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靡诱惑◆◆◆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靡诱惑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即将落地……”夏林航空标准的语音提示响起,意味着飞机已抵达著名旅游城市-夏林市,而本书的故事,也将从这里开始。

飞机落地后缓缓滑行十来分钟后终于停了下来,随着与航站楼的连通,城市又迎来了一批令本地人特别喜爱的游客,亦或是钱包。机场门口,有接机的,但更多的是来推销廉价旅馆和黑车的人。

王厚德,同行都称呼他老王,夏林市底层的劳动人民,一直循规蹈矩的在工地做临时工,干完这场,就立马去下一场,虽然很辛苦,但钱也足够生计,家里老婆早年车祸去世,孩子也没来得及抱上,如今衹剩下爸妈相伴,但不幸的是就在上个月,他爸生病住院了,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老王掏光积蓄,向亲戚借了一圈之后还是难以维持,经朋友推荐,便来做起了机场的黑车司机,据朋友说一天下来可比搬砖挣的多,也算是让他又燃起了生活的希望。

“诶这位小伙儿,需要搭车不,本地人,认路!”老王常年在工地搬砖练就了一身好体格,所以总是能比其他同行挤得更前面,占据有利位置,他一上来便吆喝了起来,效果还挺好,刚出机场拎着大包小包行李的年轻小伙一看老王这么壮,帮忙拎行李也肯定是一把好手,便爽快的应了下来。“老哥,那我们先去外面,我女朋友在上厕所,等她出来咱就走。”年轻小伙朝老王挥了下手。于是老王便上前主动拎了一大堆行李,和小伙走了出去。

“小伙儿,烟抽不?”老王自己点了根烟,然后递了一根出来。

小伙接过烟,衔在了嘴上,老王帮他点了火,“谢谢老哥,怎么称呼呢?”

“我姓王,叫我老王就成,哈哈”老王接到单子后心情还是比较愉快的,趁着等人的时间不仅抽起了烟,还和小伙聊了起来,了解到小伙是和他女朋友一起来玩的,小伙名叫廖启明,是世界百强企业廖氏财团的公子爷。老王心里暗自欢喜,等会儿可以把价钱喊高一些了,反正小伙家里很有钱,肯定是不差这几十块钱的。

廖启明吞吐了几个烟圈,朝老王问“老王,你是本地人,我想请教下,这边有没有适合年轻人晚上嗨一嗨的地方呢?”

“哟,是打算和女友一起放松放松是吧”老王嘿嘿一笑“晚上的话可以去古巷路的酒吧一条街,我以前白天在工地搬砖,晚上就常和工地的朋友去那儿放松放松,当然我们搬砖的也衹能去去很便宜的酒吧,小廖你的话我可以推荐去那条街上比较火的“铁吧””

廖启明听老王说的头头是道,也挺乐呵的,其实老王也没有多大见识,他常去的酒吧便宜的很,但这个铁吧,也一样好不到哪儿去,衹是在他看来已经很体面了,那儿可是夏林市一直想要整顿但不能的乱地。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的正欢,忽听得一阵悦耳的女声“启明,你怎么又在抽烟了呢?”

老王回头一看,“啪嗒”手上夹得烟顿时掉在了地上,眼前的女子仿若天上的神明一般璀璨亮眼,一头黑发直铺腰际,美女有着精致的妆容,秀眉微微皱起来,贝齿轻咬,脸上闪过一丝愠怒,令人震惊的不衹是她艳丽的容貌,还有那高挑的身姿,胸部高高耸起,没有D也有C罩,细腰如水蛇一般,令人不禁想握上一握,下身虽然被一袭长裙掩盖,但仍旧难掩她那凹凸有致的臀部。

“啊。。。这位就是?”老王结结巴巴的,虽然很不想失态,但还是难以控制住。

廖启明甩掉了手上的烟,尴尬的笑了笑“琪琪宝贝,我错了,下次不抽了不抽了,嘿嘿”

“谁是琪琪了,叫的那么亲热,还有外人看着呢,哼”美琪娇羞的朝他白了白眼,脸上一阵羞红。

“啊对,忘了说了,老王,眼前的这位美女,就是我女朋友,李美琪。你可以称呼他小琪~”

“小琪你好你好”老王刚伸出手想握手,又立马收了回去“诶呦不好意思小琪,我这手脏,差点就想跟你握手了哈哈,见谅见谅”

美琪俏脸红彤彤的,朝老王吐了吐舌头“嘻,没事啦,我叫你王大哥吧”说罢便主动伸出了她那纤纤玉手,和老王握了握手。

老王那粗糙的双手感受着美琪雪腻玉滑的肌肤,不仅有些异样的躁动,不过人男友还在面前,也不好做声,赶紧握了下便识趣的收了回来。“那我们这就出发吧?”

“嗯嗯好的,老王,送我们去环球酒店就好了”廖启明和老王把行李搬进后备箱里,三人便都上了车。

两小时后,环球酒店门口。

老王开着租来的面包车,将两人送到了酒店门口,这一路上可以说是十分煎熬,美琪和廖启明这对情侣在后座浓情蜜语,还不断有着微弱的娇喘回响在老王耳畔,不过这下总算是到目的地了,老王长舒了一口气。三人下车后,酒店的服务员便接过了行李,廖启明和老王结清了车费,足足三百块钱,令老王非常的激动,不断的感谢“谢谢小廖啊,真的谢谢,住院的钱总算是有希望了”

“唔,王大哥,家里出什么事了吗?”美琪眼眸中浮现出担忧的神色。

老王耸了耸肩,不禁叹了口气“家里老人生病住院,小事小事,我这就回去了,挣钱去咯,两位玩的愉快啊!”

“嗯嗯好的,老王,那告辞了。美琪,我先和服务员去房间看下,你在大厅稍微等我安置下吧。”廖启明对美琪说道。美琪点点头,目送他和服务员慢慢上了电梯。

老王将三百块钱收进了口袋里,眼前的美人纵然迷人,但是家里的生活才是他真正要面对的,于是朝美琪一笑,便上了车。刚启动,美琪便走上前敲了敲车窗,示意老王等一下。老王不知所措,赶忙摇下了车窗,衹见美琪从拎包里掏出了一叠纸钞,递给了老王“王大哥,这里是一千块钱,你先拿去应急吧”

“这。。。小琪,我。。。”老王看着递到眼前的钱,真是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美琪笑了笑,嗔到:“王大哥,你就收下吧,我们不缺钱的,也衹能帮你这么一点小事了。”

看着美琪如沐春风般的笑容,老王的心也暖了起来,接过了钱,“谢谢,谢谢小琪!我真的无以为报。”

“哈哈,不用谢~希望王大哥能度过难关,我先进去啦,拜拜!”美琪朝老王挥了挥手,便转身进了酒店,衹留下老王一人,在车里看着那曼妙的身姿,发呆了许久,直到后面的车开始摁喇叭了,才缓缓驶去……

 

 

 

 

 

环球酒店-套房内

“呼,总算都理好了”美琪花了半小时,终于将行李里的物件都摆放到该放的位置上了,不禁伸了伸懒腰,廖启明站在美琪身后,伸出结实的手臂环住了她的纤腰,头贴在她的耳畔轻轻低语:“辛苦了宝贝~”

美琪一阵脸红,忙转过身想要推廖启明,却被他直接嘴对嘴,四唇相接,启明感受着她那柔嫩甜腻的朱唇,不禁轻轻的咬了几下,惹得她发出了阵阵闷哼。

“唔唔唔……”美琪反抗不得,先前还在推搡的双手逐渐地环上了男友的脖子,开始主动享受起来。

廖启明对美琪的反应很是满意,于是开始探出舌头,轻轻触碰了女友紧闭的贝齿,美琪心意相通,松开贝齿,默许了男友的侵入,两条舌头互相舔舐、缠绵,两个人也从站姿变成相卧于大床之上。“滋滋滋”俊男靓女相吻,不对的交换着嘴里的唾液,平时略不文明的体液此时仿佛是一剂催情剂,惹的廖启明阵阵躁动,他的左手摸上了美琪那翘挺的臀部,而右手则不停的揉捏性感女友那丰满的乳房,“啊……启明…别…”美琪忍不住娇喘了起来。

廖启明松开了紧吻的嘴唇,看着身下的女友媚眼如丝,秀发凌乱,平时雪白的面颊如今透粉,展露出她内心强烈的欲火,他将美琪长裙的裙摆掀至腰际,熟练的摸到了她的后背,将碍事的胸罩解开,从裙摆下抽了出来,扔到了一边。

美琪胸前一对丰满的玉兔被解放出来,半球型的乳房倒扣在胸口,启明一手一衹的握住这两衹丰满的雪峰,虽然长裙依旧披身,但他可以感受到雪白的凝脂从指缝中溢出,让手指的侧边都感触到了美琪玉乳的美好,手掌将顶端的嫣红樱桃压进了丰满的乳肉中,让美琪忍不住一声娇哼。

启明多次亵玩过美琪的身体,所以对她的敏感点特别熟悉,他熟练的用双指夹住美琪粉嫩的樱桃,来回一轻一重的揉捏,玉乳也因此被东拉西扯,阵阵电流传入美琪的脑部,她松开了紧咬的贝齿,呻吟着“嗯……好舒服,不要……不要停,唔……”

廖启明感受着美琪那雪腻的玉兔在自己手中不断的变换着形状,耳畔断断续续的传来她性感娇柔的呻吟,不禁愈发的躁动起来,他调整了下姿势,不断的吻着美琪修长的玉颈,惹的美琪娇喘连连。当他顺着美琪的娇躯往下,再度掀起了她的长裙,很熟练的拨开了贴在她阴户的黑色内裤,手指顺着蜜壶的缝隙刮擦了几下,便感到一阵湿漉漉的液体淋在了他的指头上,他坏笑着收了回来,将湿淋淋的手指贴在美琪的迷离的眼前,“琪琪,我好硬啊,受不了了,不如我们今晚就……”

美琪看着眼前那亮晶晶的液体,一阵羞愤,轻咬着贝齿,白了他一眼,顿时清醒了些,她推开男友,支起身子理了理凌乱的衣着,娇声说道:“启明,我们约定过的,结婚那晚……”说着说着她又脸红了起来,但还是支支吾吾的说下去了“结婚那晚,我们再做也不迟……”。

廖启明眼里闪过一丝愤怒,没有被美琪察觉到,他衹能耸耸肩,表示作罢。

美琪见男友如此体谅她,很是欢喜,看着他裆部的蒙古包,也感觉很不好意思,明亮的眼眸眨了眨,暗暗下了决心,开口道:“启明,你先出去休息,我换身衣服,你看这身都有你的口水啦,脏不脏,嘻嘻~”美琪指了指长裙领口一片的狼藉,朝启明吐了吐舌头,便催着男友出去,待他走进客厅便轻轻关上了卧室的门。

廖启明闷闷不乐的坐在套房客厅的沙发上,突然身子一震,拍了拍桌子,深吸了一口气,从他放在沙发上的背包里掏出了一瓶淡蓝色的液体,瓶身仿佛是一个小试管的样子,他静静的盯了会儿试管,随机用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嘟……嘟……嘟……”手机响了几声之后,那头便有人接起“喂小廖,找你大哥我什么事呢?”

廖启明一阵赔笑:“大哥,我是再来和你确认下,你给的那瓶试剂,能不能达到效果啊?”

“哟嚯,小子想通了,不玩软的了?早就说了,你家那位那么性感,你肯定忍不住哈哈!”电话里传来阵阵爽朗的奸笑声“放心吧,我玩了这么多女人,很多都是靠这试剂拿下的,我给你的剂量足够你用三次的了,不管性子多硬,衹要她接触到这玩意儿,保管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淫娃!”

“啊,效果真有,那我就放心了,谢谢哥啊!”

“诶,不过你也别放太多,一次三分之一啊,多了的话可能也会有副作用产生的,我们也要盗亦有道不是。”

廖启明点点头“嗯嗯是的,做人还是要守本分的,谢谢谢谢!”便挂断了电话。他盯着手中淡蓝色的试剂,淡淡的叹了口气,“哎,衹能用这下下策了。”

廖启明通完电话之后,又开始抽起了烟,这还没抽多久,听得卧室的门开了,他回过头去,却看到了这辈子令他难以忘怀的一幕,自己的甜美女友美琪在刚刚的那段时间里,精心打扮了一番,一款稍浓的夜店妆容显得美琪更加的魅惑迷人,上身披着一件浅灰色的纯色上衣,依旧难掩她丰满的玉乳,而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超短百褶裙,裙摆堪堪遮到大腿根部,稍微几下扭动都有可能展露裙下春色。而美琪的那双美腿,则才是俘获男人关注的关键,由于祖上有着意大利的血缘,所以美琪也算是混血人种,这导致她的臀部相较于东方人更加的挺拔,而且更容易在站姿下进行后入做爱,而她的美腿不仅修长匀称,而且浑圆有弹性,不像很多瘦弱的女孩子那样十分纤细,而是更显丰腴,但又完全不能称其为胖。标准的腿模身材,腿长占据了她身高的大半部分,也正是因为这双修长雪腻的美腿,所以也让她频频受扰,总是有男人会揩油,所以出门在外她也多是穿着长裙,刚刚老王也因此而不得一见这世上极美的美腿。

不过此时显然为了安抚男友先前挫败的情绪,美琪很体贴大方的将她的美腿暴露在灯光之下,而且更令人诱惑窒息的是一双薄如蝉翼的黑丝缠在雪腻的大长腿上,使得美琪更展诱人魅惑,而玉脚踩着一双黑色漆皮的红底高跟鞋,经典款,总是能够直击人心。

眼前女友那魅惑性感的打扮,让廖启明止不住的狂吞口水,交往两年多,今天美琪的打扮,无疑是最令他下体狂热的。

“琪琪,你今天可太性感了……”他看着眼前的性感女友,黑丝美腿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美琪很满意男友对她这身打扮的反应,微微一笑,随即莲步轻移,款款走到他身旁,她眉头微微一皱,将男友手中的烟拾起来扣在了烟灰缸里,“坏蛋,说了好几遍让你戒烟的,老是抽个没完没了,哼!”

“嘿嘿,这不是先前被扫了兴致嘛,总得转移下注意力,理解理解”廖启明双眼离不开美琪那柔媚诱人的娇躯,两衹手更是迫不及待的摸上了她那腻滑修长的黑丝美腿。美琪被摸的有些忍不住,但还是将他的咸猪手拨开,嗔道:“烟鬼你给我先等下,本姑娘要先给你做清新口气的工作才行~”说罢便拿起了桌上的一条口香糖,抽出了其中的一片,当着廖启明的面,朱唇轻启,缓缓伸出丁香小舌,将口香糖卷进了嘴里,轻轻嚼动了一番。

廖启明看着眼前美人的一番诱人举动,一把将她包入怀中,翘臀与他耸起的裆部紧密贴合,惹的美琪阵阵娇羞,但随即侧过身子,主动的将自己软嫩的朱唇对上了他的嘴,一股烟味让她有些发呛,但还是忍住将口香糖递到了廖启明的嘴里,然后他也很懂的嚼了嚼口香糖,两人就这样递来递去,进行着法式湿吻,足足有十几分钟,直到口水从美琪的嘴角溢出,缓缓流下,才知道停下。

美琪将已经嚼的很黏的口香糖吐到了烟灰缸中,媚眼如丝的看了看很是享受的男友,于是身子微微向前倾,俯在他身上,朱唇轻轻咬了咬他的耳垂,细语道:“刚刚让你受火啦,琪琪来赔个不是~嗯……”

“嗯?怎么赔个不是呢,美人~总不能单单一句口头道歉就没下文了吧。”

廖启明双手不停的摸索在美琪修长浑圆的美腿上,黑色丝袜那磨砂的触感让他欲罢不能。

美琪被他摸得下体一阵火热的躁动,娇羞的应着:“你……那么喜欢琪琪的腿吗?”

“错啦美人,是喜欢琪琪的丝袜美腿”

“那…琪琪用腿来帮哥哥解放出来吧,哥哥你说呢”美琪向他提议。

廖启明心中一阵窃喜,两年多以来,美琪最大的突破也衹是用手帮他打打飞机,而如今居然可以再有所进步,这趟旅行看来势必能够拿下她的处女了!“好啊,衹不过要琪琪妹妹你主动来服侍哥哥我哦”他坏笑着应允了下来。

美琪深呼吸了几下,今晚毕竟是她最放荡的一次了,可能是因为这是一个陌生的城市,也可能是因为姨妈刚过,身体比较饥渴,总之她再度突破了自己的底线,这需要不小的勇气。美眸看着廖启明期待的目光,不禁莞尔一笑,纤纤玉手熟练的解开了他的皮带,将裆部的拉链拉开,裤子褪下了一些,然后将内裤拨开,一杆火热的长枪登时弹了出来。虽说用手帮男友打过好几次飞机了,但每每看到他的肉棒,还是十分害羞,俏丽的脸颊上,一抹红晕油然而生。

美琪站起来,调整了身姿,正对着坐在沙发上的启明,然后俯下身子,一衹手环住他的肩膀,借了些力,一衹手握住他那火热挺拔的肉棒,然后丝袜美腿屈膝跪在他双腿两侧,腰杆微微内收,将自己的裆部往他的肉棒上送。廖启明看着眼前婀娜多姿的女友不停的调整着性感的娇躯,胯下的小兄弟愈发的挺拔了,还不时跳动几下。当他们的裆部终于相互接触到的时候,他感受到自己的肉棒顶在了美琪柔嫩的蜜穴口,肥硕的阴唇渐渐的随着美琪来回推送翘臀而摩擦着他的龟头。

“琪琪……你,没穿内裤?”廖启明难以置信的用肉棒与她的下体摩擦着。

美琪白了白他,柔声说道“唔……白痴都感觉的到啦,嗯……你还要说出来,存心……存心羞辱我嘛~”说罢便低头搭在他的肩膀上,专心的将自己的蜜穴与他的肉棒进行摩擦。美琪天生就是一个欲女,因此阴唇很是肥美,此时仅仅隔着一层薄如蝉翼的丝袜,便与肉棒进行摩擦,对于她来说简直就和赤裸上阵毫无异样。廖启明的龟头不停的在美琪的蜜穴处进行耸动,逐渐的陷进她那两片早已湿淋淋的阴唇中去。

“唔哼……”美琪昂首骄哼了一声,娇躯颤抖了起来,竟是达到了一波小高潮,不停的有淫液从她的蜜穴口溢出来,浸湿了裆部的丝袜,也润滑了男友的肉棒。

廖启明见美琪无力的贴在自己的身上,阵阵香气扑鼻而来,浑身变得更加火热,随即两手抱住美琪性感修长的黑丝美腿,然后将她抱了起来,转而变为男上女下的姿势,再度把她压在了沙发上,开始自己主动起来,挺拔的肉棒不停的在女友那湿润的蜜穴处来回滑动,感受着黑丝那磨砂般的质感,虽然很想撕破裆部的阻碍,直入花园深处,但他也知道美琪的脾气,倘若这么做,恐怕会得不偿失,便也就忍了下来,衹是一直用棒身在两片阴唇中来回耸动,惹得美琪娇喘连连,呻吟不断。美琪娇躯跟着他的耸动而一块儿颤抖着,丰满的双乳在浅灰色的衣料下依旧不停的跳动着,而美人身上香汗淋漓,有些许乌黑的发丝黏在她因淫欲汹涌而红彤彤的俏脸上,平时那清澈的明眸此时充满了迷离的魅惑感,真是一个勾人心魄的绝色女子。

这样伪做爱了十多分钟后,美琪忽的身体一僵,修长匀称的双腿紧紧盘住男友的腰部,娇躯开始疯狂的颤抖。“啊…啊啊啊…琪琪来了……美死琪琪了……

嗯”美琪止不住的娇呼着,私处诱人的蜜穴喷涌着湿漉漉的淫液,小半个沙发都满是她高潮后的体液。廖启明也感觉自己有些达到极限了,于是扶起无力的美琪,“琪琪,我也快到了,不如你给我足交一会儿吧”

要说平时,美琪是断然不会接受这种要求的,但她刚刚经历了一次高潮,此时欲望还正直巅峰,便点了点头。廖启明满心欢喜的将她的高跟鞋拖了下来,露出美琪一双精致的丝足,他捧起来使劲的嗅了嗅,那混合着淡淡体香和皮革味的气息,再刺激人不过了,“哎呀你怎么那么变态的啦,还要闻人家的脚”高潮后的美琪看着男友的举动,虽然嘴上在挖苦他,但心里也是美滋滋的,心想自己的脚也能让男友那么迷恋。

廖启明痴痴的笑了笑,“那么美女,请开始你的服务吧。”

“我……我可没足交过,衹能随便试试了,你将就将就哦”美琪红着脸,将自己的黑丝玉足贴在男友勃起的肉棒上,有模有样的来回摩擦着。虽然她没有足交过,但平时偶尔也会看一些色情片,多多少少也见识过。

廖启明满足的感受着美琪丝足在他胯下的努力,看着美人娇羞又认真的给他足交,顿时精关大松,随着身体的一阵哆嗦,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射满了美琪的双脚。“咦,你怎么全射我脚上啦,这下我得换丝袜了。”美琪感受着双脚的腻滑,阵阵发烫,想到都是男友的精液,又更加的羞恼了。

“琪琪宝贝,能不能求你个事?”廖启明将美琪拥入怀中,亲吻了几下,问道。

美琪娇慵的靠在他怀里,柔声说道“嗯什么事呀,你先说嘛”

“等下我们去酒吧玩好吗,我白天打听过这边比较好的酒吧了”

美琪心想男友还是很有心的,还专门打听过这边的酒吧,很是开心“好呀好呀,我们等会儿去,你先等我换洗一下。”

美琪刚想起身,又被他拉了回去,“听我说完宝贝,我想……我想你就穿着这身和我去酒吧。”

“啊……”美琪不禁有些为难“这身……这身我连内裤都没穿,裙子还很短,很容易走光的…”

“可是今晚的你真的好美好性感,就不能让我多看看吗?”

美琪看着廖启明面庞渐渐的有些失落,不禁心疼了起来,“好啦好啦,你不要难过啦,琪琪妹妹穿就是啦,琪琪今晚做你的性感女郎~”说罢便亲了他一口。廖启明开心的笑了起来,便拿起地上的黑色漆皮高跟鞋,替美琪穿了起来。

“咿呀,我脚上还都是……都是你的精液……别穿呀,等我换双丝袜”

而廖启明却不管美琪的挣扎直接替她穿了上去,“宝贝,送佛送到西嘛,习惯习惯就好啦,这样更性感~”

“呜呜,你就知道欺负我”美琪锤了锤他的胸口,却更显得春意无限,心想今晚就好好满足下男友的这些怪癖好吧,这两年也是委屈他了。廖启明见美琪没有反抗的意思,便很利索的替她穿好了鞋子,“我收拾收拾,你先去补个妆,我们等会儿就出门。”

美琪白了眼男友,“还不是你给亲的啦,知道啦,马上就补!”说罢便站了起来,衹是感觉到被漆皮高跟包裹的玉足一阵腻滑火热,私处就又痒了起来,不过稍稍咬了咬嘴唇,还是压了下去,随即进卧室去补妆了。

廖启明很满意的靠在沙发上,晃着脚,心想今晚不如一鼓作气,彻底拿下美琪,于是从包里将那瓶试剂取了出来,放入了衣服袋中……

 

 

 

 

 

 

古巷路-铁吧

古巷路是夏林市政府一直难以管控乱地,因为其规划建设由曾经的某任市长把持,而那位大人在退休之后又继续扶持着古巷路的黑社会,一直不能根除社会毒瘤。在这位大人精心经营多年后,古巷路周遭大大小小的十多个黑帮都合并为一个整体,曾经的各黑帮如今以组为单位,而主要负责古巷路酒吧一条街的是蛇组,蛇组作为这边最大的势力,向来作恶多端,因其有强大的后台撑腰,除了收取保护费,还经常发生抢劫强奸事件,但索性频率不高,政府也就对这烫手的山芋睁一衹眼闭一衹眼了。大家都保持着一定的默契,井水不犯河水。

吴勇和杨伟进入蛇组已经快十年了,从当初的一个马仔也混到了如今的收费大队队长,两人体格魁梧,因此十分具有威慑力,由他们出面,就没有收不到的保护费。今晚两人又收齐了这边各个酒吧的保护费,心里也十分舒坦,便作势去这里还算有名的铁吧,琢磨着喝几杯酒。两人刚一进门,铁吧的服务员便拥了上来,“两位大哥,今晚很有兴致啊,来光顾本店”

“哈哈是的,今天保护费又收齐了,抽点小钱,过来乐呵乐呵。”

服务员朝两位点头哈腰,又说道:“我们老板吩咐过,两位哥过来,就不需要花钱,来,我领你们去雅座。”说罢便领着二人到了一间隔间,这隔间虽然说是隔间,但其实也衹是简单的用屏风分割了一下空间,酒吧嘈杂的人声和闪烁的灯光依旧丝毫不受减弱,不过吴勇和杨伟也是来这边找乐子的,要真的是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一个美妞都瞧不见,那还不把他两给气坏。这也是老板仔细叮嘱过的,这个位置既能给足他们面子,称了他们心意,也不会让酒吧亏太多钱,这在古巷路生存的人,都是老油子。

服务员给他们上了几瓶酒,几份小吃之后便赶忙退下去了,两位爷很自在的靠在椅子上,看着灯光闪烁的舞池里不停嗨舞的曼妙身姿。忽的,吴勇拍了拍正在埋头吃小吃的杨伟,“老杨,快看快看,那妞真正点!”

“咳咳咳!”老杨被吴勇拍了几下,有点噎着,抬头朝他指的方向看去,一下子丢了神,两人的目光在不远处一位婀娜多姿的性感美女身体上贪婪的巡视着。看着这个美女和一个男人互相贴身热舞,如蛇般扭动,长长的秀发随着甩动在空中飞扬,超短百褶裙包裹的火热肉体紧贴着男人上下摩挲,修长匀称的黑丝美腿,尖尖的漆皮高跟鞋在地面跃动,美女时而撇头微嗔,时而喜笑颜开,真是让周遭的女性都失去了光彩,胸前的玉兔随着舞姿的变动而不停的抖动着,这正是我们的丝袜女神,李美琪。

“怎么说,老杨,好久没见到这么骚的妞了,我们?”吴勇双眼充斥着淫欲,坏笑着看了看老杨。

老杨的手伸进衣兜里掏了掏,拿出两粒白色丸子,思索了一下:“看那男的打扮,像是富家子弟,虽然我们蛇组在这儿是地头蛇,但这强龙,我们该不该惹,惹不惹得起?”

“哎呀你管他惹不惹得起,你就说咱哥俩来这儿也十年了,什么时候见过这么标致的?这哪怕入刑我也值了!”吴勇急了眼,拍了拍桌子嚷道。

“你轻点轻点,想大家都知道我们想干嘛啊!”杨伟安抚了下吴勇激动的情绪,又接着说“等会儿他俩跳累回座位了,我就去把他们引开,然后你把这两粒白丸丢进他们喝的酒水里就行,这是新型蒙汗药,等药效发作我们就装作是他们朋友,抬走他们就行,这边的服务员不会说什么的”

“好主意好主意”吴勇咧嘴笑了起来,而不远处正在热舞的少男少女,却并无法预料到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一切。

半小时后,在两个恶人苦等之下,美琪和启明终于跳累了,回到了座位上喝起了酒来,杨伟朝吴勇使了个眼色,便先摸了过去,吴勇见杨伟走到他们座位旁,不知说了点什么,却见那两人面露喜色的离开了座位,向吧台走去,而吴勇则抓住这个空挡,急急忙忙的小步走到空无一人的桌前,将两粒白色药丸丢入了两瓶开口的酒瓶中,并摇晃了几下,然后奸笑着回到了原位。

过了几分钟,见到两人捧着些酒水又回来了,不久老杨也回来了,吴勇凑到他旁边,悄悄问到:“老杨,你这怎么把两人给引开的?”

“这还不简单,先去吧台买些酒水,然后装作是服务员跟他们说今天有幸运免单和酒水赠送,到吧台前把酒水给他们就是了,嘿嘿,等着看好戏吧”

“老杨你可还真是有点手段,这药效得多久才生效啊?”

吴勇刚问完话,却瞧见美琪和启明两人开始迷迷糊糊的,纷纷昏倒在了桌上,于是两人急忙起身,坏笑着朝他们的座位走去……分享分享 收藏收藏  FB分享Facebook 我觉得捷克论坛  ←谢谢您的肯定,我们会更努力。回覆ptc077 威尔斯亲王 | 6 小时前 2楼

古巷路-旧仓库

“吱吱——”一间旧仓库里,白炽灯时亮时暗,仿佛已经被废弃十几二十年了,墙角落蛛网密布,地板上布满了灰尘,迷迷糊糊的廖启明此时正坐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被麻绳绕了一个死结,绑在了身后,整个人嘴里冒出些含糊不清的醉话。

而性感诱人的美琪,则横陈在一张清理过的桌子上,由于先前的热舞和酒水产生的化学作用,使得昏迷中的她,满脸绯红,惹得旁人一阵躁动。浅灰色上衣被吴勇粗暴的掀了上去,露出被黑色文胸半遮住的丰乳,吴勇看着眼前诱人的玉兔,不禁用他那粗糙的双手解开了文胸,顿时两衹玉兔解脱了舒服,弹了好几下,他的双手握住了这对玉兔,不断的揉捏着,看着眼前性感丽人的双乳在他的操纵下不断变形,雪腻的肌肤带来丝滑般的享受,吴勇下体的家伙渐渐抬起了头。

美琪虽然昏迷着,但在他粗暴的揉捏下竟也动起了情,嘴里呢喃着“唔……

启明……不要……嗯”修长腻滑的黑丝美腿渐渐盘在了正在猥亵她的吴勇的腰间,穿着漆皮高跟鞋的玉足不停的扭着,可以看出她的欲望逐渐在弥漫。

吴勇实在忍不住了,俯身亲住了她那性感的朱唇,舌头粗蛮的撬开了美琪的贝齿,不断的将自己的口水搅进她的口腔里,直把美琪吻的唔唔连叫,娇躯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吴勇将手往她的私处一摸,早已湿漉漉的,手指沾满了美琪的淫液,然后便将其抹在了她平坦的小腹上。

“这骚货可真的骚啊,老杨,她连内裤都没穿!”

一旁的老杨则竟然有些冷静的在翻着一部手机,朝吴勇说道:“老吴,你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吗?”

“什么来头,总不能是天王老子吧”吴勇不屑的看了眼被绑在椅子上不省人事的廖启明,双手依旧离不开李美琪那诱人的娇躯。

“他是一家企业的公子哥,不好惹呐”老杨挠了挠头“要不我们趁现在没闹大,收手走人吧?”

“不行,这妞我绝对要吃了他,你要是害怕了你就自个儿走吧,我一个人能搞定”早已精虫上脑的吴勇才不会理会这些,现在哪怕美琪是嫦娥转世,他也照吃不误。

老杨看了看廖启明,又看了看躺在桌上正在被吴勇猥亵的美女李美琪,看着她诱人的黑丝美腿随着吴勇的亵玩而在空中来回甩动,心中的欲望愈发的膨胀了起来,“诶搞就搞吧,草他娘的,大不了一起坐牢!”

       




上一篇:带女友进军营 下一篇:国王游戏-
警告:本站含有 [淫靡诱惑]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