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的霓虹◆◆◆

网站首页 > 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都市的霓虹

  夜幕渐渐降临,都市的霓虹开始闪烁,高洁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了家。远大集团一案下周开庭,作为第一主控官的她这几个星期来忙于工作,常常早出晚归,和丈夫女儿聚少离多。

  此刻家门反锁,估计又是无人在家。多年来,高洁已习惯了这种家庭生活,丈夫是一家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很多时候在外应酬,女儿平时留校,只在周六周日回家。一家三口经常分三个锅,各自为政。

  虽然这样,高洁还是很爱这个家,很爱丈夫和女儿,工作的繁忙只是让生活更充实,女儿也许受家庭的影响很早就变得很独立,学习成绩也很好。以前高洁会尽量安排双休日和丈夫女儿一起过,去登山,到郊外野炊,或开车到外地去度假……

  但高洁也是个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人,正是凭着这种干劲,她很快成长为通海市人民检察院优秀的检察官,在法庭上她以超凡的智慧和勇气维护法律的尊严,向一切邪恶宣战,在她身上闪烁着正义的光芒,正象她自己说的一样:很多人说我美,其实我只有一身正气……

  我美,其实我只有一身正气……

  高洁进屋后打开灯,明亮的灯光让她感到了家中的温暧,不管在外边多么累多么苦,只要回到家她就感到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港湾,虽然此刻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放下肩上的包,脱下身上的制服,看来晚饭只有亲自动手了。突然她发现饭桌上放着一个公文包,“什么东西……”高洁走近一看,是个邮件,上面的收件人正是她自己,她想可能是今早邮局送来的,她中午没有回家,丈夫便把这东西放在显眼的位置好让她回来看到。

  她拿起来发觉还挺重的,“是什么东西……”她边想边拆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大叠复印的文字材料,她取出上面的一份来细看,这一看让她大惊失色,“不……不可能……怎么会……”她变得有点慌乱,急忙拿起其它的来一一细看,“啊……这……这怎么可能……”

  就在她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铃……”屋里的电话铃声大作,她象从梦里惊醒一样,急忙去接电话。

  “喂,请问……是哪位……”高洁问道。

  “是高检察官吧!看过那份材料了吗?”电话那头传来一把低沉的男音。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高洁急切地追问。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想以高检察官的专业水平应该不用怀疑材料的真实性了吧……”男人不紧不慢地说。

  “快说,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否则我……我要报警了……”高洁强作镇静地说。

  “报警?不是吧,高检察官,你想把你老公送去坐牢啊……哈哈……”

  “……”高洁一时语塞。

  “听着,下周远大的案子你最好退出,还有,我们随时会联系你的……”

  “喂……喂喂……”高洁还想说什么,电话那头的男人已挂线了。

  多年以来,每逢有大案要案时收到这样那样的威胁恐吓已不是第一次了,这些年高洁也顶过去了,但是没有想到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几年前她丈夫杜文瀚所在的公司鼎盛国际集团因为造假帐受到调查,杜文瀚作为财务总监和其它几名经理有重大嫌疑,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证据不是很充分,没有正式起诉,

  后来文瀚调离了鼎盛到现在的这家公司任职,虽然文瀚极力否认,但高洁始终感到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想不到这件事在远大案开审前爆了出来。

  远大集团涉嫌走私洗黑钱,涉及的人物很多,省里已经批示,不管阻力多大一定要查出来,反贪局,纪委,海关,金融,公安……等部门全力切查,终于将幕后的大鱼钓了起来,

  作为公诉人的检察机关要把罪犯送上法庭,接爱法律的制裁,能不能把罪犯准确定罪,面对对方重金请来的大律师,作为第一主控官的能力至关重要,经过无数大案考验的高洁再一次接爱了组织交给的任务,但她万没有想到在这个紧要关头,对方会祭出这个刹手锏,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根据对方提供的证据,文瀚和当时的公司高层共同全谋造假帐,虚造利润,骗取巨额公款,她知道为上千万的数字足以把任何一何人送上刑场。

  时间一天天过去。

  高洁在三天后再次接到了那名神秘人的电话,下午3点她向单位告了个假按照电话中的指示来到北港路的鼎盛集团大厦,一路上她反复思考,如果只是要她不出庭,为了丈夫,为了这个家,她一定会答应,但她有种预感,对方不会如此简单。

  高洁坐电梯上到五楼,一名小姐上前礼貌地说:“小姐,请问您想找谁?”

  高洁四下望了望说:“我姓高,我要找卓董事长。”

  “呵,您是检察院的吧,董事长吩咐了,您可以直接进去,这边转左就是董事长的办公室。”

  “好的,谢谢你。”

  高洁走了十几米,来到一房间门口,上面写着董事长办公室,她敲了两下门,里面的人说道:“进来……”

  高洁推门进入,只见宽敞的办公室里装修华丽,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面,肥胖的身子靠在大班椅上,

  “呵,……是高检察官吧,欢迎欢迎……”男人干笑着说,并没有站起来。

  “我是高洁,你就是那位给我寄材料的人?你到底想干什么?”高洁一脸严肃,不卑不亢地说。

  “呵呵,高检察官真是快人快语,好,那我就直说了,远大那边是我儿子办的,那件案子上面已经有人给你们领导打招呼了,高检察官只要答应不做主控上庭就行了,至于你先生的事嘛……”

  卓锦堂一双鼠眼在高洁成熟丰满的身体不老实地扫来扫去,高洁对这个男人第一眼就没有好感,微秃的头颅,堆满冗肉的肥脸,猥琐的眼光。她保持正直的姿态说:“如果我不上庭,你们要把那份材料的原件还给我,以后不再追究杜文瀚!”

  “啊啊……高检察官真是个贤内助,要是我有高检察官这样的老婆,真是死而无怨啊……”卓锦堂眼睛盯在高洁胸上,丰满的双峰把制服顶得高高隆起。

  “请你说话注意点,卓董事长!”高洁见对方出言不轨,不禁脸色一变道。

  “啊……高检察官不要生气嘛,我也是实话实说啊,象高检察官这样出色的人物哪个男人不动心啊……哈哈……”

  “卓董事长,我们还是言归正题吧,那件事你到底要怎样解决?”高洁耐着性子道。

  见高洁着急,卓锦堂反而漫不经心的道:“不急不急,这件事好商量,文瀚当年也是为公司做过贡献的嘛,我们还是很有人情味的,不过……”

  “高检察官明白这份材料的分量就好,我的条件很简单,除了你不出庭做远大案的主控官,我再临时加一个小小的条件……”

  “什么条件?”高洁迫切地问道。

  “啊啊……说出来高检察官不要生气啊,我对高检察官是仰慕已久,坦白说我想得到你,如果你愿意来鼎盛工作,做我的秘书,坦白点就是做我的情妇,我给你一百倍的工资。”

  “住口!!!无耻……卓锦堂,请你尊重一点,不要以为你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也太低估我了,就你这几个钱就想买了我,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我就算没了丈夫一样可以活下去,你别以为用这个就可以要挟我……”高洁愤怒地说。

  “好!好…不愧是检察官,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值得投资,哈哈……”卓锦堂大笑着说。

  “下流!!”高洁怒斥道:“卓锦堂,你儿子的罪我可以跟你说,就算不死也是个终生监禁,比死还难受,这个案子是中央直接过问,任何人也帮不了你,省点钱给你儿子做后事吧!”

  “哈哈……历害历害……可以连丈夫都不要,好在我还留了一手……”卓锦堂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些材料丢在桌上。

  “看看这个吧,高检察官!”

  高洁一下拿起来,看了一眼,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怎么样?高检察官!……自己的字总还认得吧。”卓锦堂点了一根烟冷冷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女人。

  高洁一下子没了刚才的锐气,她手上拿着的是当年杜文瀚造假帐时律师事务所出具的无保留意见的证明,当时她还没结婚,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文瀚的虚假财务信息必须有正式审计师签出意见才具法律效力,文瀚利用和她热恋的机会骗取了她的信任,为他的假帐作了真实性保证。

  “如果我把这些东西公开,高检察官一定知道后果吧……”卓锦堂吐着烟。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啊……”高洁几乎绝望,为什么连自己最爱的人都出卖自己,她的心在这一刻全凉了。

  “事情并不是象高检察官想的那样坏的……我这些东西收了很多年了,也许永远收下去,没有露面的一天,但是那要看高检察官的了……呵呵!”卓锦堂透过烟雾看着无助的女检察官,脸上浮起一丝淫邪的奸笑。

  “不,我不会……”高洁把手上的纸用力撕碎,泪水凝上了她的眼腔,此刻她第一次感到了受骗带来的伤害是那么令人痛心疾首。

  “撕吧!我还有很多……”卓锦堂不以为然地说。

  高洁带着一颗伤透的心冲出了办公室……




警告:本站含有 [都市的霓虹] 成人Se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