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富婆的雙性生活◆◆◆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極品富婆的雙性生活

我從十八歲跟隨現在的丈夫趙凱從泰國來到香港,至今已經過了八年了。泰國是個遍產中性人和雙性人的國度,那年遇到他是一個機遇的巧合。家裡的貧窮逼迫著雙親把我賣到了曼谷一個地下的淫窟裡,我從十八歲就開始賣淫了。什麼客人都有,主要是接待到曼谷觀光的遊客。

靠黄土地刨食吃的山河村百姓,经过一天的幸苦劳累,早早进入了梦乡。

二十岁出头,模样清秀的许飞,从距离村长王大虎家门口不到二十米的一棵大树后面鬼鬼祟祟的露出了脑袋。

许飞盯着王大虎家那扇亮着灯的窗户,眼神无比的炙热,透过那扇小窗户有一个年轻女人悦耳动听的歌声传入许飞的耳中,撩拨着许飞的那躁动不安的小心脏。

许飞知道那是村长的老婆于美丽在洗漱,于美丽在嫁给二婚的村长王大虎之前曾经是歌剧团的演员,模样俊俏,唱功了得,只可惜后来歌曲团解散,她无奈回到了山河村,26岁的时候便是嫁给了比她大了二十岁的村长王大虎。

明明什么都看不清,但是许飞的脑海中却是自己脑补,幻想出了各种美妙的画面。

山河村的老百姓都很贫穷,大把的光棍都是娶不到老婆,有些人家会从人贩子的手里买妻,但是那五六万的高额费用让许多人望而却步,一些娶不到老婆的年轻人只能爬别人家的窗户听听声儿。

敢跑到村长王大虎家里偷看村长老婆的人,许飞是第一个。

他经常上山打猎,身手很是敏捷,在确定四周无人之后,许飞像是一只灵活的狸猫快速奔跑,身子一跃,轻而易举的爬上了村长家的墙头。

他骑在墙头上,脑袋慢慢的凑近那一扇透气的小窗户,原本就紧张到不行的心脏此刻跳的的是更加的剧烈……

“美,太美了。”

欣赏着那玲珑有致的画面,许飞的呼吸越加的急促,只是心里不由的有些伤感“像是于美丽这样的白天鹅,我怕是一辈子都吃不到嘴里吧。”

“啪嗒”

因为太过于激动,许飞不小心一头磕在了那扇小小的玻璃窗上。

嗯?

屋内的于美丽听到动静之后,立刻抬头看向了左面墙壁的窗户,许飞那张略带一些青涩的面容映入了于美丽的眼中。

“坏了,这下完蛋了。”

当和于美丽四目相对的时候,许飞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啊!”

果不其然,于美丽惊恐的尖叫声划破了夜空,许飞一惊从墙头上掉了下去。

“完蛋了,这事儿要是被村长知道,这山河村可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算了,先藏起来,不然被村长抓到,还不把我绑起来打个半死。”

顾不得疼痛,许飞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时候回家那就是等死,他直接朝着后山的方向跑了过去,先躲两天,等风头过了再说。

夜晚静悄悄的,只有许飞奔跑腾腾腾的脚步声。

“应该不会这么快追来吧。”

跑了十几分钟后,许飞来到了后山的一片玉米地旁边,半蹲在地上一阵喘气。

再往前走不远就是深山老林了,那里面可是有狼的,晚上进山那就是送死,许飞打算在玉米地里先躲一个晚上,明天天亮了再进山。

突然寂静玉米地里传出了一个女人的喊叫声。

许飞抓住听到着两个词的时候,猛然一惊,打了个激灵,难道有人出事儿了?

虽然许飞经常偷看村子里的女人,但是他内心还是十分善良的,顿时一头朝着玉米林子扎了进去。

下一刻,玉米地里面放出了一个女人刺耳的尖叫声。

“啊。”

但是这个声音转瞬即逝。

一心想着救人念头的许飞冲入玉米地之后,立刻傻眼了。

虽然是夜晚,但是月色明亮。

许飞看到村长王大虎和村里的一个寡妇刘香兰。

两人此刻都是一脸惊讶慌张的看着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许飞。

王大虎压低自己的声音,对着许飞怒骂说道。

“许飞,你个小王八蛋,跑进来干嘛,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

刘香兰今年三十六岁,就像是一颗熟透了蜜桃一样的美丽动人,所以王大虎的话他并没有听到,直到刘香兰一下子爬起来,对着许飞怒骂说道。

“你个小王八蛋看够了没有,信不信老娘把你的一对眼珠子挖下来?”

这时候许飞才回过神来,一扭身从玉米地里面跑了出去。

“糟了,我们的事儿被许飞撞破了,要是他给我们传出去,被乡亲们知道了,我以后可还有什么脸见人?”

刘香兰哭哭啼啼的看着村长王大虎。

王大虎也是一脸的慌张之色。

“这事儿要是被人知道了,我村长的帽子估计也戴不稳了,不行,我们要封住许飞的嘴。”

“赶紧穿衣服,别让这小子跑了。”

听到王大虎的话,刘香兰一惊。

“你不会想要杀了许飞吧,老王,你可别乱来,这杀人可是犯法的。”

王大虎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狗屁,我真的不要命了想去杀人?我是说用钱收买许飞,这小子无父无母,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却没有钱去继续读书,家里穷的叮当响饭都吃不饱,给他三百块钱,这事儿就搞定了。”

“对,给他点儿甜头,千万别让他把今天的事儿传出去。”

两人慌慌张张的穿衣服。

而此时许飞刚刚跑出玉地,他本来最怕见到的人就是王大虎了,没有想到忽然就这么遇上了,自己还是连夜进山好了。

但是刚刚准备离开,他的眼珠子就转了转。

“嘿,王大虎和刘香兰被我当场捉奸,有把柄落在了我的手里,村长马上要换届了,自己要是把今晚的事儿抖落出去,倒霉的是他王大虎,那么自己还害怕个毛线?”

许飞当即就坐在地头,心里面打起了小算盘。

“不知道许飞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赶紧回村去好好的找一找,别让他乱说话。”

王大虎和刘香兰嘀嘀咕咕的从玉米地里走了出来,下一刻他们就看到了坐在地头,一脸古怪笑容看着他们的许飞。

没有跑?

这让王大虎和刘香兰的心里一惊,这小子那笑容看起来可不简单,不知道这小子打着什么鬼主意。

“大虎叔,这就忙活完了啊?”

许飞笑着站了起来,朝着村主任王大虎走了过来。

王大虎瞪了许飞一眼。

“臭小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我忙活什么?”

许飞听了王大虎的话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

“我还是个纯洁的孩子呢,你刚才忙活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相信我要是把你们刚才的画面告诉给村子里面的大人们,他们肯定知道大虎叔你到底在忙活些什么事情了。”

“许飞,你别过分。”

王大虎的眼睛瞪得像是牛眼睛一样大,气呼呼的看着许飞。

“呵。”

许飞无所谓的笑了笑,扭身就要走。

刘香兰赶紧一把拉住许飞。

“小飞,有话好说。”

既然许飞没有直接去将这件事告诉给村子里面的人,那就说明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刘香兰给王大虎使了一个眼神。

王大虎这时候也是不得不拉下脸,看着许飞说道。

“小飞,你别生大虎叔的气,这三百块钱拿去买烟抽。”

说着王大虎给许飞递过来了三百块钱。

“嘿,怎么,大虎叔,这么大的事儿,你三百块钱就想把我收买?你说你们这事儿要是被村子里面的人知道了,会怎么样?”

许飞眼睛邪邪的看着王大虎。

村长换届再即,要是这样的丑闻传出去,被自己的竞争对手捅到乡政府,自己就别想再干了。

王大虎一咬牙,又从兜里掏出了七百块钱凑了整一千递给了许飞。

“这下总够了吧。”

山河村位于深山,还有一条通天河将村子和外界彻底隔断,所以各家各户的经济情况都不好,一千块几乎是一个人半年的生活费了。

但是许飞还是摇了摇头。

王大虎怒了。

“许飞,你别过分,你还要多少钱?”

刘香兰也是有些郁闷的看着许飞,这小子是想要狮子大开口啊。

许飞这时候开口说道。

“大虎叔,我听说村子里面现在要招一个乡村代课老师?我想要这个名额。”

听了许飞的话,王大虎立刻炸了,这个位置是自己为自己的侄子王浩留下来的,怎么可能轻易给了许飞?

“许飞,你疯了吧你,你连大学都没有上,你还想当小学老师。”

许飞摆了摆手,说道。

“我可没有疯,我没有去上大学不是因为我的水平不够,我高考的成绩完全可以上一个重点一本,只是家里没有学费,我的水平教咱们村上那个只有三年级的小学足够了,而且只是代课老师又不是正式老师,我都听说了这件事只要你这个村长拍板就可以定下来。”

许飞的话,把王大虎的嘴堵的死死的。

他想要拒绝许飞的,但是转念一想,这许飞既然敢在这里等着自己,提出这个要求,自己要是不答应他,这小子肯定是准备鱼死网破的。

大局为重。

王大虎有些气愤的说道。

“行,算你小子狠,但是我可告诉你了,就算是我推荐了你,你也要参加县上的考试,通过了才可以,要是到时候过不了,可别怪我。”

说着王大虎扭头要走,许飞手疾眼快一把将王大虎手里的一千块钱抢了过来。

“大虎叔,拿出手的东西怎么能要回去?”

“小子,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我撕破你的嘴。”

一次玉米地事件,让王大虎失去了一千块钱还把答应侄子王浩的工作给弄丢了,赔大发了,王大虎越看刘香兰越觉得气愤,都是这个娘们撺掇自己来这里的,现在王大虎都觉得是不是刘香兰和许飞一起给自己下的套了。

他没有搭理刘香兰,郁闷的走了。

“许飞,你等着,老子有收拾你的时候。”王大虎心里暗暗地说道。

“哼,不讲情面的老东西。”刘香兰气愤的骂着远走的王大虎,赶紧追了上去。

不过让许飞有些好奇的是,这刘香兰虽然不错,但是和于美丽比起来还是太一般了,为什么村长王大虎放着家里的娇妻不顾,反而是跑到外面来偷吃?

“咿,这是什么东西?”

就在许飞拿起自己扔在地上的外套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在自己的外套下边儿居然闪烁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许飞蹲下身子将其从地里边儿挖了出来,放在眼前一看,居然是一个金灿灿的七层宝塔模型。

“我去,不会是老古董吧?。”

看着这个宝塔模型,许飞顿时乐了起来。

突然就在许飞咧嘴大笑的时候,“嗖”的一下,那金塔直接化作一道金芒朝着许飞脑门撞去,速度之快,就像是闪电一样。

“我的妈呀。”

许飞刚刚吓的尖叫一声,那金塔突然化作了一道金芒朝着许飞的脑袋钻了进去。

“鬼,见鬼了。”

许飞来不及多思索,连滚带爬的钻出了玉米地。

撒丫子狂奔的许飞十几分钟的时间便是跑到了自己家的土窑洞里面。

许飞压根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子,母亲也在三年前,自己就要高中毕业的时候没了,家里穷的叮当响,土炕上的铺盖都有些破烂了。

“那金色宝塔到底是什么东西?”

许飞用被子蒙着自己的脑袋不敢露头,那东西好像是钻到了自己的脑袋里面了,但是自己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有?

慢慢的许飞感觉到自己的眼皮子十分沉重,最后便是昏睡了过去。

“这是什么地方?”

许飞突然发现了自己来到了一片巨大的广场,广场上矗立着一座金光闪闪的高大宝塔。“这宝塔好像就是我在玉米地捡到的那一个,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了?”

许飞看着那高耸入云,流光溢彩的金色宝塔十分惊奇,他决定一探究竟。

当跑进宝塔之后他脚下一空,跌入了一个水池之中。

“怎么回事?”

许飞从水池中露出了脑袋,却是看到了在浴池另一旁,一个刚刚出浴,秀发还湿着散批在肩头的秀气女子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是可以夺走人的魂魄。

顿时站在浴池中的许飞痴了,他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

“公子,我好看嘛?”

那面容可以用倾国倾城来形容的女子吐气如兰,眼里含情的看着许飞,她的声音更是让许飞的骨头都酥软了。

“好看,好看。”

许飞仿佛是魔障了一般,对这女子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

“公子,那你想要我吗?”

突然那白衣女子跳入了水中,然后一步步的朝着许飞走过来,仿佛是一条水蛇一样的缠了上来,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是几厘米,陈耀甚至于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好香。”

白衣女子身上的香味让许飞心旷神怡。

“可以嘛?”

许飞大着胆子抓住了白衣女子的一只玉手,那手滑嫩到了极点,仿佛是没有骨头一般的柔软。

“当然可以了,只要公子能帮奴家打开七宝玲珑塔,破开奴家的身上的封印,我就愿意永生永世伺候您。”

“七宝玲珑塔?封印?那是什么东西?”

许飞恢复了一丝清明,有些疑惑的看着此刻几乎是和自己身子几乎是紧紧贴在一起的绝美女子。

女子将自己的脑袋搭在陈耀的肩膀上,面颊更是和许飞的面颊紧贴。

“咯咯咯。”

女子在许飞的耳畔轻轻的笑了起来,那笑声当真是如同风铃一般的清脆悦耳,随后咬着许飞的耳朵说道。

“公子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了一些,告诉你这些也没有多大的作用,时机成熟了我会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您听的,现在我要教给你一套欢,喜大法,公子好好享用吧。”

突然她送来了许飞,一把将自己身上那层白纱脱掉,那水嫩的皮肤白嫩之中却又是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红,如同阳春白雪一般,许飞一时间便是看痴了。

“公子,你再等什么?”

绝美女子的舌头在嘴边舔了舔,伸手右手食指对着许飞勾了勾。

许飞全身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随后如同猛虎一般的朝着绝美女子扑去。

一时间整个水池中水花飞溅,宛如是惊涛骇浪一般。

许飞躺在浴池旁边的一块毛毯上闭着眼睛,喘着粗气。

这时候他的耳畔又是响起了那绝美女子的声音。

“公子,从今以后九儿就是您的人了,公子可要好好的怜惜人家,欢喜大法我已经传给了您,您此刻也已经算是淬体筑基完成,达到了象力境界,只要您每次和女子欢好,欢喜大法便会自己运行,为你采纳阴元,提升修为,时机成熟之后,我会告诉您打开七宝玲珑塔的方式,七层宝塔每层都有难以想象的好处。”

“好好好。”

许飞根本就听不懂绝美女子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附和着而已。

绝美女子在许飞的胸膛画着圈圈,轻声道。

“临别之际我再送给公子两门小神通,一门天眼,一门读心术,皆是我狐族绝学,希望对您起到帮助,早日修炼有成,帮我破开封印,倒时候我就可以日日夜夜陪伴在公子身旁。”

“你要走?”

听到绝美女子的话语之后,许飞猛然睁开了眼,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腕。

女子笑着说道。

“公子不必急躁,也不能说是我要走,只是我被封印在了七宝玲珑塔之中,此次是宝塔第一次认你为主,我才可以和您神魂交融,现在您看到的并非是我的本体,而是神魂,等您打开玲珑塔第三层,就可以见到我的本体,那时候小九再好好的伺候您,公子,狐九儿等您。”

说着,狐九儿的身子缓缓消散了。

“别走。”

许飞大声的呼唤,猛然做起,他的眼前突然一片光亮,已经日上三竿了。

在他的眼前哪里有什么浴池宫殿,不过是一只很破的土窑洞而已。

“是个梦?可是这梦也太真实了吧。”

许飞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细细回味。

“不对,这不是梦。”

许飞看着挂在自己正对面的镜子里面的自己无比惊讶。

“我这是怎么了?”

许飞发现自己的手上胳膊上脖子上,满是黑色污泥,还是十分粘稠的那种,就像是刚从臭水坑里爬出来一样,就连自己的被子床单都被污染了,几乎要把许飞熏晕。

“怎么会这样?”

许飞努力的回想着自己昨晚做的那个香艳无比的美梦。

突然他想起来了那自称九儿的绝美女子对自己说的话“修炼欢喜大法淬体筑基达到了象力境”。

如果说昨晚发生的那一切不是梦,而是自己在玉米地捡到七宝玲珑塔之后得到的奇遇的话,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我打小孤苦伶仃,想不到居然有如此大的福气。”

“如果这是真的话,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从七宝玲玲塔里面救出来的。”

许飞暗暗发誓,然后跳下了炕,抱着被自己身上排出来杂质弄脏的被子朝着河边跑去。

许飞可就这一套破被褥,扔了许飞可舍不得,还是好好的洗洗吧。

在一处浅滩许飞一头扎进了河流,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之后,将自己的被褥和衣服也洗干净摊开在河边的大石头上晾晒。

当做完这一切之后,许飞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坏了,忘带换洗的衣服了。”

光着屁股站在河里的许飞一阵无奈,这会儿正是大中午的,山里劳作的乡亲们应该正在回家的路上,自己要是回家和他们遇上,那自己可就丢人丢大了,可是也不可能在河里泡一天吧?

许飞的视线四处眺望,最后落在了距离河边几百米的一个小山坡上,这个小山坡叫做望月坡,是山河村视野最开阔的地方,站在这个山坡上可以看到河对岸,也可以看到山河村村庄的情况,而下面很难发现这里的情况,许飞猫着腰跑到了小山丘上,顺势躺在了一个小凹坡里,浓密的青草将他的身子完美的遮掩住了,只要不是有人从正上空看到许飞,根本发现不了。




上一篇:人妻香香 下一篇:骚妈记-
警告:本站含有 [極品富婆的雙性生活]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