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精子惹的祸◆◆◆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都是精子惹的祸

升上高中时被学长积极追求之下,我们双方开始初恋。半年多的热恋,学长对我展开进一步亲密行动。于是情人节当天,我沦陷在甜言蜜语之中,把第一次献给他,因为美妙气氛之下被冲昏头,忘了做好保护措施,学长在没戴套的情况下进行性行为。不妙的事!学长也是第一次,虽然他是体外射精,却在缺乏经验又是初次激情的过程里,不知觉得留下几滴精在我体内,因此当晚我被他受孕了!

三个月后……真的闹出人命!我带着复杂心情找学长商量,得到的结果是“拿掉孩子!”当下满伤心,因为这不是我要的答案。遇到这种事,许多年轻男人都无法承担责任;甚至还会逃避,最终留下女人自己解决问题。可是未成年堕胎需要父母同意,医师才愿意动手术。怀孕的事我不想让父母知道,最后只好求助同学。在多方询问后,得知有位密医私下帮未成年做堕胎手术,我就致电去预约时间。

周六上午,我装扮朴素,戴帽、戴墨镜也戴口罩,自己来到了同学说的秘密诊所。这个地方有点偏僻,因为没有招牌,我只是按照住址前来,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去!里面设置简陋很像早期的诊所;而且冷冷清清都没病人,我站在柜台前不安的心情越来越重!

“有人吗?”我微弱又颤抖的声音叫着。

柜台里的一扇门打开了。

“妳来了,真准时,从走道第二间房进来吧。”出现的人一看到我,也没问什么,似乎知道我的目的。

我走进第二间房,这里就是手术室,有着许多浓浓药水味和医疗器材……

“拿去吧,去旁边帘子里把它换上;然后躺上生产台;对了,内衣裤也要脱了喔。”穿着医师袍,略带秃头的中年医生说著。

我按照指示做。当我躺上生产台时,心中一阵辛酸!自己的无知和遇上错的人,才造成现在的结果,不得已拿掉我人生的第一个小孩,此刻让我眼眶泛红!

医生拿着针对我说:“这是麻醉剂,可以让妳全身麻醉。”

“需要全身麻醉?”

“当然阿。”

“那手术会多久?还有我多久会醒来?”我不安问著。

“不一定,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同。”

“可是没人陪我来,等等不省人事……”

“妳放心,醒来之后事情就解决了,别想太多。”医生看出我的不安,安慰我说著。

其实,我也不知道堕胎过程,只能盲目相信医生的话。再注射麻醉剂没多久后,我就无意识了。

不知过了多久……渐渐恢复意识。半开的双眼见到一张大脸靠我很近,我有点吓到!可是惊吓之余,却发现身体无法动弹;也无法发出声音;就连眼珠都没办法转动,感觉身体好像不属于我的一样。

医生伸出手掌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说:“有看到吗?”

“有看到阿!可是我不能动;也不能发出声音!”我心中着急喊著。

“因该可以了,可是怎么半开着眼,还以为麻醉失败!”

医生开始动手解开我身上的手术衣,让身体曝露在他眼前。他露出一脸淫秽,双手抓向我的乳房搓揉起来。

“不要!不可以这样,求求你……”我心中不断呐喊著。

医生把玩着嫩乳,赞叹说:“少女的身体真是细嫩,奶子发育的大小适中,光看就流口水了!”

此刻的我奋力想反抗,可是无法支配身体,只能干着急!

乳房被搓揉的同时也被吸允,舌尖绕着乳晕打转,不时还挑弄乳头。这样有技巧的爱抚,是我有性经验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虽然不能移动和发声;可是却有听觉和触觉。阵阵酥麻感不断袭来,不免在心中呻吟一下……

抚摸完我的上身后。医生走到我被架开的两腿间,看着我的私处说:“真多亏有妳们这些无知少女,不好好保护自己,我才也机会享受这么美妙的身体,哈……”

听完这番话,心中想着:“我已经羊入虎口了!”

医生拉了椅子坐在我的两腿间,低头将脸靠近我的下体。因为我并非平躺;而是斜躺在生产台上,能稍微得知下身所发生的事。

医生先用鼻子闻了阴部气味“好棒的鲜味,不像那些熟女,因为妇女病都带有腥骚味。”他称赞说著。

接着,又感觉阴部被舔食,舌头蠕动在阴唇和阴蒂上。这也是我第一次被舔下体,有种奇妙的舒服;可是阴部的肮脏和丑陋,心头涌上一股羞耻感。

一声声舔食的声音在手术室里环绕着……

“不要──不要──”我心中无助哭喊著。

肥短的舌头在阴道口钻进钻出;感觉阴道里一直在酝酿分泌物。可是舔食不只有这样,舌头竟然移动到肛门来回扫荡,阴蒂也不停歇的被手指头逗弄,又舒又麻又痒的三种感觉,让我想扭动腰部却又不能动弹!

“变态!不要这样好恶心阿!”心中喊著,希望可以停止这一切。

一会儿后……他终于停止了,我也松了一口气!然后医生去拿了一些东西过来,有一个大脸盆和一支略大的无针注射筒(里面装有不知名液体。)我还在思考他要做什么的同时,肛门突然被异物侵入!接着涌入大量冰凉液体。因为无法收缩肛门憋住,导致注入的液体在拔除异物时,立即排出,感觉就像在拉水粪一样。此时明白这是灌肠!排泄出来的臭粪气味飘散在手术室里。医生的行为反复好几遍才停止。

医生放下针筒,拿起脸盆观看说:“终于清干净美少女的粪了,还好量不多。”

没想到我竟然在陌生男子面前排便;粪便还被仔细观看!顿时,无地自容。

“像妳这种被搞大肚子的年轻少女,肛门肯定都还是原封,就让我来夺走妳肛门的第一次。”

他开始脱去衣物,戴上保险套,然后将我翻身趴在生产台上,又在我的肛门抹上大量凉凉黏液;接着,我的臀肉被掰开,肛门再次遭到异物侵入!

“我不要肛交,好痛!好脏、好恶心,停下来!”我在心中痛苦的喊叫。

第一次感受狭窄的肛门被阴茎强行撑开闯入,犹如即将被撕裂,抽插带来的烧痛感渐渐加深!我只能被动感受一次又一次的疼痛!

医生做了十几分钟才停止下来“呼──真爽,停一下不然会射出来,我可不想这么早射。”他插著腰、喘着气说著。

休息之后,又将我翻身仰躺,然后去除保险套。我看他把保险套抽离阴茎时,还拉出一条液丝;应该是插肛门时生产的分泌物。紧接阴部又受到他的关注,这次用手指插进阴道里。虽然男友也曾经这么做过,可是我不喜欢时常阻止他。现在医生的手指肆无忌惮的在阴道里挖弄,我已经无法阻止了。

“谁可以来救我……”

医生抠挖得很起劲,弄得我难受万分,阴道也开始有了变化,整个阴部发胀、发热,没多久一股尿液向外洒出。

“哈──出水了!真是好玩的女人。”医生满意又开心说著。

玩弄一会儿……,他也休息够了,提起阴茎,一个挺腰就没入阴道里,因为里面已经分泌许多黏液,阴茎有充足润滑之下,毫无阻力轻松闯入。

“哦──虽然不是处女了;却很紧实、润滑又温暖,真是难得好穴。”医生舒服赞叹说著。

“为什么会遇上这种最伤害女人的事?只是有了四次性经验的我,没想到却在这被性侵了!”我心痛想着。

医生摆动下身冲撞我的下体,响起了肉与肉碰撞的啪啪声──,每次的动作都让我的身体摇晃。我清楚感受到,人生中第二个男人的阴茎在阴道里进出,因为摩擦阴道肉壁上的分泌物,产生滋滋声──。他伸出一只手在我两边乳房上来回搓捏,不像刚刚有技巧的爱抚,反而粗鲁的像在揉面团,疼痛感一阵又一阵传来。我被动的感受这一切时,他另一只手扣住我的下颚,用力撑开嘴巴,然后俯身亲吻我的嘴;还将舌头伸进来搅弄我的舌头。恶心感袭上我心头!因为他不但有口臭,口水还流进我的嘴里!他性奋的呼吸气息不断吹在我脸上,我被乱亲时,他不忘持续搓捏乳房和抽插动作。一会儿……他起身开始大幅度的冲撞。我知道这代表什么。

我只能在心中喊著:“不要射在里面,不要射在里面……”

我不是担心再次被受孕;而是不想被变态中年男的精液给玷污了;可是,无言的请求是不可能达成。医生最后将好几波精液射进去,瘫软趴在我身上。此刻眼泪似乎从我眼角流淌下来,我脑袋空白好一会儿……,本以为这一切结束了。这时电话声响起……

“怎么样?人都连络好了吗?那就带过来吧。”

听到这样的对话,我又开始不安想着:“这是什么意思?难道……”

接完电话的医生,开始用水清理我的身体,从脸上、身体还有阴部和肛门,清洗完之后,拿消毒药水擦拭阴部、肛门和乳房。我看着这个变态,不知道接下来他要对我做出什么坏事。

大约半小时后,有些人进到手术室里,他们都是男人。我见到这情况时,心中已经有了底;而且绝望了!

“靠过来验一下货,满意就留下;不满意可以先走了。”医生比手画脚,呼喊著那群男人说著。

他们靠近之后,我算一算,除了医生总共有五个男人。他们凑近观看我的身体各部位,交头接耳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不过我看他们的外表和说话腔调,大概知道是从东南亚来这工作的外籍劳工。

医生拿出一张有护贝的纸递给他们说:“想要留下的看一下这张价表。”

我也稍微喵到几眼,可是上面的文字看不懂,只认得数字。

这些外籍劳工里有一个会讲中文,他负责解释医生的话,让其他劳工知道该怎么做。在一阵的讨论后,一名外劳拿出钱给了医生,他满意收下,再指示他到我这里来。中等身材的外劳站在我两腿间,脱去自己的裤子,医生拿了保险套给他戴上,他带好之后马上捅进阴道里抽插。

“呜──,这个变态医生竟然利用我的身体赚钱,老天爷!请你救救我!我不想被当成妓女!”我心里不只在淌血,还痛哭起来。

阴道里有残留医生的精液当润滑,外劳抽插得很顺畅。我看他一脸舒服样。其他男人坐在手术室里的各处,欣赏著未成年少女的性侵秀。在我身上发泄的外劳动作不会太大,偶尔会抓一下我的乳房,没多久他就完事了。

医生拿着消毒水走过来,擦拭我的阴部又说:“下一位换谁?”

一名外劳走过来掏出钱给了医生,他一手收钱一手递出保险套。微胖的外劳跟上一位的动作差不多,也很快就结束了。医生一样上前消毒,一名魁武身材的外劳跟这走过来,掏出钱等著医生收。我看见这次给的钱比前两次多。医生笑得裂嘴,收下钱就走了。外劳迅速脱下裤子,握住阴茎大力插入。我可以感受到他急需发泄的情绪,他的阴茎也是目前我经历过最大的一根!

“等等!为什么没戴保险套,难道他给了比较多钱,可以不用带吗?”我被抽插几下后才惊觉到。

他横冲直撞的猛烈抽插,对着乳房又吸又捏,让我极为不舒服。较长时间之后,他的阴茎深入我的体内,下体颤抖又紧贴在我的阴部上;一股股精液射出。我无法做出反应,只能静静忍受被第三个男人的精液玷污了。每一波力道强劲的精液,直射在子宫口上;接着,暖流涌满阴道。虽然是被性侵,可是第一次尝到这种奇妙的感觉,让我羞愧不已。外劳满意的离开我身体。

医生过来善后时说:“哇!你真猛射了这么多!”

这次医生清理比较久,他还用鸭嘴器把我的阴道撑开,倒入不知名液体清洗一番。然后又收了另一个外劳的钱。这个外劳还没脱裤时,我就看出他性欲高涨,他一样无套进入;一样粗鲁性侵;一样把玩我的乳房,不过这个身材结实的外劳体力很好,他持续抽插了好久才射精。我在被搞得晕头转向时,他爬上生产台,把阴茎对准我的脸发射出精液,再被颜射的过程中,还听见他爽到呻吟的声音──

“啊──不要好恶心,拿开牠!”突如其来的动作,我连转头闪避的机会都没有,任由精液在脸上肆虐。




警告:本站含有 [都是精子惹的祸]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