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女友下咒..◆◆◆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对女友下咒..

五十二岁的中年妇女陈兰香只穿着一条紧窄的浅绿色透明小三角裤,光溜溜赤条条地裸体横躺在夫妻卧室的双人床上,竖着两颗硬实耸立的紫黑色乳头,微凸的小腹上有几条妊娠纹,向下扩大的肥臀生产后比过去更大更性感。

陈兰香刚刚被老公李卓名强操了两个多小时,但还未达到性高潮,她脸上红潮未退,眉眼迷离,整个人看起来慵懒性感,像一只熟透了的水果鲜艳欲滴。

频繁充足的美满夫妻性生活使娇妻陈兰香望如年轻的性感艳妇,充满成熟女人味,难以相信她已五十二岁又生育了一个二十岁的大儿子李瑞伦。

母亲,这个词多么神圣,也是女人,也是供男人在床上风流快活的性工具,甚至还是生育儿女的生殖工具。母亲和其他女人的唯一区别就只一条穿在她身上的裤衩,要能鼓足勇气伸出手脱下她的三角裤衩,把她剥光,你将会在这个对你来说举世无双的女人身上享受到最大的性满足。

二十岁的儿子李瑞伦胯下粗大的阴茎充血勃起,上床压在五十二岁的亲生母亲陈兰香那具丰腴精赤的胴体上,李瑞伦剥下母亲陈兰香那条紧窄的浅绿色透明小三角裤,分开她两根丰满的大腿,陈兰香阴道口还在往外流淌着刚才老公李卓名射入的精液——这就是二十年前李瑞伦出生的地方,丧尽人伦的儿子李瑞伦粗大的龟头挤开母亲陈兰香的已婚型阴唇,刚发育成熟的整根大阳具插回陈兰香二十年前生育自己的已产式阴道里面交媾,在中年夫妇李卓名和陈兰香过夫妻性生活的双人大床上,上演了母子乱伦的丑剧,儿子李瑞伦禽兽不如地占有了自己父亲的娇艳丰满的漂亮妻子陈兰香,在亲生母亲饱经父亲蹂躏的丰腴肉体上发泄兽欲。

美艳母亲陈兰香双眼微闭,她那张因为夫妻性生活纵欲过度而苍老憔悴的漂亮脸上,因为母子乱伦性交而露出痛苦羞辱到极点的表情,异常刺激着李瑞伦,这个在床上任凭李瑞伦肆意疯狂奸淫玩弄的娇艳女人,就是他的生身母亲陈兰香。

李瑞伦既是她的儿子,也是在她丰满肉体上发泄兽欲的男人!在李瑞伦的心中,陈兰香=妈妈=女人=两个乳房+一个阴户+一个肛门=可以奸淫押玩。儿子李瑞伦想到自己的躯体就是从现在被自己的男性生殖器插入的女性生殖器里分娩出来的,这个妊娠生育了自己的女人——陈兰香现在正精赤着下身和自己性交。

李瑞伦用他发育长大的又粗又硬的大阴茎在亲生母亲陈兰香尚残留父亲精液的已产式阴道里猛烈抽插。用刚劲有力的性交动作蹂躏着这个精赤条条一丝不挂的中年女人,把这个养育了自己的丰满女人折磨得死去活来。

“老天啊!我作的什么孽啊!我怎么会生出你这种畜生来!”五十二岁的母亲陈兰香涨红了脸,强忍着极度的羞耻颤抖地说:“天哪!瑞伦!你真是作孽啊!老天啊!你看看我的阴道生出了什么样的畜生儿子啊!快拔出来啊,把你的下流阴茎从我的阴道里拔出去,贱种!我真的没有脸再做你的妈妈了!”

“妈!你是女人,我是你的阴道生出来的男人,男女当然可以性交!你这发达的阴道二十年前给了我生命,现在又成了和我乱伦的性工具,妈,只有你这样淫贱的老骚屄才生得出我这插自己亲妈阴道的大鸡巴!”

“天哪!瑞伦!你丧尽天良啊!你不是人啊!我是你的母亲,你就是从妈妈的阴道生出来的,你现在居然又把我生给你的阴茎插进去,小畜生,你这样奸污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要遭天打五雷轰的!”被自己生养的亲生儿子奸淫,使母亲陈兰香感到无比羞耻,母亲陈兰香流着眼泪痛苦地呻吟。

“妈妈,我偷看过你和爸爸激烈的性交淫战,妈妈你在床上叫床真淫荡,看得我都硬起来了!陈兰香,我是你一次性交高潮的产物,妈!是不是?”李瑞伦心里妒火如焚,回忆着母亲陈兰香和父亲李卓名过夫妻性生活时的种种交媾姿势细节。

一丝不挂的漂亮母亲陈兰香粉脸酡红,痛不欲生地惨叫道:“是的!你算什么呀?儿子,你不过是爸爸妈妈夫妻性生活的副产品!妈妈要是不和你爸爸过夫妻生活,怎么会生出你来!”二十年来,性欲强烈的美妇陈兰香丰满娇艳的成熟肉体就像一架大功率的性机器,被老公李卓名尽情地当泄欲工具频繁使用。陈兰香性功能发达的已婚型阴道给老公李卓名的大阴茎无数次插入射精。

儿子李瑞伦想像着漂亮母亲陈兰香和父亲李卓名在年轻时候激烈性交的精彩刺激场面。父母亲的美满充足性生活让儿子李瑞伦的性欲加倍的旺盛,令他血脉奋涨,他狂叫道:“妈妈,我也要和你过夫妻性生活!爸爸艳福不浅,娶到你这种大屁股的漂亮老婆。你现在只是个被我玩弄的大屁股女人!”

五十二岁的母亲陈兰香强忍着被自己生养的亲生儿子奸淫的奇耻大辱,痛苦无奈地张开两条丰满精赤的大腿交叉盘绕在儿子李瑞伦的背上,她啜泣着耸动着丰腴饱满的光赤下体,无奈地承迎着儿子李瑞伦的阴茎在自己二十年前生育他的神圣阴道里面大力搅动。

用她怀胎十月生育儿子的性器官让亲生儿子李瑞伦尝到了男女纵欲交欢时的滋味。

“你这个奸污自己亲妈妈的禽兽!天哪!我是你妈妈,又不是你妻子,又不是一楼一,怎么可以和你过性生活?儿子,我的阴道生了你又给你的阴茎插进去乱伦性交!你这样弄我,我对不起你爸爸啊。”妈妈,你就当我是你的老公好了,你对你儿子也尽一下做妻子的义务。

“我们现在做嫖客和妓女间才做的性事。你的老屄是我和所有男人共用的性工具。”李瑞伦模仿父亲的性交动作和母亲激烈交配,把他那根硬挺的长大阳具穿入母亲陈兰香那湿淋淋的经产式阴道里搅动,狠狠奸淫自己的亲母亲陈兰香,把她在床上蹂躏摧残得死去活来。

母子乱伦让五十二岁的已婚妇女陈兰香得到了完全不同于和老公过性生活的性快感。极度羞耻使她强忍着无法遏止的强烈欲火,掩饰着正在上升的性欲,像妻子一样紧紧地缠绕在儿子李瑞伦的赤裸身体上,老练地挺动着她浑圆肥硕的肥臀,暗施阴劲吸吮儿子的龟头,舒爽得呻吟浪叫着:“天哪!儿子,你真是作孽啊!你的阴茎跟你爸爸长得真象,又粗又大又硬,插死我了!”性兴奋使陈兰香的性器充血肿胀,她的已产式的阴道历经了性交、妊娠、分娩、流产的锻炼,阴道肌肉十分发达。李瑞伦遗传了母亲发达的生殖器官,阴茎发育异常成熟,勃起后尺寸超过常人一倍。

李瑞伦的阴茎因受到母亲阴精浸泡,变得更加粗长,母子俩大功率的发达的性生殖器紧密地交合在一起相互磨擦。“妈妈受不了吧?你开始变得淫荡下贱不知羞耻了!我要象爸爸一样在你的阴道里射精!尝尝做你老公的味道。”性经验丰富的已婚妇女陈兰香欲火高涨,性交动作更加急剧,陈兰香充血的阴道紧紧裹着儿子李瑞伦巨大的阴茎套弄吸吮。

“快拔出来,小畜生!你千万不能射在我阴道里面,知道了吗?”性经验丰富的已婚母亲陈兰香满脸通红,十七年的性经验使她知道儿子李瑞伦也要达到性高潮了,扭动浑圆的硕臀,想要使儿子李瑞伦的阴茎滑出自己的阴道。

“妈,你的阴道真厉害,把我的鸡巴夹得受不了了!妈妈,你也一定用同样的淫荡性交动作和爸爸交媾吧?想到这些真让人受不了!太刺激了!”李瑞伦想像着性欲旺盛的母亲陈兰香在父亲身下挺胯抵臀的淫荡丑态,深深插在陈兰香体内的儿子李瑞伦的阴茎因受到母亲阴精浸泡,变得更加粗长,想到自己插在母亲阴道里的龟头上粘满了父亲射入的精液,那种心理刺激跟生理快感使李瑞伦感到莫名的兴奋,李瑞伦挺着粗壮坚硬的大阴茎在丰满母亲陈兰香的阴道里搅动,把她刺激得更加狂野。

“不行,快拔出来啊,儿子,射在妈妈的体外。贱种!”母亲陈兰香眼中泛着泪光,痛苦到极点地惊悸道,本来想推开李瑞伦的母亲陈兰香,受不了子宫口被李瑞伦龟头厮磨的快美,子宫腔突然以痉挛般的收缩,一圈肌肉用力的箍住了李瑞伦龟头的肉冠,李瑞伦的龟头好似与她的子宫腔紧扣锁住了一样,她不由自主地用力收紧阴道肌肉,子宫颈紧紧夹住儿子李瑞伦巨大的龟头收放吸吮。

“妈妈,我拔不出来,我的鸡巴给你的老屄吸住了!”直插得她舒畅蚀骨的淫荡叫床。母亲陈兰香性交技巧娴熟老练,拿出了她在十七年夫妻性生活中练就的一身床上功夫,她浑圆硕大的臀部猛烈的套弄、摇摆、扭动,施展床功,做着大幅度性交动作,陈兰香充血的阴道紧紧裹着儿子李瑞伦的大阴茎,阴道肌肉就像一道肉环,紧紧的箍在儿子的阴茎上一圈一圈的蠕动,一下比一下有力。

苍老憔悴的娇艳母亲陈兰香给自己的儿子李瑞伦插得直翻白眼,她痛苦地叫喊着,惊心动魄的呻吟声响彻夜空:“天哪!天哪!贱种,你把妈妈的阴道插成这样,我还有什么脸再和你爸爸过夫妻生活?我对不起你爸爸啊。”“哦哦,我要射精了!妈妈,儿子不行了,要射了,我要射在你阴道里面了!”

“小畜生,天哪!你这样插我,我怎么还能算你妈妈,我真的没有脸再做你的妈妈了!被儿子奸淫交配。我算什么呀?我做个妓女算了!”性高潮时,五十二岁的已婚妇女陈兰香欲火高涨,熟练地挺身把浑圆硕大的臀部向上抬高摇摆,用她的子宫颈研磨着儿子李瑞伦的硕大龟头。性交动作更加急剧。

大床猛烈摆动,随着一阵强烈的快感,大屁股妇女陈兰香发出欲仙欲死的疯狂浪叫,丰腴饱满的光赤下体狠狠向上挺耸,李瑞伦两手紧抱着母亲陈兰香的臀部,将她贲起的阴阜与耻骨顶得紧紧的,陈兰香感觉到她的外阴唇紧紧的咬住了李瑞伦粗壮阳具的根部,使得李瑞伦与母亲陈兰香的生殖器密实接合得一丝缝隙都没有。

陈兰香她的阴道肌肉不由自主地的剧烈收缩,一股浓热的淫精,从子宫口往外激喷。

亢奋到极点的儿子李瑞伦的大阳具把黏滑的精液射进亲生母亲陈兰香怀胎十月孕育过自己的子宫深处。

李瑞伦狂叫道:“爸爸!我像你一样也在妈妈的阴道里射精了!李卓名!你快来看!看看你老婆和你儿子乱伦的淫荡样子!”

“小畜生,你射了吗?快拔出来啊,儿子,贱种!我真是没有脸再和你爸爸过夫妻性生活了,我不能用灌满你的乱伦精液的阴道去和你爸爸同床过夫妻性生活!”陈兰香使儿子李瑞伦达到母子相奸的性高潮,得到前所未有的性满足。

艳妇陈兰香被迫和自己的儿子保持性关系,李瑞伦粗壮坚挺的阴茎戳进陈兰香功能发达的已婚型阴道里激烈地性交,向陈兰香体内深处排放精液,享受这位五十二岁的丰满艳妇为他提供的性快感。

两天后的晚上。

妈妈兰香轻柔的告诉瑞伦:“小伦,妈妈已是你的性玩具,你要怎样感谢妈妈呢?”

瑞伦羞怯的告诉妈妈:“就让小伦以大宾周来填满妈妈,让妈妈更舒服、更满足。”

妈妈却以挑逗的口吻轻声对瑞伦说:“就看小伦如何表现了,不要让妈妈失望喔!”

瑞伦淫笑着对妈妈说:“今晚,小伦就要让妈妈的小穴臣服在瑞伦的大宾周之下。”

说完后,瑞伦把妈妈轻轻的抱起并放在柔软的水床上。而妈妈也把双腿放于瑞伦的肩上,准备迎接瑞伦的插入。瑞伦将这7寸长的大宾周徐徐的推进了妈妈的小穴中并用九浅一深的方法开始来回的抽送着。

“喔….大宾周..把….把妈妈填的真满….嗯..嗯..啊….啊….妈妈..妈妈..舒服..嗯..嗯….。”

瑞伦也把双手放在妈妈的胸部上并用指尖轻轻抠着妈妈那粉红色的乳头。

“嗯..啊….嗯..喔..小伦..真的..真的好会插穴….插的妈..妈妈好舒服喔….啊….嗯..快..快用力的插妈妈..快..用力..”

听了妈妈这么说,瑞伦加重了力道并开始快速的抽送着。而妈妈也疯狂的扭动着腰部以回报着瑞伦更用力、更快速的插入。

妈妈仿佛像是一头饿坏了的母狼,拼命的以小穴吞噬瑞伦的大宾周,瑞伦拼命的用力插着妈妈的小穴,仿佛要将妈妈的小穴插破似的。而妈妈的浪叫声也越来越大声,瑞伦知道妈妈已完全的沉醉在性爱的世界里。

“嗯..嗯..啊….喔….嗯..小伦..干的好..妈妈..妈妈..啊..嗯..爱..爱死你..啊..”

就在瑞伦这样拼命的进攻之下,妈妈在一次的达到高潮了。妈妈死命的抱着瑞伦,狂吻着瑞伦,而瑞伦的背早已被妈妈的双手抓出了上百条的血痕。

妈妈喘息的告诉瑞伦:“小伦….你真会..真会..插穴..插的..插的妈妈爽死了..”。

瑞伦丝毫没有要让妈妈有喘息的机会。瑞伦把妈妈的身体翻了过来并把妈妈的臀部移高。接着,瑞伦从后面在一次的把大宾周插入了妈妈的小穴内,瑞伦的大宾周恣意的在妈妈的小穴内来回的进出,每一次的进出都将妈妈推向了另一个高峰。

“嗯..嗯..喔..啊..喔..小伦..用力的..干..干妈妈..啊..嗯..用力..小伦干..干的妈..妈妈好舒服喔..啊..嗯..”

或许这种姿势是最容易让女人达到高潮的,瑞伦大约来回抽送一百下左右,一股滚烫的阴精再度淋到瑞伦的龟头,瑞伦知道妈妈又达到高潮了,瑞伦不但没有拔出大宾周,反而更快速、更用力的插着妈妈的小穴。

妈妈的爱液也随着瑞伦的进出而慢慢的自小穴中流出,而那一双黑色吊带袜也因妈妈爱液的滋润而变得闪闪发光。

“喔..小..小伦..小伦..太会..太会干穴了..妈妈..妈..妈妈..又快高潮了..快..快用力啊..嗯..嗯..啊..喔..喔..”

瑞伦也喘息的对妈妈说:“妈..妈妈的小穴..小穴也干的小..小伦..好舒服..好..好爽喔..嗯..啊..妈妈的..小穴好棒啊..”

妈妈疯狂的对瑞伦说:“就让妈..妈妈..和小伦..一起..嗯..啊..到达高..高潮..好..好吗?”

瑞伦也因此更快速的干着妈妈的小穴。就在瑞伦疯狂的干穴之下,妈妈再一次的高潮了,当阴精再度淋到瑞伦的龟头时,一股想射精冲动涌上了瑞伦心头。

瑞伦喘息的告诉妈妈:“妈..妈妈..小伦..快要..快要射精了..”

妈妈疯狂的对瑞伦说:“小伦..小伦..喔..嗯..射在..射在妈妈的口..口中好吗..妈妈..想吞下..你的..精..精液..快..让妈妈吸吮..吸吮你的..大宾周..”

于是瑞伦离开了妈妈的小穴而倒躺在水床上,妈妈整个人趴在瑞伦的双腿中,开始用她那樱桃小口及灵活的舌头吸吮着瑞伦的大宾周。瑞伦也把妈妈的樱桃小口当做是小穴一样,拼命的干着妈妈的樱桃小口。而妈妈疯狂的吮着,瑞伦疯狂的干着妈妈的小嘴。

瑞伦再也忍不住了,憋了两天的精液终于全数的喷进了妈妈的小嘴内。对妈妈来说,瑞伦的精液就好像是玉液琼浆一样,妈妈一点也没浪费的将它全数吞下肚里。瑞伦深深的感觉到妈妈早已经和瑞伦融为一体了,瑞伦更相信也只有瑞伦才能满足妈妈的性需求。

而在短暂的休息、爱抚、诉说情话及打情骂俏后,瑞伦顺手脱下了妈妈的黑色吊带袜并抱起妈妈走向浴室内。在浴室里,瑞伦和妈妈成了一对鸳鸯也因此共洗了令人羡慕的鸳鸯浴。当然,瑞伦还是忍不住的在浴室里又干了妈妈一次。

瑞伦现在还是跟妈妈住在一起。不同的是,现在的瑞伦更可明正言顺的进出妈妈的闺房,更可以毫无顾忌的大干妈妈。因为,爸爸在中秋节一整个星期都会在大陆。

当然,瑞伦会好好的用这根大宾周来疼爱妈妈、奸淫妈妈及满足妈妈的性饥渴。瑞伦相信在往后的日子里,瑞伦一定不会感到空虚和寂寞,因为,瑞伦有一个天天让瑞伦干穴的妈妈,而且可以进一步把妈妈调教。

我常在网络上看那些色文,看了那么多前辈的凌辱岳母和妈妈的文章,心里也有点想找个机会让妈妈也曝光一下。我妈妈属于挺开放的,常常跟我一起看那些色文。对那些让妈妈或岳母被轮奸的情节,感觉是不可思议,相信只是作者的想像。我也没想到会有一天让妈妈被其他男人奸淫轮暴。只是心里面常有一些怪念头,也常常鼓励我妈妈穿一点比较清凉的装扮,满足一下自己的幻想。

我经常带妈妈到一些会邀请现场女观众上台跳舞的夜店玩。很喜欢在台下看那些辣妹上台跳一些挑逗的舞蹈。有些玩的比较凶的,还有主持人或舞男之类的在台上,引导或直接动手将那些女孩子的衣服脱到只剩一条小裤裤。甚至于脱的光光的,然后再做出一些极挑逗的动作。




警告:本站含有 [对女友下咒..]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