭髮,和自己 的狐朋狗友劃清了界限,慢慢成為一個好孩子,因為在當時的我的想法中,好孩 子是可靠的,我想讓母親覺得我可靠。

又是幾個星期過去了,母親雖然依然沒法接受我,但是笑容日漸多了起來, 父親依然是沒日沒夜不知上哪鬼混。

這一天,我在每個業餘時間,從代寫作業到幫人打架,從小工到撿垃圾賣, 終於是賺夠了錢,我買下一雙舞鞋,然後磨了半天價,買下了一件芭蕾舞服。

我 翹了晚自習,惴惴不安提著東西回家,雖然母親不一定還能接受我,但想起母親 收到這些時候可能流露的開心的笑容,我的心情明媚如同四月天。

剛打開家門,看見母親如同玫瑰凋謝般倒了下去,父親一手提著酒瓶,罵罵 咧咧收回了腿。

「爸!」我心中冒出一股怒火,把東西扔在一邊,走了上去,扶起母親,怒 斥著:「一喝醉酒就知道打媽。」 話沒說完,父親一巴掌打了過來,罵道:「艸,你他媽不知道什麼地方的野 種,還管老子。」 「打兒子幹嘛。」母親站了起來,把我拉在身後,如同母雞護崽。

父親又想一巴掌,我走上前接過,母親哭著說道:「他就是你的孩子啊。」 「放屁,老子被人打碎了屌,不知道你和多少男人幹過,你個賤人。」父親 說著又想動手,怒喝我說道:「放開。」 「爸你多喝一點。」我冷著聲說道,抓過他的酒瓶給他又灌了幾口,他罵罵 咧咧了幾句往地上癱倒,我背著他,把他扔到他床上。

回到客廳,母親低著頭收拾著東西,額角還有些紅腫。

我沉默看了一會,說 道:「媽,我們走吧,我帶你走。」 母親停了一會,歎了口氣說道:「竟說孩子話。」 我胸中一股抑鬱之氣,尋了個紅藥水,把母親拖到椅子上,撥開她的頭髮, 慢慢給她上藥。

母親有些不安,我也是。

發絲拂過手背的觸感,母親身體淡淡的香味,都讓 我不由自主想起那個夜晚。

我安奈下來安靜給母親上完藥,忽然想起了什麼,快 步走到門口,拿起袋子說道:「媽,生日快樂。」 母親愣了一會,說道:「是嗎,我都忘了。」 她在我要求下打開了袋子,看著包裝精美的舞服和舞鞋,沉默了一會,淚水 忽然流出來了。

「阿離。」她嘴唇微動,想要說些什麼。

「收下吧。」看著母親開心的眼神,剛才的不愉快都拋之腦後,我開心說道: 「誰讓我是你的…」 兩個人同時沉默了,我起身打掃著,輕輕問道:「媽,還疼嗎?」 「還行。」 「我幫你揉揉。」 母親沉默了一會,終究是答應了。

我放下手中的活,走到母親身後,雙手搭在母親的肩上,慢慢揉捏著。

我看著身下這個美麗的,脆弱的,我的母親,心中的悲哀難過裝的滿滿的。

過了一會,母親說道:「好多了,學校不上晚自習的話,你去自習吧。」 她站了起來,右腿似乎有些不利索,我把她按下,說道:「媽,我在幫你揉 揉右腿吧。」 我蹲在母親身前,雙手在母親大腿上遊走,思緒不由回到那晚,下身起了反 應。

母親打掉了我的手,嗔罵道:「手往哪裏放呢。」 我擡頭一看,母親的氣息有些紊亂,臉上帶了些潮紅,再看看手的位置,原 來已經摸到母親的大腿內側了。

我一咬牙一跺腳,橫腰抱起了母親,母親掙紮了一會,我不管不顧,隻是把 她抱地更緊了。

母親有些惱怒,張嘴想說些什麼,我彎下腰,堵住母親的嘴,就 這麼抱著母親進了自己房間。

母親被我放在床上,像是想起了什麼,臉上有些慍怒,更多的卻是害羞。

我緊張搓著自己的手,咳了幾聲,問道:「媽,可以嗎?」 「我說不可以又能怎樣呢。」母親歎了一口氣。

我像是得到了允許,慢慢爬到了床上,母親靠著牆,扭過頭,露出白白的脖 子,我湊嘴吻了一口,啜著母親的耳朵,母親輕嚀一聲,雙腿糾纏起來。

我慢慢吸允著母親的耳垂,手不老實地伸到母親衣服內,探在母親胸脯上, 隔著胸罩抓著一隻巨乳慢慢把玩著。

母親輕輕呻吟了起來,雙腿糾纏的愈來愈緊,我心想,按照書上的說法,母 親應該是動情了,或許可以下一步了,收回嘴唇,緊張地開始褪去母親的衣褲, 母親沒有看我,但是動作卻很配合。

我咽了咽口水,看著母親衣無寸縷靠在床上, 忽然嘿嘿笑了起來。

母親回頭嗔罵一句:「笑什麼。」 我樂呵呵看著母親,跪坐在母親圓潤臀部身邊,伸手撫摸著母親的翹臀,傻 呵呵說道:「我在想媽你是不是還要我舔一舔。」 母親臉紅了,哼了一聲轉過了頭,腿卻微微有些分開。

我順勢掰開了母親的大腿,低下頭,伸出了舌頭開始胡亂頂著,母親嬌喘了 一會,拍拍我的頭說道:「不是那樣的。」 我詫異擡起頭問道:「那是怎樣?」 母親臉已經紅透,顯得尤為可愛。

她清了清嗓子,聲音卻依然無比地小,如 同蚊子一般說道:「你自己看,上面有一個圓圓凸起的地方,那個是舔的。

其他 地方,你可以吸。」 「哦。」我看了一會,用手指搓了搓:「這個?」 母親身體一顫,害羞點了點頭。

我俯下身繼續奮鬥,母親的腿不自主跳動著,嬌喘聲也愈來愈濃烈。

等再次 嘗到那股鹹鹹的水的我停了下來,手指好奇摳弄了一會,才發現這液體粘性很大, 沾著我的手指拉出很晶瑩的一條線。

母親臉色潮紅,看著我的動作啊了一聲,嬌羞罵道:「你把那東西弄出來幹 什麼?」 「沒有,這個鹹鹹的,我想看看什麼東西。」我笑嘻嘻說道,開始脫下自己 的褲子,看著母親在好奇看著,調笑問道:「媽你這麼認真看幹嘛,那天晚上又 不是沒見過。」 「我那時喝醉了嘛。」母親嬌羞說道,沒有移開目光,等我的肉棒再次出現 時候,才歎口氣說道:「我就說那晚為什麼這麼舒服,原來你的小雞雞還挺大的。」 我傻乎乎笑了笑,把肉棒湊了過去,想要進入母親陰戶,卻發現自己還是沒 能找到入口。

母親笑了一聲,柔柔的手握著我的肉棒,輕輕說道:「還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啊,阿離。」 這時父親在另一屋咳嗽起來,我忽然有些不安,有點想要退出去。

「他不是你父親。」母親還帶著些紅潮,看出我的不安。

抓著我的肉棒,邊 往裏面放邊說道:「在嫁給他之前,我已經和我的愛人有過關係了。」 她身軀沉入,如八爪魚般夾著我,長長地呻吟一聲,媚眼看著我,吐著氣說 道:「你很像他。」 我猛然聽到這個消息,有些震驚,一時忘了怎麼辦。

母親環抱著我,坐在我 身上,嘴唇湊在我的耳邊,輕輕說道:「所以,不要擔心。

媽要。」 母親在我耳邊吹了一口氣,我直覺的肉壁中的肉棒漲的快要沖出母親身體, 隻有不斷的沖擊著,肉棒才不會炸掉。

但是,有些事情,我沒辦法不搞清楚。

「什麼意思?他不是我爸?」 母親伏在我的身上,聲音帶著些哀傷,說道:「那時候,我愛上了一個人, 和他私定了終生。

然後,被這個家夥強姦了,然後。」她沒有繼續說下去,伏在 我的肩頭,輕輕說道:「誰都不要我了,阿離,你還要我的,對麼?」 我知道,這個時候唯一能表達自己決心的動作是什麼,我聳動腰部用力往上 一刺,母親顧不得傷感,嬌呼一聲,把我抱的更緊了。

我卻是慘了,母親陰道實在是太厲害了,隻是這麼一個動作,感覺母親陰道 肉壁像是有無數肉芽生長出來,擠弄著我的龜頭,一股射精的慾望就湧了上來。

我深呼吸一下,強壓下這股慾望,開始按照書上說的那般,九淺一深,慢慢 的,淺淺的插動之間夾雜著重重直刺畫心的狂烈攻擊。

母親很快受不了了,她想自己扭動腰肢沉下,我怎麼能讓她破壞我的計劃, 雙手托著母親,不讓母親自己動,不然在母親強烈的索求下,我不覺得自己能支 撐很久。

母親水汪汪的眼睛哀怨看了我一眼,既然不能上下沉動腰肢,便開始左右晃 動起來,一邊晃動一邊嬌喘說道:「給我嘛,用力嘛。

我要深一點。」 好吧,我心想,反正我年輕體力好,那就幹吧! 我把她往床上一撲,壓著她的大腿,腰部開始猛烈抽動起來,沉,快,準, 狠。

母親很快就受不了了,摟著我的頭,按在她的胸部,臉上帶著些興奮的潮紅。

她雙腿夾著我的腰,大聲呻吟道:「舒…服…,好久沒…這麼…舒…啊啊啊 啊啊,啊…啊…」 床闆吱吱作響,母親如同樹袋熊掛在我的身上,毫無顧忌大聲呻吟著,忽然 一邊喘息一邊笑了起來:「哈哈哈,阿離,啊啊,嗯,你是不是…嗯,射了。」 我速度不減,一邊沖鋒一邊說道:「沒事,媽,我還行。」 「哈哈,哎呀。」母親想要說些什麼,隻是在我大力沖擊下,卻很難說出話 來。

她拍拍我的頭,我配合地慢了下來。

母親臉上紅的快溢出血來,嬌媚看了我一眼,平息了下氣息才說道:「阿離, 你可以試試你最開始的法子。」 「哦?你是說那個九淺一深麼?」我聽話地放慢了速度,笑著問道:「不是 媽你叫我快一點用力一點麼?」 「哎呀女人這個時候說的話哪能當真吶。」母親臉色羞紅,咬著我的耳朵說 道:「那樣得不到又快得到的感覺,很美的。」 「是麼?」我壞壞笑了笑,說道:「我這麼喜歡媽,還是幹脆讓你得到好了。」 說完,我加快了沖擊速度,母親忽然緊緊抓住我的胳膊用力扯著,整個身體 緊繃地如同受驚的蝦,她瘋狂搖著頭叫到:「不要,不要,啊啊啊啊,我要丟了,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母親腰肢忽然擡得老高,如同抽搐般顫動了一會,我直覺一股熱浪澆在龜頭 上,母親陰道忽然極快吞吐著,像是捲在瀑布中的岩石,我不由叫了起來:「好, 好厲害,這是什麼。」 話音未落,陽氣再也鎖不住了,又一次一瀉千裏,而這次,也沒有回複的力 氣了。

母親疲憊癱在床上,秀氣的臉龐被散亂的發絲遮擋,還有幾絲頭髮黏在了舌 頭上,我小心翼翼撥過頭髮,看著母親帶著些疲倦的美麗臉龐,拔出了肉棒。

「你也好了?」母親聲音有些虛弱,我點點頭,把母親抱在自己懷裏。

母親頭靠在我的胸膛上,靜靜說道:「阿離很厲害呢,剛才我都高潮了。」 「很難得嗎?」我不明所以問道。

「嗯,很難得。」 「哈哈,放心媽,有我在你什麼時候想得到都可以。」我開心說道。

母親歎息一聲,沒有說些什麼,依在我身邊慢慢睡著了。

之後的幾天,是我最開心的日子,我變著法子地想讓母親開心,而母親也活 潑了許多,但是做愛方面,卻不如我想象中的那麼幸福,母親嚴格控制著我的次 數。

雖然如此,我依然幸福地如同花兒一般。

我現在中午也不在學校吃了,晚自習在母親的強烈逼迫下還得去上,但是晚 飯卻總是回來吃。

一方面,是我迫不及待想每一分一秒和母親呆在一起,另一方 面,則是源於一次母親做飯時的做愛經曆。

那時候母親系上了圍裙,專心炒著菜,我溜了過去,手開始不安分的亂動, 母親瞪了我一眼,想要趕我走,我義正言辭舉例說有多久沒做了,理應到了做愛 的時間。

那次母親一邊忍著浪潮一般的快感,一邊炒著菜,最後還是受不了了,她正 面對著我,手臂環在我的脖子上,我微笑著一邊沖擊著,一邊接過飯勺。

等到筋 疲力盡的時候,我們吃著我們的「愛心大餐」哈哈大笑,最後還是隻能煮了點掛 面… 母親有時候會穿著我送她的舞服和舞鞋,是那種超級誘惑的舞蹈,她會一邊 做著各種勾人的動作和眼神,然後要求我隻能在她跳完舞之後才能從事有利身心 的活動,當然之後她也為了她的誘惑付出了「代價」。

有時候,她也會故意在我約定不能做愛的時間翩翩起舞,是很漂亮很優美的 舞蹈,而那時的我,也隻是安靜看著,欣賞著我從不知道的母親的美。

但是,還有一個父親,那個不是我父親的父親。

在一天晚上,我和父親幹了 一架,終於是忍不住責問母親為什麼不和我走。

「我離婚了你怎麼辦。」那時候,母親轉頭看著天空喃喃說道:「你要上學 要吃飯,這些都要錢啊。」 我生氣扯過母親,拉下母親衣袖,指著那些傷痕,憤憤說道:「那你就這樣 讓那個混蛋這樣對你。」 我使勁點著母親的傷痕,還想大聲說些什麼。

母親忽然一巴掌打了過來,我 重重摔倒在地上,她想過來扶,卻忽然哭著說道:「我也想走,我也想走啊。

可 是我走了你怎麼辦?誰幫你洗衣服做飯,誰監督你學習。

你要是跟我走,你還要 吃飯上大學,這些錢又要從哪裏來?」 母親冷靜了下來,低下眼睛,歎了一口氣,摸著我的頭說道:「等你長大了, 有出息了,媽就幸福了,現在忍一忍不算什麼。」 或許一直都是這麼想的吧,每個母親的願望,無論多卑微,哪怕是被碾在泥 土中,也總是舉著手,想托起自己的孩子。

 




警告:本站含有 [淫亂往事隨風逝]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