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游寻秦夺舍◆◆◆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戏游寻秦夺舍

        前言我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或者说是个穷苦人家出生的大学生,老天对我真是可恶到了极点,没有钱也就算了,我还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去赚,但是更加令我想自尽的是我长的极丑,丑到了一种境界,丑到了一种地步。我今年已经二十三了,在现在的这个的社会二十三还没有交过女朋友的人家会以为你的性取向有问题,如果你二十三岁了还是处男的话,别人会毫无疑问的怀疑你是不是,而我非常不幸的两者都是。 

  看到周围的男男女女一有时间就找机会去宾馆,去野外,享受这人生的第一美妙的事,而我却只能对着几本古久的破武侠书不断的YY,我想着自己成为项少龙,想着自己成为韦小宝,晚上做梦我都想着自己能有一天可以突然幸运的像是大多穿越小说里的主角一样可以突然得到一种力量穿越到这些小说的世界里去成为书中的主人公从而上尽里面全部的美女。但是我知道,突然得到一种力量那是不切实际的,那只是妄想! 

  上天大部分时候还是公平的,就像我,虽然我没钱,长的又丑,但是我却有着一颗非常聪明的大脑,为了自己的梦想,我从小就开始了对于精神世界的探索,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探索到里面的奥秘,使自己能够穿越精神世界的领域,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二十三岁即将结束,我的大学生涯也将结束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精神世界里面的奥秘,我发现的精神世界的奥秘就是假如我能够有着高度集中的精神力的话我就能够使自己的精神离自己的身体,并且可以用自己高强度的精神力穿越进任何一本有情节的故事里,进入故事里任何一个人的身体里与之结合,这也有种说法叫做夺舍! 

  我欣喜如狂,我毕生的梦想终于就要实现了,因为我从小就开始修炼的精神力无疑早已经够我完成这次的夺舍了,于是我自己安排好了一切的后事,为什么叫做后事呢,因为我一旦进行夺舍后,我的精神就离了我的身体,而以我的精神力,每隔三年才能夺舍一次,所以这就决定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的身体早就腐烂了,我也就算是在这个世界里死亡了。 

  当我安排好一切后,我带着我的那几本心爱的武侠书进了一座深山,开始了我一生传奇的夺舍猎艳之路。 

  在深山里,我打坐在地上,面前摆放着几本武侠,我仔细的想着要先从那一本开始好了,这个非常重要,因为精神力的限制,我每三年才能夺舍一次,我不能浪费时间,因为浪费时间久意味着我浪费了许多的美女。 

  思来想去我决定还是先从《寻秦记》里开始,哈哈,《寻秦记》里的美女请等着我,我项少龙马上就来了,请你们洗干净在等我吧! 

  我把《寻秦记》摆在我面前,收好其它的几本后我就开始进行了冥想,我集中自己的精神力奋力的冲击着自己这身丑陋的身体对我精神的束缚!就在我只剩下最后一点精神力的时候,我终于冲破了身体对我的束缚,只见一个虚无的我从我的身体上离出来,我来到《寻秦记》的面前,忍着形神俱灭的危险集中我剩下的最后一点精神力口中不停地念着:“我是项少龙,我是项少龙,我是项少龙,我是项少龙,?????”,只见我变成了一溜烟冲进了《寻秦记》这本书中消失不见,随之带走的还有我这些年来带走的一大堆从各种老旧书店淘来的武功心法书。 

  第一卷 我是项少龙 第一章 穿越成功 我成了项少龙随着一阵眩晕的感觉传来,慢慢的我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渐渐有了知觉,忽地醒过来,感觉全身疼痛欲裂,骇然发觉自己正由高空往下掉去。 

  “蓬!”瓦片碎飞中,我感到撞破了屋顶,掉进屋里去,还压在一个男人身上,惨叫和骨折的声音响起来。 

  接着是女子的尖叫声,模糊中勉强看到一个的女人背影往外逃走,然后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日子,浑噩昏沉里,隐隐觉得有个女人对他悉心服侍,为他抹身更衣,敷治伤囗,喂他喝羊奶。终于在某个晚上,我醒了过来。睁眼看到的情景使我倒抽了一囗凉气。 

  天!这是什么地方? 

  只见我躺在松软的厚地席上,墙壁挂着一盏油灯,黯淡的灯光无力地照耀着这所草泥为墙、瓦片为顶大约十平方米的简陋房子,一边墙壁挂着蓑衣帽子,此外就是屋角一个没有燃烧着的火坑,旁边还放满釜、炉、盆、碗、箸等只有在历史博物馆才可以见到的原始煮食工具,和放在另一侧的几个大小木箱子,其中一个箱子上还放了一面铜镜。 

  我怎么感觉这一切都有点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啊?啊!对了,这不就是老黄笔下的《寻秦记》里的情节吗?难道我真的成功穿越到了秦朝成了项少龙呢?我忍着全身的伤痛跑到前面的木箱子上拿起一面铜镜对着自己的脸身体不停地照着。 

  只见镜子里呈现出一个黝黑皮肤闪耀着健康的亮光的小伙子,或者算不上是英俊小生,可是接近两米的高度,宽肩窄腰长腿,没有半寸多余脂肪坚实贲起的肌肉、灵活多智的眼睛、笔直的鼻梁、浑圆的颧骨、国字形的脸庞,配合着棱角分明的嘴旁那丝充满对女性意味的洋洋笑意,实在有着使任何女性垂青的条件。 

  没错,这就是项少龙,这就是黄易笔下的项少龙啊!我激动的仰天长啸:“秦朝的美女们,我来了,看我项少龙如何把你们都收为己有”。 

  第一卷 我是项少龙 第二章 初遇美蚕娘我现在是已经成功的穿越到秦朝成为项少龙了,那刚刚救我的是谁呢?感觉是个女人,我慢慢的回想《寻秦记》里的情节,对,是美蚕娘!最最温柔、美丽的美蚕娘,不是说项少龙刚一来就看见美蚕娘在河边吗?说着我拖着渐渐有些力气的身体出了这件简陋的小屋子,站在屋外向外一看,一片葱绿,天空蓝得异寻常,冉冉飘舞的白云比绵花更纤柔整洁。 

  原来是在一个幽静的小谷里,一道溪水绕屋后而来,流往谷外,右方溪流间隐有女子的歌声传来。左方是一片桑树林,看来这里就是美蚕娘养蚕的地方了。 

  我跟着小径往溪边去,我知道,我可人的美蚕娘就在这里。 

  走过层层的绿叶,一条小溪就呈现在我的面前,只见一女子一身素白,裙子拉高束在腰间,露出了裙内的薄汗巾和一对浑圆的美腿,拿个腿真是白啊,而且是白了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健康,一看到这洁白的美腿,我那积了二十多年的精虫开始疯狂的往我脑袋上涌!美蚕娘正蹲在溪旁洗濯衣物和陶碗陶碟一类东西,神态闲适写意,还轻唱着不知名的小调。 

  我色心大动,走了过去,怎知我脚步不稳,兼又踏在一块松的泥阜处,真的就如《寻秦记》里的项少龙一样一声惊呼,“咚”一声掉进溪水里。 

  美蚕娘大吃一惊,扑下水来扶我。 

  我从高及胸膛的水里钻了出来,女子刚好赶到,挽起我的手,搭到自己香肩处。 

  我心中一荡,她的手好柔软好小巧啊,原来摸着美女的手竟然是这种感觉,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我乘机半挨半倚靠在她芳香的身体处,身体有意无意的挤压着她的酥乳。 

  蚕娘惶恐关心地向他说了一连串的说话。 

  美蚕娘说的语言还真的就像是河北或是山西一带的难懂方言,我大概知道了她在说什么,她是在责怪我身体还未复元便跑出来,我不由的心中充满了感激,这种女人比现代的女人不知道要好好的倍啊!我也学着《寻秦记》里的语调酸酸的对美蚕娘说了声:“多谢小姐!” 

  美蚕娘呆了一呆,瞪大眼睛看着我说:“你是从那里来的?” 

  这句虽然仍难懂,但我总算整句都猜到了,我想起《寻秦记》中美蚕娘说过项少龙是老天爷给予她的男人,于是我便说:“我是从天上来的,我是上天赐予你的男人” 

  “真的吗?真的是这样吗?奴家这几天一直在想你是不是上天派下来赐予奴家的男人呢?没想到你还真是。公子,桑林村的人都唤奴家作美蚕娘,你知道吗?那天你压死了的人是邻村一个叫焦毒的土霸,由市集一直跟着奴家来到这里想污辱奴家,幸好公子从天而降,压死了他。奴家将他埋了在桑林里,奴家嫁给了两兄弟,可是却给恶人征了去当兵,在长平给人杀了,孩子的两个爹走后,奴家生活很苦,孩子都患病死了,后来奴家学懂养蚕,生活才安定下来,奴家每天都向老天爷祷告,求她开恩赐奴家一个丈夫,就在人家最惨的时刻,老天爷开眼把你掉了下来给我,奴家高兴死了,以后你便是蚕娘的丈夫了”美蚕娘高兴的说。 

  怜意大起,这标致的美人儿吃过很多苦头了,第三章 与性感美蚕娘初试云雨我爬了过去,紧贴着她香背,手往前伸,着她的小腹,柔声道:“不用怕!无论到那里,我都会把你带在身旁。” 

  美蚕娘被我抱得浑身发软,喜道:“真的?” 

  我啜着她耳珠道:“当然是真的!” 

  美蚕娘以前对着的只是两个粗野的鲁丈夫,何曾尝过我这种调情挑逗的手段,娇躯打战道:“明天我要出市集,让我到时问人吧!定会知道邯郸在那里?” 

  我一只大手探进了她衣襟里,揉捏着她丰满柔软的乳房,她的乳房是这样的柔软,我轻轻的把她的衣服脱了个精光,我从未见过的女人身体就这样呈现在我面前。 

  她紧紧地搂着我,她抬起头,我看着她清澈的双眼,我吻了她。“嗯~”她轻轻发了一声,这一声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鼓励”吗?我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两个人面对面贴在一起,她玲珑起伏的身段,前凸后翘的身材,豪乳紧贴着我的胸部,让我呼吸急促了起来,我开始吻她的唇,软软的。双手自然地扫着她的背和她那丰盈的美臀。然后开始亲吻她的耳垂,我的唇舌一步步的往下移动,她也呼吸急促的回应,火般的热情几乎把我熔化,两人舌头不住纠缠,在彼此口腔中探索。 

  我的舌尖意乱迷迷的在她嘴刮擦,在牙缝间如同小泥鳅一样执拗的钻撬着,胡乱的在上边刮擦,在牙缝间如同小泥鳅一样执拗的钻撬着。很快难以遏制的喘息让她的牙齿分开了一条小缝儿,香热的口气登时笼罩了我的舌尖,我近乎野蛮的把自己挤了进去。她的上下牙在我因用力而撮圆的舌肚上紧紧地划过。我立刻感觉到自己正躺卧在她绵软滑热的丁香瓣上,高度的紧张使她的舌头不知所措的畏缩着,我的舌尖在她津液的缠裹下,紧紧的钻进她舌下,一股纯粹味觉上的绵软香热让我贪婪的随即上翻,本能的想与这鲜嫩的肉体纠缠为一体。我开始肆无忌惮的侵犯着她的口腔的每一个角落。紧张迷乱的似乎已经进入催眠状态的她笨拙地执行着。我的整个嘴都挤进了进去。她湿热的双唇几乎贴到了我的鼻子,牙齿刮擦着我的人中,我的嘴舌完全笼罩在香热、潮湿、粘滑之中。我的嘴撮住了她绵软娇嫩的舌尖,用牙齿轻轻地咬住,我的舌头在她的白白的脖颈上猖狂着,侵袭着她从未开发过的领地。我的手大胆的放在了那个突出的部位,我本想,也许,素来传统的她不会让我得逞的,美蚕娘竟然娇哼了一声,幸福的闭上了眼睛。她急促的呼吸将一阵阵体热扑在我的脸上。 

  我们陶醉了……美蚕娘的胸部很伟大,两团肉球挤出了深深的乳沟,一对饱满丰腴的双峰顿时让我目瞪口呆∷尖挺的带着令人垂涎的粉红色,乳晕的大小适中,浑圆的乳房并没有因为这个年代没有胸罩的支撑而改变形状,最让我忍不住的是这对大乳房的肌肤充满了弹性,手指摸在上面的感觉舒服极了!我的手不禁握住这硕大的奶子,这至少有⒊⒌D以上的尺寸,一个手掌都无法掌握住。 

  我稍使了点力搓揉,美蚕娘就发出荡人心弦的淫叫声。摸捏了好一会,两粒小葡萄般的乳尖在我掌中渐渐发硬了,我隐隐感到勃起的在里面一跳一跳,手掌摸捏着她嫩滑的乳房,鼻子嗅着她胸前散发出来的阵阵乳香,眼睛享受着她脸上充满快意的表情……我用手指挑拨一下,夹起她的,俯低头张口把其中一颗含进嘴里,用舌头轻舔,美蚕娘“嗯”地一声,双手捧住了我的头,搔弄着我的头发。美蚕娘右乳房的乳晕还长了颗黑痣,当我用嘴唇含夹起这根黑痣时,也牵拉起她敏感的乳晕肌肤,使得她搔弄我头发的手因快感而使力抓着我的头皮。我的手没有闲着,顺着她的肩滑下,再爱抚着她坚挺的乳房。 

  我双手握住胸前的双峰,低头便亲吻美蚕娘的后颈、耳根,只觉得入手处温润柔软,唇接处细嫩滑溜,不禁将身体紧贴着美蚕娘,让挺硬的肉棒隔着衣服磨擦美蚕娘的阴部。 

  美蚕娘被我这么温柔的抚摸、亲吻,只觉得一阵舒畅,不禁『嗯……』一声淫荡的呻吟。又觉得股间有一根硬物顶着,虽然隔着衣服,但仍然可以感到它的热度、仍然可以感到它的粗长,立即摆动臀部,磨擦着我的肉棒,而一股股的热流急急的冲出阴道,那股间湿成一片。 

  我空出一只手拉开腰带,一抖下身让裤子滑落地上,『唰!』一根挺拔粗状的肉棒,便高耸入云般的翘得高高的,红通通的龟头便顶在美蚕娘的大腿根处磨擦着。 

  美蚕娘觉得整个身体被热烫的肌肤紧贴着、磨擦着,只觉得舒畅无比,不禁扭动着身体,微微昂着樱唇接住我的嘴唇,互相忘情的热吻着,然后把手伸到下部,握住我的肉棒,上下搓动起来,肉棒在她的搓动下越来越大,越来越红。 

  我哪里还忍得住,将美蚕娘的身子转过来,让她俯扒在一棵树上,分开美蚕娘的双腿,扶着肉棒便从后面插入美蚕娘的阴道。 

  『噗滋!』一声,我的肉棒藉着爱液的滑溜,不怎么用劲竟然一插到底,觉得美蚕娘的阴道温暖湿滑,还有剧烈的蠕动,紧紧的包裹着肉棒,真是爽极了。 

  美蚕娘『嗯…』一声满足的呻吟,随后摇着丰臀配合起我的抽插起来,一双丰乳向下垂着,随着我的抽插,前后晃动不已。 

  我双手扶着美蚕娘的腰,配合着自己的抽插,让肌肤强力的撞击而发出『啪!啪!啪!』的声音,而且还交会着美蚕娘:『嗯!嗯!啊!啊!』的亵语呻吟。 

  美蚕娘双手紧紧撑着树干,头向下俯着,从下面向后看去,只见我的肉棒在自己的胯间随着抽插一隐一现的,他的肉棒真的是粗大,外翻的包皮,被淫液濡湿得晶光发亮;暴露的青筋,更显得坚硬无比,真有如精钢铁棍一般。 

  美蚕娘只觉得一阵又一阵的高潮,一波又一波不断的袭来,让自己有一点不支欲软。 

  我在猛插约四、五百下之后,渐渐觉得肉棒、阴囊、腰际都在发酸,心知自己就快要射精了,既心里不想这么快,但快感却不断向肉棒聚集,忍不住加快抽插的速度,快得肉棒几乎麻木了。 

  突然,我的肉棒一阵急促的缩胀、跳动,我急忙停止抽动,奋力将肉棒深深顶住子宫内壁。 

  终于『嗤!嗤!嗤!』一股股的浓精激射而出。 

  美蚕娘刚刚觉得我的肉棒紧紧顶到底时,不禁舒畅的把阴道一缩,随即感到肉棒一阵急促的缩胀,便有一股股热流激射而出,像锐不可当急驰的快箭皆中红心,热流烫得美蚕娘『啊!啊!』乱叫,全身乱颤。 

  两人紧紧搂着喘息,突然,美蚕娘啊的一声,虚脱似的腿一软几乎倒地,我连忙伸手扶住,关切的问道:『你还好吧!』美蚕娘顺势靠在我的胸前,娇羞的说:『你插得太猛了,…我都有点受不了……』第一卷 我是项少龙 

       第四章 美蚕娘(二)我终于结束了我长达二十三年的处男生涯,今天我才知道,原来男女欢好是这么爽快!美女,看来我首先选择《寻秦记》果然没有错,这里的美女果真漂亮,起码我怀里的美蚕娘就绝对是个。 

  我抱着美蚕娘问道:“那土霸焦毒有没有──嘿──什么你?” 

  美蚕娘娇喘着道:“他刚光了奴家,还没有──噢!”香唇早给封着。 

  初试的我已经完全被前面的欢好的滋味所痴迷,而我身体也非常争气的再度,我连忙展开在日本上学来的拿手本领,一时春情满室,声和喘息声交响乐般奏了起来。久旷多年的美蚕娘首次尝到了男女间平等的之乐。 

  我忽然觉得鼻孔痕痒,打了个喷嚏,醒了过来,原来是美蚕娘拿着块桑叶在作弄我。 

  天还未亮。 

  我一把搂着美蚕娘,压在席上,不住用身体挤压着她的,还把手探到她下把她托高相迎,教她避无可避,上面则贪婪地痛吻她湿润的红唇。美蚕娘不及防下被我得神魂颠倒,咿咿唔唔,也不知在表示快乐还是在抗议。 

  我掀起她下裳,露出浑圆坚实的,正要剑及履及,脸如火烧的美蚕娘娇吟道:“少龙!我们要立即起程去赶集!” 

  我清醒过来,停止了进犯,警告道:“还敢顽皮吗?” 

  美蚕娘抿嘴笑道:“敢!但不是现在,再不赶集的话今天便连东西都没得吃了。” 

  我被她灼热丰腴的身体弄得焚身,犹豫道:“干一次费不了多少时间吧?” 

  美蚕娘赧然搂着他柔声道:“我的好人啦!你昨天由午后除吃东西外,一直便干人家干到睡觉,比奴家两个丈夫加起来更厉害,如今又要作践奴家,想弄死人吗!快起来吧!” 

  我想起昨晚她的饥渴和,心中一荡,但想起我在这个世界里只有三年的时间,三年时间非常的紧迫,因为还有大批大批的美女等着我去征服,惟有压下,爬了起来。 

  美蚕娘拿了一套衣服出来道:“这是人家在你昏迷时为你做的,穿起来一定很好看。” 

  我在她服侍下穿上,长短合度,虽是粗布麻衣,仍看得美蚕娘秀目发光,赞叹道:“美蚕娘从没有想过世上有你那么好看的男人。”又以幅布把他长了的头发包好。梳洗后匆匆上路。 

  我肩着整包袱的蚕丝,腰柴刀,蹬着草鞋,随着美蚕娘,走出山谷,闯往小谷外那属于二千多年前项少龙曾经在这创下不朽神话的古世界去。 

  第一卷 我是项少龙 第五章 美蚕娘(三)我和美蚕娘两人在黎明前的昏黑里走下山道,朝着远在延绵不绝的山区外的市集进发。 

  我感到自己对这女人前所未有地怜爱和迷恋。搂着她往下飞跑,不要怀疑我现在的能力,我现在拥有的是项少龙的身体,而大家都知道,项少龙在穿越前十年个特种兵,一个特种兵抱着一个娇小的女人哪还不是想呼吸一样那么轻松。 

  美蚕娘却是非常惊异,不过想到他是由老天爷送下凡间来的,遂不再感到奇怪。 

  我也是从心底里感觉到了这具身体的好用,起码我现在还能轻松自在地问道:“你怎样会嫁给那两兄弟的?你自己的家人在那里呢?” 

  美蚕娘刚被我一下急跳吓得尖叫,抚着,俏脸被刺激得艳红地道:“奴家住在朝太阳要走三天的地方,有一天他们两兄弟带了十张虎皮、一张熊皮、五十条貂皮、五条牛、一百只羊来向爹换我,这么丰厚的奁是我们族内从未曾听过的,于是我便嫁了给他们。” 

  我把她拦腰抱起,冒险般的想试试这具身体到底有多么的强悍,我准备涉过一条阔只三米的小河,没想到只那么轻轻的一用力,我的身子就飞翔般的到达了对岸,而且我的怀里还有个美蚕娘。听着女人说她被别人的几十张羊皮就换了去,我在心里感叹,这个世界的女人真是廉价,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男人真是有福了,而这些有福的男人中当然也包括我。我问道:“那年你多少岁?” 

  美蚕娘紧搂着他脖子,凑到我耳旁道:“十四岁!” 

  我骇然道:“什么?14?那还未到合法的欢好年龄呀?那不是拐卖吗?” 

  来到山区外的大路时,太阳在东方露出第一道曙光。 

  我们这对原本被二千多年时空分隔的男女亲热地并肩而行,说爱。 

  美蚕娘身有所属,又经过了毕生最激情浪漫的半日一夜,喜翻了心儿,小女孩般挽着项我,踢着一对小草鞋,轻松地走着。过往辛苦的路程变成了无穷的乐趣,笑语道:“以前赶集最少要走十个时辰,但自从有人建了这条运兵道后,四个时辰便可到达市集,省时多了。” 

  我暗忖,战争原来是可以促进交通的发展,间接刺激经济,增加效率,如此看来,在这时代,战争也有好的一方面。 

  车轮擦地的声音在后方响起,原来是赶集的骡车,载了十多头白绵羊。车上一老一少两个农民模样的汉子,友善地向他们打招呼时,都惊异地打量威武高大的我,相对美蚕娘的美丽没有表示太大的惊异。 

  骡车远去后,又有数骑快马飞驰而过,都是古代武士装束,马上挂着弓矢剑斧一类武器,但却非军人。 

  我们两人避往道旁。我现在可只是当年刚刚穿越过来的项少龙,虽然能打,但是在这个剑术高超的年代里我的那点散打技能也只配打两个普通的老百姓罢了,看来自己得快点变强啊,因为变强就以为这自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上完这里所有的美女,更重要的是变强后我就能够保命了。 

  美蚕娘在我耳边道:“这些武士都是做走镖的,专门负责替商贾运送财帛,是最赚钱的差事。”

全文  795380字节




上一篇:公司的新人 下一篇:我们爱的小巢
警告:本站含有 [戏游寻秦夺舍]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