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我的女人1◆◆◆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是我的女人1

第一次见到妈妈与人欢好,是在我读高三那年。

记得那天下午排的是政治课,我觉得特别枯燥无味的课。心里惦记着昨晚的游戏就要通关了,于是吃了中午饭就溜回家躲进房间里大战起来。

玩了不一会儿,忽然听到外面开门的声音。我吃了一惊,飞快地关了电脑,躺在床上装睡,心里编著“觉得头疼,请假回来休息”之类的借口。

接着就听到外面一男一女的说话声,女的显然是我妈,男的却不是我爸爸的声音。我好奇起来,轻轻地走到窗子边,撩起窗帘的一角向客厅里看。那男的是刘波,我爸爸早年邻居家的儿子,现在有个三十来岁吧。听爸爸说很早就没什么联系了,几年前我家搬到这个小区后,意外地发现刘波的爸爸也住同一个小区,两家也自然就常常有些交往,刘波经常上我家串门,和我爸我妈的关系都挺好的,“王哥”、“许姐”的叫得很亲热。但我不太喜欢他,觉得他油头粉面的,像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刘波在沙发上坐下来,妈妈给他倒茶。刘波接过茶放在茶几上,就伸手去搂妈妈。妈妈推开他,对我的房间叫了几声:

“小进、小进……”

我没吱声。刘波笑着说:“那么小心干嘛!小进不是在学校上课吗?怎么会在家!”

妈妈笑笑,没出声,却不再拒绝他搂过来的手。两人搂了一阵,我分明看见刘波的手伸进妈妈的两腿间摸索著,妈妈的呼吸变得急促进来,说了声:

“我们进屋吧!”两人抱着就进了爸爸妈妈的卧室。

我做梦都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心里激动得要死。我轻手轻脚地走出我的房间,却见妈妈的卧室门都没关好,留了一道大大的缝。我小心地找了一个不容易被发现、又能看清里面情形的角度向里望去。

妈妈已经脱了鞋子斜躺在床上,上衣也已经被脱去,刘波正把手探到妈妈的身后去解她的乳罩,很快乳罩就解了开来,一对雪白丰满、晶莹剔透的美丽的大乳房几乎是弹了出来,我发誓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一对乳房,比电脑上那些祼体美女写真的乳房都美,樱桃般大小的乳头不是我想像中的黑色,相反还呈现著诱人的淡淡的粉红。我的阴茎一下子勃起得硬硬的!

刘波的手按在了妈妈的乳房上,妈妈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刘波的嘴凑了上去,舌头伸进妈妈的嘴里,两人吻在了一起。

吻了一阵,刘波接着脱下妈妈的裤子和内裤,还抱着妈妈移了移位置,这下我可以看到妈妈裸体的全貌。我真的没想到,妈妈的裸体会这么迷人,身体会保养得这样好,全身肌肤白得像用冬天的头场雪捏成的,身材根本不输于电脑上那些二十多岁的写真女郎,腰细细的,雪白的两条大腿修长修长。仅仅只是白白的小腹微微有一点突出,却也增添了成熟少妇的魅力。

刘波已经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挺著粗硬的鸡巴对着妈妈得意的甩了甩,然后伏下去压在妈妈的身上,屁股左右调了调,接着猛地向前一耸!妈妈发出“啊”的一声轻叫,我知道刘波的鸡巴已经捅进妈妈身体里了。

刘波抱着妈妈一下一下的操著。我的腿软软的,顺着墙角跪了下去,非常愤怒,却又说不出的兴奋,裤子里龟头已经胀得几乎要顶破内裤。

妈妈被刘波这样干了十几分钟后,刘波又换了个姿势,他直直地分腿跪在妈妈身前,把妈妈雪白的两条大腿高高扛在肩上,俯身把鸡巴插进妈妈的阴道里,一下接一下地狠干。据说这个姿势可以让女人感觉被操干得更彻底,果然妈妈的呻吟声比先前大了不少。

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妈妈雪白诱人的屁股被压成了一个极为美丽和淫靡的形状,刘波粗硬的鸡巴被妈妈嫩红色的阴唇紧紧裹着,在她阴道里不停地进出,发出一阵有规律的肉体撞击声。妈妈高高地挂在他肩上的白白的小腿随着刘波的奸插摇动,两只雪白纤巧的嫩嫩的脚儿一颤一颤的,说不出的勾人。

我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脑海里一片迷乱,一只手不由自主地伸进内裤,才撸弄几下,就射了精。脑子里略微清醒了些,想要离开,可双腿却怎么也动不了。看着美丽的妈妈被野男人操得乳波臀浪,听着妈妈发出的呻吟,没几分钟阴茎又胀了起来,我忍不住握著又开始手淫。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刘波从喉咙里发出一阵沉闷的低叫,鸡巴深深地插在妈妈的阴道里不动,显然是在妈妈的身体里射精了。与此同时,我也射出了第二次精液。我看看钟,算算时间,刘波已经干了我妈妈四十多分钟了。

完事后的刘波点了一支菸悠然地抽著,一只手还搂着妈妈白白嫩嫩的身体,脸上的表情满足又得意。妈妈把脸埋在他的怀里。两人小声地说著话,还不时地笑出声来。

他们又这样黏了十多分钟,刘波开始穿衣服。我赶快轻轻地回到房间,从窗帘缝往外看。

不一会儿刘波已经穿好衣服走出房间,妈妈只穿着内衣送他出来。快到门口,刘波又转身搂着妈妈,嘿嘿笑着突然把妈妈的内裤褪下一半,在她白嫩的屁股上啪啪地轻打了两下。妈妈瞪了她一眼,打了他的手一下,拉起内裤,也轻轻地笑起来。

刘波出门后,妈妈用手拢了拢头发,接着进了卧室,然后抱着床单出来进了卫生间。我趁机溜出门去。裤裆里湿湿的难受,进公厕里用纸来擦,发现内裤前面已经湿透了。

我坐在小区花园里的石櫈上休息,脑子里还在混乱,又有些兴奋的余波。我真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

妈妈和爸爸在同一个厂,妈妈是厂医务室的医生,爸爸在几年前承包了厂里的一个工程部在外面干。妈妈比爸爸小了八岁,没到二十岁就和爸爸早早的结了婚,第二年就生了我,现在还不到四十岁。

我听他们说起过,外公和外婆都是外地人,在本地没什么亲威朋友,只和爸爸一家有点挂角亲。外公死的早,外婆和妈妈母女相依为命,生活挺难的。爷爷觉得自己一家是她们唯一的亲人,有责任照顾她们,所以对她们非常好。妈妈上学、进厂都是爷爷和爸爸出的力。

爸爸更是像儿子一样帮她们做些体力活。外婆早早的就把爸爸当女婿一样看了。后来外婆病重,放心不下妈妈一个人,于是妈妈才从卫校毕业,刚刚参加工作就和爸爸成了亲,为成亲还把妈妈的岁数改大了一岁。半年后外婆就去世了,也没抱上我。

爸爸对妈妈确实很好,连家务活都常常自己抢著干,不愿让妈妈累著。几年前厂子效益不好,爸爸想让家里宽余些,就承包了一个工程部出来自己干,几年来也挣了些钱,家里经济好转得多了。不过因为辛苦,爸爸倒有些出老了。

妈妈的长相虽算不上绝色美女,当绝对是个漂亮的女人。关键的是她极不显老,我印象中,妈妈从我上小学记事起到现在,模样就没怎么变过。只除了眼角有点不易觉察的眼纹。

当然这和妈妈爱保养有很大关系,爸爸也特别舍得给妈妈买那些护肤、保养的东西,这些年家里经济好转了更是如此。不过这也让爸爸和妈妈外表看起来年龄差距更大了。有时我们一家出去,就会有碰上的熟人开玩笑:

“老王,带女儿儿子出来逛街啊?”

爸爸也不生气,反而会哈哈一笑,不无得意地搂搂妈妈,说:

“是啊!你瞧瞧我女儿多漂亮,我儿子多帅呀!”

妈妈就会娇嗔地瞅爸爸一眼,轻轻地打爸爸一下,然后对熟人柔柔一笑。

我不知道妈妈对爸爸的真实感情怎么样,但从我记事起,爸妈一直很恩爱。妈妈对爸爸很温柔,对我很慈爱。对外也很会做人,从来是很端庄文雅的一个形象,在医务室是最受大家欢迎的医生。所以今天的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会相信。

我在外转悠到放学时才回家,妈妈看起来一如往常地在做饭。到天黑爸爸才回来,一脸的疲倦。爸爸的承包期快到了,厂里已经明确到期要收回所有承包出去的部门,不再续包,所以爸爸想抓紧时间最后多挣点钱,干活就更卖力了,常常早出晚归。

一家人一起吃饭,父慈母爱的,妈妈不见一丝异常。让我怀疑今天看到的那一幕是不是我在做梦。我在心里感叹女人都天生是演戏的好手。

刘波几天后来我家串门,和爸爸聊得很投机。妈妈也在一旁笑着看他们瞎侃。我心里在为爸爸哀叹。

一直到我高中毕业,我用同样的方法撞见了妈妈和刘波有五次。除了其中一次她们关死了门,其余几次我都看到了全过程。我不知道妈妈和他总共偷情了多少次,但肯定比我发现的次数要多。

有几个晚上我在门外偷听爸爸和妈妈做爱,从他们发声开始到没了声响,只有大约十分钟。而且多数时候是只说说话,不入就传来爸爸的鼾声。我有点明白妈妈为什么会红杏出墙了。

我非常憎恶刘波,但心底里又有些期盼再次偷看到他操干妈妈。从我开始会想女人的时候,我其实就经常把妈妈作为性幻想的对象(我想搁谁家里有这么一位年轻美貌的妈妈,都会有过和我一样的经历),但那时心里有很强的罪恶感,不敢让自己想下去。做春梦时,都会梦到一个成熟漂亮的女人,面容却模糊不清。自从见到妈妈和刘波偷欢后,春梦里的女人清清楚楚就是一丝不挂的妈妈,在她雪白动人的肉体上操干的一忽儿是刘波,一忽儿又会换成我。

我开始频繁手淫,每次手淫脑子里都是娇美白皙的妈妈被刘波换着花样奸淫的情景。特别是妈妈搭在刘波肩上那双不断颤动的白生生的嫩脚,更是让我回味无穷。

我的成绩本来就只是中等,成天的这样胡思乱想,成绩更下滑得厉害,总算高考时发挥不错,分数刚好上线几分。本来能不能上得成大学都两说,幸好厂里每年有十名在建工学院委培的名额,从职工子女应届高考生中来选,分数要求不高,读两年专科,毕业后直接分进厂里工作。托厂里那些比我还垃圾的职工子女的福,我毫无悬念地占到了一个名额。

爸爸原期望我考所好的大学,给他争争气,所以这个结果让他丧气了好几天。妈妈就劝他,现在好多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反不如委培来得稳当些。某家和某家的孩子想委培,还不到分数呢。再说这些年厂里的效益不错,能进厂也可以了。

厂里五年前上头任命了一个新厂长,很霸道,很独裁,很粗鲁。按说不会招人待见,不过人家运气好,刚上任不久,市里就规划了新的商业区,刚好把我们厂的大部分厂区规划进去。厂里有的是地,仅两块地就卖了十几亿。有了钱就好办事,加上他自己也很有两把刷子,第二年厂里就扭盈了,后来几年越来越好。这也是厂里要收回承包出去的部门的原因。爸爸对这个新厂长也是又爱又恨的。

很快我就上大学了,我们委培生统一被安排在建工学院分校上课,离我家不远。我胸无大志,觉得这个结果已经好得不得了了。反正工作已经提前有了着落,也不太在意学习。玩得疯了。爸爸妈妈从我上大学后,觉得我已经是半个大人,也不大管我,家里这几年不缺钱,所以给我的零用钱番了几番。我甚至跟着一些同学去炒股,运气不错,赚了不少。

上大学后,我就再没有撞见过妈妈和刘波偷情,但我知道她们肯定还有来往,从妈妈眼角流露出的春色就可以判断。但爸爸一直蒙在鼓里。

我可能天生是个坏坯子。上大学第二个月,我就开始嫖妓了。第一次我找的是一个三十来岁,长得还算不错的女人。但真干上了才发现脸看着还像那么回事,衣服一脱却惨不忍睹,身材变形走样不说,皮肤也松弛。我搞得很不爽,匆匆射出付钱了事。至今我还为我的处男给了这么一个没水准的女人而耿耿于怀。后来我就挑着年轻漂亮的小姐来玩。试过几次后,我发现自己的性能力很强,结合从网络上学来的性爱知识,很快我就成了玩女人的高手。几乎凡和我玩的小姐都被我干得淫水淋淋的,高潮几次。好几个小姐都说要是她们碰到的客人都像我就好了。

一次偶然遇到一个叫小蓉的二十多岁的少妇,长得挺漂亮,眉眼从侧面看长得有些像我妈妈,皮肤很白,还很难得地生著一双长得很好看的、白白嫩嫩的脚。当时我满意极了,那一次我搞得很爽,当然她也很爽。事后我知道她是一家超市的售货员,丈夫所在的单位效益不好,有个五岁的孩子,挺拮拘的,就背着丈夫偶尔出来做兼职小姐,挣点零花钱。我觉得她干净,玩起来没心理负担,于是后来小蓉成了我比较固定的性交对象,差不多每周都要约她出来干她一次。

我和小蓉试过各种体位做爱,她还帮我口交过,感觉确实不错。一次我试着玩弄她的一双嫩脚,故做自然地吻了吻她娇嫩白晰的脚背,心里有些犹豫,怕她觉得我变态。后来见她神态自然,就放心地伸出舌头在她嫩脚上舔,她的双脚都没什么异味,很干净。再后来就把她的一只嫩脚含进口里吮吃。小蓉完全没过激反应,反而轻轻的呻吟起来。我吮吃一阵,就用她的两只嫩脚夹着我胀大的鸡巴上下搓动。这时小蓉笑笑对我说,你喜欢玩脚交吗?你躺下我来帮你弄吧。

我惬意地躺着,看着小蓉用她那双雪白娇美的嫩脚忽儿夹着我的鸡巴揉搓,忽儿有节奏的按压胀大的龟头,感受到了别样的极度刺激。足交了二十来分钟,我射了,精液全喷在她一双嫩嫩的白脚上。

事后小蓉对我说现在恋足的男人很多,她碰到的客人十个中倒有两三个喜欢和她玩足交的。有的男人甚至只奸玩她的双脚,都不用和她操屄就满足了。

第二天我回到家里,吃过饭爸爸为工程上的事又出去了,我在自己房间里上著网,往外看刚好可以瞧见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时发出轻笑。她刚洗了脚,穿着一双白色的高跟拖鞋,一双脚嫩嫩的、白白的,形状极美,比小蓉的还诱人。我一下子想起这双漂亮的嫩脚曾经高高搭在野男人的肩头上颤动,阴茎一下子勃起了。脑子里交替出现妈妈被压在刘波身下奸干和我与小蓉玩脚交的情景。那一刻我几乎要忍不住冲出去压倒妈妈发泄兽欲。最后是爸爸开门进屋的声音让我清醒过来,总算克制了下来。

事后我被自己吓出了一声冷汗。如果不是爸爸及时进来,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有些后怕,于是就减少了回家的次数,多数时间就住学生宿舍。妈妈问我为什么常不回家,我说想在学校好好看看书。

我大一上学期快结束时,家里发生了可怕的大事。

那天是个周末,我回家时,远远看见刘波从我家楼道里东张西望地溜出来,依稀看是一幅鼻青脸肿的样子。我刚开门进家,就听见爸妈的卧室里传来爸爸愤怒的吼叫声和妈妈的哭泣声。在我记忆中,爸爸从来没有对妈妈说过一句重话,联想到刚才刘波的那幅模样。我心里格登一下:事情让爸爸发现了!

我走过去往里看,妈妈捂著脸瘫坐在地上哭着,爸爸挥舞著拳头气急败坏地怒吼。

我叫了他们一声。妈妈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即低下头捂著脸哭。爸爸停止了吼叫,出来看着我,像是想要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说,跺跺脚出门去了,把门关得山响。

我看着哭泣的妈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一会,我把妈妈扶起来坐在床上,出去倒了一杯水给她。妈妈喝了一口就不喝了,拉着我的手,低着头不说话。我也只好陪她这么坐着。

一直到天快黑完时,厂保卫科的人领着两个警察敲门进我家。两个警察看到我妈的样子互相看了看,最后还是说了,三个小时前发生了一起交通意外,一个行人横穿马路被车撞了,当场死亡。从死者的身份证、工作证初步确认是我爸,请家人再去最后确认一下。

妈妈当场昏死过去,我当时也吓呆了。还是警察和保卫科的人连忙掐妈妈的人中,把她弄醒过来。

我和妈妈跌跌撞撞地赶到医院的停尸间,死者真的是我爸。他的胸腹部已经被撞得不成人形了。妈妈一下子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

在爸爸的葬礼上,妈妈哭死过去几次。我心里很矛盾,一方面觉得爸爸死的惨,都是妈妈害的,下意识的恨她;另一方面见妈妈哭得这么惨,一定是心里悔恨到了极点,觉得她也挺可怜的。想起平时爸爸对我不错,也是一个劲的哭。

连续一个星期,妈妈都像行尸走肉一样,除了哭,就是呆呆的坐着一声不吭。饭也吃不下,还是我逼着她喝点牛奶之类的流汁。看着妈妈难过成这个样子,我心也慢慢软了下来。

我真想狠狠地去揍刘波一顿,又害怕把事情弄的全露出来,妈妈和我的没脸见人,就强忍了下来。

妈妈两个星期后才去上班,但家里一直弥漫着哀伤的气氛。我绞尽脑汁,策略性地安慰妈妈,假装不知道她那天为什么和爸爸吵架,故意问妈妈是不是因为爸爸工程上的事,妈妈犹豫了一下,不自然地点点头。

一个多月后,我放寒假了,哪也没去,就留在家里陪妈妈。一天,我从窗子里看见妈妈下班回来,刘波拦住她急切地对她说著什么,妈妈不理他,冷著脸往前走。刘波追上来,发急地去拉妈妈,妈妈突然转身用力甩开他的手,狠狠地瞪着他。刘波畏缩地一步步后退,最后垂头丧气地走开了。我看得心里一阵阵快意。

直到爸爸去世两个多月,再有一个星期我就要收假的时候。妈妈和我才从悲痛中解脱出来,家里开始有了笑声。两个月来,妈妈瘦了一圈,却显得越发的楚楚可怜,整个人看上去柔柔弱弱,俏生生的,看得我一阵阵怜惜。

一天晚上,妈妈去洗澡,我没事干就打开电脑随意看,胡乱点着,不经意地打开了一个视频文件,是我以前下载的一个演母子乱伦的日本AV,看着屏幕上年轻漂亮、肌肤雪白的母亲被亲生儿子按在地上操得死去活来的画面,我猛然想起自己已经两个多月没玩女人了,憋的好难受,阴茎不由自主地硬胀起来。

这时妈妈洗澡出来,到我房间门口问我把摇控器放哪去了。我一抬头,见妈妈站在我房间门口,半干的一头秀发随意挽在身后,穿着一件低胸地粉色睡袍,胸部的肌肤嫩如凝脂,隐约可见雪白乳峰的上边缘。脚穿的还是那双她喜爱的白色高跟凉拖鞋,一双裸著的嫩脚白玉般晶莹可人。我的鸡巴更是胀得更厉害了。

强忍着冲动,出去找了摇控器给妈妈,妈妈坐下来调著电视。我就坐在她旁边,侧头看着妈妈,可能是刚用了晚霜的关系,妈妈的脸蛋显得格外白嫩,小巧的下巴,雪白的长长的脖子,红嘟嘟的性感小嘴。我突然忍不住了,一把抱住妈妈,往她嘴上亲去。妈妈吓了一跳,躲闪着我的嘴,尖叫起来:

“小进,你要干什么!”

我已经俗精上脑,说:“妈妈,我想亲你的嘴……我想睡你……”说著继续去搂她。

妈妈不知怎么的一下力气变得很大,一把推开我,大声说:“你这畜生!我是你妈妈呀!”

我心里突然涌进一股怒气,心想以前你要用这力气对付刘波,爸爸也不会死了。就大声对妈妈嚷:

“装什么装!刘波能睡你,我就不能睡你了!”

妈妈瞬间像中了魔咒,一下子呆住了,定定的看着我:

“你……你知道了……”

“是,我早就知道了!他怎么玩你我都看见了!”

妈妈软软地瘫坐在地上,我去拉她,她也没动。我当时好像吃了春药一样,见她不反抗了,就抱着她冲进卧室,把妈妈放在床上就开始脱她的衣服,睡袍一扯就开了,我又解去她的乳罩,脱下她的内裤,那两颗嫩白娇艳的大乳房高高耸著,雪白的小腹不像以前见到的那样微微突起,显得平坦而性感,我分开她两条白腻的大腿,腿间那嫩红诱人的阴户刺激得我的性欲彻底爆发!

我飞快地脱下裤子骑到妈妈雪白诱人的肉体上。

妈妈一直呆呆的看着我,像是不知道我要做什么。直到我的龟头顶到她的阴道口,她才反应过来,想推开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怒胀的大鸡巴已经狠狠地捅入她娇嫩的阴道里。

妈妈像是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我一下下地挺著鸡巴奸操著妈妈,兴奋得全身发抖。

我去亲妈妈的嘴,但妈妈紧紧闭着唇,不让我的舌头进入。我转而亲她的脸蛋,舔她雪白娇嫩的脖子。

第一次和妈妈的欢爱,几乎就是她被我强奸。我在巨大的心理冲动支配下,并没有坚持很久就在妈妈身体里爆射出精液。

射精后,我脑子清醒过来。也吓住了,我刚才居然强奸了亲生母亲!我心虚地偷偷观察著妈妈。

妈妈没有如我想像中那样对我的撕打怒骂,而是目光呆滞,流着眼泪,喃喃对我说:

“小进,我没有,我不是存心想害死你爸爸的……”

我看着梨花带雨的妈妈,心里涌起一阵阵怜惜,拉过被子盖在妈妈一丝不挂的雪白裸体上,柔声对妈妈说:

“妈妈,不怪你。爸爸的死是个意外。”

“不,小进,妈妈是个下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乱搞,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

妈妈看来是糊涂了,刚才明明是我强奸的她,倒被她揽在自己身上。我越发的疼惜她了,我贴着她的脸对她说:

“妈,不全是你的错……我知道的,是爸爸忽略了你,你也有正常的需求……如果爸爸不出意外,他想明白了也会原谅你的……”

妈妈此刻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眼睛直直的盯着我:

“小进,真的吗?”

我点点头。

妈妈突然哭着抱住了我,主动向我吻来,我和妈妈的舌头绕在了一起。很快我的下面又有了反应。当我再次插入她时,她不再反抗。我操了她几分钟后,妈妈渐渐有了反应,开始本能地配合著我轻轻扭动身体。这次我干得相当尽兴,妈妈也渐渐发出呻吟,下面开始流出水。我操了妈妈四十多分钟的样子,又一次射精在她的阴道里。

我抱着妈妈睡了一会儿,她突然挣开我下床,从抽屉里找出避孕药吞了一片。她再上床时,我又搂住她,妈妈把我的手挪开,但我坚持又搂住她。这样反复了几次。过了一会儿妈妈叹了口气,也轻轻搂住我。我们就这样睡去。

第二天我醒来已经十点多了,床边空空的,妈妈已经上班去了。想想昨天和妈妈欢爱的情景,我心里爽到了极点,浑身舒坦,像有使不完的劲。

我心里清楚,昨晚妈妈的表现,只是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一种极度无助的反应,并不代表她已经真心从了我。但她毕竟最后没有反抗,这就已经成功一半了。我现在是她唯一的亲人,也是她的主心骨,只要多使些水磨功夫,从心理上感化她;再利用好我强大的性能力,在床上把她彻底操服了,多用些时日,妈妈自然而然的会心甘情愿地做我的女人。想到这里,我不禁得意地笑出声来。

我破天荒地开始整理家务。下午才四点,我开始准备晚饭。可是一直到七点多,菜热了两次妈妈还不回来,打她电话却发现她手机落家里了。我有点慌,连忙赶到厂里,见到妈妈一个人坐在空空的办公室里发呆,看见我进去,妈妈看了我一眼就低下头去,也不言语。我去拉妈妈,她挣开了。我发急了,再去拉。这次妈妈没能挣脱,只好跟着我站起来。回去的路上妈妈一句话都没同我说。

回到家,看到桌子上摆好的饭菜,妈妈望了我一眼,眼神里多了些温柔。我们就坐下吃饭,妈妈一直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说话。默默地吃完饭,我走到妈妈身后,大著胆子抱住她,又大著胆子把手伸进妈妈衣服里握着她大大的乳房揉起来。妈妈低着头随我玩了一会,低低地对我说:“我去洗个澡。”

我连忙点点头,收回了手。妈妈进了卫生间。我收拾好饭桌,洗了碗,就看着电视等妈妈出来。半个小时后,妈妈从卫生间出来,一如昨天洗完澡那样俏丽迷人。她见干干净净的饭桌,似乎有些意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过去想要搂她,她轻轻推开我,小声说:“你也去洗洗吧!”就走进卧室里去了。

我如闻纶音,冲进卫生间,三下五除二,十分钟解决战斗。只穿着条内裤就走进卧室。

妈妈正侧卧在床上,一眼就看到我高高撑起的内裤,脸红了一下,慢慢地坐了起来,脱去睡衣,接着是乳罩和内裤,就那样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看了我一眼,又埋下了头。

我没有像昨天那样骑到她身上就干,而是跪在她身边,吻她的脸和嘴唇,再往下轻舔她的脖子,接着顺着嫩白的乳房、白晰的小腹、雪白的大腿吻舔下来,妈妈大概有些意外,抬眼看着我舔着她的身体,一会儿后闭上眼,脸上露出享受的神情。我分开她的双腿,吻向她娇艳的阴户,舌头在她红嫩的阴唇上舔。妈妈一个激零,两条雪白的大腿猛地夹拢,我的脸被紧紧夹住,我不停的舔,直到妈妈的嫩屄里开始有水流出来。妈妈的口里开始发出呻吟。

我接着舔吻她雪白的小腿,最后托起她那双白玉般晶莹的嫩脚吻起来。妈妈睁开眼,挣了挣。我紧紧地抓着她的嫩脚,看着她的眼睛,把她玉粒般的足趾一颗颗地衔进嘴里,像吃一颗颗美味的糖果一样吮吃。妈妈的嫩脚有一种说不出的诱人香味。吮吃完足趾,就托著整只嫩脚深深塞进嘴里吮吃。左脚吮完换右脚……

妈妈看着我毫无避讳地吮舔她的双脚,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雪白的脸颊腾起红晕。

白嫩的身体扭动着。我放下妈妈的嫩脚,跨骑在她身上,粗硬无比的鸡巴顶在她的阴道口,故意用粗口说:

“妈妈,我要操你的小屄了!”

妈妈发出一声梦呓般的模糊不青声音,像是同意或者默认了。

我屁股一耸,硬大的鸡巴全根没入!

我边捏玩着妈妈雪白的大乳房,边暴风骤雨般地操干着她,不到两分钟,妈妈就来了第一次高潮。她来高潮时,阴道内一阵阵夹紧,我一时不防,险些射了出来。我知道遇到传说中的名器了,兴奋无比。

随着第一次高潮的到来,妈妈渐渐放开了,反应越来越自然。当我向下插的时候,她也配合著把屁股向上耸,我明显感觉到了龟头一次次地顶戳到了她的花心。在强烈的刺激下,不长时间妈妈又迎来了第二次性高潮,妈妈发出一声尖叫,两手死死地搂住我的脖子,身体剧烈的颤抖著,她的阴道像一只小手紧紧的握我的鸡巴,好在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有了准备,改狂插为慢插深戳,才没有射出来。




上一篇:杨梅的故事 下一篇:兄妹失樂園
警告:本站含有 [妈妈是我的女人1]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