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女友进军营◆◆◆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带女友进军营

这往事发生在四年前。我是在花莲当大头兵的无敌待退弟兄,只剩两个月就可以脱离军旅生涯,我的部队在好山好水的花莲市区.那是我的其中一个女友,是在有一次放假不想回台北时,留在花莲玩交到的,当然,她是花莲众多原住民之一。

是不是因为是原住民所以她比较开放我不得而知,但是跟她的职业一定有关系.她是一个护士,对护士,男人总有无尽的幻想,但根据我的经验,护士比起一般女生开放一点点的原因是,她们对人的身体是比较不会害怕的,想想,随便一个护士看过的屁股都比你多吧!

因为在花莲当兵,在老家的女朋友天高皇帝远的,当然管不著,有这个在地的护士女友,她不时就会来会客,送烟送好吃的东西来,羡煞不少同袍弟兄,连长官都觉得会客次数有点太多。但会客本来就可以,她又正常申请,再加上我说过了,我已经是只剩两个月的无敌待退弟兄。

连上的长官本来就觉得我们这些老兵很难管,一直想要弄点事给我们做,而且是我们一定肯做的。终于,因为我们的营区要搬进一个全新盖好的营区,离旧的营区走路只要五分钟,在新营区几乎盖好了只差一些细部要处理,已经有一些东西是怕被窃的,连长就决定由我带领另外三个菜鸟去轮流站哨。

“你们不用回来,三餐我会派人送去。由你安排,你们四个就轮流站哨,除了站哨,其它的都不用做,你只要不给我出岔子,这爽缺你就做到退伍!”连长在立正站好的我与菜鸟前命令著。又说:“连上士官不够,就由你上兵代替士官做哨长!”

“是,连长!”我行礼后带着菜鸟们准备要东西搬一搬过去新营区了。

绰号阿强、小李、金仔的三个菜鸟算是乖的,连长才会派给我带去站哨。我们到了新营区后,我先安排好站哨的时间表,我可不是那种会欺负菜鸟的学长,我平均的分配大家的站哨时间,然后就赶快打电话给我的原住民护士女友啦!

她的名字叫小悠,是花莲特有的太鲁阁族,深邃的五官,一双眼睛真的很大很美,身高不高但比例很好,我喜欢略显丰腴的女人,但是她明显偏瘦了160/42,但是她细细的手指很美,脖子后还有一只很细腻的蝴蝶刺青。

小悠知道我没人管又自由,马上骑机车就来我的营区门口。我先安排阿强和小李站哨,虽然那是很凉的差事,但是只有四个人轮流,站二歇二也是蛮累的,白天是这样站双人哨,晚上就换成是单人哨可以站二歇六,虽然睡不饱,但是连长有说,我们不站哨时怎睡都可以。

小悠到了,但是在门口聊天总是不好看,但是新营区也有会客室,虽然还是什么都没有,就席地而坐,小悠带了些饮料卤味来劳军,当然菜鸟也有得吃啦!

菜鸟很感谢小悠,也敬佩我这学长有办法。

大家就吃吃喝喝边聊天,阿强和小李在站哨,留一些东西给他们吧,金仔和小悠也见过面,大家也不生疏。

小悠看我们吃喝得像猪一样,笑笑着说:“又没人跟你抢,你们吃慢点啦!

你们现在这么自由,我有空就会过来看你们啦!”

金仔塞了一嘴东西还是鼓著腮帮子要说话:“看我们?是来看学长吧?”

“吃就吃,话那么多喔?”我拿鸡骨头丢金仔之后教训他。

大家吃吃喝喝后,小悠说她要去上班了,晚上会很晚下班。我跟她说只要她不累,今天晚上也可以过来。我看了一下哨本,我今晚是10点到12点的哨,过12点就没事了,小悠刚好也上小夜班到12点,她说要帮我送消夜来,我很感激她,我们有点离情依依。

“我不当电灯泡,我去找他们聊天。”金仔不笨,马上就离开现场。

我和小悠站着拥抱,当时是冬天,但她的体温好暖,我们当时已有接吻过,还有做过的就只是接吻时不安份的手隔着裤子互相慰藉。当时我们才认识一个礼拜,所以还没有过更多的啦!我缓缓地吻了她的唇。

两人紧紧拥抱,轻轻的点唇吻,慢慢地变成互相舌头调皮的玩弄双唇,逐渐两个人的舌头才交缠在一起,我的手在她的背后游走着。小优是很懂得享受的女孩,而且我说她的开放就是,我只要一跟她接吻,是她会主动地摸过来我的……  现在她就在隔着裤子摸我的宝贝,我左右的想闪,停止我的亲吻就说:“你这样乱摸,又马上要走,我怎么受得了?”

小悠慧诘地瞪着大眼睛看我:“我就是要你想死我。”说完还是用她细长美丽的手指在我的迷彩裤上游走。

当她要把我拉炼拉开时,我反而像女生一样推开她说不要:“阿菜们都在外面看得进来,你这样我怎么受得了啦?”

“反正是你被看又不是我,你们一起洗澡不是都看过了?你被看总比我被看好啊!”

“你好皮喔!那我也让你被看!”说完我就作势要往上拉她的衣服。

小悠一把推开我:“神经,晚上再来看你啦!”说完吻一下我的下巴就转身穿外套要走了。

我送她到门口,门口车来车往的我跟她保持距离,站哨的小李还顽皮地喊:“敬礼!”阿强也一起敬礼,“礼毕!”

小悠回头用灿烂的笑容跟我唇语道别,我没有责难的骂小李和阿强:“吃饱太空喔?她又不是长官,敬什么礼?”

阿强也笑笑的:“她是学嫂啊!”

小李附和:“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哎!”

“好好站哨啦!”我随便他们乱哈拉,但是还是正经的说了一句。

站了一天的哨腰酸背痛的,12点的哨交接完了后,先到临时浴室洗个澡,洗到一半,阿强就来叫我,说站哨的金仔通报小悠来了,我没好气地说:“白痴喔,不会叫她进来,现在12点多,一个女生站在门口是能看喔?”

阿强回我一声:“是,学长!”就赶快跑去门口。我继续洗我的澡,谅阿强和小李也不会对小悠怎样,应该一样会请小悠到会客室坐坐吧!

我洗完澡走到会客室,竟然发现小李和阿强都和小悠一起在会客室里席地而坐,而且三个人肩并著肩坐得很近,我一看到有点不爽:“哎,哎,哎,吃豆腐啊?”

不过既然不是正牌女友,我也不会真的多生气,当兵的人嘛,看到女人就像猫看到鱼,怎可能不扑上去?他们除了亏亏小悠,应该不会过份吧?

两人听我这样说,赶快道歉离开.懒得理他们,叫他们去睡觉,转身就对小悠说:“死阿菜,以为自己很老喔!你到多久了?”

“没有多久啊,五分钟而已。他们说话好好笑。”

我灵机一动:“一直在这里好闷喔!我带你去营区走走,你没有看过晚上的营区吧?”

“不要啦!那么晚又没有灯,很可怕哎!”

“有我在,你怕什么?我们散散步、吹吹风嘛!今天才礼拜二,离我放假还早,现在有时间和机会相处,要好好把握啦!”

“好啦,你要带手电筒喔!”

“嗯!”说完我就带小悠在偌大的营区巡礼:“这里是弹药库。”、“这叫中山室。”、“这里是主官寝室。”

我刻意在主官寝室停留,小悠很好奇:“连长的房间那么好喔?连卫浴设备都有,简直是小套房嘛!”

“你才知道,当狗军官有多爽。”(不好意思,要是读者有军官的,请体谅大头兵,我们一定不大喜欢你们。至于志愿士官,那就更不好意思了,我连骂都懒得骂你们。)

“你怎么这样讲军官,他们也很无奈啊!”

因为小悠的前男友也是军官,我更是有点不悦了:“随便啦,不说他们。”

我一把把小悠拥到怀里:“有没有想我?”

“没有!”

“好大的胆子!”说完我就开始搔她的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悠拼命闪躲我,但都被我抓回来。我们就在主官寝室嬉闹著。

不一会儿,我就抱着小悠接吻起来。我们陷在绵密又深长的亲吻中,四只手也不老实地探索著对方。我缓缓地将手伸进小悠的护士裙底(记得吗?小悠刚下班),小悠停止吸吮我的舌头:“很坏哎!这里没有床啦!”

我还没把小悠正法过,今天下午被小悠弄得欲火焚身,打算今天就解决她,我才不管她的娇嗔,继续摸著小悠的内裤。

“我们可以靠着窗户站着来。”对护士可以很直接说,她们真的很敢。

我把小悠推到窗户边,她被靠着关上的窗户,我缓缓地把护士袍的釦子一颗一颗打开.小悠一方面我想她是默许的,二方面,厉害的小悠也把我洗好澡穿的迷彩内衣脱掉了,她开始摸我的奶头,真厉害,真了解男生这里也是敏感的。

小悠连身装的釦子全被我解除了,我让它挂在小悠身上,胸罩都没解就从胸罩的上面伸舌头进去舔小悠的乳晕和奶头.小悠依然用一只手大拇指刺激我的奶头,另一只手已经伸进我的体育裤直接抓着我的肉棒了,但她只是抓着,并没有任何动作。

“你硬成这样了喔!你……有没有……想我想到自己来啊?”

虽然没有灯,但在昏暗的月光下,小悠真的笑得很美。

“没有!”我赶紧摇头:“所以……我好想要……你!”

小悠更是很贼的笑着:“不要,你们阿兵哥只想做,做完就不要人家了!”

“不会啦!等我退伍,我就带你回台北。台北很缺护士,你来台北工作,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啦!”为了做,男人真的什么都会说出口的。

小悠开始套弄我的宝贝了,边套动边害羞地问:“那……你……会……娶我吗?”

“会!”我受不了小悠的套弄,我也手伸进小悠的纯白色内裤里,拇指和中指轻轻的把大阴唇往外撑开着,食指就开始探索小豆子在哪里,从肉洞到淫肉再走到阴核,开始来回地上下游动。

小悠被刺激得往我怀里躺,手也加速著上下抽动我的肉棒。过了一下子,我真的好想要,当兵时,真的很难做到太多前戏!

我觉得小悠也够湿了,马上把小悠转过来,内裤脱掉,上身伏下在窗櫺边,就把我的内外裤一起脱,准备要干。

屁股对着我的小悠不会不愿意:“你……好大……不要太用力……”但语气十分害羞。我管不了怜香惜玉了,找到洞口就大力插。 小悠一开始就被我大力的插有点吃不消:“好大……等一下……等一下……  啊……”

我不管,我已经两个礼拜连手枪都没打,我想疯了!她越叫我越爽。 “啊……等一……啊……嗯嗯嗯嗯……下……啦……啊啊啊……还要……还

要……”小悠看来习惯我的大小和速度了,会爽了!

我马上把小悠翻过来面对我,把她一只腿抱起来让她只有单脚站立,然后狠狠地插入。小悠面对着我,手紧紧环着我的脖子,我吻上她的唇她就发不出太大的声音了,虽然空无一人还是有点顾忌。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小悠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我另一只手贪心的去抓小悠没有被解除胸罩的奶,奋力冲刺著。不一会儿,我射了!我放下小悠的腿,紧紧地拥抱着她。

小悠摸摸我的头:“你忍很久了喔?”可是她真的很贴心,没有嫌我太快,我只有点头.  可是我突然想到:“我射在里面哎,对不起!”

“没关系啦,我拿避孕药很方便,你忘了我做什么的喔?”

我又亲一下小悠,并说:“我好喜欢你!”

她头整个埋到我怀里:“我也是。”

但我往窗外看去,有两个身影往我们的临时寝室还没离开这间一楼的寝室太远在飞奔著而去,我想……有人刚刚偷看了一场活春宫了!

我牵着小悠的手慢慢地往临时寝室回去,途中要经过大操场,小悠依偎在我怀里,我也跟她情话绵绵著,但是当我开始跟小悠讲到她刚刚不知道的被偷看到的事,我以为她会生气或不好意思,结果,全然没有!

“我跟你说喔,我们刚刚在……的时候,好像有人在看我们哎!”

“真的吗?那要是偷看我的人要对我怎样,你会保护我吗?”

“当然啊!小傻瓜,我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也不一定是欺负啦!要是能让我很开心,我说不定也会答应喔!”她又娇羞的低着头:“人家……喜欢很多次,开心很多那种的……”

我知道了,刚刚我真的有点太快了,难怪小悠会还想要。

原住民加上护士的功力我又再一次印证了,我心中百感交集,小悠不是我正牌女友,被人怎样的画面在我脑海浮现,我不知道我到底会怎么样?我会很生气还是很兴奋,还是两者兼有。老实说,我思绪很乱!

也许最好的方法是验证看看就会知道,要是我会兴奋,反正不是正牌女友;要是我会生气,菜鸟一定会听我的话就此停手的,看来似乎对我只是有好处没坏处啊!

“你真的都可以?那我叫他们看着我们做了喔?”

“哈哈!你敢喔?你舍得喔?”小悠的笑是浅浅的,但是带有一点挑衅。

“你敢我就敢,只要你开心我就舍得!何况菜鸟们要是我喊停,他们一定乖乖听话的!”我当然是不甘示弱,且我眼前的恶魔已经把天使打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边聊边走就到了寝室,我叫小悠先在寝室门口躲在门边看,阿强和小李都是菜鸟,当然睡在上铺,两个人也不知道真睡还是装睡,完全没声音。

我其实也不知道他们是真睡还是假睡,但要是刚刚有偷看,现在睡得着才怪呢!小悠在看我,我也想表现一下我无敌上兵的威风!大声的喊:“起来!床前就定位!”

果然没睡,他们身手矫健的从上铺跳下,两人都只穿着内裤,连迷彩上衣都没穿,两个同乡的菜鸟,听说以前有健身,肌肉比我大多了,小李还好穿的是正常宽松的四角裤,阿强竟然给我穿红色的子弹内裤。都在我面前立正得好好的。

伸手去拨他们紧贴的双手:“手不要被我拉开喔!子弹的哩,老二很大喔!是有多大?手夹紧啦!”我又开始耍帅的背着立正口令,小悠在看嘛!

“闻口令,两脚跟靠拢并齐,脚尖向外分开四十五度(以两脚掌内缘计算)两腿伸直,两膝靠拢;上体正直微向前倾,体重平均落于脚跟及脚掌上;小腹微向后收,胸部自然前挺;两肩宜平,微向后张,两臂自然下垂,手心向内,两手五指并拢伸直,手掌及指与腿相接,中指贴于裤缝,手肘微向前引;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下颚微向后收,两眼凝神平视前方。”我被关过禁闭,在禁闭室里背得滚瓜烂熟的口令就拿来耍威风啦!

“菜不该死,是罪该万死!伏地挺身预备!”

“一,二!”整齐划一的分解动作,两员已趴地上!

我往小悠看去,她捂著嘴巴在偷笑,我更爽了!

“听口令:一上二下,一,二,一,我说二了吗?一,二……”

他们大概做了六十下有,我口令停在一,叫他们趴着不准起来,两个人都开始喘气而且汗滴在地上了。

“很大胆嘛,说!你们刚刚看到什么?”

阿强比较机灵:“报告学长,没有!”小李已经心虚了,没敢说话。

“没有喔?那你们做一整个晚上,也不用站哨了!”我拿起打往哨所的电话打给在站哨的金仔:“你不用回来了,我在床点他们伏地挺身,你自己选,是要继续站还是回来趴?”

“报告,我还是站哨好了!”

“废话!你还真的选啊?给我好好站!”

我回头对着两人:“还是不说是不是?好,我跟连长说,请他换两个菜鸟来站哨,爽缺还会没人来?连上在精实,还去有你好受,你们看到的事敢讲出去,你们兵会当得很痛苦!”

小李双手都在抖著:“报告……学长,我们……不会说出……去!请……不要叫我们回去。”给我套出来了吧!

“不会说出去什么?那就是你们有偷看啰?”

“起立!给我立正站好!”我喊完口令,两人迅速起立立正!

我走到阿强面前:“说,看到什么?”

阿强大概是知道也隐瞒不了,于是支支吾吾的开始结巴:“报告!我们……我们看……到,学长在……办……事。”

“喔?办什么事?”

小李比较粗线条,大声的说:“报告,做爱!”

“谁叫你们偷看的?谁提议的?举手!”

我还真想知道是谁先提议的,没想到是平常我以为比较傻呼呼的阿强举起手了。我冷冷的笑:“是你啊?”小李也不隐瞒了:“报告!是!”

“手放下!”看着两人汗流浃背的只穿内裤立正著,我的坏点子来了,我对着门边的小悠温柔多了的说:“小悠,来,过来这里。”

小悠边走过来边说:“唉呦!上兵这么威风喔?你又不是军官,你怎么可以这样啊?”

“干嘛?心疼他们啊?”

“哪有,阿兵哥本来就是要操啦!你好帅喔!”

我心里得意了,我的一只手从站在我身边的小悠身后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轻说:“听说那个穿子弹叫阿强的那边很大,你要不要看看啊?”

小悠小力的打一下我:“屁啦!最好是可以,而且能有多大?我看多了!”

“那你看看啊!”我还是不怀好意的提议著。

“那他们会给我看喔?”

“废话,又不是我去脱他们的裤子,是你哎!他们怎么会不肯?”

“真的?”小悠调皮地吐一下舌头舔嘴唇。

我又对他们喊:“给我站好!别说学长对你们不好,给你们福利好不好?”

我真的忍住我很想大笑的表情:“不要动喔!护士小姐检查一下你们有没有生病。”

他们虽然是没有表情的立正著,但我看得出来他们的眼睛在偷笑。

小悠先是牵着我的手走到立正的他们面前,放掉我的手后就两只手隔着内裤一起轻轻扫过两个人的宝贝:“没有很大啊!但是有一点硬硬的了哎!”

“你们很色喔,谁准你们硬的?”我揶揄着他们。

比较机伶的小李开口:“报告学长,看到漂亮的学嫂一定会这样啊!”

比较憨厚的阿强也结巴的说:“学长……这样……很……难受……哎……”

小悠答腔了:“难受啊?那这样呢?”说完就开始隔着内裤一直抚摸著两人的两包,我看到小悠热狗和蛋蛋没放过的在摸著两个人。

小悠边摸两人边笑,他们两个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爽还是难过,我想是爽吧!开始手贴不紧大腿了。我看到这样还是要整他们:“手贴好!”他们迅速又夹紧手臂。

“这样就受不了喔?你们谁是处男?举手!”我看到两人都缓缓的举起手。

“哇!真的假的,两个都是喔?小悠,你赚到了!”他们都是没读大学,高中毕业就来当兵的乡下小子,小李18岁,阿强19岁,比起当时23岁的我自然我更有威严命令他们,何况,我上兵呐!

我心里大喜,处男一来很快就不行了,二来他们更是绝对不敢不听我的话,就算他们真的想乱来,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吧?

小悠很调皮地一直摸著,对我笑笑的说:“处男喔?那姐姐教你们喔!”说完就一把脱下两人的内裤,不脱还好,一脱看到真的一柱擎天的小阿强,我当时心里也颇为震撼,有20公分以上吧!小李虽不小,但也是一般人可以见到的正常size。

“真的好大喔!我没看过这么大的哎!”小悠也是赞叹连连!

男生看过勃起状态的宝贝不会比有经验的女生多,更何况是在泌尿科服务的小悠,但是连小悠都赞叹,那真的非同小可!

小悠一方面好奇,二方面也是有一点春心荡漾吧!竟然开始慢慢地套弄两人的阳具。我站到小悠身后,也不安份地开始摸著小悠护士服下的小屁股,慢慢地把裙缘往上提,露出她的小裤裤后又开始隔着小裤裤来回地扫著小悠的肉缝。

小悠有点站不住在乱动着,但手也没有离开两支棒子,小悠还是边玩棒子边说:“不要弄我啦!这样我不能专心整他们啦!”

“不用专心啦,你就整死他们。你们要是有人射出来就给我做伏地挺身。”

看得出来他们在忍耐小悠的套弄忍得很辛苦,两个人的手也没夹紧了,站也站得歪七扭八。我开始慢慢把小悠的内裤脱到膝盖挂著,手指就又开始攻击小悠的阴核和阴唇。

我看到小悠在玩小李的右手比较没动作,我猜她对小李的也没兴趣,我示意小李,指著小悠再拍拍我自己的胸部,小李虽没经验但不笨,把小悠的手轻轻推掉,站到小悠身边也开始隔着衣服摸小悠的胸部。

小悠被我的手指开始插入小穴时轻轻的哼了一声,更是大力又快速地套弄阿强的老二。小李真的一教就会,开始全部解除小悠护士服的排扣,小悠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只有微弱的“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小李不客气的连胸罩都解掉,唇语问:“学长……我可以……”他指著自己吐出的舌头,我也点头。我开始也把裤子脱到脚边,用肉棒在缝缝前爱抚,我和小悠的性器官在磨擦著。小李也在小悠身前边舔著小悠的一边乳房,另一手也贪心的摸著另一个。

在我和小悠的摩擦好一会儿之后,准备要插入了,我慢慢地进去,小悠也随着我进去的节奏“啊……嗯嗯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啊……”的发出悦耳又淫荡的声音。

我一下子就慢慢地插到底了,我却停著不动,倒不是要整小悠,而是小悠的洞会吸人,我随便动一动就又会想射了,我缓慢地开始抽送著。

小悠这时也大概顾不得眼前是谁了,竟然更弯下身子要帮阿强口交,我看着小悠先用舌头舔著阿强大鸡巴的龟头,我看到这场景更是兴奋得已经想射了,只好先不要看分心一下让自己不要那么刺激。

我闭起眼睛一样慢慢地在抽插,心里开始用我常用来分心延迟射精的方法:背九九乘法。谁知道,耳朵里传来的浪叫让我根本没办法专心。

小悠嘴里好像有东西在大声叫着:“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我睁开眼睛一看,小悠一手在摸著小李的老二套弄,嘴巴把整支阿强的肉棒都完全地吞进去再拉出来的口交,看到这样的场景我真的很兴奋。我开始加速,小悠也越叫越大声,手和嘴越来越快。

我看到小李很像要受不了了:“我不行了,我要射了……”小悠停止下来,没想到小李也想射到了极点,自己抓着老二打了四、五下,大叫一声就要射了。小悠大概不想衣服被射到,就用手掌挡着小李的龟头,小李的子孙全数射在小悠的手上后就瘫了大字型躺倒床上。

我也加速越抽送越快,小悠也没办法专心口交了,我看她只是含着阿强的宝贝在嘴里,但以我的经验,小悠嘴里的舌头一定也还在口中舔弄著阿强的鸡巴。我看到阿强受不了的抓着小悠的头,小悠也没抗拒,她大概很不怕口爆吧?

阿强抓着小悠的头开始自己进出,把小悠的嘴当小穴干起来,我也越来越快的猛干。我边干边问:“爽吗?”小悠嘴里有东西只能“嗯嗯……嗯嗯……”的回答我。我看到阿强大力的干著几下后就停了,一声长长的吐气:“呼───”

我看到小悠把阿强的精液吐在另一只手,就扶著阿强的腰接受着我的大力抽送,边说:“好棒喔……第二次比较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李又坐起来在床边摸著小悠的两边胸部。

“好爽,这样好爽……快一点,不要停……射……射……射……射我……”

我搞不清楚是不要停还是要射,但是我也忍不住不射了,我大力地抓着小悠的屁股猛干个十来下,我的大军全数冲进小悠的阴道。我在抽动着,不舍得的还是抽动了二十来下去享受享受那余韵,希望越长越好。

阿强和小李识相的离开去厕所,我抱着小悠躺到军床上。我们一个字都没说的看着对方,小悠先开口:“你不会因为我……淫荡……不要我……吧?”

我很温柔地看着小悠并亲吻她的额头:“不会啦!小傻瓜,我喜欢看你淫荡而且开心。反正我快退伍了也再也看不到他们了,你不用担心!”

小悠点头:“嗯……我要去厕所啦!”

“我陪你去。”说完我们就一起到厕所。

因为是新营区,我们只开放一个厕所给我们站哨班用,一进去看到还没隔间的浴室里阿强和小李又在打手枪。

小悠看到倒也大方的说:“你们不累喔?要不要再来一次?小处男阿兵哥,你们还那么有力,OK的啦!”

我对着两个菜鸟笑了笑,心想:‘反正小悠不是我正牌女友,大家一起开心啦!而且……我还真是因为刚刚这样做而兴奋异常呢!’

接下来,就是我军旅生涯最后两个月发生的爽事一件接一件了。退伍后,当然没有继续跟小悠连络。我坏吗?也许吧!但我想小李和阿强会给小悠很多快乐的,对吗?

这往事发生在四年前。我是在花莲当大头兵的无敌待退弟兄,只剩两个月就可以脱离军旅生涯,我的部队在好山好水的花莲市区.那是我的其中一个女友,是在有一次放假不想回台北时,留在花莲玩交到的,当然,她是花莲众多原住民之一。

是不是因为是原住民所以她比较开放我不得而知,但是跟她的职业一定有关系.她是一个护士,对护士,男人总有无尽的幻想,但根据我的经验,护士比起一般女生开放一点点的原因是,她们对人的身体是比较不会害怕的,想想,随便一个护士看过的屁股都比你多吧!

因为在花莲当兵,在老家的女朋友天高皇帝远的,当然管不著,有这个在地的护士女友,她不时就会来会客,送烟送好吃的东西来,羡煞不少同袍弟兄,连长官都觉得会客次数有点太多。但会客本来就可以,她又正常申请,再加上我说过了,我已经是只剩两个月的无敌待退弟兄。

连上的长官本来就觉得我们这些老兵很难管,一直想要弄点事给我们做,而且是我们一定肯做的。终于,因为我们的营区要搬进一个全新盖好的营区,离旧的营区走路只要五分钟,在新营区几乎盖好了只差一些细部要处理,已经有一些东西是怕被窃的,连长就决定由我带领另外三个菜鸟去轮流站哨。

“你们不用回来,三餐我会派人送去。由你安排,你们四个就轮流站哨,除了站哨,其它的都不用做,你只要不给我出岔子,这爽缺你就做到退伍!”连长在立正站好的我与菜鸟前命令著。又说:“连上士官不够,就由你上兵代替士官做哨长!”

“是,连长!”我行礼后带着菜鸟们准备要东西搬一搬过去新营区了。

绰号阿强、小李、金仔的三个菜鸟算是乖的,连长才会派给我带去站哨。我们到了新营区后,我先安排好站哨的时间表,我可不是那种会欺负菜鸟的学长,我平均的分配大家的站哨时间,然后就赶快打电话给我的原住民护士女友啦!

她的名字叫小悠,是花莲特有的太鲁阁族,深邃的五官,一双眼睛真的很大很美,身高不高但比例很好,我喜欢略显丰腴的女人,但是她明显偏瘦了160/42,但是她细细的手指很美,脖子后还有一只很细腻的蝴蝶刺青。

小悠知道我没人管又自由,马上骑机车就来我的营区门口。我先安排阿强和小李站哨,虽然那是很凉的差事,但是只有四个人轮流,站二歇二也是蛮累的,白天是这样站双人哨,晚上就换成是单人哨可以站二歇六,虽然睡不饱,但是连长有说,我们不站哨时怎睡都可以。

小悠到了,但是在门口聊天总是不好看,但是新营区也有会客室,虽然还是什么都没有,就席地而坐,小悠带了些饮料卤味来劳军,当然菜鸟也有得吃啦!

菜鸟很感谢小悠,也敬佩我这学长有办法。

大家就吃吃喝喝边聊天,阿强和小李在站哨,留一些东西给他们吧,金仔和小悠也见过面,大家也不生疏。

小悠看我们吃喝得像猪一样,笑笑着说:“又没人跟你抢,你们吃慢点啦!

你们现在这么自由,我有空就会过来看你们啦!”

金仔塞了一嘴东西还是鼓著腮帮子要说话:“看我们?是来看学长吧?”

“吃就吃,话那么多喔?”我拿鸡骨头丢金仔之后教训他。

大家吃吃喝喝后,小悠说她要去上班了,晚上会很晚下班。我跟她说只要她不累,今天晚上也可以过来。我看了一下哨本,我今晚是10点到12点的哨,过12点就没事了,小悠刚好也上小夜班到12点,她说要帮我送消夜来,我很感激她,我们有点离情依依。

“我不当电灯泡,我去找他们聊天。”金仔不笨,马上就离开现场。

我和小悠站着拥抱,当时是冬天,但她的体温好暖,我们当时已有接吻过,还有做过的就只是接吻时不安份的手隔着裤子互相慰藉。当时我们才认识一个礼拜,所以还没有过更多的啦!我缓缓地吻了她的唇。

两人紧紧拥抱,轻轻的点唇吻,慢慢地变成互相舌头调皮的玩弄双唇,逐渐两个人的舌头才交缠在一起,我的手在她的背后游走着。小优是很懂得享受的女孩,而且我说她的开放就是,我只要一跟她接吻,是她会主动地摸过来我的……  现在她就在隔着裤子摸我的宝贝,我左右的想闪,停止我的亲吻就说:“你这样乱摸,又马上要走,我怎么受得了?”

小悠慧诘地瞪着大眼睛看我:“我就是要你想死我。”说完还是用她细长美丽的手指在我的迷彩裤上游走。

当她要把我拉炼拉开时,我反而像女生一样推开她说不要:“阿菜们都在外面看得进来,你这样我怎么受得了啦?”

“反正是你被看又不是我,你们一起洗澡不是都看过了?你被看总比我被看好啊!”

“你好皮喔!那我也让你被看!”说完我就作势要往上拉她的衣服。

小悠一把推开我:“神经,晚上再来看你啦!”说完吻一下我的下巴就转身穿外套要走了。

我送她到门口,门口车来车往的我跟她保持距离,站哨的小李还顽皮地喊:“敬礼!”阿强也一起敬礼,“礼毕!”

小悠回头用灿烂的笑容跟我唇语道别,我没有责难的骂小李和阿强:“吃饱太空喔?她又不是长官,敬什么礼?”

阿强也笑笑的:“她是学嫂啊!”

小李附和:“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哎!”

“好好站哨啦!”我随便他们乱哈拉,但是还是正经的说了一句。

站了一天的哨腰酸背痛的,12点的哨交接完了后,先到临时浴室洗个澡,洗到一半,阿强就来叫我,说站哨的金仔通报小悠来了,我没好气地说:“白痴喔,不会叫她进来,现在12点多,一个女生站在门口是能看喔?”

阿强回我一声:“是,学长!”就赶快跑去门口。我继续洗我的澡,谅阿强和小李也不会对小悠怎样,应该一样会请小悠到会客室坐坐吧!

我洗完澡走到会客室,竟然发现小李和阿强都和小悠一起在会客室里席地而坐,而且三个人肩并著肩坐得很近,我一看到有点不爽:“哎,哎,哎,吃豆腐啊?”

不过既然不是正牌女友,我也不会真的多生气,当兵的人嘛,看到女人就像猫看到鱼,怎可能不扑上去?他们除了亏亏小悠,应该不会过份吧?

两人听我这样说,赶快道歉离开.懒得理他们,叫他们去睡觉,转身就对小悠说:“死阿菜,以为自己很老喔!你到多久了?”

“没有多久啊,五分钟而已。他们说话好好笑。”

我灵机一动:“一直在这里好闷喔!我带你去营区走走,你没有看过晚上的营区吧?”

“不要啦!那么晚又没有灯,很可怕哎!”

“有我在,你怕什么?我们散散步、吹吹风嘛!今天才礼拜二,离我放假还早,现在有时间和机会相处,要好好把握啦!”

“好啦,你要带手电筒喔!”

“嗯!”说完我就带小悠在偌大的营区巡礼:“这里是弹药库。”、“这叫中山室。”、“这里是主官寝室。”

我刻意在主官寝室停留,小悠很好奇:“连长的房间那么好喔?连卫浴设备都有,简直是小套房嘛!”

“你才知道,当狗军官有多爽。”(不好意思,要是读者有军官的,请体谅大头兵,我们一定不大喜欢你们。至于志愿士官,那就更不好意思了,我连骂都懒得骂你们。)

“你怎么这样讲军官,他们也很无奈啊!”

因为小悠的前男友也是军官,我更是有点不悦了:“随便啦,不说他们。”

我一把把小悠拥到怀里:“有没有想我?”

“没有!”

“好大的胆子!”说完我就开始搔她的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悠拼命闪躲我,但都被我抓回来。我们就在主官寝室嬉闹著。

不一会儿,我就抱着小悠接吻起来。我们陷在绵密又深长的亲吻中,四只手也不老实地探索著对方。我缓缓地将手伸进小悠的护士裙底(记得吗?小悠刚下班),小悠停止吸吮我的舌头:“很坏哎!这里没有床啦!”

我还没把小悠正法过,今天下午被小悠弄得欲火焚身,打算今天就解决她,我才不管她的娇嗔,继续摸著小悠的内裤。

“我们可以靠着窗户站着来。”对护士可以很直接说,她们真的很敢。

我把小悠推到窗户边,她被靠着关上的窗户,我缓缓地把护士袍的釦子一颗一颗打开.小悠一方面我想她是默许的,二方面,厉害的小悠也把我洗好澡穿的迷彩内衣脱掉了,她开始摸我的奶头,真厉害,真了解男生这里也是敏感的。

小悠连身装的釦子全被我解除了,我让它挂在小悠身上,胸罩都没解就从胸罩的上面伸舌头进去舔小悠的乳晕和奶头.小悠依然用一只手大拇指刺激我的奶头,另一只手已经伸进我的体育裤直接抓着我的肉棒了,但她只是抓着,并没有任何动作。

“你硬成这样了喔!你……有没有……想我想到自己来啊?”

虽然没有灯,但在昏暗的月光下,小悠真的笑得很美。

“没有!”我赶紧摇头:“所以……我好想要……你!”

小悠更是很贼的笑着:“不要,你们阿兵哥只想做,做完就不要人家了!”

“不会啦!等我退伍,我就带你回台北。台北很缺护士,你来台北工作,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啦!”为了做,男人真的什么都会说出口的。

小悠开始套弄我的宝贝了,边套动边害羞地问:“那……你……会……娶我吗?”

“会!”我受不了小悠的套弄,我也手伸进小悠的纯白色内裤里,拇指和中指轻轻的把大阴唇往外撑开着,食指就开始探索小豆子在哪里,从肉洞到淫肉再走到阴核,开始来回地上下游动。

小悠被刺激得往我怀里躺,手也加速著上下抽动我的肉棒。过了一下子,我真的好想要,当兵时,真的很难做到太多前戏!

我觉得小悠也够湿了,马上把小悠转过来,内裤脱掉,上身伏下在窗櫺边,就把我的内外裤一起脱,准备要干。

屁股对着我的小悠不会不愿意:“你……好大……不要太用力……”但语气十分害羞。我管不了怜香惜玉了,找到洞口就大力插。 小悠一开始就被我大力的插有点吃不消:“好大……等一下……等一下……  啊……”

我不管,我已经两个礼拜连手枪都没打,我想疯了!她越叫我越爽。 “啊……等一……啊……嗯嗯嗯嗯……下……啦……啊啊啊……还要……还

要……”小悠看来习惯我的大小和速度了,会爽了!

我马上把小悠翻过来面对我,把她一只腿抱起来让她只有单脚站立,然后狠狠地插入。小悠面对着我,手紧紧环着我的脖子,我吻上她的唇她就发不出太大的声音了,虽然空无一人还是有点顾忌。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小悠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我另一只手贪心的去抓小悠没有被解除胸罩的奶,奋力冲刺著。不一会儿,我射了!我放下小悠的腿,紧紧地拥抱着她。

小悠摸摸我的头:“你忍很久了喔?”可是她真的很贴心,没有嫌我太快,我只有点头.  可是我突然想到:“我射在里面哎,对不起!”

“没关系啦,我拿避孕药很方便,你忘了我做什么的喔?”

我又亲一下小悠,并说:“我好喜欢你!”

她头整个埋到我怀里:“我也是。”

但我往窗外看去,有两个身影往我们的临时寝室还没离开这间一楼的寝室太远在飞奔著而去,我想……有人刚刚偷看了一场活春宫了!

我牵着小悠的手慢慢地往临时寝室回去,途中要经过大操场,小悠依偎在我怀里,我也跟她情话绵绵著,但是当我开始跟小悠讲到她刚刚不知道的被偷看到的事,我以为她会生气或不好意思,结果,全然没有!

“我跟你说喔,我们刚刚在……的时候,好像有人在看我们哎!”

“真的吗?那要是偷看我的人要对我怎样,你会保护我吗?”

“当然啊!小傻瓜,我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也不一定是欺负啦!要是能让我很开心,我说不定也会答应喔!”她又娇羞的低着头:“人家……喜欢很多次,开心很多那种的……”

我知道了,刚刚我真的有点太快了,难怪小悠会还想要。

原住民加上护士的功力我又再一次印证了,我心中百感交集,小悠不是我正牌女友,被人怎样的画面在我脑海浮现,我不知道我到底会怎么样?我会很生气还是很兴奋,还是两者兼有。老实说,我思绪很乱!

也许最好的方法是验证看看就会知道,要是我会兴奋,反正不是正牌女友;要是我会生气,菜鸟一定会听我的话就此停手的,看来似乎对我只是有好处没坏处啊!

“你真的都可以?那我叫他们看着我们做了喔?”

“哈哈!你敢喔?你舍得喔?”小悠的笑是浅浅的,但是带有一点挑衅。

“你敢我就敢,只要你开心我就舍得!何况菜鸟们要是我喊停,他们一定乖乖听话的!”我当然是不甘示弱,且我眼前的恶魔已经把天使打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边聊边走就到了寝室,我叫小悠先在寝室门口躲在门边看,阿强和小李都是菜鸟,当然睡在上铺,两个人也不知道真睡还是装睡,完全没声音。

我其实也不知道他们是真睡还是假睡,但要是刚刚有偷看,现在睡得着才怪呢!小悠在看我,我也想表现一下我无敌上兵的威风!大声的喊:“起来!床前就定位!”

果然没睡,他们身手矫健的从上铺跳下,两人都只穿着内裤,连迷彩上衣都没穿,两个同乡的菜鸟,听说以前有健身,肌肉比我大多了,小李还好穿的是正常宽松的四角裤,阿强竟然给我穿红色的子弹内裤。都在我面前立正得好好的。

伸手去拨他们紧贴的双手:“手不要被我拉开喔!子弹的哩,老二很大喔!是有多大?手夹紧啦!”我又开始耍帅的背着立正口令,小悠在看嘛!

“闻口令,两脚跟靠拢并齐,脚尖向外分开四十五度(以两脚掌内缘计算)两腿伸直,两膝靠拢;上体正直微向前倾,体重平均落于脚跟及脚掌上;小腹微向后收,胸部自然前挺;两肩宜平,微向后张,两臂自然下垂,手心向内,两手五指并拢伸直,手掌及指与腿相接,中指贴于裤缝,手肘微向前引;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下颚微向后收,两眼凝神平视前方。”我被关过禁闭,在禁闭室里背得滚瓜烂熟的口令就拿来耍威风啦!

“菜不该死,是罪该万死!伏地挺身预备!”

“一,二!”整齐划一的分解动作,两员已趴地上!

我往小悠看去,她捂著嘴巴在偷笑,我更爽了!

“听口令:一上二下,一,二,一,我说二了吗?一,二……”

他们大概做了六十下有,我口令停在一,叫他们趴着不准起来,两个人都开始喘气而且汗滴在地上了。

“很大胆嘛,说!你们刚刚看到什么?”

阿强比较机灵:“报告学长,没有!”小李已经心虚了,没敢说话。

“没有喔?那你们做一整个晚上,也不用站哨了!”我拿起打往哨所的电话打给在站哨的金仔:“你不用回来了,我在床点他们伏地挺身,你自己选,是要继续站还是回来趴?”

“报告,我还是站哨好了!”

“废话!你还真的选啊?给我好好站!”

我回头对着两人:“还是不说是不是?好,我跟连长说,请他换两个菜鸟来站哨,爽缺还会没人来?连上在精实,还去有你好受,你们看到的事敢讲出去,你们兵会当得很痛苦!”

小李双手都在抖著:“报告……学长,我们……不会说出……去!请……不要叫我们回去。”给我套出来了吧!

“不会说出去什么?那就是你们有偷看啰?”

“起立!给我立正站好!”我喊完口令,两人迅速起立立正!

我走到阿强面前:“说,看到什么?”

阿强大概是知道也隐瞒不了,于是支支吾吾的开始结巴:“报告!我们……我们看……到,学长在……办……事。”

“喔?办什么事?”

小李比较粗线条,大声的说:“报告,做爱!”

“谁叫你们偷看的?谁提议的?举手!”

我还真想知道是谁先提议的,没想到是平常我以为比较傻呼呼的阿强举起手了。我冷冷的笑:“是你啊?”小李也不隐瞒了:“报告!是!”

“手放下!”看着两人汗流浃背的只穿内裤立正著,我的坏点子来了,我对着门边的小悠温柔多了的说:“小悠,来,过来这里。”

小悠边走过来边说:“唉呦!上兵这么威风喔?你又不是军官,你怎么可以这样啊?”

“干嘛?心疼他们啊?”

“哪有,阿兵哥本来就是要操啦!你好帅喔!”

我心里得意了,我的一只手从站在我身边的小悠身后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轻说:“听说那个穿子弹叫阿强的那边很大,你要不要看看啊?”

小悠小力的打一下我:“屁啦!最好是可以,而且能有多大?我看多了!”

“那你看看啊!”我还是不怀好意的提议著。

“那他们会给我看喔?”

“废话,又不是我去脱他们的裤子,是你哎!他们怎么会不肯?”

“真的?”小悠调皮地吐一下舌头舔嘴唇。

我又对他们喊:“给我站好!别说学长对你们不好,给你们福利好不好?”

我真的忍住我很想大笑的表情:“不要动喔!护士小姐检查一下你们有没有生病。”

他们虽然是没有表情的立正著,但我看得出来他们的眼睛在偷笑。

小悠先是牵着我的手走到立正的他们面前,放掉我的手后就两只手隔着内裤一起轻轻扫过两个人的宝贝:“没有很大啊!但是有一点硬硬的了哎!”

“你们很色喔,谁准你们硬的?”我揶揄着他们。

比较机伶的小李开口:“报告学长,看到漂亮的学嫂一定会这样啊!”

比较憨厚的阿强也结巴的说:“学长……这样……很……难受……哎……”

小悠答腔了:“难受啊?那这样呢?”说完就开始隔着内裤一直抚摸著两人的两包,我看到小悠热狗和蛋蛋没放过的在摸著两个人。

小悠边摸两人边笑,他们两个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爽还是难过,我想是爽吧!开始手贴不紧大腿了。我看到这样还是要整他们:“手贴好!”他们迅速又夹紧手臂。

“这样就受不了喔?你们谁是处男?举手!”我看到两人都缓缓的举起手。

“哇!真的假的,两个都是喔?小悠,你赚到了!”他们都是没读大学,高中毕业就来当兵的乡下小子,小李18岁,阿强19岁,比起当时23岁的我自然我更有威严命令他们,何况,我上兵呐!

我心里大喜,处男一来很快就不行了,二来他们更是绝对不敢不听我的话,就算他们真的想乱来,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吧?

小悠很调皮地一直摸著,对我笑笑的说:“处男喔?那姐姐教你们喔!”说完就一把脱下两人的内裤,不脱还好,一脱看到真的一柱擎天的小阿强,我当时心里也颇为震撼,有20公分以上吧!小李虽不小,但也是一般人可以见到的正常size。

“真的好大喔!我没看过这么大的哎!”小悠也是赞叹连连!

男生看过勃起状态的宝贝不会比有经验的女生多,更何况是在泌尿科服务的小悠,但是连小悠都赞叹,那真的非同小可!

小悠一方面好奇,二方面也是有一点春心荡漾吧!竟然开始慢慢地套弄两人的阳具。我站到小悠身后,也不安份地开始摸著小悠护士服下的小屁股,慢慢地把裙缘往上提,露出她的小裤裤后又开始隔着小裤裤来回地扫著小悠的肉缝。

小悠有点站不住在乱动着,但手也没有离开两支棒子,小悠还是边玩棒子边说:“不要弄我啦!这样我不能专心整他们啦!”

“不用专心啦,你就整死他们。你们要是有人射出来就给我做伏地挺身。”

看得出来他们在忍耐小悠的套弄忍得很辛苦,两个人的手也没夹紧了,站也站得歪七扭八。我开始慢慢把小悠的内裤脱到膝盖挂著,手指就又开始攻击小悠的阴核和阴唇。

我看到小悠在玩小李的右手比较没动作,我猜她对小李的也没兴趣,我示意小李,指著小悠再拍拍我自己的胸部,小李虽没经验但不笨,把小悠的手轻轻推掉,站到小悠身边也开始隔着衣服摸小悠的胸部。

小悠被我的手指开始插入小穴时轻轻的哼了一声,更是大力又快速地套弄阿强的老二。小李真的一教就会,开始全部解除小悠护士服的排扣,小悠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只有微弱的“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小李不客气的连胸罩都解掉,唇语问:“学长……我可以……”他指著自己吐出的舌头,我也点头。我开始也把裤子脱到脚边,用肉棒在缝缝前爱抚,我和小悠的性器官在磨擦著。小李也在小悠身前边舔著小悠的一边乳房,另一手也贪心的摸著另一个。

在我和小悠的摩擦好一会儿之后,准备要插入了,我慢慢地进去,小悠也随着我进去的节奏“啊……嗯嗯啊……啊啊啊……嗯嗯嗯嗯……啊……啊啊……”的发出悦耳又淫荡的声音。

我一下子就慢慢地插到底了,我却停著不动,倒不是要整小悠,而是小悠的洞会吸人,我随便动一动就又会想射了,我缓慢地开始抽送著。

小悠这时也大概顾不得眼前是谁了,竟然更弯下身子要帮阿强口交,我看着小悠先用舌头舔著阿强大鸡巴的龟头,我看到这场景更是兴奋得已经想射了,只好先不要看分心一下让自己不要那么刺激。

我闭起眼睛一样慢慢地在抽插,心里开始用我常用来分心延迟射精的方法:背九九乘法。谁知道,耳朵里传来的浪叫让我根本没办法专心。

小悠嘴里好像有东西在大声叫着:“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我睁开眼睛一看,小悠一手在摸著小李的老二套弄,嘴巴把整支阿强的肉棒都完全地吞进去再拉出来的口交,看到这样的场景我真的很兴奋。我开始加速,小悠也越叫越大声,手和嘴越来越快。

我看到小李很像要受不了了:“我不行了,我要射了……”小悠停止下来,没想到小李也想射到了极点,自己抓着老二打了四、五下,大叫一声就要射了。小悠大概不想衣服被射到,就用手掌挡着小李的龟头,小李的子孙全数射在小悠的手上后就瘫了大字型躺倒床上。

我也加速越抽送越快,小悠也没办法专心口交了,我看她只是含着阿强的宝贝在嘴里,但以我的经验,小悠嘴里的舌头一定也还在口中舔弄著阿强的鸡巴。我看到阿强受不了的抓着小悠的头,小悠也没抗拒,她大概很不怕口爆吧?

阿强抓着小悠的头开始自己进出,把小悠的嘴当小穴干起来,我也越来越快的猛干。我边干边问:“爽吗?”小悠嘴里有东西只能“嗯嗯……嗯嗯……”的回答我。我看到阿强大力的干著几下后就停了,一声长长的吐气:“呼───”

我看到小悠把阿强的精液吐在另一只手,就扶著阿强的腰接受着我的大力抽送,边说:“好棒喔……第二次比较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李又坐起来在床边摸著小悠的两边胸部。

“好爽,这样好爽……快一点,不要停……射……射……射……射我……”

我搞不清楚是不要停还是要射,但是我也忍不住不射了,我大力地抓着小悠的屁股猛干个十来下,我的大军全数冲进小悠的阴道。我在抽动着,不舍得的还是抽动了二十来下去享受享受那余韵,希望越长越好。

阿强和小李识相的离开去厕所,我抱着小悠躺到军床上。我们一个字都没说的看着对方,小悠先开口:“你不会因为我……淫荡……不要我……吧?”

我很温柔地看着小悠并亲吻她的额头:“不会啦!小傻瓜,我喜欢看你淫荡而且开心。反正我快退伍了也再也看不到他们了,你不用担心!”

小悠点头:“嗯……我要去厕所啦!”

“我陪你去。”说完我们就一起到厕所。

因为是新营区,我们只开放一个厕所给我们站哨班用,一进去看到还没隔间的浴室里阿强和小李又在打手枪。

小悠看到倒也大方的说:“你们不累喔?要不要再来一次?小处男阿兵哥,你们还那么有力,OK的啦!”

我对着两个菜鸟笑了笑,心想:‘反正小悠不是我正牌女友,大家一起开心啦!而且……我还真是因为刚刚这样做而兴奋异常呢!’

接下来,就是我军旅生涯最后两个月发生的爽事一件接一件了。退伍后,当然没有继续跟小悠连络。我坏吗?也许吧!但我想小李和阿强会给小悠很多快乐的,对吗?




上一篇:黑白巨乳两姐妹. 下一篇:淫靡诱惑
警告:本站含有 [带女友进军营]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